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老师妈妈以及她身边的女人们

?????? 第一章,对母亲的幻象

???????? “韩姨,这是我妈烙的馅饼,我给你送来了。”上了二楼,我用着快递员的口气向里面喊着。

  可等了一会,门依然没有动静,没有开,我疑惑地挠挠头,韩姨明明在家的呀,不然母亲也不会让我白跑一趟。

  正在我放下手,屋里终于传来了咔吧一声,然后,门就开了。

  “你妈这么快就做好了啊,外面挺热的吧?韩姨知道你爱喝饮料,进来喝点再走,来!小旭?” 韩姨自顾自说着,丝毫没注意到我的失态目光。

  太美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中年美妇真是透着一种极大的诱人光芒,透着可以让所有男人的鸡巴立刻向她立正敬礼的一切资本,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吊带的紧身背心,紧紧地包裹着丰满十足的上身,让她那两个本来就很大的奶子更加地突出了一倍,显得更大更丰满了,而最要命的是,她可能还把我当成孩子,没有留意到身上的衣服是刚刚过胸的领口,完全遮不住那白白的大奶子,深深的乳沟更是毫不吝啬让我大饱眼福。

  和这样丰满的女人打炮,趴在她赤裸裸的身体上,揉着她的奶子,做一次爱,会是怎样的舒服?真不知道她男人为啥不要她,而又去重组一个家庭,有病!这么想着,我便不客气地进了屋,就算你不让我,我也会找借口进来,好好视奸你的大乳房!我在心里对韩姨说。

  “你……你坐着啊,韩姨去给你拿饮料。”不知为什么,韩姨见我坐到沙发上,她眼里突然闪过一丝尴尬和慌乱,说话也结巴了起来,而且说完,她就迅速地去了厨房,我今天才发现,她的奶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即便看着她的背影,也能窥视到大半个轮廓,颤颠颠的,我想,她里面肯定是裸着的,没戴乳罩!

  这时,我的目光落到了地板上,一下子看见一片未干的水迹,而我的手也在无意中在沙发垫后面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物件,我往厨房那儿看了看,觉得她没有出来的意思,我便握着那东西拿出来一看,这一看,我真是欣喜若狂!原来,原来那是女人自慰器,现在,它上面还是热乎乎,仿佛残存着韩姨阴道里的温度,同时,我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韩姨为什么迟迟不开门,和地板上的水迹是什么了!

  她刚才在自己扣屄,而且还喷精了!

  在我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一幅淫靡画面,就在刚才,就在这张沙发上,我漂亮的韩姨半躺在上面,上身全裸,两个雪白的大奶子时而摇晃着,时而挺立在胸前,她的下面也没有穿内裤,而是张开大腿,凌乱乌黑的阴毛湿乎乎地伏在主人的阴道口处,她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伸到下面,拿着自慰器,狠狠地捅着自己的阴道,满足自己没有男人的虚空,抚慰自己长期没人和她做爱的满足。

  直到我的到来,她才匆匆抓起身边的小背心,套在身上,给我开门。

  说不定她还未能尽兴,真正抵达欢意的顶峰。

  我来得可真是时候,韩姨,我会大口大口地吃你的喳!一会儿将趴在你一丝不挂的身上,把我硬硬的鸡巴塞进你的屄里,与你这个寂寞美妇狠狠做爱,让你满足!

  “小旭,你……啊!”这时,韩姨从厨房走了出来,她弯腰把杯子放到茶几上面,然后,她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我的裆部,并被牢牢吸引住了,由于是夏天,本来穿的就少,再加上我也从来不穿内裤,这样一来,薄薄的布料根本遮挡不住我硬挺的鸡巴的耀武扬威,裤子高高地支了起来。

  他那个一定很大,也很硬!这是我从韩姨久久没有移开的眼神中读出的她的心理活动,看得出来,面对着一个朝气蓬勃的男孩的生殖器,这对她自己独自在家手淫,渴望性爱的如狼似虎的中年女人是多么大的诱惑,多么想身临其境体验一次。

  但她毕竟是长辈,要顾及长辈的尊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不声不响地将头转向别处,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而这时,我已经伸手麻利地将裤子褪了下去,一根滚热的鸡巴顿时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龟头通红,韩姨,你不是想看吗?这回让你看个够!就不信你不心动!

  这一次,韩姨顿时瞪大了眼睛,里面全是吃惊还有兴奋的光芒,她可能没想到我会这样大胆,在一个女人面前脱裤子,让她看自己的鸡巴,也或许是和她猜的差不多,眼前的那个生殖器真的超乎预想的大!

  我看见韩姨身体抖动了一下,两个诱人的奶子也跟着颤了颤,我知道,这女人已经发春了!

  果然,还没等我有任何举动,她就先迈着如履云端的步子,轻飘飘地走了过来,她张开双臂,轻轻抱住了我的身体,将头埋在我的怀里,“小旭,抱一会韩姨!”

  我听话搂着怀里的丰腴娇躯,手不老实开始摸着她白滑的圆润香肩,轻声说,“韩姨,我想摸喳!”

  韩姨听完,先是一愣,她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亟不可待,不过转而,她抬起脸,温柔地笑了,“你们男人啊,就没有好东西!一看见女人的那两个奶子就跟饿狼似的!馋得要命!”说着,她就抓着衣服下面,掀了起来,一直掀到她那两个大乳房的上面。

  顿时,两个没有乳罩束缚的大白奶子就雀跃地跳了出来,肉呼呼的,美的都有些不真实。

  “那还不是韩姨的喳喳太迷人了?”我的手飞快地伸了过去,抓住了韩姨的一只奶子,开始揉着,成熟女人的乳房摸着就是舒服,又大又软,皮肤虽然有些松弛,但是手感细嫩,爽滑过瘾。

  “没想到你的这么大!真的长大了啊,知道吗?从你几个月的时候,韩姨就看过你的鸡巴,当时还是白白的,跟大拇指似的,很可爱!”大奶子感受着我的体温和爱抚,韩姨声音有些颤抖地说,看得出来,我摸她的奶子摸得她再次动情了,然后她就把小手伸到下面,毫不羞涩地握住我越来越硬的鸡巴,熟练地来回套弄着。

  她过去一定天天都握着男人的鸡巴睡觉!我想。

  我将脑袋移了下去,先在她娇软的唇上吻了一吻,我知道,女人在做爱之前,都是喜欢接吻的,这非常能刺激她们的敏感神经,我这也是现学现卖,经常偷看父母在做爱时学来的,在床上,母亲就是光着白雪雪的身子,与挺着硬硬的生殖器的父亲热情地激吻着,直到父亲把大鸡巴塞进母亲下面的那个小嘴里,并射了精为止。

  如我所料,韩姨也非常喜欢接吻,她仰着脸,嘴唇急切地和我的碰撞着,吸吮着我的下唇,同时,她还不忘继续玩着我的鸡子,热乎乎的小手时不时就触碰一下我的睾丸,让它轻轻摇晃着。

  吻了一阵,我就把头继续向下移动,终于来到了我梦寐以求,韩姨丰满的胸前,如此这么近距离看着女人雪白的奶子,和粉红的乳头,我真的感到一阵眩晕,就是以前,在看父母做爱时,母亲激烈地在床上晃荡着她的大奶子,父亲趴在妈妈的身上,大口地吃着她的奶头,温柔地舔吻着母亲的乳晕时,也没让我这般激动和亢奋过。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韩姨已经兴奋得娇喘吁吁了,这就使她的胸部更加地起起伏伏,这样一来,她已经坚硬充血的乳头就老是不请自来地到了我的嘴边,然后再慢慢离开,这样就让我心痒难耐。

  终于,我的左手用力地搂着韩姨光滑如玉的后背,不再让她乱动,然后张开嘴,将挺翘的乳头一下子含了进去,细滑的乳肉顿时让我感觉满口香!

  “韩姨,多久没人这么吃你的喳了?”吃了一会,我吐出韩姨又大了一倍的奶头,又用手摸了摸那漂亮神秘的乳晕,仰着头,问着满脸陶醉的她。

  “才不久……我们校长……校长也吃过韩姨……韩姨的奶子!但是,但是那个老男人没有你吃的舒服!来,接着吃我的奶子!”看来这个女人完全被饥渴的欲望征服了,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实话,原来她也不是多么守身如玉的良家妇女,居然会让那个已经秃顶的老头吃喳!

  看着韩姨用芊芊玉手托着自己的大乳房,就像急切想要交配的母狗让人吃奶,我再次把整张脸凑了上去,埋在她雪白的奶沟里,尽情地啃咬着,学着父母做爱的时候,父亲在妈妈的身上,大口吃着我妈的大乳房的样子!

  母亲平躺在床上,光着身体,挺着两个高耸的大奶子夹着父亲的脸,乳头上翘,而韩姨的奶子也是一样,细软光滑,敦实丰满,被那两个大喳蹭着鼻子和嘴,简直就快要窒息了!

  做爱之前,女人都是极其渴望男人吃她们的喳喳的,在奶子上做着大量的功课,因为这样可以让她们快速地进入状态,在做爱之中获得极大的欢愉,终于,韩姨被我吃喳吃得受不了了,她抬起手臂,轻轻推开还在她的乳房之间的我,然后她弯腰牵起我的手,向她温馨的卧室走去,上了她的床……进了屋,韩姨就主动地脱了她的短裤,还有挂着她奶子上的小背心,顿时,我高贵的韩姨就和a片里面,所有想要做爱的女人一样,挺着奶子,乳头微微颤着,赤条条地站在一个已经发情的男孩面前,跟我想的一样,除了紧紧包裹着她白屁股的短裤,韩姨下面真的是不着寸履,黑漆漆的阴毛沾满了淫水,软软伏在肥厚的阴唇上,两片肥肥的唇也是亮晶晶的,及其水润,正张开着,仿佛在招呼我这个小客人登门造访。

  “来吧,韩姨想要你的大鸡吧!”看来她真是一个有经验的女人,知道该说什么让男人兴奋,说完,韩姨就光着身子,躺到了床上,让我好好地疼爱她。

  也许是前戏做得太久,被韩姨握着我的阴茎,但是还没射精,我的鸡巴早就微微发疼了,急需找个发泄口,让我射一次,于是我立刻猴急地爬到韩姨白净的身上,一只手狠狠地抓着一只奶子,另一只手握住生殖器,一下子就捅进韩姨温暖的屄里!

  终于做了爱,荷枪实弹地打了炮,使我们俩都发出了一声满足叹息,我是在享受韩姨肉缝的紧窄和湿润,阴茎像是在泡温泉一样,而韩姨是享受年轻的肉棒的坚硬和火热,还有粗长,一下子,就完完全全地顶到了她的子宫,满足了她久违的充实感。

  “韩姨,你的里面真紧,真温暖,一点也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我抬起手,温柔地摸了一下她嫩滑而红扑扑的脸蛋,夸赞着她,然后低下头,又吻了吻随着我的抽插,她不停抖动的乳头。

  “看你说的,好像你是个老手,上过多少女人似的!你个小兔崽子!”韩姨也媚笑着,她抬起头,用着湿滑香软的唇瓣跟我热吻,同时,温暖白净的身体不老实地躺在我身下挺动着,白白嫩嫩的,就像一条摄人心魄的美女蛇,两个滑滑嫩嫩的奶子更是不断蹭着我的胸膛,慢慢地就沾上了不少两个人激情做爱的汗水。

  也许是我的精液在鸡巴里积蓄了有点久了,又也许是韩姨软软的屄肉把坚硬的龟头夹得太紧,几分钟的抽动,就让我感觉龟头一阵酥麻,我知道,自己要射精了!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猛地将屁股抬得老高,眼看着硬硬的鸡巴快要离开韩姨的阴道里的时候,再狠狠地顶了下去,直抵子宫!如此反复几下的抽插,使我再也憋不住了,最后,我将阴茎猛然一沉,死死地顶到韩姨屄眼的尽头,龟头剧烈地跳动了几下,接着,我的子子孙孙就全部射进了我身下的女人的子宫!

  “啊……小旭,你的大鸡吧好硬!肏死韩姨了,韩姨喜欢……喜欢我大外甥的鸡巴!”白屁股猛烈地上挺着,从坚硬的龟头获得着巨大的快感,随着我的肏屄,韩姨也开始放荡地大声叫唤了起来,尽情享受着与跟她姑娘同龄的男孩性的快乐,本来不停抖动而雪白的大奶子也蒙上了一层粉红,越发可爱迷人。

  韩姨动着动着,便发现身上的我突然停了下来,把脸埋进她的乳沟里,就安静了下来。

  “小旭,你射了?”柔柔的、显然还未满足的嗓音从上方传来,使我更加惭愧了,刚才还是挺着硬硬的鸡巴,信誓旦旦地要满足自己身下的美妇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败下阵来,真是没用!

  我把头低低埋进韩姨软软的奶子上,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同时搁在韩姨的阴道里的鸡巴却还是有着硬度,没有慢慢软塌塌地滑出来,这又让我一阵高兴。

  “咋不说话了?是不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射了,有些对不起韩姨?”我冰雪聪明的韩姨果然是床上老手,即便我的脸现在搁在她的大乳房上,没有看见我的表情,她也能看穿一个刚刚早泄男孩的心思,她抬起手,将大奶子动了动,让雪嫩的乳头贴近我的嘴唇,我当然不会客气,立刻张开双唇,将润滑的奶头含在里面,韩姨这样,让我觉得自己是个还未满周岁的婴孩,做了不对的事,韩姨就像一个温柔的母亲一样,立即撩起衣服,挺着大奶子,给我吃喳,把我抚慰。

  但是没有哪个母亲会希望自己的儿子的鸡巴快点硬起来,从而再干她一次,现在,趴在韩姨光光的身体上面的我,就完全会错了意,她给这么快就射出来的我吃她的奶,完全是想让我再次快点勃起,再次把她送到做爱高潮的云端!她知道,做爱时,女人娇嫩的乳房和奶头,就是男人疲软下来的鸡巴最好的加油器,含着含着,吃着吃着,自己阴道里的那个变软的东西就能很快地恢复雄风,充实着她们女人的屄眼!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是后来我在床上,搂着她光光滑滑的身体,玩着她软软呼呼的奶子,她温柔地告诉我的。

  此刻,我只知道轻柔地吃着仰躺自己身下的女人那对大奶子,尽量用着我的湿滑嘴唇给予她乳肉上的快感,既然下面暂时给不了她快乐,那就在奶子上多多补偿我现在越发美丽的韩姨吧。

  我一个手掌覆盖在韩姨即便仰躺着,也依然高挺的乳房上,手心感受着调皮的大奶头在里面打着转转,温暖细滑的触感真的很快就让我感到腹部有一阵热流通过,随即,它就给了放在韩姨身体里的东西一种力量,鸡巴,又硬了!

  “到底是年轻,才说两句话的工夫,你又硬了!小旭,你的真的很大,龟头不费事就顶到韩姨的子宫了,年轻真好!”她抬起手臂,用手指拨开伏在额前一缕潮湿的头发,眉开眼笑地说,看得出来,我现在又大又硬的肉棒,她真的是视作宝贝儿来看待。

  室外,炎热的日光笼罩着大地,使午后的一切都显得蔫蔫的,招人光顾的小贩叫卖声有气无力,让人问津的包修门窗的吆喝也提不起精神,可是谁能想到,就在一栋老式楼房的第二层,在一间温馨的卧室,在一张柔软,床单却完全褶皱的大床上,两个一丝不挂的人正卖力地耕耘着,仰躺在床上的女人满面红潮,脸色比桃花还要好看,还要美艳几分,她张着没有涂抹口红,却依然红艳的唇,一声声难以压抑的快乐呻吟从里面传出,她大声地叫唤着,如哭如泣,但又娇媚动人,女人的下面,也有一张红艳粉嫩的小嘴,不过,相比之下,那张张开的小嘴可是要比上面的忙碌得许多,因为,它正在用力地迎合着比女人小着二十多岁的男孩的生殖器,让男孩硬硬的鸡巴尽情地在她嫩嫩的屄里直捣狂龙,尽情地顶着她丰满剔透的身体,让她胸前那对迷人的大奶子荡漾成了让人不敢直视的美丽乳浪,任谁看了,都想趴在上面一亲芳泽,享受着最柔软的皮肉摩擦。

  如果现在,有一台高清摄像机做记录,那么,这就是我和韩峰在床上真实做爱的全过程!

  终于最后,韩姨猛然一痒粉红的颈部,漂亮的杏眼开始上翻,直直地看着棚顶,雪白的身体更是在床上一阵接着一阵地抽搐着,白屁股像是丧失力量地顶着我的鸡巴,她这样,我已经知道,她到高潮了!而且还是做爱最舒服的快乐顶点!

  那么,现在我只要再来个锦上添花岂不更是完美?我只需在她不停收缩的子宫里,张开马眼,将我滚烫的精液射进去,我便完成我是一个强壮男人的任务。

  我是这么想的,我也是这么做的,我射了!

  我摸着她的大奶子,龟头力量十足地在韩姨深深的阴道里跳动着,像是一颗年轻充满了活力的心脏!

  “小旭,刚才……刚才你是不觉得韩姨很淫荡?甚至……很不要脸?”高潮过后的平静,她轻轻搂着我年轻的躯体,轻轻摸着我黑黑的头发,吞吞吐吐地问,语气中甚至还有着小姑娘一样的羞涩,“其实韩姨并不是随便的女人,这一点你妈最知道了,否则像她那么正派的人也不会和我这么要好,还有,刚才韩姨自己干啥了你应该也是心知肚明,如果韩姨真的不缺男人,我也不至于那样,是不是?但是刚才和你……和你做那事的时候,我真的不后悔!也很快乐,说这些,我只想让你知道,你韩姨并不是谁想睡就能睡的,我只稀罕你!”

  我耷拉着已经软了,并且在韩姨屄眼里滑出来的大鸡吧,默默地听着,我管你到底跟几个男人睡过,让多少男人插过你的屄,总之,今后你要是还能让我上你的床,趴在你的身上,摸你的大奶子我就来者不拒,求之不得!不过听见一个大人在床上,光光的身体躺在我的下面,一对奶子被我压得扁扁的,她热乎乎的屄眼里还正在缓缓流淌出我粘稠的精液,向我告白,说喜欢我,我还是一阵乐不可支!

  “老婆!以后小生就是你的人了,如有什么差遣的事做不到的,天打五雷轰,出了楼道就……”我伸着头,故作深情地吻着她娇艳软软的唇,学着电视上的痴情男作发誓状,神情庄重。

  “不准说!会灵验的!我不要你有什么意外,哪怕只是说说!”她急忙用青葱般的手指头按住我的嘴,神情一样郑重,那样子,也同样像极了电视里的怀春少女,眼里只有爱情。

  女人,一旦有了爱情,就真的和傻逼一样,看不出是非,分不清真假。

  现在,我们真的像一对恩爱多年的夫妻那样,在床上缠绵地热吻着,让四片火热的唇紧紧黏在一起,享受着做爱后的温情。

  “老公,你累吗?”吻了一阵,韩姨突然捧起我的脸,无限娇柔地问。

  “怎么啦??”我将脑袋离开了她温暖的手掌,低头来到她的胸前,张开嘴,像老鹰觅食一样叼住了韩姨小半个雪白奶子,让我湿润的舌头在嘴巴里舔着她粉粉的乳晕。

  虽然我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我也想故意逗逗她,但我下面诚实的鸡子却完全不仗义地出卖了我, 它又硬了!开始支愣了起来,轻轻顶着韩姨下面那张多毛润泽的小嘴上。

  “你吃韩姨的奶子吧!我自己来,啊……小坏蛋!别咬人家的乳头呀,会疼的!”在做爱中,我终于知道了韩姨的兴奋点在哪了,就是她那对丰满高耸的大乳房!只要我吃着她的奶子,她一定就会立刻欢快地大喊大叫,完全没有了高贵的气质,这一点,和每次做爱中我的母亲一样,在人前,母亲那张端庄的、漂亮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永远是高傲而不可侵犯的样子,可是只有我和我爸知道,一旦母亲光不出溜地躺在他们做爱的大床上,被父亲或抓揉,或亲吻她那对不断抖动的大奶子时,没有几下,她就会张着她那张淡粉色的小嘴,发出一声声勾人心魄的媚叫,那种叫声完全和平时严肃正经的我妈判若两人,我敢保证,如果我妈在大庭广众之下,那样叫唤,她完全不用穿衣服,光着身子,挺着本来就大的奶子,而就凭那叫声,就能让周围的男人立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撕扯她光鲜整洁的衣服,把她扒个一丝不挂,将一根根粗硬的鸡巴捅进母亲的屄里和嘴里,狠狠地强奸她!

  可是最近几次,不知道是父亲上了岁数,力不从心了,还是我妈的喊叫太过撩人,使父亲的鸡巴不太中用,总之,据我统计,父亲硬硬的肉棒在他的爱人屄里的时间明显不如以前多了,硬了一会儿就带着白浊的精液就滑出母亲的身体,然后便重重地把妈妈压在身下,一只手无意识地搁在母亲坚挺的乳房上,就慢慢睡着了。

  他趴在母亲不停扭动的身上,在母亲身体里抽插的,和她做爱的时间,甚至都没有我自己手淫硬的时间长。

  那时候,就在与他们一墙之隔的我,都会听见母亲一声空落落的叹息,显然是对现在的性生活不能满足。

  甚至上一次,待父亲射完精,我以为他们这次做爱又要草草收场,无戏可看的时候,母亲等他的阴茎完全软塌塌滑出自己的阴道里,她便慢慢地把她男人推了下去,然后就赤身裸体地爬了起来,跪在柔软的大床上,撅起白屁股,垂着大奶子,就那样把脑袋伸向父亲的胯间,她伸手轻轻而温柔地抓住丈夫依然软绵绵的鸡子,有些犹豫地张开嘴,慢慢地,慢慢地凑了上去,到了最后,母亲像是下了决心一样,终于把爸爸的龟头含进了嘴里。

  她居然给父亲口交了!

  窥视了父母做爱多年,这是他们的儿子第一次看见母亲在认真而温柔地给男人舔鸡巴,吮吸着龟头!

  不止是小旭惊讶,就连刚刚射了一次而感到疲倦的刘昌也低下头,看着自己此刻万分美丽,全身雪白剔透的妻子耸动着脑袋,潮湿的头发耷拉在额前,如大白梨一样柔软的奶子向下垂着,及其炫目,让自己的鸡巴在她温暖的小嘴里进进出出,这是他们结婚快三十年以来,绝对的第一次!在两个人激情做爱中,谁也不是圣人,都想从中获取最大最多的欢愉,即便再龌龊,再见不得人,也没关系,在这三十年来,每次刘昌压在妻子丰满的身上,他都想让她先帮自己舔舔鸡巴,感受一下电影里的激情与刺激,但每次都遭到了圣洁的妻子的强烈拒绝,骂他不要脸,所以他觉得很委屈,总想着缺点啥,可是此时此刻,他终于如愿以偿了!看着妻子卖力地为自己服务,卖力吞吐着他的命根子,他以往射一次就很难再硬起来的鸡巴就蠢蠢欲动了,他明白,这是作为妻子的最好回报,今天晚上,一定要给妻子最好、最快乐的满足!

  很快地,父亲又被整硬了!这让第一次给男人口交的妈妈一阵高兴,这证明,自己舍弃自尊,做了以前自认为恶心的事的付出没有白费!

  她吐出丈夫已经直挺挺的鸡巴,光着身子,爬上了他的胸前,大奶子轻轻摩擦着丈夫的乳头,温柔地吻了一下他的唇边,声音娇媚地唤着他:“来吧,老刘,肏我!我还想要!”

  看着平时端庄的媳妇那张对性爱饥渴需要的粉红脸蛋,老刘抬起手,搂着她,这一次,他没有翻过身,而是把左手伸到下面,握住自己正好对准了妻子毛茸茸的阴道口的鸡子,摩擦了几下,就直接进去了!

  “老刘!你的……你的鸡巴真大!咱俩有多长时间没做第二次了?你还记得吗?咱儿子几岁的时候,他就睡在咱们身边,你每天半夜鸡巴……鸡巴都是那么硬!一个半夜你都要好几次!那时候,我真怕儿子知道你在肏他妈,不是骂人啊!是真正的肏着……肏着他妈!我也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亚玲就是爱你!爱你的大鸡吧放在人家的身体里,让你肏!像咱们年轻时候那样!多好啊!”虽然现在床上的女人在白天会穿着高雅整洁的装束,会因为崇高的职业,昂首阔步地走在最纯洁的校园里,教书育人,是学生眼里不怒自威的梁老师,让人尊敬,可是此刻,当她褪去包裹着身上的所有布料,一丝不挂地趴在她爱人的身上,肥嘟嘟的屄缝里插着她渴望的硬鸡巴,她就会忍不住地喊叫,说出一串串的淫言浪语,完全被强烈的性爱刺激快乐冲散了理智,而变得无比淫荡!

  淫荡!

  那一次,母亲就在这种状态下到了高潮,在子宫剧烈的收缩之下,受了精,一边喊着,一边让爸爸的第二次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孕育我的摇篮!

  而那晚,做完爱,尽了兴的他们完全不知道,就在与他们隔着一扇门的儿子,观看了母亲的第一次口交的全过程的我,也克制不住地射了!我看着雪白的墙壁流淌着我热乎乎的精液,仿佛刚才我挺着鸡巴,射在了母亲雪白的大奶子上,我知道,自己完了!我疯狂,甚至病态地迷恋上了自己的母亲,我想看她一丝不挂的样子,想看她丰满的乳房正大光明地面对着我,掀起衣服,让我尽情地摸喳,甚至她托着奶子,让我好好品尝一下我本来就该吃的奶头!而不是现在的偷偷摸摸,想看还不好意思,更别说摸一下了,即便她每天换衣服从不回避我,甚至,我猜想,她也有点想让我看她的奶子,而不是无意地大大咧咧。

  就像现在,我明明和另一个女人做爱,脑海里还是会不断地浮现出母亲的身体,她胸前的那对丰满而下垂的大喳喳,她在做爱时的每一个镜头!

  她和父亲接吻,她光光的身体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被父亲压着,让父亲随便摸她的奶子,吃着她的乳头!

  她分开大腿,露出黑漆漆,很长的阴毛,与父亲坚硬的龟头摩擦着,期待着他的进入,肏她!

  她最后终于迎来了性高潮,等到父亲的生殖器软绵绵地滑了出来,她便累得连精液也不去擦,就翻身将暖暖的身子钻进父亲的怀里,奶子没有一丝缝隙地贴着我爸,嘴边挂着一抹享受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

  我知道,像父母这样的人到了中年,已然没有了那么多的体力,不可能天天做那事,即便这样,父亲也依然能在被窝里搂着她丰满诱人的身子,母亲在爸爸怀里也会伸出光滑的手,握着爱人软绵绵的鸡巴睡觉,早晨睡醒的时候,父亲会侧身躺在他们的大床上,伸手玩一会儿妈妈的大奶子,捏揉中,两个白乎乎的大肉团就会不断地变化着形状,说不定,那就会给已经晨勃的父亲一次力量,然后就立刻翻到母亲光光的身子上,看他来了兴致,我妈也是急切地张开大腿,让她男人快点进入,满足自己!

  这一切,我多么希望会是我,和我漂亮高贵的母亲做一次!

  “梁洁莹,我想肏你!”我突然喊着母亲的名字,用力地握紧一只手,狠狠地抓着我身下与我母亲同龄的女人的大奶子,低吼一声,便再次把我浓浓的精液注入了韩姨的子宫!

  说实话,这次干我韩姨,我完全不知道我是何时进去的,甚至不知道那是谁的身体,我只知道压在那女人的身体上,飞快地抽动着鸡巴,用我粗大铁硬的龟头奋力地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给予她好几次都不能满足的满足!

  这一刻,我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我肏了我妈!

  然后,我终于感到射精后的浑身疲惫,眼睛传来巨大的沉重感让我心甘情愿地阖到了一起,舒服地趴在韩姨赤裸裸的身上睡着了……


???? 【未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