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15

【妈妈,所谓爱情(续)】(第十九章 大结局上:对不起我爱你)


  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多么富有内涵一句儿歌歌词。我的朋友,
新月,你在哪?

  刚走出小区,准备给秦萍打个电话,作为最好的闺蜜,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林
新月在哪呢,只不过是刻意隐瞒罢了!

  突然,一阵凛冽的寒风,吹得我哆嗦了一下,呵!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林新月
在哪呢!老爸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不是笃定了我一定知道她在哪吗?昨天晚上我故
意让妈妈放声浪叫不就是为了让她死心吗?

  我迅速的回到家,找妈妈拿了她的车钥匙,啊?妈妈显得有些茫然。

  我说,我还要回一趟鱼塘。

  妈妈不愧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理解丈夫所要做的一切,只是一句:路
上小心。便不再多言语……

  我一下子拥住了妈妈,低头,含住她两片红唇,舌头和她湿润的香舌缠在一
起,疯狂肆虐!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主动从我的嘴里退去,不舍却又无可奈何:快去吧,再
不去天就要黑了。

  她站在门口,目送着我走向电梯,情真意切地说了句拨动我心弦的话:我在
家里等你。

  我在家里等你。开车的时候,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重播默片!它不是什
么甜言蜜语,却是世界上妻子对丈夫最美好的牵挂,足以令我肝肠寸断。

  走着走着,我冷静了许多。她可以打车跟踪着过来,却无力打车回去!清幽
的山野,方圆十里,无一户人家。就算山路畅通,开个车走出深山也要一个多小
时,更何况是走路?

  她会走吗?

  也许不会,这里也有令她肝肠寸断的画面,和呻吟!

  终于在天黑之前,我赶到了小屋。也许是汽鸣声的缘故,在绝望的最深处,
她看到了希望:连续不断地“救命啊救命啊”回荡在山谷。

  突然一个男声:谁他妈的来坏老子的好事!!!

  情况不对,我突然意识到林新月有危险,斜瞟了一眼才发现,我的车旁还停
了一辆破破的摩托车。

  沿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我努力奔跑,生怕迟到一秒会发生什么让我抱憾终生
的事来!

  门廊前,一个女孩躲在角落抱着双腿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衣衫支离破碎,就
和她的心一样。

  陈伯?为我们家例行清扫,饲养鱼塘多年的老员工,竟然赤裸着下体,拖拉
着少女!

  我火冒三丈,怒斥:住手!

  陈伯和林新月同时转过头看向我,两个人的神情都充满了恐惧。

  少爷!?

  我把林新月扶进了屋,换上妈妈留在这边的睡衣,她安静的睡着后,我才到
屋外,准备和陈伯决一死战!

  陈伯看到我,砰地一声直愣愣地跪在我跟前:少爷,我错了,我色胆包天,
我该死,少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陈伯声泪俱下。我这才想起他的两个儿子都
在父亲的公司上班。

  了解了情况之后,我把陈伯扶了起来,叫他忘了今天的事,我也忘了,并叫
他赶快回家,天黑了,路上注意安全。

  原来星期天的下午是陈伯固定过来喂饲料和打扫房间的时间,他收拾完一切
之后,警觉有一个漂亮女孩一直徘徊在这间小屋周围,心生歹意。

  我能想象陈伯在施暴时,林新月的无助。

  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

  你是聂总的家人又怎么样?!

  你叫啊!你叫啊!你再叫!

  中国人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得可怕,那种心惊胆战的后劲让我一辈子都害怕。
辛亏陈伯没有良成大错,要不然就算拼了我这条小命,也会跟他同归于尽!

  和妈妈打完电话后,我放心了。

  轻轻的走到床头,打开台灯,坐下,看着林新月满脸泪横还在抽搐的脸,心
里非常不是滋味,也许这就是传说中心疼的感觉。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细细的打量着她,可爱动人。她突然惊醒,一下子坐起
来就抱住了我,再一次像在小姨的怀里一样放声痛哭。

  我的心,在她的痛哭声中变得好柔软: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了点干粮!

  正打算起身,林新月死死的抱紧我:小豪,不要离开!

  我的右手,绕到她身后,轻轻的小拍她的背,安抚道:好,我不离开!

  等到她没有了动静,我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放她躺下,她却条
件反射性的认为我要抛弃她!更加死命的抱紧我。没有办法,我只好脱了外套和
牛仔裤,和她睡在了昨晚我和妈妈的战场上。

  希望我的拥抱,可以让她忘记刚刚发生所有的痛。她逃过了女大学生出租车
事件,却差点上演了老头猥亵少女的恶俗剧情。还好作者残存了一点人性,林新
月命苦啊!

  第二天早上醒来,林新月一汪灵动的大眼睛注视着强奸了我,我不会怀孕吧?!

  小豪,我在做梦吗?

  什么梦?

  和你睡在一起的梦。

  果然是在做梦!

  我身上的衣服是你穿的?

  嗯!帮你换衣服的时候,你悲天跄地,没有知觉。

  我的胸罩和内裤呢?

  被我扔掉了!

  啊?

  坏了的东西不要也罢,我送你一堆!

  好,你说的。

  那你?林新月害羞地说不出口。

  我,我什么?我其实能猜得到。

  对我就没有想法?果然,我家的林新月又回来了。

  林新月,你知不知羞的!和一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床上,还能问出这样的话。
我是觉得她已经被我荼毒得太深了,病得不轻,得治,得吃药。

  你看我全身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知不知羞的!哼……!拽了拽了,我果然
起到了遗忘的效果,她就真的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

  嗯!其实还可以。我有点坏坏的。

  快说快说,什么还可以?我们面对面躺在床上,她急切地一只手推了推我。

  我恶俗的来了句:奶子!

  她一下子脸色通红,比猴子的屁股还红:你喜欢就好!

  嗯!我喜欢就好。

  那下面呢?天哪!我真心不懂女孩子的脑子里整天到底想的是什么乱七八糟
的东西。

  好!我无语了。

  她突然一下骑到我身上来:我把青春献给你!

  我被吓得汗毛都立了起来:不行不行!你听我说。

  她委屈得快要落泪,但二选一,我必须放弃她,伤害她,因为还有一个女人,
在我出门的时候对我嘱咐了一句:我在家里等你!

  我不听!我不听!她挣扎着。

  我压倒在她身上,双手压着她的双手,双腿箍住她,不让她动弹。她两行眼
泪总有一种魔力让我心软。

  我和我妈妈乱伦!你不介意?

  我不介意,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她哽咽着。

  但是我却不想做对不起我妈妈的事来,我和她是夫妻,是爱人。

  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

  她的眼睛没有了光,黯淡了下来。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你跟着我们。到了这边的第二天,我和妈妈漫步山
间,我才觉得有些诡异。

  有一秒,我看见了你躲在一棵大榕树后。反正迟早要让你知道,我也想早点
让你对我死心。

  当时,我大声地问了妈妈一个问题,就是为了让你听到:你后悔成为我的妻
子终生跟我在一起吗?

  当时我妈的反应是什么?她猛地扑上来抱住我的头吻了过来,我们温热软腻
的舌头到处搅拌,缠绕吸允,激烈投入。你看见的!那时我们哪怕是彼此的一滴
口水,都舍不得浪费。

  林新月!你别动!

  你别说了!

  我要说!

  我们逗乐打趣,你不是没有看到!我们在山间快乐似神仙,你不是没有看到!
晚上我和妈妈在门廊前热吻,你不是没有看到!就连我和妈妈做爱,她放浪形骸
的浪叫声你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不要说了!

  我要说!

  小豪,你知道你的每一个字都在活生生的将我凌迟。呜呜呜……

  我心想,傻瓜,不将你凌迟,你又怎么会重获新生呢?况且,我说的每一个
字,犹如骨鲠在喉,心如刀割,又何尝不是活生生的斩立决呢!

  我不值得你爱我,我们家太乱了!我妈和我爸,我小姨和我爸,我和我妈。
你不该在这样的一种关系里生活,你在我的心里纯净如水。

  呵呵!纯净?纯净我会是我爸的私生女,我活该得不到爱!

  我活该的不到爱!这句话听得我撕心裂肺,我还有什么资格去安慰她——被
我伤害得遍体鳞伤的女孩。我放开了她,她没有发疯,只是淡定的说着一个事实。

  我爸爸说,她要和李老师结婚了,和他弟弟的未婚妻结婚,并且举办一个非
常盛大的婚礼,羞辱害死我妈的那个人,更是羞辱他自己!

  忘了说,爸爸还查到李老师竟是我的亲姨妈,神奇吧!幼儿时被人贩子拐走,
过了几十年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地。狗血的情节,难以置信吧!

  没想到,你家,更狗血!你小姨为你爸生了两个孩子,你妈其乐融融,原来
是她还有你这么一出戏。母子乱伦戏码,多新鲜,多刺激啊!

  别说了!

  我要说!我偏说!

  你妈贱啊!放任自己的老公跟自己的妹妹乱伦,还……

  我啪的一耳光扇了过去:你羞辱我可以,不许羞辱我妈!

  林新月捂着被我扇红的那半边脸:你打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打过我!我不穿
那个贱人的衣服,我不穿!然后她脱了穿在身上的睡衣睡裤,和我坦诚相见!

  我暴力的把她用被子裹住,深秋的天气凉,我担心她感冒。

  我不要你同情的施舍!

  但是,我却不想看到着凉的你……

  她挣脱了出来,抱着我的脸乱吻,没经历人事的她,怎会体会爱人之间的性
爱醉生梦死!

  你会后悔的!我说。

  我不会后悔!她说。

  都这样了,你还要!

  我要!我要!我要!

  我说,我不能害了你,要么留你清白,要么许你未来。你的未来,我给不了!

  她说,小豪,我不要未来了,只要能给你我的清白。无论你爱不爱我,无论
最后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我都不会打扰你和阿姨的幸福。能给你我的第一次,
这也就够了!

  林新月的这段话击溃了我所有的防线,原来我的防火墙也不过如此,不堪一
击!我抛弃了所有的顾虑,也就不矫情了,一吻封嘴,和林新月缠叠拥吻到一起。

  我伸出双手,略微有些粗暴地握住林新月稚嫩的双乳,这对小白兔弹性恰到
好处,我真的喜欢。

  嗯……嗯……谢谢你……小豪……

  在遭遇双重快感下的林新月,已经动了情。我也是欲火高涨,放缓了手上的
动作,转换阵地,亲吻着她那已经充血的鲜红色的蓓蕾上,轻咬、含吮着。稀疏
的阴毛,处女的芳香,原来处女也会湿穴啊,我后知后觉了。

  粉嫩的巢穴,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尝试着舔了一下林新月勃起而露出头来的
阴蒂,她在毫无防备下,全身战栗,一股淫水汹涌淌出,到了高潮。

  我喜不自胜,好敏感的小妮子。思考间,我快速的脱光了自己,这才是真正
的和林新月坦诚相见。

  她看见我充血膨胀的大阳具,想要说些什么,就我的唇舌攻势堵住了嘴,弄
得欲罢不能。

  林新月无师自通的伸手探寻我那狰狞火烫的巨物,呵呵,已经抵在桃源蜜径
的入口蓄势待发了。

  小豪!进来,我要你,我爱你。

  遵命!我起身换成半跪姿势,尽量将林新月的双腿打开,看她似乎充满紧张
情绪,不禁有些疼惜。

  她说,我不怕!

  这就是我坚硬似铁青筋爆现的大钢炮所等待的通行令,随着它一寸一寸的深
入,林新月和我的精神高度紧张,我们十指紧扣,希望能给彼此一点安全感。

  我的腰部微微用力,一下子插入了大半,终于触碰到了林新月那一道贞洁的
屏障。在性爱场上叱咤风云这些年,我第一次遇到了阻碍。

  没想到林新月迫不及待地主动一挺腰身,我的大鸡吧全军覆没在她的阴道里。

  啊……疼啊……她在那一瞬间,放肆地大声叫了出来,有种身体被人从中间
撕裂的感觉,又有一种被异物堵住身体的难受感觉。

  她昨晚明显听见我妈妈的浪叫声是舒服的,享受的,带着美好向往的。现在
的她,身体抽搐,难以忍受这挖心般的痛楚。她的眼中含着泪,动情的呢喃:小
豪,谢谢你,我爱你!她终于和自己的挚爱融为了一体,就算她她做不了我的爱
人。

  我插在她的穴里,不敢动弹,生怕又弄疼了他。我说,月儿,我爱你,但是
我们注定今生有缘无分。

  她说,没关系!有今天,就够了。

  随着林新月的痛楚逐渐消退下去,我能感到她的阴道内阵阵春水不断的往外
涌。她深情脉脉的盯着我的双眸,那娇羞中嫣红的肌肤,美极了,是我见过最美
的她。

  小豪,来爱我吧!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我终于圆了无数个日夜所期盼
的梦。

  我们早已忘记了尘世的一切,下体只想与对方紧密结合。林新月双手抱住我
的脖子热烈的回应我无边的吻,不停的吸着我伸入她嘴里的舌头。

  性,情,欲,爱!

  作为一个老手,我渐渐加快速度在林新月的体内狂野的驰骋。嗯!好……舒
服……唔……哦……嗯……

  第一次历经人事的她还有些不知所措,当渐渐适应快感,令人迷醉的感觉又
夹杂着另一种失控的感觉,强烈而又满足。

  她问,我能像阿姨一样在你的胯下呻吟吗?

  我说:这是你的自由!

  哦……林新月羞红脸答应道:嗯……哦……啊……真的……好美……嗯……
啊……嗯……好舒服……

  我知道,这是她在向全世界宣誓,我林新月是聂子豪的女人!我兴奋的加快
了一点进出抽插的速度,回应这个深爱着我的女人:嗯……月儿……我也好舒服
……我爱你……

  原来从女生到女人,就在一张薄薄的处女膜之间。她的小穴里渐渐开始分泌
出更多的爱液,随着我有节奏的抽插,她呻吟声婉转动人。

  哦……太用力了……小豪……啊……老公……啊……啊……啊……怎么会是
这样……啊…要…不要……啊……好舒服……啊……我爱你……爱你……我爱你
……林新月表面如此动情,心却在滴着血:可惜,你不给我机会做你一辈子的女
人!她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后背,怕我在这一秒的温存都会离开她。

  我终究将她辜负!

  和林新月做爱,总是弥漫着青春的气息。我每一次都大开大合的整根没入,
再整根抽出,她真的很美很可爱,让人经不住怜惜:月儿,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
有多诱人吗?

  小豪,谢谢你在我身体中沉醉!

  哦…喔喔……好爽,小豪……大……太大了。听着林新月的话,我脸上笑开
了花。我喜欢听人夸我床上功夫好,就好像这才是一个男人最大的本钱和实力一
样。

  就是这种最为平常的姿势,我的龟头每次都深深的抵住林新月的子宫口:哦
……不要……停……忍不住了……嗯……哦……亲爱的……

  感觉到林新月的蜜穴里的嫩肉激烈的蠕动收缩着,阴道壁也开始出现抽搐,
我知道,我和她的第一次高潮将要来临。

  青涩少女刚刚初经人道,我迅速抽插,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狂喷到林新月的
子宫内,希望,她不要就此怀上我们的孩子。

  我喘着粗气,躺在她身边,亲吻着她绯红的玉颈,帮助她平复那尚未平息的
喘息。

  我爱你,月儿!我说:我真的爱你。

  但是我心里却万般复杂:宝贝,我爱你……可惜我却不能用我的一生来爱护
你、呵护你。

  我们坐起身来,她在我温暖的怀抱中,心满意足的笑了。没有未来又怎样?
我不能阻止她爱我,我也不能阻止我心里为她空出一个位置。情为何物,爱欲为
何物,就让我们今天好好放纵一把,义无反顾……

  真想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我们就定格在这短暂的瞬间,永远的……你这
样爱着我,抱着我,我躺在你的怀里,哪也不去。林新月的愿望多么的简单,却
又那么地不切实际。

  一觉梦醒,林新月的浪叫声再次传来,果然无师自通,果然床上尤物,连大
鸡巴这样淫秽的词都喊了出来:老公,你插得…啊…嗯…太深了…舒服死了……
啊……好舒服啊……小豪……大鸡巴……啊……太大了……好舒服……啊……

  就算寒秋,也灭不了我和林新月的火热。疯狂激烈的性交,让我们彼此的性
器再次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我拍了拍林新月,让她背对着自己翘起屁股,趴在床上。我在她的身后吻着
她的臀瓣,或搓揉女孩的嫩乳,或伸手到她腿间一阵抠弄。她很是听话配合着我。
迎合我的唇舌。

  小豪!进来,我要。

  叫我小豪?

  老公,进来,我要!她很识时务。

  哈哈,把屁股抬高一点,让老公来好好疼你。林新月听话的抬高臀,我狠狠
的插入,她的嘴里顿时发出痛快娇吟。

  今天是她的第一次,我本应该温柔如水。但我们也只有今天!我下定决心,
开足马力疯狂的在林新月的体内抽插,直插得林新月浪花外涌、浪叫连连。

  我要让她记住我:永生难忘!

  不一会儿,我抽离出林新月的身体,小嘴深情地把她的阴核含在嘴里,轻柔
的吸吮,她的身体立刻痉挛抽搐:啊……好啊…痒死了……

  林新月仰头看着我为她服务,感激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老公!我爱你!谢谢
你给我这么美妙的感受。

  她的穴泛滥成灾,我跪在林新月的腿间,阴茎插在她的小穴里,猛地一挺,
徐徐地干着林新月湿润的小穴。

  喔……好舒服……嗯……林新月似乎很上道,主动将臀部顶向我,想让本屌
插更深入一点,我一顶一放,一顶一放的配合着她的动作。一首淫靡的交响乐又
在山间缓缓奏响!

  我们做爱做得死去活来,累了就睡,醒了就干,直到我的小弟弟再也不能崛
起,它也已经尽力了,真的是蛮拼的!

  傍晚,回市区的路上,林新月一语不发。

  我说:谢谢你!

  她说:我自愿的。

  我决绝:以后我们不必再见了。

  她楚楚动人一脸忧郁的看向我,这是刚刚跟我在床上舍生忘死的男人吗?。

  我说:程教授帮我联系转学到厦门大学管理学院,我和妈妈都会到那边去生
活,当然我们在那边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很淡然:我懂了!

  三个字,诠释了这个女人对我的全部理解,对不起,我辜负了你;谢谢你,
也给了我永生难忘的一天!

  回到家,妈妈看见我脸色苍白,一幅精气被抽干了的样子,瞬间流露出我也
懂了的表情。我的女人,你们都是这么的善良!

  我哭了,对妈妈说:这是诀别我仅能给她的了!

  妈妈抱着我的头说:我懂!我不怪你!

  我说等厦门那边的事安顿下来,我们就走吧。

  妈妈说,好!

  她侍候我睡下,心里竟然打起了退堂鼓:这样,真的好吗?

  下一章终章:大结局(下)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