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诱惑儿子的寡妇

我的先生已经去逝五年了。

  时间过的真快,在人世间飘浮,到底过去做了什么事,我现在也记不住了。
  我那唯一的儿子已经是二一岁了,长得很像去逝的丈夫,身材高大,相当的英俊。

  对我们母子来说,很幸运的是丈夫有留下房子及土地,所以给了我们往后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如果是向人家租房子的话,一定要付房租,关於这点我们母子就是很幸运吧!
  关於儿子的教养费和我们母子的生活费,如果我努力赚钱的话,老年以后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我认为所住的地方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房子,如果没有收入的话,生活还是很辛苦。

  儿子周作是我在二十一岁时所生的,我现在是三十九岁。

  虽然和别人一样送他进好的学校念书,但是我不能和那些被称为「教育母亲」
  的人相比,我可以说是一位工作忙碌,并且非常普通的母亲。

  但是,孩子还是孩子,表面上对母亲表现出一副不关心的态度,但事实上,他可是在暗地里仔细的观察我的一举一动。

  「母亲,您偶而也穿漂亮一点的衣服嘛……」

  听到儿子的话,令我非常的惊讶。

  为什么呢?仔细的想一想,化粧,穿上漂亮的衣服,然后高高兴兴的去逛街,像我的那些好朋友一样,在高级餐厅吃饭,我早就忘记这样的享受了。

  儿子终於长大了,我重新看了儿子一眼,於是决定要提醒自己尽可能不要把工作带回家里来。

  老实说,关於我的工作,对於已稍为长大的儿子来说,是不值得骄傲的事。
  我自称是「性顾问」,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我不是说过自己是非常普通的「家政妇」吗?

  再回到刚才的话题中,我的丈夫得了恶性肿瘤,和病魔搏斗了半年之后,终於撒手西归了。

  丈夫住院中,我获得了「家政妇」的工作机会,在丈夫死后有一笔好的收入,就是从这里来的。

  幸运的是,由於收入丰富,所以母子二人的生活费没有问题。唯一能够拥有自己的房子关於这一点,我们不得不感谢去逝的丈夫。

  儿子周作也不用母亲操心,愈来愈长大懂事。

  哎呀!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生活过得相当的平静舒适,但是,我是在年轻就当了寡妇。

  曾经一度心中燃烧起过去和丈夫作爱热情的成熟女人。

  身为女人,当然拥有着大人的性欲,因为我既不是尼僧,也不是仙女。
  尤其是结束二十年代,到达三十岁以后,女人的性欲就更加的强烈。

  这个时候,只要男人稍为引诱一下的话,毫无任何抵抗的答应他是常有的事。
  我自以为即使我变成那个样子,死去的丈夫也会原谅我吧!

  我很正经的从事家政妇的工作,这只有在最初的二、三年而已,以后则是在搞男女关系。

  一旦,习惯从事这种工作时才是很难再回头的。

  当然,比起真正的家政妇工作,首先是收入较多,其次就是能拥有秘密的快乐,女人的欲望能够藉着工作而得到满足。

  说清楚一些,和出卖女人的肉体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我的想法并没有堕落到此种地步。

  我会去从事性家政妇的工作,是因为到一位六十岁的独身男子家里去工作才发生的。

  我虽然是很慎重不想让儿子周作知道,但是,心中总觉得还是对儿子有种无法形容的内疚感。

  虽然是如此,还是按耐不住啊……

  毕竟我在三十几岁,就开始守寡啊!

  总之,我对当时男人们的样子感到震惊。

  这一家的主人是自己住,太太在五年前就去逝了,孩子们拥有自己的房子,所以,他就很高兴的享受着单身的生活。

  那是由我所属的教会介绍到这家来工作。

  但是,再怎么样,从最初开始我就没有准备要从事出卖肉体的工作。

  这一天我工作完毕,主人说他有事要出去一下。

  於是,独自一个人看着大房子,在主人所提供给我的房内,试着使用看看拜访教会的友人买来的电子按摩器,结果心中有了奇怪的想法。

  这个时候……

  或许不能将电子按摩器放在手边也说不定。

  早上的打扫也结束了,正在喘一口气时,突然涌起来的欲情,一下子无法克制住。

  於是,赶快跑回自己的房内,将裙子及内裤脱掉,拿来电子按摩器。

  在自己家中的话,是不能够做这种事的。

  用口水将它弄湿,然后塞入淡粉红色的裂缝处。

  前后左右弯曲,然后是摇头,我拼命的、猥亵的摆动裸露出来的屁股。
  於是,就在这个时候。

  「小宫小姐,你在吗?」

  「……」

  「喂!小宫小姐,你在里面吗?」

  和发出声音的同时房门被打开,我那羞耻猥亵的姿态整个呈现出来。

  「啊,没关系……」

  「真是对不起!」

  「哈哈,不用对不起,你还年轻,当然会有此种举动。来吧,继续做不要停止,我应该向你道歉,害你一阵惊吓。」

  主人如此的说道,不在乎感到害羞不已的我,然后他就坐在我的面前。
  运气很不好,此时正好是我即将要达到高潮的前夕。我是感到非常的害羞,一边将电子按摩器挤入裂缝处,然后终於达到高潮了。

  「啊啊、呜、呜……嗯……」

  「怎么啦,小宫小姐……」

  主人在一旁很兴奋的问道。

  不由得从我口中发出来的喘气声……

  我的全身呈现僵硬起来,精疲力倦的姿态完全呈现在老人的面前。

  我於是转过身来,准备结束湿润花瓣处的动作时,主人抓住我的肩膀,转向他自己的方向。

  「好久不曾看过这么精彩的情景啊,小宫小姐!」

  主人高兴的继续说着:「小宫小姐,你看,我也是兴奋不已……」

  说完,当他翻开前面的衣服时,如帐篷般的东西突出内裤的前面。

  仔细一瞧,那不就是雄伟坚挺的阴茎吗?

  由於年龄的关系,那根阴茎是如此的粗大,同时是完全的垂直角度。

  「怎么样,用你的嘴巴来替我处理,可以吧?」

  主人的表情整个改变,若无其事的说道,然后将阴茎靠近我的脸部前面。
  我如同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般的被吸了进去,将嘴唇靠近主人勃起的阴茎,很害怕的用舌舐着。

  之后,一下子就将那粗大的肉棒顶端含在嘴巴中。

  接下来就整个人沈默在当中。

  舌将粗大的肉棒缠绕住,然后是用唇,一边上下的摆动,一边引诱主人的快感。

  这个时候,主人的脸向后仰,我的口腔性爱举动传达到他的全身。

  「呜、呜……」

  当他叫出来时,我一想到主人在我口中的肉棒变得更加膨胀时,灼热的精液已经是溢满了我的口中。

  我很清楚精液从嘴角边溢了出来,我用旁边的卫生纸擦掉白色混浊的性液。
  主人於是说道:「小宫小姐,真的是谢谢你,因为我好久未曾感到如此的高兴,这是小费就当做谢礼,请你收下。」

  说完,看到主人一直拉着我的手频频道谢的姿态,令我真的觉得是对他做了一件好事。

  於是,从那以后主人就一定要求我给他口腔性爱,甚至於偶而也会要求要插入我的体内。

  这就是我开始成为性顾问的经过。

  2自从和六十岁的这主人有了性关系之后,总觉得对不起儿子周作,并且无脸见他。

  如果正值十九岁左右的话,是敏感且情绪不稳定的年龄。

  对於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甚至於性问题也都会胡思乱想。

  尤其是到了二一岁,已经是和大人同样有性欲,这一点是不足为奇的。
  对於儿子周作,我并没有刻意细心去照顾他,我的工作以老人为对象之后,他的内心变得无法平衡,终於,儿子抱怨说道:「母亲,最近很啰嗦,可能是和年龄有关吧!」

  儿子虽然如此的骂我,但是反而使我的心情变轻松,有了免罪的感觉。
  我是无论如何的辛苦也想要让儿子上大学,儿子本人也是准备要上大学,即使是太迟,也要鼓励他用力读书。

  目前,终於可以到儿子的房间去看他读书的样子,不必再像以前总是偷偷看。
  有的时候,当我做了宵夜拿去给他吃时,儿子表面上虽然觉得我很啰嗦,但是内心还是非常的高兴。

  於是,就在某一天的夜晚。

  我端着周作最喜欢的牛奶红茶要去给他喝时。

  像往常一样我都是先敲了门才进入房内,但是,只有那晚周作是躺在床上睡觉。

  但是,问了周作之后,发现他裤子前面的拉炼是随便的敞开来,好像是刚刚结束年轻男孩最常做的「自慰」动作。

  或许是才用卫生纸擦乾净吧!我看到他用右手擦着阴茎的样子。当然,由於将裤子往下拉,所以整个下腹部都暴露出来,萎缩的阴茎也呈现在眼前。

  第一次看到儿子的下腹部……那萎缩却又显得特别长,且粗大的阴茎。
  於是,我发觉儿子的阴茎完全是和丈夫的一样大。

  (哎呀!太棒了,儿子已经是长大了。)

  我不由得蹲在儿子膨胀的肉块前面,一直盯着它看,同时有一种令人怀念的感觉围绕着我,於是,我悄悄的将周作的阴茎握在手中。

  甚至於有种突然产生且无法克制住的欲望,於是我便将儿子的阴茎含在口中。
  腥躁、乳臭未乾的年轻男人味道从那个肉块上面散发出来,更加刺激了我的女人部位。

  和我从事家政妇工作以老人为对象不同,感觉的到是那是真正的具有男性的魅力。

  从全身所涌出来强烈的冲动,使我连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儿子这件事也忘记了。
  於是……我张开嘴巴将周作勃起的阴茎塞满口中。

  刚开始有点软软的阴茎,慢慢变得坚硬绷起来。

  「啊啊,我、母亲……」

  将上半身坐起的周作,表现出一副无法形容的恍惚表情,好像是要哀求什么似的。

  我一边用眼神答应他,一边则是要他躺在床上,然后用嘴巴揉弄更加膨胀的年轻阴茎。

  舌头如同卷起坚硬阴茎的顶端一般的舐着,用唇不断的摩擦龟头时,周作由於快感而全身抖动,两手则紧抓住床边。

  周作的阴茎如同是要刺破我的脸颊般的有力且粗大,并是完完全全的勃起了。
  或许,再过一会儿周作就要爆发也说不定。

  我将衔着的阴茎从口中吐出来,同时要他替我脱掉裤子。

  「喂,周作,这回也请你帮母亲脱下裤子,拜託!」

  周作以颤抖的手将我的女衬衫及裙子脱下来。

  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的我,决定壮起胆来用自己的身体来教导他,并且说明有关女体的组织,以及有关男女欲望的常识。

  穿着胸罩及内裤的姿态,我要周作脱光身上的衣服。

  「喂,周作,接下来是解开母亲胸罩的暗扣……」

  背向他,周作将我的胸罩暗扣解开,於是,我再转过身来,丰满的乳房暴露在眼前。

  连自己都觉得奇怪,虽然是到中年,但是乳房的形状完全没有改变,漂亮丰满的双乳如同是引诱周作似的摇晃着。

  「可以吗?不要将我当做你的母亲,请摸一摸这个乳房……」

  「这……我会害怕……」

  「没关系啦!女人要是被触摸这里的话,会变得非常愉悦,不过要温柔的……」

  眼睛充满光辉的周作触摸着只有婴儿时期吸过的乳房时,便一下用两手抓住。
  「请你温柔的揉……对了,就是这样来回的抚摸啊!这个乳头就是周作婴儿时期经常吸的部位,因此,就用当时的心情来吸……」

  松了一口气,舐着一边乳房的周作……

  可以说是本能吧!此种吸法就是唤起女人欢愉的吸法,或者说是男人的本性呢,怎么说都可以……

  「啊、啊……」

  我不禁偷偷的呻吟起来。

  「不是只有一边,两边的乳房都要好好的吸,周作!」

  一边瞧着我的脸,一边则是拼命的唤起他小时候的本能,用舌转动乳头,吸的令我觉得疼痛。

  「如此用力的话,我会痛啦,周作!请你再温柔一点好吗?」

  无法形容的甜美快感传传到子宫的深处,全身微微的抖动起来,盖住内裤的黑色浓密处,由於猥亵的淫液而呈现湿润的状态。

  当乳头被舌舐时,从来未曾有过的快感如电流般的贯穿全身。

  紧紧抓住似的,自然的用力在揉乳房的双手上,使人觉得乳房相当的痛。
  但是,这样子最后却变成快感,由於紧闭子宫般的愉悦,而使得全身颤抖不已。

  「就是这样吸吮乳房,将母亲的内裤脱掉。」

  不输给年轻女孩一般,而穿着粉红色性感内裤的我,身体是一动也不动,只是看着周作用那不熟练的动作将我的裤子脱下来。

  我的裂缝处完全暴露出来,漆黑的阴毛浓密的环绕着,周作的眼睛就是死盯着那儿看。

  「是嘛,那儿就是女人最感到欢愉部位,因此,男人要温柔的对待那儿啊!」
  周作的下半身处比铁还要坚硬的,且勃起的肉棒直立起来,呈现出雄伟坚挺的姿态。

  首先,我让周作躺在床上,手抓住年轻的肉块,然后再一次将它含在口中。
  眼睛闭上,全身紧张起来的周作,并没有反抗我的爱抚。

  我用舌温柔的抚弄肉棒的顶端,这个时候,周作的腰部周围抽筋似的颤抖起来。

  由於,刚才乳房的爱抚,我的裂缝处整个湿润起来,老实说,恨不得周作雄伟坚挺的大肉棒赶快插入裂缝的欲望,令我喘不过气来。

  我实在是按耐不住,跨骑在周作的身体上面,採用女人上位的姿态。

  於是,抓住尚未着色,接近粉红色的顶端,贴住自己的裂缝处。

  将浓密的阴毛拨开,探寻到膣孔,然后将顶端插入那儿。

  这时的我不由得发出愉快的呻吟声,并且,腰部整个掉落下来。

  如同要裂开般,周作粗大的阴茎拨开膣壁进入到达深处了。

  「啊啊,非常的舒服……」

  「母亲,你怎么啦?」

  周作神情紧张的询问我。

  「周作,不要紧张嘛!母亲觉得非常舒服啦!」

  周作此时神情紧张的脸孔才露出一丝丝的笑容。

  於是,我将腰部稍微挪动一下,让粗大的肉棒充满整个体内。如画圆般的摇动腰部,这样如此的返复二、三次之后,这回突然将肉棒拔出,然后又深深的插入。

  如此来回返复抽送八、九次时,膣中周作的阴茎又更加的膨胀。

  「呜、呜……嗯、啊啊……」

  全身呈现紧张的周作,一边用力的将如铁般坚硬的肉块插进去,一边则向着我的膣壁,很凶猛的喷出了如热水般的男人精液。

  由於是完全和大人相同的方法,我紧紧的抱住安慰我的儿子肉体,脑中想起以前和死去丈夫的性交情形中沈浸在快乐的愉悦当中。

  「母亲,我觉得很痛苦啦……」

  坐在周作的身体上,用力紧抱住他时,虽然周作口口声声说身体太重压得令他喘不过气来而觉得痛苦,但是,他仍然是紧贴住我的身体,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不可以发生在母亲和儿子之间禁忌的行为,终於在我们母子之间发生了。
  背着死去的丈夫,我由於周作用力的抽送,而能够品尝到久未曾有过的解放感。

  和我所从事的家政妇工作是以老年人为对象不同,和年轻的儿子作爱,才是最棒的一件事情。

  「来吧,周作,请再当一次母亲的对象。」

  我一边如此说道。

  「和母亲做这种事,周作后不后悔呢?」

  将躺着周作的一只手放在我的乳房上面,於是,周作很甜美似的靠过来。
  「我一点也不后悔啊,母亲……我是非常的高兴,就怕不能使母亲快乐……」
  「你可以不必如此的担心,周作!只要是照母亲的话去做的话,我就满足了。
  但是,人的身体是非常的微妙,必须要温柔且亲作的疼爱……「

  「我知道了,因此,母亲请您教我。」

  周作很甜美的说道。

  「那么,请你很有技巧的吸母亲的乳房,拜託!可别太用力啊,要用舌去转动!」

  周作害羞的嘴唇将我的乳头整个含在口中,我於是支撑乳房似的将乳房捧高,以使他能够容易吸。

  当他用舌舐我的乳头顶端时,我的全身如鸡皮疙瘩似的抖动起来。

  於是,裂缝处充满了新鲜温暖的粘液。

  从我的口中发出了呜咽声,周作笨拙的用舌头转动右边的乳头。

  「这回是相反方向,周作……」

  被伸进来的手紧紧抱住脖子下面的我……

  那是多么笨拙的举止啊!

  即使是这样,拼命的吸着、舐着的周作变得非常可爱,我於是悄悄的摆动大腿间变软的东西。

  一下子身体抖动起来,周作爱抚乳头的动作,慢慢的变成了强烈的刺激,并且使我感到的愉悦。

  「啊啊,太舒服了,太棒了,周作!」

  我那只握住男人阴茎的手有了明显的反应,突然从周作膨胀的阴茎顶端,光滑的粘液如眼泪般的涌出来,使我的手湿透了。

  用手掌抓住新鲜温暖的阴囊下方,当我捋住肉棒时,我发觉睾丸中间正在转动着。

  (啊啊,怎么会动呢……)

  周作也吸着一边的乳头,然后一边用手揉弄另一个乳房,并且随着观察我的反应,给予我不同的爱抚方式。

  「请用那只开着的手温柔的抚摸母亲的阴部,拜託你。」

  一边用力的喘气,抓着周作的手引诱到我的裂缝处。

  「喂!周作,这个部位的上面,对於女人来说是最敏感的地方,你看!就是这里,有如小豆般坚硬的部位吧!那儿啦,要温柔的抚摸啊!」

  拿着他的手指碰在阴蒂上。

  「就是这儿吗?母亲,这儿嘛……」

  「嘿嘿,就是这儿……」

  「是啊,温柔些,太舒服了,你做的很好。」

  从体内流出了大量的淫液,周作的手指由於湿润且光滑,所以动作显得更加熟练,也更增加了我的欢愉。

  乳房及裂缝同时受到刺激,我的身体猛烈的燃烧起来,来回抚摸周作的手指也沾满了淫液。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坚硬且膨胀的阴茎,已经是大的超出我的手中。

  慢慢的要周作坐在我的身上,然后将两脚大大的张开。

  当周作的身体挤进来时,雄伟坚挺的肉棒正好瞄准裂缝处。

  「喂!周作,再坐上来一点,就像刚才那样,将肉棒插入母亲的体内,对了!
  就是这样……「

  兴奋且正在燃烧的周作,一边往上坐在我的身上,一边则是显得不知所措。抓住肉块将它的顶端插入充满爱液体内,周作涨红的脸则是露出了笑容……
  比起第一次,更加愉快的感觉充满了我的体内,令我不由得喘着气。

  「啊、啊……太舒服,喂,再插入一些……」

  两手抓住周作紧绷的屁股,我将他的腰部往上挪,哀求更用力的插入。
  「啊、啊……嗯,母亲,我已经……」

  说着,插入不到一分钟,马上就要射精的周作。

  「太棒了,达到高潮……」我的膣中也湿透了,那是高潮的前兆。

  母子的身体都紧张起来,不到十秒就达到高潮了。

  於是,如同是提示今后我们母子间丑陋的性交关系将会持续着,同时有数不尽缠绵的夜晚。

  不管周作的害羞,我於是坐起上身,然后亲吻周作性感的嘴唇。

  第一次则是发出「咻」的声音,第二次则是将舌伸入口中,给他一个深吻。
  一边吸着,当我的嘴唇要离开时,发出「啪」非常响亮的声音。

  「周作的亲吻,可以说是不很熟练……」

  「但是,我还没有什么经验嘛!」

  「是啊!」

  「不过,我太爱您了……」

  「谢谢你,母亲也爱周作。」

  柔软红色的嘴唇张开了,在我猥亵的口中,母子二人的舌纠缠在一起,并且变成了深吻。

  周作灼热的舌在我的口中乱闯,於是,手也不停的揉弄我丰满的乳房。
  「喂!好好的服侍一下母亲吧!」

  我平躺在床上,让周作交互舐我的双乳。别人一定无法接受我和亲生儿子有着男女关系吧!但是,没有办法,事实摆在眼前。

  接受周作舌的爱抚,我觉得非常的满足,不由得叹起气来。

  抓住周作的手抚摸我那白如雪的腹部,然后,慢慢的转移到下腹部,不久便接触到黑色浓密的耻毛。

  手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周作的手指暂时压住耻毛,并且摩擦起来。

  当他找到位於粘答答耻毛中间的裂缝时,於是便将手指插入二肉片中间。
  沾满淫液湿润的手指终於战战兢兢的摸索到阴蒂。

  「母亲,这里就是阴蒂吗?」

  周作仍然是一副不明白的问道。

  我微笑的点头。

  周作挪了一下身体,将脸靠近我的秘部,一边看着暗褐色的肉襞,一边用脸来抚摸有着粉红色光泽的性感带。

  「啊、啊……嗯,啊、啊、啊……」

  我不由得呻吟起来……从膣深馋涌出了女人的粘液。

  手指的动作变得激烈,我感到有股强烈的快感,适当的爱抚,使我的腰部麻痺了。

  「好了,不要再用手指,周作,这回改用舌及唇来舐母亲的那儿……」
  於是,周作用两手压住我的大腿,用舌将耻毛分开,并且将舌头放在红色灼热的阴唇上面。

  周作稍微有点犹豫不知该如何转动舌,但是,最初是很笨拙的沿着裂缝,开始上下舐起来。

  用舌舐过无数次位於二片肉襞内侧湿润充满淡粉红色光泽的边缘,偶而,会将舌卷起,压在膣口,并且刺入里面。

  我还是认为他没有足够的口腔性爱经验,即使是如此,比别人更加敏感的我,当舌来回的舐着肉片时,同时碰到上部的阴蒂时,我的全身就如同被电流击到一般,有着甜美的冲击,不断的流出粘液。

  慢慢的,如火被燃烧起来一般,我的花蕊也传达了灼热的官能处。

  於是,不知不觉当中,猥亵的欲情火焰燃烧扩散开来,膣口深处如同是插入热铁棒一般,强烈兴奋的颤抖起来。

  周作很有兴趣的不断用舌舐阴蒂,於是,更加灼热粘答答的淫液溢了出来。
  「啊、啊,哈,啊……」

  总觉得周作的舌好像使我整个人疯狂起来,当舌舐完已经是湿润的裂缝时,然后便将手指插入膣中。

  当湿润的二片肉襞被扩张开来时,红色的肉璧被卷上来,於是看到了裂缝深处的二个洞。淡粉红色的秘唇开了,将舌卷入、插入,吸取我那甜美的果汁。
  强烈的快感充满了全身,我的两腿僵硬直立起来。每当新的刺激冲入体内时,猥亵充满粘液的膣,就会一下子松弛,一下子又变得紧绷起来。

  再次将手指滑入阴蒂中,一边抚摸肉襞,一边潜入膣中。

  当手指插入一半时,便不再往里面插,转动一下手指,一边探索膣的内侧,偶而也插入里面,接近到达子宫的顶端,然后将手指做微微的蠕动。

  由於周作的舌及手指而我整个人到达顶点,只要稍微的触碰一下花蕊的顶端,马上就会到达性高潮。

  看到周作裤子内的阴茎早就勃起了。

  「周作,快点脱下裤子……」

  於是,周作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裤子,只见坚挺粗大的肉棒,在空气中摇晃着。
  「母亲可以了吗……」

  「当然啦!快点啦,周作……」

  周作的大肉棒马上就直冲到达我的膣深处……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