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年少乱伦事:续】

有天中午,回家吃了午饭,离上课的时间还早,爸爸在家看电视!姊姊回来 了,忙了一会,拿了一包东西然后问我︰「小宁,几点上课?」
「2点30。」我说!
「那跟我去储藏室找点东西吧!」
「哦,好的!」我心不在焉的答应着!然后跟着她一起下楼到了地下的储藏 室。进去后闷闷的,我只想快点找到东西快走,就问她︰「姊,你要找什么啊? 」她没说话,随手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我正奇怪呢,她把那一包东西从提袋里拿了出来,是一个旧毛巾被!「知道 找什么了吧?」她朝我挤了挤眼睛,笑了!我还是不太明白,她把毛巾被铺在地 上,抬头跟我说︰「还不快脱衣服?可没有多长时间,你2点半还要去上课!」
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姊姊是想做爱!「亏你想的出来,在这里做!」我笑着 说,「这里一般没人来,而且这个大防盗门隔音不错!我们小声点就没事!」她 边脱衣服边说!
我也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衣服,就躺在了毛巾被上,她内裤还没脱完,就急急 的来含我的阴茎,把屁股撅到了我脸前,用69式来爱抚,我一看,奇怪了,就 问她︰「姊,你内裤怎么湿的?」她吐出我的阴茎,直起身子回头说,「下班 的时候在办公室里的电脑上看了点片子,就成这个样子了,你姊夫又出差了,就 只好找你这个小傢伙了!」「小傢伙?看看我的傢伙是大是小!」我调戏着她, 夸张的挺了挺屁股!「好了好了,好弟弟,是你的大行了吧!快点做吧!」
她撒娇般的说着俯下身子开始舔我的龟头,我也把她的内裤褪到大腿上,露 出她的阴部,用手顺了顺阴毛开始为她舔,姊姊的内裤已经湿的差不多了,整个 阴部水汲汲的一片,我的舌头所到之处都是些腥腥的淫水,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气 味,还有点喜欢它!觉得这也是种对性欲的刺激!由於我在她的屁股下面,所以 很容易就能把舌头伸到她的阴道里,我用手指扒开她的两瓣白白的屁股,舌尖在 她的小阴唇上打转,不时的略微深入一点点,刺激刺激她的阴道口,掠过阴蒂, 看到她的淫水不断在增多,我开始刺激她的阴蒂了,她也在努力的爱抚我的阴茎 ,虽然我看不到,但是可以想像的到我那不算小的龟头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的 样子,她还用一只手套弄着我的包皮,另一只手玩弄我的睾丸,舌尖又不断的扫 过我的马眼,给我带来一阵阵麻酥的感觉,这种感觉牵动着全身!
她特别注重刺激我的龟头,舌头来来回回,每一处都舔的到!越来越兴奋的 我也开始不停的用舌尖跟她的阴蒂接触,马上又分开,然后开始加重力度加快速 度,我知道中午时间不多,所以也不守精关,不到10分钟,想射的感觉来了, 我便毫无顾忌的射到了她嘴里!她从旁边的袋里拿出准备好的卫生纸吐了进去, 又用嘴舔乾净了我的龟头,然后在吐到卫生纸里!
这时候她的下身也是不成样子了,到处都是水!她站起身,转过来,坐到我 的肚子上。
「帮我把水涂到奶子上!」她说.
我用手摸着她的阴部,一会已经满手是水了,然后把这些水往她乳房上涂, 不一会,一对白白的乳房已经油亮油亮的了,她自己也擦了擦自己下面,把手上 的淫水涂在我半软的阴茎上!然后让我起来,她躺下,「坐我胸膛上,把阴茎放 到我奶子中间!」
我照她的话坐了下来,她用双手挤着她的乳房摩擦我的阴茎,因为涂了淫水 的关系,摩擦的时候滑滑的,不一会,我软不拉唧的阴茎又慢慢挺立了!我看也 差不多了,就站了起来!
我们换了位置,我躺在地上,她用她喜欢的方式,我帮她扶着我的阴茎,她 急急插了进去,由於期待的太久,进入的时候快了些,忍不住她啊的一声叫了出 来,我赶紧抓住旁边一件衣服就给她塞进了嘴里,她媚着眼睛满眼是笑!我一看 ,把自己的内裤给她塞上了!她还没发觉呢!我也偷偷的笑!她看起来还丝毫没 注意到!只关心她的阴道,正撅着个屁股在摇晃呢!一对乳房又在我面前晃来晃 去,我便把玩起这对玉乳来,姊姊的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很坚挺,很结实,是我 喜欢的小巧玲珑型!乳头还是红色的,已经不是粉红了,充血的乳头已经有点暗 了,大概是玩弄过多的原因吧!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舔它咬它,现在它们正淘气的晃来晃去,我用手托住 它们,细细玩弄,已经兴奋的姊姊,乳房也很硬了,摸起来手感很好,姊姊皮肤 白嫩,平时这对乳房看起来像是大理石的,现在由於抹上了淫水,显的很光亮, 也更滑了,几次都让疯狂摇动身体的姊姊带它们甩出我的手掌!姊姊的动作慢了 下来,我知道她累了,於是放弃了乳房,把手放到她屁股上,帮她做抽插动作!
这样她又开始回覆了原先的速度,我的快感也一直持续上升了,我们都知道 今天中午不能慢慢玩,也没用什么技巧,纯粹就是交合,目的只要射出来就行了 !所以每次抽插都是最直接的!这样也比较消耗体力!不一会,姊姊满身大汗, 不行了!我抱住她,翻过身来,让她在下面,用平常的体位做了起来!姊姊在我 身子底下一边被动的接受着,一边主动的用手摸着我们交合的地方,不断刺激着 自己的阴蒂,我们两个最这种体位都没什么兴趣,於是姊姊的体力稍微有点恢复 以后,马上我们站了起来,我的阴茎也从她阴道里抽了出来,带出了很多水!那 旧毛巾被已经湿了好多了!
她很自觉的扶住了旁边的支架,撅起了屁股等着我,我调整好高度,用龟头 在她阴道口摩擦了几下,刺激了几下阴蒂,也不用手扶,一挺屁股……轻车熟路 就进去了!双手搭在她的腰上,方便我进出,没一次抽出来都带着滋的一声,快 速的插进去,我的肚皮跟她的屁股接触发出啪啪的声音,姊姊嘴里含着我内裤, 只能听到恩恩的声音!
我知道她在叫,我每用力的插进去,她就发出恩的一声,我越用力她声音就 越大,这是种发泄也是种鼓励!我低着头,看着我阴茎在自己姊姊的阴道里进进 出出,带出点点淫水,姊姊的腿开始站立不稳,我知道她快了,她开始往下蹲, 我搂住她的腰,贴在她的背上,用力向上一顶一顶,姊姊的身子就随着向上一跳 一跳的,突然她死命的往下压。「高潮要来了!」我想,我加快了速度,用力的 插了几十下,姊姊忽然挺直了上半身,内裤从嘴里掉了下来,长长的喊了一声, 高潮来了!我搂住她的身子,继续插着,她回头用一只手扶住我搂她的手臂,用 一种迷离的眼神看着我,头发随着我的抽插晃动,我最喜欢她这种样子!
我感觉自己也快了,所以使劲的插着她的阴道,每一下都插到最里面,她身 子都软了,一边接受着我的进入,一边用一种哀求的声音说︰「快点,快点,我 不行了!插,使劲插我!」我受不了她的刺激,连续的顶了几下后,便一泻如注 !
================================= ==========================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乱伦的原因是什么?我同几个有过类似经历的网友
谈过这个话题!大体归来,有如下几类︰
第一类,寻求刺激类,如同我姊姊几年前说过的一段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并非是你姊夫满足不了我,我跟你的开始并非偶然!乱伦的刺激促使我和你的 开始!你能否认吗?」我真的不能否认!
第二类,无可奈何类!山西的一个女网友,她从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诱奸, 等到大了,明白了,自立了,但是仍然没有摆脱乱伦!按照她自己的话说就是︰ 「这样的开始并非我的意愿我无可奈何,但等能选择了,我却欲罢不能了!」
第三类,肥水不流外人田类!仍然是一个网友的故事!福建的,按照他的思 想,妹妹以后总是要嫁出去的,与其让别人得到,不如自己得到!
第四类,「寂寞让你如此美丽」类!一个母亲和一个儿子的故事!年轻离异 的母亲带着儿子生活!随着儿子的张大,青春期的到来,性教育成为敏感的话题 ,而母亲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机缘巧合,便发生了不 该发生的事情!我同这对母子聊天的时候,感觉的到儿子对母亲的依恋,和母亲 对儿子的依靠!不禁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乱伦的基础是感情还是性欲?
1997年,到了我跟姊姊约定的日子!8月底,姊姊结婚了!按照我们事 先的约定,等她结婚了,我们就结束我们之间的乱伦生涯!姊夫是一个企业的技 术员!虽然是做技术的,但并不死板,反而特别开朗和外向,每次去我家的时候 总是给家里带来一份欢乐!爸爸妈妈也很喜欢他!结婚那天,姊姊一身白色婚纱 ,淡淡的妆显的十分妩媚,低领的婚纱让她的乳沟稍稍露出一点点,看起来很性 感,吸引了大多数男客的眼光!我有意避开跟她近距离的接触,在她看不到的地 方,失落的看着她端庄幸福的笑!她幽雅的挽着姊夫的手臂,轻摆着圆圆的臀部 在宾客中寒暄着,我知道在她纯洁的白色婚纱下面,那小小的内裤里,包着的是 我曾经可以肆意玩弄的阴部,而这个时候的阴道深处还有着早上她穿上婚纱以前 ,在我房间里做爱后留下的精液!
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新娘在结婚前一天是要在娘家度过的,要早上6点多 由男方派车过来接过去,喜宴是摆在男方家里的!姊姊住在家里的最后一个晚上 ,自然是很忙碌的,要为明天准备很多的事情,爸爸妈妈也要忙前忙后的,而我 相对就清闲一点了,再说我本来就对姊姊的婚礼不情愿,所以更不愿意管这些了 !於是我早早的躺下了,但却反来复去睡不着,听着门外爸爸妈妈和姊姊一边忙 碌一边快乐的谈论着明天的事情,我不禁叹了口气!一直到他们都就寝了,我仍 然没睡着,索性起床,从客厅里拿了根菸到厕所里偷偷吸了起来!等厕所里烟雾 瀰漫的时候,我的思绪也瀰漫在这个曾经是我跟姊姊偷偷做爱的地方!这一年多 ,我们在这里留下多少的精液和爱液……想着想着,下面就硬了!自己伸手到裤 子里摸了两下,有些兴趣索然,便不摸索了!把菸头扔到马桶里沖走了,就摸黑 回房间了!
开了门,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躺在我的床上!
「抽菸了?」姊姊轻轻的问,「你不是不抽菸吗?」
「心情不好,就抽了一根!」我随手反锁了门。
姊姊拍了拍枕头︰「来躺下。」
我依言躺在姊姊的身边,姊姊侧躺着,用手支着头看着我,
「我好几天没看到你笑了,」沉默了一会,姊姊轻声说。「我知道你不高兴 ,但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还能让姊姊不嫁人,在家陪你一辈子呀?」
姊姊见我没说话,刮了刮我的鼻子︰「别气了,都22岁了,也该找个女朋 友了!姊姊不能陪你一辈子的,这样对你姊夫不公平!」
「反正已经不公平了啊!」我幽幽的说!
「你是我的弟弟,这并不是完全的背叛他,对不对?因为跟你是最不可能有 爱情的,我的心没背叛他,我只是想趁年轻,找寻一些刺激而已!而我知道你偷 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需要这样的感觉!」
「你跟我只是想寻求刺激吗?」我很认真的问。
「傻瓜,当然不只是刺激了,我们是姊弟嘛,当然有感情了,不过是亲情! 是不是」
「我觉得……我爱你!」我鼓气勇气说!
姊姊好像没有惊讶,只是许久没再说话!
「你呢?」我追问,「对我只是弟弟吗?」
「等你找到一个可以有共同未来的女人,再谈爱情吧!」姊姊认真的说,「 我们的事我不觉得是个错误,但我觉得我们的事是个过程,而不是结果!是我们 寻求刺激的过程!」
我没说话,很长时间的沉默后,我问︰「我们以后还可以吗?」
「我不知道,」姊姊搂过我的肩膀「但我一直都是你的姊姊,不是吗?」
「恩,」我点了点头「姊姊……」
「并非是你姊夫满足不了我,我跟你的开始并非偶然!乱伦的刺激促使我和 你的开始!你能否认吗?」姊姊忽然认真的问我,
「我……不知道!」我回答,
「不知道?」姊姊一脸坏笑,「那……这里是怎么了?」
她的小手顺着我的小腹钻进了我的内裤里,摸着我硬硬的阳具,我侧过身子 面对着她,左手撩起她的睡裙,顺着大腿摸了上去,姊姊顺从的分开腿,让我很 顺利的摸到了的她的阴部,她的阴部已经有些湿润了!我吻上她的嘴唇,她热烈 的回应了我的亲吻,舌头深进我的嘴里,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部绕着,让手指沾湿 了,我一边吸允着她的香舌,手指一下子插到了她的阴道里,接马上发出了「呜 ……呜……」的呻吟……
「干我吧,弟弟」姊姊摆脱了我的唇,在我耳边轻声说……我掀起她的睡裙 ,把它推到她的小腹上,然后脱掉自己的内裤,扶着阳具一下子就插进了姊姊的 小穴里!姊姊一下子摀住了自己的嘴,免得自己叫出来!姊姊的阴道里又滑又湿 ,暖暖的,让我感到很舒服,使劲的顶了几下,姊姊马上就受不了,搂住我的脖 子,急促的说︰「快干,快……别管我!」
我搂着她的腰快速的插了起来。姊姊搂着我的脖子,头向下仰着,使劲的咬 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我知道今天晚上不能做很久,明天还要早起,於是也 不换体位也不玩弄她,只是不停的插,姊姊被干的受不了了,一边被我插一边压 底了声音叫着︰「干死我,弟弟……小宁,我的弟弟,干姊姊!好弟弟我要你干 我一辈子,我受不了了,快……」
我用力的顶了她两下问︰「要我一辈子干你吗?」
姊姊没回答,只是说着︰「快,快,使劲!」
我又使劲的插了几下,突然停下不动了,「要我一辈子干你吗,不说我就不 动!」
姊姊受不了,不停的挺着下身︰「别停,小宁,快插啊……」
「那你告诉我,要不要我一辈子都插你?」我用手一下子按在姊姊的阴蒂上 。
「要,要,我要……」姊姊急促的低声的叫道。
我马上搂住她的腰,用力的插到了底︰「插你,我要一辈子都干你。姊姊! 」
「干我,干死我吧。弟弟!我要来了,快!」
我也快忍不住了,於是趴在姊姊身上快速的抽插,我们的爱液顺着阴部流到 床单上,把床单都打湿了,没有冷气的房间,姊弟两个几乎赤裸着在床上做爱, 汗水把我们两个人的身体都弄的粘粘的,每一次插到姊姊的阴道里都发出啪啪的 撞击声和水声!
「姊姊……我爱你姊姊,我要干你!」我在姊姊耳边低声说着,下面不停的 顶着她的阴道。
「干死我吧,小宁,我要死了,来了来了……」姊姊的声音因为高潮的到来 变的大了起来,乱伦的刺激几乎使我们忘记了睡在另外房间的父母!
「姊姊……江小冉,我的小冉!」我喊着姊姊的名字,精液喷到了姊姊的阴 道里!
过了许久姊姊疲惫的抱着我亲了一下︰「我得回房间了,坏傢伙!」
「刚才说的话可别反悔哦!」我急急的说!
「我说什么了?我忘记了……」姊姊狡猾的笑了一下,从我身子底下钻下了 床!
「好啊你,你说话不算话了!」我生气的说。
「好了,乖弟弟,睡觉吧!」姊姊放下自己的睡裙,打开了门︰「晚安,乖 !」
看着她慢慢把门关上,刚才的兴奋顿时化为疲倦!迷迷糊糊中,我也睡着了 !
姊姊的性和爱,让我对她无比的依恋!甚至结婚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 叫我的妻子「姊姊」,她真的比我大,但我每次叫她姊姊,尤其是做爱的时候, 就不单纯是「姊姊」了!
由於事情过去很久了,很难记清楚具体的细节,做爱的事情一般是记忆,一 般却是再加工的!毕竟大家来这里不是看叙述散文是吧?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让人无法相信!就比如「乱伦」,这是颠覆道德观念和 伦理的,所以它让人无法相信,而且非常排斥!
再比如「淫妻」「换妻」,同样是颠覆了道德观念贞操观念,但又有多少人 沉迷其中呢?两三年前「换妻」题材的文章还是凤毛麟角,现在层出不穷!这说 明人的思想在变化,对道德底线的挑战已经越来越赤裸裸了,这两种有违道德伦 理的事情放在一起比较是因为它们是最不被人接受的,强奸,是一种犯罪,但这 种嗜好几乎已经被大多数男人接受了!如果有机会我想99%都会试试的,但你 敢试乱伦和换妻吗?恐怕99%的人不会也不敢试!
这种事情只有做过的人,真正的发生了,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堕落的 乐趣!有过换妻和乱伦的朋友肯定明白!当然了,大多数人,大多数喜欢这类事 情的人都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很多人都只是想像,喜欢换妻的还可以想像一下 自己的妻子,但有些喜欢乱伦的人是不会想着跟自己家里的人做的……当然最好 不要想,如果你真的想着跟家里的人,那恐怕就离下手不远了……-大多数乱伦 是以悲剧收场的!当然也偶尔有例外!
姊姊结婚一年后,我也毕业了,由於家庭条件还不错,我也不急着找工作, 九几年的时候,大家都往机关单位钻,像我这种学美术的根本没机会!爸爸妈妈 想让我接手他们的一家工厂,我对做生意没兴趣,也只是应付一下去跟着看看!
在那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就谈了这一个,没想到竟然成了,最后结婚了, 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不过这是后话了!
姊夫所在的企业效益不错,他又是技术员,做售后!所以隔三差五的出差, 姊姊一个人在家不太安全,所以每次姊夫出差她都是叫我妈妈去陪她!
第一次的时候,妈妈让我去,我倒是很想去,毕竟想找机会亲近一下姊姊。 可是姊姊说︰「不让小宁去,你去吧妈……」
「让小宁去不正好吗,也省得他总待在家里没事做,正好去陪陪你。」妈妈 说。
「小宁都这么大了,肯定有自己的事情忙,还是你陪我好了!」姊姊委婉的 拒绝了这个提议。
我坐在旁边心里满不是滋味的!我知道姊姊有意的避开我,免得大家尴尬, 这个时候,我都有些后悔跟她发生了关系,搞得现在姊弟不是姊弟!
自从姊姊结婚后,我就搬到学校去住了,一是怕睹物思人,难免会有些伤感 ,二是在学校宿舍里人多,热闹,不会总去想姊姊,当然了也是为了避免总去想 做爱!
不过还是有些时候忍不住,在同学们都睡熟了以后,躲在被窝里一边想着姊 姊的身体,一边偷偷的自慰!
那个时候太年轻,固执的认为对姊姊是爱情,所以也不找女朋友。
也好,没女朋友正好可以自由一点,而且也不至於犯错误!同宿舍一个特要 好的哥们,跟女朋友亲亲摸摸得受不了了,回宿舍每人发了一包烟让我们去别的 宿舍睡,他们两个躲到宿舍里脱光了衣服干了起来,也怪这傢伙太嚣张,两个人 站着干,他把女朋友顶在门上死命的插,女人受不了,叫的声音也太大了点,恰 好系主任「体察民情」,听到声音抓了个现行!到现在我们都拿这事笑话他,现 在他也算混出了点名气,去年开了一次个人画展!还上了电视,名字就不能提了 !
我以为跟姊姊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她毕竟是爱她的丈夫而不是爱我!我永 远是她的弟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开始接受了这个现实!也开始能比较坦 然地面对姊姊了,很奇怪的是,我居然一直很坦然地面对姊夫!从没有过对不起 他的感觉!直到今天都是!事情正在我的世界里渐渐的结束,我以为永远不会再 有这种不正常的事情发生了!转机出现在姊姊结婚一年半后!97年的春 天,乍暖还寒的时候。姊夫又出差了,去了南方一个城市,姊姊照例打电话让妈 妈过去陪她,偏偏不巧,妈妈的工厂里除了比较大的事故,被勒令整改!妈妈抽 不出时间来,於是理所当然的由我去了!
站在姊姊的门外,我莫名的有点紧张,虽然以前也偶尔来,但每次都是姊夫 在。我也只是寒暄几句就离开。这次姊夫不在,只有我跟姊姊……我心跳的很厉 害。
「会不会发生什么?」我胡乱想着,「不行,不能有这些想法!已经过去了 !」我克制住自己渐渐升起的欲望!定了定神,按下了门铃!
「来了……」屋里传来姊姊的声音!脚步声过后,门被打开。
「你?」姊姊一脸惊愕。
「不欢迎吗?姊。」我故作轻松的说。
「哪里哪里,快进来吧。」姊姊伸手来领我的包,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避开她的手,径自进了客厅。
姊姊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呆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关上了门……
「厂里有点事,妈脱不开身,就让我来了。」我解释道!
「……你吃饭了吗?」姊姊不太自然的问,「我去给你热一下饭吧!」
「我吃过了,」我回答。
就这样,在一种莫名奇妙的气氛下,我在姊姊家住了下来!刚开始的两天, 我们说话很少,好像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什么东西!
第一天晚上,我几乎没睡着,躺在窗上,脑子里时而充满了姊姊的肉体在我 身子底下扭曲的样子,时而是姊姊这一年对我的躲避!挥之不去的记忆折磨了我 的精神和下面硬硬的阴茎一个晚上!
第二天晚上,我早早的就躺下了,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略微有些尿意,於是 起床去了卫生间……
走到卫生间门口,刚要伸手开门,门却自己打开了,门后,是包着浴巾的姊 姊!我们登时呆了,我看到姊姊那光滑的双肩,微微翘起的性感的嘴唇,几滴未 擦乾的水滴显得皮肤更加的白嫩和光滑!头发湿湿的垂了下来,微微卷曲着,把 脸部的悠长流畅的线条衬托的完美无暇!浴巾包不住的一点点乳沟是如此的诱人 ,姊姊的胸随着她紧张急促的呼吸而起伏,我看的呆了。而姊姊也呆呆的看着我 ,眼神里充满了惊讶……迷茫!
我们就这样站着……对视着!初春的天气很凉,以至於我在这样的气氛中打 了一个冷颤!姊姊一下回过神来,紧张的从我身边挤过去,回到了房间,轻轻把 门关上了!
我站在厕所里,也没有开灯,下面的阴茎在刚才已经不知不觉的挺了起来, 把内裤撑的好高,我想,姊姊不知道看到了没有!
我把手伸进内裤,握住了阴茎套弄了起来,身体靠上了后面的墙壁!
背部所触是软软的一片,我借着客厅壁灯微弱的灯光一看,却是姊姊刚才洗 澡前脱下来的内衣和内裤!我按捺不住,把她的内裤握在手里,放到鼻子底下深 深的一吸……这熟悉而有陌生的气味!是姊姊的!姊姊的下身的味道!而且还有 点湿湿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阴道流出来的水,欲火高涨的我忍不住用舌头舔 了一下,骚骚的,有点微鹹,我知道这是她流的,这是她下身流出来的,我把流 水的地方贴到我的阴茎上,柔软的内裤给了我一阵快感,而更大的快感是我对姊 姊的意淫!我禁不住使劲的揉着自己的阴茎,用力的快速的揉,高潮来的如此之 快,如此的爽,以至於我忘记了把内裤从阴茎上拿下来,精液一直射到浴缸上, 厕所的地上,和姊姊的内裤上!
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溜回了房间!想着,两年半以前,我也是这样偷偷 拿她的内裤自慰,慢慢的竟然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姊姊早就去上班了,想起自己昨天晚上闯下 的祸,不由的紧张起来,赶紧到卫生间一看,什么都没有!阳台……只有内衣! 没有内裤!我一天都在忐忑不安中等待!
晚上,两个人对面坐在餐桌旁,桌面上的晚饭几乎没动!我跟姊姊都有些心 事重重,不时的相互偷偷看对方一眼,姊姊偷偷看我的眼神,时而是羞赧的,时 而是迷茫的,有时却又是甜蜜的!我看她的眼神我相信却是一种做贼心虚的眼神 !
「我觉得我们在刻意的保持一种距离,是不是?」姊姊忽然说话了。
「是吧……」我不知道她想说什么,犹豫的回答道!
「我们要这样一辈子吗?」姊姊又问,「一辈子都有距离?」
「我不想,」我说,「我不想……」
「那你想什么?」姊姊追着问!
「我想你!」我突然看着她大声的说!
沉默,良久的沉默,姊姊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我,但是眼里没有震惊也 没有了一直以来的迷茫,我也一直看着她,看着她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出现了 红晕,隔着桌子,我渐渐听到了她呼吸的声音,我相信她也听到了我的声音!
我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她的面前,低下头看着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姊… …」
姊姊突然软了下去,我一把抱住她,把她从高背椅上抱了下来,一起倒在了 地毯上!
我不顾一切的去扯她的腰带,她也在找我的腰带,我说︰「自己来!」我自 己立刻扯下了那条该死的腰带,把内裤一起褪到了膝盖上,姊姊也解开了自己的 腰带,连内裤一起使劲的往下褪,没等她脱下来,我就扶着阴茎一下子插了进去 。
「啊……」姊姊大声的叫了出来,我没给她喘息的机会,一直顶到里面,把 她压在底下就干了起来。
姊姊的阴道很滑,刚才她一定流水了,一年多没插进过,她的小穴似乎比以 前更滑了。我很容易就可以直顶她的花心,我压在她身上,没有亲吻没有抚摩, 只有疯狂的插,下身不断发出肉体撞击的声音和淫水被性器官摩擦发出的特殊的 声音;空气里开始瀰漫出淫荡的味道来!
「啊……干我!我要亲弟弟干我!我受不了,我要我要……」姊姊大声的淫 叫着,「我要啊,快弄我!」
「哦……我在干你,姊姊,弟弟在干你!」我回应着她,阴茎也更加卖力的 顶着,
「弟弟……好弟弟,小宁,我好想你啊……」
「想我什么啊……姊姊!」
「我想你干我,啊……我快忍不住了,啊……啊……不被你干……啊……我 都不喜欢做爱了。我要刺激,啊……啊……我要刺激我要我要我要……」姊姊疯 狂的叫了起来。
「哎呀……爽死了我了,好弟弟……啊啊……啊……姊姊要爽死了……求求 你快把我干死吧,我要被弟弟干死……啊啊……啊……」
「姊姊,小冉……我的小冉……我也好想你啊……我好想肏你,好想,每天 都想!」我顶着她的阴道,在兴奋中第一次对她说「肏」这个字;
「啊……」姊姊兴奋的大声的喊出来「对,肏我,肏我……我要你肏!快辱 骂我,我要你说髒话,我要我要……」
「姊姊要听什么啊……要听我说肏你吗?」我也更加兴奋了,龟头上传来了 阵阵的感觉!
「要要……我要听,快说肏我……」
「肏你的什么啊……告诉弟弟!」我更加过分的刺激着我们兴奋的神经!
「肏……肏我的屄!」姊姊顿了一下,但还是说出来了,然后脸上马上就出 现了极度兴奋的感觉!「肏我的屄,弟弟肏我的屄!」
我听的兴奋极了,龟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知道我快了,更加的用力插她 的屄,一边刺激着她「我要肏你的屄,肏姊姊的屄!弟弟在肏姊姊的屄……」
「啊……啊……啊……」姊姊的叫声已经失控,下身不停的往上顶着,嘴里 毫无意识的叫着︰「肏我的屄,肏我的屄,肏我的屄……啊……」她整个人都痉 挛了起来,高潮来的如此的刺激,姊姊整个人像一张弓一样,下身顶在我的阴茎 上,头顶着地毯,我感觉我被她顶了起来!这样持续了四五秒,她便一下子瘫痪 了一样躺在了地毯上!
我被她的高潮刺激的更大了,她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我就像在肏一个木偶 一样,但这种感觉又真的很特别很过瘾,继续插了十几下,精液便再也不受控制 的灌进了姊姊的阴道里!
我疲倦的压在姊姊身上,身子底下的姊姊毫无反应,我有点害怕,听了一下 还有心跳!便放心下来!
过了大概有两三分钟,姊姊长舒了一口气,悠悠的醒了过来!睁开眼正好看 到我趴在她身上看着她……
姊姊朝我甜蜜的笑了一下︰「坏傢伙!」我也笑了,低下头,跟姊姊来了一 个长长的吻!
「这下子满足了没有?」姊姊笑着说。「不用晚上再拿我的内裤自己解决了 吧?」
「又被你知道了啊!」我厚着脸皮嘿嘿的笑着说!「昨天晚上内裤呢?怎么 没见你晒!」
「留做纪念收藏了,」姊姊笑嘻嘻的说!「抱我到床上好不好?这有点冷… …」姊姊撒娇的看着我!
「是不是被征服的女人都这样乖啊?」我笑着问,
「当然了,以后你有了女朋友就知道了!」
「你不就是吗?」我一边调笑她!一边抱着她站了起来,阴茎从姊姊的屄里 滑了出来,顿时精液顺着姊姊的大腿流了下来!
「讨厌啊你,又弄髒我的衣服,刚买的艾……」姊姊嗔道……「还没带套子 ,又要害我吃药!」
「吃药就吃药嘛……」我哄着她说!
「吃药有副作用,会长胖的!」姊姊嘟起她性感的嘴唇,「我才不要长胖呢 !」
我忍不住亲了她一下︰「那下次我一定戴啦!」
我看了看她的下体,坏笑着说︰「反正今天也要吃药,不如……」
「不如什么?」姊姊问……
「不如……接着再来一次!」我把手指一下子插到姊姊满是精液的屄里!
「啊……」姊姊叫了出来……「坏傢伙,别抠了……啊……讨厌……啊…… 啊……」
刚刚高潮过后的屄非常的敏感,我手指在里面来回滑了几下姊姊就受不了大 叫了起来,人也软软的靠在我的胸前!
「你刚才做爱的样子好骚哦……姊姊……」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
「讨厌……啊……啊呀……坏……啊……不要……啊……」姊姊整个人都软 了,任我的手指在她的屄里到处的摩擦。
「把衣服脱掉,我们去床上好吗?」我边玩姊姊的屄边说。
「恩……你给我脱……啊……别弄了……脱了再弄……啊……」姊姊变的好 乖好听话!
我抽出手指,指尖跟屄上还连着一条细细的粘粘的线……姊姊任我在客厅脱 掉了她全身的衣服,我也三下五除二的剥去自己的衣服,搂过姊姊来,长长的吻 了她一下,手指也再度插进了姊姊的屄里!姊姊的屄很有节奏的夹着我的手指, 我们就这样,我半搂半抱着她,一边用手指插着她的屄,一边走进了姊姊和姊夫 的卧室!
我把姊姊轻轻放到床上,我也躺在她身边,手指还一直留在她的屄里,我并 急着搞她,而是慢慢的磨她的阴道……姊姊很受用的轻声呻吟着:「好舒服呀… …恩……恩……麻麻的,好像有电流一样……」
「弟弟玩的你舒服吗」
「好舒服,我好喜欢被你玩,这一年多没被你玩,觉得做爱好平淡,都快厌 倦了」姊姊双眼含春的看着我说。
「以后还让我玩吗?」我问
「都这样了,能不让你玩吗?」姊姊撒娇的说,屁股也很舒服的扭动着,让 屄接受我手指的抚摩!「我现在好喜欢被凌辱哦……」
「什么是凌辱呢?」我问姊姊,
「笨蛋,你刚才不就是嘛……」
「刚才?刚才什么是哦?」我装傻的问姊姊……
「就是刚才说的嘛……」
「说什么了啊,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麻!」
「说……说……」姊姊犹豫不决,害羞的底着头!
我把手指使劲的朝屄里插了几下,姊姊立即受不了了「啊……啊……啊呀… …」大声的叫了出来!
「告诉我说什么了,」我乘机问「快说,说了会更舒服的哦!」
「说……说……说肏屄!」姊姊大声的喊了出来,人立即就兴奋了起来……
「肏谁的屄啊?」我也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刺激中,主动的开始找寻这种刺 激,
「插进来,快插进来,」姊姊受不了,「插进来姊姊告诉你好不好……」
我的阴茎早就在这种刺激中昂首挺立了,我把手指抽出来,跨坐在姊姊身上 ,把龟头顶在姊姊的屄上,沾了些淫水,就把龟头顶了进去。
「哦……」姊姊很舒服的舒了口气,马上又感到不满足︰「插进来,全插进 来啊弟弟,姊姊受不了了啊!」
「那你先告诉我,肏谁的屄啊?」我刺激着她!姊姊听了,浑身都在颤抖, 我知道她要说了,我也在迫切的希望听她说出来,
「肏……肏姊姊的屄,肏小冉姊姊的屄好不好……」我一下把阴茎插了进去 ,
「啊……肏姊姊的屄……肏我的屄啊……」姊姊兴奋的大叫!「肏江小冉的 屄……江小冉……」
我把姊姊的腿抬起来放到肩膀上,整个人压在她的屄上肏,刚被玩过的屄不 到几下就已经快受不了了。
「快肏我……啊啊……啊……弟弟肏我……江小冉正在被弟弟肏……啊…… 啊呀……爽死我了……弟弟……我要死了……」
我和姊姊就在姊姊姊夫卧室的床上肆无忌惮的肏了起来!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
从姊姊这里,让我学会了学多性上面的东西,实际上是姊姊调教了我!而我 又调教了我的妻子!从姊姊这里学来的凌辱,在几年后,我就如法炮制的用在了 妻子身上,把她从一个纯洁的少妇,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娇娃!我不觉得这是个变 态的事情!相反,我和我的妻子都觉得现在很快乐!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