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操妈妈比媳妇爽】

  妈妈是妇科医生,1.68的个头,玲珑有致的身材,具我第一次操她时她跟我介绍,我的生身父亲只跟她有一次性交,可是父亲的鸡巴小得可怜:长二寸多点,粗刚及小指,虽然能够正常射精,(恰巧还让妈妈怀上了我)但竟然没弄破妈妈的处女膜!

  正因为如此,妈妈决定分手,生我时选择了剖腹产,保留了完好的处女之身,阴错阳差,她和父亲分手后一直未嫁,竟把处女身、处女小逼留给了我!
  妈妈没有骗我,因为我第一次操妈妈时真的是落红一片!

  我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夜间睡在一起,十岁那年,有一次我摸着妈妈的乳房,觉得有种异样感觉,小鸡鸡非常坚挺,顶着妈妈的肚子感觉好柔软、好舒服,妈妈从此让我自己单睡,在我面前也不再袒露身体。

  我随着年龄渐大,十三、四就懂得了一些男女之情,于是开始留意妈妈的身体,不知什么原因,妈妈似乎更加有意躲避我。

  后来我曾靠手淫自我宣泄,同时更加注意妈妈的美貌,夜间有时看着他偶尔露出的部分身体,难耐异常,不过从来没敢造次过。

  十六岁那年盛夏的一个早晨,我醒的很早,由于天热,妈妈的身上只在腰腹间盖了一条单子,胸部、大腿都裸露着,我蒙胧中只见洁白无比,没来得及多看,妈妈已经觉察,赶紧穿了衣服,但是,就这一眼,看得我整个白天肉棒一刻也没老实,我的心也没老实!

  行动上故意靠近妈妈,语言也有所表现,聪明的妈妈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她的行动也不同平日:语气温柔甜润,脸上还不时掠过一阵绯红!

  果然,晚上妈妈把她的枕头和我的挨在了一起,并且睡觉时脱下了乳罩,没盖身体!

  我欢喜异常,睡下后,我便开始靠近妈妈,当我提出摸一下乳房时,妈妈腼腆一笑,没答应,也没反对,我顺势将手放在妈妈胸前,几次轻抚,妈妈开始喘息,我随即掀开妈妈的被子,这一次可是零距离欣赏,只见妈妈,苗条丰满,真的是再多一丝过胖,再少一毫显瘦,浑身显出一种巧夺天工的匀称和恰到好处。
  再看那肌肤,雪白细腻,凝脂样光滑。

  无论抚摸那里,都是一样的柔软而富有弹性。

  我忍不住紧紧抱住妈妈,狂吻她的香腮、玉颈、酥胸、丰乳、柔腹、美腿、嫩脚。

  妈妈开始扭动、娇吟,开始抓我的胸肌,抱我的后腰,搂我的双肩,抓我的棒棒,脱自己的内裤!

  我柔声说:“妈,我给您脱”,妈娇声答应。

  脱下来了!我日思夜想的妈妈那神圣之处彻底呈现在我眼前了!

  但见:丰满的三角地带,洁白细嫩,摸上去柔、软、酥、嫩,如荫的芳草均匀密布,光泽可爱,再往下,两片丰满的大阴唇如出水的嫩藕,周正匀称,极富弹性,用手轻轻拨开,一朵未绽的鲜花含笑迎接着我,真正的嫩蕊待绽,娇艳欲滴。

  我敢说,世间绝对不会有一样东西比这再美!

  我忍不住把双唇压上去,吻、吮、把舌尖探进去,钩、搅,妈妈忍不住了,喘息了,呻吟了、狂叫了,我只觉脸上一阵温热,抬头只见一股乳白色液体从妈妈的那里涌出,我再也耐不住了,压抑着急切,柔声问:妈,您让我吗……,妈娇声说:儿呀,我早就想让你……

  我没让她说完,使劲地把双唇压在她那柔软鲜嫩的嘴唇上,一阵狂吻的同时,我和妈妈默契地抱在一起。

  我和妈急促地喘息着,妈的身体微微颤抖,她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矜持,急切地呼喊着我:儿啊,快呀,妈受不了了。于是我跪在妈妈两腿中间,一手支撑上身。

  一手握住早已胀得像要炸裂的足有六寸长的大肉棒,深深地插进妈妈那艳若鲜花的小洞中。

  啊,又紧又软,又温又润,不由我不奋力抽插,妈妈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然后扭身、抬臀、娇吟、狂叫……

  什么叫如鱼得水,什么是欲死欲仙?此刻我同时体验到了所有的一切!
  抽插了足足超过一百次,我尽力屏住随时可能射出的精液,继续高速大力的抽插着,妈妈全身不停扭动,臀部向上使劲迎合我泰山压顶般的奋力冲击。
  妈妈扭动着,娇声呻吟着,时而伴有一声大叫!

  继续抽插着,继续扭动着,继续呻吟着,继续浪叫着。

  我停止抽插,跪起上身,把比刚才显得更硬的大鸡巴从妈妈那鲜嫩的小穴中拔出,再看妈妈腿间,乳白的爱液混着殷红的血液,红白分明,我顾不得这些,右手轻轻抱起妈妈的白臀,把妈妈翻过身,让她双膝跪起,两肘支撑,臀部高高翘起,我从后边猛力向前顶去,随即大力快速的一阵狂插,跟着是妈妈大声的狂叫,几十次猛插,几十声大叫之后,我又换了一招:双手一抱妈妈的柳腰,又把妈妈翻过来仰面躺着,然后两手把妈妈的两条白腿向两侧分开,向上方抬起,我跪着上身,在距离妈妈足有一尺远处向前急速大力顶去!

  同时妈妈一声近乎惨叫的狂吟,这次妈妈的狂叫变了声,声音走了型。
  又是几十次狂插猛捣,又是几十声各式各样的狂吟,我又把妈妈的两腿往下一按,将妈妈的身体恢复开始的平躺状态,自己把两腿跨在妈妈身体两侧,又一次狂风暴雨般的抽插,这一次我把速度加快到了极点,如急风暴雨,如紧锣密鼓,如万马奔腾。

  足足上百次抽插之后,妈妈的各种娇吟声全部用尽,我们又重新紧紧抱在一起,又一阵急速疯狂的抽插,妈说,儿啊,爷们儿(丈夫的俗称)啊,出吧!我加快速度,又急插一阵,随后一挺腰,臀部使劲向下一压,鸡巴往深处狠命一顶,全身一放松,将一股炽热的精液射入了妈妈的体内,几次慢抬以后便趴在妈妈身上不动了。

  妈抱着我舍不得放手,我搂着妈舍不得放开。

  过了好一会,妈翻身将我反压在下,抓住我的肉棒,不顾上面沾满的精液和落红,满满地含在口中,用力吸吮,用舌头舔,撩得我勃然而起,翻身二次向妈妈那宛如带露的鲜花的嫩蕊中插去,就这样大约每半小时一次,到第九次时天已大亮,我和妈妈恋恋不舍的起床,浓情蜜意的交谈,含情脉脉的对视,亲亲密密的拥抱,晚上又继续重演昨日的一切。

  妈妈说,感谢上苍,只让我遗传了爸爸强壮的体魄,没遗传那近乎残疾的童子鸡;我更满足,因为我不但享受了妈妈那美艳绝伦的身体,更让我满足的是我有幸亲历了这几乎独一无二的天下奇闻:儿子得到妈妈的处女身!!!

  七年后,我结婚,但仍保持跟妈妈每周享受一次欢爱,至今又20年。
  妈妈虽然大我二十岁,如今已然年近六旬,但风韵犹存,看上去与我相仿,且性欲旺盛,每周一次还需“忍耐”两天,每次都是娇声连连,爱液横流。
  我们母子也曾说起过此事,妈说是因为我年轻的精液的滋润,才使她娇颜常驻。

  我知道她这是满足心情的表露。

  我也愿我的妈妈健康长寿、永远年轻,和我相爱永远。

  我妻子年轻貌美,妈妈娇艳绝伦,我性欲无比旺盛,如今40已过,仍然每夜尽欢,也许是因为跟妈妈的次数少,也许是毕竟跟妈妈时要稍微回避妻子(我和妈妈的事妻子知道,她很大度,很赞同我们这段母子深情,她和我的妈妈相处很好。),因此每次都觉得如第一次那样美妙!

  我太幸运了!

  感谢上天赐给我两位美女,感谢两位美女对我的真情!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