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当年我实习时和姐姐性欲

  我大学时就读于北京某高校,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应该是性格坚强、骄傲又敏感、细腻,同学都说我开朗,特幽默,模样还漂亮,个子挺高,体重不重,嗯,体格很好。给人感觉是一种乖乖的聪明小男生。

  今年上半年,我们专业统一实习,我被安排到一家媒体实习,带领我实习的记者是位女老师,姓王。那是第一次去报社报到,我所在的部主任给我讲来报社实习的一些注意事项后,便给这位王老师挂了个内线电话,安排由她带着我实习,然后我便按照主任的指引,去向我的这位王老师报到。

  记得当时过去找她时,她正坐在电脑前忙一篇稿子,没好意思打扰她,我静静地站在离她位子不远的窗子边俯瞰楼下济南的景色。就在我对着外面的景色发呆时,我似乎听到一声轻柔的呼唤,叫我的名字,我转过头,发现她已经忙完,正微笑着向我打量着,我突然感到忸怩起来,彷佛被当众扒光了衣服,我知道是因为初到那样的陌生环境觉得不安,但更让我忸怩的应该是行将带我实习半载的眼前的这位老师吧。

  在我回头的一刹那,我们眼光纠缠在了一起,我不自觉地低下了头,走了过去。其实,当时我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因为就在刚才的那一瞬的目光里我已被她的美丽惊呆。脑子里满是她的身影,但现在我却像一个为了得到玩具而乖乖听话的小孩,低着头不敢看她一眼。

  她穿一件黑色的紧身小翻领上衣,贴身兰牛仔裤,约摸有近30的年纪,凭刚才的那一眼交汇里,感觉她有一米六五,身材很好,因为第一次见面吧,对她一无所知,只能是凭感觉,可能还没生小孩,细长的眉毛经过了精心的修饰,微微的俏着,下面,一双漂亮的眼睛,如温润的月亮水汪汪的妩媚着,衬在姣好的面庞上,皮肤应该是很好的,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滑落几缕在胸前,搭在那饱满的酥乳上。

  她依然微笑着,斜靠在电脑桌边的椅子上,示意我坐下,然后问了我一些个人情况,还有跟着她实习应该如何如何等等,就这样恍恍惚惚度过了这方如几个世纪的时间,走出报社,看着蔚蓝的天空,我依然感觉刚才是梦境,但心里是高兴的,能有这样漂亮的老师带着实习,不是很幸福吗?于是,满足着回了学校等着第二天正式开始我的实习生活。

  在那样的环境中,自然是很珍惜这半年的实践机会,所以刚去报社实习,我工作很努力,很多东西需要向老师们请教。但渐渐的适应了环境后,开始变得有点懒惰起来。因为王老师的位子是在靠窗子边的一个角落里,所以,当她不在没事的时候我经常偷偷的上网聊天或浏览一些成人网站,并经常幻想着我的这位老师的样子,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一个坏学生,我想着应该是我这个年龄里的人的正常现象吧?看完后我一般都会偷偷在地址栏里将网址删除。

  记得有一次,早上我去报社后,报社老师都还没来,王老师也没有来,做记者这行就是这样,比较自由点,上班时间也不固定,因为没有给我安排任务,我便打开电脑上起了网,等着老师的到来。很长时间没有遗精,昨天晚上睡觉前听了广播里后竟然在夜里遗精了,想起这些,我的脑子里老是幻想王老师的样子,盯着她桌子上的一张照片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又偷偷进了一个成人网站……
  可能那次太大意了,将网页最小化后我拿杯子到外面去接了杯水喝,就那么一会工夫,当我回来时,突然发现王老师已经坐在电脑前,当时忘了自己是多么的窘困,恨不得永远逃离,咒骂自己的不小心,并恼羞于老师来的不是时候。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并跟老师打了个招呼。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其实那时以跟她实习了几个月,我们之间关系相处得很好,慢慢我知道她29,还没结婚,也没谈男朋友,老家不是济南的,大学毕业后来这里干,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租了个房子住,也许年龄相差也不多,她一点老师的架子也没有,对我想弟弟,有几次干脆说让我喊她姐姐就好,叫老师好像显得自己很老,不习惯,这让我们的相处感觉很舒心。我使劲压抑自己的忐忑,心想不知她会如何看待我,边用不安的神色偷偷大量着她,往电脑上瞥了一眼,看所有的网页已经关掉,我知道,她一定是看到我在看什么了。但她好像什么也没事发生般,应了我一声,并朝我笑了笑,并问能不能麻烦我去楼上分发室给她拿今天的报纸看,我立刻跑了上去,感觉自己像获得赦免。

  以后的日子,我们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继续以前的日子,彼此配合还是很默切,她交给我任务或指点我该如何写稿子,但,都能感觉出彼此间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只是谁都不知该说什么。有好几次,我到报社晚,或她安排我任务一个人出去采访,当我回来时,发现老师会很慌张的关电脑网页。

  记得那是6月份的一天,我跟老师出去采访了一个很重要的新闻后回来赶稿子,一直忙到很晚才结束,可能那天彼此都很高兴,因为采访的新闻很好,她提议请我吃饭,其实,自跟她实习以来这么长时间,一起出去采访或什么的,也经常一起吃饭,有时被她请,所以,老这样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被约一起到报社不远的一家很别致的餐馆坐了下来,她那天高兴得像个孩子,点了好多菜,也许吧,女人永远都是女人,不管外表看起来多么坚强,都是需要呵护的。
  吃晚饭,出来,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行人匆匆,老师本准备打车走,可这样的天气里每个车都是好生意,没有闲着的车,于是在饭店门口待了一会没有拦到车后,她决定跟我一起去坐公交车。当我们两个跑到马路对面的公交站牌下,整个身上已被雨淋湿。我们就躲在公交站牌下等候我们各自的车次,身上瑟瑟的有冷得发抖感觉,但彼此心情是好的,还高兴的聊着天。

  可能是天气等车的人多的原因,我们彼此的车次都迟迟不见来,彼此的言语也都变得少了起来,心情开始有点急躁,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同学的信息,又是给我发的黄段子。

  读完我笑了笑,老师凑我身边,探头看着手机说:「看什么呢,那么好笑?」
  其实,我知道她可能已经看到我手机里的信息,变没所顾忌的说,同学发的笑话,顺手将电话递给了她,她看后朝我笑了笑,问:「还有吗?」

  我说:「可能还存了几条吧!」于是她便翻看其手机来,并不时地朝我笑笑,嘴里随便得跟我聊一些关于短信的话题,气氛应该是轻松的。

  当时她穿着一件白色套裙,我就紧站在她身边,偷看她被雨淋湿的衣服,身材凹凸部分很明显的显现了出来,我能看到她粉红的文胸蕾丝花边,她的长长的披肩头发被雨淋得湿湿的,温顺的贴在姣好的面庞,彷佛刚刚沐浴过,在路灯投下的橘红灯光笼罩里显得那么妩媚,我禁不住不时偷偷向她瞥几眼,心里竟紧张起来,咚咚的跳个不停,并想起以前跟她一起出去采访,坐在车子里身体挤在一起时的画面,幻想起家若能跟我身边这位老师共处一室的种种镜头。

  在我偷偷打量她的时候,彼此的目光正好撞在了一起,像触电般,我的脸刷得红了,身体颤了一下,此刻,其实什么都不必说,眼神已经出卖了一切,我低着头,眼角的余光扫过一起等候班车的男女,拥抱在一起的情侣们。脑袋里一片空白,耳边只有淅沥的雨声,身边几对男女情侣的抱怨或缠绵。就那么几秒钟,却让我等了好长时间。

  但更要我身体紧缩的却是,在她还给我电话时冰凉的手指触破了我心里缠绵已久的缠绵,我接过电话,没想到的是她用手轻轻的抚摸了我的头,何声细语的声音说「你的信息真好玩,呵呵,」我抬头看了看她,笑了笑,眼睛里分明已充满了欲望。

  「冷不冷?」她竟顺势将我搂在了怀里……

  两颗早已孤寂的心在这样的雨夜里毫无顾忌的燃烧起来,我看着她,点了点头,说:「有点,你呢?」

  「我冷啊,呵呵,我们这样抱着不就可以暖和点吗?」

  彼此的心拥得紧紧地,能听得到彼此咚咚的心跳,她的香香的体温,心里期待已久的,而且是我的老师,我宁愿那班车永远都不要来,但,车还是来了,在我抬头用失望的眼光看她时,我的老师,可爱的,她竟给了我想不到的竟让我一生难忘的话语……

  「愿意去姐姐家里吗?」她灼热的目光灼烧着我,竟叫我无法拒绝,其实,要我无法拒绝的更是我的身体,我的情欲,我对她的渴慕。那一刻,我几乎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用力的,其实,我知道,错过,将是我的错,不能原谅的,任何人处于此都是如此。

  她的房间不是很大,但布置得很漂亮别致,屋子里一对奶色的沙坑上披着卡通的布垫,一张写字桌上放着台电脑,一张单人床照着温暖的蓝色格子床单,床头放着一个比卡丘玩具,我对着它幻想了几秒,就是这张床,承载了我那么多的欲望吗?

  「嗨,宝贝,洗个澡吧,小心着凉」

  她从卫生间里出来,递给我一条毛巾笑笑得说,「噢,」我走进接过毛巾,目光里充满了欲火!

  握着喷头,任温暖的水塘满全身,下身早已硬硬的勃起,胡乱的冲了一下澡,擦干后出去,她坐在电脑前,听着舒缓的歌在浏览网页,看我洗完出来,回头对我笑了笑,我很大胆的走过去从背后抱了她,舌头绞着她的耳垂和脖子,粗重的喘息瘙痒着她的全身,而这刻她自己美丽的胴体散发出的阵阵脂粉香以及肉香味呈给了我,身体接触的一霎那,轻微的颤抖,然后彷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平静。
  我又一次打着胆子双手从老师肩上滑向她的前胸,伸入她撇露低开的衣领中,插入绣花蕾丝的奶罩内,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轻轻的温柔揉磨起来,她好像触电似的打个寒噤,「老师在看什么呢?」

  我坏笑着说:「呵,这不是我经常浏览的那个成人网站吗?!」

  「怎么,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吗?你不是经常看吗?」

  她扭头对我笑了笑,是啊,上面全是赤裸裸的镜头,呵,我突然使坏的挠她的胳肢窝,她时受不了了,呵呵,跳起来转身缠在了我身上。

  突然,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dick,彼此一时突然发愣。

  「你干吗?」我故意坏坏的问道。

  「顶着人家了,呵呵,我把他攥住就好了阿,」

  「是吗?……」

  不等我说完,她已经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于是两舌展开激烈的交战,我们开始疯狂的拥吻……胡乱的揪着彼此的衣服,头发,拧着彼此的身体,其实,我们都穿得很少很少,她更是只穿了件睡衣,薄薄的顺滑的黑色睡衣,像一块黑色的鱼网裹在身上,底下一套黑色的乳罩、底裤若隐若现,睡衣中间的开岔一直到了脖茎,我甚至看见那丰满浑圆的双乳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是的,活脱脱一个极其肉感的女人啊。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在橘黄温暖的小屋里缠绵着,紧紧地抱在一起,喘息地拼命地接吻,我的下面任她修长细腻的双手怎么抚慰,还是很调皮的不时硬硬顶在她身上。我微微的看着她微闭的杏眼,感觉着彼此陶醉的模样,一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彼此吞噬腹内。她的香唇舌尖滑移向我耳侧,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耳内舔着,这叫我痒痒的无法忍受,彷佛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像谷中湍急的流水轰轰作响,还有她那香舌的蠕动声音!

  我们仍就这么站在床边不知疲倦的疯狂的亲吻,急促的喘息,香甜的体香,轻柔的音乐,温和的的灯光,更有她缠绵的妩媚,这一切挑起了我压抑已久,原始的动力与欲望,一手抚摸着那丰满有弹性的乳房,一手撩起她的睡衣轻轻的伸了进去,顺着那双浑圆修长的玉腿间的罅隙,慢慢的往上游了过去,粉脸绯红的老师却忸怩挣扎的夹紧着修长美腿,似要防止我的手进一步插入她的小穴里扣挖吧,我知道她也许是怕受不了这种感觉吧,或者都是彼此的第一次身体如此亲密?
  我的手在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上来回游弋,撩拨挑逗着她原始淫荡的欲火,我知道她已经承受不了,那握住我dick的手也开始套弄着,那双眸分明充满着情欲需求的朦胧美,彷佛向人诉说她的性欲已上升!看彼此都进入了性欲兴奋的状态,我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轻轻放在那张温暖的香甜单人床上,温柔又粗暴的将她的睡衣扯落,登时,那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便展现在了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曲线婀娜,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

  这就是带我实习的记者老师?谁说记者美女少?她看来是害羞,还是不习惯吧,轻轻闭着眼睛,彷佛行将受宰割的小羔羊,这让我竟有一点负罪感心疼起来,毕竟是我的老师啊,但原始的欲望湮灭了那转瞬即逝的良知,我想彼此应该是可以原谅的,因为彼此的需要,我静静的欣赏着面前这娇美的胴体,她那高耸起伏的肥臀只剩小片镶滚着黑色蕾丝的三角布料掩盖着,浑圆肥美,性感又妖媚!黑色丝段布料下隐隐显露乌黑细长而浓密的耻毛,更有几许露出三角裤外,煞是迷人。

  我禁不住双手开始隔着丝质三角裤摸了起来,爱不释手的将手贴近,轻轻抚摸那饱满隆起的小穴,肉缝的温热隔着三角裤藉着手心传遍全身,竟叫我有说不出得快感,dick开始兴奋胀大,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看她被刺激得春心荡漾、饥渴难耐,身体不住地在床上忸怩着,小穴湿濡濡的淫水潺潺而出,三角裤都沾湿了,她娇躯微颤、张开美目杏眼含春,呢喃着,我竟又心疼起来,或许还有忐忑紧张或爱恋吧。

  一手抬起她的腿,嗯,她很顺从的让我将最后的遮掩除掉,霎时,整个私处绽放了出来,如黑暗中的那夜空寂寞的烟花绽放,恍惚了我的双眼,老师的阴毛浓密乌黑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我按耐不住地欣赏了几秒后,爱恋的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将嘴奉了上去,轻轻的亲吻,用舌尖舐吮她的大小阴唇,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啊……啊……小、小色鬼……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我听到她呢喃着娇嗔着,这让我感觉很受用,更加努力起来。

  「啊……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舐、舐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丢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倏然,我勐地用劲吸吮咬舐着湿润的穴肉,老师的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像溪流潺潺而出,淌进了嘴里,甜甜的,带着轻微的肉味,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把小穴更为高凸,彷佛是要鼓励我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淫水,看她彷佛陷入梦境,同时双手胡乱的在找寻我的dick。

  「亲爱的老师……学生舔的可以吗?……」我嘟哝着,她彷佛没有听见,自顾自的闭着眼。

  「唉……别叫我老师啦……再被你左一句、右一句的叫老师……听了使我心虚不安……叫我姐啊……」

  时间在时钟的滴答声中流失,心中的欲火寂寞的燃烧着,突然,她将我的头掰开,我以为她是受不了了,却不想老师坐了起来,微闭着双眼,呢喃着对我说:「让我给你舔舔吧!」

  同时粗鲁的将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哇呀……它好大呀……真是太棒了……」她温润着妩媚的眉眼瞟了我一下,那性感的样子时我从来不曾体会的。

  秀发呈缕的贴在面庞身体上,香汗淋漓、娇喘急促着,似沉寂许久的情欲要在长期饥渴的束缚中彻底解放出来,我很自觉地将它迎了上去,因为那里早就坚硬如水,老师的玉手握住我昂然火热的那里,张开小嘴用舌尖开始轻舔,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下面的两颗蛋蛋。

  是的,我平常又在影片上看到这样的镜头,本就做爱不多,更是没见过这吹喇叭似的吸吮,此刻感觉是这般新奇、刺激,叫我浑身酥麻,情不自禁发出兴奋呻吟:「啊哟……老、老师你好、好会含啊……好、好舒服……」

  边享受着她的温柔,我的手没有停下来抚慰她的身体,没多久,我的那里就再也受不了了,也许,此刻都是彼此最需要的时候吧。

  「hi, baby, would you like let my dick enter your vagina?」

「噢,宝贝,」说着,她躺了下来,这一刻我不再犹豫,对准穴口勐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顶住了花心深处。

  也许是压抑已久,竟让我也如此粗野起来,她的里面很暖很紧,嫩肉把握的那里包得紧紧地很是舒服,是啊,老师还未生育过,这是正常阿,也许是我的粗鲁让她有点吃不消,她紧抓了我的胳膊,娇喘呼呼望着我,很可怜的。

  「你的这么大……也不管姐姐受不受得了……就……唉……姐姐怕……你、你这小冤家……唉……」不忍心看她如泣如诉、楚楚可人的样子,怪自己刚才的急躁。

  「老师……我不知道你的那么紧小…我冲动了,很想…让你受不了……对不起啊!」

  「嗯……现在轻点儿抽插……别太用力……我怕、怕受不了……别太冲动了好嘛?……」

  她嘴角泛着一丝满足与紧张,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我开始慢慢轻抽慢插起来,而她彷佛很受用,也扭动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配合着。

  「姐,这样可以吗?」她完全享受于其中了,没有搭理的话语,只是嗯嗯啊啊。

  「是不是还是不好啊,姐,要不我抽出来吧!」我突然坏坏的想到。

  「不要,……不要抽出来……我要……」看她原本正感受着我塞满小穴中充实酥麻的感觉里,突然听到如此,好像很恐惧的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我得的背部,双腿高抬两脚勾住腰身,唯恐我真的抽出来。

  「姐……叫、叫我一声亲丈夫吧……」

  「不、不要……羞死人……我是你老师,我、我叫不出口……弟弟」

  「叫嘛……我要您叫、叫我亲丈夫……快叫嘛……」我慢慢的抽插着。
  「你呀……你真折磨人……亲、亲丈夫……唉……真,羞……」感觉她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

  「喔……好爽哟……亲、亲丈夫……姐姐的小穴被插得好舒服哟……亲、亲丈夫……再插快点……」

  老师春情荡漾的肉体随着我插的节奏起伏着,灵巧的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呻吟着:「哎呀……你的大……大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痛快哟……我又要丢给你了……喔……好舒服……」

  我感觉一股热烫的水直冲而出,那里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使得,我承认从来未有的感觉在这刻爆发,原始的欲望暴涨起来,不再怜惜地勐插狠抽起来,老师的娇躯好似欲火焚身,配合着紧紧的搂抱着我,彷佛听到那抽插出入时的水声卜仆不绝于耳,似夜籁寂寞星空下婉转流淌的小溪。

  是的,这带给我们彼此无限的快感,舒服得彼此都要发狂,她把我搂得死紧,大肥臀勐扭勐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呻吟呢喃,「喔……喔……天哪……美死我了……啊……死我了……哼……哼……姐姐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要丢了……」

  此刻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在多想,不时地我全身一阵颤抖,是被老师嫩肉痉挛的刺激吧,感觉得到那来自线面的不断吮吻的力量,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无限的美妙。

  看她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呻吟着:「喔、喔……不行啦……快把姐姐的……啊……受不了啦……姐姐的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亲丈夫……亲弟弟……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看她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身子下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

  「姐……啊,不,老师,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泄了……」

  「嗯,我也要,要……要达到高潮了」她肥臀开始拼命上挺扭动迎合着我,迎接这最后的冲刺,一吸一放的吸吮,一抽一插的挺进。

  「心肝……亲丈夫……要命的怀学生啊,……姐姐要丢了……」

  「啊……亲姐……肉姐……我、我也要泄了……啊、啊……」

  突然感觉彼此勐地一阵痉挛,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热烫的水一泄如注,感到酥麻无比,我终于忍不住急射而出来,射入那深处的花园。

  她被那热烫的也射得大叫:「唉唷……亲丈夫……亲哥哥……美死我了……」
  我们俩人同时到达了性的高潮,双双紧紧的搂抱片刻后,我抽了出来,双手柔情的轻轻抚摸老师那丰满性感的胴体,亲吻的拥吻起来,满足又疲乏地相拥着。
  说着一些话题,记得问他为什么不找男朋友,只是告诉我说没有合适的,其实,我感觉到了她心中的忧郁,然,我开始喜欢上她,爱恋的,爱怜的,我知道女孩子需要认真的呵护,那一夜我们又作了好几次,嗯,比第一次都感觉好,因为彼此都放得开了,每次都达到了高潮。

  后来,日子依然如流水般流逝着,我还是跟着她实习,只是,彼此不再如以前那样子,更加莫切了,不时地,有时忙完稿子后我们会一起出去吃饭,然后去她的家里,直到我的实习生活结束,现在,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经常地受到彼此电话的问候!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