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叔母的个人教授】【完】

第一章姐姐久美子是大学生

  就读高中三年级的观月真治在假日里躲在家里看录影带,画面上正出现一名漂亮的女孩,而真治正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微风吹拂着她飘逸的长发,她脸上呈现着美丽的笑容,一只手拿着网球拍,轻轻的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这是多麽美的景像。

  真治最近买了一部摄影机,他一买来试拍时,第一个想到要拍摄的人就是姐姐久美子,然而真治的目的是希望想着姐姐的时候,就能够藉由录影机看到久美子那完美的身材显现在画面上,真是棒极了,她穿着纯白色的短衣裙,还有那落在外面健美的双腿,呈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性感,从高中到大学,她都喜欢参加一些户外的活动,所以她的皮肤很好,她的小腿很美,大腿和膝盖间有美好的曲线,和一般女性比起来简直没话说,真治觉得,她简直无人可比,比任何一个女孩子还要漂亮。

  这位年仅二十岁的姐姐,使得每个见到她的男孩子都大为赞叹,都被她的媚力吸引住了画面上久美子开始打球,她大力的挥着球拍,不断的注视对方的选手,一边跑一边打,微风吹起他的裙子,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大腿,真治越看越兴奋,不自觉的用手去触摸他的棒子,画面又出现久美子的脚,那美丽的曲线,又使他开始联想了,他想着,姐姐的屁股一定很漂亮,如果我的棒子能够在上面磨擦再从下面进入的话……

  他不断的想像,使得血液好像有一股冲劲,不断的冲到他的龟头上,真治一直注意着她的大腿,使得他受不了,只好把裤子脱下来,开使抚弄着棒子的前端,他看到了小小类似小水滴的黏液流了下来,现在画面上又出现了久美子的大腿,这种强烈的刺激,使得他有一种想射精的欲望,每天他想着姐姐,最少都要射精一次,这种强烈的欲望使得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真治记得曾经在一次洗澡中抚摸久美子的大腿,那是三年前,那时姐姐久美子还是每天和他一起洗澡,有一次,由於姐姐不断的用肥皂去搓洗那支越来越大的棒子,搓洗着,使他冲动的伸出手,去抚摸她滑润的大腿,而就在那一次,真治莫明奇妙的射出了体内第一次的精液,哦!他喷的姐姐满脸都是,於是现在的真治只要一想起姐姐的大腿,便会产生了性欲,然後自慰一番。

  真治呆呆的看着画面,他又兴奋起来了,这一次他对准了姐姐飘起裙子的镜头,按下停止键,让画面停在两腿的突起地带,他对着画面,掏出自己的棒子,用右手抓着,左手去抚摸画面上的久美子他用手去触摸那突起的部位,好像真的可以感觉到那柔软的部份。

  「喔……喔……」他好想抱着久美子,想要让久美子也握着自己的棒子,像小时候一样,他想起久美子小时候常叫他。

  「快一点,真治,到浴缸去。」久美子的声音一叫,他们就开使比赛看谁的衣服脱的快,真治总是脱的比较快,在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回到了童年。

  「嘿嘿,我胜利了。」

  「真治,我帮你洗澡,我帮你洗比较省时间。」久美子说真治把两腿张开来这是完全没有性意识的动作,而真治总是问姐姐许多问题。

  「姐姐,为什麽你的胸部和我的胸部不一样?」「姐姐,你那里为什麽长那麽多毛?」

  久美子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真治的问题,就回答说:「因为真治的年纪还小。」

  其实他脱衣服的时候,看到姐姐脱衣服的姿态,他的棒子,不晓得为什麽开始变大变硬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很喜欢偷看姐姐脱衣服的样子,每次棒子变大又变了颜色的时候,他就赶快涂满肥皂泡泡,好让姐姐看不见久美子的手抹着肥皂,在阴茎上转动着,使得真治有一种奇异的滋味,他说:「哇!真是不可思议,姐姐,这样好舒服。」

  若是别的女孩子抚摸自己的性器官,他会有羞耻的感觉,但是若是让从小一起洗澡的姐姐抚摸,这种羞耻一下子就过去了,他想到自己长大了,还跟姐姐一起洗澡,有点疑虑,但是渐渐的,他看见姐姐越来越成熟身体的姿态,他会很难把持住心中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他觉得很害羞,又很期待姐姐那小麦色的大腿被太阳照出来的颜色使得真治的棒子又硬了,由於久美子的成熟躯体刺激着真治,使得真治的两腿之间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另一方面,久美子看着真治一天一天的长大,她可以感觉到真治对性的问题越来越多,每次问这些问题时,她总是会羞的面红耳赤。

  事实上,久美子对真治的成长也逐渐感兴趣,她也想亲近男人的身体,她把他当做是一个很有兴趣的对象对性不是很清楚,但又很好奇的久美子,从朋友之间的话题中,对於男人的身体,感到了十分好奇在洗澡时,她总会故意去搓那根棒子,并且用手抚摸它,帮他洗澡,就在那时,真治的棒子越来越硬,和从前完全不一样的变化。

  久美子故意叫着:「快点,现在要洗这边了。」真治打开了双脚,任由久美子握住了阴茎,开始从那里洗着。

  「真治,变的有一点硬。」

  真治说:「哦!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麽。」久美子笑着说:「可能是因为长大了吧。」

  久美子的手,抓着包棒子皱皱的皮,拿着肥皂在上面搓柔着,由於肉茎可爱的样子,觉得有点想要抓起来压一压久美子知道真治已经慢慢的变成男人了,这种不争的事实可以由他下半身的变化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她知道可爱的弟弟已经开始改变了,她应该和弟弟分开洗澡才对,可是由於好奇心的驱使,她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这种欲望。

  渐渐的,只要一起洗澡,一脱掉衣服,真治的棒子便会勃起,而且变得好硬,整个都挺立起来小时候,母亲因为没有空,所以从小就是久美子在帮真治洗澡,後来母亲告诉久美子:「久美子,真治虽然可爱,但是他已经是一个国中生了。」久美子马上的反应是抵抗母亲的想法:「我觉得两个人一起洗比较好,而且真治也洗不乾净。」

  她总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即使她自己都解释不出来为什麽要这样做。

  那一天,久美子一如往常的帮真治洗澡,在脱衣服的时候,两个人好像都个有个的想法,不知道在思索什麽,真治看着久美子脱掉一件件的衣服,他的棒子已经开始往上翘了。

  但是这种奇怪的状态使得他感到很快活他和姐姐默默的进了浴室,真治胸中就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冲动,他看着姐姐的丰满胸部,真的好想去抚摸她一下.

  真治拿着肥皂在久美子背後涂抹着,突然间,久美子说:「今天前面我自己来洗。」

  「喔!我洗背就好了,为什麽呢?」

  从小,当他学会拿肥皂时,就帮久美子洗澡了,他觉得姐姐的身体细细长长的,看起来好好玩,但是,最近一起洗澡,久美子的胸部已经变成了向山谷一样的漂亮,阴毛也渐渐覆盖起丰厚的两片肉唇。

  他看着姐姐的乳房,他的两腿之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真治十分喜爱姐姐的乳房,他直接去抚摸她的大腿,并且想着那双有美丽曲线的腿,他的视线一直注视着他所洗的地方,包括了膝盖,腿和腰。

  「姐姐没看到我。」

  真治开始大胆的看着姐姐的胸部,他看着奇怪的乳房,感到非常快乐,他对於久美子有着美丽的诱惑真是无法忍受。

  他看着久美子美丽的曲线,再看到淡红色的乳头,看起来像画一样的漂亮,直径大概有三公分的乳晕,就在乳房上逐渐隆起了,而乳晕的中心,上面有个突起可爱的小乳头,周围则呈现漂亮的粉红色,这种姿态在真治眼中看的十分清楚。

  他想着:「哇!真是太漂亮了。」

  於是他两腿之间又起了反应,他觉得阴茎越来越硬了,呈现一种勃起的状态,他一直注视久美子的表情怕她生气。

  他用手去抚摸久美子的手和大腿,他也曾在梦中梦见很大的乳房,那是久美子的。

  这时,久美子紧闭的大腿打开了,让真治用右手拿肥皂去涂抹,当他碰到那软软柔柔的部份,他叫了一声:「啊!啊!姐姐……」在那一瞬间,他从来没有那麽棒的经验他想着:「姐姐的大腿那麽软,这中间为什麽会这麽柔软,好棒的感觉。」

  真治伸出手来,他很舍不得放弃这个抚摸大腿的机会,他从小就幻想有一天能摸到姐姐的身体。

  姐姐的大腿实在太光滑了,他开始在上面拼命搓柔,他不断的叫着:「姐姐!

  姐姐!」

  久美子闭着眼睛,在沉默中,真治可以感觉她的心在跳动,这时久美子睁开了眼睛,打破了沉默说道:「快点换姐姐帮你洗澡,你现在在椅子上坐好。」这时候,真治把右手伸出,放在姐姐的大腿上,久美子把椅子拿给真治坐。

  真治坐下来,他又碰到了久美子的大腿。

  久美子默默拿起肥皂,从脚开始搓柔着,有时候会碰到那硬硬的棒子,一瞬间,真治产生了很大的快感,他有异常兴奋的感觉。

  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腹部也开始翘起,那种抚摸的感觉使的真治闭上了眼睛,久美子的手正放在大腿上,真治期待她去触摸他的阴茎。

  真治闭着眼睛,耳朵似乎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久美子的手开始去抚摸棒子,在一瞬间,把它握住了。

  她的手指碰到了阴囊,然後用中指抓住了真治棒子的里侧,碰到龟头。

  「啊!啊!哦!姐姐!」真治闭着眼睛叫着。

  在这一瞬间,突然被握住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不禁爽快的叫了出来,这种感觉是他想尝试,但也产生了不安的感觉。

  久美子仍然用她的左手搓着他的阴囊,然後用右手的中指,食指三个指头,涂满了肥皂在上面搓柔着,久美子看着硬挺的棒子,在想它的直径到底有多大。

  这时,真治的脑袋几乎呈现空白,他叫着:「姐姐!哦!姐姐!」扶着久美子的肩膀,他的腰挺了起来,离开了椅子。

  突然间,真治有了第一次的射精经验,白色的精液从体内放出来,高高的喷起来,喷到了久美子的脸上,洒了她满脸都是。

  久美子「啊」一声的叫了起来,真治也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浴室里充满了真治喷出来的汁液的味道,对於刚刚喷射的感觉,他从来没有这麽爽快过,姐姐赶快转过头,把那根强硬的棒子给压下来,然後对真治说:「真治!赶快!赶快冲掉。」

  久美子跑到洗手台旁边,用水冲洗那被精液喷满的脸,真治在旁边默默的看着洗脸姐姐的裸体,他抬起头想到,是姐姐的身体使得自己的棒子产生了变化,由於姐姐的手握住了棒子,才使他产生了射精的感觉,这时他不断的在脑中想着,那种难以理解的快感,他抚摸着姐姐的腿,达到了最高的境界。

  然而,姐姐的一句话,使得真治一下子跌入绝望的深渊:「真治,明天你自己一个人洗澡。」

  真治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自己洗过澡,他问着姐姐说:「怎麽了,为什麽,姐姐?」

  「没有什麽,我觉得我们一起洗澡不太好,还是不要一起洗的好。」久美子一定是生气了,她先走出浴室,留下了真治一个人,使得真治脑中一片茫茫然,他想着:「姐姐一定是为了今天的事生气的,真治是因为姐姐的身体才产生了爽快的感觉,姐姐为什麽要生气?」

  他越想越悲哀,从小希望能和自己梦想中的女性一起洗澡,现在却不能了,他眼泪自然的就流了出来,从此之後,两人就没有在一起洗澡了。

  自从第一次射精後,真治才渐渐的从友人的谈话中知道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而现在已经离那时有三年了,一切都改变了,久美子已经变成了大学女生,有着柔美的肌肤,雪白的大腿,他常偷看着,觉得她真是一位大美人,他常常回味着,那天浴室里的那种感觉,使得他两腿间又发热了……

第二章抚摸着向往的大腿而射精

  久美子每天都在忧郁中渡过,她对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不太满意,很想挣脱这种无形的枷锁。

  她回想到高中的生活曾经使她那麽快乐,不禁泛起了一丝微笑。

  久美子在高中的时候,因为那张美丽的面孔,而引来一群男同学在後面跟踪,直到现在,她仍然很容易使大学男同学对她产生好感。

  她拿出高中时的相簿,回想以前同学赞美她的情形。

  「久美子可真是一个大美人,谁要能得到她,那一定是他的福气。」「是呀!像我们就不能同久美子来比了。」

  两位同学的一搭一唱,常使久美子得意不已,但她总会回答说:「没有啦,我对男生没有兴趣。」

  这样的对话,在久美子的生命里不晓得出现了几次上大学之後,同学常在一起讨论男女的问题,久美子对这话题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一天,同学讨论一些大胆的问题,说道:「久美子啊!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尝试一下男女结合在一起,抱在一起的感觉,嗯!实在太棒了!」

  那位同学一付自我陶醉的表情,久美子的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每天,久美子都会注意着一个男孩子,他叫做西村和彦,他不会像其他的男孩子一样奉承着他,使得久美子对他产生了好感。

  一天下午,久美子忘了带雨伞,回教室时正好遇上了西村,两人有了第一次了懈逅,那天西村送久美子回家,她一直记得那件事,直到有一天,西村拒绝了她,她才体会了失恋的痛苦,她躲在棉被里哭了一整夜,但她也想了一整夜,也许西村他并不是一位好的男性,男人外表上是看不出来的,她高中便有一次的经历。

  大概是久美子高三的时候吧,久美子的实习老师羽村僚,那时的羽村还是一个大学生,久美子很崇拜他,班上有个同学叫萌子,也很喜欢他,当时萌子被羽村的外表和翩翩的风度迷的晕头转向的。

  有一天,萌子告诉久美子,今天羽村老师为了庆祝就职,举办了一个餐会,希望同学都能来参加,萌子问久美子:「久美子,今晚餐会我们一起去好吗?」久美子想,早一点回来应该没关系吧,於是便点点头,她心想,萌子总是和年长者混的那麽熟,尤其是和羽村老师,那麽亲热,真令我羡慕,她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傍晚时分,他们在餐厅门口碰面,萌子穿着一件短裙,一件薄上衣,看起来性感又时髦,艳光四射,而同行的久美子却穿的像一个高中生似的。

  当萌子碰到久美子时,她心里想着:「虽然久美子穿的很朴素,但她优雅玲珑的身材却藏不住。」

  萌子有点忌妒的看着她,相形之下,萌子的装扮显的很粗俗,萌子很不悦的看着窗外。

  羽村介绍他的大学同学给大家认识,站在墙边的久美子发现羽村一直看着她,还不时的对她微笑点头,笑一笑,久美子感到很高兴,她心想羽村老师总算注意到我了,萌子知道久美子的心意,她说:「羽村最色了,自从你进来以後,他就不再和我说话了。」

  他们自我介绍之後就开始用餐了,四个人边吃边聊萌子却不断靠近羽村,两个人看起来好像是一对恋人一样,坐在旁边的久美子看着他们俩一副亲热的样子,心中不禁羡慕起萌子来,坐在另一个角落的板井却未曾说过一句话,似乎一直在瞄着什麽久美子感到羽村的眼光一直瞄向自己,似乎不把萌子放在眼里,她这时想到:「会不会是我那里不对劲,要不然他干麽一直看着我?」饭後,久美子急着想回去,但板井和羽村,似乎不放她走,羽村首先开口说到:「今天是我就职的庆祝会,不应该那麽早回去,留下来嘛。」萌子因为不想回去,也这麽劝她,於是久美子便又留了下来,接着四个人便开始喝酒庆祝,萌子很快的就醉倒了,久美子也感到快支持不住,羽村在一旁拍手大喊:「好!久美子再喝,再继续。」

  久美子感到头晕,她没有想到酒的後作力这麽强,而羽村正用贪婪的眼睛不停的看着久美子的身体久美子觉得自己像是全身赤裸的躺在那里,任凭羽村观看,她慌慌忙忙的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头很重,於是又倒了下去,羽村说道:

  「久美子,你再喝一点酒看起来会更漂亮。」

  久美子听到羽村的声音,她觉得很不舒服,她开始想找救兵:「萌子呢?萌子……」

  羽村说:「那个女人那,她现在正和板井在别的房间不晓得在干什麽呢?」久美子勉强站了起来,她觉得羽村似乎不太关心萌子,她说:「你和萌子不是很好吗?」

  羽村有点懊恼的说:「你在说什麽啊!我对她没什麽啊,更何况我还和别人抱在一起呢,你这女人,到底在想什麽?」

  久美子开始有点明白两个人的关系,可怜萌子那麽喜欢羽村,羽村却不喜欢她这时,羽村开始伸出双手在久美子身上乱摸,久美子颤抖了一下,羽村又继续抚摸她的肩膀,久美子大叫:「不要!不要!」她拼命的在抵抗羽村不断落在她身上的压力,但她始终躲不开他强有力的双手,她又叫着:「羽村,求求你!不要!」

  羽村看着久美子那无谓的抵抗,发出了一阵狂笑,他温柔的安抚着久美子说:

  「乖!不要乱动,马上就给你最好的东西了。」他伸出手去抚摸久美子的胸部,那巨大丰满的胸部,隐隐约约在那里抖动着,他的手不停在那里游移着,感觉到很满足,他心里想着,如果能将她的上衣脱掉,那不是更棒,於是他一只手摸着久美子一边的乳房,而用嘴去亲吻另外一边的乳房,不断的挑逗着久美子,久美子的乳房被吸的抖动了起来,全身肌肤开始颤抖久美子想着自己遭受这样的折磨,眼泪不断的流了出来,却哭不出声音来,羽村瞄了她一眼,没有理她,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和弟弟一样有个相同的东西羽村的下体不断靠近她,而久美子的身体不停抖动着,不让它靠近,羽村不禁生气的抓住她说:「快点!把它含进去。」

  「不!不要!你不能逼我。」

  羽村将久美子的头一把抓住久美子正感到嘴里含了那个恶心的东西,但她无力再抵抗了,羽村的东西正在自己嘴巴里不断的弄着,左右的震动着,令她感到一阵恶心她仍不放弃的死命抵抗,但现在连叫都叫不出来,他感到羽村的棒子正不断的往她嘴里的更深处进去,久美子觉得越来越恶心了,她想用双手阻止那根棒子的进入,但却被羽村抓住羽村说道:「久美子,我好感谢你,你的嘴巴真甜,原来你那麽会弄,吹喇叭的技术很好嘛。」

  他又说:「久美子,你也很想做这件事吧,想了多久啊,今天就把它赏给你吧。」

  久美子感到很生气,她觉得羽村在欺负她,这时羽村的棒子在她嘴里动个不停,而他手堵住她的鼻子,令她呼吸困难,久美子那张扭曲的脸,在那里瞪着羽村看,不停的喘息羽村看着她喘息的样子很有趣,更加的疯狂了。

  「久美子,现在伸出你的舌头,快一点。」

  羽村幸奋的叫着,她却像落入地狱般,痛苦又绝望她想,我还是一个处女,从来没想过去含一个男人的棒子,这都是羽村害的这时,羽村已经到达高峰了,不断的呻吟着:「啊!久美子,实在太好了!」久美子看着羽村就像野兽一般不停的叫着,那口中的棒子越来越大,不停的来回抽动着,使她想吐,这时羽村开始感到茎鸾,并且把精液射到了久美子的嘴里,就在这瞬间,久美子想起以前和真治一起洗澡的时候,羽村放出了温热的精液,使她想到真治小时候的情形。

  久美子感到一阵温热,羽村的精液流入她的嘴里,那味道令她好想吐,但又必须含着那根棒子,她真的是绝望到底了,她想着羽村你到底什麽时候才肯放过我,瞬间,精液的味道刺激到久美子,使得她整个人失神了久美子看着羽村庞大的身躯压在自己身上,不禁悲从中来,她伤心的想,原来自己爱恋的男人,现在却把棒子插进她的嘴巴里,做出这些恶心的动作,令她讨厌和难过。

  久美子的嘴里还留有一些精液,发出刺鼻的味道,令久美子脑袋一片空白,只想吐,久美子对於嘴巴受到这样的凌辱,身体又被这样的侵犯和抚摸,她想,趁着下半身还没被侵犯时要赶快逃跑。

  久美子暗暗计画着她想把羽村的身体推开,但没有办法,她只听到羽村叫:

  「啊!久美子,你好美喔,啊……啊……久美子……」只见羽村拼命的抓着久美子的乳房,而她却多麽希望羽村赶快放了她,羽村是个笨拙的男人,两三下的抽动之後,又射了出来,并且不停的喊着:「哦!久美子,你实在太完美了,我想萌子一定没有你那麽棒,你是我梦中的女人。」羽村站起身来,到浴室去冲洗,而久美子便趁此时逃离了那个房间,她松了一口气,想着:「终於结束了。」

  久美子冲进了公共厕所,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愈想愈生气,她觉得羽村实在龌极了,她想着为什麽今天我要去呢,不去不就没事了,如果真治知道了,不知道会有什麽感想。

  自从那件事後,久美子对男人产生了恐惧和厌恶感。

  久美子不时都会想到羽村那根棒子在自己眼前晃动的情形,而他那狰狞的面孔也令她害怕,她对於萌子带她去那种地方一直无法释怀,深深的恨着她,久美子不甘心的想「萌子一定知道羽村的为人,而她却不顾朋友的道义,弃我於不顾将我送入虎口」

  久美子越想越不甘心,但对於何谓男人的性欲,她却深深的体会到了,她的脑海里不停的浮现那晚的那一幕,她想着,还是弟弟真治是最守信的男人了,她心中对於真治产生了一种爱意之情。

  还记得那晚,真治正躺在房里看着姐姐的照片,他一心想专心的看书,可是姐姐的身影在他脑海里出现着,他看着墙上的时钟。

  「这麽晚了,姐姐怎麽还没有回来?」他担心的自言自语。

  真治的父母睡在楼下,而真治和久美子则睡在楼上,他听到了楼下玄关处有声音。

  「碰,碰……」

  真治连忙下楼,看到姐姐穿着一件黄色的短裙,白色的丝袜,上衣也很单薄,他推推久美子的手说道:「姐姐,你没有关系吧?」久美子像是突然清醒般,说:「哦!是真治呀,对不起,我喝醉了。」真治看着久美子的姿态,想着,以前她二十岁生日时,也喝了酒,虽然当时有点醉,可是也不会醉的这麽厉害。

  久美子在朦胧中感觉到有人抱她上了二楼,此时,真治搂着姐姐的肩膀,在狭小的楼梯间走着,他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鼻间随时都可以闻到姐姐身上擦的香水的味道,久美子叫着说:「哦!谢谢你,姐姐自己会回去。」真治说:「啊!什麽?」

  看姐姐醉成这个样子,怎麽可能还会自己回去,他看着姐姐喝醉酒的样子,心里想,姐姐虽然喝醉了,但是看起来仍是这麽抚媚动人,他温柔的对姐姐说:

  「姐姐,你要小心点。」

  「嗯。」久美子回答着。

  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真治的身上,浓郁的酒味刺激着真治,真治扶着姐姐说:

  「姐姐,你把脚张开来,我背你上去。」

  真治站了起来把久美子的脚张开,他说:「脚要放好喔。」久美子闭起了双眼,好像进入了很深的沉思状态,真治不禁吞了吞口水,心中很高兴能和姐姐有这样亲蜜的接触。

  他心中在呐喊着:「姐姐!姐姐!」

  久美子张开眼睛看到真治,心中充满了感动。

  真治的双手托着久美子的大腿,当他触摸到那双大腿时,想起那是三年前一起洗澡以来,第一次再碰触到久美子的大腿。

  真治心中想着:「还是这麽柔软,姐姐你太棒了。」他背着久美子,一双手抚摸着姐姐的大腿,而他的背也碰触到姐姐丰满的乳房,久美子丰满的乳房,压在真治的背上,透过那一层薄纱,使得真治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背着久美子,慢慢的来到了她的房里。

  「姐姐,到了。」

  他把久美子轻轻的放在床上,此时久美子的裙子正好翻起,一切都映入了真治的眼中,真治叫着:「姐姐!姐姐!」

  他看着美子大腿之间的内裤,真治赞叹的说:「姐姐的大腿真是充满魅力。」他想着,如果能去抚摸一下,那该有多好,真治一直压抑心里的冲动,不使自己犯错,久美子躺在床上,口中微微的叫着:「真治,真治……」久美子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使她根本无法大声的和真治说话,真治听到姐姐在叫她,赶紧说道:「姐姐要喝口水吗?」久美子低声的说:「我穿着这件衣服,睡觉好难受。」真治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邪念:「姐姐,那怎麽办?」久美子说:「你帮我把它脱下来好了,要不然……」真治有点不好意思的走过去,把姐姐的衣服弄整齐,然後对姐姐说:「姐姐,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久美子拍拍床,叫住真治,说:「等等,真治,你还没帮我把它脱下来呢?」真治又走了回去,一时不知道该说什麽,此时他心中期待已久的事终於要实现了,久美子说:「快一点,真治,快一点,我受不了了。」真治看到姐姐不舒服的样子,於是开始动手,他把姐姐的头抱起来,像抱洋娃娃似的抱住她,真治的一颗心像是要跳出来了,而他下面的棒子,也很快的勃起了。

  久美子知道真治正在颤抖,而她的心中却充满了快感。

  真治看着姐姐的乳房,心里想着:「姐姐的乳房,比三年前还要丰满了。」真治幻想着姐姐粉红色的乳晕,整个人都进入一种兴奋的状态,他解开了姐姐的袖子,摸到了那光滑的肌肤,身体震动了一下,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快感,真治看着久美子说:「姐姐你自己脱吗?」

  「真治,你好坏喔,姐姐没有力气了,怎麽脱?」真治没有办法,看到姐姐这个样子,只好自己帮她脱,他想着,自己,已经三年没有看到姐姐的身体了,现在再看到,感觉有点紧张。

  真治叫着:「姐姐……」

  他终於将上衣的扣子全部解开了,他看着姐姐展现在他眼前的胸罩,还有那美丽的下半身,性感的模样,另他好兴奋,差点喘不过气来。

  真治看着她那丰满的胸部在他眼前突起,而她的丝袜也脱落到大腿部,透露出一段白嫩的肌肤,真治不禁叫着:「姐姐!姐姐!」但久美子一经陷入一种沉睡了状态,早就听不见真治在叫她,真治的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虽然他心中一直在喊着:「不行,不行!」但双手却不听使唤的,在久美子的身体上乱摸,用指尖去碰触久美子的大腿,那种柔软的感觉,使得真治越来越大胆,他开使用双手去抚摸久美子的大腿,他低声的叫着:「啊!好柔软,姐姐!好棒啊!」久美子的腿富有弹性,真治兴奋的想,能够再度摸到姐姐的腿,真是令人感动,这时真治的下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应,他叫着:「姐姐!我终於又看到你了,姐姐!」

  真治开始用右手把姐姐的丝袜从腰部上脱下来,再加上久美子那裸露的胸部使得真治很兴奋,他右手脱掉了久美子的丝袜,左手握住自己的棒子,他望了望沉睡中的姐姐,心中想:「哦!实在太棒的身体了,姐姐!」真治终於碰到了姐姐的大腿,那梦寐以求的,现在终於碰到了,真治整个人身体靠近久美子,好像要燃烧起来了一样,一阵快感传遍了真治全身,而那根棒子被真治握住在手中不停的搓柔,他回想着,第一次射精,就是和久美子洗澡的那一次他抚摸着久美子的肉体,和向往已久的大腿,他全身都热络了起来,他叫着:「啊!好棒啊!姐姐!好棒!」

  真治感到无比的幸福,眼前他最爱的女人,正一丝不挂的躺在他的面前,想到此时,他棒子里的精液就快流出来了。

  终於他放射了他的精液,真治的精液直冲到久美子的大腿上,洒满了整个床上瞬间,久美子的两腿之间流满了精液,真治也感受到一股身体冲到顶端的感觉,他茫茫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久美子,和飞散出来的精液他连忙拿了一张卫生纸,开始擦拭姐姐腿上和床上的精液,久美子还是睡的很熟,一点也没有感觉,真治擦完後,赶紧离开了姐姐的房间,离开的时候,看了床上的久美子一眼,他说:

  「姐姐,对不起。」

  然後他关了房门,回去了久美子睁开双眼,回想着刚刚的情况,刚才,真治慌乱的呼吸,在她耳边吹着,而弟弟对她的抚摸,她居然毫无抵抗的全部接受了,当弟弟把自己的丝袜脱下来的时候,她心中产生了一股爱意,而她刚刚偷偷的张开眼睛,看到弟弟打枪时候的表情,和刚刚对我失暴的男人完全不一样,她心中想着,真治好可爱。

  久美子对於自己的弟弟如此爱护着她,心中真是高兴,她回想着,刚才,真治脱她衣服的时候,自己的身体拥上了一阵快感。

  久美子听到真治回去的声音之後,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阴部。

  「啊!怎麽都湿了?」

  这瞬间,她的酒意也醒了,刚刚真治摸她的时候,她闻到一股男性的味道传到她鼻子里,但她没有去拒绝他,反而有一股配合的念头。

  她把右手伸入内裤里湿掉的部份,开始抚摸着,并且用中指去拭乾自己分泌出来的爱液,她叫着:「啊!啊!」

  她左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抚摸着,感觉到乳头在变硬,她用三只手指插入自己的蜜洞中,玩弄着,这种快感传遍了下半身,她想像着真治在摸她的乳房。

  「啊!啊!真治!快弄啊!真治!」

  她沉醉在自己的快感当中,她觉得自己快乐的要冲上天了久美子泄了一次又一次,她不停的叫着真治的名字,脑中不停的浮现真治那充满男性魅力的身体,想像着真治用手摸她,又想像着两人一起做着快乐的事,渐渐的坠入了淫乱的深渊……

  第三章少年愿望的叔母美纱

  石田美纱对於夏天即将来访的外甥真治,感到一种很快乐的憧憬,真治正在学校参加暑期辅导。

  六年前已死丈夫的美纱,一个人住在市中心,她自己没有儿女,所以对姐姐的子女,真治和久美子特别的疼爱,久美子在中学三年级时,就曾因为暑期辅导而暂住在美纱的家中,现在同样的,要由她来照顾真治,一想到这个可爱的外孙真治,美纱心里就甚感喜悦,想着一些淫乱的事。

  她23岁时就结婚了,嫁给一个富商铃木孝之,两人的年龄差了33岁,当时周围的人全都反对这件婚事,由其是男方的家庭,认为美纱是为了钱才嫁给孝之。

  两人是在一家俱乐部认识的,当时美纱是一家商事会社的职员,每周有一两个晚上在一家SM俱乐部里表演,孝之则是那里的常客。

  有一次俱乐部正演着性世界,美纱在台上做着各种淫乱的动作,当脱下最後一件内裤时,孝之出了十万元买下她的内裤,两个人才就此认识,後来每次孝之到俱乐部,都会指名美纱作陪。

  「孝之,我希望你以後常常来找我。」

  「还有以後叫我纱纱就可以了,这样才亲密吗,对不对?」孝之幼年时常幻想和成熟女性做爱的滋味,因此她对於女性都有一种母性的幻想,他对美纱说:「以後你就叫我之之好了」美纱看着眼前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说出这些话感到很滑稽,但是她觉得他很可爱,她笑着说:「好吧,那我就叫你之之好了。」「好!太好了。」孝之也笑了起来。

  「你把衣服脱了好不好,之之想吃奶。」

  「不要吗,早上才喂过你,现在又想要了。」她嘴上说着不要,手却可没停着,很快的她就把衣服脱光了,孝之看着两个乳房从衣服里弹跳出来,觉得很兴奋,他心里想着,太像了,美纱长的太像孝之死去的母亲,他小时候常受母亲的影响,因此对母亲有特别的僻好,他夜里常梦见母亲的撩人姿态,阴茎勃起後,他握着自慰,这样的手淫也能使自己很爽快。

  美纱知道孝之的恋母情结,所以常常帮助他,使他获得快感孝之从背後抱住她,双手在一对巨乳上晃动着,美纱说道:「来!之之,我都知道。」她倒在床上,任由孝之抚摸她的大腿,她轻呼着:「哦!之之!」孝之急速的喘息着,两手握住美纱的乳房,指尖搓揉着娇艳欲滴的乳头,乳头受到了刺激,渐渐变的硬挺,他粗大的阴茎顶着她的内裤,双手爱抚着乳房,美纱觉得自己的内裤湿掉了。

  「啊!啊!」美纱无意识的叫着,孝之看着美纱陶醉的表情,感到更兴奋,他的棒子很快的充血了。

  「哦!纱纱。」

  美纱听见孝之喊着自己的名字,心里觉得很感动,她说:「之之!你真的这麽喜欢我吗?」

  孝之很深情的说:「我真的太喜欢你了,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和你在一起。」美纱握着孝之的棒子,前後的来回抽动,不一会,孝之便射精了,精液呈抛物线的射出去,落在美纱身上,美纱好感动,看着这个年迈的男人,为了自己而射出了精液。

  孝之慌乱的吐着气息,他说:「啊!对不起,刚刚像是在梦中一样,就射精了,让我再休息一下,一定可以重振雄风。」

  美纱看着孝之射精後的神情,她觉得很感动,她用舌头把阴茎上的精液给舔乾净,接着嘴巴含住了孝之的棒子。

  「啊!你……」

  孝之的棒子萎缩着,但是在美纱舌头的搅动下,很快的又站了起来。

  「这样可以吗?之之。」

  孝之很感动美纱这样不嫌弃他,他抚摸着美纱的阴唇说:「这里这麽湿,是不是很想要?」

  「那是之之热热的棒子刺激我的关系。」

  孝之压倒了美纱,抚摸着她的阴核,那支棒子刚刚受了美纱口水的滋润,很容易的就插了进去。

  美纱像是中了孝之的炮弹一样,在她体内爆发着,孝之幻想着母亲的肉体,满足的抱着这个女人,一阵痉挛後,大量的精液喷进了美纱的体内,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潮。

  美纱的性经验很丰富,但也很单纯。

  孝之则是爱恋自己的母亲,藉由想像来到达高潮,他常来俱乐部找美纱,一个月後,他向美纱求婚。

  美纱很爱这个男人,因此不顾周围的反对,两人终於结婚了,但是美满的婚姻维持不了多久,孝之便死了,孝之死後,美纱便付起了打点孝之生意的女人,她在赤阪住了下来,幸好生意上的事务并不十分繁忙,她一个人便能料理得过来。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