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7, 2015

清纯女教师与“贵族冷血王子”的情欲纠缠 (一)

        清纯女教师与“贵族冷血王子”的情欲纠缠

                (一)

  早上6点,秦勤被闹铃声准时叫醒。打开窗帘,一缕柔和的阳光透进来,照
在她美白如凝脂的皮肤上,感觉甚是温暖。

  对秦勤来说,今天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因为她将走入名闻遐迩的贵族众德高
中,成为众多老师中的一员。这不仅仅是对她十几年来努力学习的一种肯定,并
可以给并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一份固定收入。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
又因为过度悲伤而害瞎了眼睛。秦勤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用幼小的肩膀扛起了
这个家。但这些艰难并没有阻止她成为优秀的学生。

  打开小衣橱,从并不多的衣服中选出了一身自己最喜欢的衣服:铅笔牛仔裤
和白色手绣纯棉小衫。略施粉黛的小脸配上清爽的马尾辫,让她看上去不过也就
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啊!”

  秦勤只想快点找到办公室,没想到在回廊的拐角处撞到了别人怀里。抬头一
看,是一位28岁左右清秀俊朗的男人。秦勤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很不好意思地
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哦,我不是有意的。”

  男人看着眼前一脸通红的女孩,微笑地说:

  “没关系,今天是周一,大家看样都很忙。你是新生吗?我倒不介意帮你找
到教室。”

  “谢谢你。”秦勤挽了挽头发,“恩,我是新入校的英语老师,名叫秦勤。”
说完不好意思地伸出了右手。

  男人也立刻伸出了右手,握住了眼前如莲藕般修长的手。

  “我是袁子韩。很高兴认识你。你的办公室应该是在二楼靠西边窗子的那间。
希望你喜欢学校里的一切,有个良好的开端。”

  说完他优雅地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高大有型的背影和温和的一只大手让秦勤
一时抽不回思绪。

    ***   ***   ***   ***   ***

  通过袁子韩的指引,秦勤很快在偌大的学校里找到了办公室。刚进门,一位
大约40岁身着考究套装的中年女子满面微笑地朝自己走来。她正是给自己面试
的其中一名考官 -朱笑薇。

  “秦勤老师!欢迎来到众德学校。我刚刚接到的通知,校方让你接手高一6
班的班主任兼英文老师。”

  秦勤感到很吃惊也很意外。

  “我可以吗?”

  “我们在面试的时候一致认为你有这个潜力。高一6班是个比价特殊的班级,
虽然人数不多,但每个人都是有很大背景的。安排一位新来众德的老师也不是没
有道理的。这样才会在教学中一视同仁,不偏不倚。”

  “朱老师,那我就试一试吧。以后还得靠您多多关照。”

  既然学校做了这样的安排,那也只有试试看喽。

  秦勤是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中走上讲台,脸红得像个苹果。深呼了一口气,说
到:

  “大家好,我是秦勤,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兼因为教师。希望以后可以让大家
在愉快的氛围中学到知识。”

  秦勤友好的讲话和惊艳的外表一时间所吸引了全班20名同学,大家都热烈
地鼓掌予以肯定。但秦勤也注意到,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上,一名男孩趴在桌
子上,环拢的双臂遮盖住了大半张脸,只有一双冷冰冰的眼睛透过黑色的头发看
向她。顿时间,秦勤感觉有一股韩流瞬间注入了身体里。但作为老师的职责,秦
勤还是在放学后走到这名男孩身边。

  “喂,你不舒服吗?是不是病了?”

  男孩扬起了一张世间少有的俊冷得的脸庞,让秦勤的心跳仿佛停止了。男孩
没有说什么,还是用那双冷冰冰的眼睛盯着她。秦勤吞了口口水,继续说:

  “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明天可以在家休息哦。如果没什么事情,那我先走
了。”

  秦勤恨不得赶紧从这个男孩眼前逃脱。但就在转身的一刹那,自己的手被一
股巨大的力量拽住,往后退了两步,坐在了男孩的大腿上。

  “啊,你这是干什么?”秦勤的双颊因窘迫和挣扎变得通红。

  男孩左手搂着她的细腰,右手捏着她的下颌,慢慢地把脸凑了过来。

  秦勤在男孩的怀里就像是一只弱小的兔子,不住地发抖。眼看男孩性感饱满
的双唇快要碰到秦勤的双唇时,秦勤立刻大叫起来:

  “来人呀,救救我。”

  “不用叫了,同学和老师都走光了。”

  富有磁性的声音让秦勤停止了叫嚷。但也就在那一刻,男孩霸道地索取着秦
勤的香吻。

  “唔……唔……嗯……”

  秦勤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弄得浑身无力,两行委屈的泪水顺着滚烫的两颊流
到了两人的嘴里。男孩在尝到了那苦涩的泪水后,变得更加疯狂,不断地吸允着
秦勤的双唇和柔软的舌头。

  秦勤被男孩的双手擒住不得动弹,只能任由他的摆布。想不到自己珍藏了2
5年的初吻竟然被一个还不知道姓名的男孩夺去。除了流泪,她还能怎样呢?

  “这样子就哭了,那以后有你好看。”说完男孩的嘴角显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秦勤一脸恐惧地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天使面容魔鬼内心的怪物,脑子一片空白。

  “放开我,我要回家。”

  秦勤突然想起自己还在男孩怀中。

  “你当然要回家。”说完男孩一把将秦勤扛在了肩上,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学
校贵宾地下停车场,将秦勤塞进了自己价格不菲的黑色跑车中。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要回家,请让我下车。”秦勤略带哭腔的祈求又一次
刺激了男孩的肾上腺。他在车里又一次占有了她已被索取得有些红肿的性感小嘴
上。

  “你要听话哦。要不然我会向校方告你引诱学生。”

  “你……”秦勤简直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话,“你很卑鄙你知道吗?你竟然敢
对你的老师这样做,太不要脸了。”

  “那谁要老师的外表那么诱惑人呢?你不应该成为一名老师的。没看到今天
全班的男同学都很兴奋吗?”

  “你……”秦勤已经被眼前的恶魔气得说不出一句话。

  跑车载着秦勤飞快地向郊外的一片富人区开去。一路上秦勤没有再敢看坐在
旁边的恶魔。

  “下车吧,美女老师。”

  秦勤被眼前奢侈的别墅和里面价值连城的家具和摆设所惊呆。想不到富人的
日子真的是奢华呀。站在偌大的大厅中,自己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她不禁地用双
臂抱紧了自己的身子。

  “二少爷回来啦!”

  一位一脸慈祥的老人和恶魔打着招呼。

  “嗯,回来了。吴妈,帮我向厨房要两份芝士焗野菇和三分熟的牛排,然后
送到我的卧室外。”

  “是的,二少爷。”

  老人向秦勤微笑地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跟我走。”

  “去哪里?”

  “你说呢?”

  “我要回家,求求你,让我走吧。”

  “不用惦记你母亲,我已经吩咐下人去照顾她了。”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家庭住址的?”

  “我还知道你25岁,毕业于有名的育知大学,英语教育专业。”

  秦勤不知到自己今天究竟碰上这到底是个人还是个恶魔。虽然明知道他放自
己走的希望不多,但还是试着用最后的一线希望。

  “只要你让我走,我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别人。”

  “你以为我怕你告诉别人吗?只怕别人不会信你所说的一切,而且还会把你
从学校开除。如果你被众德开除了,想必很难在教育界混饭吃了。没有了稳定的
工作,你拿什么养家呢?”

  秦勤被他说得沿口无言。是呀,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份工作,母亲还等着自己
的薪水养活。

  “那你想怎样?”

  恶魔看秦勤不再讨价还价,露出了诱人的微笑:

  “其实很简单,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就可以啦。”

  “好吧。我听你的。”秦勤不甘心地小声回复着。

  当两个人刚要转身上楼,只听吴妈说:

  “大少爷回来啦。吃饭了没有。”

  “哦,不劳烦吴妈了,我在外边吃了些。恩,家里有客人吗?”

  想必是大少爷看到了秦勤的背影。

  “是呀,二少爷领回来一位女孩。”

  吴妈说完就下去了。

  “怎么是你,秦勤?”袁子韩的出现着实让秦勤一惊,难道他和恶魔是兄弟?

  “我……”秦勤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

  “哥,秦勤老师以后就住在这里,方便给我补课。”说完那可以杀人的眼神
看了看秦勤。

  “哦,对,我有义务给学生补课的。”

  既然是补课,袁子韩也不好说什么,但他还是觉得秦勤可怜的眼神中好像有
什么不对。

  “哥,你要没什么事,我们先上楼了。”

  “不要让秦勤老师太劳累,补课也需要循序渐进。”

  不等他把话说完,恶魔和秦勤已经转身离开了。

  “这是我的卧室,在这里你要什么都听我的。”

  恶魔看了眼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的秦勤,显出些不耐烦。

  “走过来。”

  “再走进些。”

  他忽然把秦勤拉了过来,按到了床上。

  “不要,我求求你。”

  秦勤豆大的泪珠瞬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她可以感觉到接下来的将会是什么。

  “我说过你要乖乖听话。不要让本少爷再次重复。”

  “只要你绕了我,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说完,不知恶魔从那里取出了一把剪刀。

  “再不老实,剪到你我可不负责。”

  在明晃晃的剪刀前,秦勤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瞬时间,她最心爱的牛仔裤和白色小衫就被剪成了碎片。

  “咔,咔!”

  还没等秦勤反应过来,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已经被雕花铁链成大字固定在了硕
大的床上。

  此时的恶魔只是以一条平角裤站在秦勤眼前。矫健有型的高大身材和大腿中
间凸起的部分,让秦勤把脸扭向了一边。

  恶魔府在秦勤身上,开始用嘴从她的脸上慢慢向下吻去。每一处吻到的地方,
都让秦勤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秦勤的脸已经烫得不能再烫,感觉自己像在噩梦中,
昏昏沉沉,惊恐但缺没有力气反抗。

  恶魔把白色带蕾丝花边的胸罩推到了一对丰满坚挺的乳房上面。

  “啊,不要。”

  秦勤的身体里像有电流穿过一样,因为恶魔正中舌尖舔舐着红樱桃般的乳头。

  “等一会儿让你爽到死。”

  “啊,好痛。不要啊。”

  恶魔用牙齿轻轻地咬着红樱桃,还往上拽。另一只手顺着平滑的小腹钻到了
内裤里面。

  “还说不要,看你这里已经洪水泛滥了。你真是敏感啊。”

  秦勤除了流泪,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大腿打得那么开,很方便恶魔继续折
磨自己。

  “不要啊,我求求你。我好难受,你让我走吧。”

  秦勤忍不住大哭大叫着,她不想自己就这样被恶魔奸污。

  “你叫的声音好好听,我现在可以欲望大增。对不起秦勤老师,你让我很受
不了哦。自从今早看到你,我双腿间的东西就没有软下去。”

  剪刀又将内裤和胸罩剪成了碎片。

  此时的秦勤已经哭得快要昏过去了。

  “老师的身体好漂亮哦。我玩过的女生也有几百个了吧,可老师的身体竟然
这么诱人,真是极品呢。”

  袁子轩把头埋在秦勤的双腿间,只轻轻把秦勤的双腿往旁边一撑,女孩的私
密处就已经一览无余了。犹如小女孩般的粉嫩,让恶魔伸出了舌头,在那里舔弄
起来。

  “哦,不要,不要。那里很丑,很脏,不要碰它。”

  秦勤带着哭腔弱弱地说。

  “这里是通往神秘花园的必经之路呀老师。这里好美。难道你从来没有看过
自己的下身吗?你已经很湿润了,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让你享受到这世间最
美好的东西了。”

  袁子轩拨开两片粉嫩,看到的是一层膜。他很难相信这样一位绝世美女竟然
还是处女。从他十三、四岁以来玩过的处女也不在少数,但秦勤绝对是处女中的
极品。

  他的中指缓缓揉弄着粉嫩中间的那个凸起的小豆豆,这种刺激让秦勤左右摇
动着身子。

  “嗯……好难受……嗯……不要再继续了,啊……”

  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秦勤的蜜洞中流出,她竟然这样达到了高潮。毕竟还是
处女,禁不起这样一个小小的刺激。

  袁子轩贪婪地吸允着那些散发着乳香的蜜液,并用舌头刺激着里面的那层膜。

  “啊……啊……不要……不要……”

  秦勤被袁子轩摆弄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身体里最原始的欲望在一点点地
燃烧。她不愿意在一个比自己小很多岁的学生面前被这种欲望出卖,但她的身体
确实在不断地沦陷。

  袁子轩又把雕花铁链提高了些,这样秦勤的私密处更是一览无余。他拿过来
一个羽毛刷,轻轻地在粉嫩出刷来刷去。这种若即若无的刺激,把秦勤推向了另
一个高潮。她感到下身里的空虚,并期望被一个滚烫的东西填满。天啊,她这是
怎么了。怎么可以有这种下流的想法。但肉体上的折磨已经快把她逼疯了。她咬
着牙,希望身体里的欲望可以被浇灭。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行了。”

  “老师哪里不行了?是不是想要了?求我呀,求我给你。”

  “子轩,你在做什么?”一声呵斥,让床上的两人都扭头向门口看去。原来
是袁子韩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