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4, 2015

郊游

圈子里的熟人,点头之交,除了名字和电话号码,好像没有更多的信息,也没想过要更多的信息。

  又一次胡吃海喝大团圆,不知最后怎么安排的,是他送我回去,聊来聊去,居然我俩是校友,哈哈,世界挺小。丢三落四的我,把钥匙反锁屋子里了,要等房东来。他扫了我一眼,问:“小学妹,去我那儿坐会儿?” 我脑子没转出来三圈半,估计最多就半圈,直接回了句:“好啊!”

大风、大雨、好冷!
他的公寓,很有男人味儿的布置。简约,灰黑色调家具,配着一点橘色调节,让人感觉不太冰冷。
我不分深浅的直接说了一句:“我睡沙发,早点休息哦!”
他朝我一笑,说:“在这儿随意,喝点儿热的,喝牛奶么?”
我:“有可可粉么?喜欢巧克力的。”
他:“还要打发奶油么?别和我说怕胖!”
我:“谢谢,学长!”

我心安理得的捧着加了打发奶油的可可奶坐在上发上,他顺势也坐了过来。嗯,我稍微有点儿不淡定,低头,喝奶。

他拍拍我说:“我去下书房。”
嗯,我很没出息的继续低头喝奶。
嗯,喝完了,突然发现自己好尴尬。
嗯,书房的门没关,我蹭着地走过去,探了个脑袋进去。
他刚好坐在单人沙发里,好像在想什么,给了我一个微笑,说:”进来!“
我夹在门缝里,不知道是进是出。

  他起身拉我进去,顺势环我在怀里。第一反应,是推开他。不过我承认,我不讨厌他。他没给我推开他的机会,只是把我抱的更紧,轻轻的在我耳边说:”安静、闭上眼睛。“碎碎的吻,就落在了脸上。
我脑子里才开始转之前没转的那两圈半:”这是怎么了,是ons还是,诶呀~“
他说:“什么都别想。”
 
  他横抱起我就坐进了沙发。他身上的味道很好,一点点的胡茬让人很受用。一只手刚好从颈后拦住我,另一手在我身上游走。很熟练的弹开了文胸挂钩,我本能的一抖。他紧跟了一句:”别怕。“
他不急的在我后背若隐若现的划过,躁动开始一点一点的胜于紧张。他开始解开我的裤子,我有些惶恐的看了他一眼,他只是淡淡的吻了一下我,就又坚决的褪下了我的裤子。手伸到我两腿之间。嗯,身体反应已经背叛了我的所谓的理智。
他轻轻地说:“你喜欢,我知道。”

  手指只是在两腿之间一点而过,我有些失望。这时他才掀开我的上衣,玩弄胸前那两点。就是一点点的揉,偶尔狠狠的抓的我胸变形。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把手跨在他脖子上,开始了呻吟。他却没有打算那么快的饶过我。
他在他面前扔下了一个垫子,很戏谑的说:“看看,都会什么?”
我撇了一下嘴不做声。
他说:”别和我说你不会!“
他示意我跪在他腿间,让我含住他已经充血满满的JJ。他一手扶住我头,一手轻抚我后背。
他说:”慢点儿、一点一点,尽量深点,对,慢慢的。“
有一点点的呕吐感,他又轻轻的揉我后背。

  猛的一下他拉起我,把写字台推了半个空地,很贴心的把垫子扔到写字台上,把我抱了上去,推了我的肩膀让我躺下。
他没有急着进来,用JJ就是在YD口来回蹭,让我很是捉急,他猛的一沉身,一下到底。

  我承认,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肌肤之亲。他的一沉让我突然好大的不适应。他稍微停了一下,有一点点的惊讶,让我稍微适应了一下。
说实话没有特别的快感,太久没做了。似乎他也好久没有做了,有点儿秒射。只是他没停下来,我也开始渐入佳境。

  因为是第二次,他似乎耐心了 很多。

  把我双腿折在了我胸前,一手扣住双腿,一手开始揉我的下面。我开始控制不住我自己了,他放开我,但是写字台上没有任何东西让我能抓住,在我试图去抓住垫子的时候,他抓起我一只手放在我自己的胸上,我像触电般,离开了。他又把我的手抓了回来放在我胸上 ,抓住我的手,让我自己揉自己的胸。得寸进尺的他,拉起我另外一只手,让我自己揉下面,狠狠的按住我的手指在豆豆上面,最后的羞耻感也莫过如此,感觉自己好淫荡。

  我记不清我最后到了是什么感觉,他说,他感觉我快哭了。

  我只知道我是被他像抱孩子一样从写字台上抱到客厅的沙发上,他拿毯子把我包好,搂着我,继续吻着有点儿发抖的我。他拉出我的手,让我继续给他套弄。我听话的做着,为了他怀里的片刻安静。只是这份安静只是片刻,我有些惊讶的他如此迅速的恢复。他揉弄着我,有些心疼的问:“还能坚持么?”

  我不知怎么回答,他伸手到我下面,我得说,在他怀里恢复了些体力,他不停的爱抚,让我也又有起了些兴致,只是好累。
他兴奋的说了句:“宝贝儿,你好湿!”

  他又把我抱回书房,放在写字台上。整晚,他都像抱孩子一样把我抱来抱去,佩服他的好体力。没有温存,没有挑逗--释放
  他对我说:“大点声,舒服就叫出来!”
  他用双手不停的揉着我的阴唇,在每一次抽插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这么的放过我我自己。

  第二次被他抱出书房,被抱进去的是卧室。他应该也很累了,抱着我睡下了。隐约觉得晚上的时候他推醒过我,只是我转身继续睡了。第二天醒来之后才更是尴尬,越想越烦。他起床,没理我,我也不好意思从被窝赤裸裸的出来。转身,他扔给我一件浴袍,跟我说:”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别害羞了。浴室有干净的毛巾,去洗洗吧。钥匙我昨晚给你取了。吃点儿东西,一会儿随你,你要回家也好。“

  洗了澡,看了他准备的早餐,看看表都快下午了,虽然有点儿饿,但是胃口一点儿都没有。
  我有些发怯的说:“送我回家吧。”
  他:“真的不吃东西?”
  我:"这个,昨天...”
  他看我一笑,走过来,趴在我耳边:“不喜欢么?不会因为我服务不好,告我强奸吧?”我顿时无语。

  昨天的一群人似乎没玩够,电话,微信又开始喊。他递给我钥匙说:“收好!”他说:"走吧,一起去!”
  车上有些无语,昨天还在天南海北的砍,今天却是有些熟悉的陌生。

  到了地儿,一嘴欠的哥们直接就说:“哥们眼圈发黑昨晚没少忙活啊!”看了我一眼,怪怪的说:”没换衣服啊?”之后看了我们俩一眼,我当时拿酒瓶子砸他的心都有。

  学长倒是镇定,直接搭过我肩膀对大家说:”你们都别给我乱说,光明正大啊!昨天就是忘了带衣服去我那儿了,你们都给我闭嘴啊!“

  后记,他自然又送我回家。

  只是在门口的时候说:”昨晚睡得那么好,要不今晚。。。。“

  后来当然问过:”他当时是不是只是想玩玩。“
  他说:”既然都决定剥洋葱了,干嘛不一次剥到位?我可不打算扭扭捏捏的让你放不开,还得从头假装你不会教你一边啊?“
  我笑骂他:”是怕你放不开吧“

  我问他为什么是写字台?
  他:”实话,我的性幻想。角度刚好,体位舒服。看着你的身体在上面,让我肆意,享受!“
  我:”变态!“
  他:”某人似乎忘了当时都快哭出来了,是不?下次再干你的 时候,射你胸,看你还说不?“

  倒叙的恋爱,床上走在了前面,我们彼此没有了那么的神秘,更关注了彼此内心的想法,就是他那句话:“我知道,你喜欢!”

~~~~~~~~~~~~~~~~~~~~~~~~~~分~~割~~线~~~~~~~~~~~~~~~~~~~~~~

那事儿之后,我俩开始了真正的接触。云雨之事自然不少。

  第一次那会儿就佩服他的好体力。只是好体力不是盖得。不是不经人事的我们似乎有些疯狂。他一天最少要两次,有时会四五次。十天八天之后我只觉得好好睡上一天是很幸福的事情。

好久没有床事,突然多了起来,开始的一两天事后肚子疼。
我捂着肚子对他说:“肚子疼,少点儿呗?”
他:“就是做的少了,不适应。再过两天就好了。”说完去给我拿了热水袋。我锤死他的心都有了。

之后的几天如他所愿肚子不疼了,在他每天持续轰炸下。每天睁开眼睛感觉浑身酸疼。没错,每天晚上他肯定要要一次。早上感觉怎么也睡不醒。腿跟灌了铅一样,好沉。”

“怜香惜玉”这个词,对于他,在床上绝对不适用!
早上他晨勃,用他的话是:“一定要充分利用!”
刚刚醒来,他就要。
我睡眼惺忪的说:“没醒呢,还没准备好呢!”或许没说这句话还好点儿。
他回手拿出了润滑油,用手给我涂上了。凉凉的,顿时清醒了许多。随着他满满揉开,抹油的地方感觉暖暖的--嗯,杜蕾斯的warming。他戴上套套顺利进入了我还没有预热的身体。他在我耳后喘着热气,紧接着咬了我耳垂一下。可以想象他得逞的表情--卑鄙!

下面感觉不太一样,他每一下抽动都很清晰。他搂紧我翻了个身,变成女上男下。用手推着我肩膀,让我坐直。我有些不情愿,要趴到他身上,他又把我推直。他一手捏住我一个RT,在我向前倾的时候,用了些力捏我。我吃疼,坐了回去。
他一手扶住我腰,一手从后面握住PP,手上加力让我按照他的频率或上下、或前后。慢慢的我开始有了些感觉,他在下面向上挺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他伸手翻开阴唇,用大拇指狠狠的按在了豆豆上,有些野蛮的揉搓,一只手夹住了我的腰。我很快变腔的发了一大声。他卡住我腰又抽插了一阵子才结束。

他:“这个套套喜欢么?”
我:“嗯?”
他:“摸摸,上面有豆豆。舒服么?”
我摸了摸还有我的体液的套套,上面好多小粒粒,我没做声。
他:“感觉好不?”
我:“你!”
他:“哦,喜欢啊!以后就这个了。”

我:“好困,浑身都酸疼。”
他:“为啥啊?”坏笑了一下。
我沉默了一下,说:“今天下班我就直接回家了。嗯,我家。估计家里冰箱里的东西都臭了。”
他:“这是打不过就跑,走为上计啊?” “下班去接你,然后送你回去?”“别太想我啊,不过想我了要告诉我!”
我:“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好不好?我自己回去就好,不用你送!”
心想,把他招回去了,估计我的好觉又没得睡了。
他:“不过跑步、游泳最好选一个好好锻炼身体。耐力不要这么差,我可不想你每次之后都昏昏的要睡觉。”
我:“你脑子里没别的事儿啦?”
他:“说真的,好好锻炼身体、好好吃饭的女人才最漂亮。听话!”
我:“哦。”
他:“周末我接你,带你出去郊游,起床吧!”

~~~~~~~~~~~~~~~~~~~~~~~~~~分~~割~~线~~~~~~~~~~~~~~~~~~~~~~

周五,约好的周六出发。

我:“用带什么衣服么?”
他:“哦,带吧!多带几条内裤和性感点的内衣,你穿黑色的不错!”
我:“你妹!”
他:“嗯,我学妹!穿双舒服的鞋。我没指望你能攀岩越野。能走三五公里平路,我就给你烧高香了!”
我:“你!”
他:“早点儿睡,明早我去接你,路上吃早饭。”

挂了电话,想想他的屁话,胡乱收拾了两件衣服,无语。

初夏的清晨,五点半起来,太阳已散去羞红,晨露也了去无踪,很少在这个时间起来,美丽也有另一番解读。
洗漱一下,刚好是和他约好的时间。下楼,上车,出发。

他:“裙子挺好看啊?”
我:“我替裙子谢谢你!”
周末的清早,车少路宽。他说:“不去太远,就两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是保证你这种呆子没去过。”

一个我永远都是路过的高速出口,下了高速二十分钟的便路,那些只是朦胧的山变得清晰,沿途上或是山顶有碉堡废墟,或是教堂。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呆子。山水汇成的小河就和便路平行而行,或者说便路借水而修。

他:“一会儿就进山了,先吃点儿东西吧。”
找了个小店停了下来,居然有热的早餐(除了三明治、面包有煎蛋,煮蛋,还有鸡蛋,哈哈)。
一如既往的大杯咖啡再加一杯红茶,然后随便点了只有不喜欢和更不喜欢的三明治。
他看了看我的两大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一会儿你就得找厕所!”

进山,原始森林开辟的一条观光的石子路。一点也不难走。
山坳里拔地而起的大树,用我的近视眼看要有二十几米高,每棵树都至少要两个人来环抱。
安静,有鸟叫,偶尔还能听见啄木鸟咚咚咚敲树干的声音。
晨光穿过树叶,让树林里没来的急散开的山雾随着光束若隐若现。
他拉着我的手在山路里一步一量,我抬头望他,侧脸,什么也没说。只有脚下的枝叶抱怨被我们踩来踩去。
他拉我到他肩下,低头一吻。
我:“嗯,你!”
他:“这环境不亲个小嘴儿不白瞎啦?”
只是这个吻……他的双手的位置越来越不对,下身贴的我越来越近,而且……
我伸手推他:“这个不行!”
他渐渐放开我,我俩继续往前走。 不幸的是那一杯咖啡喝一杯红茶不愿意在我肚子里待着了。
我捏着他的手说:“我要上厕所。”
他:“哦,要么回去去停车场,要么走到山顶。”
我:“还有多远?”
他:“将近半路吧。”我极为泄气。
他:“要不你就地解决,大树后面。”
我:“这个,有人怎么办?”
他:“帮你看着。”
我:“可是…”
他:“那你就憋着吧,然后要么上要么下。”
我又忍着往山上走了五分钟。
他:“解决不?”
我:“好吧,不过你不许看!”
他:“最好笑的笑话!”
在我提裤子(内裤)的时候,他转身过来,而且很戏谑的笑。
我:“你大爷!”他笑得反而更嚣张。

我本想捶他两拳,被他拉住手继续前行。转角之处看得上行的路,见得下行的曲径。他从身后环过我,碎碎的吻落到项间,而后含住我的耳垂儿,双手交叉围在我胸前。下身紧贴在我后面,而且动作越来越大。
我:“别这样,被人看见的。”
他:“今天的裙子穿的真好!”
我:“你起来啦,不行!”
他:“很快的,我快点就好,没事儿”
我:“不行!”
裙子的吊带被他撤了下来,手伸到了胸罩里,裙摆也被他掀了起来。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动作也越来越大。我回头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他才放开我。
我:“不行,真的不行!”慌乱的整理衣服。
他:“好,欠账记上一笔,会让你还上的。”

中午到了山顶,吃了点当地的特色。下午时分,他:“往我们住的地方开?早点把东西放旅店,然后去镇上转转?”
我:“好滴!”
车开出风景区,路两旁是一望无垠的农田。我望着窗外。
他,停车,调头。
我:“怎么了?”
他:“走过了”
我:“远么?”
他:“就过了一点,没事儿。”
只是这车调头之后开进了农田,一望无垠的农田的正中。
我:“干嘛?”
他:“算账,早算早结束。”停车、拉手闸,把座椅调向后。
他:“ 宝贝儿,跨上来!”

~~~~~~~~~~~~~~~~~~~~~~~~~~分~~割~~线~~~~~~~~~~~~~~~~~~~~~~

傍晚时分我们去镇上拎了几瓶酒回来,红葡萄、白葡萄,当地的葡萄酒小有名气。

事实证明出来混,早晚都要还的。我俩都算是安然的外表下喜欢整蛊、作人的坏蛋。

临行前他打听了个哥们附近去哪儿吃饭,我俩又开出去了30多公里专门去吃饭。被告之,家庭餐馆,很实在,但是味道超棒。

我俩想都没想就杀去了,进门就傻了。侍者穿着黑西服,胳膊上搭着白巾。我俩进门的一刻就被他从头到脚含蓄的打量了一下。
我好歹还穿了条裙子,懊恼身上有汗味。那哥们,嘿嘿,衬衫都扯到裤子外面了。

专业就是专业,就在打量的一瞬间,马上职业的微笑,礼貌的问我们一共几位。
汗颜,随后来的几位女人都是长裙,男的都是最差休闲西服。
我俩心里暗骂损友:“Fuck!”
只是那损友在我俩损骂的时候乐的极为happy,还说:“我给了你俩印象多深刻的一次约会啊!”
估计我那位心里在流血,小店儿不便宜啊!

嘿嘿,酒足饭饱回旅店。我换衣服,洗澡,出来开酒。房间没人。
阳台上淡淡的cigarillo的味道,有点像巧克力和咖啡混在一起的味道。
我:“哦?你还喜欢这个?”
他:“嗯,出来玩会偶尔想。”
我:“味道不错啊!”
他:“要尝尝?”
我伸手接过来。
他:“别用肺深吸,呼呼味道就好!”
这句话说得太迟,我已经深吸一口,呛的干咳。
他接过烟只是看我乐。
我干咳了一会儿,回屋拿酒,他示意让我坐在他腿上。

夜晚的小镇,安静,每经过的一辆车都是夜晚不安分的精灵,抬头看着满星的天空,人生也不过如此。

深抿一口酒,环在我腰间的手示意我转身,酒精夹杂着烟草的吻,一丝醉与狂野的感觉。
他端起酒杯,我从他口中引过酒,情爱性欲,想要的就是这种。

他扶我起来,让我双手刚好扶在栏杆上,掀开裙摆,并没有急于褪去衣裳。酒精的迷幻带来的快感让人痴醉。
还好,没忘记小雨衣,我会头问他:“套套?”
他:“从裤兜里骄傲的掏出来红色的小包装,同样的错误,至少一天内不能犯第二次!”
扶在阳台的扶手上,看着过往偶尔的车辆,夜晚其他任何一丝的声音都是多余的。
他缓缓的插入。

开放的空间,空气的包围。爱欲,情性有丝原始、自然的味道。
感觉到他双手张开,虎口掐住后背,刚好拇指晃过脊柱。
回头看他一眼,挑逗大于迷离。

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门响。
阳台隔板另一侧的人走上了阳台。
我心想:“大半夜不睡觉上阳台干嘛?”
隔板另一次传来了一男一女的隐约不清的对话。

他放慢了速度,使得我安静,一个横抱进屋。
房间的温暖是酒后最好的催情。
他:“宝贝儿,坐上来!”
他:“大点声,让他们听见!”
我背对他坐下,他拉住我的手扣在脚踝上。
扭动、抽插、嘶喊是全部,其他的都是多余!

高潮过后安然睡去。
他说他看了我好久,又喝了些酒。
不揣测他的心境,只愿相信。
因为我早上醒来,也喜欢趴在他身旁,看他的睫毛,甚至眼屎,每一个汗毛孔和脸上的痘痘。
而我是面含微笑。

郊游到此结束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