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15

酒后的淫亂


故事發生在一個冬天。放寒假回家,先在家安分呆兩天,好好陪陪老爸老媽。兩天后實在坐不住了,有個晚上給我的2個好哥們打電話,叫他們出來喝酒。反正大家都多年的哥們了,吃個飯什麽的也不講究排場,吃的舒服,喝的開心就好。我先找好飯店,給他們倆打電話,沒一會就來了。
  我家的冬天很冷的,零下20多度,出來喝酒肯定要白的。點了幾個下酒菜,要了兩瓶白酒,聊著我不在時候老家發生的事,當然主要是同學和朋友的事了,還講著玩過的妹妹。其中一個交了個東亞的女朋友。他講著怎麽跟她們同胞喝酒、狂歡的事。說有次他女朋友帶了3個女同胞和朋友吃飯、喝酒。大家都喝多了,他訂了個4人間的賓館,把她們安頓好了,因爲喝太多,那些女的基本不省人事。據他所說當晚把她女朋友干了個爽,其他女人摸了個遍,因爲實在沒體力在干別的女人了。
  我當時在想,爲什麽趁次機會不干別的女人,要干自己女朋友呢?后來慢慢了解到,他女朋友是那幾個里身材最好,也是最漂亮的。我聽著井井有味,羨慕我這哥們的豔福,一直想玩個群P,苦于無機會,他到好,要不是自己也喝大了,估計那幾個女的無一幸免。
  不知不覺2瓶白的下肚了,大家喝的很盡興,不多不少。另一個哥們明天還要上班,就回去了。他走后,我們倆還琢磨去哪在繼續,覺得有點意猶未盡,這時候他那個女朋友打電話了,讓他來她租的房間喝酒。人家典型的重色輕友,我心里暗罵真掃興,準本回家時候,他跟我說:“走,跟我一起去喝酒,去我女朋友租的地方,她們都做好飯菜等我們呢。”
  “她們?都誰啊,什麽關系啊?”
  我朋友說:“走吧,都是美女,3個人,一個是房東,小少婦,老公跑長途的,常年不在家,另一個是我女朋友的朋友。”
  “也是東南亞的?”心里正想著,哇,可以見識外國女人的風采了。
  “不,咱們老家的。跟我女朋友關系挺好,就合租一個屋子了。”
  “那我去妥嗎?”
  “沒事,我自己也喝不過她們,你就陪我吧。”
  當時也沒想那麽多,就想在喝點,現在有美女相陪,心里當然樂開了花。打車去了一個小區,七拐八拐,再爬了個5層樓終于到了,這麽一折騰,酒也醒了不少。敲門,是房東開的,我朋友說,“我又帶了一個朋友,你們歡迎不?”
  “當然歡迎,我們正嫌你一個男人有點少呢。”
  小少婦,說實在,真的很漂亮。165的個頭,修長的身材,長長的披肩發,臉長的很白淨,大大的眼睛,鵝蛋臉。因爲在自己家隨便穿了件睡衣。我都能看到突起的兩個點,呵呵,真的不拿我當外人,可能沒料到會出現我這麽個陌生男人。我朋友說這個少婦也沒有能逃過他的魔抓,反正他的話我不全信,但也沒準,畢竟老公長期不在,經常來保不準發生點什麽。暗自又一次羨慕我朋友的豔福。

  換上拖鞋,進屋,聽到叽叽喳喳的好幾聲,“你終于來了,還帶了個朋友。”普通話說的還算標準,就是語速有點慢,另一個女生,是老鄉,也跟我們打招呼。待我眼鏡上的水汽下去后終于看清另兩個女生長相了。我朋友的女朋友長的也不賴,個頭比房東還高點,也留著長長的披肩發,眼睛明亮、明快,略有點方的臉。整體上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很容易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而且散發著青春活力,洋溢著歡樂。
  老鄉長的也不難看,比起她們倆稍遜色點,身材也不錯,162吧,不胖,看著有點健美,關鍵是一對豐滿的乳房是在勾人,形狀也很好看,桃子型的,我暗吞口水,估計這女的也沒能低過我朋友的淫威。她們都穿的很隨便,見我后也沒說要換件衣服,還都挺開放的。
  桌子早就擺好了,放著2瓶白的,若干啤的,這架勢,要栽啊。大家找好位置,房東替我們把酒滿上,舉杯“歡迎你們倆,今晚咱們要喝好哦。”她先提一杯,心想,嗯,不錯,落落大方,懂得禮數,好女孩啊,也不矯情。
  “今天有什麽特殊的嗎?怎麽想起要在家搞聚會?”我朋友問。
  “沒什麽特殊的啊,你女朋友想喝酒了,我正好也想喝了。”“來,跟xxxx喝一個。”當然剛見面時候我已經自報姓名了。
  “謝謝,房東真是熱情好客啊。”
  “我也跟xxxxx喝,認識你很高興。”慢悠悠的飄來一句。
  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很快我跟她們也熟悉,火熱起來。房東是在服裝店打工的,老鄉是名歌手,婚慶什麽的,會請她,賺點錢。同時在一所藝校當臨時的老師,正努力轉正呢。
  “來,跟有學問的人干一個。”我是他們幾個里學問最高的,老鄉就調侃我。
  這幾個女生還真有量,沒一會1瓶白的下去了,還想開第二個。房東已經表態不能再喝了,明天還要上班,老鄉也覺得在開一個肯定喝不完,換啤的。就那麽幾瓶啤的,真不夠喝,沒一會就光了。
  房東已經回房了,我們四個還沒過瘾,想在喝點。我就和老鄉出去買酒了。喝過酒的都知道,白酒一見風就完,一出去吹風,立馬覺得飄飄的了,才發現自己有點到量了。當時已經晚上10點多了,好多商店關門了,我們倆就去馬路對面的燒烤店買了10瓶啤酒。因爲走了一段路,使了點勁,比剛出來時候好點。
  后來繼續喝啤的,大家閑聊著。不知不覺11點多了,老鄉去客廳沙發接電話去了,是她朋友打來的,讓她出去,她不太想見,正墨迹呢。我們三個喝了不少了,我覺得自己嘴巴都瓢了,話都有點說不利索了,看大家都不真切,一晃一晃的。
  我朋友比我好不到哪去,當著他女朋友的面,說著跟他女朋友做愛的事,還評價著哪次口交的好。他女朋友一個勁打他,當然是很溫柔的,雖然有點不好意思,貌似不是很介意。大家真的喝多了,我朋友是不是拿出自己的雞巴說一會我用它好好疼你,她就“咯咯”的笑,還說他不要臉。
  他說:“你在說我就真不要臉給你看。”“我不信,你喝這麽多酒了,能才怪了。”我朋友一聽來勁了,抱起女朋友就去那個臥室了。
  我百般無聊的時候老鄉打完電話,說想繼續喝酒,我們倆就一邊聊,一邊喝。過了一會朋友出來了,“她呢?”
  “睡著了。”
  說了會話,他說困了(我估計是干累了),要去臥室睡。我就跟他進去了,老鄉回客廳睡了(我朋友總來和女朋友睡,她只好在客廳弄個床)。他女朋友已經睡死了。朋友一掀被子,我考,女的什麽都沒穿,我腦子一下子熱了,他說:“干不?”
  “能行嗎?她醒了咋辦?”
  “沒事,她睡的特別死。”
  我當時有點想,脫褲子試了試,硬不起來。“算了。”
  “咋地呢?沒事,隨便玩嗎,又不真結婚。”
  “不是。”
  “那怎麽呢?”
  “睡著了的我沒什麽興趣,跟死人一樣,沒情趣。”
  “我靠,你小子條件還不小。”
  其實主要他在,我放不開,不太好意思,在加上她都睡的不省人事了,真的提不起興趣。
  “我回去了,你睡吧。”
  “行,有空電話聯系。”
  我來到客廳時候老鄉已經睡著了。不知是酒勁,還是精蟲上腦,鬼使神差的走到老鄉旁邊仔細聽了聽。呼吸均勻,看樣子真的睡著了。
  我很大膽的直接摸到了她的胸部,當時有點緊張,不過更多的是興奮,覺得很刺激。不知道爲什麽,始終有個信念,覺得老鄉肯定不會跟我翻臉。可能通過剛才喝酒聊天知道,她生活不太檢點,覺得是個輕浮的女人,應該可以。摸了一會,真的好大,手感也不錯,滑滑的,有彈性。
  摸了會胸部,覺得不過瘾,去摸她大腿。當時喝多了,也不懂調情,真的是色急,摸到大腿,直接摸大腿中間。這時候她醒了,當時對話想不起來了,反正她不在讓我摸,但態度不算很強硬,兩個人推推扯扯的。我一喝多就有暫時性失憶,有那麽段時間的事怎麽也想不起來。
  都說了些什麽忘記了,依稀記得我還想侵犯她,她有點生氣了,說話聲音很大,把房東吵醒了,房東讓我們動靜小點。我還繼續侵犯,她看實在拗不過我,就說:“行,你就抱著我睡吧,不做愛行不?”
  “好。”我想,有一個晚上時間可以磨,我不信搞不定你。我就躺在她旁邊,摟著她。
  這時候我朋友出來了,把我拉起來,說“回去。”
  他說聽剛才語氣,房東有點生氣了,在這樣鬧,他以后也不想來了。
  我說:“你不是搞定她了嗎?那還忌諱什麽。”
  他告訴我,雖然搞定了,但就那麽一次,以后想,房東也不讓他碰,關系有點微妙,別鬧的太過。我實在不舍,剛搞定老鄉,答應睡一起了,就要走。心里暗罵,你TM爽了,就不顧我了。出來時候我要了老鄉電話,告訴她,一會給她打電話。
  等我把朋友送到他家小區門口,就返回剛才的小區了,給老鄉打電話,讓她開門。老鄉還真聽話把門打開了,讓我進來。都這樣了,我還客氣什麽,脫完直接就上客廳的床了,她說:“咱們進臥室吧,在客廳不好,要是碰到房東出來多尴尬。”
  我和她進臥室了,朋友的女朋友還睡的沈沈的。一進去,我們就吻在一起,我的手早就抓到了她的胸部,輕輕撚著她的乳頭。一會又吃到嘴里,等我想吃她下面時候她不讓,說髒。
  后來她舔我的胸部,很溫柔,很有耐心,我覺得舔了好久。我示意她摸我雞巴,但不知道爲什麽就是不摸,只在我大腿內側溫柔的撫弄,鬧癢癢似的鬧一鬧。等我摸她下面時候早就泛濫成災了,就連大腿內側都濕了。我翻身把她壓在下面,用大腿分開她的大腿,用傳統的傳教士一插入底。
  她的叫床很好聽,可是具體細節想不起來了,甚至用哪個姿勢射的也忘記了。總之,做完爲止,我朋友的女朋友一點沒有醒,有時候我都忘記旁邊還有人在睡覺,反正肆無忌憚的做著,她也毫無顧忌的呻吟,叫床。酒后不容易射是真的,不知道插了多久,后來都累了,幸好她的水多,比較滑,要不真不一定射的出來。
  射完我們聊了好久,我問她跟幾個男人上過床,她跟我細數來著,還告訴我那些男人是做什麽的,怎麽上的,大概78個,我覺得不止,但跟我又有什麽關系。
  其實當時我還想干我朋友的女朋友。老鄉貌似知道我的意圖似的,說什麽也不讓。女人有的時候很奇怪,跟她上床那時間,她會覺得你就是她的,拒絕別的女人分享這個男人。我也不好讓她不開心就打消這個念頭了。現在想想,管那麽多干什麽,以后又不可能有什麽來往,何必在乎她的心情。可我就是這麽心軟,見不得跟我有關系的女人不高興。我就摸著她咪咪睡著了。
  第二天房東先醒的,洗漱,還收拾屋子,昨晚吃完就那麽放著了。看她這麽忙,我也不好意思,就起來幫忙。見我沒有回去也不吃驚,就相視一笑,沒問什麽。
  其實對房東我更有感覺,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不知道爲什麽從來沒有想過要干她,估計覺得太不可能了,就沒動心思。不過后來經朋友了解,這個房東也不是省油的燈,好像還給一個小混混當二奶呢。而且胃口也很大,跟朋友有過關系后,還想朋友幫她買個LV的包,呵呵,幸好沒什麽關系,要不真吃不消。
  房東走后,老鄉也起來了,開始洗漱,化妝。她今天也有個婚禮要去獻歌,認真打扮呢,朋友的女朋友也醒了,說8點中有個期末考試(在我家的一個高校學中文呢),我一看表都9點多了。她完全不操心,還賴在床上呢。我趁機也趟在床上摟她,她到沒有拒絕。但胸部說什麽也不讓碰,更別說進一步舉動了。覺得有點無聊,也睡不著,就去看我老鄉化妝。
  鏡子在洗手間的水池上,她微微前傾才能看清自己,才能好好化妝。我覺得挺動人的就從后面抱住她,我當時爲了幫房東收拾屋子,穿褲子了,這時候我脫下褲子,用雞巴頂著她的臀溝,慢慢扭動,手也伸進她的衣服里摸著一對豪乳。她很享用,閉著眼睛,微張著嘴,颦著眉,時不時用舌頭舔自己的嘴唇。
  在鏡子里看她這動情的樣子覺得好奇特。后來我就脫掉她的褲子,從背后想插進去。她要我把門關上,其實我不太想關,還巴不得另一個女人出來撞見我們做愛呢,我邪惡的想著那樣時不時可以雙飛了。不過爲了這次,我聽話的關好衛生間的門,從后面插入,她翹起屁股讓我更容易進去。
  當我插進去時候她嘴巴一下子張開了,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啊”,一種愉快的歎息聲。我前后做著活塞運動,她隨著我的頻率輕輕的呻吟著。我讓她看自己表情,她就在鏡子里看著自己被插時候的樣子。
  她的表情很好看,颦眉,張嘴,看著有種淡淡的感覺,很享受,但也很安靜,應該說優美吧,叫床也是很輕很輕的呻吟。我用勁插的時候她就會閉上眼,張大嘴呻吟,幅度小的時候時不時看我的表情,想從我的表情里讀出我爽是什麽樣子吧。從來沒覺得做愛也可以如此溫柔和優美,我都不忍心打破這個氣氛,溫柔的插著她,甚至最后射出來時候也沒有沖刺。她也很滿足這樣的氛圍,我想這樣溫柔的做愛,也給她留下了印象。
  這事后沒多久她回家過年了。我也回學校上學了。暑假回來見過一次,也喝過酒,但那種事在沒發生。她可能覺得我的生活跟她的離的太遠,沒想接近我。
  根據朋友的說法,她跟你熟悉了就開始向你借錢。所以我也沒有主動接近她,現在完全失去了聯系。不過也好,這樣的事只有一次才會惦記,才會願意去回憶。
  現在想想這個經曆,覺得好多場景都特別荒唐,但也很期待再有這樣的事發生。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