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一段恋母往事的追忆

母亲出来的时候,我正在清理着刚刚作完战的小弟。母亲进去时忘了拿上胸
罩,出来上身光溜溜的,内裤换了一条,看得我心里直痒痒,可是小弟一时不争
气,没能及时进入状态,不过母亲过来拿胸罩时,我又趁机揩了一把油,母亲在
期间把衣服、裤子都穿戴整齐。我看了下时间,已经快7点了,母亲和我都睡意
全无。

  母亲洗漱完毕稍稍化了些淡妆之后,过来拍了拍正在看电视的我「爽过了就
快点起床,带妈周围转转去!」

  这分明是赤裸裸的挑逗,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我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言语刺激,
胯下的那根东西马上就进入了备战状态。我坐着往母亲的位置挪了挪,拉着母亲
一只手示意母亲坐下,母亲便顺势坐在我旁边,我又朝母亲靠近了一些,让母亲
差不多是坐在了我的双腿之间,我的左脚在她的背后,右脚在她的前胸方向,而
母亲的美臀靠近我的小弟。

  我掀开原先遮着下体的被子,以全裸的身体面对着母亲。母亲转过看电视的
头,往我胯间看去,发现那根铁般的阳物正面目狰狞地直视着自己,脸上似笑非
笑,伸出右手来不轻不重地弹了下它,说道「你这失恋恢复得挺快嘛!」一语双
关……

  「妈,不是心病还需心药医啊,心药到了,肯定药到病除了。」

  「去你的,你的心药不是在她自己学校吗。」

  我拉着母亲的手放在火热的小弟上,母亲会意地握住了它,而母亲掌心凉爽
的温度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让我不禁舒服地在小弟上使了使力,让小弟和母亲
的掌心可以更加亲密地接触。「这个心药可是仙丹哦!」我把右手隔着衬衫盖上
了母亲的乳房。

  「这次把你医好了,下次再犯病,老娘可不伺候了。」母亲说着,在手上一
使劲,握得我的小弟怒火中烧。

  我左手按着床支撑着身体,挑衅地在母亲握着的手里做了一个抽插作为回应。
母亲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左手伸过来放在蛋蛋下面,托着蛋蛋,那种凉凉的感
觉,很受用。她的右手紧接着以很快的频率开始撸动起来。

  幸好我刚才已经射过一次,感觉不是很强烈,不然以母亲的手速,我想我肯
定很快就缴械了。我故意忍着快感,把注意力分散到母亲的身上,解开母亲的扣
子,把手放在母亲的胸罩上方来回抚摸,进而探进胸罩,将小白兔往上一提,开
始逗弄那粒葡萄。葡萄没过一会儿就坚硬得像一块紫玛瑙,我看了看母亲的脸,
母亲的目光却在我的胯间,她的手仍在卖力地撸着,只不过隐约可以听见母亲喘
出的粗气。

  我把母亲按躺到床上两次,但是母亲都挣扎着起来了,看着母亲不肯就范,
心里有些烦躁和失望,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母亲见我这副态度,也没说什么,
转身半蹲到了地上。我看着母亲凌乱的衬衣和里面的胸罩,有些莫名的兴奋,下
意识地把身子尽量往床沿挪,右手伸过去托了托母亲的乳房。母亲的手速明显放
慢了,之后又换成了左手,可是左手的动作依旧没有奏效。我心想,只要我忍下
去,一定可以推倒母亲,而母亲看上去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

  母亲迟疑了一下,突然把头贴近我小腹,我当时没有经历过这场面,一下没
搞懂母亲的意图,而小弟感觉进了一个温暖的包裹,还有一种异样的吸力,我才
意识到,那是母亲的嘴,母亲在给我口交,那种黄书里才看到过的,竟然在我身
上上演了。当时的我无比激动,手也不知道往哪放,放母亲的乳房上或者背上,
都怕影响了母亲的起伏动作,最后我轻轻抚上了母亲的脸,摸着母亲的耳垂,书
上说的,耳垂是敏感区……

  小弟在母亲的口中不断进出着,这时我才发现我起初的想法多么的幼稚,母
亲双腿的夹弄比起嘴来,简直毫无吸引力。

  可能是由于母亲动作的幅度不够大,速度太慢,那次异常的持久,而母亲有
些累,一会儿后,放开我的小弟,坐在了旁边的床上,示意我要休息一下。我尝
到了鲜味,哪里肯就此放过,马上站起来,挺着鸡鸡,站在了母亲身前。母亲幽
怨地看了我一眼,拿我毫无办法,只好再次把它含入了口中。这回母亲的头发不
像刚刚那样时而挡住她的脸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母亲的脸以及那微微蹙着的眉
头。

  我自己也开始配合起母亲,慢慢地抽动起来,也为了能更加深入。母亲自己
反而停止了动作,有点享受般地接受着我的进出,有几次太深了,母亲才会吐出
我的鸡鸡,咳嗽一下以缓解喉咙的不舒服。以我后来的经验看,母亲显然是经过
训练的,因为我的小妖精第一次为我口交的时候,牙齿老是碰到龟头,划得我有
一下没一下的疼,而母亲却没有,稍微深一些,她也能忍受得了。

  母亲捏了捏喉咙,又把小弟含回去,我托住母亲的下巴,为了更好地加速。
因为母亲的下巴有点圆润,我一边前后进出着母亲的嘴,看着她精致的鼻梁,一
边开始抚摸起母亲的下巴。母亲从喉咙里发出「嗯」的一声。我没有停下抚摸,
母亲开始主动起来,而且喉咙里不断发出「嗯嗯」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母亲
下巴到喉咙的地方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听着母亲的呻吟,看着自己在母亲嘴里进出的样子是一种享受,一会儿我就
有点把持不住了。母亲也感觉到我要射了,但是没有把我吐出来,而是双手并用,
加快了速度。射在母亲嘴里之后,母亲还含住好一会,小弟软得差不多了,她才
放开,去卫生间漱口。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口爆母亲,这比进入母亲的身体更加难以想象,在此
之前,我最多只是想象着进入母亲,而我人生的第一次口交,竟然是母亲帮我完
成的,有时候我家的小妖精还会因为这个吃醋。

  母亲出来之后,问我说服务周到不周到。母亲突然变得这么直白,倒让我有
些不适应,既然母亲肯为我做出这样的牺牲,后来想想,母亲说出这样的话,也
就不太难理解了。我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自然回答是周到。

  母亲说「那就赶紧找个女朋友去,让她天天给你服务!」

  说起女友,我有点不快,我告诉母亲说才分掉,哪有心情找。母亲不以为然
地说「屁话,你刚刚没心情了?」

  「那找了女友之后,我还想要你服务怎么办?」我恬不知耻地看着母亲,脸
上一副淫邪的笑容。

  「我还不了解你?讨了媳妇忘了娘的东西。有女朋友的时候天天往外头跑,
没了才想起给家里打电话哭爹喊娘。」

  我摇晃着母亲的手臂,跟母亲撒了我自己都想不到的娇,是我本来就很幼稚,
还是男人有时候真的会像一个小孩,我不知道。「娘,我以后不会忘了娘的…
…」

  「鬼话连篇,给你媳妇发现,看你媳妇到时不要了你的命!」

  「那就媳妇、老妈一起上!」

  母亲一下憋红了脸,啐了我一口「还真不要脸了……你以为她愿意?」

  「她要是愿意呢?」我在母亲的屁股上捏了捏,弹性很好。

  母亲用手一打「那上她去,老娘可不给!」

  突然发现母亲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种姿态,现在倒更像是我的恋人,至于给
还是不给,在她的语气中,已经有了答案。

  退房的时候,出门正好碰上收拾房间的阿姨,那个阿姨还看了母亲几眼,又
看了看我,眼神有些复杂,也不知道她收拾房间的时候有没有看我们的床单,或
许有吧,不过她永远不会知道,这两个人是母子关系。

  早上在酒店吃了早餐,坐车去动物园、游乐场玩了一遍,临近中午时,我们
在周围找了一家当地的特色饭馆,吃了午饭。稍作休息之后,就直奔火车站买了
母亲返回的火车票。期间,我算是吃饱了母亲的豆腐,尤其是母亲挽着我的时候,
我用手肘时而撞母亲的咪咪,但母亲没有表示。

  候车时,我才开始有些不舍,情绪显得异常低落,说话也无精打采的。母亲
见了,狡黠地问「怎么,还没玩够?」

  我淡淡地「嗯」了一句。

  「熬着,十一回去打赏你!」母亲脱口而出。

  这话一下子帮我清扫了刚刚笼罩着我的所有阴霾,整个人也变得无比精神,
充满了对十一的期待。母亲见到我如此善变,咬牙切齿地在我手上拧了一把,疼
得我直叫,不知母亲敏感的心是否感觉到,我想上她的欲望已经空前的强烈。

  送母亲上了火车之后,又一次体会到离别是痛苦的,可是无法阻挡。黯然离
开,我开始了对十一漫长的等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