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7, 2015

清纯女教师与“贵族冷血王子”的情欲纠缠 (二)

25岁的英文女教师秦勤是否可以摆脱拥有“贵族冷血王子”称号的17岁男生袁子轩的肆意蹂躏呢?



一声呵斥让袁子轩从秦勤的身上不情愿地爬了起来。



“子轩,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秦勤老师呢!”袁子韩气愤地握紧了拳头,俊美的脸庞冒出了一股杀气。



“哈哈,难道哥哥心疼了吗?”



“你快把秦勤老师放开。”



“凭什么?是她自愿来这里的。不信你问她。”说完很挑逗地看着秦勤。



秦勤不想这样暴露在袁子韩面前,扭过头,不住地抽泣着。



“老师,你不要哭,回答我!”袁子轩用冷酷又不耐烦的口吻说。



“我…我只想….好好在学校教书。”



袁子韩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一个健步走到床边,把衣服盖在了秦勤娇小的身躯上。



“哥,你这是做什么?她是我今天带回来的女人。我怎样对她,应该和你无关吧。”



“你玩别的女人我不管,但她你不可以碰。”



“为什么?难道你看上她了?”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她是你的老师。”



“老师又如何?在我眼中只分男女,不管其他。”



袁子韩不想再这样与恶魔纠缠下去,自己动手准备解开铁链。正在秦勤觉得有了一线希望之际,袁子轩突然一拳打到袁子韩的脸上,顿时一股暗红从他的鼻子里流了出来。



“你闹够了没有?!我今天绝不会让你得逞。”



“哥,难道你忘了曾经的许诺吗?”



恶魔的话一出口,袁子韩一下便呆住了。秦勤不知道那个许诺是什么,但她只希望袁子韩不要停止解救自己。挣扎着从嗓子里挤出了几个字:



“子韩,请救我。”



“子轩,如果你今天可以放过她,我会把父亲赠送的20%的转到你的名下。”



“这算什么?我不会收你的股份。因为我不想放人。收走你的衣服,滚出这里。”



秦勤从袁子韩的眼里看到了一抹忧伤和无奈。门“哐”的一声关上了,她知道今晚自己将葬送在恶魔的手里。



“宝贝,他袁子韩没法和我争的。这回没有人再打扰我们了,让我们好好开始。”



袁子轩点燃了一根红烛,尽情地把滚烫的辣油滴落到两粒粉红的樱桃上。



“啊,不要啊,好痛…..不要。”秦勤粉嫩的樱桃怎么经得起这般折磨,使劲咬着自己的嘴唇,豆大的汗珠从她的头上流下。



“是不是很过瘾啊老师。上边吃饱了,我现在要照顾照顾下边呢。”



袁子轩无情地看着蜡油滴落到秦勤凸起的小豆豆上,随之而来的是秦勤凄惨的惊叫。



“啊…啊…好痛…啊….”



袁子韩坐在门外,听着屋内一阵阵地惨叫和冷漠的笑声,好想冲进屋内保护那个女孩。但曾经的诺言震慑着他,让他无能为力。这也许就是对年少轻狂时犯下错误的一个报应吧。
部分內容已經隱藏,請按「繼續閱讀」來繼續瀏覽



清理完蜡油,袁子轩褪去了底裤,两腿中间的巨物已经迫不及待了。秦勤看到那个和自己胳膊差不多粗的丑陋家伙,倒吸了一口气。



“宝贝,今天本少爷就让你从女孩变女人哦。刚开始有一点疼,但忍一忍就会过去了。”



虽然花蕊已经湿润,但袁子轩试了几次却还是只能插进去半寸。



“这里竟然这么紧,连一根手指都很难放入呢。”



袁子轩调整了下铁链,让秦勤的双腿打开得更大些,又涂了些润滑剂在上面。双手拨开花蕊,腰身猛得一挺,硕大的巨物插入了一半,冲破了那层膜。



“啊….”秦勤感觉下身像插入了一根烧红的铁棍,把自己的身体生生地撕裂开。双手紧紧攥着雪白的床单,丰满白皙的双乳向上挺。修长的双手使劲推着袁子轩突出的胸肌。



这一声惨叫回荡在空空的走廊里,让门外的袁子韩双手抱住了头。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好痛….你快出去…我不要啊。”



秦勤哪里可以推得动袁子轩呢?她的挣扎换来的只是更激烈的活塞运动。袁子轩背部的肌肉随着抽插运动而更加凸显。



“秦勤老师,再忍一会儿,我会让你得到天堂般的体验。”



秦勤任由眼前这个俊美得有些妖气的男孩吸允、啃咬着自己雪白饱满的乳房,在自己的身体内释放着最原始的冲动。疼痛慢慢淡化,随之而来的竟然是一种渴望。每一次的抽动竟然让秦勤感到下体内不断地跳动,花蕊的内壁犹如蔓藤一样把抽送进来的巨物包裹得严严实实。



“哦…嗯…我快不行了….哦…”



以袁子轩多年来玩女人的经验,他当然可以感受得到秦勤已经进入了高潮前的阶段。冷酷的脸上闪现过了一丝得意的微笑。忽然间,他抽离了巨物,停止了运动。在嘴巴俯在秦勤的耳边轻柔地说:



“现在感觉怎么样呢?”



秦勤好像从天空一下摔到了地上,那种下体的空虚仿佛突然间从婴儿嘴里抽离了奶嘴,感觉无依无靠。花蕊还在有规律地跳动着,一张一合地寻找着能够充实的物体。秦勤早已忘记了被学生强占的耻辱感,微张开双眼,红着一张美若桃花的小脸,望着眼前拥有着天使般年轻俊朗的面容。



只这一样,让袁子轩无法再控制自己,一挺身,将胯间的巨物全部送到花蕊中,直抵温暖的子宫。



“啊……哦…..”



秦勤抬起腰部,迎合着袁子轩的动作,希望每一次抽送都可以碰到自己的子宫。这种痛与快乐的交错,让秦勤处于一种极其迷离和兴奋的状态。两粒粉红樱桃早已硬得凸起来,下身更是肆无忌怠的泛滥着。



“宝贝,喜不喜欢天堂的感觉?我很喜欢你仅仅包裹我的感觉。”



“哦….我快不行了,好奇怪的感觉….救我….恩…..”



袁子轩看着身下妩媚动人又有些羞涩的女孩甚是得意。阅女人无数的他从没有感觉到这么美妙花蕊和动听的呻吟声。如果说女孩因为他的抽动而得到快感,那不如说他早已在见到女孩撞到袁子韩怀里时便有了蠢蠢欲动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恨不能立刻将女孩搂入怀中,占为己有。



解开铁链,把秦勤翻了个身,从她身后长驱直入。湿漉漉的粉嫩花蕊和小巧的菊洞尽显在袁子轩的眼前。让他要将最后的冲刺用这种野兽般交配的姿势而完成。一只手揉捏着乳房,另一只手不停地转动着花蕊上方的小小凸起。



“啊….哦……”秦勤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



袁子轩加快了抽插,在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腰间直冲花蕊时,他狠狠咬住了秦勤的后肩。这股暖流直冲秦勤的子宫。



“啊….”随着一声呻吟,秦勤昏倒在了床上。这种美妙感觉让她筋疲力尽。



抽出了巨物,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流出了红肿的花蕊上。云雨过后的秦勤是那般的妩媚,这和平日里的她是那样的截然不同。



“好个不可思议的女孩。我要好好开发她的潜质。”袁子轩冷笑着,“在享受的同时,又可以报复哥哥,实在是两全其美的事。”



他抱起秦勤,放在加入了玫瑰精油的温水中,他要把他泄欲的宝贝洗洗干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