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离婚后和姐姐干了一晚

  我叫邵明28岁是一家公司里的文员,一个月3000到4000的收入在我们那里也算可以了,3年前通过朋友介绍和比我小2岁的陈洁结了婚。刚开始我们两人过的还是很幸福和快乐的,面对着天价的房价我父母在很早就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婚房,所以我们两人无需为还贷而烦恼,加上年轻的我在男女之事上也常常让她高潮迭起一次次求我多干她几下,每天都会换好几种姿势干的她潮喷。

  可是就在半年前她应聘进了家大公司后对我的态度是越来越冷淡,起初我当是进了大公司工作压力大了可是越来越不对劲,从前天天晚上都要龙戏凤的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温存过了,每次问她她都说很累要睡觉有几次我尝试抚摸她的下体可是还是被她拒绝,就这样都快半个月了,起初我当她是性冷淡可是之后的一件事让我永生难忘!

  在我们没有夫妻生活的半个月后老婆每天回家都超过21点这是结婚3年来从没有过的,我知道一般公司下班都5点半就算加个班7点总能回来了吧可是每天都21点后回家让我对她产生了怀疑可是每次问她她都说下班后陪同事逛街吃饭。之后的日子里越来越晚有次甚至半夜2点多才回来而且人看上去很累,我打她手机也关了机,回来后我们大吵了一架,我还强行和她干了一次可是第二天她哭的很厉害我也赔了不是。就这样过了几天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一个办法,就假装说要出差2天后天回来,老婆似乎也并不感到不舍反而留露出了一丝笑意,我假装出门后一直躲在家里附近的咖啡馆监视着家里的情况,在我出门后2小时老婆打扮的靓丽的出了门,原本想跟踪的可是想看看她到底几点回来便继续在咖啡店里埋伏着。

  滴哒……滴哒时针飞快的来到了晚上8点,就在我快要被这无聊的等待催眠的时候看见老婆牵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拐进了小区,此时的我五雷轰顶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在向我飘来,我是一万个不相信我眼前的是我的老婆。

  正在我犹豫不决该不该上楼捉奸的时候,对面我们卧室的灯亮了明亮的窗户依稀看见老婆把窗帘拉了起来,我胸口一闷阵阵的痛袭来此时的我脚步僵硬的走出了咖啡店往我家的方向走去,到了门前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此时这对狗男女我怕已经在卧室里干的快活着估计也不会注意到有人走进客厅。

  我踮起脚慢慢地走到了卧室的门口我把耳朵贴近房门里面阵阵地喘气声啊,「啊……啊……再进去点快点。」老婆阵阵的呻吟声。

  只听见那个男人大喘气的说道,「陈洁,没想到结婚都两年了你的小穴还是怎么紧啊……夹的我好涨啊……」「饿……饿别说废话了快来满足我,你倒是快点啊……」「我偏不,我就要这样慢慢地干你……」在门外的我越听越是愤怒,可是下体却不知不觉的涨起。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再这样懦弱的躲在门后听着他们媾合我应该冲进去当场捉奸。

  我一把将门踢开大叫道,「好!你们这对狗男女被我抓到了吧。」他们两人当场惊呆,老婆和那个奸夫浑身赤裸,两人还保持着后入式的姿势我上前一把将奸夫掐到在地一拳上去打在了他脸上,此时老婆上来劝阻我一个反手把她打翻在地。

  过了良久我问老婆,「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婆羞愧的把进公司后的一切都娓娓道来,我顿时瘫倒在地久久不能站起,很快办理了和老婆的离婚手续,之后她也搬出了我们的新居可是在对家人面前我们两个还是统一口径性格不合才选择分手的毕竟被带绿帽子和偷人不是一见光彩的事,只是每次回爸妈那里都要被两个老人盘问许久我也只是装聋做哑沉默的躲过他们的询问。

  坐在沙发上的我拿着影集不知不觉地倒在了沙发上酣然入睡,可能是最近太累的关系这一睡就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一阵飘香传进了我的鼻子里我慢慢的睁开双眼在依稀的朦胧中看见一位身材标致一头秀发的女子正朝我走来,我居然拖口而出,「宝宝,你回来了啊。」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傻瓜,还在想你老婆呢早知这样还离什么婚呢啊。」我此时眼睛一打量原来是叶姐,叶姐是我表姐比我大一岁和我关系特别好,小时侯我还傻忽忽的说要娶她呢!

  「你妈说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你开导开导你说我们两个年纪差不多聊的来,我帮你做好吃的了你是要我喂你呢还是你自己吃。」「姐姐谢谢你,我不想吃东西。」「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为了个女人你何苦为难自己啊。」看着叶姐如此费心的份上我起身去吃她为我熬好的瘦肉粥。

  「这才是我的好弟弟,有什么心事和姐姐说说。」在叶姐的面前我像个大男孩一样哭了起来。

  「姐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傻弟弟别乱想了噢婚离了就都过去了,以后姐姐帮你在找个噢。」这时叶姐揉住我的头,而我也像婴儿一样钻入她的胸口,我的脸贴在姐姐的双峰上透过叶姐的白衬衣略微看见里面兰色的蕾丝文胸,雪白的肌肤尤其忖托出乳沟出白嫩的双峰,在如此美景下我真想好好的舔上一口,慢慢的下体的小鸡鸡有了反映毕竟快半年没碰过女人的我对这种情景是如此的饥渴。

  姐姐并没有注意到还抱着我在安慰着我,我慢慢的起身打量了一些姐姐发现可真不是一般的迷人啊,短袖白衬衫微开的领子映忖着里面兰色的文胸挤压着的双乳加上雪白的肌肤真是让不少男人流下口水,下身的花边短裙下修长的白腿是男人都会想上去捏她一把,一头秀发披肩更忖托出其瓜子脸来,很难看出是一个结婚5年的人妻,上翘的臀部一点也不亚于19、20岁的少女,为了身材姐姐也一直不愿生孩子总说自己年纪还小可是都快奔三的人了。

  姐姐突然撒娇了起来:「别这样看着人家弟弟都怪难为情的。」我笑话道:「还当自己是16岁的纯清少女啊!」「你笑话我啊给你点好看。」姐姐原本是想来打我的可是一没站稳就和我一起摔到了沙发上我下意识的抱紧她,在沙发的作用下我们弹了两下姐姐的身体紧贴住我,而我本来就发涨的肉棒也顶向她的下腹而浑圆的乳房也压在了我的胸口啊顿时脑子一片空白,一个饥渴的我双手也从腰部慢慢往臀部移去,带着轻轻的抚摩抓了她的屁股一下,她像触了电一般弟弟叫了一声马上跳了起来慌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羞涩的说:「我看你是累了我帮你按摸一下吧。」我点点头,我躺在沙发上眼睛闭了起来可是脑子里还是想着姐姐的身体,姐姐帮我按着头我能感受到一双滑嫩的双手在我的头,脖子,胸口揉捏着,不由自主的弟弟也顶出了一个帐篷,当我沉静在这种享受时,一种强烈的刺激从下体传来我做梦也没想到姐姐正在帮我打飞机,我看着她从我拉链出掏出我的弟弟在上面轻抚着:「弟弟,我不知道你有多难过我希望这样能让你快乐起来。」我开始享受了起来,很熟练的手式翻弄着我的肉棒,忽然一种温热带有潮湿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原来姐姐已经在帮我口交了,小小的玉口一口一口的吞食着我的肉棒不一会,肉棒已经涨的巨大而坚硬,我起身双手握住姐姐的蛮腰,姐姐一副痴醉的样子,「只要你开心今天姐姐就是你的了。」我慢慢解开了衬衣的纽扣啊傲人的双乳映在我的眼中,隔着蕾丝文胸我搓揉着,「额……额。」一声一声的叫声传入我的耳中。

  「脱了它在摸更舒服。」姐姐似乎也有些着急了,我脱去了文胸一对白皙汁嫩的大包子弹了出来,我一口咬了上去那是如此的美味世间已经没有比这更加美味的东西了,一边吸允着一边的手也不停拨弄着乳头,叶姐也不闲着把我把上衣给脱去了,慢慢地把自己的花裙也解开,眼前只剩最后的防线了,兰色蕾丝内裤紧贴在阴户上周围稀疏的阴毛的点缀下的阴部份外的迷人,我手划过腹部慢慢的隔着内裤摸着阴户,粘粘的汁水已经外漏,我把手拿起闻了闻后放进了嘴里啊,「好甜啊……鲜美的蜜汁。」姐姐笑了:「傻弟弟,姐姐的分泌物也好吃。」我依然轻轻搓揉着蜜穴更多的汁水流了出来,我吸允后的乳房已略有红肿,我把嘴伸向姐姐的小口,两人深深地互吻起来,爱液在口中缠绵交替舌头在口腔中打结。

  「弟弟我要了,帮我脱了内裤快点。」双手划过光滑的大腿把内裤慢慢地沿着轨迹退到膝盖处,一个如此美丽的蜜穴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外围水灵灵的汁水覆盖了周围在薄薄地阴唇上虽然不想少女一般的粉嫩但还是饱满而又诱人,早就涨的火辣辣的肉棒在外围摩擦着。

  「啊……啊!快点进来不要擦了好痒,弟弟快点进来……」我慢慢地对准了位置两片薄薄的阴唇为我打开了蜜穴的大门,一点一点放入「啊。」的一声肉棒顶到了蜜穴的底部,然后我便抽插了起来姐姐把褪去一半的内裤给完全脱去,双腿和屁股也再配合着不停的抖动,一直这样无法满足我近半年来的寂寞我双手拖起姐姐的屁股让姐姐的双脚缠在我的腰间然后我站起后一个老树缠腰的景象,这样一针针的见底强烈的快感也让叶姐高潮。

  「弟弟我累了把我放下来好吗?」我把姐姐放回了沙发上,一丝不挂的美人被干的浑身是汗水与爱液看着更让人心动,我刚刚休战的弟弟此刻又充满了战意,我把姐姐抱起带到了卧室里,慢慢地放到了床上。

  「你真有精神啊,在来干我吧。」姐姐把双腿扒开指尖扣弄着阴蒂像一朵开放着的黑色花蕾,我深吸一口气提枪上马双手架起姐姐的双腿把蜜穴分的更开,淫腔内漏着蜜汁,肉棒笔直地插了进去浪叫声连绵不断,一直干了多久我也忘了只记得最后姐姐摊倒在床上四肢已经没有了力气,耻骨处也再没了抖动与迎合,蜜穴出白色的浓浆不停的冒出,而我还不停的抽插着似乎小弟弟一点也不觉得累一次两次射了多少次也不记得了可是鸡鸡就是不软。

  姐姐像死尸一样的仍我玩弄:「弟弟我的下体好热,我快不行了,放过姐姐吧!」我停了下来把最后一次满满的射进了外翻的蜜穴中,窗外天已经亮了我想我起码做了10个小时以上,当我拔出肉棒的时候,一个鲜美的肉穴被我干的已经褶皱,蜜口里还不停的外泄白浆,看了看摊在床上的姐姐我也体力不支摔在了她的身上,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赤裸的我们就这样相拥入眠,软掉了的肉棒安祥着端放在姐姐的耻骨上,迷迷糊糊的在耳边传来,「乖弟弟,你只要开心姐姐什么都愿意为你付出只要你乖。」这件事过去很久以后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又认识了一个新的女朋友,我选了一天把新认识的女友介绍给了全家人认识父母和叔姨们都很喜欢她,也为我能走出离婚的阴影而高兴的时候,姐姐这时也宣布了一件大事就是她和姐夫有了孩子而且已经3个月了,全家人都为着双喜临门而高兴,晚上我和女友在阳台上聊着天突然姐姐走了过来和我的女友聊了起来,「你喜欢我弟弟哪里呢?」「他为人好啊而且幽默……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他很可爱。」姐姐笑了起来,「我告诉你个秘密噢,我弟弟做爱也很厉害的我试过噢。」我和女友顿时脸都绿了,女友疑惑的看着我,这时姐姐大笑起来,「骗你的啦,这都信啊。」哈哈哈哈在一片的笑身中气氛缓和了起来,「我姐姐就是喜欢开些黄色笑话啊,姐这次你也太过分了吧。」女友似乎并没有在意,「你姐姐比你更幽默嘛。」正当我们准备进屋的时候,姐姐走到了我的身边在我耳朵旁轻轻地说道啊,「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噢,我和你姐夫之前很长时间没做爱了,算日期刚好是我们那晚,你要当爸爸咯。」我顿时冷汗从头部直留到背部,看着姐姐走进房内和姐夫撒娇着,我石化般地楞在了原地,这个开笑真的开大了。

  【全文完】 寂静的午夜独自一人抽着烟坐在沙发上看着相集里和老婆的合照,慢慢地泪水从眼眶里缓缓的流了下来。

  我叫邵明28岁是一家公司里的文员,一个月3000到4000的收入在我们那里也算可以了,3年前通过朋友介绍和比我小2岁的陈洁结了婚。刚开始我们两人过的还是很幸福和快乐的,面对着天价的房价我父母在很早就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婚房,所以我们两人无需为还贷而烦恼,加上年轻的我在男女之事上也常常让她高潮迭起一次次求我多干她几下,每天都会换好几种姿势干的她潮喷。

  可是就在半年前她应聘进了家大公司后对我的态度是越来越冷淡,起初我当是进了大公司工作压力大了可是越来越不对劲,从前天天晚上都要龙戏凤的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温存过了,每次问她她都说很累要睡觉有几次我尝试抚摸她的下体可是还是被她拒绝,就这样都快半个月了,起初我当她是性冷淡可是之后的一件事让我永生难忘!

  在我们没有夫妻生活的半个月后老婆每天回家都超过21点这是结婚3年来从没有过的,我知道一般公司下班都5点半就算加个班7点总能回来了吧可是每天都21点后回家让我对她产生了怀疑可是每次问她她都说下班后陪同事逛街吃饭。之后的日子里越来越晚有次甚至半夜2点多才回来而且人看上去很累,我打她手机也关了机,回来后我们大吵了一架,我还强行和她干了一次可是第二天她哭的很厉害我也赔了不是。就这样过了几天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一个办法,就假装说要出差2天后天回来,老婆似乎也并不感到不舍反而留露出了一丝笑意,我假装出门后一直躲在家里附近的咖啡馆监视着家里的情况,在我出门后2小时老婆打扮的靓丽的出了门,原本想跟踪的可是想看看她到底几点回来便继续在咖啡店里埋伏着。

  滴哒……滴哒时针飞快的来到了晚上8点,就在我快要被这无聊的等待催眠的时候看见老婆牵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拐进了小区,此时的我五雷轰顶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在向我飘来,我是一万个不相信我眼前的是我的老婆。

  正在我犹豫不决该不该上楼捉奸的时候,对面我们卧室的灯亮了明亮的窗户依稀看见老婆把窗帘拉了起来,我胸口一闷阵阵的痛袭来此时的我脚步僵硬的走出了咖啡店往我家的方向走去,到了门前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此时这对狗男女我怕已经在卧室里干的快活着估计也不会注意到有人走进客厅。

  我踮起脚慢慢地走到了卧室的门口我把耳朵贴近房门里面阵阵地喘气声啊,「啊……啊……再进去点快点。」老婆阵阵的呻吟声。

  只听见那个男人大喘气的说道,「陈洁,没想到结婚都两年了你的小穴还是怎么紧啊……夹的我好涨啊……」「饿……饿别说废话了快来满足我,你倒是快点啊……」「我偏不,我就要这样慢慢地干你……」在门外的我越听越是愤怒,可是下体却不知不觉的涨起。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再这样懦弱的躲在门后听着他们媾合我应该冲进去当场捉奸。

  我一把将门踢开大叫道,「好!你们这对狗男女被我抓到了吧。」他们两人当场惊呆,老婆和那个奸夫浑身赤裸,两人还保持着后入式的姿势我上前一把将奸夫掐到在地一拳上去打在了他脸上,此时老婆上来劝阻我一个反手把她打翻在地。

  过了良久我问老婆,「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婆羞愧的把进公司后的一切都娓娓道来,我顿时瘫倒在地久久不能站起,很快办理了和老婆的离婚手续,之后她也搬出了我们的新居可是在对家人面前我们两个还是统一口径性格不合才选择分手的毕竟被带绿帽子和偷人不是一见光彩的事,只是每次回爸妈那里都要被两个老人盘问许久我也只是装聋做哑沉默的躲过他们的询问。

  坐在沙发上的我拿着影集不知不觉地倒在了沙发上酣然入睡,可能是最近太累的关系这一睡就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一阵飘香传进了我的鼻子里我慢慢的睁开双眼在依稀的朦胧中看见一位身材标致一头秀发的女子正朝我走来,我居然拖口而出,「宝宝,你回来了啊。」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傻瓜,还在想你老婆呢早知这样还离什么婚呢啊。」我此时眼睛一打量原来是叶姐,叶姐是我表姐比我大一岁和我关系特别好,小时侯我还傻忽忽的说要娶她呢!

  「你妈说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你开导开导你说我们两个年纪差不多聊的来,我帮你做好吃的了你是要我喂你呢还是你自己吃。」「姐姐谢谢你,我不想吃东西。」「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为了个女人你何苦为难自己啊。」看着叶姐如此费心的份上我起身去吃她为我熬好的瘦肉粥。

  「这才是我的好弟弟,有什么心事和姐姐说说。」在叶姐的面前我像个大男孩一样哭了起来。

  「姐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傻弟弟别乱想了噢婚离了就都过去了,以后姐姐帮你在找个噢。」这时叶姐揉住我的头,而我也像婴儿一样钻入她的胸口,我的脸贴在姐姐的双峰上透过叶姐的白衬衣略微看见里面兰色的蕾丝文胸,雪白的肌肤尤其忖托出乳沟出白嫩的双峰,在如此美景下我真想好好的舔上一口,慢慢的下体的小鸡鸡有了反映毕竟快半年没碰过女人的我对这种情景是如此的饥渴。

  姐姐并没有注意到还抱着我在安慰着我,我慢慢的起身打量了一些姐姐发现可真不是一般的迷人啊,短袖白衬衫微开的领子映忖着里面兰色的文胸挤压着的双乳加上雪白的肌肤真是让不少男人流下口水,下身的花边短裙下修长的白腿是男人都会想上去捏她一把,一头秀发披肩更忖托出其瓜子脸来,很难看出是一个结婚5年的人妻,上翘的臀部一点也不亚于19、20岁的少女,为了身材姐姐也一直不愿生孩子总说自己年纪还小可是都快奔三的人了。

  姐姐突然撒娇了起来:「别这样看着人家弟弟都怪难为情的。」我笑话道:「还当自己是16岁的纯清少女啊!」「你笑话我啊给你点好看。」姐姐原本是想来打我的可是一没站稳就和我一起摔到了沙发上我下意识的抱紧她,在沙发的作用下我们弹了两下姐姐的身体紧贴住我,而我本来就发涨的肉棒也顶向她的下腹而浑圆的乳房也压在了我的胸口啊顿时脑子一片空白,一个饥渴的我双手也从腰部慢慢往臀部移去,带着轻轻的抚摩抓了她的屁股一下,她像触了电一般弟弟叫了一声马上跳了起来慌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羞涩的说:「我看你是累了我帮你按摸一下吧。」我点点头,我躺在沙发上眼睛闭了起来可是脑子里还是想着姐姐的身体,姐姐帮我按着头我能感受到一双滑嫩的双手在我的头,脖子,胸口揉捏着,不由自主的弟弟也顶出了一个帐篷,当我沉静在这种享受时,一种强烈的刺激从下体传来我做梦也没想到姐姐正在帮我打飞机,我看着她从我拉链出掏出我的弟弟在上面轻抚着:「弟弟,我不知道你有多难过我希望这样能让你快乐起来。」我开始享受了起来,很熟练的手式翻弄着我的肉棒,忽然一种温热带有潮湿的感觉从下体传来原来姐姐已经在帮我口交了,小小的玉口一口一口的吞食着我的肉棒不一会,肉棒已经涨的巨大而坚硬,我起身双手握住姐姐的蛮腰,姐姐一副痴醉的样子,「只要你开心今天姐姐就是你的了。」我慢慢解开了衬衣的纽扣啊傲人的双乳映在我的眼中,隔着蕾丝文胸我搓揉着,「额……额。」一声一声的叫声传入我的耳中。

  「脱了它在摸更舒服。」姐姐似乎也有些着急了,我脱去了文胸一对白皙汁嫩的大包子弹了出来,我一口咬了上去那是如此的美味世间已经没有比这更加美味的东西了,一边吸允着一边的手也不停拨弄着乳头,叶姐也不闲着把我把上衣给脱去了,慢慢地把自己的花裙也解开,眼前只剩最后的防线了,兰色蕾丝内裤紧贴在阴户上周围稀疏的阴毛的点缀下的阴部份外的迷人,我手划过腹部慢慢的隔着内裤摸着阴户,粘粘的汁水已经外漏,我把手拿起闻了闻后放进了嘴里啊,「好甜啊……鲜美的蜜汁。」姐姐笑了:「傻弟弟,姐姐的分泌物也好吃。」我依然轻轻搓揉着蜜穴更多的汁水流了出来,我吸允后的乳房已略有红肿,我把嘴伸向姐姐的小口,两人深深地互吻起来,爱液在口中缠绵交替舌头在口腔中打结。

  「弟弟我要了,帮我脱了内裤快点。」双手划过光滑的大腿把内裤慢慢地沿着轨迹退到膝盖处,一个如此美丽的蜜穴展现在了我的面前,外围水灵灵的汁水覆盖了周围在薄薄地阴唇上虽然不想少女一般的粉嫩但还是饱满而又诱人,早就涨的火辣辣的肉棒在外围摩擦着。

  「啊……啊!快点进来不要擦了好痒,弟弟快点进来……」我慢慢地对准了位置两片薄薄的阴唇为我打开了蜜穴的大门,一点一点放入「啊。」的一声肉棒顶到了蜜穴的底部,然后我便抽插了起来姐姐把褪去一半的内裤给完全脱去,双腿和屁股也再配合着不停的抖动,一直这样无法满足我近半年来的寂寞我双手拖起姐姐的屁股让姐姐的双脚缠在我的腰间然后我站起后一个老树缠腰的景象,这样一针针的见底强烈的快感也让叶姐高潮。

  「弟弟我累了把我放下来好吗?」我把姐姐放回了沙发上,一丝不挂的美人被干的浑身是汗水与爱液看着更让人心动,我刚刚休战的弟弟此刻又充满了战意,我把姐姐抱起带到了卧室里,慢慢地放到了床上。

  「你真有精神啊,在来干我吧。」姐姐把双腿扒开指尖扣弄着阴蒂像一朵开放着的黑色花蕾,我深吸一口气提枪上马双手架起姐姐的双腿把蜜穴分的更开,淫腔内漏着蜜汁,肉棒笔直地插了进去浪叫声连绵不断,一直干了多久我也忘了只记得最后姐姐摊倒在床上四肢已经没有了力气,耻骨处也再没了抖动与迎合,蜜穴出白色的浓浆不停的冒出,而我还不停的抽插着似乎小弟弟一点也不觉得累一次两次射了多少次也不记得了可是鸡鸡就是不软。

  姐姐像死尸一样的仍我玩弄:「弟弟我的下体好热,我快不行了,放过姐姐吧!」我停了下来把最后一次满满的射进了外翻的蜜穴中,窗外天已经亮了我想我起码做了10个小时以上,当我拔出肉棒的时候,一个鲜美的肉穴被我干的已经褶皱,蜜口里还不停的外泄白浆,看了看摊在床上的姐姐我也体力不支摔在了她的身上,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赤裸的我们就这样相拥入眠,软掉了的肉棒安祥着端放在姐姐的耻骨上,迷迷糊糊的在耳边传来,「乖弟弟,你只要开心姐姐什么都愿意为你付出只要你乖。」这件事过去很久以后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又认识了一个新的女朋友,我选了一天把新认识的女友介绍给了全家人认识父母和叔姨们都很喜欢她,也为我能走出离婚的阴影而高兴的时候,姐姐这时也宣布了一件大事就是她和姐夫有了孩子而且已经3个月了,全家人都为着双喜临门而高兴,晚上我和女友在阳台上聊着天突然姐姐走了过来和我的女友聊了起来,「你喜欢我弟弟哪里呢?」「他为人好啊而且幽默……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他很可爱。」姐姐笑了起来,「我告诉你个秘密噢,我弟弟做爱也很厉害的我试过噢。」我和女友顿时脸都绿了,女友疑惑的看着我,这时姐姐大笑起来,「骗你的啦,这都信啊。」哈哈哈哈在一片的笑身中气氛缓和了起来,「我姐姐就是喜欢开些黄色笑话啊,姐这次你也太过分了吧。」女友似乎并没有在意,「你姐姐比你更幽默嘛。」正当我们准备进屋的时候,姐姐走到了我的身边在我耳朵旁轻轻地说道啊,「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噢,我和你姐夫之前很长时间没做爱了,算日期刚好是我们那晚,你要当爸爸咯。」我顿时冷汗从头部直留到背部,看着姐姐走进房内和姐夫撒娇着,我石化般地楞在了原地,这个开笑真的开大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