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15

【欲望爱母】(第二十五章 勤勤子精 游游母阴 上)

   二十五章(上)

  苏妍坐在讲台上,抬头看了看正在答题的学生并无作弊,嘴角不由地微微一
翘。她教的这个班是全校唯一的模范班,无论学习还是纪律在学校都名列第一。
相比家中的那个小毛猴,苏妍花在学生的心思还要少不少。

  想到儿子,苏妍温柔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痴了。这几天忙着做学期总结和期末
监考,没让儿子在她身上逞能,这会肯定又跑去和丽娜胡天海地去了。昨晚在写
期末总结时,站在背后的儿子一点都不老实。两只大手握住她的乳房,不停地揉
搓捏弄,嘴唇还不停在脖颈上留下痕迹。幸好苏妍把持住底线,不然昨晚非给儿
子吃了不可。虽然没给儿子吃得一干二净,但儿子挑逗抚摸的效果却一点都不差,
不但害得她情欲高涨,淫水汪汪,更害得她的期末总结连连出错。最后还是她强
忍住欲望把儿子赶出房门,才最终把期末总结写完。想到那份有失平时水准的总
结,苏妍白玉般的俏脸不由一红。

  自从和儿子发生关系以来,苏妍整个人整颗心都挂在儿子身上。无论身在何
处,做什么事,首先想到的是儿子。即使再忙,有一丝的空暇,她的脑海都会浮
现儿子的身影。有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时,总喜欢回想和儿子相处的点点滴滴。
想到儿子深情的目光,温柔的抚摸和熟练挑情的唇吻,再有儿子那硕大霸气的阳
物,她的目光更是痴迷。想到和儿子如今的关系,苏妍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开始
俩人只是有着玩笑般的暧昧,最后竟然发展成正真意义的情人和性伴侣。虽然很
是荒唐,但是细细梳理下来,似乎又顺理成章。在儿子的柔情蜜意和关系呵护下,
没几个女人能挡得住他的攻势。她曾筑起抗拒的高墙,但在儿子强大感情攻势下,
抗拒的高墙很快就坍塌了。特别是儿子舍命相救的那一次,苏妍觉得再不好好珍
惜儿子的爱,真的有可能造成一声的遗憾。既然丈夫不在乎自己,自己又何必在
乎丈夫,干嘛不去在乎在乎自己的儿子,苏妍如此想过。

  对于和儿子发生的一切,苏妍曾经后悔过。但和儿子发生关系后,她就不再
后悔。一个为了保护自己连生命都可以舍弃的男人为何不好好珍惜,就算他是自
己的儿子,那又怎样?如果以前有哪个男人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即使对他没有感
情,苏妍也会考虑向他投怀送抱。可这个世界除了儿子,再没有这样的男人。成
为儿子的女人的那一瞬间,苏妍除了兴奋激动外,更多的是安然。也许是一种解
脱,但更多的是找到心的港湾。所以她不后悔,她愿为儿子付出一切,即使儿子
让她做出想着就脸红的事情,她都毫不犹豫地配合儿子,迎合儿子的欢心。

  爱就是那样,有付出才有回报。虽然儿子还有其它女人,她也曾吃过不少的
醋,但想到儿子对的真心和儿子以后的人生,她慢慢地接受了。想到以后可能和
儿子媳妇三人同床事,腿间又有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苏老师,您能过来一下吗?」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抬头看见一个女生举
着小手提问。苏妍心慌意乱地整理好情绪,抬脚慢步朝学生走去。

  「这个问题是,你对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有什么看法。印地不太清楚,就这个
意思。」苏妍弯腰低头细声地为女生解释着,浑圆性感的翘臀在教室绘出一幅写
意般的画面,引来无数男生目光的浏览欣赏。

  「乐乐,你这话什么意思?」本来本男人搞得四肢发软,两腿张开的丽娜不
顾私处淫业液横流,一下坐了起来。

  「娜娜,我这几天要和我妈去我外婆那,所以不能陪你。」沈乐乐龙精虎猛
地坐在女友身旁,笑着对女友解释着说。

  「哼,我看去你外婆家是假的,和你妈出去玩才是真吧?」丽娜不乐意地哼
了一句,吃醋地问着男友。说完才觉得阴唇有些火辣,不由皱了皱眉头。连着被
男友搞了几天,身体真的有些吃不消。不知苏阿姨怎么挨得过来,可能年纪大的
女人承受力比较强吧。她刚吃完男友母亲的醋,竟然又想到男友母亲身上去了,
不禁觉得有些荒谬。

  「我的小醋坛子,我真的是和我妈去我外婆家。老公这几天陪也陪了你,喂
也喂了你,就别吃醋了,好不?」沈乐乐见女友吃醋,一把搂过女友,两手握着
女友的玉乳柔声地哄道。

  「那你实话告诉我,真的去外婆家吗?」见男友柔声哄着自己,丽娜不由有
些心软,委屈地看着男友问道。想到之前答应接受男友和他母亲的关系的事情,
觉得又是有些好笑。既然连这种荒唐之事都接受了,还有什么好吃醋的。男友去
不去他外婆家,该和他妈干嘛还是会干嘛,她也阻止不了。想到这些,心中的那
点醋意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真的哦,小妖精。回来好好陪你好不好?」沈乐乐见女友语气一变,醋意
大减,不由开心地在女友脸上波了一下,然后做出许诺。

  「那去玩几天吗?」在男友的柔情面前,丽娜总是抵挡不住,语气完全软了
下来。还不是因为太爱男友,要不怎么会接受他们母子俩的荒唐之事。

  「一个星期左右,乖乖等我回来。」沈乐乐又亲了女友一下,把女友紧紧地
搂在怀里。想到一个礼拜见不到女友,他有些不舍。但想到和母亲的温泉旅游,
心神驰往。

  「那你要经常想我,打电话给我。」丽娜如小孩子般在男友怀里,撒着娇。

  「会的啦,到时候老公天天想你,天天打电话给你。」沈乐乐好气又好笑地
刮了下女友白挺的鼻梁,笑着答应。

  「还有,别太……太那个。」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事,丽娜突然抬头望着男友
说道,话没说完就羞得满脸红霞。

  「哪个,别太哪个?小妖精。」沈乐乐听女友这么说不禁大笑。他知道女友
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故意问道。

  「就是,就是别和你妈……做……做太多。」刚才话刚出口,丽娜就后悔了,
怎么能提这么羞人的要求。没想男友还故意问她,笑话她。话一说完就整个人趴
在男友身上,再也不敢抬头见男友。

  「小妖精,这几天把你喂那么饱,还吃妈妈的醋啊,看我怎么收拾你。」女
友那满脸羞红,欲言又止的娇羞模样,真让他又疼又爱。一招饿狼扑羊,又将女
友压在身下。刚才还半软的阴茎又硬挺挺的抵在女友阴道口上,作势要插进去。

  「啊……别啊……啊,老公饶了我吧。」男友坚硬的肉棒一碰到阴部,丽娜
就吓得哇哇大叫,赶紧向男友求饶。刚才连来了三次高潮,差点爽地晕了过去。
如果再来一次,丽娜都怀疑自己会休克。

  「那还吃不吃妈妈的醋?」

  「不吃了,不吃了。老公就饶老婆一次吧!」在大灰狼面前,小白兔唯一自
保的办法就是装可怜卖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上,饶你一次。下次再犯,定然把你吃得一干二净。
哼!」沈乐乐恶狠狠地哼了一句,把身下的小白羊吓得直哆嗦。灰太狼看着心中
不忍,松开爪子放了小绵羊。

  「谢谢老公大人。」见男友变回喜羊羊,丽娜乖巧地娇嗔了一声,翻身整个
人缠在男友身上。想到好几天见不到男友,心里十分难受,晶莹的泪水一下就从
眼角滑落下来。

  「怎么了,老婆?」沈乐乐正陶醉在刚才的角色扮演中,突然感到脸上一丝
冰凉,发现女友在流泪。

  「没事,想到好几天不见你,一时难过而已。」丽娜红着眼角,擦着眼泪说。

  「傻老婆,老公几天就回来。我不在,你刚好能陪你妈妈,不也很好吗?」

  「妈妈这几天也要出去开会,只有我一个人在家。」说着说着,丽娜伤心地
想哭起来。

  「乖,别哭。老公很快就回来,你这几天无聊就去找同学玩。」沈乐乐想到
女友这几天一个人在家,不免有些孤单。心生怜爱拍了拍女友的美背。

  沈乐乐回到家时已经快四点多,母亲还没回来。今天是母亲学校这个学期的
最后一天,母亲肯定很忙。所以沈乐乐没有打电话问母亲什么时候回来。一个人
无聊地看了会电视,想到明天的蜜月之旅,心中又是一阵激动。

  蜜月旅行的所需物品,该准备好的东西他都准备好,不该准备的东西他也准
备好,确保让这次蜜月旅行留下此生难忘的记忆。沈乐乐又把物品重新检查了一
遍,看到母亲小背包里面的那些情趣内衣和性感丝袜时,旌战了一个下午的肉棒
又翘首抬头。想到母亲在他身下婉转娇啼,沈乐乐更是兴奋不已。

  「说不定今晚还能和母亲大战三百回合!」沈乐乐暗自想到。前几天母亲忙
着备考写学期总结,今天所有的工作都结束了,今晚该没有什么借口了吧?

  这时墙上的挂钟响了五下,母亲就发来信息说要晚点就回来。想到晚饭,沈
乐乐赶紧把东西放好,一头钻进厨房。这几天母亲去上班,都是他在家做好饭等
母亲回来,十足的好孩子。为了母亲今晚的丰盛大餐,沈乐乐也为母亲准备一桌
丰盛大餐。

  沈乐乐忙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一桌美味佳肴刚刚端上餐桌时,大厅传来母亲
高跟鞋的声音。

  「妈妈,你回来啦?」沈乐乐走到客厅,边走边用纸巾把手中的油迹擦干净,
伸手接过母亲的挎包。

  「回来,做什么好吃的那么香?」苏研无论再苦再累,只要回家看到儿子,
她的脸上总是充满了幸福的笑容。有什么比一个关心自己,体贴自己的男人更重
要的呢。更何况这个男人是自己心爱的儿子。

  「妈妈,你等会就知道。」沈乐乐边说边蹲下来,扶着母亲的秀腿帮母亲脱
掉高跟鞋。

  「妈妈自己来,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老帮妈妈脱鞋子的。」苏研见儿子又要
帮她脱鞋子,连忙制止。这几天回来,儿子都要帮她拖鞋。虽然她很开心幸福,
但是一个大男人老帮女人脱鞋不是件什么光彩的事。

  「妈妈,我连内裤都经常帮你脱呢,何况是脱鞋。」沈乐乐轻柔地帮母亲脱
掉高跟鞋,摆正。然后笑呵呵地站起来搂着母亲柔软的腰肢打趣着说。

  「小色鬼,跟妈妈说话没点正经样。」苏研被儿子说的俏脸晕红。大羞之下
娇嗔了一句,芊芊五指就落在儿子的额头上。

  「妈妈,那你说是不是嘛?」沈乐乐搂着母亲坐在沙发上,深情地看着眼前
的母妻。

  「才不是呢。」苏研见儿子越说越露骨,芳心秀不可耐。刚才还外面还是为
人师表,端庄贤淑,才一进门就成了淫娃荡妇。这让苏研有些转换不过来。

  「妈妈说不是就不是,那我今晚可以帮妈妈脱一次吗?」沈乐乐说着轻柔地
帮母亲按着脚丫。

  「想得美,表现不好连房间都不要进。」苏研美眸一挑,笑意盈盈地看着儿
子。一阵酥麻的感觉从脚底传来,站了一天的脚跟终于舒服了些。

  「那如果表现地好,那是不是可以……」沈乐乐边揉捏母亲的小脚,边坏笑
地看着俏脸含春的母亲。

  「到时再说,先把妈揉舒服了。」

  「妈妈,儿子现在把你弄舒服,晚上你要把我弄舒服才行。嘿嘿!」沈乐乐
嘴里说着,手里也没停下,一张大嘴不停地凑到母亲红唇上揩油。

  「想得美,现在你把妈妈喂饱再说!」苏研边躲闪着儿子的嘴巴,边要站起
来。儿子越说越不要不知羞躁,羞得她玉靥霞烧,春心荡漾。

  「妈妈,真的?」沈乐乐兴奋地抱着母亲问道。

  「小色狼,想到哪里去了,妈妈肚子饿了。」苏研真是又羞又好笑,连着敲
了儿子几个爆栗。

  「我还以为妈妈这里饿呢!原来不是。」沈乐乐心里略有失望,可怜巴巴地
自言自语。

  「小坏蛋,不吃饱饭,等会哪有力气……」看着儿子失望的样子,苏研不禁
有些难受。反正学校的事情已经忙,这个暑假所有的时间都是属于儿子的。既然
无论自己愿意不愿意,儿子今晚都会来纠缠自己,何不大大方方得说出来,况且
她也想要儿子的安慰。

  「真的?」

  「还不一起吃饭,等会妈妈可要改变主意了哦!」

  「妈妈,先喝碗木瓜鲫鱼烫。」沈乐乐盛好一碗端到母亲面前,坐在母亲旁
边殷勤地讨好母亲道。

  「木瓜鲫鱼烫?」苏研有些惊讶地看着碗里的浓汤,疑惑地看着儿子问。

  「嗯,这烫煲了差不多一小时呢,妈妈你可要多喝点。」沈乐乐边说边舀了
一汤匙浓汤放在嘴边吹了几下,然后送到妈妈的嘴里。

  「好喝吗?妈妈。」

  「嗯,好喝。乐儿,怎么煲木瓜鲫鱼给妈妈喝了?」烫甜,人更甜。儿子如
此贴心疼人,苏研心里像喝了蜜似得。

  「妈妈你那么辛苦,应该喝点汤滋补下。来再喝一口,好妈妈。」沈乐乐又
舀了一汤匙吹冷送到母亲嘴里。

  「傻孩子,有你那么疼妈妈,妈妈觉得一点都不辛苦。」苏研感动地扭头就
亲了一下儿子。虽然和儿子恩爱亲密过多次,但儿子的话还是让苏研感动的泪眼
模糊。以前无论自己再苦再累,丈夫都没有这么体贴关心过。原以为身体交给儿
子之后,儿子对她的疼爱会有所减少。没想儿子变得更加体贴自己,疼爱自己,
这怎能不让苏研感动呢?

  「妈妈,别哭。这样就哭了,以后儿子对你更好,你不是要泪水哗哗直下啊!」
沈乐乐抱着母亲,温柔抹去母亲眼角的泪水,安慰着母亲。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
举动,竟然让母亲如此感动。他做的这点事,相比母亲为他做的一切,简直不值
一提。以后要更爱母亲才行,沈乐乐暗下决心。

  「谢谢你,宝贝。你别光喂妈妈,你也一起喝。」苏研擦了擦眼睛,笑着对
儿子说。她发觉在儿子面前越来越像个小女人,动不动就流眼泪,远没有以前那
么坚强了。也许女人在疼爱的男人面前就是这样吧。

  「我应该感谢你才是,亲爱的妈妈。感谢你生我养我教育我,还为我自私做
出那么大的牺牲。」沈乐乐握住母亲柔嫩小手,深情地看着母亲。

  「傻孩子,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妈妈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
苏研吻了下儿子,深情地说道。

  「和我爱爱也是心甘情愿的吗?」沈乐乐附在母亲耳朵边,轻笑着说。

  「小坏蛋,小坏蛋。」如此温馨动人的气氛突然被儿子这句话破坏,苏研恼
羞地掐了一下儿子的手臂,恨恨地说。

  「啊,谋杀亲夫啊!」沈乐乐吃痛跳了起来,夸张喊道。

  「哼,再这样使坏,看妈妈……妈妈……」看着儿子夸张的动作,苏研又气
又恼。想说两句狠话,性子温顺贤淑的她又说不出口。

  「我就这么坏,妈妈想把我怎样呢?」母亲连羞恼的样子都那么迷人,沈乐
乐不由痴了。他一下从后面抱住母亲,两手握住母亲胸前的丰满,坏笑着问。

  「啊,小坏蛋。」丰乳突然被袭,苏研尖叫一声,本能护住胸前。

  「妈妈。」母亲乳房的柔软从手掌传到大脑神经,沈乐乐大手不由从母亲衣
领口伸了进去。挑逗中推开母亲乳罩,握在手中的饱满一片软滑柔腻。

  「喔……宝贝。」乳房一下被儿子握住,肉贴肉的感觉刺激苏研娇躯微颤。
黄昏晚霞的微光下,不由螓首高昂,回应儿子的挑逗。

  沈乐乐一把擒住母亲性感红唇。舔吃娇唇的柔嫩,再品尝香舌的柔滑,直到
和母亲在口中纠缠中不分彼此。两手却丝毫没停下来,一下解开胸前衣扣,将两
只白嫩饱满的美乳握在手中把玩。

  「嗯……嗯……哦……」苏研高昂螓首,任由儿子揉弄乳房,任由儿子索取。
唯有白挺鼻翼发出嗯啊的呻吟声。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苏研才拿开儿子的作坏的大手,抽出舌头。

  「小坏蛋,还吃不吃饭了?」任由儿子揉玩索取了几分钟,直感到脖子有点
累,苏研才推开儿子。之间她衣衫不整,发髻凌乱,美目含春,娇喘吁吁地嗔怪
着儿子说。

  「妈妈,我不吃饭,吃你就可以了。」沈乐乐也是鼻息粗重,满眼欲望地盯
着母亲的美乳说道。

  「你这几天不是天天和娜娜在一起吗?还那么猴急?」苏研低头把整理着衣
服。抬头春水汪汪地飘了儿子一样,娇声说道。

  「妈妈,娜娜怎么能和你相比呢?」沈乐乐知道挑逗母亲有些不合时宜,调
整了下心态,就想帮母亲把扣子扣上。

  「娜娜那么青春靓丽,妈妈又老又丑,怎么比得上?」苏研拍了下儿子的大
手,边说边扣好扣子。

  「妈妈,你哪里会又老又丑了。我看你是越来越年轻漂亮才是。」沈乐乐也
不生气,笑嘻嘻地坐回原来位置看着母亲说。

  「就你会哄妈妈。」苏研芳心泛起一丝甜蜜,妧媚地看了儿子一眼,眼里春
情无边。

  「妈妈你是我最爱最美的女人,没有人能代替你的位置。」沈乐乐加了块红
烧豆腐送到母亲嘴里,眼神坚定地说。

  「傻孩子,你也是妈妈最爱的人。快吃吧,菜都凉了。」苏研脸上荡起了幸
福的笑容,也加了块肉给送到儿子嘴里,幸福地说道。

  「嗯。」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