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我和我家樓上的國三女生的一段情


我和我家樓上的國三女生的一段情

她,是棲身在我家鄰近某所國中的女學生,也是剛搬來不久的鄰人,住我家樓上,也就是最頂樓。

最近幾年來小孩子成長發育愈來愈好,才國三的她就已亭亭玉立。

長髮的她,老是綁著馬尾,讓人清楚地觀察她噴鼻白的頸子。   

每次薄暮我回抵家,老是觀察她坐在樓梯口鄰近,我又清楚她又忘了帶鑰匙了。   

我望著她問道:「怙恃不在家嗎??」她靦腆地望著我對我笑著點颔首,她的笑顔很可愛,老是讓人感觸感染到甜甜的感到我拿出了鑰匙開了門,讓她進去公寓的樓梯口等,她乖乖的進去。   

就如許,一個禮拜上課五天,她總有個三次是忘卻帶鑰匙,再加上她的怙恃都外出工作,很晚才回家,是以她多半是要在外頭參風露住比及她怙恃回來。有時辰我會帶點吃的工具給她「這個給妳吃。」「感謝!」   「一小我會不會太無聊啊?!」「還好啦!」她無奈地笑著。   

就是如許,她人很隨和,也不怕生,極好相處,我們也就是漸漸熟悉對方。   

到了她上了高中,她就讀的女校是一所明校,她仍是跟之前一樣,五天當中有三天沒帶有一天,我由於沒事而提早回來,便發明她又在外頭一小我呆坐著…   「又忘了帶Key 嗎?!」   

她習慣性地對我颔首,我又是習慣性地讓她進公寓樓下的門。她先上了樓,我一關上門後回身昂首便觀察她裙下風光,高中女校的禮服老是給了人們紛歧樣的感到,加上發育的加倍成熟,讓她加倍的漂亮動聽,我心裡突然有了對她施予魔爪的慾望。   

我回抵家後,放下了手邊的工具,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但腦海中卻滿是她的乖巧的樣子,加上她穿明校禮服迷人的模樣,加倍讓我魂縈夢遷,不克不及本身。我索性起身,分開家門,徐行上樓。   

我來到她家門口,發明她正坐在樓梯上,身材斜傾倚在雕欄上,大要是上了一天課累了吧!她正在小睡歇息,書包正放在她挨近的年夜腿上,我見她並沒有發明我上去找她,也不想吵醒她,只是徐行地漸漸向她接近,輕輕並沒有聲地坐在她身旁。   

這會兒我*近她如斯的近,發明她真的是個佳麗胚子,白白皙淨的面孔,及略薄紅潤的小嘴,加上她有一對迷人的眼睛,即使是閉上眼也使人不由愛上她。我對她原來就不由自主,不知不覺地漸漸向她的臉靠近,終於我的口在她的小嘴上輕啄一下,發明她並未就此輕醒,便持續加深了這個吻的深度,突然有一股小小的抗拒力氣將我推開。   

她有些抗拒及懼怕地望著,「你要對我做什麼?!」   

我發明她有點惶恐,便想撫慰她道:「沒事的,只是我對妳不由自主,又怕妳一小我太無聊,想陪陪妳。」「我還小,不要對我做出如許的舉措,否則,我要跟我爸爸說。」   

我感觸感染到她厭惡我對她的舉措,並且她還出言說要向她父親起訴,同住一棟公寓,信任很快我就會被看成色狼被提報,心裡有了一不作二不休的勇氣,既然要做,那就完全些。   

我嘲笑道:「是嗎?!」我的手在我措辭的同時已快速伸向她裙子裡,隔著她的內褲在她的陰道口鄰近搓揉。   

她驚嚇不已地道:「不要!,不成以!」她邊說邊用書包想將我蓋住,並想要擋下我對她侵略的手。   我對她的無邪覺得可笑,用另外一隻手便抓下她手裡的書包,並順勢地塞向她的背後。她發明手裡的兵器已被我等閑奪下,便用腿踢我,想要就此喝止住我,讓我結束對她的侵略。   

固然被她踢正幾腳,但我仍是等閑地捉住她苗條的年夜腿並向外掰開,她的白色內褲已映入眼簾,更是激起我要對她摧殘的動作。我的身子並順勢移到她兩腿中心,這會她身子全部弓起,想向內收起年夜腿想要再度抵禦,我見狀便全身壓向她,身材正靠在她併攏地雙腿上。

我用左肩抵著她右側的年夜腿把持住她,固然她另外一隻腳能自由舉動確也對我無可何如,只能不竭地踢我的背,而我的手又伸進裙下的陰道鄰近不竭地撫弄她的私處,另外一隻手在她矗立的胸部上搓揉。   

她嗚咽地喊道:「不要……,救命啊!…救命…」   

我見她越叫越高聲,怕她會把其他同住這間公寓的人都吵了出來,便用口堵住她的嘴,讓她沒法作聲。   

當我的手指感應到她私處裡傳來的潮濕時,我的心也再也沒法結束對她的侵略,啦開了褲子的啦鏈,讓本身矗立已久的小弟弟探出頭來,並將她的身子扶正,並將她的年夜腿向外撐開讓她至半坐的情形,她兩腳落定在她屁股坐的階梯是統一個階梯,而我跪坐在低她一個階梯的位子上,並掰開她隔在她陰道口上方的內褲,龜頭便接近她的陰道至陰道口,全體已就定位,而本攘她正無助地涰泣,突然觀察我的肉棒正在她的陰道口正前方,心裡更是著急,用手想把我推開,底本外開的年夜腿正急速地向內縮。   

我見她底本年夜開的門行將要封閉,也顧不得她的痛苦悲傷,龜頭已在抵在她門口上便直接犁庭掃穴,肉棒直接塞入她的陰道內,她再怎麼想掩住她的陰道也跟不上我插入她的速度,便隨即使年夜叫:「啊!………嗚……好痛…」   

我怕她的聲音會直上雲霄,吵到全部公寓的住戶,便用右手罩住了她的嘴,左手推住她併攏地年夜腿至她的胸部前,腰不竭地向前抽插。   

她童貞的緊實陰道真是慎密,這才發明我適才的抽插並未能讓我的肉棒全體進入她的甬道口內,加上她又由於不想被侵略而年夜腿內縮挨近,讓她的陰道加倍的緊實。爲了能沖破高中女生的童貞膜,我什麼也顧不得了,用嘴堵住她的嘴,避免她的喊叫,雙手捉住她的雙腿用力向外掰開,這時候她全部陰道口年夜開,公然肉棒又深刻了些,但還未真正進入,剩下的部份我只得又逝世力搏命向下擠壓,她痛不欲生,開端號啕年夜哭,而且向我討饒道:「求你放了我好嗎??!我承諾你不告知我怙恃,好欠好!」   

我哪裡管這麼多,持續加壓向下,右手切近她的臀部,用力地往我肉棒的標的目的撞,終於沖破她童貞膜後,而她在那一剎那間全身發抖得利害,清楚她想要嘶喊,卻被我的口戍守住,只能在我的深吻間唔吱作聲。   

剛沖破童貞膜的陰道公然慎密,很難再抽出。可是皇天在上,只怕有心人,爲了能跟她爽至頂點,我仍是持續地儘可能抽插至深處,扭出發體持續鼎力鑽入。公然抽插了數十下又搗了幾下後是越推越順,加上陰道內不竭湧出她潮濕的愛液,我觀察她的愛液沾滿了血紅色的落紅,也聞到了童貞味,小弟弟更是增強了硬度,持續早著她的陰道口內鼎力進攻。   

我每次的抽插,她的背就會向後抵著她的書包,這個書包讓她減輕很多我對她的撞擊力道,信任我對她的關心她應當清楚。而她的陰道從開初的稍微乾燥到此刻的潮濕非常,信任我對她的抽插也功不成沒。她是個完善的女高中生,她平生的第一次就如許被我強行攻佔,固然我很爽沒錯,可是心靈上仍是對她有所歉疚,只好以最好的辦事取代所有的負疚。   

到了最後關頭,我覺察我就要射精了,便再也顧不得她的喊叫,手便分開她的嘴,兩手圍繞住她腰,這時候我覺察她沒有再發作聲音,調換的是一些呻呤聲,我便將她的書包移至到她的腰上,讓她靠在石階近直角的處所,並將她的年夜腿擡起至我的腰上並交叉固定住,就如許一手抱著她的腰和書包,一手抱著她的後腦的部位,並用全身的力氣不竭灌注在她的陰部裡,快速地向內鼎力抽插,我發明她的呻呤聲音愈來愈高聲,但我沒有禁止她,由於我愛好她如許地叫著。

終於我爆發出所有白色液體至她的子宮內,她不自發地全身抱住我,而我在最後射進去的同時,兩手在她飽滿的屁股上加壓,好讓我的內棒能更伸入她的陰道內。固然我已射出精液,但我還是沒有從她的陰道拔出,持續在她溫潤的陰道內溫存,而且加壓,好讓所有的精液洩個乾淨。   

知足後,我在她的耳朵旁輕聲細語地道:「舒暢嗎??!」   

她並沒直接答複我,只是用潮濕的眼眶望著我的臉,而我的肉棒漸漸地在她陰道內萎縮。「還要跟妳父親說嗎??」   

她仍是沒有給我確定的謎底。   

我從她的陰道內拔出了我的小弟弟,小弟弟更是刹時軟化,上頭沾滿了她紅色的愛液。我望著她陰道口周圍不竭地有紅色液體流出,明白我弄疼她了,便俯下著,用口中的舌頭不竭地舔她受傷的陰道,並將紅色的落紅全體盡吞入我口中。

過了一會兒,我總算處置完告一個段落,我望著她的神色落陌,我便抱住了她讓她的頭倚在我的肩,她的背倚在我的胸膛,並用手指輕輕地在她陰道口外劃圓,她又閉上眼睛開端了呻呤,我爲了補充她便加快了畫圓的速度,並將手指插入她的陰道內再讓她再一次的飛騰。   

最後她終於不由得弓起了身子,也冷哼了一聲,我才結束了對她陰道口內的撫弄,手指只是插入她的陰道並未抽插。過了一會兒望她知足後才分開。   

我把她的內褲及裙子都歸定位並抱在她在她耳邊柔柔地問道:「還要跟妳父親說嗎?!」   

她終於靦腆地搖頭對我笑著說道:「不會了。」   

我聽她這麼一說,更用力地抱緊她,並在她的嘴上吻了下去,並道:「今後我不會再讓妳一小我等門了,我會陪妳比及妳怙恃回家。」   

「嗯!」她總算露出她甜蜜的笑顔。   

以後我跟她的關係很是特殊,有時她還會到我家來,我們之間的關係始終是不爲人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