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淫父》之一:淫父奸女夺童贞

小缨是个普通的高中生,今年刚满十六。她还有一个十四岁的妹妹琪琪,她们两个都遗传了母亲的甜美容貌,年纪虽小,就已经分别拥有E罩杯和D罩杯了。她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三年多了,平常爸爸去上班工作时,就只有姊妹俩相互陪伴。今天妹妹去补习还没回家。已经放学的小缨闲得发慌,便先去洗澡。想着待会在爸爸下班之前将晚饭做好。 
洗完一个香喷喷的热水澡后,因为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小缨便只套了件大T恤,既没穿胸罩,也没穿内裤,就开始准备晚餐了。就在她忙的不亦乐乎时,小缨的父亲国炜回来了,小缨开心的跑向父亲,并好奇地问道:“爸!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都还不到下班时间呢!” 
原来国炜今天和上司因为理念不合而起了冲突,上司命他先下班回家休息,国炜越想越心烦,当他抬眼看到女儿的清凉打扮时,他完全忘了刚才的不愉快。 此时小缨却浑然不知她那胸前的一对巨乳将T恤撑得有多高耸,而那两颗站立的乳头更是像要撑破那薄薄的衣服一般、明显可见的挺立在衣服下。T恤下摆虽然恰恰遮到雪白柔腻的大腿根部,却仍不经意的露出了少许的少女阴毛。国炜仿佛可以闻到女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诱人处女香。
此刻国炜禁欲三年的男性欲望早已被自己女儿的火辣身材所唤醒,下身的男性巨根正怒吼着想要发泄。国炜像着了魔一般,两眼发直的盯着小缨看,眼中所散发出的兽欲早已取代了平时疼爱女儿的他。小缨莫名的有些害怕,却又说不上来爸爸哪里不对劲。
这时国炜突然问小缨:“小缨,你是不是最爱爸爸,最听爸爸的话呢?” 
小缨乖顺的点点头,国炜接着说:“那你现在把衣服脱下来好不好啊?” 
小缨听了又惊讶、又害羞地猛摇头!国炜一看她不肯,马上大声怒喝:“你不脱的话就是不孝女!快给我脱!”鲜少发怒的国炜把小缨吓坏了,连忙照做,将身上仅供蔽体的唯一一件上衣给脱了。这么一来,小缨便一丝不挂的站在父亲面前,国炜着迷的看着小缨丰满迷人的娇嫩女体。尤其是那一对雪白而高挺的奶子,最前端的粉红色娇艳乳头仿佛正等着男人的吸吮。
年轻少女未曾被男人玩弄过的处女胴体,有着白腻无瑕的弹性肌肤,正闪耀着透亮的光泽。而阴部由于被稀疏的阴毛所覆盖住无法得见,却更加激起国炜一探究竟的欲念。 国炜要小缨坐到沙发上并将大腿张开。小缨虽然不敢不从,却也羞于在父亲面前双腿大开,而只是微微的张开膝盖一点点,便做不下去了。国炜猴急的解开皮带,脱掉裤子。掏出已经三年没有搞过女人的巨大肉棒,准备在女儿身上好好爽一爽。
“过来!过来舔爸爸的肉棒!”国炜扶着自己的男根步步逼近小缨,并硬将阴茎塞进小缨嘴里。国炜的巨根塞进小缨嘴里后,感到阵阵温热濡湿,数年未曾享受此等服务的他,用力的扯住小缨的头发前后晃动,使她能够持续吞吐自己的阳具。女儿的小嘴服侍得自己舒爽极了,他忍不住开始呻吟出声。由于小缨一直只是被动地承受国炜在她嘴里的肆虐,并没有去舔弄父亲的肉棒。于是,国炜揉搓着女儿的巨大乳房并喝道:“给我好好的舔!把它弄得舒服的话,待会爸爸会用它塞进你的小浪穴,也让你爽上天!” 
小缨听到父亲竟对她说出这些淫秽的言词,虽然她尚未经人事,却也并非对性一无所知,不禁羞红了脸。她惶恐地试着搅动舌头去舔弄满涨在口中的阴茎,丁香小舌就这样轻轻地扫过国炜的龟头,霎时国炜全身一震!一股许久未曾感受到的快感自背脊窜向后脑,使他低吼出声,差点就此爆浆! 
他怕再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破功;虽然他认为将精液射入女儿的檀香小口中、再逼其吞食也是一幅很诱人的画面,但他此刻只想保留精力,好让他能尽情开发可爱女儿的香甜处女嫩穴。
于是,国炜转而袭向小缨那两只足以使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丰润高挺巨乳,他紧盯着那对大奶子,魔爪不停的使劲揉捏它们,欣赏那两团白肉在自己手中弹跳的样子。他更将嘴巴也凑上去,用力地吸吮那粉嫩娇艳如清透红莓的乳尖。从未被男人如此挑弄的小缨,看到自己的双乳被父亲如此狎玩,加上乳尖传来的阵阵骚动;敏感的小缨竟不自觉的发出了娇吟声。
国炜发现清纯可人的女儿竟也有了反应!他更兴奋了,决定加快速度,好发泄自己的兽欲,接着国炜便粗暴地扒开女儿的白滑双腿,当他看见小缨未曾遭受男人蹂躏的漂亮阴部时,他简直红了眼,恨不得立时将自己正肿胀不已、疼痛难当的巨大肉棒干进女儿的如花小嫩穴里!
国炜扑向小缨,将头埋在小缨的大腿根部,对着那散发着处女亮泽的两片小肉瓣伸出了滑舌,开始像发了狂般地吸吮舔弄。纯洁的小缨怎么承受得了如此的进犯,她尖叫出声,雪白的身子向后仰躺,不断地颤抖。令坚挺的乳房也跟着向上甩动,晃荡出阵阵令人眩目的乳波。
国炜的舌头灵活地舔洗过小缨阴部的每一寸,他着迷地尽情品尝着女儿散发阵阵幽香的美艳阴部,耳中听到女儿不停的淫声浪叫,使他更加情欲勃发。 他吸住小缨最敏感的那颗小豆,口齿含糊不清的问小缨:“怎么样?爽不爽?爸爸舔的你爽不爽?说!给我说!” 
小缨经过这一连串的挑弄,对她来说实在是过于刺激了。她脑中早已一片空白,听到父亲这样问;她竟神智不清地回答:“嗯啊……爽……爸爸你弄得我好爽啊……” 这时国炜惊喜地发现,小缨的阴部正汩汩地泌出爱液;甚至流经股缝,漫流到了沙发的椅垫上,使得小缨的腿间一片湿濡。
“哼!想不到我的女儿原来是个等不及要被男人操的小骚货!都还没被男人玩过,就湿的这么快了?哈哈……等爸爸把下面这一根干进你的小穴后,说不定以后你的小穴一痒,就会来求爸爸用大肉棒搞一搞你的小浪穴喔!哈哈哈……”国炜边淫笑,边把自己早已难耐得流出透明液体的勃发阳具抵住女儿湿淋淋的蜜穴口,他已等不及插入了。
小缨感觉到爸爸的大肉棒正抵着自己的穴口,并缓缓地摩擦着。这带给小缨另一种快感,她觉得自己全身麻痒,而且有一股莫名的空虚感及渴望;她渴望能有某种东西来填满她空虚的身子。
国炜看见女儿迷离涣散的眼神,知道女儿也性兴奋了。他将臀部向后移了一点,对准小缨的穴口,再将臀部往前用力一挺!便一口气猛力的捅破了小缨的处女膜,大肉棒直直的插到小缨的阴道最深处。国炜感觉到自己的男根被女儿温热的阴道嫩肉紧紧的吸住,简直是人间极乐!忍不住便甩动起腰部,开始在小缨的紧致小穴里疯狂抽插了起来!
终于被自己父亲奸淫得逞的小缨,由于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男性阳具,而忍不住在父亲的狂抽猛送下哀嚎出声,痛得哭了出来。“呀啊啊!好痛……好痛喔!爸爸……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会被爸爸弄坏的……”
但是国炜早已丧失理智,此时他只想尽情的发泄压抑了三年的强大性欲。他紧紧压住小缨,感受着女儿的弹性巨乳在他胸膛下的波荡。他爽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含糊的发出呻吟声,并竭尽全力的将肉棒狠狠干进女儿的热穴里、再用力抽出!享受这一进一出之间所产生的快感。
“不要……不要啊……救命……” 小缨被爸爸的大肉棒干得痛不欲生,但当国炜抽插了一百多下后,小缨渐渐的在疼痛感之外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快感;每当爸爸将肉棍插入自己小穴、再拔出去的时候,都会有种酥酥的、麻痒的感觉从阴道肌肉扩散开来,传至全身。而且这股麻痒的快感仿佛也传至她的乳头,使得她的乳头更加的硬挺高耸。
“啊啊……我……嗯啊……我是怎么了……?啊……好奇怪喔……已经不痛了……嗯嗯!啊……”小缨觉得自己的体内多了这么一根肉棍在进进出出;好像全身的痒处都被搔到了,尤其是爸爸的阴茎顶到自己最深处时,更是舒爽难当,恨不得被多顶几下,好纾解自己的饥渴。
随着小缨的处女穴被自己父亲的阴茎完全开通了之后,她淫浪的天性似乎因为被爸爸奸淫这件事,而整个激发出来了。小缨开始肆无忌惮的娇声浪吟;甚至扭动起自己白皙圆润的屁股,去迎合父亲在她体内的粗暴抽插。“啊阿!爸爸……再里面一点……啊呀呀!顶到……顶到了啊!好……好好……嗯嗯……啊!再来……再来啊……爸爸……” 
国炜听到女儿已经被自己的大肉棍搞得抛弃羞耻,开始尽情享受身为一个女人与男人性交时的快感了,非常得意,他想,今后有了一个可以泄欲的工具,不仅随时随地都可以搞,还随传随到呢!他一边奋力地干穴边说道:“知道爽了吗?小贱人!不好好的干一干你,恐怕你还不知道爸爸的厉害吧!给我叫大声一点!叫的好听的话,爸爸会多干你几下!快叫啊!”
于是,小缨便高声浪叫了起来,简直就像个淫贱的妓女般;恨不得自己的穴被搞烂似的,边扭腰摆臀边哀叫:“啊啊……好爸爸……快干我……用力干……我好痒啊……快用你的大鸡巴搞我的小洞吧!求你……求你多干我几下啊……啊!” 小缨这时突然杏眼圆睁,小嘴再也无法出声,因为国炜紧紧抵住了小缨的子宫口,狠命的搅动了起来!至此小缨完全的疯狂了;她白眼外翻、全身激烈地抽慉;嘴角更是无法克制地流出了唾液,尖叫着达到了欲仙欲死的高潮!
“呀啊啊啊啊…………”随着尖叫声的停歇,小缨的身子也精疲力尽的软了下来,疲软无力的任父亲继续蹂躏她的年轻肉体。国炜看见小缨在他身下瘫软无力的样子,更加满足了他的征服欲。他决定换个姿势继续搞他女儿,他突然将自己的男根从小缨的阴道中抽了出来;引起小缨的一阵呻吟:“嗯……啊……” 
接着国炜对小缨说:“起来!给我趴在床上,把屁股翘高让你的浪穴露出来!”小缨照着父亲的指令乖乖地趴好之后问道:“爸爸……趴这样好奇怪喔!你为什么要叫我……呀啊……” 不等小缨问完,国炜便扶着阳具,捧起小缨的玉臀,对准那初遭开苞、红肿充血且淫水漫流的洞口一用力,巨根便直挺挺的插进了那销魂穴。
成熟的男人阴茎再度把初次性交的小缨捅得哀哀求饶:“啊啊……爸爸……又来了……我已经没力了……啊……啊……不要再插进来了……呀!嗯嗯……”小缨被这如野兽般的强烈攻势搞得几乎要虚脱了,几度要瘫平在床上,却又被父亲硬拉起纤腰继续搞她的嫩穴。改从后面干起女儿的国炜,双手伸至女儿身前、一手一个抓住了那对大奶子。
他看见女儿纤细的身子在自己的奸淫下婉转娇啼,嘤嘤求饶;雪白纤长的背脊不停颤抖着,细腰不自觉的轻摇扭摆;连带着白玉般的俏臀也跟着淫荡的摇晃,形成了一幅淫靡无比的画面。
他忽觉一阵强烈的射精感袭上背脊,他加快在女儿穴里的抽插速度,阴囊不断的与小缨的臀部相撞,发出了阵阵肉体相互拍击的啪啪声响。国炜低吼:“啊……我要射了……爸爸要把它们全都射给你了……乖女儿!把爸爸的精液接好了!” 此时国炜的快感已达顶点;他抖动着腰部,感到精液正喷射而出:“啊啊!我射了……射了啊……”就这样,国炜将囤积了三年的浓精一口气全都射进了女儿体内!
而小缨被这波又浓又烫的精液一射,强烈的刺激感令她的阴道忍不住收缩抽慉了起来!娇喊道:“啊呀……” 她未成熟的子宫也因为吸收了这些精液而蜕变了,至此小缨已在自己父亲的调教下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了,而这些都还只是开始而已…… 
数天后,小缨就读国二的妹妹琪琪补习完回到家,一进客厅就听到浴室传出了怪异的声响。琪琪好奇的前去查看;原本以为是姊姊不舒服而躲在浴室的琪琪,轻轻推开浴室的门后,眼前出现的景象却让她吓呆了……
只见全身赤裸的姊姊小缨站在洗手台前,双手撑着洗手台、臀部高高翘起,修长的双腿大大的张开、脚尖紧绷的踮在地上;而站在姊姊身后、全身西装笔挺,裤子却脱到了膝盖的父亲,下体正紧贴着姊姊大张的双腿间,用双手固定住姊姊的小蛮腰,并激烈的摇摆腰臀去撞击姊姊,撞得姊姊不停的大声哀叫。 
琪琪看到爸爸还把两手伸到姊姊身前,去捧住那两颗正前后弹跳、撞击洗手台上镜子的丰满巨乳,并粗暴的挤压揉捏姊姊的乳房,使姊姊的哀嚎声更加的凄厉了:“啊啊……不要啊……爸爸……饶了我吧!我……我不行了……呀啊啊……”
这时,以为姊姊正承受着痛苦的琪琪忍不住出声了:“爸爸!你在对姊姊做什么?”突然蹦出的问句,把被性交的快感冲昏头的国炜和小缨吓了一跳。但当国炜冷静下来后,他的肉棒竟肆无忌惮的继续在小缨的体内进进出出;反倒是小缨因为被妹妹目睹与爸爸做爱的情形而羞红了脸。
这时国炜忽然将阴茎抽出小缨体内,朝琪琪走了过去。而小缨心里已经猜到,妹妹也即将被爸爸奸淫了…… 
国炜对稚嫩的小女儿说道:“琪琪,爸爸跟姊姊正在做一件很舒服的事喔,你想不想也舒服一下呢?”
琪琪似懂非懂,也就傻傻的点了点头。国炜看见小女儿这样天真无知,想必自己一定又能再次饱尝鲜嫩处女的破瓜大餐,想到这里,他刚才尚未在小缨体内发射的肉棒更加兴奋勃发了。
他一把抓住琪琪拖着她走向卧房,而正因为阳具正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之下;国炜无心等待琪琪性兴奋。他将小女儿推倒在床上后,掀起琪琪国中制服的百折裙,就硬把她的内裤扯到了脚踝上。
琪琪害怕的问:“爸爸……为什么要脱内裤呢?这样真的会舒服吗?” 
“嘿嘿……别急,待会爸爸一定会让你很畅快的,哈哈哈……” 
国炜边淫笑着边顺手将摆在柜子上的凡士林拿了过来,并拉开琪琪的双腿,取了一些软膏涂抹在她细嫩诱人的小穴穴口。接着便迫不及待的用手将琪琪压制住,并且把肉棒凑到小女儿的洞口后,他屁股用力往前一挺,便一举强硬的捣破了琪琪幼嫩的处女膜!
琪琪发出了贞操被强行夺走的凄厉尖叫:“啊!好痛!好痛啊!救命……姊姊救我啊……不要……爸爸不要了……啊!啊!” 
无视女儿痛苦的哀嚎声,这时的国炜如痴如醉地享受着阴茎被幼嫩女体内的丰盈嫩肉所紧紧吸附住的快感,他随着野兽的本能疯狂的在琪琪穴里急速抽插,干得幼女琪琪几乎要痛晕过去。
国炜一边强暴小女儿,一边夸赞女儿的处女阴道:“呼……呼……女儿你的穴真是他妈的紧啊!……夹得爸爸好爽啊……喔……我从没干过这么有弹性的小骚洞呢!喔喔……” 接着国炜更将琪琪的双腿抬高跨在自己肩上,整个人压向琪琪,狂暴的甩动腰臀在幼女的体内疯狂驰骋。而柔弱无力抵抗的琪琪也只好边流泪边忍受这非人的折磨;任父亲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当疼痛升高到最高点时,琪琪终于忍不住晕厥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琪琪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感到自己的下体有异物在进进出出。仔细一看,原来自己原本还穿着的制服,此时早已被父亲剥光。而正在自己身上奸辱淫乐的正是父亲。
原来国炜将琪琪操晕了之后,不久就因忍耐不住而在亲生女儿的阴道里射了精。当他将阴茎抽出琪琪体内后,看到小女儿双腿无力的大张、穴口流出了白浊精液的景象时,他竟又兴奋了,于是就顺势脱光女儿,二度奸淫了琪琪,直到琪琪醒转。“嘿嘿!小贱货醒了啊?被干醒的滋味如何,是不是很爽啊……”国炜一面凌辱着琪琪、一面说着肮脏的言语,这让琪琪痛苦万分、无法接受。
她呜咽的说道:“爸爸……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我的爸爸……”
国炜毫不理会,反而加重了对女儿干穴的力道,使琪琪不输姊姊的巨乳不断前后震荡摇晃:“哼!你少跟我来这套,若不识相点的话,以后才有得你受呢!” 
就这样国炜又与女儿性交了约半个多小时,再度将精液灌入女儿的子宫内:“呜啊!爸爸再也忍不住了……爸爸要发射了……要把宝贵的精液全部吸收进去喔!你从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吧?现在爸爸就教你啦……”说完国炜就尽情的在琪琪体内射出了淫精,任琪琪再怎么挣扎哭喊,也阻止不了自己纯洁的身躯被亲生父亲的肮脏精液所玷污,只好任由父亲的精液射入子宫…… 
接连夺走两个女儿的童贞之后,国炜简直是如鱼得水,每天强迫一对如花似玉的女儿与自己性交淫乐,作为供他发泄的性爱工具。
有时甚至一次要两个女儿来服侍他,大玩父女3P游戏,国炜便一次搞两个洞,搞的女儿们高声浪吟;大喊爸爸我不行了……
经过每天频繁且激烈的性交之后,小缨与琪琪都已经沉迷在性爱快感中,不可自拔了……而国炜更要求两个女儿在家绝不准穿戴胸罩及内裤,以便他性致一来随时就能上,简直是享尽了人间极乐。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