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爱如潮水:我和妈妈

〃小哲,起来吃早餐了。〃〃啪〃,我的屁股上挨了轻轻的一巴掌。我立刻惊醒过来,条件反射一样的拉过毛巾被盖住身体。现在是七月份,我晚上睡觉有踢被子的习惯,所以现在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而十liu岁的我前段时间发现,每天早上,自己的肉棒都会冲天而起。而在这个家只有一个人会叫我起床。所以,我立刻用被子遮住自己的丑态,〃丢死人了〃心里这么想着,一股淡淡的,却透入心脾的幽香传入鼻端,我羞恼的睁开眼,一张眉如春山,鼻若悬胆,口如樱桃,眼如晨星,皮肤洁白如雪,细腻胜过羊脂的绝美脸庞出现在眼前。

  这是我的妈妈安晓音,今年38岁,但是,大概是老天也不忍心让岁月伤害她那惊心动魄的美丽吧,快40岁的她皮肤白嫩光滑,只在眼角有一丝细细的鱼尾纹,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感。反而多了一种成熟的诱人韵味,面容精致的仿佛是上帝耗尽心血精心打造的一样。电视上那些所谓的美女明星能和妈妈相媲美的寥寥无几,要是稍微化点淡妆,说她只有20多岁绝对没有人会怀疑。

  看到我睁开眼,妈妈甜甜的笑了起来,说:〃起来吃早餐了,懒虫〃〃妈妈,已经放假了,让我多睡一会儿。〃我嘟囔着打了个哈欠,打算继续睡。

  〃不行,快点起床,你不是说放假了要好好陪陪妈妈的吗?〃说着就拉住我的手臂,想把我拉起来,却没想到我虽然只有十liu岁,身体却由于练习跆拳道,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壮实,拉了一下没拉动,反而失去重心,一下扑倒在我身上。

  这下我彻底醒了,妈妈虽然和胖一点也不沾边,但身高有一米六八,身材凹凸有致,胸部和臀部丰挺。所以她的体重也差不多有五十公斤。

  一百来斤的重量,突然压在身上,我感觉肺里的空气都被挤出来了,反射性的抱住了妈妈,随即我呆住了,胸前传来一阵令人脸热心跳的柔软触感,软软的,却又有惊人的弹力。

  我感觉自己的血液一下子全都冲进了大脑,我想我的脸此刻一定红的像番茄一样。

  我当然知道那是妈妈的乳房,〃好大,好软,好弹〃妈妈似乎没有穿乳罩,而我刚才拉被子动作仓促,被子只是遮住下半身,上半身赤裸着。而妈妈有早上练习瑜伽的习惯,身上穿的是一件宽松的白色丝质练功服。非常轻柔。

  这时候母子两的胸膛,就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紧紧地贴在一起,似乎所有和触觉有关的细胞都一瞬间集中到了胸口,我甚至能感觉到随着妈妈呼吸,她的胸脯在我胸口起伏,丰满的乳房则借着体重的压力,在我胸膛上挤压着。柔软的感觉中,我明显感觉到两粒软中带硬的,花生大小的东西顶住我,胸口像火烧一样的发烫起来。〃这一刻要是永远不要过去就好了〃我忍不住下意识的紧了紧抱住妈妈的双手。却发现妈妈的腰是那么的细,盈盈一握,而且由于常年保持运动,我能感觉到,妈妈的腰非常有力。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她的皮肤比身上穿的丝绸还要光滑。

  我为自己一瞬间就转过这么多污秽的想法感到羞耻,那是我的妈妈啊,独自一人,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妈妈啊。我怎么能有这么肮脏的想法呢?

  妈妈却好像全无所觉似的,按了按我的鼻尖,笑着说:〃小哲长大了,妈妈都抱不动了,快点起床哦,听话,待会妈妈带你去朋友家做客。〃说着直起了身体。

  我松了一口气,要是妈妈继续趴在我身上,我怕自己还会产生不知道多少亵渎妈妈的想法。

  妈妈出去了,我掀开被子,准备起床,却发现鸡鸡正一柱擎天的样子,苦恼起来。

  我喃喃自语:〃妈妈,我真的长大了,可是你似乎完全没有发现呢,还是会对我做出那么亲密的动作,或许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小孩子吧。妈妈,小哲永远都爱你啊。〃我磨磨蹭蹭了十多分钟才走出房间,这时妈妈已经催了我好几遍了,见我出来,皱着眉头对我说:〃小哲,就算放假了也不可以太放纵自己哦,好的生活习惯是要每天保持的。〃以往妈妈皱起眉头,我总是会忐忑不安,可是今天却发现妈妈皱着眉头,抿着嘴唇,透露着一种别样的风情。我突然想起在书上看过的一句话,〃妩媚的南方即使是阴天,也有一种缠绵的韵味。〃谁写的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觉得用来形容妈妈此刻的妩媚却是恰如其分。

  我摇摇头,甩开这些纷乱的杂念,敷衍着说:〃嗯嗯,我知道了。〃洗漱完毕,来到餐桌旁一看,〃哇,是我最喜欢的皮蛋瘦肉粥。〃忍不住坐下大口的吃起来,凉热正好,妈妈永远都是这么贴心。我心里暖呼呼的想。抬起头看了妈妈一眼,却发现妈妈也正用一只手撑着下巴,微笑着看我喝粥。眼睛水汪汪的,像要滴出蜜来。鼓涨的乳房挤在桌子边缘,从练功服领口露出一线深深的乳沟。

  妈妈见我抬头看她,妈妈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慌乱,温柔的问到:〃怎么不吃了,小哲,妈妈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还是粥不好吃?〃我连忙低头,说:〃没有,没什么,〃心里却想着,妈妈刚才的眼神好奇怪,虽然只是一瞬间她就掩饰过去了,换了一副和平时一样的温柔的神情,但是,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我这个亲生儿子更了解她了,那一瞬间的眼神,是那么的美,美的惊心动魄。那是和平时看我的眼神绝对不一样的感觉。

  我的心乱了,我不知道妈妈看我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但是莫名的感觉到心跳加速起来,难道以往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妈妈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吗?

  一上午,我的脑海里都浮现出各种各样的镜头:我写作业的时候,我玩游戏的时候,妈妈每天看着我出门上学的时候,每当我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的时候……她是不是就是用早上那种眼神看着我的背影呢?平时热衷的游戏似乎也失去了吸引力。

  爸爸在我断奶之前就因癌症去世了,给妈妈留下的只有嗷嗷待哺的我和一大笔债务,是妈妈用她柔弱却无比坚强的肩膀为我撑起了一片天。

  妈妈本来是一家医院的医生,爸爸去世后,她离开了医院,开了一家以中医针灸按摩为卖点的美容院,开始时可以说经营惨淡,因为那时候人们美容观念还不强烈,加上市场上充斥着名目繁多的化学美容,妈妈的美容院门可罗雀。

  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凭借高超的天赋和超常的毅力,研究出一套效果奇佳的中医美容养生方式。培养了很多回头客,我们母子的生活才好转起来,现在妈妈的美容院已经是全市最火的美容院,很多富家太太甚至不远千里从外省来找她美容。而高超的美容养生技术正是妈妈到现在仍然比那些二十多岁的女孩还要美丽的原因。

  在我心中,妈妈是完美的代名词,她聪慧,漂亮,坚强,温柔……妈妈是我世界的全部,我也一直以为我很了解她。然而今天早上,我在妈妈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我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情绪,我有些心慌,我会失去妈妈吗?

  我无法想象一旦发生这种事,我会做出什么举动,不行,我要问清楚。

  我快步的来到客厅,妈妈正在擦桌子,她总是这样,在外面拼命工作,回到家,又会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给我一个整洁舒适的家。

  我的眼角有些湿,来到妈妈身后,妈妈察觉到我的到来,直起身子,正要转身,我一把从后面抱住妈妈,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样。

  妈妈吃了一惊,手中的抹布掉到了地上,〃怎么了,小哲。〃她的手抓住我圈在她小腹上的手,问道。

  〃妈妈,我爱你〃我在她耳边我感觉妈妈的身体在我怀中僵硬了几秒钟,才道:〃呵呵,妈妈也爱小哲啊,小哲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哦。〃说着,挣脱了我的拥抱转身看着我,道:〃小哲,到底怎么了,告诉妈妈好吗?你这孩子大大咧咧的,没特别的事是不会抱着妈妈撒娇的,又闯祸了?〃从来没有这样真情流露,却被妈妈说成撒娇,在她眼里我果然是个永远长不大的闯祸精吗?我有些气馁。

  妈妈拉着我坐在沙发上,我的异常表现让她也没心思打扫卫生了。

  妈妈握住我的手,柔声道:〃小哲,到底怎么了?跟妈妈说好吗?在这世界上妈妈只有你了,如果你发生了什么事,妈妈就再没有活着的意义了。〃我看着妈妈担忧的眼神,心疼到了极点,暗暗自责,没事发的什么疯,竟然让妈妈这么担心。

  连忙道:〃没什么,妈妈,真的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妈妈如果没有我这个累赘的话,会比现在幸福一万倍吧。〃其实我是想问她早上看我的时候为什么神情那么奇怪的。但是话到嘴边,不知道为什么就变了。说着我心虚地转开头,怕被妈妈看出来。

  屋子里突然变得安静了,〃妈妈怎么不说话了〃我奇怪地向她看过去。

  我吓呆了,只见妈妈脸色苍白,身体不住的颤抖,原本如秋水一般静美的双眼也似乎失去了焦距,整个人好像变成了没有生命力的木偶,见我看她,妈妈涩声道:〃小哲你不要妈妈了吗?〃我吓得魂都飞了,我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个样子,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妈妈你别生气好吗?我以后再也不这样说了。〃妈妈继续问:〃那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是要妈妈嫁人吗?〃我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我怎么可能舍得妈妈嫁人。急忙道:〃当然不是,我只是突然想,自己真的很没用,除了让妈妈为我操心,什么事也帮不了你,这么多年,真的是辛苦你了,妈妈。〃听我这么说,妈妈也知道自己误会我了,高兴起来,瞬间,就像黑白的照片填充了美丽的色彩一样,妈妈又恢复了光彩照人的气质。

  妈妈探身搂住我,道:〃小坏蛋,你吓死妈妈了,妈妈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由于我的身高其实和妈妈差不多,而她坐在离我三十公分远的地方探过身子抱我,不得不降低了身体,说是搂住我,其实应该是她投入我的怀抱才对。

  我抱着妈妈,把她的脸贴在胸口,抚摸着她的秀发,道:〃我怎么可能不要妈妈,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永远也不会和妈妈分开。〃妈妈抬起头笑道:〃说什么傻话,以后你还要长大,结婚生子,建立自己的事业。妈妈终究不可能陪着你一辈子的。〃我感觉到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身体在发抖,她在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吗?妈妈也不想和我分开吗?我激动的道:〃那我就永远不结婚,我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妈妈咯咯一笑,道:〃好好好,那妈妈就永远和小哲在一起……〃妈妈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让我很生气,我猛地扶住她的双肩,让她坐直了身体,盯着她的眼睛,道:〃妈妈,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了,我是认真的。〃妈妈怔怔的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又把头埋进我怀里,客厅里安静了,只有电视机里传来一些不知所谓的声音,我完全没有心思去留意。我们母子两就这么静静的拥抱着,一股淡淡的温馨在这间不大的客厅里流转着。

  过了一会儿,妈妈轻声道:〃虽然小哲说的话还是很孩子气,不过妈妈仍然很高兴。〃我没有思考妈妈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我发现自己又变得奇怪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的荷尔蒙作怪,开始我真的没有任何坏的想法,但是不知不觉中,鼻子里传来阵阵幽香,胸腹之间传来饱满柔软又充满弹力的触感,让我的精神涣散起来,脑海中不停的根据那种触感描绘着那对美好的乳房会是什么形状。

  该死的,我完全没有办法控制地,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妈妈察觉到了我剧烈的心跳声,抬起头来,问道:〃小哲,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眼中满是担心。

  我满脸通红,道:〃没事〃妈妈坐直了起来,正要继续问我,眼睛突然暼到了我的裤裆,那里似乎正有一条小蛇要钻出来,一跳一跳的。

  我不敢看妈妈的眼睛,低着头不说话,妈妈肯定很生气,很失望吧,我竟然会在抱着她的时候露出这样的丑态。

  我已经准备好挨骂了,等了半天,也可能没多久,反正我此时大脑已经错乱了,没听到妈妈说话,我忍不住抬起头,恰好看见一抹鲜艳的红色,从妈妈的领口爬上她的脸颊,染的她细嫩的面容,如雨后的桃花般娇艳。

  妈妈看了我一眼,笑了起来,若无其事道:〃呵呵,原来我的小哲已经长大了。〃说着点了点我的脑门。

  〃妈妈你不生气吗?你不觉的我很坏吗?〃妈妈脸上的红晕渐渐淡了,拉起我的手,道:〃妈妈怎么会生气呢?会对女性的身体产生反应,说明我的小哲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妈妈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看来以后妈妈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随便抱着你了。〃我一听,立刻慌了,一把抱住她急道:〃我不要,我还要妈妈像以前一样,我不许妈妈不理我。〃妈妈拍了拍我的背,笑道:〃妈妈不是要不理你,妈妈还是像以前一样爱小哲,只是你已经是男子汉喽,老是要妈妈抱,可不成样子。〃推开我,妈妈扫了我的裤裆一眼,道:〃妈妈去给朋友打个电话,今天不去找她了,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回房间躺在床上,脑子里面乱纷纷的,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妈妈在外面敲门,〃什么事啊?妈妈。〃我一个激灵,问道〃小哲,妈妈有些话想跟你说,可以进来吗?〃我紧张起来,看了看胯下,还是一柱擎天,连忙道:〃妈妈,要不你就在外面说吧。〃妈妈不愧是最了解我的人,立刻就明白了,我的小鸡鸡只怕还是硬着的。就道:〃哦,那算了,晚上再说吧,你好好休息,不要害羞,也不要责怪自己,吃饭的时候妈妈叫你,你可以玩玩电脑,放假了嘛,好好放松一下。〃我松了一口气,正要打开电脑,只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没等我问出声,门已经被妈妈打开了,我惊讶的看着妈妈,她很久没有像这样不经过我的同意就闯进我的房间了。

  妈妈快步走到我面前,焦急的道:〃小哲,快让妈妈看看你的那个。〃我一愣,没反应过来,问道:〃哪个〃妈妈脸一红,指了指我的裤裆,道:〃就是你的小鸡鸡,〃这下轮到我脸红了,结结巴巴的道:〃啊!那怎么行,妈妈你不要说这种奇怪的话。〃妈妈见我害羞,有些着急,道:〃小哲,现在可不是害羞的时候,你知道你进来多久了吗?〃我摇摇头,刚才我哪有心思注意时间。

  妈妈道:〃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妈妈本来刚才想告诉你一些关于身体发育和两性之间的知识的,免得你不知道怎么面对身体和心理的变化。可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男性的阴茎勃起时间过长,会对海绵体造成巨大的损害,勃起一个小时就算是成年人也很少有人受得了,你这么小,可不要出什么事啊,快让妈妈看看。

  〃虽然我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但是见妈妈这么担心,也吓了一跳,不过我还是不好意思。

  妈妈一着急,蹲下身一把把我的裤子褪到了腿弯。

  一瞬间,我的鸡鸡弹了出来,我的鸡鸡比同龄人要大的多,现在勃起来,足足有十三四厘米长,鹅蛋粗细,我学过生理卫生课,我知道这种尺寸已经是很多成年人的尺寸了。而成年人似乎把鸡鸡叫做鸡巴,这种叫法有一种异样的猥琐的感觉。而我的鸡鸡尺寸任何一个人看到都只会用鸡巴来形容,而不是逗小孩子一般的叫鸡鸡。

  妈妈大概没想到我的鸡巴这么大,一下子弹出来,躲闪不及,鸡巴划过她的脸庞,搭在她的鼻尖,龟头上散发出淡淡的腥气,穿过鼻孔,似乎传到心尖儿上去了。

  我的脸一瞬间变得血红,妈妈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鸡巴。我的鸡巴虽然大,但是白白嫩嫩的,龟头尖尖的,缩在包皮里,鸡巴就这么像一根长枪一样挺在妈妈面前。

  妈妈颤声道:〃已经这么大了吗?〃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好在妈妈没忘记自己的目的,定了定神,道:〃小哲怎么样?有没有觉得鸡鸡上发痛。〃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啊。〃妈妈〃哦〃了一声,松了口气似的拍了拍胸口,又道:〃还是不行,你要尽快射出来,不然会憋坏的。小哲,你手淫过吗?〃〃啊,没有啦,妈妈,我怎么可能做那么羞耻的事嘛。〃我确实没有手淫过,老实的告诉妈妈。

  妈妈意外的看了我一眼,笑道:〃也是,妈妈糊涂了,你要是会手淫也不会硬这么半天了。〃语气透着一股欣慰。

  妈妈站起身,温柔的道:〃来,妈妈教教你,但是你要记住,手淫是不好的习惯,这次是特殊情况,以后可不许你沉迷其中哦。〃我〃嗯〃了一声,正要告诉妈妈我虽然没手淫过,但是其实我是知道怎么手淫的。毕竟在这个资讯爆发的时代,许多东西,即使没见过也能了解个七七八八。

  然而妈妈已经来到我身后,双手从我腰间穿出,抓起我的双手,搭在鸡巴上,让我一手握住鸡巴,一手托住睾丸。轻轻在我耳边道:〃小哲,右手动起来,前后套弄,左手轻轻按摩蛋蛋。〃我呆住了,妈妈从后面搂住我,丰挺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背,小腹摩擦着我的屁股。嘴巴贴着我的耳朵吐出湿热的气息喷在我耳朵上。

  后背传来一片柔软滑腻的美好感觉,比我双手抓住鸡巴还要爽,妈妈见我发呆,以为我不会,把住我的手前后套弄起我的鸡巴来。

  〃嗷〃我在内心发出一声呼嚎,妈妈不知道随着她的手上动起来,整个身体贴住我的背,时快时慢地蠕动,尽管隔着衣服,我也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温暖炙烤着我的皮肤。一对弹力巨大的乳房挤在我背心,我能感觉到它们最细微的形状变化。

  我后背传来的诱惑和快感,比正在被套弄的鸡巴上的快感还要强烈十倍,这让我几乎要发疯了,我突然到手抓住妈妈的手,妈妈一愣之间,我把她的小手按在我的鸡巴上,我感觉耳边妈妈的呼吸声一下子粗重了起来,她挣扎了一下,却没挣开。

  妈妈的手很滑很纤细,抓住我鸡巴的一瞬间爽的我有一种要射出来的冲动,我用妈妈的手快速的套弄起鸡巴来,越来越快,我有一种失重的晕眩感,似乎只有背后有倚靠,连忙反手抓去,想要借力站稳,却一把抓在妈妈肥美的屁股上。

  头向后仰,在妈妈的脸上厮磨着,嘴里喃喃呼唤着:〃妈妈,哦,妈妈啊……啊啊啊啊啊,我要飞了。〃声音带着异样的颤抖。

  我奇怪的颤音似乎染上了魔力,妈妈有些失神,连我的手已经放开了她的手,同时在抓着她的屁股揉捏也没注意到,小手继续在我鸡巴上套弄,同时又用手心包住我的龟头轻轻挤压抖动。我的龟头上分泌出一种滑滑的透明液体,随着妈妈的动作在她手心涂抹开来。

  我身体一僵,终于射了出来,浓浓的,热热的乳白色精液在妈妈手心里爆发出来。

  母子两同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终于清醒过来,我刚才做了什么?我用妈妈的手,抓着自己的鸡巴手淫,还把肮脏的精液射在她手上,天啊,妈妈是那么的圣洁,完美无瑕,我却用这么下流的行为亵渎了她。

  妈妈的手上一片湿滑,精液从她青葱般娇嫩纤细的指尖滴落地上,这一幕像一根针一样狠狠刺进我的眼中,我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后来我终于和妈妈走到了一起,有一次激烈的欢爱后说起了这次的事,妈妈在我的死缠烂打下,羞涩地告诉了我她当时的感受。

  她说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本来要教我两性知识她都难以启齿,是鼓足了勇气才来到我的房间。而教我手淫则是超出了她的理智和道德底线,如果不是出于对我的无限关爱,她怎么也不肯这么做的,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完全超出了她的控制,当我抓住她的手放在鸡巴上时,她整个人呆住了,多少nian了,她独守空房,为了我,拒绝了无数的追求者,有谁知道无数次午夜梦回,那种无尽的空虚是多么痛苦?但她就这么一夜夜的熬了过来。

  这么多年,她已经忘了男人的鸡巴是多么的火热,当我的鸡巴从裤子里弹出搭在她脸上时,那跳动的龟头就像在眼前无限变大一样占据了她的眼眶,腥骚的气味仿佛核弹一样将她围在自己心中的某道墙炸开了一个缺口。而当手抓住我的鸡巴的时候,她脑海一片空白,那滚烫的温度烫的她几乎要撒手而逃,一跳一跳的动感,仿佛抓住了一条巨龙。失去思考能力的她,只能随着我的动作惯性的套弄我的鸡巴。

  回过头来说手上满是精液,妈妈也有些手足无措,最后逃也似的离开我的房间,我回身趴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不敢出去面对妈妈。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听到妈妈叫我,〃小哲,小哲,你怎么了。〃我抬起头,只见妈妈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坐在床边拍了拍我的背,关切的问道:〃小哲,你没事吧?呵呵,还在害羞吗?其实你不用在意的,你身上哪里妈妈没有看过摸过,你现在是青春期,有一些懵懂的幻想和冲动是很正常的,如果你没有这种冲动,妈妈才要担心呢?〃见我仍然面色郁郁,妈妈抛出重磅炸弹,道:〃妈妈真的没有生气,小哲是妈妈的宝贝,在妈妈心里,小哲身上没有什么地方是脏的,如果小哲的精液是脏的,那口水不也脏了?妈妈本来是还想教你和女孩子亲嘴的呢。现在看来不行了,小哲大概很嫌弃妈妈的口水吧。〃我猛地抬起头,看着妈妈,本来想说:〃口水和精液不是一码事。〃但是看到妈妈脸红红的嘟着小嘴,我的注意力马上集中到她刚才说的要教我亲嘴上去了。

  我不知道妈妈是想安慰我,让我不要再介怀精液的事,还是真的本就打算教我亲嘴。但是我下意识的当成了真的。

  我向妈妈的小嘴看去,虽然每天都有看到,但似乎只有现在我才突然发现妈妈的小嘴是那么的美,线条柔和秀美的下巴。小巧玲珑口腔,两片薄薄的嫩的像透明一般的嘴唇,不说话的时候自然的轻轻抿着,又像是两片多汁的荔枝肉染上了一层粉红色。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贝齿颗颗饱满如白玉一般。说话之际,一条丁香小舌在唇齿之间灵动的跳着舞。

  〃妈妈的口水怎么可能脏,那一定是世上最香甜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嫌弃〃我着迷的看着妈妈的小嘴道。真恨不得能含住妈妈的嘴唇品尝一番。

  妈妈似乎看懂了我的眼神,眼睛有些躲闪,说道:〃所以妈妈也不会嫌弃小哲的精液,你就不要在放在心上了,妈妈去给你做饭。〃说着转身走了出去。果然刚才只是在安慰我啊。我一阵失落,随即又感到罪恶到了极点,就这么纠结着。

  过了一会,一切似乎平静了下来,也终于正常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妈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神情完全看不出一丝异样。照常的喊我「小宝贝,吃饭了」,照常的在我上桌的时候摸了摸我的头,宠溺的叫我多吃点。吃完饭她和朋友煲了半天电话粥,谈笑宴宴。我一直盯着她看,想要发现一丝异常,却一无所获。

  下午她说要出去逛街,让我在家玩游戏。我有些沮丧,早上的事对我来说冲击很大,玩游戏的时候老是走神,被人干掉。可是妈妈却心情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逛街购物,买了一大堆我喜欢吃的东西和几件最新款式的衣服回来,高兴的试穿给我看,她每次买完衣服都会像小孩子一样穿着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炫耀自己的新衣服。

  晚上她叫我和她一起看电视,我对她看的家庭苦情剧完全没兴趣,她却看的眼泪婆娑,一直到九点多,她去洗了个澡,抱了一张瑜伽毯在客厅做瑜伽。

  原来不管早上发生的事有多么离谱,她也只是当成我这个宝贝儿子又调皮捣蛋了一次吗?完全和我砸了罚我站了一节课的英语老师家的玻璃没什么本质区别?

  所以才能完全无视早上那种令人无比尴尬的事,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惯常做的事?

  所以,在她心中我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宝贝?虽然这正是我的期望,但为什么我心中还是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

  啊啊啊啊啊啊,那种事和砸玻璃是完全不一样的啊,我发现在妈妈心中我还是妈妈那个长不大的小哲,可我清楚的感觉我剧烈的心跳告诉我,妈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仅仅是我心中那个包容我的一切缺点,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为我遮风挡雨的妈妈了,还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若有似无,我想弄明白它是什么意思时就会无比心虚的异样的感觉。

  睡觉前我愈发的郁闷了,洗澡也只是随便搓了两下,就回了房间。却没看见在我关上房门的时候,妈妈像脱力一样软倒在沙发上,长长出了一口气,怔怔的看着我的房门发呆。

  躺在床上,我思绪起伏,难道早上发生的一切只是我的一场梦?不,绝对不是,妈妈软软的乳房贴着我,那温热的体温,那双小手抓着我的鸡巴传来的颤抖,都是真的。

  可是,这些在妈妈的眼里,完全是很正常的事情啊,用她的话来说,这是青春期少男的青春萌动。

  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我愤愤的砸着床单,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白天的一幕幕在我脑海中像电影一样划过。

  妈妈虽然吃饭的时候还是会给我夹好多菜,却没有用她的筷子喂我吃东西,以往她喜欢用筷子夹住我最喜欢的菜,像逗小狗一样在我面前晃,而我则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食物,并连她的筷子含在嘴里,不让她收回去。这是我们最喜欢在餐桌上玩的游戏。为什么她今天不玩了?因为筷子上有她的的口水吗,还是怕会沾上我的口水?可是以往她就不怕吗?口水还是以往口水,但是吃口水的人心理不一样了吗?这样想着我的心狠狠的跳了几下,有什么不一样?有一种不敢说出来的期待从我的心间滋生出来。

  啊啊啊,还有,还有,妈妈买的新衣服,和以往不一样了,晚上我心情不好没留意,现在想起来,妈妈以往最喜欢素色衣服,可今天她买的却是红色黄色花纹的都有,为什么呢?因为根本没有心情逛街,所以乱买一气吗?我越想越兴奋。

  嗯……,还有,妈妈今天看电视时虽然很投入的样子,可是却在不停吃着本来买给我的零食,她以往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感兴趣的。我几乎要跳起来了。

  哦哦哦……,还有,妈妈今天做瑜伽的时间连平时的三分之一都没有,坚持了十多年雷打不动的习惯,为什么乱了节奏呢?

  「妈妈,妈妈,我的妈妈。」我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着。我突然无比强烈的想要打开房门看看妈妈在做什么。似乎是想验证心中那无法抑制,呼之欲出的猜想。

  我轻轻打开房门,门锁| 「咯」的一声轻响在我耳中却像打雷一样响亮,还好妈妈没听见,我向客厅看去,却见妈妈正拿着一张白纸折来折去,根本没发现我出来,跟平时小猫一样警觉完全不一样了。而折纸是她平时烦闷的时候最喜欢的舒缓情绪的方法。

  如果是平时我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早就心疼的不行了,马上就会上去撒娇耍赖,一定要逗到她开心起来才肯罢休。而现在心里虽然也很心疼,但却有更多的窃喜。原来妈妈真的不想她表现出来的那样若无其事,我忽然明白了早餐时她看着我的那种眼神,因为里面传达出来的意味,一定和我现在看着妈妈的侧影的眼神一模一样。

  「妈妈,原来你早就有对我有这样的情感了吗?为什么不说出来,是因为我还小吗?还是你也不确定这种感情意味着什么?还是……」仿佛有千言万语要从胸腔中喷涌出来,却卡在喉咙。

  我退回了房间,关上门的瞬间我好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样,靠着门缓缓滑坐在地上。心脏却仿佛一下子变得有力起来,我终于确定我心中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什么了。

  那是爱,我爱妈妈,是男人对女人那种爱。是想要得到她,照顾她,让她依靠的爱。原来之前的心虚,不是害怕会面对异样的眼光,会面对重重的阻力,而是害怕妈妈对我的爱并没有蕴含我想要的那种成分,害怕当自己把这种爱说出来时,会看到一双伤心,失望,厌恶的眼睛。

  而现在,我的心中满满的充斥着力量,世人的眼光和阻挡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从生下来,我的世界就只有妈妈一个人,以后也只需要她一个人。再说,即使妈妈很在乎这些,世界这么大,换一个地方,不就可以和妈妈过上神仙眷侣一般的生活了吗?

  恩,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妈妈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了,「那么,就让我来释放你的内心吧。妈妈,我爱你。」我喃喃自语道。

  「妈妈,我爱你,晚安」我隔着房门大喊道。

  客厅传来妈妈的轻笑,「小捣蛋,不好好睡觉,大喊大叫不怕吵着邻居?」「我不管,我要妈妈说你也爱我,不然我就不睡」我恶作剧似的又大喊。

  房门打开了,妈妈探进头,道:」好好好,妈妈也爱小哲,但是如果小哲不好好睡觉妈妈就要变心了。」「我已经睡着了」我连忙大叫着拉被子蒙住头,马上被子里就传来了呼噜声。

  妈妈看我搞怪,又是一笑,道了一声,「永远都长不大的小鬼头。」这一晚我睡得特别的香,因为我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梦。

21682字节【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