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经典飞机必备小说乱之曲第十二章互爱互让姐妹意依依惜别

妈妈和姨妈让我明天就动身到舅妈那里去,并让我在临走前和姐妹们进行「告别性交」,以平息她们三姐妹心中的妒火。

其实,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她们三人是那么爱我,为了我,同时也间接地为了她们将来的幸福,都同意我去「诱奸」舅妈们,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两位妈妈也明白这一点,只不过是想让我们姐弟兄妹四人有更多的***机会,才找这个借口罢了。

我先走进大姐的房中,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大姐晚妆初罢,娥眉淡扫脂粉薄施,一袭洁白的窄窄的春装,越发显得花容雪肤,风姿绰约,翠萍笑吟吟地迎接着我,看得出来,她为了迎接我的到来,花了很大的心思去打扮。

「姐,你好漂亮喔!」我抱着她,亲吻着她,她也抱紧了我,吐出香舌让我吸吮着,不一会儿,我们就把持不住了,衣服成了障碍,我们三两下互相为对方脱下了衣服,相拥着上了床。

因今天晚上我要连战三场,不想浪费时间,何况也控制不住熊熊欲火,一上床就挺起长枪,一杆到底,同时开始了忽快忽慢的抽送。

大姐也知道我的心思,一开始就很配合我,不停地摇摆她那丰满的玉臀,为我们的***增加情趣。抽送了大约三四百下后,大姐的阴精控制不住地津津流出,浸润着我的阳具,我也不再控制,有意使我的精水汹涌地喷出了几大股,就这样,阴阳调合,我们依偎在一起,紧紧地拥吻着。

「好姐姐,还是这么硬怎么办?」

「去找二丫头、三丫头呀!」大姐慈祥地吻着我说。

我向她撒娇道:「姐,你才来了一次高潮,还没过瘾,我要让你彻底满足,能让你满足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

「傻孩子,姐知道你的心意,姐心里已经满足了,不过,艳萍、丽萍正在等着你,别让她们等久了,要生你的气呢。」

「大姐,你真体贴我们,我要再抱抱你。」

「傻孩子,姐姐再给你亲亲好了。」她送上了红唇,我一阵热吻,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

我刚走进二姐艳萍的房间,一个火热的胴体就贴了上来,原来二姐早已等我多时了,我们相拥着脱衣上了床,刚上床,二姐就把我压在下面,抓住我的鸡巴,送到自己的阴户口,粉臀一挺,就把我的鸡巴吸了进去,同时肥臀也开始一上一下地挺动起来。

「急什么呀二姐?」我打趣她。

「丽萍还在等呢,她还小比我们更需要你的安慰,别伤了她的心,我这做姐姐的就愧疚了,所以我们要快点。」

「二姐,你和大姐都是这么体贴弟妹,刚才大姐就是赶我走,让我快点儿来陪你,现在你又急着让我去陪小妹,咱们四人的感情真是太好了,让我好高兴啊!」

「我们是亲姐弟、亲姐妹嘛!」

我们口上谈着话,下面却快速挺动着,两个妙具配合得异乎寻常的好,就这样疯狂地干了几百下,二姐停止了挺动,两腿夹紧了我,两手紧搂着我的屁股,把她的两腿之间的花朵拚命向我的胯上压,使我们两人的阴具结合得严丝合缝,我的龟头正顶在她的花心深处正蠕动着柔软的喇叭口上……

她的丰臀一阵急转,娇喘了一声:「完了…完了…没命了……」

她连打寒战,一阵汹涌而出的热流一下冲向我的龟头,同时,她的妙穴内一阵阵地收缩,紧紧地箍着我的阳具,热乎乎地像要把我的肉棒连根吞掉,我也一阵发狂,又猛顶了几下,阳精喷泄而出,射进了她的子宫中!

「好爽……好……不好!」二姐正爽得忘形地浪叫着,不里知为何却猛地叫出了「不好」。

「怎么不好?」我大惑不解。

「你现在射在我这里面,让我爽了,哪小妹怎么办?你怎么就这么没心肝?」艳萍责备着说。

「好二姐,难为你了,在最爽的一剎还能想到小妹,别怕,你的丈夫我是能泄而不倒的,你难道忘了吗?」

这时,二姐也感觉到了我泡在她体内的东西还是硬梆梆的,不禁涨红了脸,粉拳在我胸上轻捶了几下,娇嗔道:「怎么不早说?让人家空担心一场。」说完又紧紧搂住了我,给了我一个深情的长吻,我正想继续挺动,谁知她却站了起来,离开了我的身体,将我那直挺挺向上耸立的鸡巴晾在了那里,并娇嗔道:「别在这里亮宝了,快去陪小妹吧。」

「姐,你真狠心。」我叫苦连天……

走进小妹房中,小妹正坐在灯前出神,一见我进来,先是一喜,随即又不高兴了:「你怎么先到我这儿来了?应该先去陪大姐二姐嘛!我最小,理应排在最后。」

「小妹,我的好小妹,你们姐妹三人真让我放心,肯定不会互相吃醋。」说着话,我搂住小妹,吻着她那迷人的脸庞。

「不要闹了嘛,快去大姐那里吧!」

「傻妹妹,我刚从她们那里过来,她们两个都是浅尝辄止,就赶着我走,让我来照顾你这个娇宝贝。」说着,我将小妹抱上了床,剥去了她身上单薄的内衣,也脱去了我的衣服,用我的大龟头在她的阴蒂上磨着,同时给她详细讲了在两个姐姐那里的情景。

小妹感动极了,美目中流出了幸福的眼泪,紧紧抱住我轻吻着我,在我耳边里:「好哥哥好姐姐,对我都这么好,还有咱们两个好妈妈,为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我真太幸福了,让我怎么报答你们呢?」

「傻丫头,什么报答不报答,妈妈们爱你,那是里女天份;姐姐们爱你,那是姐妹情深;我爱你,那是爱恋浓重,而你不也深爱我们吗?刚才你不是也赶着我去姐姐那里呢,好了,好妹妹,别哭了,别辜负了妈妈姐姐的一片好意,别浪费时间了,让我们快点结合吧!」

「嗯!」小妹柔顺地低声应着,小手分开了自己的那两片娇艳的阴唇,同时用手握住我的鸡巴,将我的龟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抬头深情地望着我,我会意地屁股一沉,我们兄妹就灵肉合一了。

我们两个经过这阵子的深情的交谈,彼此的爱恋到了极点,情欲也得到了升华,于是就不紧不慢地徐徐抽插着,交谈着,亲吻着。

小妹被这种持久战搞得美极了,阴精一小股一小股地津津不断地流着,浸泡着我阳具。

「哥,好了吧,已经一个多钟头了,你快点泄了吧,快向妹子下面这朵可爱的小花降降甘露吧!」

「好吧。」我不忍再肏她,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小妹也重整旗鼓,振作精神地在下面迎送着,不一会儿,我的兴奋就到了极点,猛挺了几下,大股大股的阴精就喷进了小妹的子宫中,小妹被弄得也控制不住,子宫门一开,大量的阴精源源不断地泄了出来,我们两人的精水是那么多,多得小妹的嫩屄都盛不下,把鸡巴都挤了出来。里「哥,谢谢你,给我这么多。」

「小妹快擦干净这些水好睡觉。」

「不,我不擦,我要给你生娃娃。」小妹深情地说。

小妹这一说,提醒了我,使我想起了这个被遗漏了的大问题。现在我和两个妈妈、三个姐妹没日没夜地干,而我们家除了我以外,一个男人也没有,连男仆都没有,万一她们中有人怀了孕,别人一定会说是我弄的,到时候让我们怎么办?于是我赶紧让小妹站起身来,让精液从阴道中流出来,精液是那么的多,流了好大一会儿才不再流,我又用手指套上柔软的枕巾,轻轻伸进小妹那嫩穴中,慢慢拭净了残余的精液。

「我的傻妹妹,万一你大了肚子,让我们怎么做人?特别是你,一个大闺女,让亲哥哥干大了肚子,还怎么见人?」

「我不怕别人怎么说,我爱你,到时候大不了一死了之。」

「傻丫头,哥怎么会舍得你死?再说,我们来日方长,还有几十年的快乐时光,何必为一时而累一世呢?等哥找到一个好办法后,你再替哥生个白白胖胖的娃娃,好不好?」

我逗着妹妹,同时又使我的大鸡巴硬了起来,乘她不备时又一下子插了进去。

「哎哟……怎么,你还要?」小妹惊呼。

「你怕了吗?」我故意逗她。

小妹迟疑了一下,随即说:「怕是怕,不过只要你高兴,我就让你干,哪怕把妹妹弄死在你这根大鸡巴下,小妹都心甘情愿!」

「谢谢你的情意,好妹妹,不过哥是逗你的,我只是想让我这宝贝在你这温柔乡中睡觉,你同意吗?」

「你说我会不同意吗哥?我求之不得呢!我爱死你了,不要说让它进来睡觉了,你就是让它整天泡里我这里面,小妹也是心甘情愿,高兴还来不及呢!好吧,现在就让这贵宾全部进来吧,别让它里面一半外面一半的,慢待了它,小妹心里就过意不去了。」小妹说着下身一挺,将她的「贵宾」连根吞了进去。

我被小妹的媚语和她的动作刺激得心中激动,大鸡巴不由自主地在她的嫩屄中挺了几下,更硬更涨了,弄得小妹也随之浑身颤动,我故意再挺了两下……

小妹说:「哥,看来你是真的还想再弄小妹一次了,好,小妹就奉陪到底,不然的话,不能让你尽兴,小妹心中就难受了。」小妹也抱紧了我,一双媚目深情地注视着我,柔声道:「来吧哥,小妹受得了!」

我感动地抱紧了她,说:「妹子,哥是逗你呢,你不忍心让哥不能尽兴,难道哥就忍心让你受不了吗?再说,哥也尽兴了,哥有你这样的好妹妹,还有两个好姐姐,哥会「吃」不饱吗?!」

「我们只是你的好妹妹、好姐姐吗?我们还是你的好情人呢!要是我们只是你的好妹妹、好姐姐的话,我们会让你「吃」吗?」

「对,你们是我的好「情姐」、好「情妹」,这么说行了吧?」

我们面对面侧身而卧,四目相投两唇相接,两舌相绕四臂相拥,四腿相缠两阴相交,对视着,调笑着,甜蜜地笑了。

「好妹妹,哥真想整个人都进你这温柔乡中睡觉。」

「去你的,你进得去吗?!」小妹嗔道,她媚目一转,又有了坏主意:「再说,就算你能进去,那你还出来不出来?你要是从我这下边出来,那你成了我的什么人了?你该给我叫什么了?」说完,她自己也觉得好笑,叽叽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啊,你敢说你亲哥哥我是你的儿子,真是越来越浪了,好,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说我该给你叫什么?你不就是想让我给你叫妈吗?那我现在就叫,妈,儿子要吃奶了。」说着,我里低头,含着她的乳头,在她的乳房上尽情地玩弄起来,下面也示威性地抽插起来,这下子,弄得她不亦乐乎,连声求饶:「哥,好哥哥,妹妹不敢了,你就饶了妹子吧!妹妹错了,妹妹认错了还不行吗?」

「你不是我妈吗?怎么又自称妹妹?」我不依不饶,继续弄她。

「我不是你妈,我是你女儿还行不行?我是亲哥哥你的女儿,好不好?我是亲哥哥你的大鸡巴弄出来的亲女儿,行了吧?你就饶了你的小「女儿」我吧!」

小妹真是浪声淫语层出不穷,逗得我已欲火升里,想不肏她也不行了里「你真浪呀,小妹,哥可要对不起你了,哥被你逗得控制不住了,你就让哥再玩一次吧,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哥无情。」说着,我真的开始肏起来了……

小妹也被们这一阵的调笑和我的挑逗弄得欲火难耐了:「哥,你就尽情弄吧,小妹也想了,小妹下面也开始痒了!」,搂着我翻了个身,把我带到她身上,下身尽情地挺了上来,迎接我的冲刺……

又是一阵高潮过去,我们两个恢复里平静,互相擦干净了身上的汗水、淫里,又拭净了她阴道中的精液,然后相拥着并肩躺在床上,互相抚摸着,享受着高潮过后柔和的快感。

「今天晚上,小妹真是太舒服了,哥,你弄得小妹都要上天了。」小妹温柔地吻着我的耳根,在我耳边柔声说。里「哥也很舒服呀,小妹,你对哥真是太好了,伺候得哥哥真是太美了,哥真高兴有你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情妹」,能让哥得到这么美的享受!哥真要谢谢你了,我的小情人!」我吻着小妹轻声说着。

「妹妹也谢谢你,哥哥,妹妹不是也得到至高无上的满足了?」

「今天晚上,咱们两个爽了,大姐二姐却可能没有「吃饱」,对不起她们了,对了,小妹,我有一个想法,等我从咱舅妈那里回来后,咱四个聚集到一块,让我给你们三个人平均分配,「喂饱」你们每个人,好吗?」

「给我们平均分配什么?怎么喂饱我们呀?我的好哥哥?」小妹又开始调皮起来了。

「你说我给你们平均分配什么?当然是我全身心的情、全身心的爱和我做为一个最强壮男性的滋润,还有我的阳精!怎么喂饱你们?

当然是用我的肉身、我的心灵和我的精液来喂饱你们这上下两张小口了,特别是你下面的那张骚口!因为不喂饱你下面那张骚口,你上面这张浪口就会发浪了,就会浪话不断了!你这浪妮子,不让哥骂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儿!哥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

「太好了,不过有点羞答答的。」小妹又害起羞来了。

「呵,我这个浪妹子还会害羞?真让人吃惊!」我开她的玩笑。

「不来了,哥,你欺负妹妹,怎么能算是人家的好哥哥?」小妹撒起娇来。

「不算是你的好哥哥,算你的好情人,好丈夫,行了吧?!说正经的,你们亲姐妹,互相谁没有见过谁的东西,再说,我们的关系大家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互相之间还有什么可隐瞒的,怕什么,有什么好害羞的?更重要的是,大家在一起,还可以互相帮助,互相学习,互相促进嘛!」

「什么叫互相帮助、互相学习、互相促进?」小妹不解地问。

「这你都不懂?真是我的笨妹妹,哥来告诉你:所谓互相帮助,就比如你和我「办事」时,两个姐姐不是可以帮着我「抬抬枪」、「瞄瞄准」,免得我「弄岔道」,还可以帮你「开门迎客」,对不对?

所谓互相学习,就是你们姐妹三人可以将自己的「***心得」互通有无:你可以教姐姐们一些她们不会的姿势,她们可以教你一些你不会的动作,这不就是互相学习了吗?不就也起到互相促进的做用了?」

我振振有词地大发了一通谬论。

「去你的,这么糟贱我们,你以为我们姐妹三人是什么?是一些整天只知道肏屄的性欲狂?只想着怎么和你性交?在你心目中,我们是什么?是你的***工具、发泄对像?还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促进,看我不去妈妈们、姐姐们那里告你的状!」小妹不依了,发起了脾气。

「对不起,我的好妹妹,哥是逗你呢,你也错怪哥哥了,你想哥会是那种人吗?在哥心目中,你们个个都是我的好姐妹兼好妻子。你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哥怎么会轻视你们?哥并不是想让你们多学性交本领来伺候哥,哥只是想加深咱们的感情,你想,咱们四人一起***,那是何等的美事,你们姐妹同时和我***,互相之间不更有一层默契,更有一种「同为一人而生」的感觉?再说你们互相学习做爱的技巧,和我***时你们自己不是也能得到更多更美的享受?「做」的就「爱」,「做」是为了加深「爱」,「***」是表达爱意里一种方式,是爱意达到最浓厚时才会发生的事情,我们***做的好,不就能更加深彼里的爱,更加爱对方了吗?你说哥哥说的对里?」

「哥,小妹错怪你了,对不起,你这一说,小妹心中的一个结也解开了,小妹心中一直有一种负罪感,一直以为自己沉迷于性爱,有点荡妇的嫌疑,现在你这么一说,小妹才知道,那是因为小妹爱你太深了,才会一见到你就想和你***,原来小妹还以为自己整天想你,是不是有点性欲亢进,现在才知道,小妹只是想更多地得到你的情、你的爱,要不然的话,我怎么不想别的男人?别的男人不一样能和我性交?好吧,我同意了,就怕姐姐们不同意……」

「你放心,让我去说,她们一定会同意的。」

我们两个深情地拥抱着,调笑着,呢喃着,直到很晚,小妹又让我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嫩屄中,让她能感觉到完全拥有了我,才和我相拥着甜甜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快要天明了,因为今天还要赶路去舅妈那里,我想早点起来,就从小妹那妙穴中轻轻地抽出了大鸡巴,穿衣下床,正想吻小妹一下再走,发现小妹那紧闭的双眼中滚出了两颗晶莹的珠泪,这才发现小妹早已醒了。

「小妹,你怎么哭了?」

「哥,我舍不得你走啊!」小妹紧抱住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好妹妹,我的小情人,哥也舍不得你呀!」我抱住她,吮去她脸上的泪花:「可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

「别说了,我懂,你可要早点回来呀!」

「你放心,家中放着这么多既如花似玉,又那么爱我的大美人,我怎么会不急着赶回来陪你们?不管事情进行的怎么样,我十天后就一定赶回来。」

「好哥哥,我等你!」小妹又深情地给了我一个长吻,并关心地嘱咐我再回房少休息一会儿。

我回到我房中,一进屋,咦?姑姐怎么在这里?

「宝贝儿,你总算回来了,姑姐等了你一个晚上了。」姑姐幽怨地低声说。

「姑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这里等我。」

「姑姐再有五六天就要生产了,你这一去又不知何时能回来,姑姐好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想临别前再见见你,我知道你晚上肯定会去翠萍她们那里,也许会不回来,可是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在这里等你,谁知你真的没有回来睡觉。」姑姐低声倾诉着她的委屈。

「姑姐,对不起,我怎么赔偿你呢?」

「姑姐怎么会和你一般见识,还要你赔偿呢?姑姐今天来,只想再见见你,和你道道别,最多还想让你再给我一个吻就心满意足了,就像我们的第一次,在你姨妈房中吻我一样,就是那个吻,挑起了我的情、我的爱、我的欲。」

我抱住了姑姐,深深地吻了上去,姑姐主动地伸出香舌任我吮吸,我也将舌头伸进她口中搅和着,和她的柔舌互相缠绕着,互相用力地吮吸着,亲吻着。

我感到吻得快透不过气来了,性欲一下子又燃烧起来,就抬起了头说:「姑姐,让我和你***吧,我会让你快乐的。」

姑姐无声地笑了:「傻孩子,姑姐再有五六天就要生孩子了,肚子挺得这么高,怎么弄?万一压坏了孩子怎么办?」

我灵机一动,说:「姑姐,不要担心,我有办法。」我贴嘴在她耳边,开始说我的方法。

姑姐听着听着,眼中透出了喜悦、兴奋的柔光,开心地笑了,欣赏地注视着我,轻打了我一下:「就你的花花肠子多,我看今天不让你弄一下,你是不会放过我的,再说,姑姐什么也不用瞒你,对你说实话,姑姐也想弄了,好,就让你试一下吧!」

我把姑姐的衣服脱下,抱起她放在床上,让她上身躺在床上,屁股坐在床沿上,在床边放了两个和床同高的软板凳,让姑姐两腿伸展分开放在两个凳上,我站在两个凳子中间,也就是姑姐的两腿之间,细细打量姑姐:娇颜生春,媚眼如丝,双乳因为准备哺乳而涨到了颠峰状态,胀大饱满的让我担心会不会压痛了她自己;小腹高高鼓起,圆润光滑;阴户丰满,两片阴唇因双腿擘开而微微张开,隐隐露出了里面的那条红润的肉缝,这迷人的春色看得我欲火大盛,把裤带一解,让裤子滑了下去,露出了硕大无比的大鸡巴,挺着就要往里捅。

姑姐一把抓住了我的***,柔声说道:「乖宝贝儿,先别忙着干,姑姐先告诉你,千万不要全插进去,更不要碰住子宫,否则弄不好姑姐会流产的。」

「放心吧姑姐,我会小心地慢慢弄,你躺着不要动,我只插进去一半行不行?」

「好,宝贝儿,你就干吧!」她玉手松开了我的鸡巴,放了行。

我把***对准姑姐那迷人的肉缝,轻轻地插了下去,只把大龟头塞了进去,就不再往里进,开始轻缓地抽插起来,左手扶着她那丰满的玉臀,右手在她胸前那对庞然大物上不停地揉了起来。

我轻轻地抓住她的乳头,轻捏着,重按着,又将她的双乳拨来拨去,她那两只大乳房就像一对充满了气的皮球,在她胸前弹来弹去,美得姑姐娇喘不已,笑骂道:「小鬼,你会的可真不少呀!」

「我会的多着呢!」我下身不停地轻轻地挺送着,仅用大龟头在姑姐的阴道中来回抽插,又用左手开始在她的阴部流连:轻扯她的阴毛,轻抚她的阴阜,轻揉她的阴唇,轻捏她的阴蒂,弄得姑姐浑身乱颤,口中浪哼个不停,呻吟声一阵高过一阵。

我索性放弃玩她的巨型乳房,右手也来助阵,两手同时玩弄她的阴部:左手捏着她右面的那片阴唇,右手捏着她左面的那片阴唇,一张一合地扯着。我注视着姑姐的阴户,我的龟头往外一抽,就带着她阴道口的红肉向外翻,我的鸡巴向里一插,就又把她阴道口的肉全挤了进去;两片阴唇随着我的手的运动开合着。

我分开她的阴唇,发现因我的鸡巴的抽送,带动她阴唇内的嫩肉也在蠕动,那粒饱满的阴蒂也随着我的鸡巴的抽里,有节律地抖动着,阴道口上面的小尿道口也轻微地一张一合的,我伸出左手中指,对着尿道口,试探着轻轻往里插,见弄不进去,就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轻掰着她的尿道口,以帮助左手中指的进入,双手合做果然见效,终于把她的小尿道口弄出一个小洞,将左手中指插了进去,就也开始抽送起来。

我又将左手一弯,将手掌压在她的阴户上轻揉着,又用大拇指在她的小阴蒂上轻揉重按,右手则继续玩弄她的玉乳,姑姐被我这样四管齐下,多路出击,两个洞被插着,阴蒂和阴户被揉着,乳房被玩着,刺激得她欲仙欲死,媚目半闭,樱唇微张,呻吟不已,娇呼连连,下身也轻微地小幅度地挺动起来。

不一会儿,就达到了高潮,阴精喷涌而出,于是我也不再抽插,将大鸡巴和手指一起从她的双洞中撤了出来,我的鸡巴一抽出来,从她的阴道口中就汩汩地流出了一股股的乳白的阴精玉液,我赶紧伏下身去,将头伸到她的胯间,用嘴堵住她的阴道口,将这些宝贝全吞进我口中,又用力一吸,将她阴道中残存的阴精也吸了出来,全吞了下去。我这一吸,弄得姑姐又是浑身发颤,又一次泄了出来,我又吞了下去。

「宝贝儿,你的花样真多,姑姐算服了你了,连姑姐的尿道都不放过,弄得姑姐美得都要上天了,谢谢你。另外,姑姐泄的你也不嫌脏,全吞了下去,可见你是多么地爱姑姐。还有,对姑姐这么好,这么关心姑姐,这么爱护姑姐,怕伤了姑姐,姑姐一泄你就赶紧停止抽送,真是姑姐的心肝宝贝,不枉姑姐疼爱你一场。你还没有泄一定很难受,来,让姑姐把你这硬家伙儿弄软,让你也舒服舒服,就算姑姐对你的奖里,好不好?」

「你已经泄了,更重要的是你肚子不能碰,阴道也不能让我用力地干,你怎么弄呀,姑姐?」

「姑姐下面的口不能让你尽兴,就让姑姐用上面的口来赔偿你好了,姑姐下面的口不能吃你的精液,就让姑姐上面的口来尝尝好了,你刚才不是也吃了我的精液了吗?来,让姑姐用嘴伺候你,用嘴来让你射精,让你舒服吧!」

于是我站在床上,姑姐跪在我前面,我挺着那粗壮的肉棒,正顶在姑姐的脸上;姑姐先把手在阴户处涂满淫液才把肉棒抓住,用手套着上下滑动,把我的大鸡巴捋得更加粗壮、更加坚硬,接着轻轻地亲吻那大龟头几下,又伸出柔舌轻舔龟头下的冠状沟,并不时妩媚地对我笑着,还向我眨着媚眼,那股淫态浪劲,逗得我欲火难遏,再也控制不住的屁股一挺,将那根大鸡巴一下子捅进了里那红润的樱桃小口中,姑姐呛咳一声把它拉了出来,娇嗔道:「臭小子,你想把姑姐的嘴捣烂呀?刚才姑姐还表扬你知里疼姑姐呢,现在就给姑姐来这么一下,这么经不起表扬!你那玩意儿也太壮太坚硬了,捣得姑姐喉咙生疼,气得姑姐真想把它咬断!」

姑姐嘴中说着气话,里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又娇媚地瞟了我一眼,里我的大鸡巴含进了自己的小嘴中;我又故意逗她,将我的大家伙抽了出来,姑姐惊问道:「你干什么呀,宝贝儿,不想让姑姐帮你发泄呀?」

「我怕姑姐把它咬下来呀!我可只有这么一根,咬下来就没了,那可是咱全家人的宝贝呀!我没有了不要紧,就怕你们受不了。」

「去你的,俏皮话不少!你以为姑姐真咬呀?姑姐舍得吗?这根宝贝在姑姐心目中比我的命还重要,更何况就算姑姐舍得,还有你妈妈们、姐妹们呢,我要真把你这宝贝咬下来,她们会放过我吗?她们还不把姑姐给吃了?别说那么多了,你不射精难道不觉得难受吗?还是让姑姐给你服务,快点给你吮吮吧!」说着,姑姐温柔地托着我的鸡巴,将它送进了那娇艳的檀口中,开始吮吸、吞吐……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