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畸恋别情】

  在首都机场的宾馆里,姐姐注视着夜幕的降临:夜空中布满美丽的星星,姐姐抬起细地看着这美丽的夜空,不知道过了今夜,下一次在这片土地上看夜空要到何年何月了。

  耳边又响起了飞机起飞的轰鸣声,虽然应该是隐隐约约的,但在姐姐的耳中却格外的清晰。

  明天,姐姐也将坐上飞机,飞向不可知的未来。心中隐隐的有种不安分的、浮躁的情绪纠缠一起。

  天越来越晚了,看看时间,“他怎么还不来?他说过要陪姐姐度过这特别的夜晚的。诺大的中国,竟然只有一个人来给姐姐送行,而且,到现在还不来。”一时间,一种难忍的凄凉涌上心尖,泪珠已在眼眶里打转。不,不能哭,姐姐是坚强的,不落泪的,这是自己选的路,决不能软弱。

  “丁冬,丁冬”门外响起了和姐姐家门铃一样的声音,姐姐一惊,用手拭去眼角的泪痕,瞄了一眼镜子,没有破绽,姐姐跑去打开了门,他就站在门外。
  一身休闲衣,脸上一个大大的笑容,左手一个小小的八音盒,丁冬声就是它发出的,右手抱着一大束玫瑰,看起来,有点点滑稽。再看到他身后斜背着的那个大玩具时,姐姐终于不顾形象的抱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他无奈地看看姐姐,从姐姐身边跨过,到屋子里放下手里的花、盒子、玩具,又回转过来,抱起笑得无力的姐姐,进屋,顺便用脚踢上了门。把姐姐放在那大大的床上。

  他看姐姐还不停的笑,“还笑呢,你……都是你让我成这个样子的。”
  “哈哈……”

  姐姐还是忍不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看着姐姐,最后选了最有效的不让姐姐继续笑的方法,用唇直接堵住了姐姐的小嘴,并且用舌头来勾引姐姐的舌头……

  眼光已经迷离,他的唇从姐姐的小嘴移到脸上、耳垂上。一手轻抚姐姐的长发,一手从脖子向前胸滑落……

  “哦,”姐姐的唇逸出一声淡淡的呻吟。“平……”姐姐用很性感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一只手插入他的发间。他抬头看着姐姐……

  “我们吃什么……”

  姐姐用很清亮的眼睛瞅着他说。

  “哦,天啊!”他倒在姐姐的身边,发出痛苦的声音。

  “你、你、你、只有你,有这个本事……”姐姐翻身,依在他身边用很无辜很无辜的眼睛看着他,“人家饿了嘛。”

  他恶狠狠地瞪了姐姐一眼,然后说:“我现在只想把你生吞活剥了。”
  姐姐用头柔柔的蹭蹭他,撒娇地说:“那也先填饱我的肚子,你再吞嘛……”
  他眼睛突然一亮,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说吧,你想吃什么?”
  看他的样子,倒是非常像想要诱拐小孩子的巫婆。

  在美丽的烛火下,在姐姐的房间叫了满满一桌的东西。想着离开以后,还能不能吃到真正的中国餐都不知道后,姐姐心里有点伤感,于是便使劲地吃。
  “小猪猪,总吃那么多,小心以后没人要你。”他仿佛感应了姐姐的伤感,故意逗姐姐。

  “嘿嘿………是嘛,那可要试试看哦,就这样的小猪猪,今天有人要没人要哦……”姐姐明白他的心意,也把伤感赶到了角落。

  “当然有,谁敢不要你呀……”他用很无奈的语气说,然后小声嘀咕,“一会不要压坏了姐姐哦。”

  “你,你!”姐姐跳起来,绕着桌子追打他,他边笑边求饶,然后按响了服务铃。

  服务生撤掉了餐桌后,姐姐把自己扔到了大床上,抱着他带来的那个大玩具,笑眯眯地把头埋进玩具的胸膛。他推了推姐姐,用很委屈的眼睛看姐姐,用要不到糖的孩子那种语气说:“你现在应该抱得是姐姐吧,别让姐姐妒忌地把玩具扔出去,那可是送你以后抱着想姐姐的哦。”

  姐姐坐起来,叉腰,怒目,“你敢,送姐姐了,那就是姐姐的玩具哦!”
  他一伸手,抓住了姐姐叉腰的手,一用力,把姐姐带到他的怀里。“永远那么淘气,”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姐姐的唇。

  这一次,他吻得很深很深,姐姐也慢慢地迷失在他深情的唇舌之中,体温在不断上升,感觉自己快要焚烧起来。姐姐用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开始激烈的回吻他。

  这一刻,姐姐只想和他好好的爱一次,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

  姐姐和他都很明白,他们之间有没有以后,完全是个未知数,只是他们谁也不去捅破它。但是,这时他已经深深地吻痛了姐姐。唇痛,心也痛。这个吻有无数的情,却没有欲,姐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用舌头温柔地挑逗他。他也放柔了唇舌,开始火热的纠缠。他们同时选择了遗忘,他们一起选择了快乐。

  他站起来,把玩具丢到了沙发上,伸手拉姐姐起来。他的手轻轻地解开了姐姐红纱披肩的带子,披肩顺着肩头滑落,身上只有那乳白色的细吊带短裙。圆润的肩头,雪白的皮肤都裸露在宾馆的空调下,有点点冷,姐姐用手环抱自己。
  他拉开姐姐的手,“我要看。”他霸道地说。

  姐姐垂着双手,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了。

  他把两条细细的弹力吊带从肩头两边拉开,一点点地褪下姐姐的裙子……慢慢的,姐姐无带的粉色绣花镂空胸罩就露了出来,姐姐感觉口有点点干。

  姐姐一点儿没有阻止他的行为,只看着他脱下姐姐的衣服。“啪!”随着一声轻响,姐姐的短裙彻底告别了姐姐的身体,落在了地上,和胸罩成套的绣花镂空粉色小内裤也暴露在空气中。

  这条小内裤镂空的比胸罩还厉害,几乎遮盖不住什么,而且,还是条T字裤瞬间,姐姐感觉火在燃烧,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他的眼光肆无忌惮的在姐姐身上到处游走,那种感觉,就仿佛他用眼睛在姐姐身上放火一般。一片片的火被点燃,姐姐感觉喘不上来气,胸口闷闷的。姐姐大口大口地喘气……感觉他的眼睛停止了游走,只盯着一个地方看。

  姐姐顺着他的眼睛一看,他紧紧盯着的是姐姐随喘气而不断起伏的胸口。姐姐下意识地就用双手遮住……

  这次,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抓住姐姐的手,将姐姐按在了那柔软的大床上。
  他拉开姐姐的手,让姐姐的胸部再次出现在空气里,低头,他用口把内衣咬开一些……姐姐的一个小小的乳尖就那样暴露出来……硬硬的挺立在胸前。他看了看,好象试探一样,用舌尖轻轻的滑过,一种战栗的感觉立刻袭上了四肢百骸。
  “哦……”一声轻轻的不可抑制的喘息飘荡在房间里。轻轻的娇啼,却将人带向野性。他很粗暴地将另一边的胸罩一把扯开。冰凉的冷气席卷了姐姐的胸口,乳尖翘翘地在向冷气宣战,可惜,它却忽略了真正的敌人。

  他看着姐姐的乳尖在冷气中颤巍巍的,嘴角泛起了一丝邪笑,毫无预警的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好痛!”他松了点力气,却依然不松口,用舌头卷起它,轻轻地撕咬着。

  “哦……轻点……”一种酥麻的快意从乳尖一波波的像波纹一般扩散……
  姐姐在心里叹息,好舒服哦。这种快意最后竟都集中在了下腹,慢慢地在下腹形成一股气旋,仿佛想吸入什么东西一样。

  他用唇舌肆虐着姐姐的一边乳尖,一只手狠狠地捏弄着姐姐的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却非常温柔地滑过姐姐白嫩润滑的肌肤,顺着小肚皮,下腹……来到了一个生长着卷曲而柔软的毛毛的山谷。沿着山谷的缝隙向谷底探索着,T字的小内裤几乎遮掩不住什么也阻拦不了什么。

  无论是指尖滑过皮肤,牙齿的碰触,手的揉捏,都带给姐姐很深的刺激,这些刺激的感觉都集中在一点,慢慢的感觉有东西从这渗出去……染湿了本就紧小透明的内裤。大概是他也感觉到了指尖的湿润,一只手指挑起了小内裤,猛的向上一提。

  “啊………”姐姐一时痛得闭上了眼睛,感觉非常难受。姐姐有点愤怒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个邪邪的笑容,姐姐正想开口,他又向前轻轻地拽了一下小裤裤。

  “哦……”这一次却是摩擦得让人酥麻难过,应该是因为刚才那样让小裤裤深深的陷了进去的关系。

  他又连续地拉动了好几次,姐姐全身软绵绵的,脸上浮起了红晕,身上都烫烫的,再没力气生气。姐姐只是含娇带嗔地瞪了他一眼。

  他看奸计得逞,又露出一个大笑容,姐姐在心里偷偷地想,笑吧,笑成个大白痴,欺负姐姐就那么高兴。哼。不过,姐姐没力气说出来,也不想说出来,呵呵。

  他贴着姐姐的脸颊,轻轻地温柔地亲了一下,感觉很温馨,不过,他下面的手却一点不老实。他把卷成了粗绳的小裤裤,一下挑了出来。

  “唔……”瞬间脱离的感觉一样让人难过。可他顺便用唇将姐姐的呻吟堵在了姐姐的口中,然后还用手指顺着缝隙滑动,很轻,很柔,很痒的感觉,他明知姐姐最怕痒了。

  姐姐把小手攥成了拳,轻捶他的胸膛,“坏死啦……”

  “别急嘛,我知道你很想……”

  气死姐姐了,虽然他说的也算是事实,可,可,也不能……他知道这时姐姐的脸一定很红,不过,就是连姐姐自己也分不清楚是害羞,气愤,还是动情。
  他边说,边猛地将一只手指刺入了谷地密穴。“啊……”姐姐浑身一震,一声呻吟隐忍不住,担心连房间外面都可以听的到了。

  “哦……唔……”随着他手指的移动,姐姐小声的呻吟、喘息。毕竟不是自己的家里,多少要忍耐一点。大概是他也不想忍耐了,或者不能忍耐了,他突然抽出手指,一下把姐姐的小裤裤扯开,扔到一边,又重重地压回姐姐的身上……
  他用腿将姐姐的腿分得大大的,将他那早已坚硬如铁的大棒棒,顶在了姐姐的小洞口。姐姐有些紧张,因为他们很久没有在一起了,都市的生活让本就身处异地的他们更少见面的时间,但姐姐心里更多的是期待。

  他却迟迟不肯进入,只用他的大棒棒在洞口摩擦,姐姐感觉更多的液体离开了姐姐的身体,姐姐用迷茫而充满期待,甚至有点点哀怨的眼睛看着他,让他了解姐姐是多么的渴望与他结合。但是,他却该死地毫不理会,依然在摩擦,打转,挑逗着姐姐。

  姐姐终于无法忍耐,“亲爱的……”有点颤抖的声音,“求你,快,快点嘛……给我嘛……”撒娇而有点沙哑的声音也挑逗着他的神经。

  “给你什么?”他依然要折磨姐姐。

  “给我……给我……就是,就是,我要嘛,我要你,要你占有我。”

  姐姐明知道他想听什么,但依姐姐的个性是说不出口的。他也了解,于是继续轻慢温柔的折磨……

  姐姐在不断升温的感觉中,灵感突然光临,“我就不信你不难受”,心里暗中这样想,然后,姐姐慢慢释放一点声量,让呻吟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同时,扭动姐姐的腰,也摩擦他的身体,按照姐姐的旋律,故意与他作对,全心全意的引诱他,保持他只能轻轻的碰到姐姐。他终于忍不住了,用手固定住姐姐的腰,狠狠地刺入了姐姐的身体。

  充实而满足的感觉溢满全身,“哦……”一声满足的叹息冲口而出。姐姐放松全部精神,全心地感觉着他每一次猛烈有力的冲刺,感受着灵与肉无懈可击的结合,让他带姐姐飞向遥远的天堂……没有人再说什么,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汗水和肉体的味道,飘荡着婉转的呻吟,粗重的鼻息……一切一切构成最最火热动人的纠缠……在他激烈完全的释放中,他吼着“我爱你!”而姐姐用最激烈的动作回应着他的爱,一起到达天际。

  激情过后,床上只有两个汗水淋漓的人,在空调的冷风下,拥抱着,谁也不愿意移动,仿佛连灵魂都累瘫了一样。

  休息了好久,他起来,抱起迷糊的姐姐走进了浴室。温热的清水冲净身上的汗水,感觉很舒适而清爽。在彼此擦拭清洗的过程中,没有调节的水却升温了……于是,他们在浴室里学了一次鸳鸯戏水。不过,与其说是鸳鸯戏水,不如说是野兽出笼,这一次,他完全像平时一样,一点也不像方才那样温柔。

  过后,他告诉姐姐说,第一次是为了给这特别的夜留一次特别的记忆。姐姐明白他完全是为了姐姐才忍着心里的欲念而那样温柔,心里满满的感动,让姐姐冲动地去引诱他,用姐姐的唇、舌、姐姐所有的美丽,成功地再一次点燃了他们之间的激情。

  于是,在这特别的夜晚,他们一夜无眠,仿佛要把以后的思念都在这一夜补偿。黎明,他们一起看着星星淡去,太阳升起。升起的太阳代表着希望,可这一刻却是宣告着离别。

  机场

  他们不约而同地互相给对方最美的笑容,他们不想离别充满了泪水。他们轻声慢语地诉说着美丽动人的话语。检好票,姐姐回到他身边,一道绳索,阻隔着他们。他们好象丝毫不在意那绳索,仍然拥抱着,但是,他们心里都流满了悲哀。
  催促的声音又传了来,第一次觉得美丽动人的机场小姐嗓音竟那么的刺耳。最后的通牒已经下了,他们最后一次拥吻在首都机场,完全无视所有人的存在,天地间只剩下姐姐和他而已。悄悄地,姐姐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在他西服口袋里放了一样东西,那是用姐姐的头发亲手编成的心型香囊,里面有他最喜欢的姐姐经常使用的魅惑香水囊……

  他依依不舍的放开姐姐,姐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将他的样子铭刻在姐姐的心中。然后,姐姐无奈但坚决地转身向命运走去。“萍儿……!”他呼唤姐姐的名字,姐姐浑身一震,瞬间停住了脚步,泪水不可控制地滑落于空中。

  “不能回头,这时,绝对不可以回头!”姐姐的意识清楚地告诉姐姐。姐姐迈开铅一样沉重的腿,又继续向通道的另一头走去,任冰凉的泪水滑过姐姐的脸庞。

  坐在机舱座位上,姐姐紧紧地抱着他给姐姐的半人高的玩具,那是一个很可爱的树熊。将它面对姐姐时,它也仿佛拥抱姐姐一样,四肢分的位置正好是一个怀抱,它还拥有一个非常可爱的绒绒脸。姐姐蹭着它的脸,紧紧地抱着它,想起一个月前,姐姐和他在街上橱窗看到它时,姐姐喜爱已极,走过以后仍依依不舍地频频回头,他什么都不曾说,只是,是他让姐姐今天有机会在它怀里默默流泪!
  飞机起飞了,轰鸣声中,姐姐看着窗外的人慢慢地变得如蚂蚁大小,心中涌动着说不清的滋味……姐姐用力的将头埋在小熊的胸膛,脸颊碰到了一个硬硬的金属制品,姐姐猛的一惊,看到小熊的脖子上,有一个小小的链子,底下坠着一颗心,打开壳,里面有一个如同琥珀般流离光彩的另一颗心,心的中心竟然不知怎么刻有一个“萍”字。

  姐姐紧紧地用手握着这颗心,那种疼痛从手心传来,却丝毫抵不消心里的痛。紧紧地闭了闭眼睛,眨掉里面太多的水分,姐姐把项链从小熊的脖子移到了姐姐的脖子上……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