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我娶了妈妈

我母亲叫做玛莉。在1970年十二月,她十六岁时,发觉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于是她便跑到了学校找他的男友。男友一直想要和她做爱,在他们交往了三个月之后,她终于让步。他们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性交,结果就是我的诞生。我出生于1971年的七月。我出生时,我父亲已经抛弃了我母亲,并说我不是他的孩子。这当然不对。我母亲为了那男人,也就是我父亲,失去了贞操之后,再也没有和其他男人有染,一直到我们之间的爱情开始。

  令人尴尬的是我母亲已经怀孕了,于是我的祖父母就从芝加哥搬到伊利诺州南方的一个安静小镇,艾顿镇。我在在艾顿镇诞生与长大,一直到我十七岁为止。我和我母亲一直与祖父母一起住,直到我母亲决定要搬回芝加哥为止。她已三十五岁了,独自扶养我,将所有最好的都给了我。她到圣路易去上医学专校,祖父母就在家照顾我。之后她拿到药师资格,并在我们的小镇上开了家药局,好让我能过更好了日子。她辛勤地工作,不眠不休。都是为了我。而她从没抱怨过。

  她行事温和。从未大声骂我或是打我。很早之前,她就用道理与实际例子在教导着我。她将我当成独立的个体般地对待我,而不是像一般父母一样,而且她总是鼓励着我的兴趣。我对科学较有兴趣。今日我能成为一位天文学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我母亲。我们搬回芝加哥,好让我能去上芝加哥的大学。此时,我们在经济上已经毫无忧虑。不再贫穷,不过我们还是过得很俭朴。从未奢侈过。但是当时,我们对彼此都没有妄想过。我母亲是个很有责任感与理智的女性。

  我母亲在扶养我时,从未和任何人约会过。现在我问她当时为何不与人约会认识,她说她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我身上。像约会或是其他事情会使她分心,而无法专心地养育我。我没有父亲,所以我当然无法失去我母亲。她相信父母应该花更多的时间与孩子在一起,而她的确做到了。这之中她不知为我牺牲了多少个人的快乐。那时我还小,还不懂得感恩。但她为我做的牺牲,我因而比世上任何人还更爱她,甚至是我自己的孩子。

  我们之间的爱是种奉献,她奉献给我,之后,我又为她奉献。我们的关系变的很亲密与美丽。我们两再也无法分开。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我爱上了我母亲,并且接受她成为我的妻子。我们生了三个孩子。我现在二十九岁,只和一个女人性交过,而到死为止,将会永远爱她一人玛莉,我的母亲。

  在我有记忆之时我就已经爱上了我母亲。她总是让我觉得她亮丽出众。我朋友的母亲就无法吸引我。我母亲的头发很漂亮,闪耀着草莓般的颜色,甚至偏红。有点自然卷。她总把头发披在肩上,从不绑在后面。她的秀发衬托着她的脸,让她碧绿的双眼更加突出。她的双唇并不会太丰满,不过也不会太薄。她身高五尺七寸。总是保持着少女的模样,即使已经生了四个孩子。她的胸部是完美的36C ,现在已经四十六岁了,看起来却只像三十五岁一般。脸上仍然没有绉纹,而也还没白头发。她的皮肤很光滑,有如牛乳般的滑嫩,这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她是世上最美最性感的女人。她的衣着总是很有自己的品味。

  你能了解我有多么爱着玛莉吗?我七岁时,我就告诉她我要娶她,并要照顾她一辈子。虽然那只是童言童语,我却一直长记在心。一段时间之后,当与我同年的孩子都已经在约会了,而我却只是在家陪着我母亲。

  我的第一次高潮

  当我十二岁时,我有了第一次高潮。我一早醒来,发觉裤子里湿湿的。一开始我以为我尿床了。但是我注意到潮湿的地方有点黏黏的,而且闻起来不像小便。我有点害怕,所以叫了母亲过来。她一听到我害怕的声音马上就跑了过来。

  「我想我生病了。」我哭着说。

  她脸上的表情看来很担心。「怎么啦?」

  「我尿床了,我想。但是我不知道那是甚么。」「我看看。」她说。

  她拉开床单。床上并没有看到水渍。「我们来看看吧。」她轻柔地拉开我的睡裤和内裤。很快地她脸上露出了微笑。「没关系的,宝贝。」她轻声地说。

  「那是甚么?」我看见母亲的笑容之后,我的害怕已经减低了很多。

  「你梦遗了。」她说。

  「梦遗?」我有点迷糊了。

  「来,脱掉弄脏的衣服,今晚你放学后我会解释给你听。别担心,这没甚么好大惊小怪的。这是说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她笑着并亲吻我的脸。

  她知道如何让我舒服。我心里完全爱着我母亲。

  那天晚上,我母亲简要地为我解释性。她告诉我关于勃起,阴道和精液。也说性是男人与女人之间,对爱的一种表达方式,而婴儿也在这样的行为中诞生。

  「性不只是性交而已。」她解释着。

  「比如说?」我好奇地问着。

  「等你长大了以后你就会知道。不过要是你对性还有任何疑问,你一定要先来找我。你的朋友只会让你迷惑、误导你而已。」「妈?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尽管问,甜心。」

  「你说性交是男女相爱的最终行为。」

  「是的,亲爱的,没错。」

  我有点怯懦地问着。「你说 我已经是个男人了。而且……你也知道我很爱你。」「是的,亲爱的,我知道。」她说,「你想说甚么?」「那……我们能……做爱吗?偶而?」我母亲脸上的表情告诉我,我说错话了。我很快地低下了头「甜心,性是两个人彼此相爱,成为夫妻之后的行为。并不是母亲与儿子。我也爱你。非常爱你。比我生命中的任何人更加爱你。但是你是我儿子。我们之间不能有性行为。」「可是,妈,」我辩解着。「我爱你。我不明白。你是如此的美丽。你对我这么好。我无法想像我会像爱你般的去爱别人。我不了解为何这样的爱却无法有性行为。」她清楚地说,「就是只能这样。」(以后我知道她也无法解释,为何母子之间不能有性爱,除了法律上的问题之外。她自己似乎也不是很满意。)我母亲对性的坦白是很棒的。她敬重我,也知道我很聪明。她知道回避小孩子的问题是没有用的。从那天起,我对性的好奇就被激发了。很快的我母亲就成为了我发泄的对象。我手淫时时常幻想着她。她是我唯一渴望的女人。

  开始

  当我十七岁时,我们从伊利诺州南方的小镇,搬到芝加哥有名的密西根湖附近。我们在北边租了间小房子。我母亲在一家大型的地区医院里,找到了一份担任家庭医药的助理工作。而我在一家有名的预校里,快要完成我的高中学业了。我母亲和我两人单独在一起时,关系变的更加亲密。这个城市里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们晚上都在家里吃饭,分享着我们彼此的世界。

  此时我已经相当成熟了。我是游泳校队,身高有六尺高。体重稍微超过一百六十磅,我的身材很均匀,而且也很有肌肉。我母亲说我很英俊。我自己没有甚么感觉。与我同年的女孩子都对我没有兴趣。直到遇上灾难之前,我没有多少约会经验。与我约会的女孩子,我总觉得她们有很多缺点,大多都是认为她们比不上我母亲,不管是美貌与才智。

  一天傍晚,搬到这城市里大概两个月之后,我们在家里,仍然忙着将行李拆开放至定位。我母亲穿着无袖的短衬衫。她在夏天时晒成了棕褐色,看起来有一种难以置信的美。像往常一样,我的注意力仍然只在她身上,而不是在我手上的工作。她说她总是会注意到我在看着她。我以一种混淆的爱的眼神看着她,激情与原始的性欲。我自己从未意识到我的渴望是异常的。我希望在我的一生中,我们有机会成为爱人。玛莉现在说她也注意到我当时是多么的强壮与帅气。她自己也有感觉到。她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男人了。现在她告诉我,当时她认为从未遇见过像我这么英俊的男人。她的性欲和其他女人一样强烈。当时她三十五岁。

  当天晚上我看着她将一些玻璃器具放到厨房去。我对行李并没有很注意,我只是一直看着她。她的手臂与双手像液体般的柔软。当她向前弯腰或是垫着脚尖往高架子放东西时,那臀部的摇晃就像个舞者一样美丽。她稍微流了点汗。现在正是暖春季节。她工作时会对着我笑,而我也对着她笑着。这感觉就像已经是对情人,搬进两人的第一间房子一样。有关摆饰的问题她每次都会询问我的意见,而我也会像个丈夫般地回答着她,试着满足她的每个愿望。

  她伸到放在高处的碗柜,想要摆放一个新买的玻璃杯。我看着她伸长的手还有她的屁股。突然间我的发呆被玻璃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给打断了。我看见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便马上跑去帮助我母亲清理干净。我们两同时伸向同一片玻璃碎片,而我的手便趁机紧抓着她的手。我以询问的眼光看着我母亲,但却盯住她的胸部。从她无袖的背心里,我可以看见她的乳沟。她的胸罩紧紧地撑着她的乳房。是很简单的白色棉质胸罩,但却是我所见过最性感的东西。我的手仍紧抓着她的手,我也注意到她看着我。令我害羞的是,我终于与她正面相看。她不是以生气或羞耻的眼神看着我。她也不是害羞。她以一种温和的眼神看着我,就是一种女人不管周遭有多么苦恼或是愤怒,与这屋子里唯一能照顾她的男人在一起,她就会觉得安全的眼神。

  我站了起来,并拉着她。我们两彼此凝视着,就像永恒那么久。最后,我拨弄了她额头的头发。她微笑着。这就是告诉我她没事的意思。也告诉我,她爱我不是因为我是她儿子,而是把我当成男人,当成情人。这告诉我她的感觉和我一样。那个时刻,很短暂的时间里,我知道我们将会永远在一起。

  我缓缓地向前倾,亲吻着她。她的手臂环绕着我。一点也不觉得羞耻或罪恶。

  她的双唇微开,我们舌头交缠在一起。我们两深切而热情地接吻。我抱着她远离玻璃碎片,将她放到柜台上。我靠近了一点,我们以最热情的方式接吻,就像童话故事里,两个分开已久的爱人,重新聚首的吻。呼吸变的沈重,两人在接吻中告诉着彼此,我们深爱着对方。我母亲呻吟着,紧抓着我的身体。我也一样的回应着。我们接吻了数小时。彼此都知道接着该怎么做,可是我们待在厨房里,让我们的欲望就在这里获得解放。我的肉棒已经坚挺的竖立起来。她将她的臀部靠过来,并用她的臀部磨蹭着我硬挺的的阳具。彼此动了几分钟之后,我几乎要射在我的裤子里。

  最后我硬将我们 两分开。「我爱你,妈。」这是在玻璃破碎之后,我们之间所说的第一句话。

  她笑着,深深地注视着我的眼。「我也爱你,约翰。儿子。」我抱着她,走向她的卧房。将她放在她的床上。我坐在她身旁,慢慢地隔着她的衣服抚摸着她。先从她的乳房开始。用我的双手温柔地柔捏着她的胸部。隔着她的胸罩与衬衫,我能感觉到她的乳头硬了起来。她的呼吸稳定,但是很大声。我爱抚着她的胸部时,她也看着我。我想从容不迫的进行,不过不过她很快地就把衬衫脱掉。她坐了起来,解开她的胸罩。乳房自然地掉了出来,这是我自从多年前断奶之后,第一次看见我母亲的乳房。她帮我脱掉我的衣服,双手抚摸着我的胸膛。我解开她短裤的扣子,脱去她的短裤与棉质内裤。当我脱掉她的内裤时,我看见她那令人着迷的阴户。我闻着她的味道。那个味道刺激着我。最后我母亲已经全身赤裸,抓着我的腰带。她要我也躺下。分开我的双腿,赤裸地站在我的膝盖间。她那美妙的乳房晃动着,乳头坚硬地站了起来。她解开我的腰带,缓缓地脱下我的裤子。将她纤细的手伸了进来,开始搓揉着我跳动的肉棒。我的臀部随着她的揉动,一次次地向前冲刺着。最后,她终于把我脱光了。

  我让她躺在床上,又开始亲吻了起来,我们的身体终于赤裸地接触了。我缓缓地亲吻着,从她的嘴唇、脖子、胸膛、到她的乳房。我的嘴向她坚挺的乳头靠过去,并吸吮着。我的舌头来回地挑动着她的乳头。我的手也伸向空着的乳房,温柔地柔捏着。她在我身下呻吟并扭动着,我知道我已经撩起她的欲望了。

  「喔,老天,甜心,这感觉太美好了,」她轻声地说。两人之间的温度渐渐升高。

  我再度地亲吻着她。「我爱你,妈,」我再度说了一次。她知道我的意思,「我想要肏你。」「好的,甜心,」她回应着。我爬到她身上,把我的肉棒对准着她的阴道入口。

  缓缓地我向前推进。她已经都湿透了。我的龟头轻易地滑了进去,她的小穴又紧又温热。我的母亲娇喘着。我龟头插进去之后,便停留了一下,又亲吻了一会,也抚摸着她动人的乳房。我缓缓地用我的阳具干着我母亲。我以缓慢稳定的节奏操着她时,她的臀部会向我迎上来。在我们的第一次性交时,我们的眼神从未分开。我能感受到她肉穴里的每一寸嫩肉。她的阴道嫩肉湿滑又紧紧地包围着我的肉棒。我能感觉到我已经快要射精了。我的母亲也是。她啜泣着,呼吸也越来越快速,她一手抓着我的臀部,好让我每次的冲刺,能更深入她的肉穴里。

  「我快要高潮了,母亲,」我喘息着说。

  「来吧,宝贝,」她近乎狂喜着说。话一讲完,我就将精液一波波地射进我母亲的体内。

  我的母亲因而高潮,大声地呻吟着。我能感受到她高潮时,穴肉也紧紧地包围着我的肉棒。想拔也拔不出来,不过我也没想拔出来。我用我的精子灌溉了我母亲的子宫。

  我的高潮持续了数分钟,而我母亲的高潮更久。当我的阳具不再跳动时,整个人无力地倒在我母亲的身上,阳具还插在她的阴户里。

  我们痛苦地呼吸了几分钟。最后我们的呼吸缓和并回到正常状况。我的阴茎也软化了,滑出了我母亲的体内。两人又长吻了一阵子。我们知道我们的余生将会是一对恋人。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拉着我母亲的手,带着她到了浴室。我替她穿上浴袍,开始清洗一下两人。

  洗澡水变热了之后,我问我母亲是否会感到后悔。

  「不会,我亲爱的儿子。我比任何事更爱你。在我生命中从未觉得如此恰当。

  你对我做爱。你温柔与尊敬地对待我。你满足了我所有的渴望。没有任何事比这更特别的了。我会永远爱你的。」「我也会永远爱你的,母亲。」

  我们走进浴室,我终于有机会好好地看着我母亲的身体。她是如此地耀眼与性感。我替她洗头发,然后她帮我洗。她的手带着爱意,温柔地按摩着我的头发。我们为彼此抹上肥皂,而我又爱抚了她的乳房。我们先亲吻之后,她帮我洗我的肉棒。我又硬挺了起来。她笑着玩弄我的阳具,并跪了下来。我可预见,我们之间的性生活将不会无趣,而且会有很多新鲜的尝试。

  她一手抓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抚弄着我的睾丸。缓缓地她将我的龟头含进嘴里,用舌头挑逗着。她的手握住我的阳具,慢慢地为我进行口交。这是我第一次有人为我口交(而我猜这也是我母亲第一次将阴茎放到她的嘴里),我不知道这样的口交技术算不算好。我只知道看着我母亲的嘴唇含着我的鸡巴,来回地套弄着,是我想像中最刺激的事情。她自己似乎也很享受着含弄着我的肉棒,嘴里发出「嗯~~」的呻吟声。

  我很快地在我母亲嘴里爆发出大量的精液。她很饥渴地将我的精液吃了下去,不过大部分从她嘴边流了出来,滴落在她的乳房上。

  在我射精完后,我母亲继续吸吮着我的阳具,直到它软化为止。当阴茎从她嘴里滑出来时,她对着我笑,并站了起来。我们拥吻着,我从我母亲嘴里尝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

  「我一直想要这样尝试,」她的语调里充满放荡的嬉闹感。

  「我已经幻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敢相 信真的实现了,」我回应着。

  我们都知道,这只是我们两之间新关系的开始。性爱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占据着我们生活之间的一部份。

  结局

  洗完澡之后,我们很快地入睡了,全身赤裸,并充满着爱。那晚之后我们又性交了好几次。两个月之后,我的母亲发现她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几乎在我们第一次性交的九个月之后诞生。我们替他取名为约翰马力昂,以我们两人的名字取的。他现在已经十岁大了。在孩子诞生前两个月,我们在拉斯维加斯的一间小教堂完婚了。之后我们又生了对双胞胎,都是女的。玛莉安现在六岁。珍亚历珊德拉则是四岁。两个女孩子看起来都很像她们的母亲/ 祖母。我们的男孩则看起来像他的父亲/ 哥哥。我们并没有告诉他们,我们之间真正的关系。我相信等他们长大些后,有天,一定会向他们说的。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