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生欲火,我管儿子叫哥哥】【完】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眼角的鱼尾纹,我意识到自己已经36岁了,叹息自己不在年轻,每当这时,我都有一种莫名的悲哀。但令我惊喜的是,我依然残留着年轻时的影子。不大但饱满的乳房,在每次戴起乳罩的时候都是十分的坚挺;依然纤细的腰部是我注意平时生活习惯的结果;最令我满意的是自己形状诱人,在走路时会不自觉扭动的丰臀,每当穿起职业的套裙,她都会撑起近似的圆形,展现出一个成熟女人的性感;最后,令我放心的是,我没有丧失女人强烈的性欲。每当在和学校年轻的男老师闲聊逗趣的时候,看到他们兴奋的表情,殷勤的举动,我都会对自己的魅力给予最大的肯定。说实话,我喜欢和男同志调情,那会给我极大的欢愉。

  我的丈夫是个出租车司机,体格健壮,很强。可是却在我28岁那年的一次车祸中离开了我,为了孩子,我没有再嫁,八年来,我一直在对孩子的责任和强烈的渴望中挣扎。於是,我变得敏感。只要稍微受到外部的刺激,就会呼吸急促,春心荡漾,有时甚至是电视剧中的一段男女主角的湿吻,也会让我私处湿润。每当无法忍受的时候,我都会对着亡夫的照片自慰,因为我怨他!可是每次高潮之后,我却又无比的羞耻,不敢再看他的照片。我也曾想过找个性夥伴,但是我总是提醒自己,自己是一个老师,我被我的职业束搏,於是,学校午休时与男同志的逗趣和上网聊天成为我快感的来源。慢慢的,我发现我喜欢暴露自己,在学校不可以,於是,在家里。儿子小林已经19岁了,是一个学生,也在我的学校。

  我虽然是老师,可是儿子学习并不是很好,而且油腔滑调,也许是我没教育好他,也许是和他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学坏的,但是,我爱他,因为他是我的亲生儿子。

  他越来越明显的成人强调和嘴上的小胡子,让我觉得他开始变得像个男人了。

  我知道他已经可以满足我的暴露欲了,所以,在家的时候,我总是穿的很少,睡衣都是大V领的睡裙,有的还半透明,而且在家我一向不穿胸罩,只穿背心。每当我在他面前的时候,我知道他都在不时的注视我,注视我偶然露出的乳沟以及裙摆下白皙的大腿,我总是佯装不只,任其揩油,而且会兴奋到微微的渗出爱液。

  我曾数次见到他下身突起的「帐篷」。我真是兴奋,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几近中年的女人竟然能让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如此亢奋!!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和自己的儿子发生性行为,因为他毕竟是我的儿子,我的亲生儿子,那是乱伦!可是,我不检点的行为,却为之后事情的发生埋下了恶果。

  因为,上课总需要课件,所以学校给我配发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让我做课件。

  因为我对电脑一窍不通所以经常向儿子学习。因为他有一台电脑,是他考上高中那年我给他买的,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他好像对电脑方面的东西什么都懂。

  我不仅在他那学会了使用办公软件,而且还学会了上网和聊天。从此,我发现了一片新的天地。在网上,我不再是母亲或老师,我没有负担和压力,我可以很放荡。

  於是,我每天下班之后,吃过饭,收拾完家务,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儿子给我申请了一个MSN的聊天软件,我就用他和不同的人交流,和不认识的人调情,不时还登陆一些色情网站,见到了很多新奇的东西,大多都是日本的,知道了男女之间竟然可以有那么多玩法!但是,我却忽视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儿子那屋也有电脑,而且我在上网时,他也在上网!!

  事情终於发生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周六的中午,我打开MSN,发现邮箱里有新的邮件,打开一看,是有人要邀请我聊天,上面只写了四个字--「骚女加我」。看到这下流的邀请之后,我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格外兴奋,毫不犹豫的把他添加到「联系人」,接着看了他的个人档案资料。只见他个人档案资料里的照片是一个由各式各样的阳具组成的花朵,那些阳具有的长一点,有的短一点,有的粗,有的细,真是惊人。我足足看了5分钟,看的我心潮澎湃,私处也痒了起来。再看他的名字,叫「专干骚女」,自我介绍写的是「本人鸡巴特长」,兴趣爱好是「乱伦、喜欢操30岁以上的骚女」,接着是……我越看双腿夹得越紧,内裤的低部也贴到了会阴上……整个下午我都在想着这个人,心神不宁,只要一想到他的那些文字和图片,下身就瘙痒的不行,而儿子小林则始终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整个下午在我的急切等待中过去。我做好了晚饭,对着儿子的房间喊道:「小林,快出来吃饭!」只见他摇头晃脑的走了出来。

  「怎么了,儿子,怎么这个样子?」我关心的问道。

  「哎呀,做了一下午作业,头都大了」「今天怎么这么听话,没出去玩呀?」「怕你一个人孤单嘛」儿子笑着说。「儿子真大了,知道疼妈妈了。」我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说。「妈妈,你今天晚上上网吗?」他表情古怪的问。

  「上呀,怎么了?」「没什么,就是问问,妈妈你上网都做什么呀?」「我呀,能做什么?就是看看教育网有什么信息。」我骗他说。「我给你弄的那个聊天软件你用了吗?」「用了,用了,很好呀,已经有不少人了,今天下午还……」我想起下午的事情,没有往下说。儿子小林突然精神起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像妈妈这么漂亮性感,在网上很吸引人的。」「哎呀,胡说什么,妈妈老了。」我心里很高兴。「一点也不老呀,妈妈,你看你皮肤白皙,上下丰满,多迷人。」儿子的称赞让我一惊,满脸绯红:「你这都是和谁学的,不正经。真是应该好好教育教育你了。」看到我不高兴,儿子就不再吭声,默默的吃饭,但是她的眼睛却未离开过我的身体,而且今天的眼神格外炙热,看得我很不自然。他很快的吃完饭,就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我一边洗碗,一边想:儿子今天为什么这么古怪。

  我把一切收拾乾净,怀着期待的心情做到了电脑前,当我打开MSN的时候,我紧张的迅速查看,那个叫「专干骚女」的男人能够在线。看到他联机的提示后,我兴奋到极点。不一会,他发了信息过来:「你好呀,骚女」「你怎么这么说话呀?」我故做矜持。

  「哎呀,还生气了,我给你发的聊天邀请是」骚女加我「,你要不是骚女,加我干什么?」「你,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呀」我被他说的无言以对,只好发嗲。

  「还有更坏的那,嘿嘿,骚女,告诉哥哥,你多大了?结婚了吗?」「你是谁哥哥呀,我三十多了,你多大?」我打道。

  「我呀,20了。你这么骚,是不是跟很多男人搞过?」「你才20呀,小孩子呀,和我儿子差不多」我有些失望,同时也感叹现在孩子的早熟。

  「20怎么了,我年轻力壮,专操你这种30多的骚女,嘿嘿,你是不是没有老公呀?」「你,你怎么知道?」我很震惊。「有老公的话,就不会这么骚了,嘿嘿」「不和你聊了,讨厌」我有点生气。

  「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跟你看样好东西」他发过来了一张图片,是一个戴眼睛的男生把一个我这种年龄的女人大腿拉开,用阴茎插入女人阴道的图片,而且还会动,那女人的表情似哭非哭。这张图片使我已经湿润的阴部,更加潮湿。我下意识的用手在阴户上揉了一把,以缓解阴部的湿痒。「怎么样,嘿嘿,好看吧?」「这,这是什么呀?」「这是儿子操妈妈,怎么样喜欢吗?」「你可真坏,发这种图」我装做正派。

  「装什么呀,还要吗?我这还有很多那」「那,那还有吗?」我强烈的欲望,使我还想再看。

  「哈哈,骚女就是骚女,叫我哥哥,我才给你看,嘿嘿」「哎呀,你那么小,求你了再给我发点吧」我实在叫不出口,只有哀求。

  「不行,不叫哥哥,不给看。」我很犹豫,虽然不想叫,但那图片上被拉开的女人大腿,以及那女人舒服的表情都不住的刺激着我敏感的性腺,尤其是两人年龄上的差距,更令我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见我半天没回话,他有发来信息:「在网上不分什么大小,而且,我们又不认识,有什么不好意思,我这还有更好的那,爽死你,快叫呀,要不我走了。」他抓住了我的弱点。「那,哥,快发吧」我羞红着脸,打道。

  「不行,是哥哥」「哥哥,快给妹妹发吧」我被欲望折磨得开始不知羞耻,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向这个小孩叫哥哥的时候竟然如此兴奋,乳头完完全全的涨了起来。

  「唉,乖啊,嘿嘿,你真是又骚又贱,哈哈」说着,他又发过来一张图片,还是那个男孩和那女人,但这次变成了狗交式,男孩在后面抓住女人的双臂,用力插入,也是可以动的。它对我的刺激实在太大了。我幻想着我就是那个女人,就那样被男孩从后面蹂躏。爱液不停的从子宫流出,整个阴部好像有小虫在爬,只要稍微挪动屁股,就会有细细的淫水流出,我只有一次次的夹紧大腿上下摩擦,才能得到短暂的满足。

  「骚妹妹,是不是你的B开始湿了?」「嗯,再发」我竟然回答了她的提问。

  「骚妹妹,是不是连内裤都湿透了?」「你管那,快发」他的话越是下流,我就越是急切。

  他没有回答,我知道他上在等我回答,没想到一个20岁的男孩竟然这么老练。

  我只好再次回答他:「嗯,是湿透了,人家好难受,你就快发嘛」「哈哈哈,对,乖乖的,哥哥就满足你」说着,又是一张图片发了过来,是一张那女人骑在男孩身上,扭动腰部的图片。

  「有没有,再刺激一点的?」我飞快的打出。

  「哈哈,你可真是骚,我这有的是,但是你得告诉我你的B松吗?」「你怎么净问这些下流问题?」其实,我并不反感这些话题。「快说呀」「不松吧,因为很久没……」「那你平常发骚的时候都怎么办呀?」「自己解决,你快发」「不如让我操你吧?」「你,哈哈,你发育全了吗?」「你这样的我能干俩」紧接着又是一张图片发了过来,这次是一张已经勃起的阴茎的图片,看上去不很清晰,但是仍然可以看清。那阴茎并不很长,但是格外的粗,尤其是龟头完全像一个硕大的坚硬核桃。

  「好大」「哈哈,怕了吧,那是我的,怎么样,能不能满足你?」「骗人我才不信,你才多大呀。」我根本就不信。

  「操,那是我自己拍的,你怎么才信?」他认真起来。

  「你既然可以拍,恩,那你打一个V的手势在你那宝贝旁边,让我看看,哼哼。」我以为一定可以识破他。

  他没说话,不一会,有发了一张相片过来,竟然真的是在阴茎旁边有一个V的手势,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样?嘿嘿,想不信都不行。」「那你怎么会那么大呀,跟成年人的一样」「喜欢吗?怎么样和我干吧?就喜欢操你这种骚女。」「不行,你那么小,跟我儿子一样。」「儿子和妈妈怎么了?那才刺激呀。」「你可真是下流,这也说的出来。」「哼,装什么,都什么年代啦?说实话,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要?」「嗯,是啦,要不为什么让你发图片呀,快发吧,我真的很难受」我再一次央求他。

  「你平时都怎么自己弄呀?」「什么怎么?就是用手呀」「插到B里吗?」「不,我嫌脏,就是在外面摩擦。」「再洗呀,你那样又不爽,我告诉你,你把手指伸进B里,然后找里面有一个突起的地方,用力的挖那,另一只手捏阴蒂,保准你爽得尿裤子,嘿嘿」「那,那多不卫生」我被他说的有些心动,开始隔着内裤搓起外阴。

  「怕什么,就是这样」说着,又一张图片发了过来。是一张会动的图片,两只手指插入一个阴道,然后想小便一样,喷出大量爱液。我真的不知道,女人还可以这样泻精!!!我只感觉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着,乳头涨得又酸又痛,内裤的底部已经完全贴到了外阴上,用手摸上去就会摸到咸湿的淫液。我回头看了看关着的门,又听了听儿子屋子里的声音,确认他没有走动后,便把两只脚搭在书桌上,掀起裙摆,把红色的内裤拉到膝盖上,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在外阴上摩擦,左手则伸到背心里面抓住乳房又挤又捏。

  「说话呀,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他问了几遍我都没有回答,最后,我只打了一个字:「发」好像知道我在手淫似的,他这次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张一张的发过来图片,各式各样的淫乱图片在我电脑的屏幕上出现,有的是学生把老师按在书桌上奸淫;有的是老头把妇女捆绑起来鞭打;有的是男孩在中年女人脸上射精……这些图片刺激的我的子宫,大股大股的溢出淫水,阴道中彷佛有很多很多的小虫在爬再咬,可是无论我怎么样磨擦外阴,都无法使快感达到更深。我试着轻轻拨开大阴唇,用中指在穴口抠挖,左手也放开乳房,用指甲轻捏阴蒂。我突然感觉到久未尝到到的快感,我的手指好像带电,每抠一下,全身彷佛受到电击班的哆嗦,快感从整个阴部快速到达子宫,大腿也跟着发麻,骚水也越流越多,爽得小声的呻吟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恩恩…啊」。

  也许是刚才太过急切,我忘了一件事情,正是因为这件事,我事后无数次的后悔!我只是把房门关上了,却,却没有锁住!!正当我想把手指更加深入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儿子小林站在了门口!我只有惊呆,紧接着是无地自容!看看我当时的姿态吧--大腿大张开,双脚打在书桌上面,红色的内裤极其淫荡的缠在膝盖上,左边的乳房裸露在背心外边,最让人羞耻的是,我的手指有一半还在流着骚水的阴道里!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脸颊滚烫的程度。而儿子小林好像并不吃惊,那一瞬间,我甚至看到了他的微笑。

  「儿子……你。你」不等我说完,他就走了过来,拉住我的转椅,把我从桌子前拉到他面前,我竟然毫无反应。他不由分说的用双手从下面脱住我双腿膝盖的联结处,向两边拉开,他是那么有力,使我的屁股都离开了转椅。他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我的私处,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对我的阴部虎视耽耽!!我立刻用双手摀住阴部,大叫:「小林,你,你要干什么?!放手!」我一边叫一边扭动屁股想要挣脱他的控制。他却怎么也不肯放手,淫笑着说:

  「妈妈,儿子已经想操你很久了,快把手拿走,儿子让你痛快,嘿嘿。」我被他的话震惊了!没想到在自己亲生母亲的反抗下,他竟然毫无惧色,还说出,还说出「操」这个字!我感觉他不再像平时对我言听计从的小林那个乖儿子了。

  「快放手!你听见没有,你这个畜生!!」他发现这样没办法得逞,就放开我的腿,来抓我的手,将我的双手拉到椅背后面,我使劲的蹬腿挣扎也没有用,他那起我放在床上的手机充电器,用它的电线把我的双手在椅背后面结结实实的绑在了一起。

  「嘿嘿,怎么样妈妈?还挣扎吗?」「你真是个畜生,这么多年我白养你了!!」我大骂着。

  他也不说什么,从床上拿了枕头垫在了我屁股下面,接着抓住我缠在膝盖上的红色内裤,顺着我的小腿扯了下来。他把内裤展开,仔细的查看阴部的地方。

  我羞得脸色绯红,叫道:「不…不要看!」「哇!妈妈果然没有撒谎,真的连内裤都湿透了」说着,把内裤凑近鼻子,「妈妈的内裤又香又骚,真好呀!」「你,刚才是你……」「是呀,没想到妈妈竟然是那么骚的女人,真是少见呀,嘿嘿」我全都明白了。原来刚才在网上和我调情的那个男孩竟然是我的亲生儿子!

  我连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现在让我来看看妈妈的骚B」说着,他用开始的方法,把我的大腿拉向两边,由於没有了内裤的约束,他把我的大腿最大程度的打开,我那粘满淫水的阴部完完全全的呈现在,自己亲生儿子的面前。

  「小林,妈妈求你,不要了,我可是你的亲生妈妈呀,求你了小林。」他抬起头迷住眼睛看着我说:「你能在单位和那些年轻的男老师打情骂俏,就不能满足一下自己的亲儿子吗?你知道你扭着你那个贱屁股在人群中走过的时候,人家都叫你什么吗?人家都叫你」骚屁股「,为了不让你到外面去骚,我现在就满足你,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嘿嘿」儿子的话让我羞耻难当,没想到在外边,我已经被别人看成了一个放荡的女人,但这不是我的错呀。

  「嗯,妈妈你果然是骚货,嘿嘿,大阴唇这么黑,一定是经常手淫的结果。」儿子一边仔细的观察我的阴部,一边津津有味的评价起来。

  「不,不能看呀,不要,不能,求你了小林,不要看」我羞得把脸扭到一边。

  可是,我竟然在亲生儿子的猥亵下,得到了极大的快感,他的话越是下流,我就越是兴奋,只感觉阴蒂涨得发酸,淫水细细的流出,整个阴部都不自觉的向内一下下的收缩,连脚趾也下意识的拳起又张开。「妈妈,你现在是不是很兴奋呀,你看」说着,她放开我的一条腿,用中指在张开的穴口抹了一下,送到我眼前,「妈妈快看,你的骚水都粘到我的手指上了」我扭过头,看了一眼,一大滴淫水粘粘的包围着儿子的指肚,我羞得不敢再看,儿子却将手指放到嘴里裹里又裹:「嘿嘿,妈妈的骚水真香,一定要多吃。」「别,脏……」「今天我要把你玩个乾净,你身上没一个地方我都不会放过的,让你骚上天。」说着儿子小林把我的左腿拉直,从脚趾开始舔食起来。

  「啊,不要小林,那脏,不能那样,别呀」他根本不理我的喊叫,先是把我的脚趾一个个的吸到嘴里吮吸,湿滑温暖的感觉从脚趾像上扩散,紧接着是脚掌。

  「啊,痒……」「没关系,妈妈,一会你就舒服了」舌头顺着小腿到达膝盖,暖流也越来越强烈,我期待着儿子继续像阴部逼近,可是他到了膝盖就停止了,又从另一只脚开始,当两条小腿都舔完后。他兴奋的看了我一眼,我们目光相对,我羞辱的不敢看他。他自己却满意的笑起来,把我的双腿并拢,向上推起,露出大腿的后侧和整个屁股。

  「哎呀,你,你要干什么呀,小林,快,快放开妈妈,这样,这样多不好看呀」我感到这个姿势实在太难为情,小声央求他。

  「哼哼,妈妈你今天就是我的玩具,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要让你的身上粘满我的口水,嘿嘿」说着,他从我膝盖的关节处开始顺着两腿间的缝隙从上到下用舌头和嘴唇摩擦。时而用粘满口水的舌头舔,时而用双唇吸,被舔食的地方,先是酥麻的感觉一阵阵的传到阴部,紧接着是口水蒸发的微凉,感觉真是舒服。

  他每次都是只舔到大腿根部,就折回往上,这样几个来回,我的鼻尖已经微微的渗出汗水,口里也小声的呻吟起来。虽然很爽,但是总好像并不是很畅快,激烈的欲望压制在胸口不能完全的得到满足,我知道,是因为,我敏感的骚穴,没有得到抚慰,我心里一次次的央求着:儿子,快,快玩妈妈的小穴!!可是,他却好像戏弄我一样,绕过了我因为紧夹双腿,而高高突起的阴户,舌头贴着我的大阴唇滑向屁股,到达了肛门。「妈妈的屁眼真小呀,好可爱,让我来尝尝」他先是用舌头抵住肛门,想要穿进去似的,接着,把肛门里外舔了个乾净。我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舔肛门,虽然在网上看见过外国人肛交,但是从来没想到,被人舔肛门竟然如此舒服。

  「啊…啊…恩…恩恩…」听到我的呻吟,儿子抬起头,笑着说:「怎么样妈妈,爽吧?嘿嘿,还想让我舔吗?」「嗯,想……」「想我舔你哪里?」「啊…往上…」儿子知道我想让他舔哪里,可是故意装傻,问我:「说清楚呀,妈妈,往上是哪?」「儿子,妈妈求你了,别逼妈妈了,快舔吧,好吗?」「不行,一定要妈妈说嘛」我见扭不过他,只好小声说:「阴……」「嘿嘿,妈妈,你要是想舒服可要骚一点呀,刚才你在网上不是很骚吗?」他一边说,一边拍打我的屁股,「快说清楚妈妈」我虽然害羞,但是想到自己一切放荡的行为都被儿子知道了,再怎么隐藏,儿子也知道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只好小声说:「给妈妈舔阴部。」听到我的话,儿子格外的兴奋,短裤上撑起的帐篷更加高了:「嘿嘿,妈妈你的骚劲连A片的女主角都比不了,儿子这就满足你,哈哈哈,不过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呀,这是什么呀?」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掌轻拍我的阴部。

  「是阴部」「不对」他不依不饶。

  「这是妈妈的阴部」我羞红着脸答。

  「不对,在骚一点。」我知道他想让我说那个词。其实在平时我很喜欢那个下流的词,她让我莫名的兴奋,没想到今天轮到我自己说。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淫荡。

  「是,恩……」「是什么,快说呀妈妈。」「是,是妈妈的,是妈妈的逼」「哈哈,这就对了妈妈,那这又是什么?」他一下下的揪着我的阴毛。

  「这是妈妈的B毛」「那,这是什么?」他用中指压住我的肛门。「那是妈妈的屁眼」「哈哈,妈妈你真是又骚又乖,儿子要好好奖励你,看我不让你B水横流的,嘿嘿」我突然感觉胸口压抑的欲望得到了一些发泄,在刚才和儿子的一问一答中,一直憋在阴道里面缓缓渗出的爱液,也冲破了阴门而大股的排出。就在这时,儿子将我的双腿扛到了肩膀上,头部埋在我的大腿中间,开始给我舔阴。他并不是胡乱的东舔西摸,而是先用湿润的嘴唇亲吻我的大阴唇,亲吻的同时用舌头飞快的划过我的小阴唇,令我的外阴温暖的同时,使我的好像收到电击,快感快速的通过阴道壁到达子宫,我清楚的感到从子宫泻出的暖流一股股的通过阴道,慢慢的我的会阴湿了,接着是肛门。

  而到达全身的暖流边成淫荡的呻吟从我的口中叫出:「啊…啊啊恩…恩恩恩恩恩…啊啊啊啊啊…舒服…啊啊啊…好儿子…啊啊啊……多一点…啊啊啊…妈妈爽…啊啊……阴啊好啊好爽……」听到我在叫床,儿子更加卖力。他开始用整个舌头从会阴开始慢慢覆盖整个阴户,到达阴蒂后,用舌尖飞快的抽打两下,再重新开始,没当他抽打阴蒂的时候,我都不自觉的先是往后躲闪,紧接着,又向他的舌尖迎去。

  「啊啊…好儿子…啊啊啊…妈妈…啊啊……玩阴蒂啊啊…快玩啊啊……妈妈求你啊啊…恩恩…对对啊啊啊啊……」听到我的请求,他用两个拇指把包围阴蒂的嫩肉用力拨开,使其能够完全裸露出来。

  「妈妈,快看着我,看儿子是怎么玩你的阴蒂的」我微张双眼,低头看着自己亲生的儿子玩弄我的阴蒂。他的舌头飞快的上下搏动我的阴蒂,我随着他舔弄的节奏,一下下的挺动屁股,当他用嘴将整个阴蒂吸住的时候,我又拚命的抬起屁股不停扭动,使阴部尽量贴近他的嘴唇,头部也向后仰去,胸脯向上挺。

  「啊……啊啊啊…啊啊啊恩恩…厉害…儿子厉害呀!!啊啊啊啊啊……好厉害的…啊啊啊舌头,啊啊真厉害…啊啊啊……妈妈…好爽好…啊啊啊」在儿子的舔弄下,我感觉我的阴毛都站立起来了,大腿内侧既酸又麻,拚命的向里夹紧。正当我陶醉在这美妙感觉之中时,看见儿子迅速从内裤中掏出极度膨胀的阴茎,和我在照片上看到的一模一样。他把包皮熟练的撸下,露出里面鲜红的龟头。「啊…儿子…不能」我急得哭了出来。

  还没等我说完,随着「噗吱」一声,我感觉整个阴道被完全的涨开,子宫口被温暖坚硬的龟头堵得严严实实!

  「好儿子,啊,妈妈求你,拿出来吧,我是你的亲生母亲,你这是乱伦呀,求你了,好吗?」我哭着哀求他。

  「哼,你天天扭着大屁股,还穿的那么少,我早就想操你了,现在后悔,哼哼,来不及了」接着,他两只手抓住我的两个脚踝,粗鲁的向两边扯开,挺动腰杆像划船一样,使劲的抽插起来,一边弄一边说:「你这么骚,B还这么紧,叫你紧,叫你紧」虽然我的浪穴里有很多的淫水,儿子的阴茎可以自由的出入,但是我真的是太久没有做过爱了,只感觉好像整个下身都已经被儿子的阴茎涨满,而且他来的还那么突然猛烈,使我在畅快中带着疼痛,有些吃不消,阴道中也发出剧烈摩擦的「吱吱吱」的声音。

  「儿子,啊啊……慢啊啊恩…慢点…妈妈啊啊啊受不了…啊啊…B啊啊要破了…啊啊啊……」听到我带着哭腔的呻吟,他不但没有减慢速度反而更加用力。由於我的阴道道程较短,所以他每次插到底,阴茎还有一部分再穴外。他彷佛想把阴茎完完全全的塞进我的浪穴,只见他没一次都是把屁股后撅,然后猛的挺直,每一下,龟头都狠狠的撞击在子宫,我真担心它会破掉。这种冲击带来的快感实在是太大了,这一拨的快感还没毫尽,下一拨快感接踵而至,经过五、六下的抽插,我的疼痛完全的消失,只剩下电击般的快感:「啊…啊儿子…啊啊啊…你好狠呀…啊啊恩…好狠…啊啊啊啊…妈妈的穴…啊啊啊恩…穴不行了…啊啊啊啊…」虽然双腿被儿子一次次的扯向两侧,但是,我还是不自觉的夹紧阴部,我的两只乳房,也被震动的来回摆动,「啊啊……啊啊恩啊啊啊啊啊啊啊…儿子…啊啊啊…啊啊啊……不能了…啊啊啊……爽死了…啊啊啊妈妈爽死了……啊啊妈呀…我要死…」「再大点声,骚货,叫的再骚点,骚B,干骚B,干骚B…!!」听到我大声的叫床,儿子愈加兴奋,嘴里不住的骂。由於是被自己亲生儿子插穴,而且还是被捆住双手,我心里极度羞耻,可是越羞耻,就越兴奋,淫浪的叫床不停。由於双手不能去抓东西,我只有用拚命的摇头去发泄心中的畅快。

  「来了……啊啊儿子…啊啊啊妈泻了,妈要泻给你了……啊啊啊泻给你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只不过插了十一、二下,我的高潮就伴随着我尖利的长音而到来,阴道快速的收缩,子宫一麻,大股的骚水泻了出来。

  我面部发烫,头发凌乱,连口水也流了出来。我定了定神,发现儿子小林的阴茎还是那样的坚硬,而我的阴部已经有些红肿了。

  「你,你……」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儿子气愤的看着我,说:「妈,你怎么这么快就泻精了?」「儿子,你,是你厉害啦」我低头小声说。「是吗?那我们接着来吧,妈妈」儿子听了我赞扬高兴起来,笑着说,「妈妈,我们换个姿势吧,你要是保证不反抗,我就把你放开」「嗯,妈妈,已经是……已经给你了,还反抗什么。」「那好,我给你解开」说着,他走过来,给我解手上的电线。

  「小林,别叫我妈妈了,那样妈妈回难为情,还是叫,叫姐姐吧。」我见与儿子的乱伦关系已经成为事实,想要减轻自己的罪恶感。

  「不!我就叫妈妈,就喜欢操妈妈,而且,妈妈还要叫我哥哥,嘿嘿。」他把我从转椅上拉起,双手从后边捏着我屁股上的双丘,硬硬的阴茎,顶在我的小腹上。

  「那怎么可以呀,多难为情呀,妈妈怎么能叫自己儿子哥哥那,你想羞死妈妈呀。」我红着脸蛋,媚笑着说。「有什么不可以,你刚才在网上不是也叫了吗?听话妈妈,快叫,儿子好让你爽。」说着,儿子轻拍起我的屁股。

  「嗯,哥,哥哥,哎呀,好羞啦」我一想儿子说的也是,就叫了出来。

  「不行,要加上我的名字。」「林哥哥」说着,我用双手摀住了脸,可浪穴却不争气的又湿了起来。

  「骚妈妈,你可真乖,哈哈哈」儿子说着,就把嘴唇凑了上来。我双手勾住的脖子,任他将舌头探到我的嘴里。他用舌头舔遍我的牙齿,然后又来勾搭我的舌头。我也毫不示弱,把舌头迎了上去,我们的舌头互相缠绕,他还不停的运送口水到我嘴里。他一边和我亲嘴,手还不老实的在我屁股的双丘上捏来捏去,时而将它们往两边掰开,时而又将它们挤在中间。而坚硬的阴茎也在我的小腹上蹭来蹭去。在他这般挑逗下,我的浪穴想不湿都不可以呀。他的舌头尝尽我小嘴的味道,便逛了出去,开始挑逗我的嘴唇,我也将我的舌头伸出小嘴去还击。它们又在嘴外纠缠起来,完全冲破了母子的禁锢,当它们分开的时候,还有口水粘在一起,然后又猛的弹向两边,迸到了我们的嘴角上,我们都会心的笑了。

  「妈妈,你舒服吗?」「嗯,好舒服」「妈妈,你可不可以说些脏话,听到你说,我会很兴奋,放开一点吗?」「好啦,哥哥,你想让人家说什么嘛?」我害羞的开始发嗲。

  「妈妈,我这个是什么?」儿子摇晃着自己开始变软的阴茎笑着问我。

  「那是,哥哥的宝贝啦。」我一边轻轻的拍打着龟头,一边回答。

  「不对」「哦,那是,是哥哥你的,你的鸡…鸡巴,嘻嘻」「哈哈,妈妈,你真乖」「嘿嘿,是哥哥教得好。」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把眼前的这个男孩当成儿子了。

  没想到我的淫荡语言竟然像伟哥一样管用,儿子的阴茎又昂起了头,「坏东西,你又硬了,打你,嘻嘻,打你。」我嬉笑着拍打儿子的宝贝。

  「妈妈,这可不能打呀,打坏了,谁来操你的小骚B呀,嘿嘿。」儿子把我保进怀里,手握着阴茎在我下身摩擦。

  「哥哥,你别弄了,再来吧。」我央求着他。

  「好呀,妈妈,不过你得摆一个够骚的姿势,我才继续操你,看你会不会勾搭男人,嘿嘿。」「哼,这有什么难嘛,你等着。」说着,我躺到床上,双手搬住两条大腿,向两边大打开,露出淫穴,媚眼如丝看着儿子。儿子却撸着JB,笑着摇头。我撅了撅嘴,变成恻身躺着,双臂挤着乳房,将上面的腿,向上抬起,儿子却还是笑着摇头。我坐了起来,苦笑着双手掐腰,想了想,接着背对儿子跪在床上,上身趴下,把屁股高高的撅起,还微微摇晃,对儿子回头一笑。这下他可是满意了,挺着大阳具,从后面上来,用舌头在我屁股上舔来舔去。

  「妈妈,怪不得人家都说你的屁股最骚,还真的是呀,又大又圆,肉还多,真是天生就是给男人操的,哈哈哈」「哎呀,哥哥,你真坏,快来吗,想要啦」「妈妈,你准备好了吗,我的大鸡巴可要开炮了。」儿子把龟头抵在洞口,拍着我的后备说。「好啦,好啦,快开炮吧,快呀」我急不可奈的扭动屁股,主动去套儿子的阴茎。只听「吱……吱」,儿子的阴茎全部被我的骚穴吞入。那充实的感觉再度来临,不同的只是这次只剩下快感。大大的龟头挤在子宫门口,就好像有一把剑直接插到肚子里,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不是女人,绝对体会不到。

  「啊!」我随之叫了一声,儿子也喘着粗气。但是,他并不急着抽插,而是晃动着阴茎研磨我的花心,慢慢的爱液潺潺的流出,我也迎合着他,一下下的扭动屁股,在阴茎和阴道的摩擦之下,我们俩的叫声此起彼伏,淫乱的气愤充斥着整个房间。他突然用力,狂插猛干起来。

  「啊啊…用力……啊啊啊……对…啊恩恩…好哥哥啊啊…再快一些,哥哥,哥哥…哥哥…啊啊啊…操…操啊啊…啊啊…妈妈喜欢…啊啊啊喜欢…」「干!干!啊…操死你骚妈妈…操死你…操死…啊啊…紧真紧」儿子的叫骂声,令我兴奋,配合着他的节奏,他每插一下,我都把屁股后坐,拚命的夹紧阴道,阴道与阴茎间夹杂着淫水摩擦的「吱吱吱吱吱」的声音,以及龟头撞击花心的沉闷响声令我发狂。

  「啊,啊,夹死我了,骚货啊,骚屁股,打,打!」儿子的阴茎在我的浪穴紧夹之下,爽得用手掌在我的屁股上抽打起来。我的屁股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抽打,这种既变态又亢奋的想法占据着我的全部思想:「啊啊啊…打的好呀啊啊啊恩恩……好狠呀,哥哥你啊啊你好狠呀……啊啊啊,打呀,啊啊啊妈妈喜欢啊啊啊…恩恩恩……对…打妈妈的屁股呀啊啊……」在我淫荡的鼓励之下,「啪啪啪」的声音不绝於耳,我只感觉儿子的抽插越来越快,我知道他要射了,便没命的扭动屁股,他也从后面抓住我的双臂,猛插几下。

  「啊啊啊啊啊,妈妈,我,啊啊我射啦!!」阴道中的快感突然消失,紧接着是屁股上的炙热,我知道,儿子的精液全部射在了我撅起的屁股上,马上失望的感觉来了,因为我还没有到高潮。可是还没等我多想,身子就被儿子翻了过来。他的手指快速的插入我的阴道,在我阴道壁突起的地方用指甲狠狠的挠,那突起的地方就像自来水龙头,只挠了几下,我的快感就到达了顶点,尿道开始发紧。「哥哥,不,儿子快住手啊啊啊…住手呀…妈要小便啊啊啊…」「妈妈那不是小便,别怕,别憋着。」「不行呀,啊啊啊啊,真的,妈妈憋不住了…快住手…啊啊」听到我的话,儿子不但没停手,还用另一只手来挤我的阴蒂,这样只3、4下,我便坚持不住了,尿道一松,一大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阴道中冲出,喷出去好远。舒服得我连骨头都散了,惊讶的望着儿子,儿子笑着向我展示着他粘满我淫水的右手……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