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幺子的悲哀

  「你在家排行老几?」

  每当朋友问这问题时,我实在是不太想回答,因为每个人总是带着羡慕的语
气说:真好唷,是老仆啊,那父母一定最疼你等等的耳语,或者是说排行最小的
嘛,哥哥姐姐一定最让你啦,不拉不拉……这些狗屁的话啦,说些最照顾你们这
些仆子啦,有的没有的特权等等……

  可是,我只能说,并没有。

  而且最悲哀的是,每当哥哥姐姐们做了坏事,总是把责任丢给我扛,哇哩勒
@??※*……

  不过算了,这些都只是小CASE罢了!

  最难过的是,每个礼拜天所要应付的家庭聚会。

  顾名思义就是全家人利用周末假日,好好聚在一起培养感情……如果家人只
有两三位倒还好,就算我是排行最末,也是在第三顺位。但……偏偏我老妈特别
会生,一共生下六男一女。所以,可怜的我总是只有落得收尾的份。

  「四霞姐。」

  坐在电视机旁静静看书的是,我的姐姐,也是我们家中除了母亲以外的唯一
女性。也是我认为在家里算是较为理智的人。

  「这么晚才回来!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从头到尾四霞姐只抬头看了我一眼,每次对我训话的语气彷佛她才是我老妈
子,虽然我妈真的是比较不像啦。

  「嘿,四霞姐,哥他们呢?」

  「在房里。」

  「喔。」

  老实讲,我与四霞姐没什么好聊的,所以巴不得尽快离开这里。

  转过了左进厅堂,往前走是我家聚会的和室,廊道的周围挂满母亲挥毫的油
画作品,对于我来讲,这些艺术是有看却没有懂。不过每次看,都觉得挺像隔壁
专门收惊的田婆婆所画的符纸一模一样。

  「嗯……啊……嗯……」

  「嘿咻!嘿咻……」

  我没两三下就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因为大老远就听到母亲她熟悉诱人的哼叫
淫声了。看来哥哥们又是在对老妈一番苦战。

  果然,一开门,两片红肤健美的屁股就映在我眼里正前后摆动着。屁股上方
还刺个小马王的刺青。一看就知道是三哥小山,他最喜欢走妈妈的后门了。不,
应该说他简直是屁精。有时候我都怀疑三哥他看我屁股的眼神。

  「啊!二哥你干嘛打我头。」

  在我进门后,赏我一个暴栗,是最讨人厌的二哥。不过,我与小六私下都替
他取各外号叫小鬼奶,因为我二哥他最爱吸老妈的母乳。有时候,我必须承认,
妈妈到现在还有乳汁,可能都是二哥他终年不懈的结果。但,最好笑的是,他留
着那颗木村拓哉式金发,还只以为很帅,看吧,这回他又在拨着那颗死人头,都
不知早就退流行了。

  「你还说!你有没有时间观念啊!大家等你都快半小时。」

  看我二哥一手搓着沾满唾液的鸡巴,老实讲,讲这句话是没啥公信力。

  正想回嘴时,大哥也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胯下的阴茎明显刚刚才缴过械,
那条烤焦的德国香肠上布满晶莹的淫液,看来老妈这次出汁很多喔。

  「小七,你还不快去给妈妈润润喉,在这拖什么啊。」

  「喔。」

  嘿,我大哥讲的话,可就不能不听了。赶紧来到妈妈的身边蹲下。此时妈妈
鲜红的嘴唇里正含着小六那条比我才大一丁点的鸡巴。妈妈似乎也看到我,美丽
的眼睛朝我眨啊眨,嘴里虽然含着六哥的阳物但说起话一点也不含糊呢。

  「小七,来妈妈这里吸吸奶。」

  母亲那带着浓密爱意的双眼注视我,还离开本来一直替五哥打手枪的右手,
双手托起雪白的胸部,两片如豆腐般的乳球硬挤在一起。而胸脯上那两点褐色葡
萄干更是肿胀成如栗子一般,奶头些微颤抖的流出白色乳汁。

  如此美态,我当然咕噜一声吞了一大嘴的口水。只是……

  「妈,我帮你擦擦先。」

  母亲听到我的话不免一楞,看着我拿起身旁的卫生纸仔细擦干她双乳上的一
堆白稠精液。

  「嘻嘻……」妈妈虽然含着小六的鸡巴,但看到我的动作之后,也不知为什
么笑个不停。

  「唉唷!二哥你干嘛又打我头。」

  妈的,小鬼奶不知道又发起疯,打我的头,他自己在脸红什么劲啊!

  终于擦干净,真高兴啊,捧起了老妈的白嫩嫩的双乳,可以好好大吸一场,
母亲丰挺的豪乳才含着没几下,奶汁才刚吞没在喉道中,享受着妈妈的味道。就
被我三哥拍了拍肩膀,叫我闪远点。

  「啊……人家才刚吸而已。」

  「去去,找老妈的嘴里。」

  哇靠!死屁精。只顾自己爽而已,根本不管亲生小弟的感受。虽然我心底在
干谯着。但也不能反抗。妈的,只是比我早出生几年有什么了不起。其他比起来
我输什么地方吗?嗯……嗯……好了,三哥的鸡巴的确是比我大一丁点啦!

  「啊……啊……妈,我要射了,射了……」

  叫魂啊!死屁精除了喜欢搞屁股以外,射精时喜欢鬼叫也是他的特点。

  而那只红扑扑的小鸡巴,抖啊抖就在我刚擦的非常干净的乳房上,射出了一
波接着一波的精浆。

  母亲雪白的肌肤,兴奋着渗出晶莹的汗珠,是哥哥们奋战的结果,好几次老
妈全身嫩白的身躯抖动不停,就连我顶在母亲嘴里的肉棒,都能感受到温软的口
腔当中的颤抖,可想而知,妈妈高潮的程度。

  除了三哥不太喜欢在妈妈的花穴中射精浆以外。哥哥们总是一泡又一泡的把
浓稠的精液射进母亲肥厚的阴屄里。

  所以,快轮到我时总有一个现象,顶在母亲菊花里的肉棒,总是被妈妈淫穴
里倒灌的精液沾湿我一大片屁股,而倒楣的是每次排在我前面的六哥最喜欢插老
妈阴屄,又特别大力。

  「小六,你能不能小力点。」躺在我母亲柔软的身躯下面,一方面承受着妈
妈甜蜜的负担。另一面又要接收六哥他激烈的冲撞,搞得我泡在母亲的肛门的肉
棒动弹不得。还要被六哥他鸡巴从淫穴中带出来了大量的蜜汁。弄得我插在底下
的肉棒黏稠不已。

  「小七,不行啊,不大力点根本没有滋味啊!」

  「啪滋!啪滋!啪滋!」

  彷佛印证六哥的话一般肉棒碰撞妈妈的阴屄发出好大的声响。和室里只剩下
三种声音,六哥撞击母亲肉体的声音;母亲含着五哥的肉棒「吸苏苏、苏苏、苏
苏」的声音以及哥哥们沉重疲累的喘声。

  「啊……妈……妈我要去了!」

  六哥胯下的摇摆更加猛烈。就连六哥他射的一瞬间,我底下的肉棒都能隔着
肌肉感受到母亲括约肌猛地束紧,本来已经很紧窄的肛门,更是夹得鸡巴酥爽不
已。差点就在妈妈的肛门射出来了。

  当六哥将软垂的鸡巴给母亲小嘴清理时,不知道是几次高潮的母亲,全身香
汗淋漓,已经是出气少,吸气多的情况。看到这模样我有点担心。

  「妈,你还好吧,要不要先歇一会。」

  妈妈亲了一下六哥的龟头,脸色红润过头的摇摇头,双手扶起自己的两只白
皙大腿成了M字形,白玉般的纤手更是撑开湿气满天的两片红肿花瓣,虽然已经
生了我们了。但花穴深处依旧是粉红色的腔道。而那颗硕大的阴核早已充血肿大
不堪。

  「小七,你还不快上,妈妈这样抬着很累喔。」

  母亲娇喘的细嗓温柔催促着我,妈妈不顾自己的劳累,尽心尽力的为着自己
的儿子无限付出。我的心底好像有一种火冒出来了。这……这就是妈妈的爱吧!

  早就青筋密布的肉棒,更是被眼前肥嫩的蜜穴所深深吸引着,兴奋的抖动不
停。虽然阴屄不知早已看过不数次了。但每次肉棒与妈妈肉阜接触时,一股奇怪
的电流总时会触动我心底。或许因为自己这块血肉都是母亲所孕育出来的吧,重
回母体本身,总让自己身体每个细胞兴奋不已。

  「来了喔。妈妈……」

  肉茎深入的一瞬间,紧稠滑腻的感觉跃然而生,现在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刻才
对。只是,唉……

  「妈,哥哥,精液好多啊!」

  母亲紧闭的双眼,听我这样一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接着照往常一样,我的头又被K了好几次。

  「喂,很疼啊!再打下去会笨的。」

  妈的,这群没人性的阿兄,每个人都只顾自己爽啊!一人一泡精浆,搞得妈
妈的小穴浓稠的要命。

  就这样,阴茎从红肿的两片花瓣,一进一出 蜜穴中带出来的多半是白稠的
黏汁,虽然看了不数次,因为每次我都是收尾的可怜人。但……讲真的,每次看
还是蛮恶的。

  母亲其实现在已被我插得哎声不停,两眼翻白。毕竟我五个哥哥轮番上阵,
妈妈也不知高潮过好几次,有点怕她身体承受不住。心下有点不忍,但是想想,
快点干完,早点结束也好。

  所以抬起老妈的白洁无暇的双腿,靠在我肩上。决定一番重击,好结束这场
混战。

  「嘿喝!嘿喝!嘿喝!妈妈,你再忍点喔,我快射了喔。」我的小牛腰使劲
的摇啊摇!

  肉棒顶着顶着,好像顶到一软块物体。我想应该是妈妈的子宫颈吧。龟头才
轻轻触到,妈妈的身体就大力一震。此时妈妈更是娇喘声冲天。肉棒更像是被一
锅刚烧好的热水直接烫到一般,酥麻的不得了,看来妈妈又泄了。

  「啊……啊!妈……妈我来了,来了……」

  阴茎一阵酥麻,我想忍也来不及,更何况我根本也不想去忍。肉棒直挺挺更
硬挤到母亲小屄的深处,彷佛有种错觉,母亲身子好像被我破开一般。

  胯下的肉棒发射出无数次精华,溶在母亲的子宫里。

  我费力的从妈妈柔软如棉絮的娇躯起身。

  当肉棒从母亲淫穴缓缓退了出来,我刚才射出来的浓浓精浆一股脑的争涌而
出,彷佛如满溢的河水溃提一般。美丽盛开的花穴,一张一张的对着我吐气。

  此时,母亲依旧维持着高潮,整个身体一颤一颤的抖动不停,全身如雪的肌
肤更是激动成了桃红色,全身香汗早已淋湿枕在底下的床单。

  母亲这种兴奋的现象,每次我们家庭聚一定会发生。所以起先我也不会太在
意,只当母亲太激动的缘故。但时间越来越久,妈妈身子一直颤抖没有停下来。
怎么呼叫母亲,都不理我们时,我和哥哥才觉得事情严重了。

  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老爸刚好回来了。喂了几颗镇定剂给老妈。母亲才安
稳的睡着。

  不过,在看了现场的战况之后,当然知道刚才发生何事。

  看着哥哥们坐的坐,躺着躺的四处展望的神情一点也不会承认是他们干的,
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然后,所有哥哥一律把箭头指向我。

  「啊……你娘勒!」

  倒楣的我,只好乖乖被老爸好好揍了一顿。

  而我这害妈妈太累晕倒的凶手被禁足五周……不得碰妈妈。

  呜呜……又不只是我干的。

  「老师,你说嘛,当个仆子悲不悲哀。」

  我花了一个半小时向坐在面前帮我评作文赏析的林老师解释。希望她能够体
会到我这篇文章的用心。顺便也能帮我评评理。

  「……」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为什么美丽的林老师,脸上一直冒汗呢。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