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5, 2015

《母亲的背影》8完

               母亲的背影

                (8)

  听到母亲的话我惊呆了,父亲知道了!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怎么可能?”

  “……”“上个月跟他商量你报哪个大学,我说S大好可以经常回家。他突
然发火,说我:回家回家,你就那么想他回家!?”

  “然后呢?”

  “然后没说什么了,不过从他的态度我能感觉到,他应该知道了。”

  “不会,就他那个脾气,知道了肯定发火的,嘿嘿。”边说我边摸了一下母
亲的屁股。

  提到父亲总能让我格外兴奋,我拉过母亲的手按在了我勃起的阴茎上。

  “别闹,大白天的。”

  “想死我了,妈……”

  “别闹了,你爸都知道了,你就饶了我吧。”

  “知道了就更没啥可怕的了,呵呵。”

  “你怎么这么混啊!”

  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后,母亲就闭上了双眼和喋喋不休的嘴。

  “好湿啊!憋坏了吧?妈……”

  我耐心的玩弄着母亲湿湿的阴户。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太喜欢看母亲咬
着嘴唇忍受我我侵犯的样子了。

  拉着母亲进了自己的房间,略带粗暴的剥下裤子和内裤,把嘴了上去。没有
洗澡的阴户散发着淡淡的腥臊味,太喜欢这个味道了。

  舔弄了很久,母亲颤抖的忍耐着。

  “怎么不骂人?”

  “骂什么人?”

  “我最喜欢听你舒服时骂我艹你妈呀了。”

  “别闹了,快点把,你爸回来就完了!”

  母亲心里想着父亲,无法集中精力,很难达到高潮。

  那天我用尽了所有方法,超长发挥在母亲的两个洞里耕耘了一个多小时也没
有听到那醉人的“艹你妈呀”

  在她的肛门里发射之后那种厌恶感再次袭来,开始认真思考如何面对父亲。

  他是怎么发现的呢?我们应该没有任何漏洞啊!

  担忧也是没有用的,晚上父亲回来感觉他明显瘦了。但是言语中看不出异样,
整晚的话题都是考试的发挥估分和志愿学校专业。

  我算是正常发挥,应该可以报一个二流的重点院校,回来之前已经跟老师沟
通过。就是等成绩了。父亲建议去北方的G大,他的朋友在那个学校当领导,可
以照顾。据说分数下来就可以知道能否进去。我当时没有太多的想法,想起母亲
下午的话,试探性的说了句“S大也不错。老师推荐来着”

  父亲的脸色有些变化,他应该猜到了母亲跟我说了什么。

  “大男人的不要那么恋家。”

  说完后,他站起来回房睡觉去了。留下我和母亲面面相觑,我也觉得他不太
正常,但是又不像是很生气的样子。

  看看父亲没什么反应我也很快就忘了烦恼,第二天开始跟同学欢度暑假。估
分很理想,G大也好,S大也罢都随便吧。

  几天过去没见发生什么,母亲的战战兢兢也渐渐过去了。跟以往的假期一样,
骚动的我又开始在早上父亲走后把母亲拉进我的房间。

  就这样过了几天,一天早上父亲走后我照例挺着晨勃的阴茎嬉皮笑脸的走向
母亲。母亲白了我一眼,“去去,今天开始不行了!”

  “怎么了?”

  “那个来了!”

  “啊?!”母亲那讨厌的亲戚不识相的来了,晕!

  虽然那个来了还有后门可以顶替,但是每次刚来的时候由于量特别大,母亲
总是坚决抵抗,可以用一下后门也要等到后面几天流量少了之后。

  “你看我硬成这样!”

  “行了,你也休息两天吧。每天想着这事儿,我看你上了大学怎么办!”

  没办法只好忍着,好不容易熬了两天,第三天晚上我就开始缠着母亲要搞她
的屁眼儿,母亲应付我说明天早上看看。

  记得那天是星期五,通常父亲会很早就走,可是这天他一点也不着急。说是
要晚一点。

  我赖在床上像热锅上的蚂蚁,终于母亲呆不住了,说了声先走,就去上班了。

  从前一天晚上就开始想着如何在母亲屁眼儿内发射的我失望至极,在床上赖
了一会,被尿憋起来去卫生间。

  父亲坐在沙发上开着书,一点也不像要去上班的样子。

  “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从厕所里出来想回房间的我被父亲叫住了。

  完了,看来还是有情况,我的头皮一下子麻了起来。

  “坐下。”父亲平静的说。

  “高中毕业了,你也就该离家了,咱俩该好好谈谈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父亲,他并没有盯着我,而是看着眼前的烟灰缸,拿着香烟
的手有些发抖。

  “很久没有跟你单独在一起了,还记得你刚会走的时候,我带你去公园,你
穿着开裆裤摇摇晃晃的样子……像昨天一样。”

  “平时我的工作忙,很少跟你在一起。你可能感受不到爸对你的期望!这个
世界上我最亲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你,一个就是你妈。这么多年我的寄托都在你
身上了。”

  父亲开始回忆跟我的点滴,说着说着,眼眶开始发红,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哭
了。

  “你平常总说你已经长大了,但实际上你还年轻,还不懂事儿,你说是吗?”

  “嗯……”父亲的眼泪带着我也开始跟着哭。

  “你知道被自己最亲的人伤害有多痛苦吗……”

  望着泪流满面的父亲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早就知道了……

  他流的是委屈的泪水,可以想象他有多愤怒,有多绝望。被他最爱的两个人
伤害,他肯定想发作,以他当过兵的脾气他甚至可能想到杀死我们。他选择了沉
默,选择了忍耐。

  他不想失去这个家,不想失去母亲,不想失去我。跟母亲做爱时提到父亲总
能让我非常兴奋,曾无数次幻想过今天的场景,父亲会怎么对待我?但是从没想
到会是这样一个平静的谈话,会面对一个委屈的泪流满面的父亲。

  “爸,对不起,我错了……”我大哭着说。

  那天父亲说了很多,从小到大我犯过很多不可原谅的错误,这次也是一样父
亲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孩子的错误,因为他不想失去我们。

  最终两个男人达成了两个约定:今天的谈话对母亲保密和我选择报考G大。

  对我来讲那天是灰暗的,从头至尾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发现我们的,不知道
父亲为什么强调不要让母亲知道我们的谈话,甚至为了防止母亲起疑他还暗示我
用不着突然改变什么,反正要离开家了。

  当晚母亲果然狐疑的问我父亲早上干什么赖在家里不走。我已经决心遵守男
人的约定,在这个夏天,为这荒唐的关系作一个了断。第二天早上父亲上班后母
亲主动来到我的房间用手帮我发射了一次。我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又开始在
每天父亲上班后耕耘母亲。

  高考成绩出来后,返校按照父亲的意愿我报考了G大,母亲并没有提出反对。
接下来的暑假,我去亲戚家很长时间,跟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很短。

  我前往学校报到前的一天,父亲说要去单位值班(应该是故意躲开的)。母
亲破天荒的在我的房间跟我缠绵了一个晚上,只记得被我折成一个“2”字疯狂
抽插的时候,母亲嘴里漏出了一句:“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弄死我吧!”

  第二天我离开了家,到了大学我像是变了一个人,开始变得内向,一直到大
三的寒假,两个春节我都没有回家。每每跟母亲通电话,她都会在电话那头哭泣,
质问我是不是为了躲她不回家。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躲母亲或是躲父亲还是躲我心
中的魔鬼。

  大三的寒假,我终于回家了,从父亲嘴里得知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母亲
的子宫上生出肿瘤,已经做了子宫和卵巢的切除。

  “这是报应,应该受的惩罚。”母亲说。

  我的心都快碎了,为了我这个混蛋儿子,父母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我该如
何报答你们!?我发誓我要永远对你们好。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