Sunday, June 28, 2015

兄妹亂倫全本




爸爸媽媽回據險老家去了,叫她來看家。一百三十多平米的大房子里,只有她一個人。王永平整整一夜沒睡著,她抬頭看了看墻上鐘表指針正好六點,王永平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一頭長長的秀發披散下來,濃密而又飄逸。
  現年22歲的王永平,比她姐姐王永華略高一點,身材非常健美。鵝蛋型的臉上五官清秀,水汪汪的雙眼黑白分明,兩道細長的秀眉,彎彎的斜指發鬢,鼻子挺直端正,兩片紅紅的充滿誘惑的紅唇稍微厚了一點,但由于嘴巴很小,于是便組成了一副性感的小嘴。
  她站起來看著自己的身體,有些陶醉了。自己的身體凹凸有致,優美動人。小腿繃的很緊,兩片滾圓的屁股上下一扭一扭的,使得胸前的乳峰挺得很高。兩條白生生大腿、豐滿而渾圓。顯露出渾身洋溢著一種撓人心魄的魅力,王永平驕傲的挺著她那高聳的前胸。
  王永平陶醉于自己的身體,沒有注意到鑰匙開門的聲音。等她發現來人的時候,已經晚了,她已經被緊緊的抱住了。
  來的人是王永平的二哥王永樂,王永樂早就對美麗的妹妹感興趣了,他知道父母回老家了,家里只有妹妹一個人,所以就急急趕來了。
  王永樂把王永平的雙手背到頭后捆起來,然后再把她的雙腿叉開捆綁在床上。王永平扭動著被捆在床上白羊似的玉體,竭力想不讓哥哥得呈,可是四肢受制她那能掙的脫,接著她感到王永樂的手開始向下摸去。“啊”王永平驚恐的叫了起來。
  王永樂脫下了的長褲,王永平感到下體一陣陣冷冷的感覺。王永樂淫笑著拉住王永平的兩條雪白的大腿,王永平的神密部位露了出來,由于王永平的雙腿是被并著捆著的,所以王永平那渾圓的玉腿根部僅可見一叢又濃又黑的軟毛,覆蓋在王永平肥厚的陰阜上,王永樂淫笑著,用手捂摸王永平那兩條光潔白皙而渾圓的玉腿。王永平已經昏死過去,她的胸前那兩棵高聳的乳頭就像兩個兩個紅點。
  “好妹妹,你真是太性感了。”王永樂說著手不由自主地摸像王永平那雪白高聳的乳房。粉色的乳暈高出乳房,鮮紅的乳頭尖尖的圓潤而潤澤,尖挺上翹。一會又撥弄著她那鮮嫩突出的陰戶。
  王永樂淫笑著來到王永平被打開的玉腿根部蹲下,仔細觀察著王永平的陰部。王永平羞憤的閉上美目,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王永樂淫邪的盯著王永平被打開的玉腿根部。只見王永平的玉腿根部,陰埠不高不低,向上微微抬起像一個嬰兒的拳頭,一叢濃密的黑色軟毛覆蓋在肥厚的陰埠上,那軟呈倒三角形分布,頂端廷伸到她兩腿之間,在不到陰唇三分之一處消失不見,陰唇間部的陰毛呈淡淡的黃色,她的陰唇很厚實,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貼在一起呈淡淡的粉紅色,王永樂淫笑著翻開王永平的兩片陰唇,兩片薄薄的小陰唇半掩著嫩紅的陰戶,王永平的陰戶干干凈凈,紅嫩的陰道口的內側方罩著一層層薄膜樣的隔層,王永樂高興的淫笑一聲,他知道了妹妹還是一個漂亮的處女。
  他的雞巴一跳一跳的十分粗大而硬挺。王永樂走到王永平大腿中間,將雞巴對準王永平那鼓脹而嫩紅的陰戶,只見一根黑乎乎的肉棒從王永平紅嫩的兩片蚌肉中間快速的插入,王永平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他的巨根插到哪里,王永平哪里就微微鼓起。
  王永樂同時用手蓋住王永平那對聳起的乳房,揉搓起來。他的屁股一挺一伸,很是用力。王永平竟然開始迎合他的插入,一股 股的白漿像泉水一樣涌出,糊滿了王永樂酒瓶粗細的肉莖。王永樂屁股快速的前后擺動,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莖深深的戳進王永平的下體里面,隨著淫水的增多,他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陣陣強烈的性快感從他的雞巴擴散到全身,王永平則嬌柔的在他身下喘著氣。他低頭看著自己雞巴奸淫妹妹的樣子,這讓他更加的興奮。
  王永樂興奮的叫著:「好妹妹!你他媽的身材真棒!----小肚子這么平--,老子的雞巴插到哪里都看得出來!“他干的更猛了,王永平無助地喘息著,低聲呻吟著,王永樂喘氣的聲音象發了情的公牛。他的 雞巴撞擊著王永平的陰部,發出淫穢的聲音。王永平只能被動地讓他操,讓他發泄。不知又過了多久,他爬在王永平身上緊緊摟住她,加快了撞擊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聲叫了一聲,更用力地插進王永平的陰道。王永平能感覺到他_的雞巴的抖動和抽搐,一股熱流射入了陰道深處,王永平也繃緊了身子,打了個寒戰,柔弱地叫著,喘息著。
  王永樂休息了一會,就趴到王永平的陰戶前,張開嘴,順著王永平突出圓潤的陰阜分開那濃密的陰毛,吧唧吧唧,將大陰唇、小陰唇舔吃個遍。扒開陰蒂的上蓋,叼起那棵紫紅色陰蒂細細咀嚼著。最后將舌頭深深探進王永平那嬌嫩鮮紅的陰洞里,猛吸。只見他那剛才已經萎縮耷拉的雞巴,又迅速的勃起了。此時他的嘴已經舔向王永平那粉紅色的肛門,那菊花樣的肛門已經被玩弄的十分松軟。王永樂把肛門撮得突起外翻,他這時抬起身再一次把挺起的雞巴,插進去。這次是王永平的屁眼,王永樂全力抽插著……又是一會兒,他又射精了。
  王永樂粗糙的大手一次次從王永平光潔的玉腿上滑過,然后他蹲下來摸著王永平的玉腿內側,用嘴繼續吻住王永平陰埠上濃黑的陰毛吸舔著。然后用雙手扒住王永平的兩條玉腿內側想將手指楔入王永平玉腿根處的中間。王永平屏住呼吸,絞緊了雙腿。
  王永樂搭好了一個臨時的門框形架子,將王永平拖到架子下,將她的雙手并住吊在一起,把繩子晃過橫梁一拉,便將王永平吊起地面。然后攥住王永平的一條腿用力向兩邊分開。”啊“王永平慘呼一聲她的玉腿被打開了,最寶貴最神密的部位再次清晰的呈現出來,王永樂將繩子捆在兩側木架上,只見她高聳渾圓的雙峰,不堪一掬又充滿彈性的纖腰,修長的雙腿,一身賽勝冰雪的白嫩肌膚,確是迷人之至。
  王永樂淫笑著脫光衣褲將早已勃起的粗大陰莖伸向王永平被掰開的玉腿根部。”不,哥哥!“王永平扭動著想狹緊雙腿,王永樂淫笑著將陰莖頂在王永平的陰道口,然后雙手摟住王永平的裸背,猛的將陰莖插入王永平干澀的陰道。
  ”呀----“王永平頭猛的仰起,她的處女的陰戶已經被哥哥弄得又紅又腫,再次被插入,她感到下體的巨痛一下子扼住心頭,她的胴體猛的震顫了一下,喉嚨里發出了一聲極其凄歷的慘叫,她感到一條巨大的毒蛇粗暴的鉆進了她的下身,在她里面不停的攪動。 王永樂粗暴的用嘴啃吸著王永平那粉紅色的乳頭,雙手猛摟著王永平的玉臀不停的將王永平的臀部拉向自已,陰莖與王永平的陰戶發出”啪啪“的撞擊聲。
  王永平無助的被吊在架子上,每一次的插入都令她感到撕裂般的巨痛,她感到一股熱流從她玉腿的根處流出,她咬著牙忍受著。一條細細的紅線從王永平那被分開的玉腿根部慢慢流出,順著王永平白潔光滑的玉腿向下流,王永樂喘著粗氣用力將陰莖捅入王永平的陰道,王永平痛的粉腮鐵青,柳眉與小巧的鼻子緊皺在一起,由于王永樂一次次將他粗長的陰莖插入她狹窄的陰道,她的整個被綁著的身子一陣陣晃動著,兩只豐滿的乳房也隨之晃動著,被拉開緊吊著的左臂傳來陣陣牽拉的痛疼,鮮血也從她白皙的左臂上滲了出來。
  王永樂野獸般地在妹妹的陰道內沖刺旋轉,王永平陰道因初次人道而緊縮樣的痙攣,令王永樂異常的興奮,一次的撞擊沖刺令架子也格格作響和晃動,王永平只覺得下陰像被撕開樣,巨裂的疼痛使她忍不住的失聲痛叫,她秀美的臉被細密的冷汗所濕透,秀發一縷縷的被冷汗粘在白凈的臉上,突然王永平感到王永樂極其用力在她體內一陣猛烈的晃動,她感到王永樂的陰莖似乎在跳動,一股熱流迸射入她陰道的深處。
  王永樂滿足的從王永平的下身抽出,看著被王永平破瓜的陰血粘紅的陰莖淫笑道:”好妹妹,真的不錯,好爽。“王永平感到下身一陣刺痛,美目中的淚水再度滴落。王永平的下身血絲渾和著精液像拉絲樣從王永平的陰道中流出來,王永樂淫笑著看著王永平的陰部再次蹲下來用手各拉住一片粉紅色滑溜溜的大陰唇,向兩側打開,粘著污物冒著熱氣的嬌柔洞穴露了出來,隨著王永樂的撥出,王永平下體肌膚良好的彈性使王永平被擴張的陰道馬上恢復了原形,她的兩片嬌艷的小陰唇緊緊貼在陰道口。
  王永樂將手抻到王永平的檔部,在她的陰部使勁摩蹭,用力揉搓王永平的陰蒂,然后邪笑著拉開王永平的兩片陰唇用力將兩只手指硬生生插入王永平的陰道,并在王永平溫熱的陰道內摳撓起來。
  ”啊--------“王永平撕心裂肺的慘叫,她赤裸的身子凄慘的在架子上扭動著,竭力而又徒勞的想并攏雙腿。王永樂淫笑著繼續他們的暴行,那名將手指插入王永平陰道內的王永樂淫笑著,欣賞著王永平因痛苦而向后仰起的俏臉,將雙手從王永平玉背后抻過摟著,捏著王永平那兩只豐滿尖挺的雙峰。王永平白皙、均稱、細嫩的胴體在架子上泛著揉和的光澤,因為痛苦和羞憤,她的呼吸變的急促和沉重,她的雙峰、腹部,隨著呼吸劇烈的起伏著。
  王永樂淫笑著,將插在王永平陰道的手指向兩側拉開。”哦---“王永平垂下的頭猛的仰起,一股鮮血再度從王永平充滿精液的陰道內流出,王永樂挺起再次勃起充血而硬硼硼的陰莖,雙手將王永平的兩片大陰唇拉開呈”圓“形,然后狂叫著將陰莖捅入王永平帶血的陰道。
  ”啊“王永平凄慘的慘叫起來,她的手緊緊抓住捆著她手腕的繩子,玉腿內側的肌肉劇烈的顫抖著。
  沒容王永平喘口氣,王永樂將一個粗大的塑料假陰莖插進她的菊門,王永平凄歷的慘叫著,她感到下體一陣陣撕拉樣的陣痛,接著她感到眼前發黑,暈了過去。
  折磨持續到傍晚時分,王永平白玉也似的裸體軟軟的掛在架子上,玉腿間滿是污物,被分開的腿根的地上積起了一大灘紅白混合物,王永平的頭低垂著她已昏了過去,王永樂也不知操了妹妹多少次,自己也累得坐倒在地上吃過晚飯,王永樂將王永平面向墻壁倒吊起來,將她的雙腿分開捆在墻上,王永樂親手用冷水沖凈王永平的陰戶,他用手扒開王永平的兩片紫紅色的陰唇,用舌頭舔吸著王永平那大陰唇根部的小小肉芽。
  王永樂淫笑著拿來一根細竹條,揮動著條抽向王永平的玉背,王永平光潔的玉背立即起了一條血橫,血從中滲出來。接著,永樂淫笑著分開王永平的兩片大陰唇將它們翻開,貼在王永平潔白的大腿上,手中的竹條呼嘯著猛抽在王永平的陰戶正中。
  ”啊-----“姑娘一聲凄歷的慘叫,她那白天慘遭暴奸的嬌柔的陰唇被打裂了,血從擦干凈的陰道口流出來。
  ”啪啪啪“細竹條一下下抽打在王永平的陰戶、玉背和玉腿內側及兩片陰唇上,王永平的陰戶、玉背、陰唇上充滿了一條條刀割樣的血條,漸漸的,王永平失去了知覺。
  王永樂將一桶冷水慢慢的倒在王永平那被拉開的下身,王永平被冷水一激慢慢蘇醒過來,王永樂淫笑著拿起王永平先的白色內褲,揉擦著王永平那染血的陰部,直到白內被變成紅內褲,王永樂淫邪的笑著,將染血的內褲伸到王永平眼前,道:”妹妹,好吧?“王永平吃力的抬起頭罵道:”禽獸,你還是我的哥哥嗎,等著吧,爸媽回來饒不了你。“王永樂被王永平罵的臉色鐵青,淫笑著摸了摸王永平那兩只豐滿高聳的乳房道:”小平,警察我都不怕,還怕爸媽嗎?!“說[全本完結],獰笑著左手捏擠住王永平的左乳使王永平的粉紅色乳頭向外突出,然后淫笑著用右手從兜里掏出一只打火機”嚓“一聲點燃獰笑著將打火機放到王永平乳頭下,用火焰燙王永平的乳頭。
  ”啊-----“王永平的胸肌猛的縮緊了,她赤裸的身體凄慘的抖動著,掙扎著。王永平粉紅色的乳頭被火烤起了一個個小水泡,水泡慢慢吹大然后破裂,淡黃色的滲出液從乳頭上流出。 ”說不說。“王永平痛的俏臉慘白,她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但仍沒有開口。王永樂看了看被火燙起水泡的乳頭獰笑著將用火去燙王永平那淡紅色的乳暈。
  ”啊----二哥,我受不了了,啊——“王永平的身子猛然掙扎了一下后暈了過去。
  ”嘩“冷水再度潑醒王永平。”怎么樣,還要告訴爸媽嗎?!“ 王永平沒有出聲。王永樂捏住了王永平另一只乳房,王永平痛苦的閉上美目準備忍受痛苦的再度來臨。
  但這次王永樂并沒有燙她的乳房,王永樂捏了一會突然站起來,他來到一張木臺上從臺上拿來一根針,回到架子旁邊用布條裹住針尾,然后在王永平眼前晃晃道”小平,我要把這根針將刺入你的陰蒂。“說[全本完結]在王永平眼前打著火機將針放到火上,針慢慢變成紅色。
  王永樂淫笑著拿開火機道”想好了嗎?“ ”好哥哥,我不敢了。“王永平哀求著。
  ”不敢了?不行,還是要讓你嘗嘗這針刺陰蒂的滋味吧。“王永樂用毛巾擦干凈王永平陰部的血跡,找打王永平那兩片被抽裂的大陰唇,沿著大陰唇找到被大陰唇皺壁粘膜包裹的陰蒂,他淫笑著翻開大陰唇的皺壁粘膜,使王永平那粒亮晶晶粉紅色的陰蒂全裸露出來,用手指刺激使王永平的陰蒂勃起來。王永樂淫笑著將烤紅的針尖,對準王永平的陰蒂慢慢慢慢的刺進去。
  ”啊——“王永平撕心裂肺的長長慘嚎一聲,經過了一夜捆吊折磨,王永平又已昏過去,王永樂解開捆著王永平雙腿的繩子,將王永平的雙腿向兩側拉開,王永樂拿起一根木棍,獰笑著將木棍的尖銳部對準王永平的陰道狠狠的捅了進去。
  ”啊-----“王永平發出一聲極其凄歷的慘叫,她的身子猛反弓了起來,雙手竭力想去拿開插入她體內的竹管,掙扎的刑橙咯咯作響,大量的鮮血從王永平的陰部流出,王永平的整個下體被木棍的插入而撕裂開來,左側的那片陰唇被毛糙的木棍夾插著陷了進去,陰唇的根部粘膜皺襞[全本完結]全被拉扯了進去,右邊的陰唇則緊緊貼在竹管上,擠壓著翻開來,鮮血一股股的從王永平陰道中涌出來。
  王永平此時已說不出話來,她的兩片嘴唇蒼白的顫抖著,兩只眼睛似乎要突出眼眶內眥因為極度的疼痛而被撐破了。
  王永樂慘無人道的獰笑著將木棍繼續向王永平陰道內捅,大量的鮮血從竹管的尾部噴射出來,王永平雙目圓瞪著,赤裸的玉體已不再抖動,一切平靜了下來,王永平感到巨痛已離她而去,她漸漸陷入一個無底的深淵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