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一肏四个】

  我,二十五岁,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有一个也是普普通通的女友,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

  但在有一年的过年时,这平凡的生活,起了的变化。

  我女朋友家里的人口还挺多的,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哥哥已经结婚了,所以还有一个大嫂,我和她们家一样,就住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所以她家的房间不是很多,就三个房间,分别为父母住的,她哥哥和大嫂住的,和三个女孩子挤的一间,所以,我平时很少去她们家(因为不可能可以肏屄嘛),但在过年期间,实在没地方可以去了,所以,过年时,我只好待在她们家。因为我父母总是要去南方,而我又不想跟着,她们家倒还好,因为她们本来就是北京人,所以无所谓去不去南方。

  那一年,她父母出国去过年,留下了晚一辈的我们,事情就因此而发生了。
  我也忘了是过年的第几天了,大家都在客厅里看电视,大嫂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倒了一杯给大哥喝,大哥问我平时喝不喝酒,我就回大哥说:「平时和朋友出去,难免会喝一点,但我自知酒量很差,所以从来不敢喝多。」

  大哥叫大嫂再去拿个杯子,他说陪我喝一杯,大嫂转身到厨房里拿杯子,大哥把他面前的那杯酒先拿给了我,叫我试试合不合我的口味,我拿起来喝了一口,呛到,这酒好呛,我呛到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大哥说:「这是纯酒,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喝,不能像脾酒一样牛饮。」
  大嫂从厨房拿了杯子出来,大哥自己也倒了一杯,示范给我看要怎么喝。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喝酒的时候,大嫂一直盯着我看,但不是喜欢的那种眼神,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但因为和大哥大嫂,始终有段距离,我也不敢过问什么,就当作没这回事。

  电视播着播着播到了有点煽情的地方,她哥便说累了,拉着她老婆回房(鬼都知道要干嘛),老公肏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也就不以为意了,但她家的那几个女生,好像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听她们说,平常她哥和大嫂,是很少这样子的,她们几乎都不曾感觉到大哥和大嫂有肏屄的迹像过,于是就起哄说要偷看。
  我是客,也不便于太过,只能笑而不答,因为她们的房间,就紧临着大哥的房间,房间与房间上方,还有留有通气用的气孔,她们三个,就等着去偷看。我无奈的看看女友,但她和她姐妹们一样,起哄要我和她们一起偷看。

  过了一会儿,果然,从大哥的房间里,透露出一点点的声响,听来是大嫂的呻吟声(早就料到了),于是她们就开始溜回房间,开始从上方的空孔偷看,只留我一个人在客厅里。

  其实,电视里在播什么,我早就没有在意,只是竖起耳朵偷听,看看现在大家的动静,除了大嫂的呻吟和喘息声,还不时传来几个女生的笑声。

  过了一会儿,女友起哄拉我过去和她们一起看;大嫂,是一个个性很内向的人,感觉就像中国传统的那种女性,很难想像那样的女人,在床上,会是什么模样的。

  进到了房间,就看到她姐和妹妹,姐两个人站在床上,看着隔壁的情况,我女朋友挤到她们两个人的中间,拉着我的手,从后面抱住她(可能是她看了,心在痒痒的吧)。

  看到她大哥坐在床边,大嫂跪在地上仔细地帮大哥吹,大嫂的衣服扣子被解开开到胸前,露出了一个乳房,我才在想,如果只是吹,为什么大嫂会呻吟。
  原来,大嫂的屄里,被插了一支假鸡巴,震动不很强,我想,他们是不想被其他人听到吧!大嫂用极度温柔的方式,慢慢的帮大哥吹,从侧边到顶端,仔仔细细的舔着,大哥微仰着头,双手撑在床上,享受着大嫂的温柔。

  我在这边看着,不由得心也渐渐痒了起来,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不规距起来了,本来手只敢在女友乳房的下缘,轻轻地托着女友的乳房,有时又将乳房整个罩住,因为左右两旁,女友的姐妹们在,我也不敢太放肆,渐渐地扩大游走的范围,左手伸进女友的衣服里,右手则伸进女友的睡裤里探索。

  摸着摸着,女友也开始喘了起来,虽然很轻微,但我想,身旁的两个人,应该还是可以感觉的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说开来罢了;这种状况极度刺激。虽然是说我的手是在女友身上,不过,手肘一样会碰到旁边的两个人,这就是精彩所在了。

  首先,是女友的姐姐,毕竟是有点年纪的人,应该也是有经验过的,看了这样的情形,最好是能不为所动,先是言语上的调侃,她就说:「唷!你们也受不了啦。」

  我只好傻笑着说:「没有啦,看大哥他们甜蜜,我们当然也要甜蜜一点罗。」
  接着小妹说:「哎呀,姐,你看他的手,在二姐的衣服里面啦。」

  当时我真的脸通红,没想到小妹真不给面子,直接就揭穿我。

  我就回说:「要不然哩,难不成伸到你和大姐的衣服里啊。」

  小妹被我一回,脸也红了一半,接着说:「大姐你看啦,他欺负我啦。」
  「我哪有啊。」我说。

  大姐就说:「那是你,他才敢这样说。要不然,你来动我看看啊。」

  我低头看一下我女友,从她的眼神看得出,她是站在我这边的。

  我转头对大姐说:「我来了喔。」

  大姐说:「你尽管来。」

  我伸手到大姐的乳房上,哇!大姐的乳房,比我女友的还大,虽然隔着衣服,但在充实饱满的感觉,实在是骗不了人。

  大姐看我真的动手,脸也红了,但一时也不知道要接我什么话,就只愣在那,任我轻薄。我在衣服上游走,好像也玩不出什么,而且感觉场面变得好冷,我看这样下去,未来见面一定会很尬尴,惨了。

  还好这时大哥那边又有新动静了,我们三女一男的注意力,才转回隔壁。大嫂和大哥,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大哥起了身,到柜子里去找东西了。喔!原来是去找保险套。

  但是我这边……

  我的手,依然是一只抓着我女友的乳房,一只抓着大姐的乳房。抓着大姐的左手,也开始不规距了,先是慢慢滑下大姐的背后,撩起大姐身上的T 恤,开始肉贴肉的进犯了。

  大姐的内衣是无肩带式的,只要稍微的往下拉,坚挺的乳房就呼之欲出了,大姐和我四目相对,我看她没有什么厌恶的表情,就继续在她身上游走,更进而将手指伸入罩杯中,直接肉贴肉的侵噬大姐肉体。

  我看一下,我女友和小妹的注意力,都还在大哥那边,我就更大胆的直接将我的嘴,贴上大姐的乳房,大姐先是吃了一惊,但也是任我胡作非为。这时真的香艳刺激到了极点了,我右手抓的是我女友的右乳,左手抓得是大姐的左乳,嘴更是贴上了大姐的右乳,大姐的右手,抱着我的头,任我品尝她的乳香。

  大哥拿到保险套了,将保险套交给大嫂,要大嫂帮他套上,大哥站在床边,让坐在床上的大嫂,用嘴巴帮他套上保险套,这一幕,让我的头,离开了大姐的乳香,欣赏这一幕活春宫,但离开归离开,我的行动,可是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我的左手,轻轻刮过大姐的侧腰,来到了大姐的小屄处。

  刚到达的时候,大姐低头看了一下,再看看我,我虽然知道,但我故意没有转过头去,继续看着大哥那边,但大姐看完我后,再度转头着大哥那边,没有做任何的闪避动作,我的手,就深入大姐的心脏地带,先是伸进大姐的家居裤中,将家居裤拉低,手呢?就在大姐的股肉上揉捏,大姐穿的是丁字裤,很容易的,我就摸到了她的小屄。

  先是用食指和中指,分开大姐的两侧屄唇,再用无名指去顶替中指的位置,让中指能顺利的插入大姐的小屄中,大姐将头靠在我肩上,对着我的耳朵轻喘,怕我女友发现,只要咬着我的肩肉。

  我的右手也没停下来,一样开始入侵我女友的小屄,她的小屄,我倒是像走厨房一样,熟得很。我女友知道,但也没有回头,让我的手指也滑入她的小屄口。
  大哥要肏大嫂了,三女一男,大家回过神来看向大哥那边,大嫂轻咬着下唇,大哥以背后式,站在床边肏入大嫂的屄内。

  看大嫂从皱着眉头,到展颜露出满足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嫂有多满足了,在此同时,我将我的右手,插入到我女友的小屄中。我女友转过头来,小声地跟我说:「不要啦,那里还干干的啦。」

  我说:「是喔,可是大姐那都好湿了耶!」

  我们的对话,全都传到大姐的耳朵里,大姐就说:「好啊,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啊!我就不相信,你们都没反应。」

  接着,就挣开我的手,要脱我的裤子,还叫小妹和我女友帮她抓住我。大家玩兴都很高,她们两个,还真听大姐的抓住我,两个都专到我掖下,将我手绕过她们两个的身体抓住,美其名是抓住我的手,基本上,根本只是我抱住她们两个。
  接着,大姐就隔着我的裤子,摸我的鸡巴,说也奇怪,虽然那时很刺激,但我的鸡巴还真的没反应,大姐也很惊讶,还问我女朋友,我是不是性无能啊。
  我女友被问到这种问题,一时脸红,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接着,大姐就对着我说:「你不行,那我妹的幸福,你怎么负责啊?」

  我说:「哪有啊,只是现在又没什么刺激,鸡巴怎会有反应。」

  大姐说:「现在这样还不叫刺激啊!」

  我说:「现在哪有刺激?」

  大姐说:「我在摸你那。」

  我说:「拜托,你那哪叫摸啊,你只是隔着裤子,在那个位置上摸,这样就能让我的鸡巴硬起来,我也太没定力了吧!」

  大姐说:「好啊,我就来看看你的定力如何?」

  大姐看看我女友,看我女友没啥反应,就开始脱我的裤子。

  我看着我女友,她和我一样惊慌,我们从开始就没想到,大姐怎么会玩这么大,本来只是言语上开开玩笑,过份点,大不了用手吃吃豆腐而已,哪知道大姐玩那么大。不过,现在叫停,每个人也都把怕场面搞僵,所以,也没人敢说,三女一男,就看着大姐脱掉我的裤子,用她的手在套弄我的鸡巴。

  我倒吸了一口气,看着大姐在套弄我的鸡巴,也许是天气冷外加太紧张,我的鸡巴还真的没有反应,这下大姐火了(也不知道在火什么)。

  大姐说:「我看你根本就是不行,还说那么多。」

  我苦笑说:「我和你大妹,平常都没有问题啊。」

  大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的鸡巴,这时我那少条筋的女友,说了一句很没大脑的话:「有时候天气冷是会这样的,他每次都叫我用嘴……」

  听完我女朋友说的话,大姐先是傻了一下,再看看我,然后就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

  这时,隔壁又有状况,大嫂开始叫了,嗯嗯啊啊的,而我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鸡巴如梦初醒,开始有了反应,大姐也不急色,相当和缓的进出,让我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渐渐地,我也开始有点站不住脚,慢慢地将体重,转移到我女友和小妹身上。

  我说:「大姐,等等,这样我受不了啦。」

  大姐还是边含着鸡巴边抬头看我,露出类似嘲笑的笑容,渐渐地,我的感觉也越来越重,手开始不规距了起来,右手绕过我女朋友的右边掖下,抚摸女友的右乳,左手也绕过小妹的左手掖下,开始了对小妹的进犯。

  她们在家中,原本就穿的轻松,衣服间的空隙本来就大,我的手从袖口伸入,并没有太大的阻碍,基于现在的这种气氛,我女友自然没有说什么,也闭上眼睛享受我的抚摸,但小妹这边,因为之前都没有到她的地盘上撒野,也可能是因为小妹没有什么经验,所以显得不自然。

  但小妹可能受到两个姐姐的影响,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任由我非礼,我看小妹没有抗拒,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直接伸手进入小妹的衣服里,左右两手,抓着两女的乳房,前面又有大姐在帮我一吹一吸的含鸡巴,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但人的欲望无穷,更何况,小妹我都还没什么染指到呢!

  于是我继续展开对小妹的攻势。左手伸进小妹的衣服里,用着着实,但不急燥的力道,揉弄着小妹的左乳,更进而顺着内衣的走势,手滑到了小妹的背后,我打算脱了小妹的内在美,但在手到的时候才发现,咦!小妹今天穿得是前扣的,而且那件还是我女友的呢!我就问小妹:「咦!你怎么穿你二姐的?」

  小妹说:「我和二姐差不多,所以我们两个都互穿啊!大姐大了一点,所以不能和我们的互用。」

  我说:「咦!那我看过你二姐的所有内衣,那是不是也等于看过你的?」
  小妹红着脸说:「嗯!差不多吧,应该都是一样的。」

  左右手握着两个人差不多大小的乳房,真是别有一风味,更何况,这还是一对姐妹呢!

  边和小妹说话的时候,我边把小妹的内衣扣子打开,因为是前扣的,当一打开时,乳房就跳了出来。也许,小妹的乳房尺寸,真的和她二姐的一样,但那份青春活力,真是她二姐远远不及,它们并不大,但是却坚挺着,而且我喜欢它们漂亮的弧度。

  这时候,我女友抗议了,「喂!你太夸张了吧!动大姐就算了,连小妹,你也要动。」我女友这句话一出,空气瞬间降到了零度。

  相信这话一出,尬尴的,不止我一个人,我的右手在我女友身上,我的左手在小妹身上,我的鸡巴,还在大姐口中。

  我心想,这下死定啦。

  毕竟大姐社会经验多,懂得圆滑处事,说了一句话,解除现在的这个危机。
  大姐说:「唷!照你这么说,我就是不值钱,我被他动没关系,你的小妹就不可以动啊。」

  大姐此话一出,我女友就马上闭嘴了。

  不知道为何,我女友和她小妹,平常就怕她这个大姐的,害我平时也怕怕的,不敢和她多说话,要不是今天这样,过去和她说过的话,加起来可能不超过十句。
  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大姐和我女友年龄差距较大,我女友和小妹之间才差一岁,所以平时这两个小妮子,几乎都是她大姐在管的,而这两个小妮子之间的感情,因此而变得比较深。大姐的话一出,把气氛缓和了下来,也许在此时,我和大姐都知道,未来彼此之间会不会尬尴,就看这个时候了。

  大姐又说了一句:「你是不是只疼你小妹,我这大姐你就不理了啊!」
  女友急忙打圆场的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小妹没经验,万一有什么闪失,对小妹说不过去。」

  小妹也打圆场的说:「不会的,他没有弄痛我,我也很舒服啊。」

  小妹此话一出,反而成了这场尬尴的救命丸,二女一男当场大笑,也因为笑得太大声了,隔壁大哥和大嫂也停了下来。

  此时真的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停了大约五秒钟,大哥似乎要出来看看。我和三女,迅速的躲回客厅里。

  大哥出来后,看看隔壁(原来三女和我在的房间)再看看我们,装作没事的去厨房倒水,然后回房。

  大哥回到房间,继续办着和大嫂的「家事」,我和三女才喘了一口气。
  这时,好不容易解除的尬尴又回来了。

  我女友本来个性就比较内向,遇到这种情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跑,她说了一声:「我要去洗澡了。」拿了衣服跑进了浴室。

  留我和大姐和小妹在客厅里,继续维持尬尴的气氛。

  我忽然觉得对不起小妹,于是坐到小妹身边,小声地和小妹说:「刚才抱歉,一时失态,真的对不起。」

  大姐听到我说的话,说:「你也不用太介意了,刚才你也不过摸摸小妹的乳房,我呢!我连你的鸡巴都含了,要说抱歉的话,还轮不到你呢!」

  我红着脸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小妹的惊人之举又出现了。小妹说:「大姐,女人亲鸡巴,我们女人自己会舒服吗?」

  大姐说:「那得看情况而定,有时候气氛到那个程度,女人嘴巴含着鸡巴,也会比较舒服。」

  小妹说:「要不要什么技巧啊!看电视上说的,好像女人口交,也是需要某方面的技巧。」

  大姐说:「当然要啊,又不是充气妹妹,不管眼神、速度,都需要有一定的程度,男人才会觉得舒服。」

  大姐转头问我:「像我刚才含鸡巴,和大妹比,谁含的比较舒服?」

  我红着脸说:「大姐含得,好像比较顺,比较有感觉,真的很舒服。」
  大姐这时看看浴室,再回头问小妹:「你二姐洗澡去了,你要不要试试看?」
  小妹连说不要。

  大姐又说:「有我在这边看着,谅他也不敢怎么样的,但是,你以后就只能靠自己去摸索了。」

  小妹说:「会不会很恶心啊?」

  大姐说:「以前我没亲过之前,也觉得很恶心,但亲过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觉得了。」

  大姐走到我和小妹的沙发这边,叫我又把裤子脱下,叫小妹跪在旁边的沙发上亲我的鸡巴。她还真的讲解的很详细,例如,要亲鸡巴的时候,尽量不要去改变鸡巴的角度,和鸡巴成垂直方向去亲。

  大姐跪在我面前的地板上,用手指指着部位,一步一步地教小妹怎么亲鸡巴,小妹也按照大姐所教的,一点一点认真地学习,而我,好像课堂上的假人,任这两个色女的摆布。

  我的自尊心告诉我:不行!我要反击。

  于是,我的手往我正前方,也就是大姐的大圆领T恤中伸去。

  大姐在刚才的刺激下,本来心情还没平静,才会引小妹再去做尝试,她望都不望我一下,就任我的手在她的胸前游走。

  我脱下了大姐的内衣,手的动作越来越大,因为大姐的乳罩较大,她穿的是无肩带式的,所以她根本不用怎么动,我就能很轻易地脱掉大姐的内衣。

  我越摸,大姐也开始动情了,有时和小妹讲解、讲解,就会示范给小妹看,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她们开始分享起我的鸡巴来了。

  我看小妹脸红红的,虽然动情,似乎还不够投入,于是我的右手,也开始不规距起来,伸到小妹的小屄上,以轻柔的方式,轻轻扣动小妹的小屄。

  小妹本来看了一下我的手,但大姐告诉她,这是正常的,男女肏屄前,本来就应该彼此爱抚,这样才能达到灵肉一致的境界。

  我女友洗好出来了,看到这种局面,整个人都定格了,但大姐叫她过来,说要教她该如何真正的服侍男人,还说我刚才被大姐亲的比她亲的舒服。

  我女友一脸不知该如何的过来,大姐又把刚才和小妹说的步步骤,又说了一遍,还叫小妹亲给她看,顺便验收刚刚教的。

  我女友看大姐教得真有那么一回事,也就真的投入了,也和她们一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又开始分享起我的大鸡巴来了。

  我女朋友趴在我左边,小妹在我的右边,大姐在我前面,我的手游走在这三个女人的身上,刚刚的情形才又都回来了,等到她们讲解到一个段落了,大姐才想到要休息一下,三女也都累的东倒西歪了。

  她们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啊,我被三女夹攻,现在都精虫上脑了,怎么可能和她们一样,说休息就休息。

  不顾大姐和小妹就在旁边(其实都玩成这样了,我想也无所谓),我把女友从正面整个抱起来,就地正法了。

  因为刚才她们在亲我的鸡巴的时候,我也摸我的女友的小屄,她小屄里也够湿润了,我就长驱直入,把我被她们亲的发烫的大鸡巴,整根肏入她的小屄里,她发出极度满足的声音。

  毕竟,刚才的场面,已经让在场的人,血脉喷张到了极点了。我就让我女友,跨坐在我身上,将她抱起再放下、抱起、放下,用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慢慢的肏着她的小屄。

  就在大姐和小妹的面前,我一下一下的肏着我的女友,看着大姐和小妹的眼神,我知道,她们现在也很需要,我故意像武力展示般地,在她们的面前,用我的大鸡巴,一下一下地引她们掉入这肉欲的泥藻里。

  我抱起我女友站起来,走到大姐的面前,一脚踩在地下,一脚踩在沙发的扶手上,用极度贴近大姐的脸的角度,肏着我的女友,甚至,有时我女友的股肉,还会碰在大姐的脸上。

  大姐这时也受不了了,用手抚摸自己的小屄,近距离地看我肏我的女友,我抱的累了,就让我女友下来,面对着大姐,用背后式肏入她的小屄里。

  这时,我加快了肏屄的速度,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想一箭三雕,非得先解决我鸡巴上的这一只,我用我所能够的最快速度,疯狂的肏着我的女友。
  她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继续……继续……啊……啊……肏我……快点……肏我……用力……不要停、不要停,我要到了……要到了……」

  我在我女友泄身的瞬间,把她几乎是用丢的,丢到大姐的身边,然后,抓起大姐的双腿,直接肏进大姐的小屄里。

  「你……你……我……我……啊啊……等一下……啊……啊……等一下……我…我……啊……我……啊……」

  大姐似有若无的想拒绝我的肏屄,我停了下来,在她说完整句话前,先斩钉截铁的问:「你要我抽出来吗?」

  大姐回回神,双眼迷矇的看着我。

  我用刚才和缓的方式,徐徐的抽动我的大鸡巴,大姐闭上双眼,没有说什么,我就用所谓的九浅一深、三浅一深,肏着这个大我没几岁的女人,但看大姐气定神闲,好像我的肏屄,还不至于对她起太大的作用。

  后来,我不管几浅几深,忽快忽慢、忽深忽浅的肏着大姐。我知道,要抓住大姐的心,必定得下重药,毕竟,她是有经验的女人,非使出全力,要不然,是没法抓住这女人的胃口的。

  肏了一会儿,我也把大姐抱了起来,边走边肏着大姐,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每一步,都深深肏入小屄里,让大姐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后来想想奇怪,为什么她们叫得这么大声,大哥都没有醒来)。

  走了几圈,我把大姐放在小妹的身旁,在鸡巴没有离开大姐的小屄的情况下,把大姐翻转过来,让她趴在小妹身上,让小妹也感受到肏屄之间的震荡,我极速的肏着大姐,用一样的方式,在大姐泄身的同时,抓起了小妹。

  但世事哪能尽如人意,大姐这时边喘边说:「不要……不要肏……小妹,要……肏就……来……肏我……「

  我女友也说:「大姐都让你肏了,难道你非得连小妹都肏上才甘心吗?」
  听她们两个这么说,我也只能将小妹放下了。

  我有点不甘心,于是又往我女友那走去,报她说了害我不能肏小妹的话的仇。
  我女友本来在房事方面,本来就不是那么放得开,刚才那番折腾,是真的吃不消,再肏起屄来,她几乎都是没什么反应,肏了没多久,我就找上大姐了,当我再肏上大姐,我把大姐肏得是叫爸叫妈。

  就在大姐叫的呼天喊地的时候,大嫂走出了房间,看着赤条条的四个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看到大嫂出来,心想,又一个来碍我好事的,于是就光着身体走过去,问:「大哥呢?」

  大嫂说:「他……他睡了,我听到有些声音,出来看看……没想到你你……」
  大嫂已经醒了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房间里偷听。

  我看着大嫂,她只穿了一件睡衣,也许是因为刚才肏屄,里面什充都没穿,睡衣的质料很薄,虽然是穿着衣服,但和没穿一样,光线透过睡衣,大嫂的胴体,就赤裸裸的展现在我眼前。

  我真的已经失去理智了,只是想找个女人,好好的把身上的精力发泄出来,于是我一把抱起大嫂,把大嫂放在餐桌上,一肏到底,整根没入,开始肏起大嫂来。

  大嫂说:「你……你等一下……你怎么可以……我要跟大哥说……啊……你……说你……啊……啊……啊……啊……」

  我说:「说我,说我,说我怎样啊!说你被我肏屄,说你被我肏得哇哇叫吗?」
  我说着一些平时我不可能会说出的话。

  大嫂眼睛闭了起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任我在她身上肏屄,我也肏红了眼,不管大嫂的眼角已经流下泪来,而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去考虑大嫂的眼泪,还是把她翻过身来,让她扒在餐桌上,继续从后面肏着大嫂。

  唯一能动的小妹过来了,跟我说:「你不要再肏大嫂了,她是大哥的老婆啊!我……我……我……让你肏好了,别再肏大嫂了。」

  大嫂说:「不要……啊……啊……刚才二妹…不是说过了……啊……啊……啊……小妹没经验……啊……啊……你……不能肏她……啊……啊……啊……」
  边听大嫂说话,我的大鸡巴也没停止肏屄,让大嫂句不成句、话不成话。
  这时,大姐和我女友也过来了,也都要我肏她们,别再打小妹的主意了。
  小妹却说:「可是……可是我也想试试看,你们虽然被他肏屄,但在被肏屄的时候,你们的表情都好舒服、很享受的样子,我也想要试试看,我是真的想要试试看的。」

  我终于停下来肏大嫂,将大鸡巴抽离大嫂的嫩屄,抱起小妹往房间里走去,在我走到房门的时候,转头对身后的三女说:「你们也都进来,如果小妹顶不住,你们要我再肏下去吗?」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