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9, 2015

【我的妈妈李彤彤】34

第34章
  「这个方法嘛,也许只有我一个人有。」
  我眼中露出一抹得意,到时候还不让你乖乖匍匐在我胯下呻吟?
  但苏暮雪会这么容易就范么,答案是否定的,这点诱惑不足以让她乖乖听话,如果她真的这么听话,那必有所图!
  苏暮雪这么爱蒋干,现在就我与她两人,根本不需要这么和气的,还跟我玩暧昧,心机太沉了。我在心中暗自一叹,蒋有心一家真是这方面的高手啊。
  「什么方法?」
  苏暮雪将她诱惑十足的娇躯紧挨着我,胸前饱满柔软的乳肉蹭在左手,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香水,体香,诱人的酮体,性感的丝袜美腿,让我心中难免一荡。
  「这个方法说出来有点困难啊…」
  我故意挑起苏暮雪的性子,看她还能忍多久。
  苏暮雪顿时焦急起来,询问道:「阿姨真的不想为难小翔,只是我家蒋干真的治不好,小翔帮帮阿姨,帮帮蒋干好么?」
  她泪泣在眼眶里打转,似乎要滴落下来一样,如果不是之前她眼中那道寒光,我还真以为她是关心蒋干!这种女人比老妈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去当奥斯卡女主角,真是浪费了。
  我故作为难道:「这…这…很麻烦的,我尝试一下与那人联系,看看能不能求他。」
  苏暮雪美眸里闪一抹隐晦的亮光,感激道:「小翔谢谢你。」
  「不用谢我,待会我去见他,看看放学后我能不能找他拿一些药材,他的药很厉害。」
  「谢谢你,小翔。」
  苏暮雪站起身,迈着脚步往办公桌走去,那纯黑色紧身的OL制服,将她小蛮腰衬托得十分窈窕,估计这是她经常锻炼的结果。
  她倒了两杯茶,又回到沙发紧挨着我坐下,递过一杯茶,苏暮雪道:「小翔这茶是极品大红袍,喝下去后口齿留香,味道很不错,你喝喝。」
  我右手拿过茶杯,左手又开始放在她那圆润厚黑长筒丝袜美腿上,慢慢地滑进纯黑色紧窄包臀裙内,苏暮雪妖媚一笑,并不阻止的意思。
  「暮雪阿姨,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细细品味,口齿留香,果真是好茶,但杨老爷子的茶比她的极品大红袍还要好。
  跟杨老爷子接触这么久,老爷子除了教我练武,在我面前就是喝酒,偶尔有几次确是在泡茶,连我这种不懂茶之人,喝下那茶后,也觉得口感很好,一较高低自然了然于胸。
  「好茶。」
  苏暮雪被自己揩油占便宜,还一味媚笑奉承,让我心里倍感舒爽,当然也不能忘记夸赞一下。
  当我想要把手伸到她内裤之时,却被她一把按住,媚眼带电,娇柔道:「小翔这不对哦,我是你的阿姨,蒋干的病用什么办法解决好?」
  我嘿嘿一笑,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就告诉她,起码也要跟她打一炮。
  「暮雪阿姨,我有些课程不会,我想与你畅谈一番,不知可否?之后我再把那个方法给你。」
  「畅谈一番?」
  苏暮雪拉出我的手,将身子巧妙抽离,往对面的沙发坐下,掩嘴而笑,美眸里闪过奇异的神采…
  「是啊…」
  我心中涌上一股热气,脑海里不断想着跟苏暮雪疯狂做爱的情景,团团淫靡热气升起,似乎压抑不住!
  苏暮雪看到我眼中充满野性的情欲,她媚眼如丝与我对视一眼,毫不掩饰的勾引,这种勾引是致命的!
  「小翔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脸怎么这么红?」
  苏暮雪关心的询问道,然后立刻掏出手机往一按,说道:「我打电话给你妈妈,叫她来。」
  此刻我心中的欲望极其强大,双目开始泛红,欲望在不断侵蚀理智!我狂甩了甩头,这是怎么了?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性欲望这么强了,我强忍着那股燥热如火般冲动,回想起之前,苏暮雪不该有的虚与委蛇,惹火勾引,激情挑逗,之后就是茶,之后就是那个奇异目光,然后就是手机!
  没错就是手机!
  这一刻我彻底明白了,她要演强奸未遂的戏码!这种心机居然能够这么深!
  强奸未遂,逼我交出解决蒋干阳痿的办法,又可以抓住把柄,这次栽了,早知如此,就要更加小心提防,美色引诱,难以不栽!
  他更想到一个可怕的后果,不会录有视频吧?
  这种春药真他妈的恐怖!这是最后一丝理智前所感慨的一句,我的理智彻底被欲望所吞噬,看着妖娆无比的娇躯,我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一把抱住苏暮雪。
  她娇躯弥漫着香水味,这更是致命的诱惑,我双目通红,粗暴的扯开紧身OL上衣,雪白的小背心包裹着那镂空蕾丝胸罩,我大力用手捏了捏。
  「啊…小翔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我是你阿姨!」
  拿着手机的苏暮雪气急败坏,往手机另一面焦急道:「彤彤,小翔要强暴我,快来啊,他好大力啊!」
  苏暮雪抛开手机,嘴角上扬露出阴笑,眼中闪过一丝阴险狡诈,尽情表演她被强暴的感觉,书架正上方,隐藏着一个极其高清又隐蔽的监控器。
  苏暮雪把我推开,完全毫无理智的我,她怎么可能推得开?随后苏暮雪被我大力撕开雪白的小背心,娇嫩润滑的肌肤暴露出来,曼妙娇躯不停地扭动挣扎,这无疑是火上浇油,胯下巨茎肉棒瞬间膨胀无比,顶在她挺翘肥臀上,隔着包臀裙依然能够清晰感受到巨茎那可怕的强度与热度,苏暮雪美眸里泛起丝丝媚意。
  当我握住她胸前那对硕大乳肉,柔软,娇嫩,狠狠地揉捏着,剧痛感瞬间袭来,让她迷离的眼神变得清澄,她俏脸上露出一抹凌厉,伸出纤手,愤怒的甩下一巴掌!
  恶狠狠地推开毫无理智的我,转身那一刻她目光如炬,一丝冷笑一闪而逝,报仇的快感让她无比享受。
  我再次向她扑去,苏暮雪惊慌地围着办公桌跟我玩跑圈圈,争取让妈妈来到,我发了疯似的跳上去。
  「啊…你这畜牲!」
  苏暮雪惨叫声响彻办公室,她又被我抓住了,我的手猛然地探入她两腿之间那神秘地带,两指拉开黑纹蕾丝内裤,再挺进迷人诱惑的桃花洞内。
  「你这畜牲…」
  粗暴的摩擦让苏暮雪全身一颤,全身仿佛被抽空了一般,软弱无力。
  「小翔你在干什么!」
  办公室门被打开,妈妈急忙走进来,看到这幅景象,她惊讶的语气带着恼怒。
  关上门,小跑着过去拉开我,拉了一会还是拉不动。
  「彤彤,快点拉开这畜牲,我要告他强奸!我要告他!」
  苏暮雪美眸露出森森恨意,语气也恨意十足,如疯如魔。
  妈妈一听,慌忙了,情急之下,走到饮水机旁倒了大杯水,往我头上泼来,冰凉的水浸湿我的脸,原本迷失的理智有了一丝恢复。
  我停下了动作,思想混沌中,妈妈拉开我,两巴掌往我脸上扇来。
  「暮雪对不起,是我管教不严,请你不要宣扬出去,这样对我们都没有好处。」
  妈妈哀求道。
  「我考虑考虑,你马上带这个畜牲滚回家,我不想再看见他!」
  苏暮雪厌恶无比道,走到衣柜取出另一套纯白OL套装,穿戴起来。
  「谢谢暮雪,我这就带他离开。」
  不明真相的妈妈,赶紧拉着我离开了学校。
  苏暮雪看着空荡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之时,她露出森森笑意,冷笑道:「李翔这种货色除了肉棒大,一无是处,设计一个陷阱就让他万劫不复!你们怎么跟我们斗?一个脑残李彤彤,一个无知李翔,只剩下项月心是个麻烦外,你们怎么斗?」
  我脑子依旧还在混沌中,刚刚回过神来,首先反应过来了,这春药怎么这么厉害!
  好可怕的春药,苏暮雪这贱人!下一刻欲火又涌上心头,理智又开始慢慢被吞噬,我被无意识的推上车。
  我强忍着欲火焚身,呼吸急促道:「妈妈,开车去隐蔽的地方,快,我受不了了!」
  「怎么回事啊小宝,你再怎么恨蒋家也要有计划,这样强暴苏暮雪只会起到反效果。」
  妈妈依旧在细心说道,并没有注意我所说的话。
  「妈妈,我要你…」
  我双眼泛红,低吼一声,往妈妈扑去,这时她吓了一跳,一手撑着我不让我侵犯,另一只手不断掌握着方向盘,终于有惊无险地将车靠在绿茵路旁,这段路距离别墅区不远,十分隐蔽,不容易被发现,好在她快点开车,不然我在路上发疯时,车震都被人看见了。
  妈妈将看着一脸绯红,充满情欲的我,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赶紧将座椅往后,铺成平行,好在宝马Z4空间够大,我把妈妈压在座椅下。
  「小宝…」
  妈妈嘤咛一声,任我施为。
  我粗暴的扯开妈妈黑色紧身衣,一只手探入妈妈纯黑色紧窄包臀裙里,摸索抠挖着嫩白光滑的阴埠,另一只手扒开白色衬衫,用力之大把纽扣都扯掉了数颗。
  「小宝,轻点啊…」
  妈妈娇喘着说道,露出白色蕾丝胸罩,也被扯开了。我发狂的把头埋进硕大的乳肉沟壑里,柔软的乳肉十分细腻润滑,乳香如同催情剂。
  「撕拉…」
  我撩起包臀裙,从阴埠处撕开超薄的黑丝袜,蕾丝内裤也被发狂的我扯碎,两瓣肥厚洁白阴唇露了出来,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大手夹住那两瓣肥厚阴唇,妈妈全身一颤,丰满柔润的臀部微微抬起。
  妈妈情欲也开始泛起,性瘾让她美眸里充斥着一股诱人的野性,她拉下我的裤子,抚摸着内裤里那奇大的肉棒巨茎。
  「小宝你的肉棒真大。」
  妈妈俏脸裹上一层晕红,樱唇微咬,发出腻人之音,洁白的藕臂箍着我的头,我张开嘴,大口吸允着妈妈的硕大乳肉,粉红乳粒被吸允得坚挺。
  「小宝你好厉害哦。」
  妈妈呻吟着,将我内裤脱下,一条巨大的肉茎弹跳而出,妈妈握住青筋暴起的肉茎,慢慢撸动起来。
  我挣脱妈妈的藕臂,双手撑在座椅两旁,抬头双眼如野兽般俯视着妈妈,她情欲高涨地媚意十足,一只纤手不停地在我胸膛上游走,握住肉茎的纤手主动引导着肉茎挺入她淫水泛滥的白虎穴。
  「啊…小宝好大哦。」
  妈妈俏脸媚意无比,丝丝腻人娇吟响起。
  青筋暴起的肉棒疯狂插入泥泞的白虎穴内,龟头摩擦着子宫花蕊,我开始疯狂抽动起来,妈妈双手抱着我的熊腰,一双裹着超薄黑丝的美腿分开到最大,12cm灰色防水台高跟鞋搭在宝马方向盘前。
  每来回抽插一次,妈妈则发出娇吟魅惑的呻吟,硕大乳肉被抽动的力量弄得上下跳动,娇躯那雪白的酮体不停地颤动。
  妈妈被我狂野粗暴的抽插弄得迷离无比,看着我喘息粗气,美眸也丝毫掩饰不住勾人的神采,红润樱唇吻上我的嘴唇,香腻的小舌头挺进我的口腔里,和我的舌头搅拌在一起。
  随着抽插的速度加快,肉棒深深地插进子宫花蕊里,妈妈的小穴淫水直流,每一次拔出都带出经过摩擦后形成的白沫,从洁白的白虎穴里流下到浅褐色皱褶的屁眼中。
  「啊…好棒哦。」
  妈妈完成让性瘾所支配,她开始迎合我的抽动,原本只有我抽动时才会响起很小的撞击声。
  「小宝,好爽哦,我还要,狠狠地操妈妈,快我还要…」
  妈妈沉浸在性欲中,开始说着淫荡下贱的情话,每当我拔出肉棒准备狠狠地插入白虎穴时,妈妈立刻抬起臀部,猛地撞向我的胯间。
  「啪…」
  撞击声大了起来,猛烈地撞击让妈妈爽到骨子里,臀部迎合抽插的速度,顿时臀浪滚滚,撞击声响彻车内。
  我喘着粗气,妈妈呻吟声都不及臀部的撞击声大,这种强烈的抽插每次都让妈妈爽到骨子里,娇躯不停地颤抖,圆润的黑丝美腿也带着丝丝颤动。
  妈妈美眸里野性原始的疯狂开始流露,经过调教后的女人果然可怕,她们的妖媚,魅惑,野性,都深深地吸引着人。
  我奋力挺进妈妈的花蕊里,又引得她娇喘呻吟,俏脸绯红,美眸迷离野性,突然她呻吟得越大声了:「小宝,我要高潮了,啊…来了…来了…嗯…」
  花蕊里喷出一股滚烫的阴精,扑向龟头,肉棒每次抽插都会带出阴精淫水混合体,我没有罢休,继续快速抽插起来,原本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妈妈,再次受到强烈快速的抽动,她也泛起白眼了。
  一会儿后,妈妈全身再次颤抖,这是高潮的现象。
  「啊…高潮又来了,小宝你真棒…」
  妈妈一双纤手握住我的头部,那绝美的臻首与我对视起来,俏脸上尽是诱人的魅惑,魅音勾人。
  这时春药的药力慢慢过去,我也恢复了神志,看到妈妈正一脸娇媚看着我,顿时我停住了抽动的身体。
  肉棒一动不动地停在白虎穴里,弄得妈妈瘙痒起来,轻柔道:「小宝…继续动不要停,你还没有泄出来,对身体不好。」
  「妈妈,我们换个姿势。」
  我点点头,说道。一切等完事后再说。
  我爬到后座去,摊开双腿,肉棒被淫水浸湿得发亮,圆睁挺直,妈妈脱下坏掉的白色衬衫娇嫩的酮体裹上一层粉红,散乱的秀发垂直胸前。
  她爬到我身旁,面对着我,张开黑丝美腿,握住怒挺的肉棒,缓缓地坐了下去。
  「嗯…」
  妈妈娇吟一声,双手搭在我的两肩上,我托住妈妈丰满臀部,又开始抽动起来。
  宝马Z4又开始微微震动起来,车内飘散着淫靡,汗水,香水的混合物,刺激着我的感官,硕大乳肉的乳粒随着抛动的娇躯上下划动刺激着我的皮肤。
  「妈妈,你的白虎穴真紧,淫水好多啊。」
  我一边抽插一边喘气道。
  妈妈臻首往后一摆,右胸的凌乱秀发被甩到光滑的后背,她柔媚地笑了笑,说道:「小宝你的肉棒也好大哦…妈妈很舒服。快干妈妈呀,狠狠地,妈妈骚穴好痒啦。」
  「骚货看我不干死你!」
  我挺着肉棒快速抽入妈妈的肥厚阴唇内,淫水飞溅而出。
  「啊…小宝…」
  妈妈抱着我,臻首埋进我的肩膀里,喘息着,突然她语无伦次的呻吟起来:「小爸爸…快干女儿呀…嗯…」
  「干死你!干死你!」
  听到这句话我疯狂了,比吃了春药还疯狂,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兴奋,也许是嫉妒。
  「啪啪啪…」
  剧烈的撞击让妈妈硕大乳肉快速颤动,她呻吟声更大了:「爸爸…好厉害哦,女儿要被你肏坏了,爸爸的肉棒好硬,女儿的骚穴要贯穿了…啊…」
  「骚货!」
  我一转身把妈妈压在座椅上,奋起最后拼搏,给妈妈送上第三次高潮!
  「坏爸爸,我又要高潮了…臭爸爸还不行吗?」
  妈妈娇吟地说出这话,这无疑让我感官达到最高!
  「骚货我们一起高潮,接受我的生命种子!」
  我低吼一声,全根没入妈妈的白虎穴里,又引来妈妈一声娇媚。
  「坏爸爸…女儿高潮了。」
  抽插了几十下后,妈妈翻起白眼,仰头喊了一声,全身无力的倒在座椅上,我也腰间一麻,一股浓郁滚烫的精液从龟头喷涌而出,直入子宫花蕊里。
  「好烫哦…」
  妈妈闭着眼睛,全身再次一颤,无力地喘息起来,过多的精液慢慢流出来,可爱的浅褐色屁眼一紧一松,煞是好看。
  我把柔软无骨的娇躯抱在怀里,妈妈的臻首靠在我的胸膛,饱满丰硕的臀部坐在我大腿上,柔软温热,十分舒服。
  将她散乱的秀发整理好,俏脸潮红依旧不散,美眸微眯,琼鼻呼出腻人香气,看到这诱人的俏脸,我亲吻了妈妈红润樱唇。
  左手抚摸妈妈光滑的小腹,右手抓住硕大乳肉不停地在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挑逗着发硬的乳粒。
  「小宝,让妈妈休息一下,差点被你捅死了,小坏蛋。」
  妈妈娇柔第说道,纤手摸着我的侧脸,动作轻柔。
  「妈妈,你口中那个小爸爸是对谁说的?」
  我不动声色地说着,原本轻柔的捏着雪白乳肉也渐渐地用上了力气。
  这确实是嫉妒,只有让蒋干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事情,他才会明白,什么才是痛苦!
  妈妈感受到我的力度,她美眸里闪过一抹懊悔,连忙解释道:「小爸爸…是为了增加情趣的。以后我都对你这样说可好?」
  妈妈娇媚地看着我,我心中一叹,性瘾和内心深处的刻骨调教,真的很难让她忘记蒋干对她所做的一切…
  她看着我有些失望的眼神,微微一叹:「小宝对不起,妈妈…」
  「小爸爸…」
  我淡淡道:「我不需要做什么什么小爸爸,我要做爸爸!」
  「懂了么?」
  妈妈绯红俏脸微微尴尬,但还是顺从地说道:「嗯…」
  看着妈妈顺从,我也不再追究什么,蹙眉道:「苏暮雪这个女人难搞,她有我的把柄,强奸未遂这个罪名可大可小。」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样都着了她的道。」
  妈妈捋了捋秀发,娇嗔道。
  「她道行太高,这种女人得到她那才够味,高贵不可侵犯,城府很深,不愧是女强人。」
  我叹了叹,想着如何应对。
  「难道你妈不是女强人么?」
  妈妈仰起绝美的鹅蛋脸,眼眸瞥一眼我,询问道。
  「呃…」
  我在心里嘲笑,如果你有苏暮雪这么厉害,还会被蒋干调教得反欺骗家人?好在现在完全掌握妈妈,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视线范围之内,所以她这样说,我也恭维她一下,以后做爱时也爽点。
  「对对对,妈妈确实是女强人。」
  妈妈顿时笑靥如花,百媚横生,我心中一荡,左手游走在妈妈硕大乳肉、粉脖、平坦光滑的小腹,突然手机响起,我拿起来,接听。
  对面传来苏暮雪调侃的声音:「爽吧,我可是帮了你一把哦,不然你搞不了你妈妈,你要感谢我。滋味不错吧,我家蒋干都说你妈妈真的很棒,什么都敢玩…哈哈…」
  我不想听废话,直接道:「我知道你拍了视频,直奔主题吧。」
  「治好蒋干的下面,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然你要进去做几年牢,跟你岳父一起,你感觉如何?」
  「那些春药厉害,现在应该处理干净了吧,难怪这么有自信。」
  我冷冷道。
  「设计你们太简单了。」
  苏暮雪冷笑道:「下午回来学校,给我治好蒋干的方法,不然你就进监狱吧!」
  不等我说话,她就挂电话了,妈妈焦急地看着我,她听到了。
  「我送你去治病,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
  我平静地说道,还有很多事我都瞒着妈妈,我不想她知道计划。
  「嗯,我能每天自由进出么,我要回家。」
  妈妈希翼道。
  我点了点头,开车送妈妈回家,进到家里,这套OL装算是残废了,残破的装束有一种暴虐的诱惑感。
  妈妈换了套她极少穿的宽松白色长袖T 恤,休闲裤,平板鞋,秀发垂直到腰间,仿佛让她回到年轻时活泼可爱的时候。
  「走吧。」
  妈妈攥住我的右臂,说道。
  上了车,飞快的行驶在高速路,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来到星光广场。
  同上次那样,不停地拐弯,终于来到那里,熟人见面自然剩下很多事情,走进去轻车熟路地来到地下室。
  妈妈一脸好奇地望着这里,很知趣地没有说出疑惑,那名中年医生过来了,淡淡道:「什么病?」
  我指了指妈妈,说道:「跟上次一样,帮我治好她。还有,能不能复制上次那个女人血液里那种迷幻毒品药物?」
  一名医生过来带走妈妈,然后那中年医生摇摇头道:「我们只能分析血液中蕴藏的毒品成分,但没有样品我们很难复制。」
  「我不需要复制,帮我分析血液中迷幻毒品成分,然后弄出比它更强的药物就行,我知道你们有这能力的。」
  「这种迷幻毒品很新颖,我们很感兴趣,我们也攻破了这种药物,想要制造比它更强的,也不是不可以…」
  中年医生微笑道,食指拇指揉搓着。
  「多少?」
  我笑了笑道,他伸出两根手指,眼眸里露出贪婪之色。
  「两百万?」
  我脱口而出,那医生目光更加贪婪了,两百万对于他来说也不是没有,他摇了摇头,说道:「是两千万。」
  「你这是要给我生产权么?」
  尽管我心生不悦,这个医生太过贪婪,但还是保持平静。
  「不,只是提供药品而已,两千万给你六十盒那种比之前那种迷幻毒品还要强,而且得性瘾的机率不大,但却把持不住地沉迷于这些药品里,他们就会像瘾君子一样。」
  「吃不到这种药品,他们也会像瘾君子一样。」
  那个医生夸夸其谈地介绍着这种药品的效果。
  「可以医治么?如果我没有那种药品了,是不是又要花两千万买六十盒?」
  我语气低沉。
  那中年医生讪讪一笑道:「不,这六十盒都是经过特殊药物混合迷幻毒品而成,就像戒毒一样,只要忍受几天就好了,但是他们真的可以忍受么?」
  「你如果想让他好起来,就像戒毒所一样困住他们,渡过几天他们就好了。至于心瘾什么的我相信那时候他们只有恐惧。」
  中年医生越说越自豪,仿佛他亲身体验过一样,但这家秘密医生神秘程度这么高,不可能会是什么神棍之类的。
  我还是不放心道:「据我所知,你所说的这种药品世界上同类似的吧。要是骗我,你把钱卷走了,他们又治不好,我找谁?」
  「世界之大,没有被人所知并不代表没有。」
  中年医生眼眸里露出一丝嘲讽,我也并不在意,我需要的是效果。
  「嗯…把你银行卡号给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沉声道。
  那中年医生小声地将银行卡号说了出来,我再打了个电话给项月心,叫她汇款过去,一会后那中年医生笑了起来,看来是钱汇过去了。
  「请你稍等片刻。」
  那中年医生走进药品室,用黑色袋子装起六十盒没有名字的药品。
  「好了。」
  中年医生递给我后,走向验血化验室,然后走出来,这时妈妈也走了出来。
  「这位病人血液里毒品成分不是很浓郁,只带着少量,只需要吃药就行。」
  那医生递过三盒药物。
  妈妈跟着我一齐走出了那家医院,回到繁华的星光广场,每一家店都有顾客走进,人来人往,我不想再这里逗留,坐进车里。
  「记得按时吃药,现在心瘾成了你最大的问题。少跟卡莱迪接触。」
  我发动车,往学校开去。
  「妈妈知道了。」
  妈妈叹了叹,攥紧那三盒药品。
  回到学校,我送妈妈到英语科研组,那些同事瞬间纷纷过来聊天,卡莱迪始终不见人影,可能是没来吧。
  当我打算走向楼顶抽根烟时,经过在化学实验室,听到了微弱的呻吟声,人总是有好奇心的,于是我轻声慢步走进去。
  「啊…卡莱迪,肉棒好大啊,肏得骚货的骚逼都快融化了。」
  厕所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呻吟浪语,我听得出,这是骚货刘淑媛的声音。
  「呵呵,你这个骚货,看我不肏死你!」
  厕所里啪啪的声音大了起来,估计是刘淑媛屁股大,才有这声音。
  「来呀,来操死我啊。骚穴好痒,求操死。」
  刘淑媛娇喘地呻吟着,我听得欲火焚身,刘淑媛的呻吟媚到骨子里了,难怪她要出轨,金钱是一方面,但恐怕更多是她老公尤溪衡那方面不行,喂不饱这骚货。
  「明天我带你女儿来,我要狠狠地肏死你们这母女花,让你们成为我的性奴!」
  卡莱迪疯狂地说道,动作幅度更大了,刘淑媛媚喘得更厉害。
  尤琳,刘淑媛…这两个也是尤物,掌握在自己手里也不错,或者当作筹码也可以。
  我退了出去,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要去一趟野人会所。苏暮雪那里,等放学后再去吧。
  开车来到野人会所后,现在不是晚上,冷冷清清的,我看到站在门口穿着保安服的米乐,走了上去。
  「哇,富二代啊,又来开心快乐了,现在可不是时候,那些妹子还在睡觉呢。」
  米乐一看到是我,立刻想也不想说出这话,他的观念里富二代都是来纸醉金迷的。
  「我来到找你的。」
  我笑了笑道。
  「真的?」
  米乐顿时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像他这种小人物,有钱人怎么会找他?
  「嗯,我们去对面酒店吃个饭,有事找你。」
  我继续道。
  米乐眼睛一亮,立马说道:「好啊,好啊。」
  好像害怕我会反悔一样。
  来到那家酒店,我对着服务员道:「给我开一间好的包间。」
  米乐哪里受到过这种待遇,在这大厅吃一顿恐怕都要了他一年的工资啊,何况是包间,瞬间让他受宠若惊。
  走进包间里,坐在椅子上,我笑了笑道:「你要什么随便点。」
  「这个,这个,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米乐看着菜谱,讪讪一笑。
  他两眼放光,指着菜谱点了许多,反正要的也不是他的钱,最后恋恋不舍地放下菜谱。
  全程,米乐那放光的表情被可爱的女服务看在眼里,强忍着笑意。我要拉拢他,还有拉拢金牌调教师黄浩宇,两者都需要米乐。
  菜肴上来后,我说道:「吃吧。」
  米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倒了酒,灌了一杯继续吃,一点也不客气,边吃边道:「富二代,够意思啊,以后玩游戏我罩着你,分分钟把那些玩家秒杀。」
  「我不需要这些,我需要你把野人会所最详细的分布图给我拿出来就行。」
  野人会所分布图只是个幌子,最主要是测试一下,他敢不敢。
  「富二代,你对野人会所感兴趣?我劝你还是不要了,这间幕后老板可是江城市有名的富商开的。」
  米乐顿了顿又道:「你想买别人还不卖呢。」
  「看我跟你这么有缘,你想不想当上野人会所经理啊。」
  我诱惑道。
  米乐灌了一口酒,瞬间喷了出去,大笑道:「我这种小保安能当上野人会所经理?你是在逗我么?」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真的没那么幸运,富二代,我自认不是个蠢蛋,你想让我做什么。」
  米乐淡淡道。
  我突然发现米乐还是聪明人,这样说话也直接了当:「我需要你帮我拉拢黄浩宇,你为我做事,好处少不了你。」
  「要是我暗中告诉老板呢?」
  米乐微眯着眼,紧紧地盯着我。
  「你站错队后,你就没有机会了。」
  我意味深长道:「你只是个保安,就算告诉你老板,他会给你多大好处?你自己想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而我却可以给你更多的好处。」
  「我相信你会选择的。」
  我递过手机号码给他,淡淡道:「想好后打电话给我,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机会的。」
  我转身离开,米乐突然叫道:「富二代,你付钱了没有,如果没有,你叫我吃霸王餐么,这一桌我可没有能力支付啊。」
  「放心,已经给钱了的。」
  我笑了笑,走了出去,就等米乐如何选择了,那本洗黑钱本子,我一定要拿到!
  再次回到学校,不急着去苏暮雪那里,反倒是去了刘淑媛办公室,被卡莱迪肏过,她俏脸上还带丝丝晕红,妩媚动人。
  「小翔啊,现在可是上课时间,是不是又调皮地旷课了,小心你妈妈知道,你又要挨骂啦。」
  刘淑媛笑了笑,十分端庄,一点也没有与卡莱迪肏屄时那股放浪形骸的骚劲。
  「我想来看看我们的主任嘛。」
  我故作叹气道:「刘阿姨,本来你就能坐上副校长这职位的,怎么突然就没能上去呢。可惜了。」
  「唉,这都是我工作有了些失误,没能评上,这只能怪自己工作能力有待提高。」
  刘淑媛虽然这么说,但从她眼眸里还是可以看出那股愤怒,原因是之前蒋干答应她,一定让她坐上副校长这个职位,现在却音信全无。
  她不恼火才怪,上了她,还不守信用。
  「没有吧,我看刘阿姨你的工作能力很好啊,完全有能力坐上副校长一职。看来我要向妈妈汇报一下,再向暮雪阿姨说说才行。」
  我淡淡地说道,想要拉拢人,必先给她一个甜枣。
  「那谢谢小翔了。」
  刘淑媛露出一抹微笑。
  「但是,副校长一职油水这么多,很多人盯着呢…我怕说服不了暮雪阿姨和妈妈啊…」
  我眉头一挑,色色地看着刘淑媛淡蓝色女士小西装V 字形开口里那白色小背心,那裹着白色镂空蕾丝的胸罩,虽然看起来那胸部没有妈妈,项月心她们的那么大,可还是有C 罩杯的。
  刘淑媛在学校摸爬滚打这么久,自然能够听出我言外之意,从办公桌站起来,关上办公室门,柔声道:「小翔,帮帮阿姨吧。」
  「这个,这个,让我考虑考虑。」
  我坐到刘淑媛靠椅上,脱下裤子,她没有任何不悦,反倒是识趣的跪在我大腿间,紧窄包臀裙将她丰满多肉的臀部裹得很大,超薄黑丝袜显得撩人火热,14cm黑色防水台细跟高跟鞋让她尽显妩媚女人一面。
  当她掏出我没硬的肉棒出来时,她脸上顿时露出惊喜,说道:「这么大!」
  「喜欢就嘬嘬…」
  我嘿嘿一笑。
  「小翔,你的真大…」
  刘淑媛一脸媚意…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