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美眠母

深锁的铁门发出一丝响动,缓缓打开。我坐在电脑前的位置上打字,听到这个声响,便知道在这个时段会回来的人只有母亲而已。 

  果不其然,母亲身形有些摇晃的走了进来。母亲的工作上经常会需要喝酒应酬,不过看来今天喝的量比较多。 

  我从电脑萤幕旁边探头说道:「你回来啦。」 

  母亲仅仅是「嗯」了一声就摇摇晃晃的走到厕所里去了。我赶紧趁着母亲去上厕所的时候打开冰箱,把那一小杯「醒酒茶」拿了出来。 

  一段时间后,母亲从厕所里出来打算进去卧室。我赶紧上前: 

  「啊,妈妈,这里有杯『醒酒茶』,您喝了之后明天早上起来也不会那么不舒服了。」 

  母亲当然不会拒绝。而那杯「醒酒茶」的份量并不多,母亲一口喝完之后就进了卧室。听到房门内母亲重重躺在床上的声响之后,我便在心中默默算着时间。 
  …… 

  三十分钟后,我停下正放在键盘上的手,静悄悄的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母亲醉得连公司的制服都没有换,躺在床上深睡着。制服紧紧束着母亲高挺的双峰,那对美丽饱满的果实上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点凸起,还有些黑色隐隐透出,在白色的制服上看上去是那么的显眼。当初她拿到这套制服就有表示过有点小,不过母亲向来是个健忘的人,过没几天就忘记了,所以我才有办法看到这种风景。 

  我咽了咽口水,看着母亲美丽的身形,手有一点发抖,因为接下来要做的,确切实实只要被发现那就是犯罪的行为。 

  我的手覆盖上母亲的乳房上,缓缓搓揉了起来。 

  我的心脏跳得很快,几乎都快无法负荷了。即使我告诉自己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仍然还是无法削减多少紧张的感觉。不过这些都无碍我感受母亲胸部的触感。 
  手盖在制服上面软绵绵的,并不是那种摸在胸罩上,稍微有点厚的感觉,因为直接盖在制服底下的,就是母亲的身体。母亲有很多不好的习惯,其中一个就是总是不穿胸罩。有好几次我到母亲的公司去都能看到那些秃头经理色咪咪的看着母亲制服上的两点激凸。不过,让他们看吧,因为现在正抚摸着这对美乳的可是我啊。 

  我忍耐不住,俯下身来舔着制服上面的两点凸起。其实隔着制服,自然是没有什么触感的,也没什么味道可言。不过这种「侵犯自己母亲的乳首」的感觉才是让我股间的肿大物体不断流出前列腺液的原因。 

  或许是兴奋的缘故,我的口水也分泌的比平时还要多,唾液沾湿了白色的制服,把制服变得透明了些,更是紧紧贴着母亲的乳首,把所有的轮廓都显现了出来。母亲那黑色的葡萄直直的挺立着,湿润的衣服贴在上面更显得淫秽。我忍不住掏出了阳物缓缓搓揉了起来。 

  龟头早已红肿不堪,不断流出的前列腺液沾湿了龟头,并在手心的搓揉下逐渐变成泡沫。 

  我爬上了床,左手抓着阴茎搓揉着,右手则是打开了母亲的制服,让那对双乳从紧缚之中解放。那对白兔跳了出来,黑色的乳首在冷风中颤栗着。 

  我并没有直接进攻乳首,而是从那抹白嫩之处开始,我低下头,从乳房的侧边开始舔起,有如在品尝世界上最好吃的珍品一般,侧边、乳首周围、下乳、乳房与皮肤之间一处都不放过,右手则是不甘寂寞似的盖在右乳上,手指还不停搓揉着乳首。 

  最喜欢的东西总是要留到最后才品尝,接下来轮到乳首了,我的唇瓣移动到乳首上方,先是伸出舌头舔弄乳首,让乳首在舔弄中充分湿润之后,才整个含了下去,不住吸蠕着,发出「咕啾咕啾」的声响。 

  在我含下去的时候,母亲低低的发出了「嗯」的一声,听到这个声音,我搓揉阴茎的手更用力了:『啊,妈妈,您肯定也觉得很舒服对吧?』 

  左乳首舔完了换舔右乳首,那对甜美的葡萄在我的口腔中被肆意玩弄着,原本坚挺的乳尖之处在我的舔弄吸蠕当中软化,又在我的巧舌离去舔弄另一个乳首之时再次挺立。母亲也彷佛对着我说「好舒服」似的发出轻轻的呻吟。 

  最后,我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作品——母亲深深熟睡着,脸颊有着些微的红润,而那美丽安祥的脸庞表露着对一切的一无所知,制服则是早已打开,那对没有穿着胸罩的美乳耸立在空气之中,乳房上面更是沾满着男性的唾液——属於她儿子的唾液。 

  仔细欣赏完这幅景色,我的阳物更兴奋了,左手以很快的速度前后搓揉着,让我有一股就在此处喷发的想法,不过我还是掐了掐龟头,让自己冷静一下,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我整个把身体压低,几乎趴上了母亲的身体,让龟头与母亲的乳首直接接触,进行着「乳首交」。娇嫩的乳首一下子被压往左边,弹回去之后又被压往右边,之后又被整个龟头插到乳肉当中,被鸡巴狠狠的玩弄着。 

  龟头不断前后左右摩擦着,从马眼不断流出的前列腺液沾上了黑色乳首,使得乳首与龟头之间有着一线淫丝相连着,形成一幅淫秽的画作,看到这幕,我兴奋的不得自己。 

  我双脚岔开,蹲在母亲的身体上方,看着母亲熟睡的面庞,左手抓着阳物,让龟头顶在乳首上,右手拉开鸡鸡的包皮,让包皮整个包裹住那黑色的淫秽葡萄。前后搓揉的包皮盖在乳首的外面,简直就好像乳首也有包皮,此时正在自慰一样。 
  『啊,妈妈的乳首在我的鸡巴里面。』感受着乳首略为冰凉的触感,我不断这样想着,左手搓揉的越来越快。听着母亲时不时的嘤咛声,我终於忍不住,将浓烈的精液喷发在上面。 

  最先接触到我的精子的是母亲的乳首,再来是那丰盈的白嫩软肉,我将最后一股精子留给了母亲的脸,让母亲上半身都确定沾到了属於我的精子为止。 
  熟睡的女人脸上、制服上、胸部上统统布满着浓厚的白浊精液,搭配上那一无所知的纯洁面容,俨然是一幅让所有男人股间膨胀的景象。 

  鸡巴并没有任何软化的迹象,那当然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我的母亲,一次,怎么可能足够呢? 

  「嗯咕……」 

  此时,一声相比之前稍微大声一点的咕哝声让我整个寒毛倒立,虽然说母亲喝醉了,还喝了「醒酒茶」,确定是起不来的,不过这种反射动作仍然是无法去除的。 

  就在我整个身体僵硬的时候,母亲仰躺的身体翻了个身,变成了侧躺。母亲没有醒来让我确定我之前的结论。 

  我伸手摸着母亲的脸庞,看着她沾染上我白浊精液的眼睫,我俯下身对着她的耳朵轻轻细语:「妈妈,肚子会饿吗?我有好吃的鸡鸡给你吃喔……」一边说着,我从母亲的胸口上沾染了一些精子涂抹在母亲的丰润双唇上。 

  可以说,母亲翻了个身刚刚好让我很方便的把鸡巴放进母亲的嘴巴里面『妈妈一定也很希望我这么做的是吧?』我心里想着。 

  我一只脚跨过母亲的头上,刚好让下体贴在母亲的脸庞上,闭上眼睛感受着母亲脸颊传来的热度,马眼的液体更是不断地汩汩流出。 

  把鸡巴往下一点,就正好抵在妈妈的唇瓣之间,我闭上眼睛想像母亲也会有如我舔弄她的乳首一般舔弄自己儿子的阳具。龟头则是上下在母亲的双唇之间滑动,一下触碰到嘴唇,一下触碰到牙齿,很快的前列腺液就沾满了母亲的丰盈双唇,有如给她涂抹了一层淫秽的口红一样。 

  我喘气略为粗重了些,把龟头顶在母亲的嘴角,从嘴角一点一点的插入,因为就隔着牙齿摩擦,敏感的龟头有一些痛感,最后终於全部进入了一个湿润软滑的地方。 

  我并没有很快的开始抽插,而是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低头满足的看着母亲无知的脸庞,以及右脸颊中间一个凸起的长条物,我伸手触摸母亲的脸颊,感受着母亲口腔中那湿润、滑嫩的感觉所带来的快感。 

  欣赏完这副美景,我开始缓缓的移动自己的臀部,干着妈妈的嘴。 

  我的鸡巴在母亲的脸颊里面前后插弄着,母亲的脸颊一下凸起,一下凹陷。我并没有感受到刺痛,看来前列腺液很好的润滑了母亲有些乾涩的口腔,淫秽的汁液在此时肯定是布满了母亲的脸颊内,使抽插着脸颊的阴茎有如插弄小穴一样舒适。 

  我身上流了一些汗,伸手抓住了旁边的柜子保持平衡。毕竟一脚跨过母亲的这个姿势很难发力,一不小心可能会跌倒。我闭上眼睛,想像母亲说着:「妈妈的嘴巴怎么样?全部射在里面也可以喔!」「不要忍耐嘛,妈妈……想吃啊。」的这种话语。 

  狰狞的阴茎并没有很粗暴的插弄,而是缓缓的前后移动,表露出主人对这副「淫穴」的喜爱。随着不断地抽差,阴茎上面布满了晶莹的唾液和前列腺液,随着一前一后的移动,有些汇聚过多的液体滴落下来,沾染在母亲的脸颊上。 
  「噗啾 噗啾 」 

  过多的淫液汇聚在母亲的唇口之中,并在我的插弄当中发出淫秽的声响。一次不小心的滑动当中,我的鸡巴滑出了嘴唇,戳在了母亲的脸颊上,母亲的脸颊顿时出现了一条明显的淫液痕迹,这个视觉冲击无疑是非常大的。我便开始改为在母亲的脸颊外和口腔当中轮流抽插。 

  看着母亲被我肆意玩弄的口器,我喷发的感觉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可是我不甘心就这么结束掉,我想永远的用鸡巴占领妈妈的口腔啊! 

  在我正为了多操妈妈的嘴一点,和把精液满满的射进妈妈的嘴巴当中做着艰难的抉择的时候,母亲突然舔弄了一下我的鸡巴! 

  可能是嘴巴里面有东西,让沉睡中的母亲有点难过。母亲下意识的舔弄了一下口腔,柔软的纤舌在龟头上面前后滑动,带走了一些鸡巴上面的淫液。整个口腔蠕动了起来,有如好几只小手在阴茎上滑动。 

  「啊!妈妈!我要射在里面了!」我忍不住低吼出来。 

  我双手抓住妈妈的头,下体用力的往下压,整个鸡巴连同根部深深进入了母亲的嘴巴之中。 

  阴茎抵住母亲的口腔,满满、浓烈的精液狠狠灌入了母亲的淫秽口器当中,强烈的第一次冲击甚至让母亲的脸颊一瞬间凸起一小块,浓稠的精液撞击到脸颊之后便扩散到整个口腔。整个射精过程并没有很快结束,鸡巴每一次的抖动,都将浓厚的精液散布在母亲的嘴巴当中。足足抖动了六次才结束。 

  母亲的小嘴很明显装不下我所有的精液,在第五、六次抖动当中,有些精液就从嘴唇流了出来。 

  我依依不舍的将阴茎缓缓从淫嘴当中拔出,在我的鸡巴终於离开妈妈的口腔之后,母亲又翻了一个身,变回了仰躺,小嘴张得大大地,好像是想呼吸新鲜的空气。我则是满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一个丰满美艳的女子深深沉睡着,口腔当中布满着男子的精液,一丝白色的液体从满液的嘴巴当中流下。这种场景光是想像就足以让男人下体肿痛,亲眼看到的我,鸡巴更是一点都没有软化的迹象。 

  「妈妈,既然你帮我做了一个选择,那我就不得不做另一个选择呢……」我有些疲倦的笑了笑。 

  我爬上妈妈的床头,使妈妈的头部刚好在我的跨下。我蹲坐在妈妈的头上,把阴囊放在妈妈的鼻子下面,温热的气息吹在我的阴囊上,我闭上眼睛,想像妈妈贴在我的下体对我说:「好厉害的味道……嗯哼……」 

  接着我又把阴囊塞进妈妈的嘴巴当中,我开始想像她一边舔弄着一边说:「这个怎么样?舒服吗?」 

  不过毕竟这只是想像,并没有直接的刺激来的舒服,我很快的进行了下一个阶段。 

  我身体微屈,手指捏住狰狞的阴茎,再次放上了母亲的嘴唇,前后摩擦后,插了进去。这次跟之前不一样,之前母亲嘴巴是闭上的,我只能够从嘴角进入,对脸颊进行抽插,这次母亲嘴巴是打开的,我的鸡巴很顺利的真正的进入了母亲的口腔当中。 

  龟头摩擦在母亲纤舌上的感觉比起脸颊有过之而不及,舌头上面纤细的绒毛、反射性的蠕动更是对龟头带来极大的快感。阴茎逐渐进入,我的身体也缓缓前屈,直到龟头终於碰到了喉头,我与妈妈的姿势也变成了69式。 

  身子伏下来之后,我的呼吸变得比之前还要急促。因为现在,我的鸡巴正放在亲生母亲的嘴里,而眼前黑色短裙的底下,则是有着我贪恋已久的圣地。 
  不过我并没有去掀开那黑色的短裙,正如我一开始就说过的,喜欢的东西总是要放在最后才品尝,要是太过急躁的话就有些煞风景了。 

  我的下股开始缓缓前后移动,母亲那淫秽的口腔已经被我精子、淫液给充分润滑了,移动之间没有丝毫滞碍。舌头上方的湿润、舒适的感觉更胜脸颊所带来的快感。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慢又沈重的把自己的股间提起、压下。我的肉棒缓缓的刮过母亲的舌头、舌根,最后进入喉头,重重地抵在喉咙深处。虽然还没有亲身品尝到母亲美味子宫的滋味,不过这撞击在母亲喉头深处的快感大概跟龟头撞在母亲子宫上的快感一样。 

  我脑海里充斥着对母亲的幻想,下体却不闲着,开始了第二次的抽插,这次鸡巴刮过母亲舌头的时候,包住龟头的包皮不小心被母亲的舌头拉开来,坚挺肿胀的龟头刮在舌头上带来了一阵阵的酥麻,这种有如进入腔内一般的感觉令人受用无穷。 

  「咕啾 咕啾 」 

  因为之前射出的大量精子填满了母亲的嘴巴,不论是舌头、牙齿、还是喉头深处,都布满着我的种子,在抽差的过程中母亲的口器不断发出淫靡的水声。鸡巴在嘴唇之间进进出出,使得嘴巴都被带出的精液给沾染。 

  「噗滋 噗滋 」 

  「啪滋 啪滋 」 

  「嗯咕。」 

  狭小的房间回荡着插弄的声音,我的喘息渐渐粗野,动作也大了起来。我抬起臀部,让龟头停留在母亲的嘴唇间,看起来有如母亲在亲吻我的鸡巴一样,然后重重地压了下去,如此反覆。我的阴囊随着抽插不断击打在母亲的鼻子上,只是轻微啪啪的声音却让我兴奋不已。 

  「来了!妈妈!要进去了!」淫秽的抽插声、啪啪声响,以及母亲软滑湿润的淫嘴给我带来的快感终於累积到极限了。 

  我毫不留情的把鸡巴刺入母亲的喉头深处,鸡巴穿过了母亲咽喉进入了食道。这一次我的动作实在太大了,哽在母亲喉咙里面的鸡巴使得她咳嗽了起来。 
  「噗!咳咳!」 

  母亲发出一阵阵咳嗽的闷响,喉咙却被阳具塞住,声音传不出来。母亲的喉咙因为咳嗽而痉挛,喉咙的肉壁紧紧箍住鸡巴,一波一波的蠕动,想要把异物排出喉咙,那酥麻的感觉给我带来更大的快感,母亲的口器按摩下,我毫无保留的把精子射进母亲的喉咙。 

  第一发大量的精子被射进了母亲的食道,浓烈的精液在母亲的口腔四周淌流,更多的,是流进了胃袋里面。 

  「嗯咕 咕啾 」 

  因为咳不出来,所以就吞进去吗?母亲从咳嗽转为吞咽,一阵阵的吸力从喉咙内部传来,这种刺激让我的鸡巴感受到相当大的快感,我把这种情况想像成母亲贪婪的吞吐着我的鸡巴、并想把精液全部吞咽的场景,身体一阵哆嗦,把第二发精子射了进去。 

  「哔咕……咕啾……」听着精液射出的声音,我并没有把阳具从母亲的口内拔出,而是就这样插着,静静享受着母亲的喉咙蠕动所带来的快感,并继续把残余的精子射进去。 

  终於,母亲的咳嗽平息了,我的射精行为也终於平息了。 

  至此,母亲的上半身,身体也好、胸部也好、口内也好、体内也好,全部,都有着我的精子的存在。 

  我低声喘息着:「哈啊……哈啊,妈妈,好吃吗?吃饱了吗?」 

  享受完母亲的口腔,我的视野转移到眼前的黑色短裙上,那甜美果实的所在,我最想把自己的种子毫无保留沾染进去的地方。 

  我舔了舔嘴唇:「妈妈,如果你吃饱了的话,那么就换我开动了喔。」 
  我并没有急着起身,而是打算把阳具先这样放着,在我进行下一步的行为之前,母亲的嘴巴都要一直当我的「鸡巴保留处」。 

  我伸出手,一点一滴的把母亲的裙子解开来,很快的,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那蕾丝内裤整体呈现半透明的,只有在阴部的部份才有深色阻挡,从透明的部份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母亲的耻丘。母亲有刮阴毛的习惯,所以阴部的耻丘并没有毛发,在视觉上给人带来很大的刺激。 

  看到如此场景,我终於忍受不住,低下身躯来,在母亲高高隆起的阴埠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股浓烈的女人气息传入我的鼻腔,这就是母亲的味道啊!我贪婪的吸取着那淫荡的女性荷尔蒙气息。肿胀的阴茎在这种刺激下更为坚挺,在母亲的口腔当中一抖一抖的。这种母亲私处的气息简直就像毒品一样令我中毒,光是闻到气息我就有一种射精的快感。 

  怎么样闻都闻不够,我的鼻子紧贴在母亲那令人发狂的耻部上,想把那诱人的气息全部吸入鼻腔。紧贴的鼻子可以感觉到母亲阴部所传来的热度与湿度,种种的刺激令我欲罢不能。 

  已经忍受不住了,我想要好好的品尝母亲那美人的淫穴。我站起身来,把坚硬肿胀的下体从母亲的淫秽荡人的嘴唇中拔出,发出了「咕啾 」的声响。 
  我从旁边拿起一个枕头,垫在母亲的腰下面,使母亲的臀部翘起,脱掉母亲的最后防线,然后把母亲的脚微微调整一下,一幅淫荡的画面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母亲浑然不觉的昏睡着,全身上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衣物遮挡,光溜溜的上身被精液所浴,美丽光滑的大腿大大张开,而那女性最重要的圣地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被自己的亲生儿子视奸着。 

  站在母亲身前享受这美丽淫景的我感到兴奋不已,坚挺的近乎贴在我小腹的阴茎不断汩汩流出着液体,彷佛下一刻就要把传宗接代的精子射入眼前这自己直系血亲的女性的子宫之内,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再等一下下,我就会把自己所有的精液倒入母亲的阴道之内,让母亲怀上自己亲身儿子的小孩而不自知。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好好品尝一下母亲的小穴的滋味。 

  我身体向前,仔细的观赏母亲那散发着可口气息的阴部,母亲的阴唇上有几根没有刮掉的白色阴毛,开开的双脚使得大阴唇有些打开,露出了里面的小阴唇。 
  我睁大眼睛,贪婪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如此景色能够被我所见简直是上天的恩赐。 

  我低下身子,埋首在母亲的跨间。与母亲的美穴只有一个指节的距离,仔细的欣赏着。母亲有着一对肥厚的大阴唇,那对淫美的唇瓣犹如母鸡护雏般包裹住了小穴,仅露出一点小阴唇的肉芽。我伸出手拨开阴唇,母亲那美人的小穴就展露在我的面前了。 

  女性最重要的部位被毫无保留的揭露在我的面前,母亲那淫秽的穴口甚至还有一些淫水流出,看来母亲也是被自己的儿子拨撩的无法自拔了吧。我心理暗自窃喜。 

  接下来就是我这次行动中第二想做的事情了。 

  我吞了一口口水,接着毫无顾忌的开始舔弄起母亲的肥美阴埠。 

  母亲那迷人的荷尔蒙气息充斥着我的口腔,带来的是一种酸咸的感觉,在味觉上当然不是什么美食,不过在我的心理中,那是天底下最为美味的珍饕。 
  「咕啾 噗滋 」 

  我伸出舌头,插进了母亲的小穴之中,吸蠕着小穴流出的淫水,柔软的小穴努力挤弄着想要排出外来物体,却无能为力,只得任由我的舌头把小穴搅的乱七八糟的。 

  玩弄完小穴之后,我的舌尖开始在母亲的阴蒂上打转,阴蒂在我的淫辱当中逐渐勃起,母亲的阴蒂在常人来说算是比较大的,阴蒂包皮包不住勃起的阴蒂,使得阴蒂本体完全的露了出来。 

  「呼 」我一点也不客气的舔弄起那肥美的阴蒂。当我吸蠕阴蒂的时候,很明显的感觉到母亲的气息变粗了一些。我一下子用嘴唇轻柔的按摩,一下子用舌头从下往上舔。在我用牙齿轻咬阴蒂的时候,我感觉得到母亲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起来。那是女人有快感的代表。 

  「嗯  」 

  我的唾液彻底玷污了母亲的阴唇,每一个部位都有我舔弄过的痕迹。相信母亲在梦中也是很舒服的吧。啊,妈妈,就让我给您带来更大的快感吧。我抱着如此淫念,亲吻在母亲的阴蒂上。 

  「嗯嗯  」母亲突然发出一阵比较大的呻吟,我看了看妈妈喘着粗气的睡颜,以及呻吟之后汩汩流出淫水的小穴,妈妈……高潮了? 

  意识到如此事实,我兴奋的无法自拔,精神上的快感让我几乎忍不住射精的念头。 

  终於到了最后的步骤了。 

  我的双腿跪在母亲荡人的淫体之前,耸立的阳具一抖一抖的,每一个抖动都流出有着旺盛雄性激素的液体,此时此刻在也不是一个儿子面对一个母亲,而是一个想要跟自己的直系血亲繁殖的野兽。 

  我身体向前一些,让阴茎的根部紧紧贴在母亲的阴埠上,我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这种绝伦的快感,放任自己的前列腺液体滴落在母亲的小腹——那个距离子宫最近的地方。 

  宛若是祷告结束一般,我睁开双眼——一般人祷告是感谢天父赐下日用的饮食,而我祷告则是感谢上帝赐予我如此可人的母亲,并让我能够侵犯她,将子种射入她的体内,使她怀孕,生下自己儿子的子女。 

  我把龟头贴在母亲的阴部上,距离穴口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开始在阴唇周围摩擦。 

  我感受着鸡巴传来母亲那迷人阴埠柔软的触感,鸡巴分泌的液体完完全全的沾染在阴唇的附近,让那小穴看起来更为的迷人。 

  终於,我的龟头抵在母亲的穴口,那娇嫩的花朵毫无顾忌的绽放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受到一个肉棒猛烈的侵犯。 

  我深吐一口气,身体以缓慢的方式下弯,先是龟头进入了穴口,再来包皮刮过了肉壁,然后是阴茎,直到阳具的根部紧紧贴着母亲的小穴,龟头顶到了母亲的子宫口。 

  母亲在我缓缓插入的时刻发出了淫音:「嗯  」几乎让我把持不住。 
  淫秽的小穴在插入的那一瞬间就开始挤弄那侵入她身体的肉棒,母亲并不是一个私生活糜烂的人,甚至於在父亲过世之后母亲的小穴就再也没有人侵犯过,直到现在,她的儿子将性器插入了她的久未经人事的圣地。 

  我感受着母亲穴腔内的肉壁挤弄着鸡巴,努力想要把这高热、坚硬的几乎令人软化的肉棒挤出小穴,母亲淫穴欲迎还拒的挤压让我喘息起来。 

  母亲的体内温暖潮湿,腔壁的皱摺一阵阵蠕动,子宫口有如婴儿一样仅仅吸着龟头。看着母亲美丽的脸庞,脸颊因为性交而产生的红晕,微张的小嘴与粉色的吐息。我那顶着母亲子宫的阳具忍不住一抖一抖的。对一个雄性来说最有成就感得事情莫过於让自己的鸡巴满满的塞进女人的淫穴里面,尤其这个女人是自己母亲的时候,更是能够给人带来至高无上的快感。 

  母亲的子宫口贪婪的吸住我的龟头,直到我从母亲的小穴中拔出阳具,她才一一不舍的离开,并在离开的一瞬间发出「噗啾!」的一声淫响。我龟头的冠状凹槽在离开的过程中刮弄着肉壁,显然给母亲带来了很大的快感,她那变粗的气息就是证明。 

  「即使是睡着了,被干得快感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呢,妈妈。」我低语着,如果妈妈听到了,一定会羞耻的急忙否认,可是却又不能够解释现在这种情形吧。 

  我开始抽插了起来。先是深深的插入,在顶入底部的时候腰部有技巧的旋转一圈,让龟头在子宫口上打转,再来逐渐加快速度,每一次顶入花心的时候都让龟头亲吻子宫口。不过不管是快速度还是慢速度的抽插,我每一次的插弄都有如想要插进子宫一样的深入,每一次的冲刺都给母亲带来呻吟出声的快感。 

  「嗯 」 

  「呜 」 

  「嗯咕  」 

  大鸡巴每一次的顶入都让母亲发出低吟,我低下头吻在母亲的双唇上,舌头探入搅弄着母亲的丁香小舌,母亲在睡梦中也下意识的回应着我,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抬起头来,嘴唇与母亲那丰润的双唇之间有着一丝银线相携。我舔了舔嘴角,回味母亲甘甜的唾液。 

  我低头,一边舔弄母亲的耳朵,一边对母亲耳语:「怎么样?妈妈?舒服吗?自己亲生儿子的鸡巴插进自己的小穴,把子宫顶的一塌糊涂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说话的过程中,我的下体没有停止插弄,每一次的停顿都用力的把龟头顶在母亲的子宫口上。看着母亲微皱的眉头,受到我的影响,妈妈此时肯定也做着被自己儿子奸淫的梦。我开始毫无顾忌的操着母亲的淫穴。 

  「啪、啪、啪!」 

  我的鸡巴快速的插弄着他身下的淫穴,粗大的阳具填满了整个小穴,每一次的拔出都把淫穴里面的肉翻出来,再重重地插回去,每一次的插入都顶到了妈妈身体的最里面,湿润的穴水与前列腺液沾满了我与母亲性器的交接之处。 

  在抽差的过程中,虽然还是很细小,可是母亲的的喘息和呻吟的确是越来越大的,感受着母亲在我跨下娇吟的快感,我看着母亲的脸庞说道:「怀上我的小孩吧,妈妈。」 

  「噗滋噗滋噗滋!」 

  「哈啊  哼  」 

  「嗯、嗯、嗯。」 

  「嗯咕!」 

  「哼嗯    」,母亲发出了一个几乎正常音量的呻吟,此时母亲的腔穴内部紧缩了起来,紧实的小穴箍住了鸡巴一阵一阵的蠕动,母亲的淫精洒在我的龟头上。我再一次把鸡巴重重地插在母亲的小穴里面,我感觉到母亲的子宫口箍在我的冠状凹槽上,而龟头则插进母亲的子宫颈,传来一股舒爽的快感。我放弃了忍耐,把精子狠狠的注入母亲小穴里面。 

  我的阳具塞满了妈妈的小穴,炙热的精子流过阴茎,从马眼喷溅而出,直接穿过子宫口,落到了子宫里面。每一次的射精都毫无保留的浇灌在母亲的子宫里面,没有一滴射在子宫之外的地方,我足足射了四次才射完,子宫里面被精液填的满满的。如此一来,不管怎么样一定能够怀孕吧。 

  「让我们一起迎接不一样的明天吧……」我轻轻的对妈妈说。 

  我没有把鸡巴拔出来,而是就这样插在母亲的小穴里面。吻在母亲的嘴唇上,以这种交媾的姿势沉沉睡去……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