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 黑色体形裤上的精斑】【完】

“顺子,你的阴户好紧哪,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公公把咖啡色的浴液打在手心里,开始清洗起儿媳妇黑乎乎的下体。

  顺子的眼角默默地流着泪水,此时的她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不想说,阴户在公公的搓弄下传来强烈的酥麻感,不争气的东西!她开始恨玩弄着自己下体的人,连被他玩弄着的自己的肉体也开始恨起来。

  如今走到这步田地,都怪自己太宠爱圣也。这也难怪,谁让圣也的父亲常年不着家呢?这些年自己又当妈来又当爹,把小圣也拉扯大。她恨不能给儿子双份的爱,以补偿他那颗因缺少父爱而孤独的心;儿子也特别依赖她这个做母亲的,甚至可以说有恋母的倾向,但由于对圣也的单亲生活感到内疚,自己也就默许了这份过格的感情。

  圣也这么大了还和自己的妈妈一块儿洗澡,这在别的家庭里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但在这个家里却习以为常。刚开始圣也并没有特别注意妈妈的下体,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家伙儿越来越对那个黑色的三角区感兴趣。他动不动就缠着要跟妈妈洗澡——早上运动完,中午购物回家,晚上临睡前——做母亲的也对儿子盯着自己的目光感到越来越不安。

  顺子想儿子这么大了应该尝试独立生活了,可是每每教训他的时候,总被他那乞怜的眼神打消念头。在这一点上,爷爷也特别宽容。于是十几岁的男孩子还和妈妈在一个浴缸里成了这个家的公开秘密。

  老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俩母子在亲情与情欲的边缘嬉戏,发生过格的行为也是迟早的事。

  那阵子街面上流行脚蹬裤,全国的年青妇女都追赶风潮。在商业街上放眼望去,从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到三四十岁的欧巴桑下身都穿着紧绷绷的腈纶脚蹬裤,有墨蓝色的,有紫红色的,和黑色的。

  这种裤子是腈纶面料,非常贴身,而且弹性好,具有金属光泽。夏天穿它,如果阴阜饱满的女性可以显出外阴的轮廓,常常可以看到女人的小腹下面原来呈横“3”形状,在对称的两瓣中间还有一道肉缝儿。在纯黑色的包裹下这道肉缝闪着金属的光泽配合圆滚滚的大腿和屁股,简直把女人的下身一览无余,甚至更加诱惑。

  这些女人上身穿的越端庄雅致,越显得下身格外淫糜。想想看,满大街的赤裸下身的妇女神情自然,态度放松地走来走去是一种怎样的景象——简直就是现代的伊甸园。满大街紫红,深蓝,纯黑的脚蹬裤们走来走去,男人的视线象盟军敢死队里面的卫兵一样深邃而广阔。那个时期是男人的节日。

  顺子也不甘心被那些下流无耻的脚蹬裤们抢了风头,但她毕竟是个知识女性,以往的修养不允许她穿上那样露骨的衣服。

  “哼!就怕别人不知道她的屁股有多肥!”每回上街,看到擦肩而过的脚蹬裤,顺子都半含酸地说上一句。

  恰好那天是母亲节,因父亲常年不在家,所以顺子在母亲节这天格外用心,从一早起就带着圣也到游乐园。整个人累得筋疲力尽,儿子却还吵吵要逛街。没办法这个孩子已经惯出毛病来了,只要稍不如意就跟顺子闹得没完没了。顺子只好又坐地铁带着儿子逛DOWNTOWN。

  母子俩走到一家流行服饰店,圣也说什么也要拉着妈妈进去。顺子平常根本不会到这种店子买东西,既然儿子高兴,她也只好笑呵呵地被儿子拽进店里。年轻的导购员看到衣着华贵的顺子赶忙迎上前来。

  “您好,能为您做点什么?”

  “我……随便看看,不劳您费心,请招呼别的客人吧。”

  “请别这样说。您看,我店的服饰面料做工都很考究,非常适合您这样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士……小弟弟是跟你妈妈一块来的吗?”导购员摸着圣也的头说。

  “嗯~~”圣也抬头瞅了瞅眼前这位大姐姐,盯着她穿着的脚蹬裤说:“妈妈,这个大姐姐的裤裤好紧呢,连小鸡鸡都看到了。”

  “别瞎说!”顺子看到年轻的导购员满脸通红,忙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这孩子净瞎说,您别介意。”

  导购小姐不自然地把手挡在下身,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对了,夫人,最近我店为配合母亲节的到来,特为来我店购物的年轻妈妈们准备了精美的礼物。请到这边儿来,您看这些裤子都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如果您购买我店的商品,将免费获赠一条哦。”

  顺子看了看,原来就是导购员穿着的脚蹬裤,除了颜色多了些外,与外面大街上穿的差不多。

  “真是奇怪的店,竟然会赠这种东西……”

  顺子转身要走,圣也却说:“妈妈,我要尿尿。”

  “那好妈妈在外面等你,尿完赶快出来,别玩水,听到没有?”

  圣也跟着导购小姐到厕所去了。顺子挑出一件黑色的脚蹬裤,用手捻了捻料子,很滑也挺薄。

  “透气性倒不错,蹲起迈步也能挺方便的,就是太紧了点儿……”顺子摇摇头。

  玩了一天,顺子很累,晚上洗澡的时候也无心陪儿子戏水,草草洗完便回房睡觉去了。

  刚要上床却发现自己的床上放着一只纸袋,外面歪歪扭扭地写着:送给妈妈的礼物,愿妈妈永远年青。打开口袋一看,原来是白天看到的那件黑色脚蹬裤。

  顺子很奇怪,但随即明白了是圣也买来送给她的。

  “妈妈会穿吗?不会挨妈妈的骂吧。其实妈妈很漂亮,比起外面的姐姐一点也不差,穿了这条裤子,妈妈肯定比那个姐姐还漂亮,不过妈妈好象不太喜欢这样的裤子呢……”

  第二天早上,圣也起床到饭厅的冰箱里取牛奶喝。眼前的景象出乎他的意料:妈妈侧卧在地板上,伸直了腿,穿着那条黑色脚蹬裤跟着电视一起练健美操,两条腿一开一合的。圣也看见妈妈下身被脚蹬裤兜得紧绷绷的,尤其在两条腿之间的部分,阴阜肥大的妈妈简直就象没穿裤子一样。两条腿一合上,女性生殖器特有的肉缝形状也看得一清二楚。两个屁股蛋儿越发显得圆润丰满,光滑细致。

  看到妈妈接受了自己送的礼物,圣也很高兴,上前躺在妈妈身边,从后面搂住妈妈,眼睛里含着泪花。

  “妈妈……我送的裤裤好不好?”

  “圣也别闹,妈妈在作操,自己去喝牛奶去。”

  圣也并没听从妈妈的话,反而抱得更紧了,这种程度的亲热顺子并不当一回事儿。

  可是渐渐的,顺子感到不对劲,屁股后面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直觉告诉她,这是圣也的阴茎勃起了。

  “坏孩子,快起来,妈妈没法儿做操了”顺子试图拨开儿子缠在自己腰上的胳膊。

  “那我们就一起做啊,妈妈,圣也想和妈妈一起操哩。”

  “那好,圣也乖,我们站起来一起做好不好?这样妈妈好难受哦。”

  “妈妈骗人!刚刚不是还做得好好的吗?原来妈妈讨厌和圣也一起作操。我知道了……”

  听着儿子委屈的声音,顺子的心又软了。算了,反正还穿着裤子……想到这儿,顺子没再挣扎。

  圣也感到妈妈并没有讨厌他的意思,刚刚软掉的鸡鸡又硬了起来,这回正好穿破内裤的前开门儿,包着包皮的细小龟头顶在了妈妈的裆里。妈妈是上下抬腿收腿,儿子却是前后摆动腰,龟头冲透包皮直接抵在了妈妈的两腿之间。

  顺子感到儿子把她搂得这样的紧,简直让她透不过来气,小肚子一下下撞到自己的后屁股上。小家伙在努力地发泄着男人的本能了。很奇怪,顺子心里非但不生气,反而很欣慰,儿子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这也许是每个母亲的骄傲吧。

  虽然通过这种不雅的方式了解,做妈妈的还是感到很幸福。

  “圣也不要太用力,戳痛妈妈了。”顺子索性不再练习,把两腿并了起来。

  圣也的小鸡鸡被妈妈肉乎乎的大腿夹住反而捅的更欢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样做的确很舒服,小鸡鸡又酥又麻,圣也就象其他男孩子一样,到了年龄就无师自通。只不过不幸的是,他的第一回竟然是跟自己的妈妈。这时的圣也脑子里并没想那么多,体内一股力量驱动着他使出吃奶的劲扭动腰部。

  腈纶本来就薄,加上顺子为了练完操就去洗澡,所以根本没穿内裤,儿子和母亲的生殖器官就隔着这层薄薄的布料相互磨蹭着。幸好爷爷今天起床晚,否则这时看到母子两个这个样我前面的故事就白写了。

  由于圣也年龄还很小,不断的扭动弄得他身上大汗淋漓,动作也慢下来了。

  顺子心疼儿子,上半身微微扭向后面,看到儿子的小脸儿都是汗,头发已经贴在了前额上,汗水顺着鬓角流下来,她心疼地搂住儿子的头。本来想完事后还要责怪他一番,顺子早把这个念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瞅着儿子努力的样子,腰禁不住随着儿子的节奏轻轻扭动起来,屁股和大腿也夹的更紧了。她能感觉到裆下那块布已经被儿子的前列腺液湿透了,龟头来回摩擦弄得那小块布褶皱不堪。圣也看到妈妈也扭动了屁股配合他,便自然地抱住妈妈的屁股,下身空前激烈地抽插着妈妈的两腿之间,白嫩嫩的小肉棍在穿着黑色脚蹬裤的两瓣肥嘟嘟的屁股下面进进出出。

  “哦,圣也,妈妈的小心肝儿,噢……轻点,别累着。啵!”顺子亲了亲儿子的额头。用手抚去了圣也额角的汗水。

  圣也好象打了针兴奋剂私的,两只胳膊捞起妈妈的屁股,下身猛烈地撞了上去——嘭!嘭!嘭!母子两个的下体一会儿牢牢地粘在一起慢慢的磨擦;一会儿又嘭嘭地狠命撞向对方的要害。圣也由于用力过猛加上腈纶的光滑,小手几次滑脱。

  圣也尽力把手往前够,好搂得更牢些,不想却触到了妈妈的阴阜——好软好光滑,热忽忽的。圣也本能般地抠弄起了妈妈那略微突起的阴阜,由于脚蹬裤正好勒在肉缝儿里,所以圣也很容易就摸了女人的关键地方。腈纶的丝滑手感令圣也爱不释手,肉缝儿渐渐潮热起来。

  顺子的母性开始转向了女人的性本能。此时她的头脑里也是一片空白,强烈的快感象潮水一样灌满了她的大脑,额角的静脉血管一跳一跳的。她红晕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细汗,气息变得凌乱起来。

  “宝宝,宝宝……好啦,饶了妈妈吧,一会儿……一会儿爷爷看见就……就糟了。”

  顺子已经精疲力竭了,她身体任随着儿子一波一波的挺动撞击而颠簸流离,好象海上的一叶小舟,漂浮不定。下体的阴蒂被儿子肆意的玩弄着,那里象火一样燃烧起来。都是这脚蹬裤惹的祸,顺子这样想到。

  饭厅里开始弥漫起一股刺鼻的腥味,这股味道来自于顺子的大腿根儿里面,在那里一根小肉棒在急速释放着大量的睾丸素,妈妈脚蹬裤的裆部已经一片粘腻了,黑色的腈纶上打起了白沫子,这里有儿子的前列腺液还混合着顺子的分泌液和汗液。白白的肉棍儿好象和着这些沫子,把它们充分搅拌,不过好象还缺一种关键的主料,那就是儿子射给妈妈的精液,儿子的初精。

  顺子心疼儿子,索性趴在地板上,把整个滚圆的屁股朝上,还微微撅起些角度,好让儿子能够借力。

  果然,这回圣也省力多了,他把上半身都趴在妈妈背上,只有下身奋力抖动着,两条腿也好像没有知觉一样随着小屁股的蠕动而移动着。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动,他就是圣也;圣也只有一个地方在动,那就是他的腰。

  圣也好象也闻到了空气里的淫糜气味,他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刺激着大脑。

  强奸妈妈肉墩墩的大屁股,下身拍打在穿着黑色脚蹬裤的屁股上别有风味,本来有金属光泽的腈纶此时被汗水浸透了,磨光了,更加光亮了,使得妈妈的屁股看起来更圆更富有弹性了。

  圣也趴在妈妈的身上不动了,他也没力了,插在妈妈那黑色腈纶裤裆里的鸡鸡也没力气了,软搭搭的垂头丧气,白浊的童精滴滴答答的淌着。酥麻得有些发木的身体再也懒得动了,圣也的小屁股叠在妈妈的大屁股上,衣着严整的母子却通过一个小肉棒儿紧紧连在一起。

  妈妈的裤裆里彻底拌成了一盘大餐——儿子的精液,自己的淫水,拌着顺子外阴上浓密的阴毛——成了一片阴毛色拉。只不过这盘色拉的蛋黄酱放多了,整个盘子里黏糊糊的一片,尝起来肯定没有清爽的味道吧。

  妈妈感觉到圣也的滚烫的精液,虽然没能射进她的阴道里让子宫接纳,但仅仅是喷在妈妈的外阴上,就已经是大逆不道了。他们都没有动,爷爷今天也出奇的没有出场。饭厅里母子两个瘫软的趴在地板上,儿子白色的精液还在滴着,滴在母亲的外阴上,黑黑的阴毛上,黑黑的脚蹬裤上。

  第二天,顺子并没有洗她那条脚蹬裤。已经干了的脚蹬裤裆部已经嘎巴了,白色的精斑印在黑色的腈纶上,就象汗脚穿过的球鞋一样。那层薄薄的尼龙散发出特有的浓烈腥味。顺子不舍得洗掉它,这是儿子的第一次呢。她情不自禁地闻了闻白色的精斑,还伸舌头舔了舔,有点咸……经过圣也的房间,顺子看见儿子在玩电脑。她想要进去亲亲儿子却发现圣也竟然在看淫秽的成人电影,两只小眼睛紧紧盯着屏幕,按在鼠标上的右手微微战抖,另一只竟然伸进了内裤里!顺子是过来人,她马上意识到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了。

  妈妈在看着我,我能感觉出来——可我故意打开门缝儿不就是为了让妈妈看到吗?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全身都兴奋的发抖,胃部也开始痉挛。让妈妈看到反而更舒服吗?我真是个坏孩子。妈妈来看看你的坏孩子吧。你看,我的手已经能很好地撸搓鸡鸡了呢。我的鸡鸡好硬啊,它还一跳一跳的哩。我不行了,那里好麻呀!

  “圣也,”顺子走到儿子的身后,抓住儿子伸进裤裆里的那只手说:“好孩子,不要玩鸡鸡哦。等妈妈晚上回来跟你一起玩,所以你现在不能太累了。”

  圣也乖乖地把手伸出来,向后扭过身,刚要跟妈妈说什么。妈妈却已经走回门口了,看着妈妈的背影。

  一丝不乱的发髻,耳朵后面有一层稀疏而纤长的绒毛,白净的脖子,圆圆的肩膀,丰厚的背,透明的上衣能看到里面的深蓝色的乳罩带勒进肉里,再往下就是,就是,妈妈穿着昨天练操时的脚蹬裤!而且裆部和屁股上还沾染着一小片一小片白斑!妈妈的脚蹬裤紧紧地贴在肥大的屁股上,勒进肉里的内裤边儿看得清清楚楚;整个肥硕的后丘被提得翘翘的,走起路来两块臀肉交替磨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圣也看呆了,嘴里说到:“妈妈,那你晚上要早点回来啊。”

??????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