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母之欲火】

  据村上大妈大娘谣言传说,我妈年轻时非常漂亮,又很赶时髦,在当时是一朵花儿似的小美人,但为什么嫁给我爸爸,有人说是我外公不想让她嫁给外人,因为我爸是他亲外娚,我奶奶是我外公的亲妹妹,死的很早,有人说是因为我妈妈有了情人,弄大了肚子,才不得不嫁人,总之我妈和我爸生了我下来。

  我妈是善良的女人,但也是一个有情的女子,刚结婚时和我爸恩爱得如同一人,但我在我读书的时候发现他们的关系并不算太好。

  妈妈她长得不错,皮肤白净,身子丰满白嫩,从她年轻时的照片看,她在当年是有一点姿色的,我想她一直没满意过她的性生活,因既有点姿色,又生性风骚,我很小就记得她无论到那里去,总是对着镜子打扮半天。而她的那种性格,很容易让人家占点便宜,总是和村中大妈大嫂一起与那些乡下汉子打情骂俏,有时玩得疯狂,几个人在一起打闹,把村里的稻草堆都弄倒了。但我爸回来探亲,她又变成了一个温顺的爱妻,整天和我爸腻在一块。

  我爸一年回来一次,所以她也经常去省城看他,俩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在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情后,就不一样了。

  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听见他们在晚上大吵大闹,晚上妈妈就到我房间同我一起睡觉,我已睡着了,她就睡在我身边摸我的小“鸡鸡”。半夜时分,我睡醒了,发现妈妈用纤手撸着我的小鸡鸡,使我的鸡鸡硬硬的勃起来,我强烈地感觉到一种初成人的肉欲诱惑,突然一下把她紧紧抱住,她的手也紧紧地按着我的头,按在她的胸脯上。肉体的紧贴,感觉到妈妈的两只乳房异常丰满,我的心怦怦直跳,大着胆子把身子向上移了移,去亲妈那湿湿软软的嘴唇。

  妈回吻着我,我抱紧妈妈享受着这个热吻,妈妈又将她的舌头也深入我的口内,我忙用自己的舌头回应,和妈妈的舌交缠在一起。情不自禁地我把手放在妈妈乳房上,轻轻的揉弄着乳头。我听到妈妈的呼吸加重了,感到她的身躯火烫。

  妈妈也用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搓揉。

  妈把她胸前的衣服纽扣解开,示意我摸她的乳房。她又按下我的头,要我吸吮她的乳头。妈妈的奶子很饱满,乳头上荧荧闪着乳汁的光泽,因为肉体刺激,妈妈呼吸急促,一对巨大的乳房更显得更加的波澜起伏,我一口含住妈妈的一个乳头,哇!好大!。

  我抱着妈的身子,再也控制不住了,左手插进妈后面的裤子里,肉挨肉地抚摸着妈妈丰满的屁股,妈妈恩了一声,却不阻止我的侵袭,任由我随心所欲地搓弄她柔软光滑的肌肤,妈妈这时扭动身体亢奋极了我试图绕过妈的屁股去摸她的阴部,去摸她生我的地方,她一惊,坚定地说了句“不要!,你才九岁啊”她挣扎着阻止了我。

  妈妈喘息了很久,才缓过来,她帮我搓弄小弟弟,告诉我,不可经常这样。

  我自然是连连点头。

  第二日起来,见妈妈仍如往常般做好早饭,吃饭时听那家人讲昨天的轶事,妈妈只是低头吃饭,不敢看我。

  下午,我和妈妈一起去地里锄芝麻草,日头火辣辣地,妈妈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那身上穿的的确良上衣和棉布裤子紧紧地贴在妈妈的身上,将全身的轮廓完美地勾勒出来。鼓鼓的乳房显得异常肥大,挺立的奶头紧紧地顶住衣服,在衣服上顶起了两个明显的暗斑。妈妈抬起头擦了把汗,将粘在额头的几缕秀发向后拢了拢,继续弯下腰去锄芝麻草,丰腴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紧贴在身上的裤子勒的紧紧地,两片屁股中间的那道沟被紧紧地裤子勒的更加的凹陷。

  我跟在妈妈后面,失神地看着妈妈的两片大屁股,下身的小弟弟又腾地一下撅立得老高。妈妈一回头,脸一红,却强装没事似的,我一见妈妈脸噌的红了,也知道妈妈看见了。看到我娘的睫毛在不时的抖动,我抛开了心中残存的一丝理智,将我的右手放在了我娘的乳房上,薄薄的衣服并不能阻挡我娘乳房带给我的那种略微有点抵抗的弹性,那粒乳头紧紧地顶在我的手掌心,硬硬地,又似乎有点柔软。我开始轻轻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声。

  妈妈仍然在锄芝麻草,只是脸上已经添了些许红晕,胸前的奶子依然随着我抚摸的动作来回的晃荡着,鲜红的嘴巴中吐出的气息已经开始变得火热,变得浓重了。

  我一只手搂着妈妈,将身子压在妈妈的背上,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着妈妈的屁股,将她的屁股和我的下体死命地压在了一起。我勃起的小弟弟就隔着我和妈妈的裤子顶在了妈妈丰满的肉缝上。

  我感到妈妈的腰肢开始蠕动,将两片屁股慢慢地在我的肉棒上来回的摩擦,我的肉棒已经涂满了粘稠的汁液。

  听着妈妈情欲勃发,嘴中发出的呜咽,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抬起我的右腿,伸进了妈妈的两腿之间,用我的膝盖顶住了妈妈火热的下身,开始来回的摩擦。

  我的手顺着屁股从后面伸向了妈妈的桃园,隔着衣裤,我的手颤抖地就滑到了妈妈前面,丰满的阴部贴在了我的手上,我的手指揉搓着那丰嫩的肥肉,将那裤子布深深地捅进了肉缝,随着我手指的揉搓在妈妈的禁处摩擦着,带给她强烈的快感,我娘终于忍不住了,发出了母狗发情一样的叫声。

  我的嘴顺着修长白皙的脖子吻了一去,咬住了妈妈的耳垂。妈妈情不自禁地自己把上衣解开了,两个雪白的肉球暴露出来,我伸手就将妈妈的一个乳房捏在了手中,开始热烈揉摸她的雪白大乳,揪住她的大奶头玩弄,妈妈的大奶头很柔软,因为充血而膨胀,在乳晕上用粗糙的手指刺激着女性的敏感的神经,我的另一只手仍然在妈妈的下体掏弄。

  妈妈的脸上开始现出了红晕,浑身的肌肉绷紧了,发出了一阵不由自主地颤栗,那本来就已经丰满异常的奶子就好像浸了水的馒头越发的鼓胀。

  我开始缓慢地揉搓抽插着妈妈的禁地,每一次都弄得妈妈的穴心一阵骚痒,而妈妈每一次接受我的揉搓也都玉体一阵抽搐,使她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只见妈妈紧咬着樱唇,娇靥一付非常美妙舒畅的表情,不停的淫媚地浪叫道∶“啊……啊……喔……我…我……受不……了……哎唷……舒……舒服……透了……呀……我……快要……丢…丢了……你……呀……喔……插得……我……真爽……嗯……哎……哎唷……我…我忍…不…住了……呀……喔……喔……”

  妈妈只顾叫,却全然不顾她是谁,谁在和她淫戏。

  这时我也非常兴奋了,立刻转到妈妈面前,左手抱着妈妈,把头贴在她的胸前,隔着衣服用舌头舔着妈妈的乳房,右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裤带上,慢慢的把手伸到妈妈的裤子里面,肉挨肉地在上面轻轻的搓揉着妈妈丰满娇嫩的肥穴。

  她一惊,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坚定地说了句:“是你呀,我以为是……不要!儿子,你才九岁啊,就这么坏!!”她挣扎着阻止了我。
  第二天我仍然回味着母亲在我手下千娇万媚的骚样,回想着妈妈嘴里轻微的呼叫,良哥是谁?能让我妈妈在欲火中烧之时仍然不能忘怀,我心里一阵迷惘。

  “玉娇,”一个老女人的呼喊让我从沉思中醒过神来,原来是隔壁的莲婶子叫我妈妈,只见我妈妈回答了一声,袅袅地走了出来,莲婶子一把拉住妈妈:“玉娇,你来,我有事找你谈,唉!”

  妈妈问起:“哟,他莲婶,有事啊?”

  莲婶子长的有几分姿色,但比我妈妈却差一些,只是淡妆之下仍有徐娘半老的韵味,神神秘秘地把我妈妈拉到一边,轻声细语地说:“不好,我那小保要作死了,我……”

  妈妈奇怪地问:“你家小保好好的,怎么啦?”

  莲婶把我妈妈拖到房角,我悄悄地溜到墙后,好奇的心里一阵兴奋,肯定的事,果然听莲婶子说:“啊呀,我那小保想和我弄那事,怎么办,我不知道了,好玉妹子,你来出个主意吧。”

  妈妈大吃一惊,牙齿都打颤了:“什么?和你弄那事了?”

  莲婶子连声忙说:“还没呢。我老公不在家,你知道的,女人一个人太孤单了,一个劲地想男人的那东西,我的小骚屄天天都是湿淋淋的,一到办公室,忍不住屄水直流,那些男人又没一个好人,动手动脚的,把人家逗得小屄鲜红流水,来了骚劲了,又要回去陪他们自己老婆,我那儿子也是坏蛋一个,常常和我搂啊抱啊的,现在又经常摸我的屁股,还……”

  妈妈啊地一声惊叫:“有没有让他摸到关健部位啊?”

  莲婶子问道:“有……几次,我假装没发觉,怕他抽开手,我好像感到一股电流般的感觉击中了我的屄心。”

  妈妈脸一红,也轻声地说:“真的?你也太不要脸了,让你亲儿子捏屄玩,有没有让你儿子真的弄进去啊?”

  莲婶子回答说:“我好想要,可是他是我儿子,我是他妈妈,我老公回来怎么向他交待啊?你给出个主意吧。”

  妈妈脸更红了,说道:“我又没有让儿子干过屄……”

  莲婶子连忙插嘴道:“你不会也想和儿子弄一回啊?说真的,你儿子也长大成人了,又高大,又英俊,好多媳妇闺女想要你儿子弄呢,你最好和你儿子先弄上了,不要让别人抢先了啊。”

  妈妈啐了一声,笑着骂道:“老骚屄,你自己想和儿子乱搞就是啦,别扯上我,哼,你儿子弄了你,我再让我儿子来弄你,哈哈,把你的小屄弄个足意才好呢。”

  莲婶子也笑了:“好啊,我们两家母子四人来个混战,大床杂交,我好爽啊,小屄又流水了,玉娇,你真的没和你儿子弄过吗?你应该尝尝母子乱搞的异味,好爽的。”

  妈妈一听不对劲,叫了一声:“老天,你已经和小保来过啦?”

  莲婶子心想不好,说道:“唉,说漏嘴了,玉娇,你可不要向别人乱说啊,这事可是要死人的。”

  妈妈笑着说:“不会的,说不定以后我也会和儿子弄上了,听你这事好像让我也全身难受,我老公也是一年回来一次,唉,我也是好长时间不知道肉味了,前几天,我儿子在我身上乱摸,我也差一点失身给这小家伙。”

  我在旁边听得心血沸腾,胯下的阳具腾地一下勃了起来,直有九寸长,顶得我裤子老高老高的。

  莲婶子听得也来劲了,问道:“真的啊?”

  妈妈的娇脸像花一样红了,细声地说:“有好几回了,我儿子在我身上又揉捏奶子,又拍打屁股,弄得我魂都没了,下面的肥屄也不争气,一个劲流水,每打一下我的屁股,我的屄心就一颤,不由自主地挺出下身靠在他的大腿上,用他的大腿磨擦我那肥屄肉,可是那只是过空瘾,我好想来真的,让我儿子那粗壮的东西弄进屄心里面,可是每次我都怕儿子不能持久。他才九岁,虽然那阳具也有那么长,那么硬,可终究是小男孩子,能抵什么啊,要是也和我老公一样只能干三分钟,我怎么办?”

  原来如此,我心中大喜,我看过性知识书和黄色小说,也听过村上的媳妇大娘说童子鸡更能干事,我感到我能获得我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我亲生的妈妈会成为我第一个女人。

  莲婶子一听乐了:“这样的男孩才能持久干事呢,我儿子有一次干了一个多小时,我一连高潮了三回,爽快得我都哭叫了,从床上干到书桌上,我被他按在桌子上,屁股翘得高高的,像狗交尾一样从屁股后面干屄,这种姿势好兴奋。我儿子一边揪住我的头发像骑马一样打着我的屁股,一边用两根手指插入我的后面肛门中。你婶子我活了四十多岁,还没让人这样玩过,我只知道屄心发麻,肛门舒畅无比,就这样让我儿子趁机把那粗大的阳具弄了我的肛门我都不知道,我儿子说是这叫后庭花,很时尚的,唉,不知为什么,我却感到另一种滋味,好快活,好舒畅,我从来没想到这地方也能弄,还被自己儿子弄得这样爽快。你儿子也有这么高了,比我儿子还高,也许那鸡鸡也长一点呢。”

  妈妈听得目瞪口呆,说道:“我怕他那么长的鸡巴呢,我儿子每回顶住我的屁股时,我总是偷偷地摸一下,比他爸爸还长还粗呢,就是怕他鸡巴长,越发不长久,我的屄和你不一样,我总要男人干个五六回才爽,两回三回不杀痒的。”

  莲婶子一听大乐了:“哈哈,你也是骚屄,要五六回,叫你儿子阿东和你老公一起弄你,不就行了。”

  妈妈笑骂道:“好你一个老骚屄,叫你儿子弄了屁股,还说我,要不叫我儿子和你儿子一起弄你两个眼子,省得你乱说一通,嚷嚷什么呀。”

  莲婶子一听喜欢得不得了:“好啊,还是玉娇好,今天我就是来说这事的。”

  妈妈大吃一惊:“唉哟,上你的当了,不行。”

  莲婶子劝道:“好侄女,你就答应了,我保证也让你尝尝两个小伙同时弄两个眼子的美味,行不?”

  妈妈说道:“也好,可是你自己和我儿子说去,我不好说。”

  我听得心里一阵欢喜,勃起的鸡巴更加高挺。我知道我的运气来了。说没多久,她们散了,我静静地坐在地上发呆,是我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后记:次日,突然爸爸赶了回来,把妈妈接到郑州去了,我留在县里继续念书,后来莲婶子一家也搬到郑州去了,我直到十五岁读高中时才到郑州去,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