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小时情事

            和我住一间屋子的女人

  娟表姐来我家中时我大约三岁,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母亲去世後
由大陆来澳门来投靠父亲,但不容於後母。她的父亲唯有贴一点伙食费,想找亲
戚收留,但那时澳门社会经济并不是那麽好,住的地方更是大问题,找了很久也
没有找到。最後是我母亲看见她可怜,经常给後母打骂,就暂时收留她在我家中
住,不想一住就是十年,离开後几年又再搬回来。

  她刚来时差不多十三岁,除了刚来时她父亲来过几次和放下生活费外,以後
也没有再来,听说是後母很厉害,知道後大吵大闹,後来更移民到南美洲去了。

  我母亲也不在意那点生活费,更付学费叫她到夜校读书。

  她来时我对她没有什麽印像,一来是年纪太小,对男女间的事不明白,二来
她那时还没有发育,只觉得她黑黑瘦瘦的,穿得很土。

  她在我家是晚饭後上学,其他的时间就是照顾我。晚上我们睡在一张床上,
日间家中通常是没有人,她带着我时怕我自己乱走,所以无论做什麽,洗澡、换
衣服,都是放我在她前面,可能是那时我还小,她一点也不避我的目光看她的身
体。这样一直维持到我六、七岁时,我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她的身体,後来我
年纪渐大,因为还是睡在一起,所以她换衣服也只是侧着身,不正面对着我,但
一点也没有介意我的目光,我看着她身体这七、八年来的发育,一直维持到我十
一岁她出嫁而止。

  她的发育比较迟,但很快。当她十六岁时,胸口渐渐隆起,下体也开始生出
茸毛。我每天一睡在床上就开始摸她的乳房,她一点也不以为意,任我摸个够,
有时我摸得太过份,太用力,她也只是轻轻的打我的手一下,带笑的骂一声「咸
湿」就算了。但她不喜欢我摸她的下体,每次我摸到阴毛後,她就会将我的手拉
出来,叫我不要闹,但也没有发怒的意思。

  我通常都是等她睡熟後再大摸特摸她的下体,但始终不敢将手指插入阴道里
面。因年纪太小,对性事还没有认识,只觉很得摸她下体时有点怪怪的感觉。心
中好像要跳出来,下体变硬。她的下体也自动变得湿淋淋的,分泌出滑滑淫水。

  有时给她发觉了也只是半睡半醒的拉我的手出来,叫我别闹,并没有骂过我。

  当我七、八岁开始,更多了一种娱乐,就是每天偷看她洗澡。我们住的是旧
楼,窗口是向天井的,浴室的窗和我书桌的窗斜斜相对,因为用石油气热水,所
以窗是一年到晚半开着,我坐在书桌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全身,但因为是
角度关系,下体只能看到阴毛,阴唇和阴道只能在她冲洗时看到一下,但不大清
楚。那几年间我看到她刚开始发育到成长,乳房由扁扁的长大到32B,下体由
光光的长到黑黑的,内衣也由土布变成乳罩三角裤。

  到她十七、八岁时已长得亭亭玉立,一头长发,因为腰很细小,所以显得上
下围很大,面孔也很漂亮。那时她已经开始在一间咖啡室工作,引来了无数的男
人追求,一天到晚也有人打电话找她,最後她在廿一岁时嫁了一个驾计程车的青
年。他自己有一架计程车,没有家累,经济很好。她结婚後我也见过她多次,她
变得更漂亮,衣着很新潮,身裁变得更夸张。

  娟表姐也过了年多两年好日子,後来她的丈夫认识了一班损友,转行做走私
大陆的生意,初时做得很好,计程车也不开了,生生活很风光。但好景不常,终
於失手,虽然逃回澳门,但已一无所有,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务。为了不连累娟
表姐,只有和她离婚,自己跑去行船。

  娟表姐变得孑然一身,唯有再到咖啡室工作,因经济问题,又再到我家借住。

  这三年间我也由五尺不到,长到五尺六寸高。上了初中。和同学们经常一起
看黄色小说,偷看他父亲的小电影,满脑子的色情思想,但始终不敢真的去找妓
女一试。

  一听到娟表姐搬回来住真是喜出望外,当天晚上偷看她洗澡和几年前的感觉
完全不同,我的小弟弟胀得发痛,她的乳房已变成34C,阴毛长多了,很整齐
的遮着阴部,内衣也换成最新潮的迷你半透明厘士三角裤,和小得不可再小的厘
士乳罩。

  这晚当然没有睡在一起,长得比她还高大也不好意思跟她说,但还是住在同
一个小房间,分开两张床中间有三尺通道。她的睡衣令我整晚睡不着,是一件头
差不多全透明的睡袍,一眼就可看到内裤和内面黑黑的阴毛,最要命的是她一上
床就将乳罩脱掉,只盖一张薄被,她睡熟了踢掉就像全裸睡在我几尺以外。

  我除了每天看她洗澡外,真是无计可施。每天晚上看着她半裸的睡在我旁边
也只有失眠,但她对我完全不在意,虽然知我醒着也只是背着我换衣服。有时早
上看见我隆起的短裤,只是笑一笑说∶「不知道几年间长得这麽大了!」我也不
知道她是说我的体型还是我的阴茎。

  我等了几个星期,终於忍不住了,开始等她睡熟了摸她。她好像睡得很死,
我越来越大胆,几天以後我每晚都将她的睡袍推上到胸口,整对乳房暴露在我前
面。三角裤也推过一边,下体看得清清楚。有几天是经期,更看见一条白线由阴
道口垂下来。

  她的乳房很大,虽然睡着也呈半球形突起,乳头很小,只有一粒豆的大小,
很浅的粉红色,每次我玩弄了一会,它就会变得硬硬的,颜色也变得鲜红一点。

  她的大阴唇很紧密,只看见一条缝的样子,很白很丰满,那小阴唇一点都不
露出来,掰开它才看见薄薄粉红色的小阴唇,阴核小小的一点,阴道也是粉红色
有很多褶纹,只要摸一会就开始流出滑滑黏黏的淫水,很快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但始终不敢再进一步,每晚摸一会就回自己的床上打手枪再睡。

  那天晚上合该有事,她去喝同事的结婚喜酒,喝醉了给同事送回来,同事帮
忙她换掉衣服後就走了,她昏昏沉沉的就睡在床上,双脚张开,睡袍也退到胸口
上。我看见她睡得很熟,就开始摸她的乳房,不一会乳头就变得硬硬的。

  更将她的内裤脱到膝盖下,玩弄她的阴毛和大小阴唇,更用手指她的阴道和
刺激她的阴核,只一会儿她的淫水流得屁股也湿了一大片,阴核充血胀大变得红
红的,呼吸也变得很急促。

  我越来越大胆,将小弟弟拿出来想一只手摸她一边打手枪。她突然用手按着
我的手,张开眼怔怔的看着我,我怕得动也不敢动,差不多有一分多钟。

  突然她哭起来,断断续续的告诉我,一早她已经知道我摸她,也知道我每晚
打手枪,每晚她也睡得不好,我摸得她想起以前的丈夫,因为怕羞也不知怎样阻
止我,又怕闹了出来大家不好看,她更不能在我家住下去。又叫我以後不要每晚
打手枪,对身体不好。

  我看见她没有发怒的意思,又怕羞又怕别人知道,把心一横继续将她抱着,
一面用手摸她的乳房和下体,她口中不停说「不好」,但也没有多大的抗拒。

  我用身体压着她,想把小弟弟放进去,但我的性知识只是从书本和影片上学
来,试了多次只是在她的大腿、小腹和阴阜擦来擦去,她又不停的动,一急之下,
更不成功。

  最後她动得累了,不大抗拒,只是口中不停的说∶「不要┅┅不要┅┅我们
不能┅┅这样┅┅啊┅┅啊┅┅啊┅┅」我乘势握着小弟弟,向着她的阴户一插
到底。

  我一插入之後,她也不再抗拒了,只是睡在那里,口中不停「啊┅┅啊┅┅
唔┅┅唔┅┅唉┅┅唉┅┅不要┅┅很辛苦┅┅」不成语法的叫着。

  我用力地不停抽插,最後她用手抱着我的背部,我不停的吻着她的口唇,手
上粗暴的搓揉着她的乳房,只觉後腰的酸麻感越来越大,小腹一阵空空的感觉,
精液排山倒海的注入她的阴道里去,我的小弟弟一跳一跳的射了很久。

  完事後,大家抱在一起喘气,我压在她身上十多分钟,直到小弟弟软下来才
分开。我看见一大滩白白的精液从她的阴道慢慢的流出来,她用手遮着叫我不要
看,用毛巾清洁後再给我抹乾净,然後叫我回自己的床睡觉,我不肯,她也由得
我抱着她,一手抚着她的乳房,两人沉沉睡去。

  半夜醒来,真的吓了一跳,睡得晕晕沉沉的,突然感觉到一个软软的身体在
自己身旁,手上拿着的是一个丰满的乳房,呆了一会才慢慢的记起昨晚的事,这
时也不再害怕,爬起来将她的衣服脱光,仔细欣赏她的身体。这一次和平日
偷看大不相同,平日是偷偷摸摸的看,用手摸也是很轻,更不大敢用手张开她的
阴部。但既然已有一次的肌肤之亲,她也没有不高兴的表示,我更畅所欲为的大
力抚摸她的乳房、玩弄她小小的乳头。

  不一会乳头开始发硬,乳头和乳晕也充血发红。这时她已醒来,口中低声的
叫我不要,我见她没有严拒,立刻开了灯,强行张开她双脚,玩弄她的下体。

  她的阴唇这时微微张开,外阴部变成粉红色,小阴唇因充血的关系变成桃红
色,阴核突出外阴部,由小小的一点变成鲜红色尾指头的大小。我用中指插入她
的阴道扣挖了一会,她哼哼哈哈的低声乱叫,淫水已流得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我的小弟弟也胀得发痛,就爬上去一插到底,不停的抽送。她口中不成语法
的叫着∶「啊┅┅啊┅┅嗯┅┅嗯┅┅不要┅┅很难受┅┅啊┅┅我不成了┅┅
啊┅┅」只见她双眼反白、小口微张、满面通红,汗下如雨达到高潮。她高潮时
抱着我的背部乱抓,抓出多条血痕。我继续抽送,她口中不停的低声乱叫,
也听不清楚她叫什麽,不久又达到第二次高潮。

  可能几小时前才射过精,这次比较持久,直到她有了四次高潮後,我才觉得
小弟弟一淋,将浓浓的精液直射到她的子宫里。过後我们两人抱得紧紧的,小弟
弟还留在她体内,再沉沉睡去。响,立刻一起到外面去吃晚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