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迷恋老妈熟逼和美脚】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把学校外一个卡拉OK的老板娘睡了了,她比我大十二岁,我一直对风韵犹存的成熟女性十分有兴趣,我想我应该有比较强烈的恋母情结,可我一直回避这种想法,可能是我多年受到的正统教育的关系吧,我对乱伦怀着恐惧和期望,这在我的潜意识里,直到后来,我才感觉到。

  我有个大十二岁的女友最后让妈妈知道了,我想她可能有些着急了,这和中国的传统还是不太一样的。

  她非让我周未回家,当我到家时,来了个年轻的女孩,现在我都忘了她叫什么了,妈妈很热情的给我介绍,说她是个老师,我一惯对老师怀有强烈的性趣,上幼儿园时能盯着阿姨丫挺。

  我觉得女教师也应该是成熟美艳妇。可她实在不像老师,如果说和恋母对应的情感是恋幼情结,我想她比较适合。

  我现在就记得她无袖的裙子里露出希疏的腋毛,这让我想到她的性激素一定不怎么分泌,我一哥们说他女友(也是干瘦,性激素分泌不正常)不喜欢他插阴道,老让他用鸡巴使劲顶她的阴蒂,这样她才能到高潮。

  我听后产生印象是性激素分泌不正常会有很多很怪物的兴奋点。我那时已从妈妈说话神情中明白她是想把这个女孩介绍我作女朋友,可我真怕她会要求我用鸡巴插她的胳肢窝。

  送走那女孩已经九点了,我还是想回学校,我对妈妈在厂里的风流韵事早有耳闻,我怕她哪个相好的半夜色摸进来,被我撞上都尴尬。

  我那时已不为这样的事生她气,老爸早几年下海就一直常夜不归宿,我后来书读多了,也知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妈妈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以理解。要是高中就教这句成语,我也犯不着为这事跟妈妈别扭了二年,现在,虽然我还是很少回家,主要是我不想遇到那些男的,我还没到能跟他们像没事一样相处的份上。

  第二个原因是前段时间一直准备毕业论文,两三个礼拜没和OK厅的嫂子爽了,我快憋暴了,今天是周未,OK厅生意好,她回去的晚老公不会说她,我还可以和她在包房里多爽会。

  我到厨房拿了瓶冰水,我一直在想那嫂子的丰满白嫩的大腿,我想她今晚一定穿着黑色丝袜,这让我下面老硬着,我得降温。

  「今晚真爽。」我心里偷着乐。

  「志志,志志。」我听见妈妈在她房里叫我。

  「什么?」我正想着好事,我不愿被妈妈打断了。

  「进来呀。」妈妈说。我突然觉得妈妈声音有些腻,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因为正想着性事呢。

  反正我听着觉得有些更兴奋。

  妈妈半卧在床上,穿着黑色皮裙和黑色长丝袜。

  那年好像特别流行这样的打扮,从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到三四十岁的小嫂子们,都穿这个,但妈妈穿得绝对好,快到大腿根的皮裙把丰满的臀部紧紧的包住,丝袜和皮裙被她丰满的肉体绷得紧紧的,显得分外的性感。

  我眼睛不自然的从她腿上拿开,我现在就想早点找个地方爽,只有射出来,我才能安静。

  我恨不能马上先到我房里去打一手铳。

  再去嫂子那爽。

  「今天好像很开心呀」妈妈靠在床头半眯着眼睛问我。

  「是呀。」我简单的回答,我只想快点结束谈话,我怕我忍不住的老用眼看妈妈的大腿,会让她发现。我现在也想早点回我的房先自己爽一下。

  「今天那女孩怎么样?」妈妈含着笑望着我。

  「还可以呀。」「好像很勉强呀,厂里好多人都说她还漂亮的。」妈妈似乎对我的回答不满意。

  「噢,对,真漂亮。」我真希望妈妈能就此打住了,我一直努力用眼睛盯着电视看。这可能让妈妈意识到我对这个话特别没兴趣,她似乎有点恼。

  「你喜欢什么样的呀,眼光这么高??」我想妈妈好像知道我跟那嫂子的事,但她从没提起过。

  「我有我自己的标准。」

  「就是喜欢年纪大的!」妈妈笑着捉弄我道。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妈妈看着我受愚弄的样子,咯咯的笑起来。

  我感到她在用手胳肢我,我有些怕痒。

  忙把身体一扭,躲开了些,这时我才发现,不是妈妈的手,而是她那只穿着丝袜的脚,我不禁有些后悔为什么躲开,这时妈妈又把脚伸到我腋下,我没有躲开,笑着看着她,表示我不怕痒,她看到没起作用,并没有急着把脚拿开,就放在我那,我感到她的肉肉的脚掌贴在我赤裸的肌肤上,因为我在家还打着赤脖呢,我感受她肉体的热度穿过薄薄的丝袜,丝丝传入到我皮肤上,我下面硬得不行,我从没像今天这样冲动。我觉得好刺激。

  她一直把脚放在那好几分钟,屋里很静,我们都装着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过了一会,她说「志志,能不能帮妈妈一个忙?我今天站了一天了,那双高跟鞋快把我的脚夹断了,好疼。你能不能帮我把脚揉一揉?」我回头看到她笑的那样灿烂,眼睛里好像并没有性的暗示,可她以前从没让我做过这事的,我不太明白她是不是有些暗示在里面,我有些紧张,「好哇,妈妈。」我想回答的轻松些,可我分明听出我自己的声音里有些颤音。

  妈妈微笑着看着我手忙脚忙的拿起她的脚,「慢一点,别太重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笑我有些饥渴的样子。

  我轻轻的揉弄着妈妈的小脚,它是那样柔若无骨,好温暖。事实上妈妈的脚骨架很小,上面都是肉,很丰满,这让我想起了小核荔枝。

  脚上发出的微微体味,更是刺激得我下面乱硬起来,我没想到我和老祖宗一样,有恋足的爱好。

  也可能是带有乱伦色彩的按摩在刺激我吧。

  我觉得我脸有些发热,我一直把脸对着电视,手在妈妈的脚上抚弄着,探索着。

  「噢┅┅就是那,感觉好舒服。」妈妈有点鼻音的腻声说。

  「你转过来,面对妈妈嘛,帮妈妈按摩还看电视,一点也不专心。」

  我想我是面红耳赤的转过身,面对着妈妈,妈妈笑得很开心,她好像对她制造的杰作感到很满足一样。

  「这就好了,要不我的脚放得不舒服。」

  因为她是半卧着,我转过身来时,她另一只脚掌顶在我的大腿上。

  「你好像很专业的呀,按得妈妈好舒服呀」妈妈闭上眼,很享受一样的说。
  我可以偷偷的打量她丰满的大腿,皮裙下两腿间,因为灯光照不到的黑暗区域,更让我产生更大的联想,这个样子真是性感,我觉得能不能产生性欲是检验是不是性感的唯一标准。

  我现在已经欲火焚身了,眼前风韵犹存的美妇,加上她是我妈妈。

  更激起我乱伦淫欲。

  我想现在我和妈妈都在试探和诱惑着对方,这种隐性的过程比插入时更能激起人的欲望。

  屋里很静,电视声音很小,只有妈妈偶而发出的呻吟「嗯┅┅啊┅┅」突然,我感到她的左脚在动,顺着我的大腿,隔着我的运动短裤在轻轻向下的磨擦。渐渐到了我赤裸的毛腿,我感到她光滑的丝袜里软软的小脚传来的热度,那感觉真的好爽。

  「嗯┅┅,志志,」妈妈把我捏着的那个脚的小腿伸直了,这样,她的大腿就快放到我的腿上了,我可以看到她丝袜的尽头,在那和皮裙之间是一段赤裸的大腿,妈妈的大腿好白嫩,真的好丰满,我才知道,我小时梦遗时梦到的是妈妈的大腿。

  「噢┅┅好舒服呀。」妈妈呻吟到,我不知她指什么。

  我大着胆子把颤抖着手顺着妈妈的丝袜往她的大腿上摸去,我盯着妈妈,她一直都闭着眼睛。

  脸也红红的,真的是面如桃花。

  湿润的嘴唇微张着,露出一点点雪白的牙齿。我的手终于到了丝袜的尽头,当我的手接触到她滑嫩的肌肤时,我感到她的身体微微一震,但她仍没有睁开眼睛,我的手在她裸露的大腿上抚摸着,而她的左腿一直在不停的磨擦着我的大腿,我将丝袜轻轻卷起,慢慢的往下褪去,这是一个非常猥亵的性暗示,我想看看妈妈对此的反应,她能容忍到什么程度。

  她闭着眼睛任由我在她身上作着,甚至在我把丝袜褪到她的小腿压在我大腿的地方时,她很配合的把腿微微抬了一点,好让我更方便的把它褪下来。

  我终于把她的丝袜褪了下来,现在我们都不用再掩饰了,我们都知道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母子间的按摩嬉戏了,这已经是带有很强性乱伦的接触了,我无所顾忌的把刚刚从妈妈身上褪下的丝袜放在脸上,闻着那上面所带有的妈妈的体味,还带着妈妈的体温,妈妈可能见我半天又没动静了,将眼睛睁开,我闻着她的丝袜眼睛盯着妈妈,妈妈也看着我,我们母子两互相凝视着,都没有说话。她这样看着我好半天,我将丝袜放在嘴里,用牙齿咬住,用舌头轻轻的舔舐着,她看了对我微微一笑,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我抚摸着她赤裸的小脚,她的肉肉的脚掌和每一个脚指,我低头看到我的鸡巴已经硬得把运动短裤撑起好大个帐篷。

  我把我揉着的妈妈的那个赤裸的脚故意放在我的鸡巴上,虽然隔着短裤,可是妈妈赤裸的脚软软的刺激着我硬硬的大阴茎。

  妈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我,我正盯着她呢,她把眼光移到我两腿中间,看了一会,抬起眼睛对着我微微一笑,又闭上了。

  「接着揉,妈妈的乖。」妈妈声音有点嘶哑的说。

  我继续抚弄着妈妈的小脚,它那样圆润光滑,我简直有些爱不释手了,我突然好想吻它,真的,我突然有强烈的欲望想吮吸妈妈那一颗颗小脚指,我轻轻的把妈妈的脚拿起来,先放在我的脸颊上蹭着,妈妈似乎知道我的企图了,她有些激动的喘着,呻吟着……

  「嗯┅┅噢┅┅啊┅┅┅┅」另一只脚更快的磨擦着我的大腿,我知道她很兴奋了,我伸出舌头,轻轻着开始舔着她的脚掌,一般这时会痒的,可妈妈在性兴奋关头,没感觉到,就像高潮来到时有人用牙咬对方肉,而没有痛感一样,人在这时也没有痒的感觉吧。

  我的舌头灵巧的钻进妈妈每一个脚指逢,不停的挑逗着,这使她更为兴奋,她下面那只穿着丝袜的脚突然伸到我坚硬的阴茎上,隔着短裤来回揉搓着我的阴茎,虽然隔着短裤,我仍感到她暖暖的肉脚是那样光滑,不断的刺激着我的阴茎。
  我一时激动不已,张嘴将妈妈赤裸的大脚母指含在嘴里,使劲的吮吸起来。
  妈妈受到这刺激,「啊」的一声,轻轻的叫出了声。我顺着妈妈的脚指,一个一个的放到我的嘴里吮吸着,妈妈下面那只脚有些慌乱的揉动着,并努力的试图找到短裤的裤角。

  突然,她把脚一下伸到我的短裤内,我赤裸的阴茎和妈妈穿着丝袜的小脚贴在一起,妈妈不停的搓揉着我的阴茎,我能感到她薄薄丝袜里裹着的肉肉的小脚的热度。

  我看到短裤的帐篷在剧烈的动着,里面妈妈的脚和我的鸡巴在不停的翻滚。
  我迷恋的吮吸着妈妈的小脚。看到妈妈脸上也表现出痴迷的神情,嘴里不停的发出令人消魂的呻吟。

  这使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淫靡的乱伦气氛。

  我把鸡巴从短裤角边拿出来,我赤裸的阴茎在妈妈赤裸的脚上磨擦着,这回中间没有丝袜隔着,没有任何东西隔着。

  我硬硬的鸡巴终于接触到妈妈的肉体。

  妈妈显然感觉到了那是什么,她开始更剧烈的喘吸,我不知她以前是不是也这样容易兴奋,可能和我一样,因为对方是自已亲生的儿子,在和自己进行最为禁忌的乱伦的性接触,更容易让人产生背伦的快感吧。

  我把手指插到妈妈两脚指间转动,我知道妈妈喜欢我这样,这次,我换上我的阴茎,因为太粗了,我无法插入,妈妈尽力的张开了脚指,她想用她的脚指夹一夹她亲生儿子的硬硬的阴茎。

  我用阴茎在她每一个脚指间插弄,她粉面发红,两眼闭着,鼻子微哼着,眉头微微邹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