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15

【妈妈,所谓爱情(续)】(第十八章 孩子那些事)

            第十八章  孩子那些事

  焦急的等来,最终换来了婴儿的一声啼哭,全家人都喜出望外,爸爸更是喜
极而泣,老泪纵横。

  产房的张医生已经迫不及待地跑了出来,跟我们道贺:恭喜聂总,喜得八斤
重的大胖小子!

  爸爸兴奋地给了张医生一个大大的红包:辛苦辛苦!

  哪里哪里!张医生略显客气,手却毫不客气的接过爸爸厚厚的红包。

  没过多久,小姨和小弟弟就从产房里被护士推了出来,爸爸一一谢过,包上
红包。小姨脸色苍白,气若游丝,话都说不出来,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角逐,
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爸爸看着刚刚出世的小生命,欣喜万分。随即又深情的在小姨的耳畔低语:
我爱你!

  小姨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笑容,爸爸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一吻,眼泪落下,似
乎消散了小姨分娩时的所有痛楚。

  这个场面,看得医生护士瞠目结舌。都老夫老妻了,怎么搞得跟新婚燕尔差
不多!不过他们更多的是被这一份真情所感动,诗经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妈妈也为之感慨,她更加懂得了爸爸对小姨的感情。作为长姐,她很庆幸自
己相依为命的妹妹能够有一个好的归属;同时,作为一个被妹妹夺走丈夫的女人,
她也早已看开!

  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求不得的东西,不是我爱他,我就能和他牵手一生,
相伴到老!不是我爱他,他就会像我爱他一样爱我爱到痴狂。

  我们在VIP 病房里待到很晚,妹妹在沙发上靠着林新月睡得正香。妈妈叫爸
爸带着我们先回家休息,她在这边守着小姨就好。然而爸爸却执拗的让妈妈带着
我们回去,他守在这边就好。

  看着孩子们都昏昏欲睡的样子,妈妈带着我们回到了爸爸和小姨的别墅。

  妈妈先睡下了,她还在思考林新月这个孩子,心中有愧!

  我背着妹妹,林新月轻车熟路的走在前面,她说:我今晚跟叶琳睡在一起。
果然,我的猜测是对的!

  从上大学时她主动接近我,到她叫王叔叔爸爸,再到她奇怪的外公外婆,最
后她神奇一般地出现在小姨的产房,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妙不可言!

  但是,妈妈见到林新月的那一刻为什么会有种惊慌失措的感觉呢?算了,先
睡吧,有什么事睡醒看再说!

  第二天早上等我醒来,餐桌上只有林新月和妹妹在有说有笑的吃早餐。妹妹
看到我,笑嘻嘻的说:哥,姨妈给妈妈和爸爸送饭去了,快过来吃饭啊,月姐姐
做的,可好吃啦!

  月姐姐做的?当时我就一愣,她也会做饭?突然一个成语不合时宜的出现在
我的脑海——贤妻良母?瞬间我就凌乱了:我不信!

  我一副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的表情上桌,喝了一口青菜稀饭,妈呀!确实味道
不错,大师级!蹭蹭蹭,风卷残云。

  林新月在一旁偷笑,心想,看来你的胃是要被我抓住咯!咯咯……

  我们仨本来都该去上学的,但我们仨今天都没有去,淡定从容。妹妹说,她
已经向班主任请假了,林新月说,她也在李老师那边开了几张请假条,麻烦秦萍
在上课时交到任课老师那里。

  纳尼?尼玛就我一个人是翘课的呀!顿时胃里翻江倒海,脑子里一团浆糊。
点到名就认栽!

  为了安全起见,小姨要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爸爸和妈妈轮流照看。多幸运
啊!有这样的姐姐和丈夫。

  我们仨只有没有事,就跑到医院去看望小姨,和刚出生的弟弟。

  不得不说,小弟弟和我绝对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翻看我婴儿时期的照
片,简直一模一样。

  有一次不小心,听见爸爸抱着孩子喃喃自语:我们老聂家终于有后了!

  纳尼?终于?有后了?怎么不管怎么听都觉得违和,什么跟什么啊!老爸,
您这是几个意思?不带您这么偏心的啊,我可比他早来了二十年呢!

  虽然一家人都还沉浸在小生命到来的喜悦中,但我知道妈妈又何尝不想过上
小姨和爸爸那种天伦之乐的生活呢?

  妈妈苦了大半辈子,她的后半生,现在都已经交到了我的手上,我发过誓,
一定要让她幸福!

  星期三的下午没课,我和林新月约好一起去看小姨,她也已经对我坦诚布公,
说她是王叔叔的私生女,是爸爸和小姨的干女儿,知道我们家的关系,但我和妈
妈是个秘密。

  路上,她充满期待的问我:小豪,你让我怀孕吧!

  啊?我惊呆!

  小豪,我们结婚吧!

  啊?我继续惊呆!这是咋一回事?我满头黑线。

  不管我是不是一副满脸困惑状,林新月继续说:你不会不知道我的心意,我
爱你,我想嫁给你,我想跟你结婚,就像你父亲跟你小姨那样,我要给你生孩子。

  天哪!这直白的表白,差点没让我撞死在街头的电线杠上。有胆的女孩子我
见过,像林新月这么有胆的女孩子我第一次见,果然跟王叔叔有得一拼啊!

  但是,我也必须整理好自己的心意,对我身边的两个女人,林新月和我妈妈。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林新月,你是从横店来的吧,对台词对得这么的慷
概激昂!

  林新月傻眼了,强调:我说的是真的!

  我继续无赖:你差点就让我觉得这就是真的了,要不是我看过XXX 电影,里
面有这段台词,我真的就误以为你是在跟我表白!走,快走啦,路上这么多人…


  我迅速的走在前面,强装镇定,平复刚刚万般复杂的身心。

  林新月跟在后面,眼睛有些酸楚:他是傻?还是装傻?还是傻的可以?还是
……还是……他并不喜欢我……

  我转过头的那一刻,她也转过头,被拒绝的眼泪不能让你看见,魂淡~ !

  虽然她在小姨的房间里强装快乐,但是女人终究了解女人,小姨一眼就看穿
了林新月的不快乐。

  小豪,弟弟的尿不湿用完了,你跟你爸爸去附近的超市帮弟弟买点尿不湿回
来吧!小姨睁眼说瞎话的功力可谓力拔山兮气盖世,桌子上不是摆了一大堆么?

  爸爸没说话,拎着我就出了房门。

  月儿,过来,到妈妈这边来!小姨的母性万丈光芒。

  林新月走了过去,刚坐在床头,就一头栽进小姨的怀里,放声痛哭,把小弟
弟都吵得醒过来放声大哭。

  这下好了,两个孩子,一大一小,多么动听的哭泣声,百转千回的回荡在这
个冷冰冰的空间里,惹得本来就冷冰冰的气氛更加的冷冰冰!

  林新月识趣的打住了嚎啕大哭,帮着小姨一起宽慰被自己吵醒的弟弟,他是
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完美,有一对恩爱的父母!

  林新月喜从中来,悲也从中来,她完整的家庭早已支离破碎,疼爱自己的母
亲残忍的被上帝召唤。痛苦着,怨恨着,为何命运如此不公,为何她却无可奈何
……

  小姨读懂了林新月所有的悲伤:孩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你是我的孩子,我会像你母亲一样疼你爱你,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小姨抚着
林新月的发丝,希望能给她一些热腾腾的温度,融化这一屋子的冰山。

  过后的一段时间,我和林新月之间就好像没有发生过那天下午的事一样,该
干嘛干嘛。小姨也已经回家了,爸爸花了大价钱请了一位月嫂界的精英月嫂。妈
妈似乎很是疲惫,先前小姨的饭菜顿顿都是她亲手做的,忙东忙西,奔上跑下,
姐姐如此,妹妹何求。

  为了缓解妈妈的疲惫,我建议妈妈跟我一起甘露山钓鱼,放松放松下。过去
爸爸有时间也常带我们去钓鱼,妈妈说,钓鱼的时候,她可以平静下来。然后爸
爸买下了那个偏僻的鱼塘,修了一幢小屋,世外桃源。

  好吧,作为一个不务正业的学生,我无耻的去向李老师请了一天的假,加上
周末两天,有三天的时间。

  不过,怎么李老师看起来更加滋润妩媚了呢!

  星期五的上午,我和妈妈采购了一些食材。下午驱车到那边,整理了一下厨
房和房间,还好平时有专人过来饲养和打扫,不然,我们得有多悲催呀!放个假
其实是过来做苦力的。

  夜里,好冷,妈妈先睡下了。我洗好澡,也匆忙奔进卧室,冻坏了!妈妈说
:你睡我这边?

  啊?我疑惑!

  这边暖和些。原来妈妈早些上床是为了帮我暖被窝啊!感动如我。

  我钻进被窝,紧紧的抱住妈妈,没有情欲,只是爱她:亲爱的,让我们互相
取暖吧!

  夜深了,我吻过妈的脸,道了声晚安,妈妈竟用温暖柔软的嘴唇回吻我,挑
逗我。在窒息几秒钟之后,我们分开了,我和妈妈搂着睡着了。

  这天,我们并没有钓鱼,而是漫步在这大山深处。我们享受着大自然的美丽,
享受着这里的静谧,也享受着这里的虫鸣鸟叫,这种清新是其它任何空间所无法
比拟的。

  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太阳西沉,时间竟过得这般快?我们回到屋里,妈妈则
忙着布置晚饭,我们边吃边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晚饭后,我们在门廊前的情人椅上坐下,享受着这月光照耀下的鱼塘和山野。
妈妈打破了大自然的寂静,看着我说:小豪,今天是我感觉最平静的一天,美妙,
安宁。

  我说:那我们以后得常来才行,我希望我的妻子永远都能在一块乐土上永保
快乐!

  妈妈很是开心,一只手臂绕了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我的手臂环绕着妈妈,
而她紧紧的依偎着我,还把她的头放在我的肩膀上。

  情欲渐生,暗潮涌起。在昏暗的月光中我低下头,扑在妈妈的嘴唇上满怀深
情的一吻。

  妈妈毫不犹豫,就像燃烧的火一般热情的回应我的吻,片刻之后,我们便一
丝不挂地躺到了床上。

  欲望的狂涛笼罩了我和妈妈,她火热、强烈地把我按倒在她的身下,爬到我
的身上吻我的奶头。喔……这是第一次,在和妈妈做过不计其数的爱的这一次,
我才发现我的奶头竟然像女人的阴蒂一样,是如此敏感。

  她蠕动着转动着自己的身体,直到我们头脚的方向相反,哈哈,用舌头为妈
妈的小穴服务,是我的特长!

  妈妈用她的一只手温柔的握住我的阴囊,轻轻揉弄着它,触电般的感觉让我
深陷在这温柔乡中无法自拔。她开始用她的嘴唇爱抚着我的阴囊,范围不断扩大,
当她含住我大鸡吧的那一刻,妈妈嘴唇的温暖传遍了我的全身。

  这个地方哪里冷啦?简直热情似火!

  我的大鸡吧疯狂的跳跃在妈妈的嘴里,她的舌头,这般舔舐,神清气爽!我
把舌头深入妈妈的阴道里搅动,里面湿润而光滑,没有异味。

  终于,我们我插进了妈妈的小穴,淫水滋滋滋的从我们的结合处往外泄。那
一刻,我疯狂的耸动抽插,丝毫不带怜香惜玉。

  妈妈的身体立刻开始响应,我急速地喘息着,妈妈发狂的呻吟着,满怀激情。
我们无法控制,完全沉醉于动情的狂热里。

  她说,孩子,让妈妈为你服务。我仰躺在床,她跨着双腿半蹲在我身上,我
看到了妈妈的私处,被我操得湿漉漉的。

  我看着妈妈扶着我的大鸡吧插入她那粉红色的肉缝,心里只有一个词:完美
搭配,天生一对!

  妈妈在我的身上蠕动着,表情淫荡而又心醉神迷。她的两只大白兔上下跳动,
我开始兴奋,飘飘欲仙。

  随着每一次心跳的跳动,我的阴茎开始颤动。妈妈,你可曾觉得,我们的结
合无比美妙,天造地设。

  妈妈拉过我的手放到她乳房上,我轻轻的捏住她的奶头把玩,妈妈像是受了
刺激一般,情不自禁的抖动了一番。妈妈不停的前后移动,当她更加猛烈的移动
时,交合处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在妈妈的努力过程中,我享受着她阴道的不断收缩,收缩是轻微的,但持续
不断。

  突然,我醉了,醉得一塌糊涂。

  醇厚的精液迅猛喷出,射在妈妈的身体深处,她湿漉漉的阴道炽热,紧紧地
缠绕着我的大鸡吧,随着我的每一次喷射,她的阴道收缩着响应着,直到她猛的
出现一次强有力的痉挛,妈妈大声尖叫:啊~ 儿子~ 然后瘫倒在我的结实的胸脯
上。

  高潮之后,还有余热,我能感觉到妈妈的身体还在轻微地抽搐和颤抖。我不
服输,一个翻身压在了妈妈的身上。

  我吻了吻她的唇,爱抚着她那柔软的乳房,然后熟练的把膝盖伸在她的两腿
中间,趴在她的身上伏低身子,开始进入。里面混着我的精液,湿成一片!

  我缓缓地抽动,妈妈闭着眼,微微张开小嘴呼气,喃喃,感受着我的鸡巴带
给她的充实!

  渐渐,我的欲望又开始升腾,兴奋地抽插,一次比一次有力,幅度也一次比
一次加大!

  冲刺阶段,妈妈最先开始痉挛,我紧紧压着她疯狂蠕动的身体,大鸡吧兴高
采烈的深深地插入她的阴道。她的阴道深处不住的收缩,带动着她的全身都在不
停的抽搐。

  再一次,我的精液喷泄而出,只不过这一次淡了好多。我和妈妈这一晚终于
又一起奔赴高潮!

  心满意足的我们搂抱在一起,一动不动。精液、爱液混合着汗水弄得我们俩
浑身粘滑。妈妈说:小豪,妈妈危险期,要去吃药。

  吃药?!我震惊:妈妈,我们不吃药。

  怎么能不吃药呢?我不想重蹈覆辙。妈妈意志坚决,我也想起了我们的第一
个孩子,是的,吃药!太过残忍!

  妈妈吃完药,我们俩又拥抱在一起,进入了彼此梦乡。因为在梦里,我们坚
持着在战斗,就是想能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结晶。

  第二天,我们很晚才醒来。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对她说:我们去厦门找王阿婆吧!

  妈妈小女人般为丈夫马首是瞻,说:好!

  回到家里,我接到爸爸的电话:你知道林新月在哪里吗?

  我,我,我不知道啊?我迷茫。

  她已经两天没回家了,也没在学校,我们都很着急!

  不是吧!我心头想,失踪这种游戏女孩子真是玩得得心应手啊。不过我心里
也有点着急了:她会去哪?

  爸爸说: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我们都问过了,都不知道。这孩子,真让人心疼,
是我的错啊!

  你的错?!我怎么总觉得自己老是在状况外。

  嗯!当初就不该把你们两个放在一起!

  啊?我惊呆!

  你王叔叔的意思。

  我:哦……

  不是惊讶,反而是淡然了:我去找找,或许能……

  我话还没说完,爸爸就接着说:好!交给你了!处理好!

  然后挂了电话。妈妈问我怎么了,我不想对妈妈有任何欺瞒,爱人之间必须
实话实说。我向妈妈解释得非常清楚,生怕妈妈有任何的误会。

  妈妈也很着急,叫我快去找找!

  我答应了,不过刚一踏出门,问题就来了:不在家不在学校我哪去找啊?

  可是话又说回来:在家在学校还用得着我去找吗?

  嗯,情况变复杂了。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