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兄妹激情

洞房花烛夜

  鸟儿啁啾,晨光普照。

  暖暖的日光大方地洒在雪白的被面上,微热的被窝里,两个赤身裸体的人侧身躺着,紧紧相拥,一脸幸福满足。

  不知过了多久,被身边紧紧抱着的男人的女孩悠悠醒来,她睁开惺忪睡眼,动了动赤裸白皙的身子,隐约的,她感到下体还有点撕裂般的痛,不过,她很愿意!

  百折千回,就在昨天,她终于是他的人了!

  不是妹妹,而是,妻子!

  她没想到,向来温和的他,也会有那么狂野的一面,这也就是作为男人的他,压抑得太久的缘故吧?

  傻瓜!

  想到这里,她仰起头,将柔软的唇印上了他的嘴角,轻轻地一吻。

  随即,在她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昨晚那一夜,那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夜!

  “冰儿!我想要你!你是我的!”从酒店归来,一进家门,张瑞就迫不及待地将妹妹抱在怀里,火热的唇胡乱地在她脸上吻着,轻咬着。

  “嗯嗯……哥!我是你的!别在这,进屋好不好?”她双手环着哥哥的脖子,任由他亲吻着自己,搂着自己的大手,不规矩地在自己身上抚摸着。

  他们拥吻着进了张瑞的房间。

  张瑞将妹妹推到了床上,自己飞快地脱掉了所有衣物,包括内裤!

  虽然没有开灯,四周昏暗,但仰躺在床上的小姑娘还是看见了哥哥胯间的东西,那东西已经很大很硬了,高高翘着,就像大炮。

  她知道,那是男人的生殖器!

  “冰儿……”他打开台灯,看着满脸绯红的妹妹,即将成为他妻子的人!没有犹豫,直接上床,压在了她的身上!

  他双手在妹妹柔软的身上肆意游走着,嘴唇也如雨点般落到了她的脸上,微热的男人气息烘烤着她,使她感到一阵阵的燥热,很是难耐。

  她开始微微动情了!

  这时,他的手触碰到了一片光滑的、细嫩的、美好的东西,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妹妹娇嫩的肌肤!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妹妹的衣服里!

  “冰儿!我要你!我要摸扎,我要看你的奶!”他吻着妹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同时,他一把将她的线衣掀了起来,一直掀到脖子下面,他惊喜地看见,除了线衣,妹妹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白里透红的上身,没有一点瑕疵,两个雪白坚挺的乳房,正微微颤着,好像两只受惊的小白兔,真是诱人!妹妹的乳头并不是很大,但明显,已经硬了,微微挺立着,乳晕自然是少女般的粉红色,透着处女的象征!

  张瑞将一只大手轻轻放在一个柔嫩的乳房上,同时,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哥……”第一次被别人触碰到最隐秘的小姑娘娇羞地唤了一声,她能直接地感受着那只大手的灼灼热度,仿佛要把她最软嫩的细肉顿时烤化。

  “冰儿……别说话……别说话!让哥好好看看你!”他极小声地说,此时此刻,在他眼里,仿佛这一切皆是幻象,只要有一点动静就都会顷刻消失!

  他的眼,紧紧盯着那起起伏伏、白白嫩嫩的肉体,一眨不眨,那真美啊!尤其是那高高隆起的双峰,就像是个香喷喷的馒头,真想咬一口!

  他这么想着,嘴唇真的凑了上去,微微张开,含住葡萄粒大小的乳头,津津有味地吮吸了起来,如同还没断奶的孩提。

  “啊!哥、哥……我是你妹妹啊!我又不是妈!你怎么还吃人家扎啊?”小姑娘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她身上的男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对自己的双乳情有独钟,但她此刻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她的第一次,有点陷入意乱情迷了!

  张瑞并不理会妹妹的叫喊,他仍是专心致志地含着那已经充血的奶头,而且还伸出舌头,像品尝奶油蛋糕一样,一下下舔着粉红色的乳晕,小姑娘另一个肉团也在他有力的大手捏揉之下不断变着形状,可转瞬又恢复了起来,可见,少女的奶弹性就是好!

  “冰儿,哥受不了了!哥想要你的全部!哥要跟你做爱!”终于,他放开她的乳头,抬起头,他的双眼已经通红,里面尽是欲望的大火,不止是眼睛,他的身体也已经变得奇热无比,即便他现在全身赤裸,啥也没穿。

  他摸着乳房的手,已经缓缓滑到了平坦的小腹,他在那里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到了她牛仔裤的拉锁,他哆哆嗦嗦地解开了它,然后他将妹妹的腰部一抬,束缚在腰间的所有布料全部被他轻易退去。

  小姑娘突然感到下身蓦地一凉,他竟然……竟然脱了自己的内裤!可是随即,她又感到下体忽地一热,一根滚烫的、硬硬的东西顶了上来!

  粗大的生殖器轻轻摩擦着毛茸茸、软乎乎的阴部,张瑞闭着眼睛,无意识地挺动着自己的鸡子,舒服得简直恨不能马上死去,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把那羞于见人的部位拿出来,而且还在自己最爱的妹妹身上不断摩擦着,他只感觉自己那赤裸裸的龟头在妹妹柔软的阴唇上迅速膨胀,迅速变得不能再硬!随即,一股强烈的尿意不可抑止地从全身袭来,迅速地窜到了龟头顶端,龟头蓦然一麻,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顿时喷涌而出,全部淋在了小姑娘那乌黑浓密的阴毛上!

  他射精了!

  短短数秒,这一切都来得那样快,还没等小姑娘说话,她就感到身上的人剧烈地颤抖一阵,然后就重重地伏在自己身上,不动了。

  “冰儿……我爱你!”过了许久,他才抬起头,很轻很轻地吻着妹妹的唇,完全没有了刚才的亟不可待,然后他抬起手,慢慢地把挂在妹妹脖子上的线衣也脱了。

  现在,两个人如初生儿一般,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

  他抱着妹妹一丝不挂的身子!

  “哥……一会儿……你那个东西是不是……是不是要进入冰儿……冰儿的身体?冰儿听说,那可疼了!冰儿怕!”小姑娘躺在哥哥身下,仰着头,断断续续地说,语气中满是处女对变为女人的恐惧。

  “傻姑娘!哥会温柔的!再说一会儿就不疼了!”张瑞笑道,接着他用手轻轻地将妹妹额前的长发拨开,又爱怜地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

  “哥!如果冰儿害怕,今天不要了……行……行不行啊?”小姑娘有点紧张,还有点少女的矜持。

  他听完,眼里瞬间闪过一丝失望。

  “冰儿,哥尊重你,那……咱们睡觉吧!你也累了。”他轻吻着妹妹柔软的唇瓣,语调很低地说,然后便恋恋不舍地从妹妹身上翻了下来,他伸手将她整个光滑的身体揽了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就这么抱着,小姑娘两个饱满的乳房贴在胸前,使他感到异样的温暖。

  “哥,我爱你!”她突然仰起头,在他嘴边重重地一吻,然后她伸出小手,抓住他重新硬起来的肉棒,“哥……它是……是第一次让小姑娘摸么?”

  “傻姑娘,当然不是了,这是第二次!”张瑞笑着说,同时感受着细滑的小手紧握着粗硬的生殖器的阵阵温暖。

  “不是第一次!那第一次是谁啊?什么时候?你是不是趁我没在家去做坏事了?快说!”她突然将大眼睛睁得大大的,口气严厉,连连逼问着。

  现在的她,又是那个霸道的小姑娘了。

  “那次啊……我记得好像在医院,有个叫楚张冰的小笨蛋温柔地摸过,还摸硬了!”他抬起手,无限宠爱地刮了一下妹妹秀气的鼻子,没想到一句玩笑,她就会这么在意,足以见得,他爱的人是多么爱自己!

  啊!原来是自己,是备皮的那次!

  “大坏蛋!那都能硬,我可是你妹妹啊,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害羞地锤了一下哥哥的胸脯,然后竟由拳变掌,温柔地抚摸他胸前的肌肉,“哥……你是不是很想啊?以前……以前那个过吗?”最后,她的声音越说越小。

  “当然了,如果现在换做任何人,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进去。”他低头含住妹妹的下唇,深情款款,“冰儿,让我……让我进去吧,哥保证只是进去,再射一次就出来,不会捅破的!”他刚才那欲火焚身的感觉又要席卷重来,所以他不想放过任何一次机会。

  “那……那就不会疼了吗?哥,其实冰儿……冰儿并不是害怕,就是还没准备好!如果只是进去试试,也可以的!”小姑娘将头低低埋在哥哥怀里,声如蚊哼地说。

  得到了妹妹的允许,他便迫不及待地翻了个身,重新将她压在身下,嘴唇又如饥似渴地吻着她嫩滑的脸蛋, 大手也攀上了她的胸前,揉着那骄傲的乳房,指尖兴奋地捻着小巧玲珑的乳头,爱不释手。

  一只手已经抚到了胯间,摸着了那还是湿乎乎,粘着自己精液的阴毛,随着自己的触碰,他明显地感到,身下娇躯轻微地一颤,他在心里轻笑,看来他的妹妹,果然是含苞待放的处女!

  “冰儿,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你一切宝贵的东西,这样爱我!”他微微抬头,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俏脸,深情地说,同时,放在妹妹身下的手也加重了力道,手掌来回摩擦着那团软软的阴毛。

  “知道就好!所以哥,以后一定要好好爱冰儿,决不能再不要冰儿了,好吗?”看来小姑娘很喜欢这样温柔的抚摸,她不知不觉地便张开了大腿,将整个粉嫩的阴部都露了出来,这样,那只大手便更可以畅通无阻了。

  “丫头,给我吧,让哥做你真正的男人好不好?我爱你!”他先是低头吻了吻妹妹的唇,然后放在她阴毛上的手缓缓离开,抓住了自己已经无比坚硬的生殖器,将紫红的龟头对准了妹妹还是紧闭着的阴道口,轻轻摩擦几下,然后看准时机,往前一挺,粗硬的阴茎就这样一下子没入到了妹妹的身体里!

  他进去了!

  它进来了!

  妹妹的身体真是极品!阴道又软又紧,热乎乎的,完全包裹着粗大的龟头,他只进了一点就不动了,因为他在拼命忍住又要射精的冲动,拼命享受自己还没感受过的美好!

  毕竟是处女,随着那硬硬的东西的进入,小姑娘便马上夹紧了大腿,紧张地将哥哥整个身子都抱住了。

  “哥……我怕!”

  他没有说话,而是将手慢慢向下游走,轻轻地揉着她柔嫩的屁股,光洁的大腿。

  就在这时,他猛地将腰部一沉,粗硬的生殖器一下子又插进一半,停在了处女膜的前端,触碰着它。

  “冰儿!哥来了!”关键时刻,他紧紧地吻住了妹妹的唇,用力地抱着她,之后就听见她一声无比凄厉的叫声,眼泪,瞬间滑落!

  他,终于占有了她,他的鸡巴,终于全部进去了!直抵子宫!

  “楚张瑞,你快给我出来!我不玩了!你他妈的,你骗我!疼死我了!”她哭着说,雪白的身子在床上激烈地扭动着,就像蚯蚓。

  “冰儿听话,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忍忍就好了!”他像小时候一样哄着她,同时抱着的她的大手也在温柔地抚着她光滑的背,

  不知道这句话是让她觉着安心,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她真的安静了下来,白净的身体硬挺挺躺在床上,搂着哥哥。

  他见妹妹如此,大感欣慰,他抬起头,轻舔着妹妹脸上的斑斑泪痕,甚是心疼,然后他就开始试探性地动了动下体,将鸡子微微拔出来一点,离开了子宫。

  “疼么?”张瑞左手环着妹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攀上了她的胸前,在乳房上温柔徘徊,之后,又低头吻了吻她越发泛白的唇。

  “嗯!”女孩委委屈屈,诚实点头,“哥……冰儿喜欢……你摸人家喳……再用点力好吗?好舒服的!”不知怎么,她真的很喜欢那只大手放在自己乳房上的感觉和温度,就好像全身都麻了一样,这种感觉,居然让她有点忘了破瓜之痛,即便那真的很疼。

  听见这话,张瑞甚是喜出望外,大感大喜,他不知不觉地便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在白白滑滑的肉团上肆意捏揉着,同时,他也没忘抽动着下体,很慢很慢,很轻很轻,只让坚硬的肉棒轻轻摩擦着那嫩滑的肉壁。

  毕竟是处男处女,毕竟洞房花烛,第一次,哪里受过这样刺激?没过多久,床上的两个人身体都感受到了空前的快意,这快意,完全使女孩将刚才的疼痛忘却到了九霄云外,她畅快地大叫一声,阴道里也收缩得厉害,随即,一股热热的液体从子宫里喷涌而出,全部都浇淋在了那赤裸裸的龟头上!

  她迎来了平生第一次高潮!

  与此同时,女孩也感到了身体里的硬物在子宫上猛然挑动了几下,随即,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也奔腾而出,一滴不剩地射入自己的花蕊上。

  他足足射了半分钟!

  “冰儿……”射完精,张瑞终于软软地趴在妹妹身上,一动不动。

  “哥!”女孩看着棚顶,也是有气无力地唤了一声,而且十分温柔。

  “喜欢这样吗?”张瑞把头往下挪了挪,将脸埋在妹妹的乳沟里,轻轻蹭着,并且还伸出舌头,舔着还带着汗水的奶子。

  “哼!还说呢,刚才差点没疼死我!”张冰把手放到哥哥的头上,温柔地抚着他毛茸茸的短发,“不过……后来很舒服,真的很舒服!”

  不知不觉,他的阴茎逐渐变软,慢慢地滑出了妹妹的阴道,还带着一丝红白相间的粘液。

  张瑞恋恋不舍地从妹妹身上爬起来,他拿过自己的内裤,又轻轻地分开妹妹的大腿,然后便开始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那有些红肿的阴部,抚着变得凌乱的阴毛。

  “还疼吗?”擦毕,他重新躺回床上,把妹妹的小脑袋揽了过来,搂在怀里。

  “嗯……还有……还有点!”她将整个小脸紧紧贴在哥哥胸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然后她又忍不住地伸出手,抓住他软绵绵的肉棒,轻轻握着,“哥,冰儿好困,想睡觉!”

  “睡吧!”张瑞低头吻着妹妹柔滑的发丝,也是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然后他也很快合上了疲倦的双眼……

  这一刻,兄妹俩终于相拥而眠,终于,有了夫妻之实!

  “醒这么早?”一声轻唤,打断了女孩的回忆。

  小姑娘没有说话,而是将赤裸裸的身子在被窝里动了动,紧紧地贴着哥哥,温热的阴唇触碰着他开始发硬的肉棒。

  “才睡醒它怎么就……就这样?是不是又想欺负我?”毕竟是处女,虽然昨晚已经经历了云雨之欢,但当她感到那根鸡子的火热,她仍是会不好意思,会羞涩。

  “傻姑娘,这叫晨勃,每个正常男人早晨睡醒,鸡子都会硬的,再说……”张瑞坏笑着,然后就立即翻过身,将妹妹柔软的身子压在下面,手也是很快地落到了她的胸前,开始慢慢地摸着妹妹的乳房。“那试试不就知道了?”

  “啊!大坏蛋!”张冰完全没想到,没想到他会这样急切,不过她也没有任何不愿意,反而还分开了大腿,露出黑漆漆的阴毛,她想让他进去,给她所有的爱!“不怪人家都说,男人就是用下面思考的动物,看来真是!”说着,她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那你下面还疼么?”张瑞低下头,吻着妹妹的唇,然后他掀开被子,让两具赤条条的身体全部暴露在空气中。

  女孩激烈地回应着哥哥,同时她感受着一只大手在自己乳房上肆意抚摸着,与此同时,张冰也把小手向下面伸去,握住大鸡子,轻轻而并不熟练地套弄着,执行着一个妻子的义务。

  “冰儿,你摸得哥真舒服!”张瑞轻吻了一下妹妹粉嫩的乳头,夸赞道,“冰儿,让哥好好享受享受你的奶子吧,我想乳交!”

  “啊!那是什么呀?”不知道是此刻的激情让她浑身发热,还是那句没听说过的事情让她羞红了脸,总之,她仰着头,面若桃花地问着哥哥,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会疼吗?”

  “傻姑娘!”张瑞完全被妹妹这副纯真的模样逗笑了,他从妹妹白雪雪的身上爬了起来,挺着鸡子,又骑坐到妹妹的乳房的下面,将硬硬的鸡子放到了乳沟里,同时双手抓着奶子,用力地向中间挤压,蹭着鸡巴。

  “啊,哥……你这是干什么呀!再用点力,人家的喳喳好得劲啊!”清纯的处女哪见过这样的阵势,她一边感受着哥哥的大手抓着乳 房的力道和热度,还有奶子和哥哥的肉棒最直接的摩擦,一边控制不住地大叫了起来,声音娇媚。

  张瑞也没有想到,一向保守的妹妹会有这样的反应,会这么喜欢,于是他更加无所顾忌了起来,大力地在爱人的乳房之间来回蹭着,让硬得已经紫红的龟头摩擦着妹妹柔软的乳肉。

  “冰儿……知道吗?每次哥在自己手淫的时候,想的都是你的奶子!想着用你的奶子夹着哥的鸡子,今天终于梦想成真了,啊……太舒服了!”终于,肉与肉最直接的接触让女孩身上的男人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随后,那根乳房中间的肉棒便不由自主地跳动了几下,大股大股的白色精液一下子奔腾而出,全部射在了少女的胸前,甚至还有几滴到了下巴上!

  “什么奶子啊?这么难听!”平躺在床上的女孩抬起手,摸了摸身上还是热乎乎的精液,嘀咕了一句。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她听见哥哥说出那些粗话的时候,她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冰儿,做爱是人类最原始的行为和生理需要,哥故意这么说你不觉得更刺激么?”射了一次,他耷拉着软塌塌的鸡巴又趴回到妹妹的身上,把脸埋进妹妹雪白的脖子里,大手仍然握着一个乳房,温柔地摸着。

  “嗯!是……是有点!”下体感受着哥哥的宝贝的火热,诚实的女孩实话实说,“对了,哥!昨天你都射在人家的身体里了,那人家会不会怀孕啊?”

  “那你想给哥生个宝宝吗?”张瑞低下头,开始吃喳,嘴唇胡乱地吻咬着妹妹娇软的乳房。

  “想!”女孩不假思索地说,语气坚定,她想有个只属于他们的孩子,可以像现在,她的爱人这样,大口大口地允吸着自己的奶子,让自己充足的乳汁源源不断涌入她的宝贝那张小嘴里,那一定很幸福,属于一个母亲的幸福,只属于她楚张冰!

  “那我们再来个锦上添花好不好?”张瑞欣喜若狂,他没想到妹妹仅仅刚回到家一天,就把她最宝贵的身体给了自己,心甘情愿地和他上了床,做了爱,而且竟比他还着急地想要怀孕,给他生孩子,可见,他们的爱是多么浓烈!

  张瑞伏在妹妹的身上动了一下,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然后他把摸着乳房的那只手向下面伸去,抓着自己又硬起来的生殖器,将其准确地对准了妹妹的阴道口,细软而微微潮湿的阴毛轻轻蹭着坚硬的龟头,他知道,妹妹也开始动情了,于是他不想有片刻的停顿,立即提枪上马,将鸡子一下子插进妹妹湿润软滑的阴道里。

  “噢……”被哥哥的命根子再一次的进去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了昨晚做爱时那般皮开肉绽的疼痛,只有充实和满涨感,这种感觉是直接和他的结合处,通过那根阴茎传入自己全身的每个细胞,每根毛细血管,然后再由这些组织聚集在一起,让她从嘴里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满足呻吟。

  “是不是很舒服?”张瑞见妹妹一点都没有痛苦的表现,他便开始放心大胆地挺动起来了屁股,让肉棒畅通无阻地在妹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两个卵蛋更是甩动得厉害,大力地撞击着张冰雪白的屁股沟。

  “哥,你的那个……怎么那么大啊?以前……以前冰儿听说……男人的那个越大,做……做爱的时候女人的里面就越舒服……今天……今天冰儿真是领教了!啊!又到子宫了!”张瑞剧烈地抽插完全使他身下的女孩陷入意乱情迷的状态,白里透红的肉体在床上激烈地扭动着,两条光洁修长的大腿一会分开两侧,在空中胡乱地踢腾着,一会又向中间盘起,紧紧地夹着哥哥的腰部,仿佛稍不小心,自己身体里的那根阴茎就会抽离出去。

  “冰儿,哥有点累了,换你在上面好不好?”其实他精力充沛,他就是想仰视着妹妹,想看着妹妹的两个乳房在自己眼前不断跳跃的美景。

  张瑞没有拔出阴茎,而是抱着妹妹的身体直接翻个身,让妹妹伏在自己的身上,柔软的奶子贴在胸前。

  性爱真是无师自通的事情,即便对一个刚刚破处的清纯少女,刚才还是平躺在床上,享受激情的她突然感到身体里的肉棒停了下来,她顿时觉得一阵空落落的,好像真的又和她心爱的人分离了一样,不过很快,她就有模有样地学着哥哥,自己抬起了白嫩的屁股蛋儿,再慢慢地坐了下去,让自己粉粉嫩嫩的屄眼再一次感受着与那个硬东西的摩擦,快感很快地又卷土重来。

  “老公,你的那个真硬,人家里面真舒服!老公!你舒服吗?”她小脸粉红,满是对性爱满足的春潮,然后她低下头,用着热乎乎、软乎乎的唇瓣热情地亲吻着她的哥哥,她的男人。

  “我也舒服,冰儿,你的……你的屄真紧!”柔柔顺顺的乌黑长发全部披散下来,凌乱地落在他的脸上,他觉得痒痒的,张瑞把手放到下面,来回爱抚着妹妹温暖光滑的屁股,“冰儿,坐起来,哥想看着你的奶子跳舞!”

  张冰听话地坐起身,白玉般的胳膊扶着哥哥的胸膛,越发用力地挺动着阴部,两个人的阴毛不断摩擦着,沾满了对方的爱液,她发现了,自己越卖力地动着屁股,从子宫里传来的阵阵快感就越发地强烈,越发地势不可挡,自己身体里的阴茎也就越发坚硬、火热!

  终于,张瑞看着妹妹胸前不停舞动的雪白乳房,他突然觉得龟头酥麻,一股全然不能抗拒的快意从浑身传到鸡巴的顶端,他飞快地坐起来,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抓住妹妹圆润的奶子,使劲儿地揉搓着,嘴也是迅速含住了妹妹的另一个嫣红乳头,啧啧有声吸吮着,也就在这时,他的龟头没有一点缝隙地顶到妹妹阴道的尽头,与同时到了高潮的妹妹一起射了精!

  浓浓的精液再一次全部射进了张冰的子宫!

  做完爱,两个年轻人在大床上无力地拥抱着对方汗津津的身体,全心全意地享受性高潮的快乐和舒畅,张冰垂着长发,将小脑袋搭在哥哥的肩头,双颊桃红,静静地笑着,那是一抹已为人妻的幸福微笑。

  “冰儿?”张瑞的大手无意识地抚着妹妹白白嫩嫩的后背,轻唤了一声。

  “嗯?”语气温柔。

  “冰儿!我们……我们结婚吧!嫁给我好不好?”他无比真诚地说,同时他感到自己的鸡子渐渐软了下来,正在如长虫一样,滑出了妹妹还是热乎乎的阴道。

  她听完,先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然后巨大的甜蜜感和幸福感涌上心头,他终于向自己求婚了!而且还是在这充满激情的清晨,阳光明媚,两个人都把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给了彼此的清晨,爱意四溢!

  “才不要!”她坐直了身子,将雪白的乳房离开了哥哥的胸前,撅着嘴看着他,虽然心里已经乐得翻江倒海了,但她还是口是心非地说,谁让他都想不要自己了?哼!

  “为什么啊?”他伸手把妹妹一缕垂在眼前的长发拨开,好让她看清自己认真和紧张的神情,也许是从没向女孩表白过,刚才他听见妹妹的拒绝,他真的害怕了,很害怕,他还想和妹妹天天做爱,想每晚搂着她柔软的身体睡觉,想睡觉时摸着妹妹细滑的奶子,现在,刚刚体验到了性爱的美妙的他真的一刻也离不开妹妹了!但是,这也让他没有抓住妹妹眼里那抹不可掩饰的戏弄笑意,和忘记了刚刚他们还是那样激情做爱的事实。

  “哪有人这样求婚的!空口说白话啊?一点诚意都没有,虽说大早晨的鲜花和烛光晚餐让你去整有点困难,但是戒指呢,戒指啊!你总该早点准备吧?求婚大事岂能说说罢了?那你既然都说出来了,可是拿不出戒指,那你今后的一年都不准碰我!我不和你玩了!听见没有?”说着,她一甩乌黑长发,抬起赤裸裸的身子,作势要走,以免被他看穿马上就要忍不住的笑喷表情,在挪动大腿的时候,她突然感到双腿之间一片黏黏的冰凉,她下意识去看,便看见一股白浊的粘液正从自己乱蓬蓬的阴毛里面缓缓地流淌出来,一直流到了大腿内侧,虽然有点不舒服,但她却没有去擦拭,她舍不得!因为那是他们互相爱着对方的最好见证,她的爱人给自己最浓烈的爱的精华,他们的子子孙孙!

  现在,别说让他一年不准碰她,就是今天晚上不和哥哥一被窝睡觉,让他搂着自己温暖光滑的裸体,睡觉前不像刚才那样做爱,他不猛烈地在自己身体里射精,自己都无法想象漫漫长夜要如何度过,做爱,真的就像毒品一样,一旦找对了人,身临其境地体验了,就完全无法自拔,张冰心里甜甜地想。

  本来以为他会拉住自己,不让自己性感柔软的身体离开他的怀抱,可是他却翻过身,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在里面准确无误地摸出了一件东西,握在手心里,然后他翻身下床,单膝跪地,跪在他的女皇面前,她看见,他那条软软却很大的鸡巴和睾丸正在胯间微微摇晃着,仿佛在和它的主人一起俯首称臣,臣服他们的女皇的绝世美貌之下。他将手心缓缓摊开,一个精致美观的小盒子呈现在了兄妹俩的面前。

  “媳妇,嫁给我!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我爱你!”坐在床上全身赤裸的女孩,看见她面前的爱人用手轻轻打开小盒子,一颗及其炫目的银白钻戒正炫耀地端坐盒子中央,闪闪发光!张冰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大眼睛里旋即盈满了喜极而泣的泪水!

  她就这样呆呆地坐了好一会儿,呆呆地凝望着她的男人举着那枚属于她的钻戒,过了许久,她把赤裸裸的身子探了过去,投入了哥哥的怀抱,两个饱满的喳喳紧紧贴着他火热的胸膛,她歪着头,软软柔滑的嘴唇更是势不可挡地吻住了他,四片火热渴望激情的唇再次疯狂地旋转着,交缠着!

  在激吻中,张冰把他拉了起来,她躺回床上,将哥哥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毫不意外地发现,他的生殖器,又硬了!

  这一次,没有多余的前戏,张冰把手直接伸到下面,抓住他的鸡巴,轻而易举地就往自己的阴道里塞了进去!

  鸡巴又传来了那温暖的触感,顿时与外界的冰凉完全隔离,张瑞舒服地吸着气,很快就将阴茎动了起来,发挥它最大最猛的威力,他知道,这也正是妹妹想要的。

  做爱时,让女人舒服,永远是好男人的天职!

  毕竟之前做了两次,射了两次,这一次,随着大床的吱吱作响,和张冰一声声的控制不住快乐呻吟,张瑞一边摸着妹妹娇软鲜嫩的奶子,一边第三次将精液射进妹妹的子宫!同时第三次把妹妹送入了交欢的顶峰。

  她又到了性高潮!

  “你累吗?”等哥哥射精完毕,动也不动地趴在自己身上,张冰温柔地问着他。

  “嗯,是有点……”大手随意地放在妹妹的乳房上,张瑞无力地回了一句,现在他真的有种精疲力尽的感觉,做爱是很舒服,那是和心爱的人一起攀上云端的极乐体验,但是一早晨就射了三次,阴茎软了又硬,硬了又软,他真的有点还是受不了,毕竟他也不是铁人。

  “那你先睡一会吧,我去把咱家户口本拿出来,再准备准备,哎!人事局是不是8点上班啊?”还没说完,她就感觉身体里的那个东西没有一点硬度地滑了出去,她再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男人已经沉沉昏睡过去,他真的累了!这么想着,她便抬起手,轻轻把哥哥推了下去,之后,她坐起来,拿过被子盖在他的身上,最后,女孩又忍不住伏下头,在她爱人嘴边清纯地吻了吻,“哥,我爱你!”

  现在,不光爱你的无微不至,更爱你的身体,要行动给我实际的爱!她在心里轻声说。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