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我的老师妈妈】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高三考大学那年,母亲是一位高中补习班物理老师,在高雄某家知名的补习班教书,父亲在一家美商公司上班,一家人住在高雄。

  由于父亲的公司2年前升他为业务经理,调他去台北总公司任职。

  由于我的父亲是一位能力很强的人,都能将他手上的业务处理完善,美国的公司很快的将他升任为台湾区业务总经理。

  我们全家都很高兴,爸爸也很爱我们,当他升官的消息第一个知道的是母亲和我,我和母亲为父亲的成就感到高兴,在台北工作的爸爸说要将我们接上台北定居。

  那时在与母亲商量迁居的问题,由于妈妈在高雄补习班任教,是在补教界相当有名气的一位老师,外型成熟亮丽,且有人称补教界的李蒨蓉。

  由于家里只有我一个小孩,身材保持的很好,彷彿像是没有结过婚的一位成熟女性,有不少爱慕她而来特地来补习的年轻学子。

  由于高中升大学的课业繁重,母亲为了学生的课业以及长久在高雄补教界的打下的基础,婉拒了父亲将移居台北的建议,父亲问我是否要与他去台北生活,我那时没有表示任何意见,也不知要如何决定。

  后来母亲建议父亲将我留在高雄等我考完大学学测如果是台北的学校就让我上北部就读,与父亲同住,这段期间暂时和母亲居住,也可监督我的课业,爸爸也接受母亲的建议,认为我现在是我人生最关键的时候,不适合做任何太大的变化。

  后来,爸爸因为公司上的事务必须台湾外地,到处与外国客户接洽,待在台湾的机会越来越少,更别说待在台北了,待在台北的时间一年加起来只有90几天,慢慢的我也没有在注意父亲是否有在关心我们的生活。

  只是偶而接到父亲打来的长途电话问候我与妈妈是否安好,他常在电话里交代我要好好的听妈妈的话,认真课业,将来才会有好的出路。

  这些话我在电话里听过不知百遍了,不想理他,往往如果母亲在家,我就会讲不到几句话就叫母亲接,如果母亲不在家,我就会说我要去温习功课了,草草的挂掉电话。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

     ***    ***     ***    ***

  在为大学学测冲刺的这段时间,一个人放了学待在家里读书,看着已经看过不知多少遍的参考书,冲刺的热忱在这漫长准备的时间磨耗掉了,在书桌前会时常的分神,由于在大考未结束前与母亲约定好不可以玩任何电动游戏,所以将电脑收了起来。

  有一个礼拜六的早上,我记得那是个炎热的一天,早早起来的习惯已经养成,起来家里如往常一样,空无一人母亲已经早早去补习班上课了,桌上只有一张母亲留下的字条与2张百元钞票,纸条上写着:

  『俊 厨房有早餐,晚餐自行打理。』

  我习惯的不看字条的内容就将百元钞票抽走,到厨房找出母亲准备好的早餐,用毕后,慢慢的走回书房,继续K一整天的书,很快的到了晚上7、8点时将晚餐随意解决后,坐在客厅,看着天花板,这个家在这几年,我都是一个自个过着,母亲要到晚上11点多才会回家。

  这时无聊的我,搬出许久未开启的电脑,想上上网看看有什么新消息,也上上MSN看看有谁在线上,不知是我上的时间不对还是怎样,MSN上的朋友不是在忙碌就是离开,这样也好,我也懒的花心思与他们哈拉,反正星期一会再学校碰面。

  这时,有不知名的连络人传了一个网址给我,我也不认识他,讯息就写着『进来看看,包君满意』,此时我也好奇,也不知要做什么就好奇的点击超连结,看看会有什么特别的的东西,结果跳出了一个成人网站,大致看了一下是在卖成人光碟的网页,但我注意到他卖的大部分都是标明『近亲相奸』、『乱伦』、『义母』、『母与子』。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类的标题,以我的印象对成人光碟不就是年轻的日本女人和各种人种的性爱吗?为何还有这样的成人影片呢?

  花了一点时间,浏览的一下那个成人网站的商品,阅读了每个商品的介绍文,那激情超越伦理的文字,在我脑海里慢慢的烙下印子,心跳加快、口渴,手心冒汗。

  文字的简述与影片截图,慢慢的让我有生理上的变化,我的生殖器开始勃起跳动,手不自觉得按压我的肉棒。

  天哪,我竟然会对这种类型的A片起这么大的反应,很快的浏览完整个成人网站后,将网页关闭,让自己在电脑萤幕前冷静了一会,我低下头看着胀大的肉棒。

  我似乎在这段苦读的日子里,忘记人类基本的生理需求『自慰』,好想找个东西来发泄我那高胀的情绪不断胀大疼痛的肉棒,不就是人讲的精虫灌脑吗?
  心跳加快的我,再次打开网页使用GOOGLE搜寻刚刚所看到令人血脉喷张的标题『乱伦』,很快的跑出了千笔资料,我随手点了一个进去,是篇论坛文章。

  内容描写侄子与阿姨是如何发生性行为,内容实在离谱,文章内的那个主人翁下药迷奸自己的阿姨文笔十分的扇情,性爱的过程描述的淋淋尽致,看的我更想打手枪。

  此时,我将想看看这论坛还有没有其他的文章,往上一页点去,果然有非常多的文章展现在我的眼前,充斥着各种近亲之间性爱的文章。

  还有爷爷与孙女的,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但我还是继续往下找,突然看到一篇标题『我与母亲』的文章,光是看到这文章,我的肉棒不断的跳动,我点进去看,看看文章的主人翁是怎样与母亲发生性关系?

  阅读后,发现文章主角是一位有恋母情节的男子,从小对母亲的身体感到好奇,进而忘情偷看母亲更衣洗澡,更大胆的是偷看母亲和父亲的性爱,还幻想着与母亲做爱的那人就是自己,不停的打手枪。

  后来被母亲发现儿子错误的举止,制止自己的儿子却没想到儿子竟然反扑向母亲,强行与母亲发生超越伦理的事情,后来,母亲也臣服于儿子的淫威,每天晚上都将母亲压在床上,肏到自己累了才放过母亲。

  离谱的是,如果当天晚上父亲有和母亲发生关系,文章里的儿子,依然会在父亲睡着后,继续压在母亲身上做出败德的事情,而且是在熟睡的父亲旁摇动下半身与母亲激情的交合,未曾给父亲发现。

  这刺激的剧情,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刺激,我不自觉的将肉棒掏出上下套弄,直到阅读到文章里的母子激情后瘫软在床上的段落泄了精。

  天哪,好刺激的剧情,在文章的画面已经在我脑海里慢慢浮现,文章里的儿子幻想是我,但那被襙的母亲呢?该是什么样的样子呢?很自然的我将我的母亲样子给套上去。

  我的天,喔~更是让我感到刺激与性奋,套弄阴茎的手越来越快速,回想刚刚文章里的情节,很快的我又射了…

  在发泄完性欲后,看着软下来的阴茎,心中有莫名的罪恶感,我怎么会这么邪恶,竟对自己的母亲产生这种幻想…

  咒骂自己的缺德思想,赶紧将电脑收起,回书房读书。

  坐在位子上,看着书本在身体连续泄了两次,体力有点下降,看着书本密密麻麻的文字,以及需要理解的题目,慢慢的脑筋变的迟钝,昏昏欲睡,所幸的趴在桌上,小睡一下,不知睡了多久,耳边传来轻声呼唤:「小俊!小俊!!」
  我慢慢从睡梦中醒来,濛濛的眼睛发现是母亲,母亲俯身在我耳边轻声叫唤,我虽然还有点睡意,但知道母亲回来,心中感到高兴,看了一下桌上的时钟已经是凌晨12点半了。

  母亲对我说:「小俊!书看累了就上床睡吧,别太辛苦,书明天再看就好了!!快起来去休息吧!」

  此时的我睡眼惺忪看见母亲的衣领两个钮扣是没有扣上的,可以往里面看去,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母亲的乳房与黑色胸罩,我轻轻的可以闻到母亲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我坐起身子端详着妈妈,我发现母亲穿着女性西装套装紧身短裙,是个彻底散发成熟的女人。

  我听从母亲的话,简单的盥洗上床睡觉,母亲也温柔的跟我道晚安,我躺在床上,此时的我竟没有一点睡意,左翻右翻怎样也睡不着觉。

  慢慢的脑海中回想起在网路上看到的母子乱伦文章,母与子性爱过程,此时我的生殖器又坚挺起来,手不自觉的爱抚套弄,心中竟也幻想着与母亲的交合。
  很快的高潮到了,不小心射出喷到被子上,赶紧抽几张卫生纸擦拭干净,才发觉我对母亲看法有了莫大的变化,渐渐的我睡着了…

     ***    ***     ***    ***

  很快的周末又过了,到了学校,又是接受着课业无情压力重压着,快透不过气,回到家已经累的半死,已无心情准备温习课程。

  此时的我正处于青少年时前,对女性的身体部位感到极大的兴趣,可是我读的学校是男校,班上并没有女同学,所以没有太多女性友人,顶多是国中同学,但已经鲜少连络,几乎不曾与女生交谈。

  一些女性生理器官的认识,是同学聊天时或者观赏A片了解的,但我看过的A片大多是马赛克挡着,并没有办法看清楚,所以对女性生殖器官的构造一直是我很想了解又不敢接触的一环。

  在看过母子乱伦的文章后,现在幻想性交对象是我的母亲,因为,这违反伦理道德且禁忌的话题,在我这血气方刚的年纪,最让我感到好奇。

  每次打手枪都是幻想与母亲交合,但是顶多想着母亲的样子,但是身体构造呢?我真的不知道。

  离第一次学测时间还有10多天,在这关键冲刺的期间,每当我独自一人时,就是我性欲高胀的时候,在这几天我没办法专心在任何模拟考试。

  心中不断的想要做爱,想要了解做爱是什么感觉?进入女性阴道是怎样的感觉?这些想法充满在我的脑海。

  书桌前的我,桌底下两腿间总是翘着红肿的肉棒,每天晚上总是会套弄个几次,我快要发疯了,我无法专心在课业上。

  很快的,几次的模拟考成绩下滑很多,母亲发觉几次的测验成绩不尽理想,开始关心我为什么课业会退步。

  我无法跟她说我每天晚上都是幻想着与她性交,我说不出口,只是随便敷衍她说我会努力改善的。

  但是,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明白心魔不打败是没办法进步的,但这个乱伦心魔我竟然让它嚣张的霸占了我的心思,乱伦的想法一天比一天的强烈,想法已经驱动我的身体做出我不该做出的举动…

     ***    ***     ***    ***

  待我慢慢说来我的课业一次比一次差,我知道,母亲也知道,她很担心,不断的关心我说是不是要补习。

  我说:「不,妈,我可以改善我现在的情形,我现在只是压力很大,说不定,我可以找到我压力的来源。」我都不知道我在对母亲说什么。

  母亲:「听我这样的说,也只能暂时放心,看我如何改善。」

  母亲也将她在补习班的课业,缩减到只有上到下午5点,也就是我下课回去就可以看见母亲,母亲为了我减少班数缩短教书时间,晚上都陪在我的身边读书到很晚,我很感谢母亲。

  但是,在淫乱思想盘据的我,见到母亲晚上都在家中,我唯一见到的女性,就是我的母亲,我性欲不断的高胀,吃饭也盯着母亲,做任何事也是盯着母亲。
  晚上,我开始看书,母亲走了进来手上抱了一叠资料看似明天补习班学生上课的资料,一开始是有在看书,但是,脑袋时常放空,一想到儿子肏妈妈的画面,我的老二又硬挺起来,不时的偷望母亲胸口,偷看母亲乳房的外型。

  可惜的是被书桌给挡住了,有时我故意将笔或物品掉落地上,蹲下去看母亲的下体,当母亲穿着短裤时,两腿是交叉的,两腿打开的时候是穿着长裤,往往都是无功而返。

  我也开始会偷看母亲洗澡,可是要偷看只能从浴室底部相当小的隙缝偷看,也只能看到母亲的脚后跟,可是这个举动,我的老二马上会充血,浴室的门是可以用硬币开启的,有几次想要开启小缝往里偷看,胆子总是没有这么大。

  有天,我正从学校回来,没发现母亲在洗澡,而母亲也没发现我回家了,仅穿了条内裤走浴室里出来,经过我的书房,我也正要走向我的书房,与母亲正面相对。

  母亲惊吓的大叫:「回来怎么没有声音!」

  我也被母亲突然的大叫看见母亲的身体,真是太棒了,空间时间大概凝结了7、8钟,制服裤子底下的充血肉棒瞬间挺起,我故意站在原地不动,母亲的目光自然的停留在我的下体部位。

  妈妈赶紧跑进她的房间关起门,我也走回书房。

  此时的我竟有些许成就感,坐下来马上拉下拉链抚摸着我胀大的老二,回想着刚刚的画面套弄着肉棒。

  母亲的胸部应该有C–cup但有些微下垂,黑黑的突起乳头,没有小腹,黑色的底裤下有着私密处明显的绉褶,母亲的躯体在刚洗好澡散发着香气,白皙的皮肤底下透着红润。

  光想着些画面,我的老二已经坚挺的不像话,手不断搓揉想要让它射出浓烈的精液。

  此时,听到母亲的叫唤,我从幻想中会过神,原来是要我出来吃饭…

  没办法,我只好挺着已经硬起的肉棒弯着压回裤内弯腰走出房门,走向饭厅。

  母亲正背对着我盛饭,她所站的地方是我的位子旁,我静静从她的身后移到位子上时,与她的身体贴服着。

  不知是我身体故意的还是我真想这么做,与母亲后背的交会,我坚挺的老二慢慢划过母亲的肉臀,尤其是卡在母亲双臀间需要用到腰部的力量拉过肉棒才能通过,不然卡在腿缝间我可能就要泄精了。

  母亲吓了一跳,身体往前移动,盛饭的手马上放下碗伸手往后抓取是什么东西触碰她敏感私处,母亲的快手很快的扫过我的龟头,且也看到是我在她的背后,她恍然大悟摸到的东西是什么,且赶紧往旁站开。

  此时的我也已经坐在位子上,老二在餐桌底下持续胀大的令我难受,母亲红着脸与我吃完这顿漫长的晚餐…

     ***    ***     ***    ***

  第一次母亲撞见我自慰:

  那时候的情况我依然清楚的记得,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偷拿母亲的内衣裤当作母亲的身体开始自赎。

  那次我正忘情的套弄着我的肉棒,嘴里吸着母亲的内裤,闭着眼想着母亲的躯体,左手右手不停的交换搓揉那胀大的肉条,书桌还摆着课本,课本上放着母亲的胸罩,幻想着母亲跳动的乳房。

  此时母亲不出声响的走进来手里拿着水果,看见我的举动,惊讶的且生气的大声喝斥我,这时突然的声音,惊吓的我将一股浓精喷射出,大部份喷射在母亲的短裤且就在鼠蹊部位上,有一些还在腹部。

  母亲见我这样的举动,十分的生气,也被射在她身上的浓精吓到,用手将我嘴里的内裤拉扯掉,擦拭身上的精液,以及拿走桌上的胸罩,母亲气的盯着我看,目光有时会在我的肉棒上游移。

  看她的表情应该是不知道要说我什么,转身就离开我的书房,自慰的糗样被母亲撞见,那尴尬的气氛,在我心中烙下深刻的印象,心中不知何时产生报复母亲的想法…

  慢慢的我开始向母亲的容忍尺度挑战,课业放烂不理,时常不经意的让她撞见我在打手枪,有时候站在厕所洗手台闻着母亲刚换洗下来的内裤自慰。

  或者经过她后面用粗硬的老二顶着母亲两腿的缝间,有时母亲在洗碗的时候故意与她抢水龙头洗手,故意用手臂碰触她的乳房,甩水也故意碰触她那最敏的乳头,每次的举动都让她大声的喝斥我。

  更离谱的事,与她在客厅看电视时故意将硬挺的肉棒展现在她的眼前伸手套弄我的肉棒,母亲的反应也是一样,大声的责备我。

  这样的挑战,不知在多少的日子与夜晚发生…

  似乎母亲越来越习惯了…

     ***    ***     ***    ***

  我的母亲帮我打手枪了:

  是真的,不知为何,母亲的性情转变的很大,最近发觉父亲打长途电话回家时,母亲常与他在电话上爆发口角,母亲常气的挂上电话,眼眶泛红的走回房间,大力将门甩上。

  我不知母亲在里面发生什么事,虽然此时的我也是照常的在她面前露出粗大的阴茎,面对母亲套弄着。

  母亲也假装没有看见我的举动,装做她的事,其实我都知道她有在注意我的肉棒反应,不时的吞咽口水,她那装不在意的举动,就是我肉棒坚挺的动力,每次面对着母亲手淫大概都维持有10分钟之多。

  有时刻意射在母亲正在整理的资料,或者射在母亲的头发或脸上,有时会射到胸口里面,往往这样的喷射会得到她大声的臭骂,我也不理她的走向房间,关起门做我的事情,等到我下次阴茎又充血时再出来对着她打手枪。

  就在我回去书房后,我等待着第二次的勃起,准备好去找母亲发泄时,母亲打开我的房门进来,关起门来。

  坐在我的身旁,流着泪的问我:「小俊,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你到发生什么事了,在学校被欺负了吗?」

  此时母亲彽下头哭泣起来说:「小俊,妈妈希望你能回覆正常,继续努力在课业上,不希望你从此变坏,你是妈妈唯一的希望,妈妈努力的栽培你,你却这样的回报我?这样对吗?你是我的儿子,你发生问题我一定会帮你解决,不管在大的困难,我都会帮你解决,只要你跟妈说,不要这样对我。」

  说着说着,妈妈哭的更大声…

  我听到母亲的这些话,心中有些莫名的心酸,我开始对母亲诉说我对女性生理构造以及青春期性欲望的需求很大,已经让我迷失在射精后的快感。

  且母亲又是我接触最久的女生,难免会对她有所幻想,但是,最近对她做出的行为,我骗她说我是不知道为何这样要这样做的情形。

  我更强调语气跟母亲说:「我想要得到纾解。」

  过了许久,母亲还是低着头啜泣,不曾抬头看着我。

  这时母亲抬起头缓缓对我说:「小俊,你是要得到纾解对吧?」

  我看着母亲回答她:「嗯~我要得到解放,不然我会疯掉。」

  母亲点头看着我说:「小俊,你只要专心读书,好好考上大学,我会帮你疏解你的需求…」

  此时,我还没听懂母亲的意思,这时,母亲跪到我的双腿间,用手把被衣物盖住的肉棒拉出来,小声的惊叹的说了一句话:「好大…」

  接着用她的嘴轻轻的含住我的龟头,她的舌尖在我的龟头冠上游移,也在我的龟头缝用舌头不断的勾卷,母亲的嘴无法将我的肉棒整根含尽,还有3分之一在外面。

  母亲辛苦的吞吐着我的肉棒,每一吸吐舔绕,在我的龟头有如千只蚂蚁在爬似的搔痒。

  母亲嘴里含着我的龟头,左手与右手交换着搓揉我的阴茎,将我的阴茎整只舔尽,往下吸含住我的卵蛋,手一直不断的搓揉我的肉棒。

  我在母亲口技的招呼下,我伸手解开母亲上衣的前四个钮扣,伸手进入搓揉母亲的乳房。

  哇,我的手竟无法完全掌握,手指掐捏着母亲的乳头,虽然有点松弛,但还是很有肉感。

  肉棒在母亲的吸吐以及我挑逗母亲乳房和乳头同时发出嘴里发出『嗯、嗯…』的淫声,这时我的阴茎爆射出浓烈的精液,一次一次的完完全全喷射在她的脸庞嘴里。

  母亲见我已经泄身后,就起身整理被我解开钮扣露出半个胸部的衣服,叮咛我说赶紧用功,就转身离开我书房…

  留下还在喘息尚未回神的我,肉棒还在跳动着呢…

     ***    ***     ***    ***

  与母亲第一次交合:

  每当我要开始读书时,都会要求母亲帮我口交,母亲每次都有求必应,有时候我会要求她不要穿任何衣服,但是她总是拒绝,我再三的与她谈判后,她同意裸露上半身,露出上半身是她最大底限,不然就没得选。

  看她如此坚决,我也没话说,只好顺着她的意思,有时候母亲做在书桌旁整理她的资料时,我会要求她在帮我吹一次。

  她看着我说:「刚刚10分钟前,你不是才射了吗?怎么现在又要了?」
  我说:「不信你自己看下面。」

  她往书桌底下瞧,果然,肉棒直挺挺的站在我的两腿间跳动着,她看了我一眼说:「死小孩,这么有精神为什么不专心在课业上。」

  说着,就弯下腰到书桌底下,照案例的帮我口交,母亲开始帮我口交纾解欲望时,都是已经不穿上衣在家里走动,露出胸部走动时还会随着步伐晃动弹跳着,看了我老二整天都有精神。

  她的嘴巴也不曾停止过与我的肉棒接触,因为只要我的肉棒一有充血反应,她就知道我的需求又来了,就会主动蹲下来开始替我口交。

  而我也是直接不穿裤子在家里闲逛,有时吃饭吃到一半,我的肉棒有翘起来,我都还没说话,母亲就蹲下身子替我纾解郁闷,我才发现母亲在家里眼神都在注意我的肉棒反应,已经变成了专业的口交机器…

  慢慢的我已经腻了母亲的嘴巴…我想更往神秘的地方探索。

  现在的我,与母亲在书房看书时,我的手是一只拿笔看书,另一只手是不断的摸揉着母亲的乳房,手指头挑逗母亲黑枣色的乳头,母亲常常被我挑逗的不断的发抖,无法专心在她的作业上,我最喜欢她这样子了。

  看着母亲拿我无可奈何的表情,我的老二又坚挺起来,正当母亲察觉我的老二又有反应,起身跪钻到桌底下跪在我的胯下间,准备她熟悉的动作。

  但这次被我挡下了,我把她挡下将她从书桌底下扶起,此时母亲怀疑的看着我,似乎被我的举动惊吓到,我将她抱起让她坐在我的书桌上,面对着我。
  我的视线正好对着她的乳房,我轻轻的含着她的乳头,双手不断的搓揉肉弹,此时左手伸入母亲的蜜桃穴,母亲并没有反抗。

  我将母亲的双脚跨在我的肩膀上,整个臀部抬高正好底裤完整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伸手将母亲的内裤退下,接下来看到的不就是我好奇的东西吗?

  湿润的肉缝被黑黑的耻毛所覆盖,我贴鼻一闻,有浓烈的淫骚味,我用手指扳开母亲的大阴唇与小阴唇,发现了常在同学嘴里说的阴蒂,就真实的展现在我面前,我的阴茎不断激烈的跳动跳动。

  我定了神,伸出右手中指插入母亲的肉缝中,大拇指按压在母亲的阴蒂上,手不断的抖动,母亲发出淫荡的叫声,将我的手用双腿使力夹紧,这时我的手相当难再抖动。

  我有点生气了,站起身子用左手将母亲的大腿分开,此时我已经将肉棒准备好了,右手以经离开母亲的阴道,双手拉开母亲的双腿,母亲坐在我的读书桌上面对着我。

  我是站着双手扳开她的双腿,用着我的身体,不让她腿再度合并,她的阴道与我的肉棒已经是垂直的,此时我快速的往后抱住母亲的屁股,往我的身体拉近。

  这时,我的老二顶在母亲的阴户耻毛上,这是我第一次正面顶在母亲的下体,有点不知道如何进入,母亲发现我要做的动作后,紧张的要把我推开不断的移动下半身。

  但她实在没有办法推开我已经抱紧她的屁股的双手,她大喊:「阿俊!不可以!不可以啊!这是违背我们的诺言的!」我并没有理她。

  母亲大喊说:「别这样!不要!妈妈帮你口交!妈妈帮你口交,快放妈妈下来,饶过妈妈啊!」

  我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的用双手把她的屁股往我身上贴近,母亲不断的闪躲,正好帮助了我,母亲的闪躲时翘起了屁股将阴户向上抬高。

  在还没插入时我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口与屁眼间的地带,母亲的闪躲移动正好刺激我的龟头,跳动了一下正中且滑进阴户的入口。

  当我感觉到是有洞可以插入时,双手用力的一压,整根没入了母亲温湿的阴道内,此时我的腰部爆发原始的本能,不断的撞击母亲的阴户,阴茎在母亲肉穴里抽出插入。

  母亲阴道肉璧紧紧的包覆着我的肉棒,我不断的加速冲刺,桌上的台灯书本都被我的冲撞纷纷倒下掉落地上,当母亲发现有条粗肉棒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时已经太晚了,就放弃反抗,反而享受着被冲撞的快感。

  一波一波的撞击,也是我第一次插入母亲体内,抽插了十一二下很快的我就达到了高潮,我很意外为何会如此快速就泄精了?

  我跳动的肉棒还在母亲体内跳抖着射精,停了几秒,我抽出垂下的肉棒,不解的看着母亲,母亲的阴道慢慢的流出我刚刚所泄出的精液,小腹还在抽蓄。
  很快的母亲回过神,跳下书桌,快速的走进浴室,留下满脸疑惑的我,正怀疑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泄了的我…

  老二还在喘息跳动着呢…

  这时听到母亲在浴室沖水的声音,我回过神,想找母亲问个明白,此时我的老二又翘起了,我更疑惑的是为什么它这么快的又翘起来了…

  不是要等个10分多钟,才会继续硬起?

  敢紧走向厕所,手握着喇叭锁想要开门问母亲,发现门是锁着的,我赶紧找了个扁圆硬物,开启喇叭锁,推门进入浴室。

  正眼看见母亲正背对着我清洗下体,我的疑问也没问了,直接扶住母亲的腰部,对准了母亲的肉缝插入。

  母亲在这突然的举动下了一跳,往后看时,也来不及了,我已经抓稳她的腰部,阴茎正对着她的后庭花插入。

  突然我发现比刚刚还要难插入,可是我不想放弃已经顶住母亲的阴户,我这时还以为那是母亲的阴道,双手抱住母亲的腰部,用手固定住母亲的鼠蹊部,将阴茎充血加硬更用力的插入。

  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难插的肉穴终于被我给突破了,母亲这次的阴道更紧了,更包覆着我的肉棒,两手不停的从后搓揉母亲下垂前后晃动的乳房,好棒的感觉啊。

  母亲在我这次的突破后,大叫一声:「啊~啊~」

  随着我不断的冲撞,我的大腿与母亲的肉臀撞击所发出的碰撞声『啪、啪、啪、啪…』挟带着母亲大声的吟叫着,母亲的反应更让我性奋冲撞力道的越是激烈。

  突然,我的肉器从母亲的后穴滑落出来,我赶紧用手扶住在准备插入,母亲说话了:「阿俊,那是我的屁眼啊,来,往这进来。」

  母亲用手扶住我的肉棒,从后引导我进入她真正的秘穴里,这次的感觉并没有刚刚在屁眼中还要来的有快感。

  但是,这是母亲真正的阴道啊,刚刚在书桌上干她时,就是这样的感觉,我比较轻松的抽送,但是抽插速度是没有因此放慢下来的。

  『啪、啪、啪、啪、啪…』的交合声在浴室中回荡着,母亲双手扶在浴缸周围,我用狗干法肏着母亲的肉穴,手也不停的搓揉着母亲的乳房,母亲不断的咬着嘴唇,表情无比的舒服,我看着母亲无此的舒服,我内心更卖力的抽送。
  此时,我突然想到刚刚在书房的姿势我觉得不错,便将母亲翻身面向我,可是在浴室没有书桌可以让母亲坐着。

  于是我将母亲抱起,压在墙上,抱起她的右腿,她的阴户露出,顺势将硬挺的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里,再次冲击母亲阴道最深处的花蕾,抽送了二三十下后,腰椎一阵酥麻,就在母亲的阴道内泄了最多一次的精液,久久未把肉棒拔出,维持着交合的姿势。

  母子俩喘息着,我将肉棒顶到母亲阴道最深处,在里面不断的喷发我那浓烈的阳液……

  我们母子久久未与对方说话,母亲终于开口了:「阿俊,你已经射进妈妈的子宫内了…你知道吗?会怀孕的,你知道吗?」

  我听到怀孕,我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会当爸爸…当个负责任的爸爸…
  我跟母亲并没有移动身体,保持交合的姿势,听到母亲的话后,再用力的又顶入母亲阴道深处一下,母亲轻声淫叫:「啊…」

  我把母亲的左脚抱起,母亲像只无尾熊一样的抱着我,我的手拖在母亲的屁股下,这样抱着她走向母亲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我的身子依然是压在她的身上。

  唯有不同的是,我的腰部以下开始摇摆,母亲的臀部也迎合着我的摆动,『啪、啪、啪…』的声响挟带着喘息声在另一个房间里回荡………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