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7, 2015

·【女儿长大了】―― 1 ~ 2

 【前言】

  其实本想起个叫“操女儿行”的名字,闻其名,各位狼友当然明白这篇文的主题。这里只是想写个少情节多操逼的文,对于这种类型的文,不喜欢的请朋友见谅,喜欢的请大家多多留言鼓励。

  这里写个头,看大家的反映,再考虑有没有写下去的必要。

  希望各位狼友多多捧场。

  谢谢。

  【原创】【女儿长大了】――01

  -

  王刚最近很烦,他很烦是因为女儿长大了。

  王刚四十出头,前妻给他生了三个女儿,学生的时候意外怀孕生了大女儿王霜,后来又生了王雨和王雪。

  为这些个“不带把儿的货”王刚没少跟农村的父亲冷过脸,因为每次过年回老家酒桌上老父亲都要唠叨他一通,老人想要抱孙子。

  王刚有个有钱又有势的丈人,当然,现在应该叫前丈人,当初虽然三个女儿都让他在挨了罚,可都让前老丈人摆平了。

  王刚现在在一所大学里任职,前年还给评了正教授,还挂个副校长的闲职。当然,这些也都离不开老丈人的提携。

  跟老婆离婚后,王刚带着二女儿王雨,大女儿和小女儿则跟着她们妈妈过。两人离婚的原因是王钢戴了绿帽子,老婆也自知理亏,把本是她老爹出钱给他们买的婚房让了给王刚。

  前妻给自己戴绿帽给王刚的打击很大,很愤怒,也有疑惑,于是骗着三个女儿做了亲子签定,得到结果后才算松了口气――都是自己的亲骨肉。

  离婚的时候二女儿上初一,本还只是个干瘦的毛丫头,没想到只过了一年,女儿就长大了,什么都大了。越来越有女人味。现在上初三,身体却要比她的妈妈还要丰满了。

  王刚常年戴副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本本分分的一副样子。

  这副样子其实给王刚的帮助很大,例如他当年获得老丈人的首肯,学校里领导的提拔。甚至,有次在公共车上,他不知哪里少了根弦,故意拿胳膊蹭旁边一女人的奶子,女人都叫起来了,准备跟他没完,结果看到王刚的脸,竟听信了他的话――“不是故意的”。 

  王刚长相斯文,但其实现在的朋友大多不知道他儿时伙伴给他的外号――“大鸡巴刚”。

  至于二女儿王雨,小时候姐妹里她跟王刚最亲,最喜欢粘着他,有事没事就会蹦跳着给他锤背,给他讲学校里的趣事,例如又收到几个男生的小纸条。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在前妻询问的时候,王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要带这个二女儿。

  可没想转眼那样的日子就不再了,女儿在奶子屁股一阵子发酵后,跟他的话越来越少,也再不提学校里的事儿。最倒楣的是,前阵子王刚在屋里看着毛片手淫,忘了锁门,结果给推门进来的女儿看了个正着。

  接下来的日子,女儿跟他的话便更少,叫爸的次数更是不多,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是古怪,像在盯着一个强奸犯。

  可女儿越是这样,王刚那种要扑上去的欲望就不可阻挡,终于在这天梦里他把女儿给强奸了。

  第二天早晨,王刚瞅着自己裤裆里的湿湿的一滩,终于下了决心,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能瞅一眼女儿的小逼,见识一下女人的处女膜――他当年操前妻的时候,前妻早就多年不是处儿了。

  王刚红着脸到性用品店买了叫“少女之吻”迷奸药,老板娘用人格保证货真价实,说她就是因为它才给破了处。说这种药不仅会让女人没知觉,还会在挨操的时候特别的有感觉。

  王刚本想辩解说自己只是想迷晕了看看小逼瞅瞅处女膜也没想别的。张了张口又闭上了。

  当天王刚先回家把女儿房门的卡锁搞坏,又在晚上快到睡觉的点,亲自把加了“少女之吻”的温牛奶送到女儿屋里,女儿略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因为她这个老爸最近很少这么勤快的。

  看着女儿把奶喝下,王刚就回屋里等起来。正等着,却听到女儿在敲自己屋。

  王刚吓了一跳,想着女儿是不是发觉牛奶里有什么不对。

  女孩在门外看着他说:“爸,我屋门卡锁坏了。门锁不上。”

  王刚心里松了口气,说:“嗯,我帮你去看看。”

  王刚拿着工具装模作样摆弄了半天,说:“小雨,等明天吧…你看,都这么晚了,一时半会儿也修不好。”

  女孩“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把门关了。

  等了半小时,想着药劲应该已经上来了,王刚去敲门。

  “什么事儿爸?”女孩在里面喊。

  “没,那个,没事儿!”王刚一边疑惑着怎么药效还没发呢,一边尴尬的解释说:“…就是想告诉你,嗯,家里有爸爸呢,不锁门也不用怕!”

  屋里女儿“嗯”了一声。

  又等了半小时,王刚再敲门,里面终于没了声音。

  女儿的房间很香,那种青春的气息很是浓郁,恍惚里闻到一股处子香。

  黑暗里,王刚一步步轻轻挪向女儿的床,手哆嗦着,摒着呼吸,心脏“咚咚”的跳着。

  王刚终于挪到女儿的床前,见女儿正闭着眼,睡的正香。

  轻轻咽着唾沫,看着毛巾下女儿凹凸有形的身子,黑暗了王刚呆了半天,终于咬了咬牙弯腰把毛巾轻轻的扯去。

  女儿打小就裸睡,这时身上只穿一条白色的小内裤。些许的光线下,她正仰躺着,两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胸前,把王刚想看的一对咪咪完全挡住。

  王刚皱了皱眉,伸过手打算把那两只讨厌的胳膊拿到一边。

  却没拿动。

  王刚愣了一下:“不是说那药会让人软弱无力么,不会…不会是那药还没见效吧?”

  想到这里王刚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忙看女儿的眼,见仍是闭着的。松了口气,手也加了加力,终于把女儿两只胳膊放到一边。

  王刚看着女儿胸前那两个大肉球,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仍能感受到它们的光泽,它们的温度,散着青春气息,润滑如玉。

  王刚越看头越低,忍不住伸出舌尖在肉球上轻轻的舔了一口,随着这一舔,女儿“嗯”的呻吟了一声。王刚心里又一紧,呆住不动,半晌侧起看女儿的小脸,见两只眼仍是紧闭着,终于又放下心来,又想起买药时老板娘的话“这药会让女人在昏迷里更有感觉”。

  一旦心定了下来,王刚就毫不客气的又舔了上去,几舔之后,仿佛是惩罚女儿刚才带给自己的惊吓,大嘴又把一只乳顶整个含住,又抿住乳尖,重重的吮了一下。

  “嗯”女孩又呻吟了一声,比前一次更响。

  王刚这次没再再意。接着又去吸另一个。

  王刚忽咬忽舔的吮吸了半天,忽的想起自己进来的最初目的,就有些不舍的丢了乳房,移下身,伸手去脱女儿的内裤。

  手刚搭到内裤的两侧,这时女儿的两只小手忽的伸了过来,搭到内裤的前襟。王刚又吓了一跳,再去看女儿,见她仍是闭着眼,松了口气,想着这只是少女朦胧里下意识的举动,又接着加了力向下脱内裤。

  可内裤前襟给女儿抓的死死的,如何也脱下不得。

  王刚叹了口气,一时深感迷奸之不易,又只好去掰那两只小手,费了半天劲,终于一根一根的全掰开,然后,顺利的把小白内裤从屁股下顺了下去。

  王刚拿着那条洁白的小内裤,感受着上面的温度,不由的把它放到鼻前,在那贴着逼的裆部深深的嗅了一口。闻着那淡淡的骚气,只觉下面裆里的鸡巴又硬了一分。

  又觉鼻尖下面有些湿,伸手一摸,那内裤裆的位置,分明涂了一圈粘粘的东西!

  王刚当然知道它是什么,只觉下面鸡巴又大大的跳了一下。

  黑暗之中,王刚定定的看着女儿胯间那黑黑的毛绒绒的一团,看那一团下面那幽幽的黑,不由的喘息起来,又把手搭在女儿那丰腴的大腿上,几次努力之后,分开了那小胯。

  王刚慢慢俯下身子,头缓缓贴了上去,鼻尖几乎就要碰了上去。就着些许的光,看着那隐隐间优美的轮廓,像是一朵晨光下的花朵,上面还沾着晶莹的露水,嫩得无法形容。鼻间飘着丝丝的腥臊气味,王刚不由的伸出舌头在那逼瓣上轻轻的舔了一下,尝了一口。

  “嗯!”随着重重的一声呻吟,女儿身子猛的向上挺了上下,半天才落了下去。

  王刚又去看女儿,见她也就此不再动,再叹一口气。准备低头再仔细看上一看,忽的又埋怨起自己――明明是过来看逼、看处女膜的,却忘了带个手电来。

  犹豫了半天,王刚还是伸手找着开关把屋里的灯打了开。

  那灯光亮起的时候,女儿的身子明显的抖动了一下,再看那小脸,正红红欲滴,散发着浓浓情欲。

  女孩张着胯,红着脸,闭着眼,仍是一动不动的仰躺着。

  王刚盯着女儿那一对紧闭的眼,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仿佛它们随时会睁开。想了想,把手里的小白内裤展了开,轻轻的把它们盖严。

  灯光下,王刚呆呆的看着女儿的胯间――黑黑的一簇阴毛下沿,一瓣粉色的肉朵,浸在透明的汗液里,又像是雨后的小池塘,池边还压俯着几株黑草。

  对着如此嫩湿的小逼,王刚想起第一次看前妻下面时,那黑黑的阴唇,不由又感叹万千。

  王刚皱了皱眉,伸手轻轻把伏倒在阴唇间的那几根阴毛拨了出去,指尖触上阴唇的那一刻,女儿身子又颤了几颤。

  “没想到这药这么霸道,让女人这么敏感!”一边想着王刚咽着唾沫,一边伸出两手,搭在小逼的两边,鼻尖冒着汗,像在给手术台上病人做着手术,慢慢又慢慢的把小逼扒开。

  王刚终于看到清澈的逼水下那团白白的东西,下面鸡巴又跳了几跳。想着自己终于了了人生的一大夙愿,一时有些眼湿。呆了片刻,伸手把女儿眼睛上的内裤取下,准备替女儿穿上。

  内裤刚套上一条小腿,王刚注意到女儿逼口上的汁液这时已经溢了出来,正顺着胯向床上流去,呆了一下,想着这湿湿的样子,女儿醒了肯定会怀疑的。于是,忙低头舔去逼边溢出的逼水,却见那逼口的水仍是流个不停,又慌忙的把嘴含住逼口,把逼口里的逼水全吮到了嘴里!

  随着他这狠狠一吸,女儿小胯向上猛的跟抽筋了一般疯狂的跳了几跳。

  王刚慌忙又抬头看女儿的脸,见她晕红着小脸,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只有重重的鼻息。他愣了愣,低头又向小逼看去,见逼口又溢满了淫水,想着就这样穿上内裤算了,想了想又有些不甘,老觉得这样的破绽会留下大患,于是俯身再吸。

  可那逼口就像是一个泉眼,吸过一遍,马上又会溢满。随着他的吮吸,房间里女儿的鼻息声越来越重,一个时候,那张小嘴终于张开,轻轻的呻吟开来。

  那呻吟就像是一针催情的药液,让王刚更急的吸吮了起来,这时,他已经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下面鸡巴越来越硬,只觉马上会挑破内裤钻了出来。

  王刚一边飞速的舔着女儿的小逼,听着女儿的呻吟喘息,一边把鸡巴从裤门掏了出来,疯狂的撸了起来。

  只听女儿的呻吟声越来越响,喘息声更是急促,这时,女儿嘴里轻叫一声,同时,小胯猛的向上拱了起来,在空里大大的抖了几下,又狠狠的跌到床上。

  听着女儿那一声轻叫,王刚再也压不住冲动,几股精液先后从鸡巴口射了出去,射到了女儿汗渍渍的娇嫩身子上,最远的都射到了女儿红晕着湿淋淋的小脸上。

  王刚喘息着,呆呆看着轻轻喘息滩在床上的小身子。

  欲望倾泄之后,这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女儿,亲女儿,亲骨肉,心里狠狠的骂了声“禽兽”,伸手又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想了想不解狠,又扇了一记。

  呆了呆,想着自己这三年孤苦伶仃的日子,莫名的又可怜起自己来,湿了眼。

  王刚呆呆的在女儿的床边坐了半晌,醒过神,去洗手间拿了毛巾,把女儿脸上、身上的汗仔细擦干净,又把女儿胯间更是认真的擦了又擦。又注意到女儿屁股下的床单上已湿了一圈,呆了呆,去女儿衣柜里找了新床单,费了半天劲终于换上。

  正要把小白内裤给女儿套上,看着那中间深深的一圈,忽的又有些不舍,放到鼻上又深深的嗅了几嗅,像是一个大烟鬼在吸着鸦片。

  伸手再要套的时候,又犹豫起来,想了想,把内裤塞进了裤袋里,去衣柜里另找了一条给女儿仔细穿上。

  又轻轻的把毛巾盖上。

  王刚站在床边看着女儿红晕的小脸,上面一片安详。

  心下一悸,像给针扎了一下子,不由的俯身在那小脸上轻轻的吻了吻,忽然想起好多年没吻女儿的小脸了,心里又一酸,湿着眼,在女孩耳边轻轻说:“小雨,对了起…爸爸真是个禽兽!”

  王刚轻轻关上门,在女儿的门外呆呆站了半晌,然后挪着脚,慢慢的向卫生间走了去。


【女儿长大了】――02

  王刚几乎一宿没睡着,胀着鸡巴,迷迷糊糊里脑子里全是女儿的小逼,一尘不染,像溪水上的一朵朵白莲。

  清晨里看着自己钢硬的鸡巴,忽的又有些后悔,骂自己一点逼胆也没有,觉得当时如果一鸡巴捅进了其实也没什么,怎么着也是自己的女儿么,养她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小逼也早晚要给男人操的,干嘛不先报答报答她爸爸的?

  又想到再过几年,就会有哪个男人压在女儿身上,把鸡巴插进女儿的阴道里,把她的宝贵的处女膜捅的粉碎,又让女儿在他身下压抑不住的呻吟尖叫。王刚又觉小心脏碎了一地,仿佛是自己初恋情人将要给哪个他极为讨厌看不起的男人强暴、开苞破处儿。

  早晨起床,王刚在卫生间里用凉水狠狠的洗了几把脸,终于把心里的火压了下去。

  他正看着镜子里乌着眼的自己,呆呆一遍又一遍的机械着刷着牙,听到敲门声。

  “爸,”王雨看着地面:“上学要迟到了,我要上厕所。”

  王刚愣了一下,见女儿红着脸,脸上一片憔悴之色,显然昨夜也没睡好,想着可能是药引起的副作用,一时又恨起自己来。

  “爸…”王雨抬起头,看着王刚又小声说。

  王刚醒过神,忙侧身让了让,等女儿都坐上了坐便器作脱裤状奇怪的看着他,他才彻底醒过神,急急的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几天王刚一直精神恍惚的过着,仿佛那天吃“少女之吻”的是他,而且药劲一直没消。

  白天里,教室里看到的每个如花似玉的女学生,感觉都是自己的女儿小雨,在冲着自己笑。校园里,看到角落里每对接吻的恋人,都会恍惚里是哪个要挨千刀的在亲自己的小雨,几次忍着要冲上去扇那家伙的冲动。

  夜里,也没睡一天好觉,睡前嗅着女儿干着淫液的小白内裤,嗅着那隐隐的骚气,梦里女儿轻笑着冲他挥着手,说:“来呀爸爸,来呀,别怕呀,来操我呀,来捅破我的处女膜呀…我好想要啊爸爸…”

  这天周末,晚上,坐在屋里偷看着毛片撸着鸡巴,王刚忽的手停了下来,咬咬牙,心里说:“不管了!今晚我一定要把那处女膜给捅了!哪怕明天进监狱、给谁阉了也不管了!”

  王刚温了牛奶放了“少女之吻”又去了女儿房间,看女儿乖乖喝下,又劝她早点睡。

  王刚在屋里踱着步好不容易熬了一小时,轻轻敲门穿着内裤进了女儿屋里――那天之后,女儿也没再跟他提门锁坏的事儿,王刚也装着忘了。

  这次女儿乖了很多,挺着鼓圆鼓圆的两个奶子,胀着小脸,两只小手乖乖的伸直搭在身体两侧。

  王刚这次也从容了很多,直接开了灯。

  先直接把女儿的内裤脱了,避免再给弄湿了。又把一条白毛巾垫到了女儿的屁股下面。

  然后照例先又去揉,去亲那一对奶子,感受着女儿的每一声喘息,每一句轻哼。

  瞅着女儿飞着彩霞的小脸,忍不住大嘴一张,把女儿那微张的小嘴含住,轻轻的吮吸了起来,想着这可能是女儿的初吻,更是兴奋,又酸酸的感叹女儿这小嘴也比她妈妈的逼都要嫩软上很多。

  只是亲不到女儿的小舌,再嫩的小嘴也难免有些无趣,王刚亲了一会儿,又慢慢沿着女儿的娇嫩的身子一点一点向下亲去,舌尖触到每个地方,都能感觉着它会抽紧一下,感受着它的悸动。

  王刚小心翼翼的舔着女儿的两片逼瓣,眼瞅着逼瓣顶端那阴蒂慢慢从包皮里挺了出来,像春天里从地面钻出的嫩豆芽。

  咽了咽唾沫,王刚不由的伸出舌尖在那小芽上轻轻舔了一下,却不料这时女儿轻叫了一声:“爸!”,同时小胯猛的向上窜了起来,王刚也没躲开,那小逼重重拍在了他脸上,惹得两人各自同时“啊”了一声。

  女儿小胯落下老一会儿,王刚仍是不敢去看女儿的脸,只觉她在鄙夷的看着自己。

  王刚等着女儿的逼问,却过了半天不见女儿吭声,慢慢抬看,见女儿却仍是晕着,闭着眼。

  王刚大大的吐了口气,意识到刚才女儿只是梦里下意识的喊他,并不是醒了。

  想着那药在梦里都能让女人这么敏感,王刚不由的对性用品的老板娘又多了一份好感,只觉的自己那几百块钱真是没白花。

  怕女儿别真给自己搞醒了,王刚再没敢去碰女儿的阴蒂,跪在女儿胯前,把自己内裤扒到一边,颤抖着拿着鸡巴,把它慢慢压上那水旺旺的小逼,当肉尖与那小逼刚触在一起,父女同时抖了一下。

  “爸!”梦里女儿又轻喊了一声。

  肉龟挤在女儿的小逼里,王刚感受着贴着龟尖的那层膜,心里有想哭的冲动。

  王刚攥着鸡巴,浑身颤抖着跪在女儿胯间,看着女儿的小逼,咬了半天的牙,却怎么也狠不下心捅进去。

  他又抬头看女儿晕睡的小脸,忽的又开始骂起自己――怎么能为了自己的一时私欲坏了女儿的贞操?想了想,举起闲着的那只手狠狠的扇了自己几巴掌。

  想着女儿将来怎么对她的男友交待――说自己的处女膜在睡觉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没的?还是说我的处女膜让老爹操碎的?

  心里又对那药不太放心――要是插进去的时候女儿痛醒了怎么办?

  可那小逼亲着鸡巴的感觉又让王刚实在不舍,想了想,把龟头从女儿小穴里拿了出来,让肉棍下沿贴着女儿的逼口,让两片逼瓣夹着自己的肉棍。

  然后身子向前一拱一拱的在女儿的逼外磨操了起来。

  磨了一些时候,觉不过瘾,又把女儿的两条腿举起,并在了一起。

  粗黑的大鸡巴在少女雪白的大腿与粉红的小逼间不停的穿梭着,越来越湿,越来越急!

  女孩也越喘越急! 

  最后,在女儿身子抽搐了两次后,王刚终于有了射意,射的时候内心里一阵邪恶,学着毛片里看的,把鸡巴移到女儿脸边,把一股股精液的全射在了女儿淋着汗的小脸上!

  -

  这之后一些日子,除了女儿来月经的时候,王刚隔天差五的便会温奶给女儿喝,拿着鸡巴去女儿屋里磨弄她的小逼。想起来,竟比头几次操她妈妈的时候还要勤一些。

  虽然欲火高涨的时候,有好几次差点没忍住或是不小心把鸡巴插了进去,好在都及时刹了车,悬崖前勒了马,逼前勒了鸡巴,终于没把那层膜捅碎。

  这天,王刚已经在情欲里煎熬了一周多,周五,估摸着女儿的姨妈要走了,下班后王刚正坐在沙发上盘算着晚上再去磨吊,却没想到女儿跟她小姨家的孩子回了家――她们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不过不同班。

  王刚坐在客厅沙发上,手拿着报纸,呆呆着看着如花的两个少女,看着他们一边进屋一边笑闹着。

  “姨夫好!”女孩嗓音亮亮的喊,又撩着自己的头发,挺着胸,轻轻怪笑:“我漂亮吧姨夫?看傻了吧?”

  吴小月是个外向的自来熟的女孩子,她经常耍弄她这位“老实”的大姨夫。

  甚至有一次在她家里客厅里,她窝在王刚怀里悄声让他摸她的奶子,说她想他摸它们很久了。王刚当时张大嘴呆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提起贼胆摸上去。还没等王刚来得及后悔,女孩就高喊着让自己的父母从门后出来,咯咯的笑,说:“我就说么爸!谁说全天下的男人都一样!你看,姨夫就跟你不一样!!”

  “爸!”站在吴小月身边,小雨红着脸看着他:“小月今晚要住咱们家,跟我一起睡!”

  “啊!”王刚失望之下不由的叹了一声。

  “啊!姨父!…你,你不会是不欢迎我吧?!”吴小月夸张的看着王刚,作痛苦状。

  “哪能呢?!”王刚忙挤出笑,作开朗状的大声说:“高兴还来不及呢!”

  晚饭桌上给两个女孩有意无意的挑拨了半天,要睡的时候,王刚终于没忍住,心里想着:“我这鸡巴再不磨就要胀开了。把两个都药晕了算了,那样,小月也看不到,自己也只是磨自己女儿的逼,跟她也没逼关系呀?”

  王刚打定主意,温了两杯牛奶进了女儿的屋子。

  “小雨,姨父对你这么好呢。”吴小月一边笑呵呵的喝着牛奶一边说:“我那个老爸,可别提多懒了,差点让人家替他张嘴吃饭了!”

  “爸…”小雨拿着牛奶犹豫的看着王刚,又瞅了小月一眼,对王刚说:“那个…那个…我不想喝…”

  王刚脸上一阵失望,愣了愣柔声说:“小雨,听话,喝牛奶,对身体好…”

  “哎呀!”吴小月在一边喊:“小雨!一杯牛奶而已,喝了会死人么?你看姨夫好不容易给咱们温的,你不喝,多伤姨夫心啊,你看姨夫这多可怜啊,都快哭了呢。”

  王雨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把牛奶喝了下去,一边喝着一边看王刚,小眼不停的眨动着。

  -

  要睡觉的时候,王刚正在屋里等的难耐,这时,忽的谁在外面敲他门。

  “爸…”王雨低头看着地:“能不能把我屋门锁修一修?坏了好久了…”

  “明天好么小雨?”王刚看着女儿:“现在爸爸累了,要睡觉了。”

  “爸爸…”过了会儿王雨抬起头,看着王刚,结结巴巴的说:“那个,那个,明天就晚了…”

  “什么明天就晚了小雨?”王刚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到底要跟爸爸说什么呀小雨?”

  王雨低下头,呆了一会儿,说:“爸爸,把你安眠药给我两片吧。嗯,那份药劲儿大的。”

  “嗯?”王刚愣了一下:“你年纪轻轻吃那个干什么?”

  “…嗯,最近老睡不好。”

  “那也不用两片啊?伤身的小雨…”

  王雨接了两片药,转身静静的出了门。

  王刚在后面叮嘱说:“小雨,记得一次只能吃一片的啊,多了会伤身的!”

  见那屋灯熄了,王刚等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悄声来到女儿门前。

  王刚在门前站了半天,想着屋里另有一个女孩,心里总是有些忐忑,终于咬了咬轻轻推女儿的房门。

  “咦!”王刚愣了一下――门没推开。王刚轻哼着“不会啊”,又推了几次,终于在“邦”的一声过后,门给推开了。

  王刚进屋一看,见一根木棍倒在地上,应该是拖把杆,愣了一下,想着可能是吴小月顶在门上的吧。

  屋里两张床,一张是小女儿以前睡的,这时,上面正睡着吴小月。

  这天,女儿跟第一次一样,当他脱她内裤的时候,又伸手死抓着不让他脱,王刚出了一身汗最终还是把它给脱了下去。

  这天,由于房间里另有一个花季少女,王刚鸡巴硬的更是厉害。女儿闭着嘴,很不寻常的始终不吭一声。

  王刚正并着女儿两条大腿,浑身是汗的喘着粗气磨着逼,这时忽听“啊!!”的一声尖叫!

  王刚这时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转过身,挺着湿淋淋的鸡巴与对面床上的女孩对视起来。

  吴小月双手紧紧捂着小嘴,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盯着他胯下丑陋的大物良久,又看了眼仍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王雨,颤抖着,嘴一张,又“啊!!”的连声尖叫起来。

  王刚挺着鸡巴扑了上去,去捂她的嘴,急急的说:“不是你想的小月,真不是!”

  这时吴小月斜眼看着他的鸡巴,愣了一会儿,然后,又尖叫起来,声音更是直冲云霄!

  王刚正手忙脚乱的捂着女孩的嘴,这时,女儿腾的从床上跃了下来,帮他把女孩的小嘴彻底捂上,说:“小月!你别喊了!你听我解释!!”

  吴小月终于冷静了下来,眼睁的滚圆,一会儿看看王雨,一会儿又看看王刚,忽的扫过男人的下胯,见那丑丑的东西仍是恬不知耻的高挺着,努力张口又要喊。

  “爸!”王雨看着他:“你先出去!”

  王刚耷拉着脑袋拿着内裤从女儿屋走了出去,坐在自己屋床上,听着女儿屋里隐约的说话声。

  过了近一小时,那边终于再没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女儿敲门走了进来,走到他面前,小手不停拉着自己的衣襟,脸红红的看着地面。

  王刚也低着头不敢看女儿。

  过了半晌,王雨轻轻说:“爸…其实…嗯…你那药,嗯那‘迷奸专用’…的…‘少女之吻’不好用的…”

  王刚像给人闷一大棒,过了半晌,大瞪着眼抬起头看女儿。

  王雨仍是低着头,说:“嗯,那名字…有天我出去送垃圾,嗯,看到垃圾袋里那包装了…”

  过了会儿王雨又轻声说:“爸…你那安眠药好像也不好用…嗯,睡前,那两片我都化在水里骗小月喝了…”

  王刚呆呆的看着女儿,颤着声音问:“小,小雨,你,你都知道了?你…你一直是醒着的?”

  王雨仍是低头拉着自己的衣襟,垂的更低:“门今天其实我也顶上了,我…我以为顶得已经很死了…”

  屋里静静的,父女两人仍都低着头,谁也不看谁。

  王雨又说:“爸,我已经跟小月解释清楚了,说,嗯…说你并没对我做什么…她说,嗯,小月说她这次先饶了你…”

  “她信你说的?”王刚有些疑惑的问。

  王雨脸更是红:“小月看了我的…嗯我的处女膜。小月说,那样,嗯,那样只是磨也不行…说如果你以后再敢磨我的…再敢动我的话,她就去告诉姥爷,去报警…我求她了,她说暂时不说,但,但以后会定期检查我的,我的处女膜…”

  -

  王刚几乎一宿没睡,到天亮的时候朦朦胧胧刚睡着,忽的门外敲门声大作,吓得他一个高从床上跳了起来,哆嗦着,大瞪着眼看着门口,像是那边门随时会给撞开,冲进来一只猛兽。

  “你给我听好了臭流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还她妈大学教授呢!以前真是看错你了,还以为你跟我爸不一样,没想比我爸还不如!我爸至少不打自己闺女的主意!!”

  外面不是猛兽,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听她顿了顿接着又狠声大喊着:“姓王的!你个王八蛋,你听好了!!你给我小心点!别欺负小雨老实!!再欺负小雨的话,我就跟我姨说,让她找人阉了你!!!”

  女孩已走了很久,王刚仍瘫软在床上,不停的摸着脸上的冷汗,喃喃说:“还好,还好…还好不是警察…”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