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来,嫂嫂给你擦擦背】


  我是一名高中生,由于平时的成绩不佳,中考的时候并没有考上理想的重点高中,老爸老妈唉声叹气,骂我不争气之余,少不得花钱又托人,才把我弄到了省里的重点高中A市二中,但由于不在一个市,我又不习惯住校,老妈就拜托我A市的表哥照顾我,这样平日也不用回家。

  由于老爸老妈都是生意人,平时也不怎么管我,我也乐得他们不在我耳边唠叨,便满心欢喜的搬去A市住下,说定老妈每个月寄钱给我哥当我的生活费,我的零花钱当然单算。

  哥哥刚参加工作不久,只是个小业务员,面对老妈每月给的额外预算(当然多过我吃喝住宿的开销),再加上老哥是新婚,花钱的地方多的是,边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走的那天,我笔记本电脑一提,再带上我的宝贝硬盘们,老哥开车把我装衣服的箱子放进后备箱,老妈还在旁边唠叨要好好学习,别闯祸之类的废话,我不耐烦的挥挥手,让老哥绝尘而去。自由!我已经能闻到啦!

  老哥比我大10岁,刚结婚一年出头,由于住的较远,一年也来不了我家几次,我印象中只记得嫂子瘦瘦的,比我大7岁,话不多,每次一起吃饭总是依偎在表哥旁边,由于他们还不准备要孩子,大概高中三年,我都可以无忧无虑的住在他们家了吧~

  3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表哥家楼下,嫂子早在楼下等着我们了,A市的天气,夏天燥热,我偷眼观看,嫂子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上衣,配着短短的浅蓝色短裙。颇有些居家主妇清纯的感觉。

  嫂子是软件开发员,所以基本上是半居家主妇,只是公司有新项目的时候才会忙些,显然她刚接到电话就下楼来了,脚上蹬着一双拖鞋,鼻梁上还架着她工作时候戴的护目眼镜,齐肩的头发焗成淡淡的咖啡色,很随意的盘在头顶,白皙的瓜子脸,五官长得颇像我最喜爱的女优之一——大桥未久。

  而她现在的打扮,再加上眼镜,像极了大桥在某教师片中的形象,我不由得有点难为情,再加上夕阳的余光下依稀能看到大嫂白色胸罩的轮廓,让我更有些想起A片中的情节,我赶紧收住心思,跟大嫂打招呼。

  「小薇你帮小龙把箱子拿下来,我去把车停好。」大哥在车窗里探头跟大嫂说着,又回头跟我说:「你拿好东西,先跟大嫂上去,我去停车。」

  我答应着打开车门,掀起后备箱要拿行李,大嫂在旁边猫腰帮我,这一弯腰,我便看到了上衣里面的风光,白色的胸罩托着两个圆圆的肉球,好像再弯低一点就会从衣服里面滚出来,我正想多看几眼,又怕嫂子注意到,赶紧伸手去提箱子。
  「嫂子没事我来吧。」我客气道。

  「没事儿,你这箱子里什么啊,还挺沉。」嫂子一边帮我抬箱子一边玩笑道。
  「嗨,就衣服,还有几本书啊,本子啥的。」我当然不可能告诉她里面有我的宝贝杂志,小说,只能含糊其辞。

  到了房间里,我把嫂子打发出去后,就开始收拾东西,说是收拾,只不过是把黄书等「违禁」物品藏好,剩下的就胡乱一塞,草草了事。从此就开始了和哥哥嫂嫂一起生活的日子。

  高一的生活倒也平常,没什么太大压力,就是整天交朋友混日子,回家跟哥哥嫂嫂一起吃饭,然而哥哥经常有应酬,就少不了是我和嫂嫂吃饭,而且共用一个卫生间,我在洗澡的时候也经常能看到嫂子洗过或没洗过的内衣挂在上面,经过几次之后,我也终于按捺不住色心,会拿起来闻闻嫂子的味道,也会用嫂子的内衣裤手淫,但是我都极小心谨慎,从来没敢在上面射出来,也就没被发现。
  最让我血脉喷张的一次也就是有一天我晚上水喝多了,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路过哥嫂的房门前,隐约听到嫂子的呻吟声,当时我兴奋的不得了,靠在墙根仔细的听了一阵,只听见里面都是嫂子「啊……啊……」的浪叫声和哥哥粗重的呼吸声。

  我虽然阅片无数,但这样的现场直播毕竟还是头一次啊,下面的兄弟早就按捺不住了,把内裤支起的老高,因为门是虚掩着的,我怕被他们发现,就悄悄地回屋去了,当然免不了看大桥的片子解决,只觉得那次射的特别多,那天晚上当然是想着嫂子的身体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搞得我连着几天看见嫂子都有点不好意思。

  总之,在哥哥家的生活就是我有色心,没色胆。

  时光荏苒,在浑浑噩噩中我的高一就过去了……(我想这点大家都一样吧……),转眼就到了高一毕业的暑假,由于老爸老妈乐得找到了保姆照顾我,而我也表示懒得回家,想想在哥哥家自由自在没人管我看不看H的东西,好得很,就继续在哥哥家住着。

  头几天日子还是一样过,哥哥上班后嫂子会自己屋子里面做工作,而我就我在自己屋里上黄网打游戏,嫂子偶尔招呼我吃水果喝水什么的,在吃过中饭,晚饭时哥哥回来,然后我们说笑一阵,有好电视节目就一起看些,然后各回各屋。
  我又隔三差五和狐朋狗友出去鬼混,日子不亦乐乎。本以为这个假期也将荒废度过的时候,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这天晚饭,哥哥告诉我们他要出差一个多礼拜,因为公司要跑一项新业务,要他去外地联系客户,我听后不禁心里一动,这可是和嫂嫂独处的好机会啊,在偷眼瞄嫂子,她显得恋恋不舍,娇嗔的说道:「在外面不许拈花惹草啊,早点回来。」

  哥哥憨憨的笑着,事情便不了了之。

  然而当天晚上我却辗转反侧睡不着,脑子里又浮现出当初听到的嫂子的浪叫声,想象着能把嫂子压在身下大干一场,不由得兴奋不已,只得又坐起来去黄网上看小说,只要是有「嫂子」字样的一个都不放过,看的口干舌燥便开始边看边喝水。

  过一会儿又躺回床上,这下各种剧情充斥在脑子里我更是睡不着了,脑子里面构思着如何跟嫂嫂亲热,然而终究也是YY而已,昏昏沉沉中我睡过去……
  那晚梦里都是嫂子的身影……

  第二天送走哥哥,回家还是无话,昨晚想好的种种剧情一见到嫂子的面就哑了火……完全不敢有任何动作,只好晚上回家拿出可乐来继续去网上各种涉猎「嫂子」文,以求再在梦中相会……

  第二天早上完全是被尿憋醒,我来不及穿衣服就急急忙忙往厕所跑,推开门猛地看见嫂子竟然在里面!

  她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真丝睡衣,正坐在浴室里的塑料高凳上面,把脚蹬在浴缸上面涂脚趾甲油,由于一条腿抬着,本来就不长的睡衣更是褪到了大腿根,露出修长性感的大腿,隐约还能看见小内的影子,我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嫂子看我推门进来也是吓了一跳,不由得「啊」的惊呼了一声,我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而且由于晨勃和憋尿,大鸡巴挺得老高,好像要从内裤里面跳出来一样,我赶忙捂了下体,边说着对不起,慌慌张张的退出去,嫂子似乎也看出来我尿急,赶忙出来,边笑边说道:「你小子,我看你平常太阳不晒屁股都不起来,今天准是尿憋得吧,真没出息,快去吧。」说罢就往自己屋里走去。

  我尴尬地笑着,想是平时起得太晚,所以嫂子以为我还没醒,也就没换衣服。
  进厕所的同时我偷偷的瞄了几眼嫂子的背影,薄薄的真丝内衣紧贴着丰满的臀部,衬出了里面内裤的轮廓,下面两条匀称笔直的大腿,一扭一扭的回房去了,我顿时觉得下面涨的难受,恨不能就扑上去将她摁倒,随了我的心愿。可惜终究只是幻想,我不舍的关上门进去了。

  午饭时再见嫂嫂我还颇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歉,但嫂嫂只是一笑,朝我做了个鬼脸也就没再提,下午我呆在屋子里打了一下午游戏,也没见嫂子来叫我吃水果,就到了晚饭的点儿了,听到嫂嫂在屋外叫我,我连忙退出,出来看饭菜都已经摆好了,就和嫂子坐下吃饭。

  饭菜挺丰盛,还有我爱吃的红烧肉,嫂子笑着拿出一瓶红酒问我说:「喝不喝啊,你哥每吨晚饭可是必喝的哦,说你们家有这基因,哈哈,我看你喝不喝?」
  我怎么说也是兄弟们中的一大喝手,号称拼命三郎的,虽然很少喝红酒,但肯定不甘示弱,就让她倒了一杯,嫂子自己也倒了半杯,边吃边聊,聊到嫂子工作和我的学习等等。

  吃完饭后帮嫂子收拾碗筷,看她要刷碗去,我就走去客厅看电视。

  不一会儿嫂子洗完碗,过来问我:「洗澡了么?」

  我说没洗,她便要先洗,我当然同意,何况她先洗完就会有换下的内衣裤给我把玩,想起都挺多天没释放过了,我便打定主意一会儿用嫂子的小内裤出火。
  我在客厅等,只听得洗澡间里面哗哗的水声,我不由得心驰神往,早忘了电视里的节目,想象着嫂子现在会在干什么,会不会因为哥哥不在家寂寞而自慰?
  正当我沉浸在意淫中时,忽听得嫂子在里面「呀」的轻呼了一声,接着水声渐止,就听嫂子在里面喊我:「小龙啊,嫂子忘拿浴巾了,能不能帮我拿一下?」
  我赶忙答应,又问在哪,之后跑进了嫂子屋里去拿,拿到浴巾后不禁往嫂子的衣橱里面一瞥,之见一个抽屉开着,我上前一看,里面全是内衣裤,各种颜色都有,想必是刚才拿换洗的内衣忘关上了,我往角落一看,竟然还有情趣内衣!似乎是粉红色的护士装,还有半透明的胸罩,丁字裤等等!原来嫂子还有这一面啊!

  我刚想拿出一件来好好看看,又怕嫂子等急了起疑心,就想先把浴巾送去回来看不迟。

  想到这,便三步并作两步感到浴室门口叫嫂子,只见门微开了个小缝,嫂子把手伸了出来,接过了浴巾,又说了声谢谢,我刚要回身,只听嫂子支支吾吾的又开口了:「小龙啊,那个……能请你帮个忙不?」

  我疑问着说啥忙啊,嫂子吞吞吐吐的说:「进来帮嫂子擦擦背,嫂子够不到,你哥又不在。」

  我愣了一下,这不是引狼入室么?求之不得啊,假装思考了一会儿就答应了,我小心的打开门,只见嫂子背对着我坐在那个塑料高凳上正面裹着浴巾,两手护着正面,头发湿湿的盘着,洁白光滑的后背映入我的眼帘,还有细细的腰身和股沟的末端,好像人体艺术里面模特的姿势,我赶紧移开目光,怕自己失控。
  嫂子蚊子一样的细声说道:「麻烦你了,就……把磨砂膏在我背上涂匀了,就行了。」说罢指了指梳妆台上的磨砂膏,背过了脸。

  我赶忙上前,开始往嫂子背上涂磨砂膏,虽然用浴巾遮着,从背后还是可以看出乳房的轮廓,嫂子一只手托着两个乳房,另一只手放在两腿中间,仿佛怕我的眼睛穿透浴巾一样,但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挑逗,只觉得两腿之间的家伙渐渐鼓起,硬的难受。

  我赶忙不去想眼前的情景,以免嫂子发现我的窘态,但对我这样的处男来说,这又谈何容易!

  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结束涂抹磨砂膏的,只记得慌慌忙忙的走出去了,脑子里还满是嫂子后背的裸体,和她乳房的轮廓……

  过了一会儿,嫂子裹着浴巾出来叫我进去洗。

  我答应着跑到屋子里拿换洗的衣物和浴巾,见嫂子的门已经关上,才想起忘记去欣赏她的情趣内衣,不禁懊悔。

  在浴室冲身洗头之后,幸而发现浴室里面果然有嫂子换下来的内衣裤,还没来得及洗,只是丢在她的洗衣篮里面。

  我一边冲着身子,一边闻着嫂子的内裤,想象着嫂子的气味,大鸡巴不知不觉的挺立起来,仿佛在抗议近些天来对它有失照顾,我一边闻着嫂子的味道,一边开始套弄起来……

  突然听到嫂子在外面叫我,吓了我一跳,赶忙把内裤扔回洗衣篮里面,答应着:「什么事儿?」我惊慌道。

  「没事儿,我寻思我帮你也擦擦背吧,就当是报答你啊!」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赶忙拒绝着,生怕嫂子进来看见我还硬着……
  「没事儿,你害啥羞啊,我是你嫂子呢,不看你的宝贝啊,哈哈!」嫂子似乎很坚持,没办法,我只好答应。

  裹好浴巾后我便叫嫂子进来,只是把浴巾盖在了下体上,又用手遮着,生怕被看破。

  嫂子只穿着睡衣,她的手温柔的在我后背上涂抹着磨砂膏,我尽量不去瞎想,生怕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只是死死的盯着墙壁上一块瓷砖,似乎要看出什么名堂来,嫂子看见我呆呆的样子,只是痴痴的笑。

  过了半晌,总算擦完了,我刚要松一口气,以为完事了,谁知嫂子又调皮的说:「让我帮你往后背上涂浴液吧!」

  我慌了神,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只好含含糊糊的恩着,维持着这尴尬的姿势不敢动,嫂子笑着,把浴液倒在在自己的手上,搓出些许泡沫,然后在我后背上涂抹着,这下感觉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刚才的磨砂膏因为沙沙的,并不觉得如何,但这浴液可就是完全滑溜溜的抚摸了,我想起了片子里推油的场景,再加上嫂子光滑的小手在我背上滑来滑去,刚刚抑制住的欲望不禁又抬起头来,下面的东西渐渐发胀,我慌忙的掩饰着,脸憋得通红。

  嫂子仿佛没看到,继续着涂抹,我感觉她的双手越来越往下,已经到腰部了,我知道快要结束了,松了一口气,希望她赶紧完事出去,但心底又在期待着什么,什么呢?我不敢再往下想……

  突然,嫂子的双手一下子急转直下,从后面把我搂住了,两个手直接伸到了我的浴巾底下,抓住了我那硬的发疼的鸡巴。

  「哈哈,被我抓住了!」嫂子浪笑到。

  我完全傻了,愣在那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不知道嫂子是什么意思。

  「小坏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拿我内衣裤发泄的事儿啊?就算你不射在上面,也会沾到亮晶晶的东西的哦,傻小子,还有你偷偷躲在屋子里面看A片?啊?还敢意淫你嫂子,该当何罪?」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嫂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张开了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嫂子看到了我的傻样,扑哧笑了出来,把我的浴巾往下一扯,整根鸡巴就露在了外面,嫂子浪笑着说道:「怎么,天天不都在想这时候么,现在怎么怂了?」
  我赶忙挣扎,说:「嫂子别闹,你可是我嫂子啊!」

  「哈哈,现在你知道了?没事儿,你我都不说,谁会知道呢,别给我装了啊,你看都硬成这个样子啦!憋得难受不啊?」

  其实这早就是我的梦想啊,刚才也只不过是半推半就,既然嫂子都这样,我个做男人的还管什么仁义道德,爽了再说啊!

  嫂子还是环抱着我,两只手抓住了我勃起的大鸡巴,满是泡沫的双手来回套弄着,虽说我经常手淫,但是这竟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感觉!

  嫂子滑溜的双手在鸡巴上前后动着,是不是抚弄着龟头,那种痒痒的快感让我忍不住想喊出来,边弄嫂子边在我耳边吹气,舔咬我的耳垂:「怎么样啊,嫂子弄得好不好啊?」

  「呃……好……」

  「舒不舒服啊?」

  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嫂子嘴角露出的淫笑,让我更加疯狂。

  「舒服,舒服死了,比我自己弄得舒服一千倍!」我支吾着。

  「别着急,更舒服的在后头呢!」

  嫂子把我转过来,慢慢地脱掉了身上的睡衣,两只乳房便好似跳出来一样跳到我眼前,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那对双乳啊!

  虽然不算是巨乳,但是绝对够用,白皙的皮肤映衬着粉红的乳头和乳晕,下半身竟然是丁字裤!

  嫂子转过身去,洁白的屁股肉嘟嘟的,绝对够丰满,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慢慢的蹭到了我的鸡巴上,我还坐在凳子上,只感觉鸡巴被屁股沟夹在了里面,我双手抓住嫂子的双乳,尽情的揉搓着。

  「好嫂子,让我亲亲它们吧!」

  我哀求着,嫂子浪笑着转过身,坐在了我怀里,我急忙火急火燎的凑上去亲她的双乳,又亲又舔,一只手抓住另外一粒乳房尽情揉搓着,我听到嫂子发出了轻轻地哼声,便玩得更加起劲了,特别是在乳头上狠下功夫,又是舔又是轻咬又是轻揪,恨不得把一双乳吞下去才好……

  亲了一会儿,我开始吻向了嫂嫂的双唇,虽然亲嘴不是第一次,但是嫂子确实是有经验,比不得高中里面的毛丫头,嫂子甜甜的舌头软软的,好像果冻一样,我不由得把舌头伸进去仔细品尝,我们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互相拥抱着,我的手便往嫂嫂的下身游去,扯下了她的丁字裤,嫂嫂的淫水早就泛滥了。

  我不由得动了情,挣扎着想要摁倒嫂嫂,早已经忘了这是卫生间里,嫂嫂嘤咛一声:「这么猴急啊,这是澡间啊,哈哈,我们去床上玩么!」

  我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来,和嫂嫂一起冲掉了身上的泡沫,我便拦腰抱起她,往大屋走去。

  嫂嫂浪笑着:「呀,小龙,好大力气啊,哈哈哈!」

  我把嫂子往床上一放,把她的双腿掰开,嫂嫂的嫩逼就在我面前显露无疑了,嫂嫂的毛并不多,显得很干净,厚厚的鼓鼓的阴唇包着里面的花心,潺潺的流水流出,我低头便亲,嫂嫂一边呻吟着,一边笑着推我:「脏啦,傻瓜」

  「少少才不张!」我吐字不清的含糊着,学着A片里面的情节,我开始上上下下的舔嫂子的嫩逼,淫水不断的流出来,我掰开嫂子的逼,开始袭击里面的阴蒂,轻轻吊住,不停地舔,嫂子的腰开始扭动。

  「啊……好龙龙……亲……亲的嫂子好舒服啊……」

  我抬起头,用手指拨弄着嫂嫂的阴蒂问道:「怎么样啊,嫂子,我哥有没有这么舔过你啊?」

  「乖,真是我的好宝贝,他哪懂这个……」嫂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
  我又低下头去,手指还拨弄着阴蒂,而舌头已经向蜜穴开拔,舌尖伸进去舔着,在这双管齐下的作用下,嫂嫂渐渐开始喘起了粗气。

  「厄……好……好痒……恩……小龙舔的嫂子好舒服……舔嫂子的嫩逼……啊……啊……」嫂子的呻吟开始加速,我知道嫂子是动情了。

  「乖,龙龙,快……拿大鸡巴操我,我的逼好痒,快,操我……啊……痒,我要……要大鸡巴……」

  正合我意!我连忙提枪上马,鸡巴一直是硬的状态,嫂子抚摸着它说道:「宝贝儿,第一次吧?哈哈,好家伙,比你哥的可大不少呢!来,嫂子让你爽上天!」

  说实话,这还真是我的第一次,只是看见片子里演过,但自己操作起来还真不那么简单,我找了半天竟没插进去,只是在嫂子的下身乱顶,急的够呛。
  嫂子扑哧笑了,娇嗔道:「小马猴,急什么啊!」说着分开了双腿,把住了我的鸡巴,扶了进去。

  天啊,这种感觉真的是爽的没话说,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嫂子的蜜穴里面暖暖的,滑滑的,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快感,我开始抽动起来:「啊,好舒服,小龙……恩……好棒,啊……大鸡巴……大鸡巴插进来了……」

  嫂嫂开始大声的叫喊着:「恩……爽死了……来干嫂子……嫂子……恩……被你草死了……啊……好棒啊……」

  在嫂子浪语的催动下,我开始像发了疯似的抽动着,不停地动作着,嘴里念叨着:「操死你,小贱货,让你勾引我,勾引我!」

  嫂子一边浪笑着,一边把双腿盘在了我的腰上,大声的喊着:「哦……我不敢了,小贱逼再也不敢勾引你了……恩……干死我了……」

  随着嫂子的淫声浪语,我感觉下面渐渐有了感觉,听人说第一次缴枪快,果然不假,我感觉从腰部升起一种要射精的快感,我强忍着,继续抽动着。

  「嫂子,我要……厄……要射了……」

  「恩……乖宝贝儿……亲哥哥……射在小薇里面吧……恩……都射给我……小薇让你都射给我……」

  「小……小薇……」

  我早就忘记了会不会怀孕之类的琐事,脑子里只是想我要全射给我的小薇,射给我的嫂子,我加快了速度,开始最后的冲刺,我从网上看到,射精前越憋着,就可以射的越多,越有快感,我开始急速的抽动着,屏住了呼吸……

  「啊……啊……宝贝儿,干死我了,啊……啊啊……」嫂子开始发出了我只在A片里见过的呻吟,腰部也开始不由自主的迎合起我的动作,双手挂在我的脖子上。

  「啊……不行了……嫂子……嫂子要去了……」我疯狂的抽动和乱伦的刺激感让嫂子欲痴欲狂。

  「啊……啊啊啊……恩啊……」嫂子的呻吟开始变得越来越尖,我也更加把劲疯狂的动作着,想把我们两个一起推向高潮。

  终于,随着嘤咛一声,嫂子的腹部开始剧烈的抖动,双腿和双脚松开了我,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潮,我知道嫂子高潮了,阴道里排出热热的阴精,洒在了我的龟头上,而我再也憋不住了。

  「厄……嫂子……小薇……我射了……」我使劲抓着嫂子的美乳,使劲的一顶,十几年来的头一次体内射精!

  我努力的把我的精子往前猛射着,感觉从没射出过这么大的量,我在嫂嫂身上抽动了将近五秒钟才把东西射干净,于是瘫在了嫂子的身上,一起享受着高潮的美妙。

  我们并排躺在床上,过了许久,我突然感觉嫂嫂的手又伸向了我的鸡巴。
  「哟,变小了呢,小龙,过瘾了么?」

  「爽,爽死了,嫂嫂,我爱死你了!」

  「哈哈,嫂子也爽的很呢,来,嫂子让你更爽些!」

  嫂子说罢,把两个枕头叠在了一起,让我靠在上面,我似乎已经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但还是兴奋不已。

  嫂子让我靠好,把我的双腿分开躺着,开始在我的身上舔起来,特别是乳头,让我痒得不行,慢慢的,嫂嫂的舌头游走到了下面,她用纤纤玉手提起疲软的阴茎叹道:「这么好的东西,用完就变得这么小了呢,别急,嫂嫂帮你!」

  说罢,嫂嫂用双手捧住了我的鸡巴,张开了嘴,让口水流在鸡巴上面,双手则接住多余的口水,开始在整根鸡巴上面涂抹。

  「嫂子最爱吃香肠了呢,来,让嫂子尝尝小龙的香肠!」嫂嫂一边说,一边把脸凑上去,开始用滑嫩的脸蛋去蹭我的鸡巴,然后慢慢的,张开了樱桃小嘴,把龟头含进了嘴里面。

  「厄……」我呻吟着,这感觉又和做爱不同,小嘴巴里面热热的,又能感觉到牙齿再轻轻地碰着我的龟头,感觉舒服极了。

  嫂子的小舌头开始灵活的在龟头各处游走,特别花了功夫在马眼上面,每一次小舌头舔过马眼,我都痒的打个冷战。

  「啊……嫂子……舒服……痒。」

  嫂子由于含着我的鸡巴,只是淫荡的看着我,发出了哼哼声,然后,嫂子开始了抽动,她把大半根鸡巴放进嘴里,开始一前一后的动起来。

  由于年轻气盛,再加上嫂子的技术确实犀利,我很快就又勃起了,变大后的鸡巴太大了,嫂嫂只能吐出一些,只专注于前面,嘴巴撑得圆圆的,口水从嘴角,顺着我的鸡巴流下来。

  嫂嫂又一只手抚弄我的阴茎,另一只手把玩我的蛋蛋,时而舔龟头,时而舔根部,时而嘬着蛋蛋不放,渐渐地,我也有了感觉,开始自己动作起来,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嫂嫂的嘴里真的是有一种莫名的快感,于是我站了起来,让嫂子跪着在床上给我口交。

  由于实在太刺激,渐渐地,我又有了射精的感觉,嫂子心领神会,开始配合我加快速度,在嫂子嘴里又抽插了不下一百下,我猛地往前一挺,将嫂子的头摁向我的鸡巴,浓浓的精液就喷涌而出,射在了嫂嫂的嘴里……

  嫂嫂虽然有少许抗拒,但还是拗不过我,全都吞了下去……

  嫂嫂微笑着帮我把残余的精液舔干净,就去卫生间淑了口,回来之后撒娇的在我怀里说:「小龙坏,小龙怎么射在我嘴里了啊!」

  我把嫂嫂搂近身边笑着说:「没办法,嫂子你弄得太爽了啊,我没忍住……」
  又说笑了一会儿,我们俩才相拥着睡去……

  从那以后,嫂子和我几乎是每天都在做爱,床上,沙发上,地摊上,马桶上,餐桌上……到处都有我们做爱的痕迹……

  背入式,骑乘式,69式……我们不断尝试着各种新姿势,甚至后来哥哥回来了也不间断,嫂子会趁哥哥洗澡或是打电话时候跑到我屋子里来跟我缠绵,给我口交。

  在嫂子的训练下,我的技术也越来越好,经常能让嫂子两次冲顶才泄身……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我考上大学不得不住校才停下来,然而我还是会偶尔跑出去和嫂子开房缠绵,即使我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嫂子仍是我的启蒙,我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嫂嫂,高中三年,真的是我永生难忘的回忆……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