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我叫小翠】【完】

我叫小翠,是长女,下面有一个弟弟。由於母亲早逝,所以很早就由我在照顾家里。这天我刚满19岁,晚上我安顿弟弟睡觉之後,我也就去睡了。睡觉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我醒来一看,原来是爸爸趴在我的身上,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胸,我的胸虽然不算波霸,但是也相当丰满,爸爸一边搓揉我的奶子,一边轻轻地叫着母亲的名字,我知道他是将我当成母亲了。其实许多人都说我跟母亲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所以爸爸会有这样的举动,我反而认为是他对母亲的爱!

  我这时候依然任凭父亲他继续搓揉我的乳房,我紧紧地咬住嘴唇,好让自己不会因为胸前袭来一阵阵的快感而发出呻吟。父亲这时候更加的大胆,他渐渐地往我下身探索过去,并且将我的睡裤脱去,我里面的内裤很快地也被父亲脱去。他将脸凑在我的下身上,我可以感觉到他呼吸时的气息吹在我的下体,令人好生心痒。这时候我已经有些忍耐不住,只好坐起!父亲看见我醒来之後,一时之间涨红了脸,嘴里嚅嚅地说不出话来,我说:爸!我知道你是深深地喜欢妈妈!没有关系,我都愿意!

  接着我继续躺了回去,两腿分开,这样一来,我知道我的小穴已经完完全全地呈现在父亲的面前,他见到我这样的姿势,似乎受到莫大的鼓励,他用手指轻轻地碰触我的小穴,我全身好像触电般的抖了一下,父亲见到我这样的反应,立刻躺到我的身边,一手轻轻抚揉我的胸部,另一手则是搂住我与我亲嘴。当父亲的舌头伸进我的口里时,我整个人在脑子里好像被人点了个炸弹,成了一片空白。但是随即又被口里传来的异样感觉所拉回现实,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却令我十分兴奋!

  渐渐地,父亲的手开始往我的下身移动,并且探入我的小穴里面,这次比较顺利了。一则我正沈醉在父亲的热吻之中,另一方面也比较习惯了。父亲见到我比较能够接受之後,就起身将我两腿分开,并且将肉棒抵住我的小穴口上,我知道快要有怎样的事情发生了,所以我闭上眼!果然一阵刺痛从我下身传来,之後我几乎没有什麽快感,直到父亲将热热的精液射入我的体内深处之後,他很满足地躺在我的怀里。

  --------------------------------------------------------------------------------自从这次以後,父亲经常在弟弟睡觉之後,就过来找我作爱,渐渐地我也能够从性爱中得到快感,我自然也乐在其中。我记得有一次,弟弟出去露营,我跟父亲在家里足足作爱五个多钟头,两人真是获得充份的满足!我还记得那天是个礼拜六,我放学回家之後,因为在学校最後两堂课是体育课,所以一回到家里我就进到浴室去冲洗。当我洗完澡之後,来到客厅,发现父亲也已经回来了。我将浴室里换洗的衣服拿到後面去洗,并且将原本洗好的衣服晾起来。当我举手向上调整衣服的时候,我发现父亲正注视着我腋下,我才发现我所穿的背心,几乎遮掩不住我胸前那对奶子,而且这对奶子经过父亲的抚慰後,已经变得相当丰满,在班上让我夺得波霸的美誉。

  我依然将两手上举,并且摆出相当诱人的姿势,让父亲可以看到他想看到的部位,父亲走上前来,两手将我的奶子握住,并且要我进到屋子里去。当我跟他来到他的卧室之後,他要我趴在窗台上,这时候我是背对着他,由於我穿的是件尼龙质料的短裤,父亲的双手从裤头那边伸了进来,轻轻地搓揉我的臀部,并且偶尔会轻吻一下!

  正当我在享受父亲的爱抚时,他猛然地扯下我的短裤,由於我在家里很少穿内裤,这时候的我也不例外,我的下半身已经全裸地呈现在父亲眼前。父亲继续爱抚我,我的腰随着他的动作左右轻摆,我不自觉地开始哼了起来,这些动作都是以前父亲与我作爱的时候要求我作的,现在的我都已经是相当下意识的本能动作了。

  “嗯~~.啊啊~~~~喔。喔~~~~……”

  我的呻吟声愈来愈大,这时候父亲已经将三根手指插入我的小穴,手指上的厚茧摩擦在我穴里的嫩肉上时,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快感,我腰摆动得愈来愈快,我两手紧紧地抓住窗台,终於……“啊啊…啊~~~~~~~~~~~~~~”

  在父亲的爱抚下,我达到了高潮。父亲让我休息一下之後,就将拉炼拉开,掏出他那黑黝黝的肉棒,伸到我的面前,我非常主动地就含住它,并且用舌头轻轻地去舔弄,两手也很自然地去玩弄父亲的睾丸。我感觉到父亲的肉棒在口里逐渐地变大,我改用一手扶住肉棒,一手玩弄睾丸,而且将所有攻击重点放在龟头以及肉沟上,我的舌技在父亲的调教下,已经非常地熟练且深知父亲的敏感带。我从鼻里不断地发出“唔”的声音,让父亲可以知道我是非常乐意为他口交的…突然口中冲入大量的液体,我努力地吞咽,但还是有些从口角流下,我故意不去擦拭,我知道这样一来会让父亲更加地兴奋。他要我趴在床上,然後他拿出两颗药丸吞下肚去,并且拿出一罐液体涂抹在他的肉棒上,要不了两分钟,他的肉棒又恢复了,父亲爬上床来,奋力将肉棒往我的小穴里插入,我从心眼里高兴地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父亲激烈地挺动,很快地就将我带上两次高潮,但是父亲依然意犹未尽,他将我反转过来,让我躺在床上,并且站起身上,将我下半身抬起,肉棒由上向下地插入我的小穴里面,并且这样的姿势,我可以看见父亲那根巨硕的肉棒 弄我小穴的情形。肉棒不断地推挤着我穴外的肉壁,来回往复地进出着,来自於眼睛与下体真实感触的刺激,一再地刺激着我的脑神经中枢,我两手主动地搓揉自己的奶子,口里渐渐地浪了起来…“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喔…爸爸…你今天怎会这样神。勇呢。 我小穴好爽啊…”

  “呼呼嘿嘿…爸爸这样很爽吧…放心…今天有大力丸可以让你 爽个够…嘿嘿”

  爸爸在药物的刺激下,奋力地 弄我约莫有四五十分钟,终究体力不支而软倒下来,但是爸爸依然没有射精,我只好继续用口帮他服务,最後当然还是再度地……就这样我跟父亲过了约莫五年的亦妻亦女的生活…--------------------------------------------------------------------------------其实当我跟父亲作爱的期间,我也曾经跟弟弟作过几次,我俩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父亲从公司打电话回来,说他今天要在公司开会到很晚,要我跟弟弟好好看家。我看到弟弟正在房间里面看书,我就去准备一些饮料,当我拿到他房间的时候,我发现弟弟居然不是在看书,而是拿着女用内裤在手淫。

  当弟弟看见我的时候,他马上低下头去,我蹲下身去,从下往上让他看着我的脸说:弟弟,你对女孩子很有兴趣对不对?!没有关系,今天姊姊可以让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弟弟这时候抬起头,我跟着就站起来,我这天因为从学校回来都还没有换衣服,所以依然穿着绿色上衣以及黑色百摺裙,我让弟弟帮我脱掉身上的制服,他颤抖着双手帮我脱衣服,但是当他将我身上的外衣脱光的时候,他居然很兴奋且稳定地搓揉我的奶子,我要他脱掉我的胸罩,他粗暴地扯掉我的胸罩,然後将我推倒在床上,用力地搓揉我的胸部,这时候我看见他眼神中强烈的欲火,我就知道,他也是跟父亲一样,有着极为强烈的性欲,我示意他脱去我的内裤,并且可以……“喔…喔…姊姊…我好爽…从来不知道…女人的穴这样好…喔…喔喔喔…好姊姊…以後可不可以常常帮我…跟我……”

  “好弟弟…只要你需要…我们不要让爸爸知道…姊姊都可以随时陪你。 你想要几次都可以…”

  “谢谢…姊姊…我可要更卖力地让姊姊好……啊啊啊…我要射…我 要射啦~~~~~~~~”

  弟弟在插了差不多两分钟以後就射出他的童子精,我那天晚上还跟父亲作了两次爱,我真是……--------------------------------------------------------------------------------後来我出外读书之後,父亲也另外续弦,所以我就几乎断了父亲这边的关系,而弟弟则是积极地在外跟同年纪或是小他甚多的女孩交往,久而久之,我也跟他疏远了。

  这时候我被系上的陈教授所深深迷住,我经常地去问他问题,并且假借许多理由想要跟他单独相处,由於他本身个性相当开朗,而且也刚离婚,所以我俩很快地就……这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来到研究室,陈教授只穿了件短裤以及T恤,他的手臂相当地粗壮有力。我这时候因为刚从宿舍过来,故意只穿了件短裙以及白衬衫,当然我也带了个袋子,里面装了些资料跟一些其它用品。当我进到他研究室後,我顺势将房门锁了起来。我拿出一些资料,趴在他的对面,跟他面对面的讨论起来。由於我一路走来的缘故,我相信我身上的汗水已经将我的衬衫湿透,加上我故意不穿里面的任何衣物,所以陈教授应该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我身上的肌肤。我故意用手臂去挤弄我的奶子,我发现陈教授已经注意到我的胸前,这时候我故意将上身微微仰起。他可以更清楚地由领口看到我的腹部,这样有点等於我的上身几乎完全裸露在他眼前。

  我停了一会,故意来到陈教授的身边,坐在他皮椅的扶手上,而且故意将一条腿翘上来,让他可以若隐若现地看到我的裙内春光,并且我还故意用上身挤弄他的手臂,并且拉他的手来摸我的大腿。这时候陈教授似乎也有些按奈不住,伸手将我搂住,贴在我的耳边说:奶再这样下去,我可要把奶当老婆罗?!我转头吻了他一下说:我就怕你不把我当老婆耶!

  这时候我俩终於让对方和自己获得解放,陈教授将我抱起放倒在桌上,他将我的两腿分开,隔着我的内裤开始舔弄我的小穴。由於我今天穿的是一件特别小的迷你内裤,所以在我的穴上,仅有一小块布遮掩着,当他将我的大腿分开的时候,那一小块布早就紧紧地陷入我的穴肉里面,所以陈他可以轻易地舔弄我的阴唇。我主动地解开我的上衣,两手不停地搓揉我的奶子,陈看见我的样子,边淫笑边舔弄我的小穴…“嗯…嗯…嗯…嗯…奶今天似乎是有备而来的嘛…嗯…嗯…嗯… 嗯…不过奶的确算是相当漂亮的学生…嗯…嗯…嗯…嗯…其实老 师也注意奶好久了…嗯…嗯…嗯…难得今天我俩可以顺遂心愿嗯 …嗯…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老师…你知不知道……我 …从以前就暗恋老师你了啊啊啊啊啊老师你好厉害…… 舔得人家心花*放啊啊啊啊啊…我好愿意让老师作任何事。

  .啊啊啊啊啊……”

  我被陈舔了不知多久,好不容易他放开了我。我起身之後,他要我帮他口交,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我立刻让他坐回皮椅里面,拉下他的短裤,他的肉棒早已勃起等待我来含弄,我就依照我过去的方式来对付它!而陈则是点起一根香烟,享受我的服务,这时候我从下往上望去,那情景真是令我深深着迷。

  “…嗯嗯。你的功夫不错嘛…以前我要我老婆帮我口交一下…她就嫌 脏…嗯…嗯…嗯…真好…嗯…嗯…嗯…啊。啊啊…啊…… 好厉害…我差点就被奶给吸出来了…”

  “老师…陈…没关系…我愿意喝你的东西…你可不可以让我喝呢… 求求你…让我喝吧…嗯嗯嗯嗯嗯。嗯。嗯……”

  在陈发出长长一声的叫声之後,他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我的口里,我依然让一些精液沿着我的口角流出,并且不去擦拭。陈看见这情景之後,他居然跟我深吻,喔……接着他要我趴在桌上,他继续地舔弄我的小穴,并且他还拿出一只毛笔去刷弄我肉穴上的嫩肉,喔!我的两腿受不了这样的挑弄,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并且我开始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声,这似乎深深地刺激着陈,他的肉棒再度勃起,他很快地起身将肉棒插入我的穴里……“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的小穴好爽…喔 …喔…喔…陈…喔…喔…喔…你的肉棒怎会这样粗呢喔…喔 喔…喔…喔…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小 穴美翻啦……”

  在陈快速且猛烈的 弄下,我不一会就泄身了,或许是好久都没有泄身的缘故,我居然晕了过去!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陈跟我都躺在沙发上,他在轻轻地抚弄我的身躯,他见到我醒来之後,他说:我刚刚还没有爽过,可不可以…我点点头就要起身,他拉住我说:我想试试一种以前没有玩过的方式?奶愿意吗?我亲吻他後,说:你想我怎样都可以!陈说:我想玩你的後面我立刻起身,两手扶住书桌,将臀部朝向他,说:来吧!

  他见到我这样的态度,立刻扶起早就勃起的弟弟,先插入我的小穴里面,抽弄几下,然後抵住我的屁眼。陈将他的龟头挤进我那小小的屁眼时,我感到全身僵硬,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下体的不舒服而造成的。我试着更张开我的屁眼,以让陈能渐渐地推进来。当我的肛门口被强迫撑开时“开始插我吧,陈!”我尽最大的声音喘息着说。

  “但是轻一点,慢慢的来。”

  陈的确开始动作了! 他往前推进了一点点。

  “哎呦…”

  我想屁股一定是裂开了!我感到他的龟头正通过我的括约肌。

  “等… 等一下。 停止,停在那儿一下。”

  我试着再度放松我的身体,终於觉得稍微好过些。 几秒钟後我要他慢慢的来。陈照着我的话做,轻而缓慢,然而,他也没有丝毫停止,不停地往前挤进来。他那坚挺而粗大的肉棒一寸一寸地深深插入我。这时我真感谢刚刚陈有先在我的小穴里面沾了些蜜汁!它使得陈那粗大的肉棒得到足够的润滑,才能进入我狭窄的屁股缝里呢!当他有一半在我里头时我开始淫叫了起来,直到我感到他的阴毛触及我的臀部。

  “啊…… 呀… 先停一会儿,先停在那里,好吗?”

  “宝贝,当然行。 ”

  我将屁股微微移动,试探性地找寻较舒服的姿势。这虽然不痛,但也并不舒服。

  “喔! 好点了,现在小心点。”

  陈动了一些些,大约只有一公分,然而我的感觉却好像一公尺那麽长。我同时也察觉到它压迫我的小穴去,并且这时候我要求陈拿根东西塞入我的小穴,他拿起一个酒瓶,那是一罐样品酒,但是细长的瓶颈,却如果男人的肉棒,我的小穴夹紧酒瓶,而陈将它在我里头拧动回应着,传来一阵阵令我昏眩的快感。陈稍微移动了他的臀部,让他的肉棒滑出半截,然後,他又用力地将*根再没入一次。

  “啊…啊…呀你实在夹的太紧了我的肉棒好爽啊……我不知道我 还能忍多久啊…啊…啊…啊…”

  “不要忍了…用力地插我吧…我也是好爽啊…我…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他将他的肉棒帽缘抽回到我的括约肌,然後使力地推了进去。陈就像疯了一样狠狠地抽插我,并且还一边叫我的肉壁有多紧。他再一次地抽回并送入,动作愈来愈快,我感觉到有一个高潮在我体内逐渐形成。我感觉到陈就像是 弄我的小穴般的玩弄我的屁眼,而我则是主动地拧动酒瓶来取悦我的小穴,终於高潮来临……而我只是处於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我的阴道抽 着,我的爱液潺潺地流出。我无法控制地流下了激情的眼泪,并情不自禁地抽咽。

  --------------------------------------------------------------------------------当我毕业之後,我跟陈结婚,生了两个小孩,但是後来陈却开始有了另外的女人,我在忍受不了他的背叛之後,终於跟他分手,并且独立抚养这两个小孩。

  当两个小孩到了高中的时候,我先後地教导他们知道性爱的快乐…老大在国三的时候,第一次跟我发生关系,这天弟弟跟学校一起出去露营,家里只有我跟老大在。晚上的时候,我起身,看见小均(老大)的房间还点着灯,我就过去推开房门,小均看见我进来之後,手忙脚乱地掉了本书下来,我弯腰捡起来一看,是本 Playboy,而且我看见他的裤档依然高高撑起,我笑着将书捡起来,放回他的桌上,要他来到我的房间。

  当他跟我一起到房间之後,我要他脱光身上的衣服,他以为我要惩罚他,跪下哀求我不要打他,我笑着要他脱衣服,并且要他躺在床上,他乖乖地照作。我跟着也脱光我的衣服,让他仔细地瞧着,我变换着各种姿势,让他可以清楚地看见我身上的每个部位,这时候他的肉棒开始勃起,我有些晕眩,喔,他的肉棒跟他父亲一样雄伟,我忍不住扑了上去,用口帮他含弄。

  “喔…喔…喔…喔…妈…我好爽…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我…忍不住啦~~~”

  他在我的舔弄下,不到一分钟,就射出他的精液,我当然是把它全部吞下去。接下来,我躺回床上,要他为所欲为,可以任意地玩弄我。他开始抚摸我的奶子,很快地他的肉棒再度勃起,我主动地引导他插入我的小穴,喔!这次他支撑得比较久。当晚,我跟他相拥而眠。

  至於小培(老二)则是等他露营回来之後,我先跟小均作爱之後,也如法炮制,让他知道了许多奥妙。

  而且我也是第一次让他俩同时满足我的前後洞,啊!我真是幸福啊!

  ?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