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年后的母子突破上部完

第1章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

  当然,之所以不称之为理想,就是因为它的不现实性。

  如果你能轻易达到自己的梦想,证明你是个不思进取的人,给自己定的目标太狭隘。

  当然,如果你的梦境很华丽,整天将自己包裹在梦里不愿醒来,那也是不可取滴。整天买彩票,难道你也整天算计中得的奖金应该怎么来详细支配吗?那样就痴人说梦了。

  以上论述,和本文无关。别骂我。之所以说到梦,是因为我从小到大有一个梦境,感觉很真实,又很虚幻。

  梦里的我也就四五岁,好像是中午,在睡梦中被说话声吵醒。睁眼看见妈妈趴在床头看着我,而他身后则有一个陌生的叔叔。妈妈见我醒来就去伸手抱我,但是身体确是前后摇晃的。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妈妈扶起,才看到妈妈的裙子被叔叔放下。妈妈说这是专给人打针的医生,妈妈在被人打针……许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分不清这是一个梦还是一段真实的回忆。只不过从那时起我就特别害怕打针,甚至高考考取了高分填报志愿时,我的第一排除专业就是医学,以至于到现在再看那些考取了医科院校们的后进生们,心中却羡慕起了人家的滋润生活。

  上文说了,梦会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向和方法。自从自己懂得了男女之事后,便时不时地去回想那个似真似幻的梦境,对于老妈,好像也带着些许的道不出的感觉,指引着我以后与她的相处方法。

  同志们等不及了吧?我也觉得我现在婆婆妈妈的像极了大话西游中的唐僧。

  好的,同志们,赵本山大叔说后面略去七十八个字,我直接来个略去七百八十字吧。

  故事已完。谢谢同志们鼓掌。

  开玩笑了哈,要真是那样,估计我的信箱又得爆满,大过年的找骂不好,那我就拿出初一的事情详细描写下。狼友们,沉住气,事情是这样滴……大年初一头一回,串访亲朋好友,好像全国都一样吧。初一的早上天没亮,我就拉着老婆出门了,好不容易走完所有人家,太阳已是升到了头顶。本来昨晚等本山的小品等的脑袋发胀,早晨又在明哥家喝了点,加上明晃晃的阳光刺得我眼睛睁不开,于是换老婆驾车,想赶紧回家补个觉。

  马上就要到家了,老婆手机响了。是她一个已远嫁南方的同学打来的,今年回了娘家过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让她去玩一会。娘滴,没办法,我只能下车,嘱咐好老婆慢点开,早点回,然后胀着脑袋回家。

  打开门后,发现客厅电视开着,换了拖鞋准备上楼上的卧室。这时从书房传出老妈的声音「你们三奶奶家去了没有?听说你们那个北京的大爷今年回家过年了?」我揉着眼睛循着声音进了书房,发现老妈正拿着个尺子在书桌旁站着。看到我自己进来,就接着问我老婆怎么没回来,我跟她说明了情况。

  「去三奶奶家了,那个大爷没回来,听说是为了避开坐火车的高峰期,年初三才来。我爸去哪了?」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外走。

  「你在这拿着个尺子干啥?」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问老妈。

  「你爸被你叔叫去喝酒了。后脊梁又痒痒」,老妈一边说着一边把尺子又伸到了衣服里面挠后背。

  老妈有银屑病,也就是牛皮癣。我小的时候就有这病了,那时候在老家我经常给她挠后背。像花斑一样,一块块的挠下来,然后被挠过的地方就会通红,有时候还会渗出血来。

  老妈在我小时候经常说,长大后当个医生,好好给她看看怎么回事。

  然而最后我辜负她了,原因是什么?她或许永远不会想到。

  后来断断续续的看了很多医院,药是没停过,正方偏方的弄了不少。上了高中就没再给她挠过,她也曾经跟我说过基本好的差不多了。今天要是我老婆在家,她是断然不会当着面去挠的,虽然这病不传染,但是不好看。老妈爱面子,这个我最了解。老婆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妈有这病。

  「脊梁上的还没好?我看看来。」我又回到了书房。

  「左肩和后腰这里还有一块是不是?」老妈转过身去,掀起了衣服。

  十来年没看了,和我印象中相比确实好转了不少,最起码后背大部分都光滑了,剩下的只是局部还有白白的小片。

  「恩,确实好了不少了。我再给你挠挠吧?」「嘿嘿,你不嫌脏啊?」老妈转过头傻笑着对我说。

  「嗨,小时候又不是没给你挠过。要是嫌脏,早和你断绝关系了。你往上掀掀褂子,上面的那块好像不小。」我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肩膀,让她俯在书桌上。

  「哎呦,那样就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啊。算了,我脱下褂子吧。」老妈不再推辞,站起身脱掉了外套,然后将毛衣拉到了肩部,俯身趴在了书桌上。

  于是我就开始给老妈挠痒痒,很快,肩上的死皮就被我扯下来了。望着老妈的身躯,我是感概万千啊。

  十来年没给她挠过后背了,想想那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屁孩,现在却成了一个马上就要当爸爸的人。现在我理解老爸跟我说过的话了「当啥也别给人当爹,累!」确实,还是小时候好,啥都不用去想,哪像现在,时刻得提防着是否有人阴你,做事得小心翼翼。哎,又扯远了……反正当时我就在短时间内把我走过的人生之路捋了一遍。哎,挠完肩上的准备挠腰上的时候,我的回忆恰好就停在了高中上学的公共汽车上。

  青少年为啥不能饮酒,因为酒不是好玩意,能让你壮胆加脑袋程序出错。

  我情不自禁的就将目光往下瞄,老妈是趴在书桌上的,那大大圆圆的屁股离我下面不到十公分,只要我稍微往前动一下,就能接触到。

  看的我是面红耳赤啊,弟弟不自觉的就笔挺致敬了。同时我也想到了我的那个梦境,是否那位烂人当初就是这样操她的?

  眼睛的目标不在背上,慢慢地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进而就变成了腰部的抚摸。这时候老妈还没有感觉出异样,还在问我肩上厉害点还是腰上厉害点。

  「啊,当然是腰上,你看这里还有一大块。」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嘴上说着,其实脑袋里想的还是这个我曾在车上顶过一年多的屁股。那时老妈肯定是能感觉出来的,可为什么没有半点避让的意思呢?是害羞而难于启吃,还是……如果我现在假装不小心再顶上去,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人大了,考虑的事情就多了,虽然我喝了点酒,但是还是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的,最终我没敢。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下,对老妈说:「妈,你下面还有一块,你再拉拉裤子。」说实话,她下面确实还有一小块没挠到,我当时确实也不是不怀好意的。可是老妈却不让,说那下面自己能够着。我就说怎么也是挠一次,弄干净了吧。于是双手扯住裤子往下拉。

  老妈的裤子是老婆给买的,那种很宽松的,料子很软,下面的裤腿很宽大,像喇叭裤。当时选的时候我是不赞成的,这哪是冬天穿的衣服,就是夏天穿的,买回去让老妈一看还以为我们买反季节的省钱呢,但是老婆说我不懂。买回来后老妈还真的很喜欢。

  哎,女人的审美眼光啊……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裤腿松,腰部也松,我只那么轻轻一拉,裤子便滑过了大屁股的阻挡,一下到了屁股以下,白花花的屁股就近在眼前了。在这一刹那,我内心很是震撼,这就是我顶过的那个屁股吗?比我老婆的丰满多了,要是从后面顶进去,肯定舒服。小时的偷窥只是从镜子中看到的反像,远没有这真实的刺激。

  写到这里,性急的朋友可能在意淫了,我在附件中配了一幅图。请别误会,这不是本人妈妈,我手上确实有老妈的生活照,但是考虑到隐秘性的问题,我就不发了。照片为本人以前一网友所赠,现在看来其身材和老妈相像的很,于是拿出来供大家参考。

  老妈呆住了一两秒,可能她也没想到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褪下了裤子,然后两腿微屈夹紧,手就去拉裤子。

  我还在后面张着嘴巴欣赏,根本没想什么,就拉住了裤子不让她穿,另一只手抓住了半个屁股。可是马上就又后悔了,这成什么了,儿子拉住母亲不让她穿裤子?

  太明目张胆了。可是手已经拉住了,再去放手,就显得我真是有龌龊想法了。

  脑子飞快运转,想找个台阶下。

  老妈这时候两手还在使劲往上拉,我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合适理由,就这么耗着。

  「唉!」老妈发出很大一声叹气。

  然后两手抱住了头,把脸埋在了胳膊里,又重新趴在了书桌上。坏了,这是老妈对我的警告,再不给她拉上去,后果肯定很严重。这可是亲妈,我心虚了。

  可是看着这么个丰满的屁股,哈哈,心里有点不甘,就打了两下,准备给她穿上裤子。

  可是刚轻轻打了一下,老妈却发出了我从来没从她嘴里听到的声音,就是那种拉的长长的汉语拼音「eng ……」,我以为我听错了,就用拉裤子的另只手用力打了一下,这下听清了,又变成了拉的长长的很深沉的「嗯……」的音,声音大了许多,还颤抖着。

  偷看了很多年,这种声音我是从来没听到过。老婆倒是经常「eng ……」地叫,联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憋不住了。但还是不敢确定老妈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于是,我大着胆子双手按在老妈肩膀上,然后下面狠狠地顶住了她屁股,一直将她顶到靠住了书桌为止。心里想啊,要是她不是那个想法,我这么做,她肯定会起来走人的。可是又一次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两胳膊又抱了下头,埋的更低了。

  事到如此,我彻底明白了,也彻底放开了。几乎是用颤抖的手解开了腰带,将坚硬的鸡巴释放出来。然后想都没想就用手扶着往里插,由于老妈的姿势合适,很快就找准了目标,然后用很慢的速度往里挺近。

  里面已经是很泥泞了。老妈这时不再发出声音,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我插到底后,便将双手又放到了她肩膀上,开始慢慢抽插。这样约莫过了三五分钟,本想着她会再叫两声的,可是却没了半点反应。

  慢慢加快了速度,下面也发出了「啪啪」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此刻听起来是那样的悦耳,每次插到底,我的腰部都前凸成了弓状。此时此刻,我脑袋几乎一片空白,根本不在乎什么后果,完全沉浸在了这份湿润的感觉当中了。

  突然想到了那种面对面的姿势,于是我拔出了鸡巴,然后想让老妈转过身来,可就是扳不动她,情急之下,我抱住了她的腰,然后把她抱离了书桌,使劲转了过来。老妈依然用胳膊挡着脸,任凭我怎么弄,她都不肯站着,而是用屁股靠在书桌上半坐着。

  这个姿势咋弄?根本没法进。我傻乎乎的站在旁边,无计可施的时候看到老妈虽然坐着,但是两腿中间还是有空隙的,于是拉住了她一条腿往外移,扶着鸡巴就往里插。老妈显然不会想到我用这个姿势,开始用头顶开我,但是已经插进去了,她便不再挣扎,用一只手捂着脸低头埋进我怀里,另一只手绕到我身后打了我肩膀一下。

  看她没什么强烈抵触,我便又开始耸动起来。这次我两手抱住了她的屁股,让她半坐在书桌上,她分开腿夹着我的身体。虽然还是有点难为情,但是我当时确实不大冷静了,特别想看看她的脸,于是身体使劲往后仰,想让她低垂的头离开我的身体。

  可是我越往后仰,她的头就越往我身上靠,导致下面都快滑出来了。没办法,于是又抱住了她屁股使劲抱离开书桌,就这样,我俩终于面对面站着了。

  梦寐以求的姿势,我开始抱着她屁股使劲抽插,时不时地还在她屁股上打两下。

  终于,老妈好像有点进入状态了,双腿开始夹紧,另一只手也放到了我肩膀上。

  强烈的感官和心理刺激开始让我忘我。随着动作的加快,老妈虽然依旧没发出声音,但是下面却开始配合起来,和我一起来回晃动。

  终于,我要忍不住射了。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射的时候喜欢吻住老婆的嘴唇。

  于是抽出一只手想掰开老妈捂着脸的手,但是老妈却死命捂着。干脆我两只手一起去掰,这时候少了我的支撑,老妈的屁股也开始自觉地迎合我的抽插了。

  又是僵持。我突然想笑,忍不住笑出了声,老妈不知何故,分开了手掌露出眼睛看我,然后我肩膀上又重重挨了一巴掌。她的水已经淌到了大腿上,黏糊糊的。

  要爆发了。我忍不住地加重了速度,终于她又发出了「eng ……」的声音。

  「妈,我想射进你里面。亲你。」我颤抖着说,刚说完,老妈便用绕在我肩上的手使劲把我头压低,然后依旧用手挡着脸,和我来了个亲密接吻。

  全射进去了。在我射的时候,老妈的双腿紧紧夹着来回磨蹭,好像要把我全部吸出来一样。

  刚射完,老妈便转过身去开始擦。我也无力地提上了裤子。

  做完之后的感觉就是有点后悔,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做了这种事,虽然当时很激情,可是后来又想了很多其他事,这就是上篇的结尾了。

  好了,故事已经结束。或者说,阶段性结束,因为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但是现在我可以肯定的是,这已经成为一个故事。尘封的往事或许不提为妙,但是像此类事情,或许说出来的意义也会有的。走过的人认为这是一个教训,没走过的或许还有许多人向往。记住,这只是一个故事。

  至于后来如何,后来很正常。老妈依然是老妈,我依然是我。要说事前事后的区别,恐怕只有我俩才真正懂得,那就是:她更像是一个老妈了,我更像是一个儿子了。

  呵呵。本来就是母子,哪来更像呢?关系更密切有点过,反正就是关系很微妙了。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