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我和姐姐终未能抗拒乱伦的诱惑】

一直,一直以来,我都告诉自己,克制,再克制自己的私欲。  可是,我还是失败了,我失败了,如雾似网的忧郁……  我在自恨着,哭泣着,为失落的亲情的神圣,迎着天泪,我在冲洗着昨日的记忆,终于,在水的疯狂钟也卷入我眼角那晶莹的一滴。  我失败了,我哭了,自责的泪水滴滴点点,点点滴滴,模糊了我心中那片温馨的芳草地。  再也没有心思撑起那把新伞,再也没有心思……  依然是凉风细雨,依然是生生悲泣,眼帘朦胧了远方,我再也止不住液化了的感情任它汇成一条苦苦咸咸的小溪,,,,此时,我才知道,我很无耻,也很卑鄙……  如果不是,论坛领导的邀请,如果不是诸多会员的期待,我想,我不会把昨日发生的事情拿出来,我让你们失望了,我接受大家的鄙视和唾骂。  我也许不该申请这趟出差,如果没有这趟出差,我不会顺便回到生我养我的老家,就不会见到曾经为我付出很多的姐姐,也不会发生这件让我足以悔恨终生的荒唐事。  姐姐,在我的生命里,在我的心里地位重过母亲,从记事起母亲很少管我的事情,都是姐姐一手帮办,学习上的事情,生活上的,包括衣服全是姐姐帮我,所以我和姐姐很亲密,我甚至在小小的幼童心里就发誓,一定要娶姐姐坐老婆,每次我犯错招来父亲的毒打时,姐姐总是第一时间用她幼小的身躯挡住,平时姐姐也很迁就我,无论我想坐什么事情,想要什么,姐姐总能想办法帮我满足,随着年龄大了,我对女性身体有了好奇心理,总是不断的骚扰姐姐,而姐姐也没有刻意的拒绝我,总是很宽容的迁就我的各种无礼,我喜欢看她的身体,因为姐姐的皮肤很白皙,摸着很光滑,喜欢看姐姐上厕所,就蹲在姐姐的对面,看姐姐的下面就像一个小馒头,中间有条缝,尿出来的晶莹透亮,洒在地上,就像一首无字的歌,是那么的好听,诱人。嫩藕般的小臂小腿,一直到现在都勾起来我无尽的回忆和甜蜜。再大一点年龄的时候,姐姐下面开始长出黄黄的短短的小毛毛,从那开始,也开始躲避我,但是我总是能恰到时候的看到,摸到,那令我无限憧憬的地方,姐姐写作业的时候,我就到姐姐的背后,掀起姐姐的衣服,用我的小鸡鸡在姐姐光滑白皙的皮肤上来回蹭弄,还环绕到前面,摸着姐姐的胸部那微微的隆起,每次都把姐姐弄的好像有点坐不住。  后来姐姐辍学了,因为家里无力承担两个孩子上学,姐姐外出打工了,我一个人在家读书,可是对姐姐的思念,以及没脸提及的欲望,就像水草一般,滋生暗长,后来我每次自慰,总是幻想着姐姐在身边,虽然我知道,这是入魔了,但是我无法克制自己,一闭上眼睛,姐姐那洁白光滑的皮肤,以及嫩藕般的手臂和小腿,就在我脑海里显现,就算我不撸小鸡鸡,只是想象,就足以让我达到飘渺的境界。  再后来,我拿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姐姐回来了。姐姐在外打工很辛苦,每次发工资,自己只留了一小部分,全部都寄回来,就连生病了都自己扛着。所以我对姐姐,不光光是亲情上的感激,还有女神般的敬畏。但是这些不足以阻挡我心中的魔障,在一天傍晚,我向姐姐又一次的伸出了魔爪,姐姐这次好像是慰劳我,没有拒绝,在我手伸下去摸那些小毛毛的时候,姐姐故意吸着小腹,让我顺利的伸了下去,毛毛长长了,相比之下,长的最快的,是姐姐的胸部,不再是微微的隆起,而是又大又圆,挺挺的,摸着软软的很舒服,奶头有些硬,下面也开始潮湿了,不活好景不长,被推门而入的母亲破坏了好事。姐姐面色绯红的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而我则去正屋拜见亲友,在和姐姐亲热的时候,对姐姐说晚上留门给我,姐姐没说话,结果等到父母睡着了,我去姐姐房间,没推动。看来姐姐不是忘记了,就是故意不留门的。  到了第二天白天,父母因为凑钱做学费都出去了,我和姐姐两个人在家,我就直接到姐姐面前抱住了姐姐,问姐姐为什么晚上没留门,姐姐脸有点绯红轻柔的问我想干什么,我没敢回答,难道要我直接说,我想和你睡觉?我当时还真的不敢,当时直接就亲她,上下摸她,不会取胸罩,我就把她的文胸使劲往上掀,这时我看到姐姐的胸部,好大,挺挺的,圆圆的,软软的,奶头有点大,还有点硬,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别人形容处女的乳头都是什么樱桃啦,葡萄啦。相反,我姐姐的乳头比葡萄大,干干的,硬硬的,因为我双手抱着姐姐的腰,所以我只有用嘴巴含住奶头猛亲,姐姐下面穿着牛仔裤,紧紧的不好脱,我就隔着衣服揉搓,当时对女人下面不是很熟悉,所以就大面积的到处摸,记得没过多久突然不知道咋回事,姐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嗯哼了一声,好像站不住了,我急忙扶住了,也停下了动作,问姐姐怎么了,姐姐始终不说话,脸红红的,当时害怕就没再怎么动作了,现在想起来,有点好笑。再后来到了大学,每次遇到难事,我总是能轻易的解决,因为每次我只要闭上眼睛,想象和姐姐亲热的情景,感觉自己信心百倍,什么事情都不在话下。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应该是最圆满的结果了,可是,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淫欲之心作祟,让我让然不断的幻想着姐姐在我面前玉体横陈,娇羞呻吟……  每次想着姐姐的牛奶般的皮肤,以及馒头般的下体,还有柔情带水的眼神,我达到高潮之后,就又不断的懊悔,骂自己不该对姐姐这样……  终于,这次私心使我申请了这趟出差,离家很近,想着能顺便回趟家,见见姐姐。殊不知,这次回家竟然让我圆了这么多年刻到我心底的梦。  带着淫欲的心,驾着车,一路回到曾经熟悉无比的乡村,田地里许多忙碌的身影,在忙着浇水,看来天公不作美,干旱了很多天了,我到了姐姐家,没人,问了一下邻居,邻居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车,可能在想这家有什么亲戚在城市里面啊,开着小车。我没有理会,印象中顺着邻居指的路亟不可待的赶去,远远的看到田地里有个身影,很多年不见了,我还是能一眼认出来,也许亲人就是亲人,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能一眼认出来,我下了车,脱了鞋子和外套,走向姐姐,走近了,看到了姐姐,姐姐的手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嫩滑白皙,脸上也有了太阳暴晒留下的痕迹,姐姐穿的外套很蓬松,弯着腰忙活,我能看到姐姐的仍然洁白的脖颈和饱满白皙的胸部,姐姐竟然没带胸罩,我下体几乎瞬间膨胀,这是我多少年梦里萦绕的地方,我怀疑我快流鼻血了。姐姐好像感觉到了,愣了一下,才站起身来,看到了我,一下子愣住了,我们都没有说话,但是我看到了姐姐的眼睛里还是那么的柔情,但是不争气的我,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是我对不起姐姐,我以前不是发誓让姐姐过好日子的吗?虽然无法像儿时那样许诺娶姐姐,可是还是能力所能及的帮助姐姐的啊,可是这么多年,我都干了什么?我……  一下子我脑海里,悔恨交加,对姐姐的情感被瞬间挖掘出来,城市再怎么繁荣热闹,又怎么能洗去我心里头对姐姐深深的思念?  我从未想过,也从没敢去想,原来爱一个人可以这样深,这样痛,这样殇,这样累。  但同时也是幸运的,因为我们都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毕竟在童年的那些时光,有过欢乐,有过留恋,还有那一些携手闲步的美妙回想。  想着以前的种种,此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表现,也许叫:痛并欢乐着,来形容更亲切吧。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感的澎湃,也许是想掩盖自己流泪的样子,我上前抱住了我的姐姐,姐姐本能的推了下我,只是轻轻的一下,然后就开始痛哭起来,我们两个就那样站着,抱着,不在乎天地蒸笼,不在乎一切,只知道,我爱姐姐,姐姐爱我。  等到我们冷静下来,姐姐告诉我,姐夫出去打工了,田地里以及家里的事情都是姐姐干,整个村里也没多少劳力,所以不存在谁帮谁,我听着一阵子心疼,一个小小的水泵,浇那么多田地,要到什么时候?我瞬间做出了决定,把姐姐拉到车里,打开了空调,姐姐起初不想坐到车里,说身上脏,但看到我坚决的眼神,姐姐就在车里不动了,我一个人在地里,把那些小水管,都是一些断裂的小水管,一节一节的接起来的,我都给扔了,小水泵也收了起来,姐姐知道我要做什么,没阻拦,只是在车里,轻轻的啜泣着,我带姐姐回到了家里,姐姐做饭给我吃,我就趁着这个时间到了城里,买了一个大水泵,水管,全买齐了,并且连接到了地里,然后才回到家,姐姐已经做好了饭,我告诉姐姐,饭后我们去地里把水浇好,姐姐点了点头,说道:「小杰有出息了,姐姐有靠头了……" 听到这里,我一阵子呜咽,但是克制着眼泪没掉下来,。整顿饭没有过多的话语,也许过长的时间未见,一下子反而让我们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都能彼此感应到亲情犹在。  到了傍晚的时候,终于忙完了,这个时候,我仍然不让姐姐出力,而我也多少年没做过这些农活,累得腰酸背痛的,姐姐看到眼里,疼在心里,但是我坚决的眼神告诉她,这是男人的事情。等到我全部装完,看到了姐姐心疼的眼神,我觉得一切都值了,姐姐忙拿起毛巾帮我擦汗,姐姐没我高,扬起手在我的脑门上,还有湿透的头发,以及后脖颈都是汗水,我看着姐姐的眼睛,任姐姐在我的头上温柔的擦拭,手臂晃来晃去,我突然想起姐姐嫩藕般的手臂,以及饱满牛奶一样的胸部,下面不自觉的硬了起来,从未有过的硬,我暗骂自己无耻,但是无法克制,感觉心脏加了百倍的马力,血液直接冲入大脑,我一下子抱住了姐姐,姐姐用另外一只手开始推我,我哪里能让一个女人随便就能推开,我的一只手顺势就进入了姐姐的衣服里面,没穿,还是没穿胸罩,天助我也。我一把抓住了姐姐的左胸,好大,好有弹性,我不停的揉捏,夹杂了些许汗水,胸部显得更加的柔滑,我的下体自然的贴近了姐姐的下部,姐姐仿佛感觉到了我的下面的坚硬和刚强,从恍惚中一下子清醒过来,  「小杰,这在……田地里面,被……人看见了,姐。姐就别。活。了,」  我也一下子清醒了,对啊,农村里本来就是非多,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坏了姐姐的名声,于是就把手抽了出来,故意用不满意的语气问姐姐,「姐,那回家可以让我摸摸吗?我都想坏了……」  「还是小时候那死样……」姐姐没正面回答我,只是用眼轻轻翻了我一下,有些娇羞的嗔道:我在姐姐弹性十足的臀部捏了一把,才松开了姐姐,显然姐姐被我刚才的袭击,弄得意乱情迷,走起路来有些不自然,我想下面一定是春水泛滥了。  我急忙打开车门,载着姐姐回到了家,本来出差的时候是想着带姐姐去城里洗浴的,可是姐夫竟然不在家,老天都在帮助我,不用去城里了。在家里就行……  姐姐的容貌我不用怎么吹牛,这种美丽很不多见,真可以说是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眼睛大大的圆圆的,虽然是单眼皮,但是眼中的柔情是化妆不出来的,黛眉樱口,冰肌玉骨,意态妍丽,丰韵娉婷匀称苗条的身材虽然只有165高,但是饱满的胸部,丰腴的臀部,细细的柳腰,这些都是梦寐以求的。  我稍微烧了一些开水,因为天气很热,给姐姐的大水缸里加满了水,调好了温度,姐姐急着去做饭,我硬拉着她按进了水缸,「姐姐,看着你,我什么饭都吃不下,我只想吃你,……」  「傻样,小杰,先说好,我们不能过那道坎的,其他的,,,其他的随你……」  我才不管姐姐说了什么,我也没注意听,因为姐姐那含羞的眼神,以及紧张带着喘气的声音,让我已经快要失去了理智,我就急忙帮姐姐脱起了衣服。  姐姐那件宽松的外套,我几乎一下子就脱掉了,那对又圆又大,洁白挺拔的双乳,一下子跳了出来,还一颤一颤的,我眼睛都直了,好像都不会眨眼了,我又急忙脱下面的衣服,下面的衣服姐姐抓住了说自己脱,也许姐姐的心里还是没能够完全放下吧,但是多年未见的冲击,以及儿时就很亲密的基础,使我们没有生疏感,从小就很迁就我在姐姐心里也许我还是那个需要她疼爱的小男孩吧,在我如狼的眼神注视下,姐姐缓缓脱下了裤子,  虽然我经常幻想姐姐裸体的摸样。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我开始异常的兴奋和紧张,我欣赏着姐姐美丽清秀的面容、苗条丰腴的的身材和雪白细嫩的肌肤。记得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她那对会说话的、乌黑的、天生带有几分羞涩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尤其是当她开心时,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极其妩媚。姐姐的一颦一笑都特别动人。我以前经常想象着姐姐衣服下面肉体的颜色、形状……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了姐姐的裸体。修长的双腿和嫩藕般的两臂外,我吞了一大口口水,其他部位被姐姐及时用手捂住无法看到。这种淫靡的氛围下,我很难不产生非份之想。  我拿起毛巾,蘸着水,给姐姐淋浴,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姐姐脖颈,柔柔的,天色已经很暗了,但是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气息,以及姐姐渐渐变粗的呼吸,我知道,姐姐动情了,我问姐姐:「姐姐,我们可以不做姐弟吗?我想做姐姐的恋人,哪怕只是精神上的,,」姐姐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轻轻的从水中站了起来,我屏住呼吸,轻轻的搂住了姐姐,姐姐把头靠在了我的肩头,将她的脸紧贴在我的脸上,柔声道:「姐姐这么好吗?让你从小就这么惦记着?既然这样,那就让你体会体会吧!现在姐姐就是你的恋人了」  说完,她用一只手搂着我的腰紧,另一只手攀上我的脖颈。我心中一热急忙也紧紧搂着姐姐光滑如玉的腰。紧接着我感到姐姐的两个乳房硬硬地顶在我的胸前。我的心血澎湃万千,姐姐,我心中的女神,现在就在我的怀里,玉体全裸,我的思路几乎断电了,我的手开始到处抚摸起来,姐姐在我的抚摸之下,呼吸急促,喷出的热气在我的脖颈上,让我心里痒痒的,酸酸的,下体一下子又膨胀了不少,  我嘶哑着声音说着:「姐姐。你在田地说让我摸摸的!我们现在又是恋人了!恋人干什么都是可以的!对吧」  我刚说完,她把脸扭过来对着我。我虽然看不清姐姐的脸,但是已明显地感到了姐姐把头扬了起来、仿佛努起了嘴唇和随着均匀的呼吸声喷到我脸上的阵阵香气。我一低头便吻上了姐姐的嘴唇,继而吻她的额头和脸颊、耳朵、下巴……  姐姐的情绪逐渐表现得很冲动,她的一只手开始在我的后背上抚摸、,还向下撩了几下我的屁股;我更加动情的在姐姐臀部抓来抓去,  慢慢的,我听到了姐姐嘴里发出了似乎很享受的阵阵呻吟声,她搂得我更紧了,饱满的胸脯开始在我的胸前上下摩擦。  我慢慢的也进入了水里,和姐姐站到了一起,我早在起初用毛巾蘸水的时候,脱下了自己的衣物,当时背对我,天色又暗,当时姐姐没注意,随着我和姐姐之间不断的磨合,抚摸,以及亲吻,  我与姐姐的身体逐渐从上到下都紧贴在一起,我的肉棒此时更加膨胀起来,犹如擎天柱一样顶在姐姐的小腹上。姐姐愣了下,感觉到了,小声说:「这么硬,顶得我的肚子好难受!」  说着,伸手探下去握到了我的肉棒。  「呀!这么粗大、这么硬!小杰,今天用不着它!」她好像想把它移开,但是刚推到一旁,立刻又弹了回来。姐姐推了几下之后略感无奈,只好任它顶着。不一会我感觉到她悄悄踮起了脚尖使我坚硬如铁的肉棒恰好顶到了下面湿润柔滑的毛草地。我一下子幸福的抓狂,轻微的蹭弄起来,姐姐被这样的动作弄的下面开始酸痒,站不稳,于是身子自然贴得我更紧了。  我们拥抱着、亲吻着,四只手互相抚摸着,身子互相摩擦着……  「啊!姐姐你太美了,从小我就想要你做我媳妇、现在我真的好想,,姐姐,,,!」我继续在她的耳边小声赞叹着,并轻微在她的耳根处吻了一下。姐姐仿佛电击了一下,身体抽搐了一下,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让我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姐姐的敏感地带就在耳根处,我如获至宝般的,含住姐姐的耳垂,吮吸起来,姐姐一下子热烈起来,本来只是轻轻抓住我的肉棒,现在开始不由自主的套弄起来,乱伦的诱惑加上敏感的刺激,使姐姐身体颤抖起来,我腾出一只手,抚向姐姐的下体,手掌按住了姐姐的馒头小穴,此时此地早已泛滥成灾,我的手掌开始上下摩擦起来,淫水加上水缸里的水混合一起,在摩擦下滋滋有声,姐姐有气无力的呻吟,还有我渐粗的喘息,显得气氛非常淫靡,我此时对着姐姐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姐姐,我们到床上去吧,」  姐姐没有回答,只是用她硕大的双乳上下蹭着我的胸膛,眼睛里柔情似水,说不出的迷离……我哪里还能忍住这样的诱惑?一把抱起姐姐走向姐姐姐夫的房间,把姐姐轻柔的放在丝绒被上,姐姐抓住我的肉棒一直没有放松,我能感觉到,我的那个东西比刚才更粗长了,姐姐此时可能也在不顾羞耻的乱想着什么,我们全身都一片燥热,唯有的那一丝理智早已被强烈的欲念占据了……  姐姐从水中被抱起到屋里,没有擦拭,全身的一片凉意让她稍微回过了点神来,她仿佛刚刚感觉到,自己身上全部衣服已经不见了,已经全部赤裸袒露,而弟弟的一双手,还在她的双腿上不停的抚摸着。她感觉更是羞怯难当。她此时心中那一股股的激荡更加的强烈了,渴望而又不安的等待着被我占有的那一刻。  我无比激动的看着眼前姐姐雪白丰满的身体,欲火熊熊燃烧着。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珍惜姐姐,怜惜姐姐,要仔细的品尝。所以我强压住马上挺枪冲刺的冲动,抚摸着她光滑白嫩的双腿,跪坐在她的下体位置,分开她的双腿,仔细的看着她下体处那神秘而迷人的地方。  姐姐那两腿根处,馒头形状的嫩白阴阜饱满而微微隆起,上面长着黑亮而不是太浓密的阴毛,馒头的底部,一条肉缝由浅变深的向下延伸,中间两片红色的肉唇似张似合,肉唇的中间,一个比手指还小的淡红色肉洞在流着晶莹滑腻的汁液,肉洞内,隐约可看到层层嫩肉,深不见底。跟小时候对面蹲着尿尿看到的情景大有不同,但是却更能引起我的无比膨胀的淫欲。  看到这里,我已经压制不住自己了,粗喘着气说了一声「姐姐,我来了」,然后就轻轻的把姐姐洁白嫩滑的双腿架在了肩膀上,双手向下一伸托起她的柔软弹性十足的臀部往自己下体方向一拉,我那根坚硬如铁怒挺的肉棒已经抵在了姐姐那个窄小的小穴洞口那里。  姐姐瞬间全身一颤抖,接着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啊,小杰,姐姐不能再犯错了。你快放开姐姐,……」姐姐的声音欲断欲续,若有若无的,正像涓涓细流轻微叮咚的溪水,更如一片枫叶飘洒艳红接天的秋意。  「小杰,我们是姐弟,但是我们都缺乏某种东西,所以从小我们都需要慰藉,姐姐现在已经犯错了,但是现在姐姐不能对不起你姐夫,……」姐姐说的话越来越清晰了,我一下子愣住了,也清醒了许多。姐姐的声调是低沉的,如同黑夜里迷路的柔弱小姑娘在悲伤的啜泣。我试着去读它,在这般真实的夜晚,揣摩着它给我心灵带来的一切震撼和凄美。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就像有一篇小说里说的那样,我的心灵早已被那条大毒蛇腐蚀了,我有时竟心甘情愿的期待着那种痛楚的重临,因为它也伴随着欢愉,还可使我阴霾的精神稍稍振作。同样我更没有海明威自杀的勇气,又不甘心让这种魔障永久地折磨我的心灵。那,现在,我就只好一错再错了。无论如何,我都要继续下去……  想到这里,我跪坐在姐姐的身边,伸出双手,重新从姐姐的脚尖开始缓缓顺着她的双腿往上抚摸,摸过小腿、大腿、腹部,直到那丰满的乳房,在她的乳房上揉捏了几把后,又轻柔的向下抚摸,然后把手停留在了姐姐的小穴阴阜上。手指轻抚了几下那饱满的阴阜上的芳草后,抽出另外一只手把她的一条腿抬起,低头下去轻吻着姐姐那光滑,牛奶般白皙的大腿。另一只手的一根手指,则从姐姐的阴阜上向下探去,顺着阴阜下的那条肉缝由浅入深的把手指探入肉缝的深处,直抵一个湿润嫩滑的小肉洞那里,轻轻的揉着。  姐姐也不再挣扎了。屋子静悄悄的,但黑夜里我们粗喘的气息激荡着着我们加速跳动的的脉搏,一种神秘的自然的语言慢慢透进我心灵深处,我相信,此时的姐姐和我应该一样在想着,小时候的一幕一幕,还有现在淫靡的气息下,我们赤裸相对的情景。  姐姐哭了。妩媚、温婉、多情、柔弱的姐姐颤抖着……  「小杰……你,你考虑好了吗?……」姐姐羞答答怯怯的声音像是带了羽翼的鸟鸣。  我不需要回答,持续的动作正在告诉她我的坚持……姐姐姐夫结婚时的婚床,在我对姐姐持续的调情诱惑下,簸摇动荡着,姐姐的柔情在她深浅回转的呻吟中一丝一缕地流露出来,  姐姐空房甚久,哪里经过我的这么挑逗,不时便娇喘连连,原本搭在我背上的双手摊开在两边各抓着床单扭着,脸上到脖子已经一片潮红,若有若无的呻吟已经从她那微微张开的口中飘荡了出来。而随着她胸口的急促起伏,姐姐胸前的一双丰满乳房在不停的颤动着。  我感觉我的呼吸已经越来越粗了起来,肉棒也涨硬得发亮,仿佛就要爆炸了一样。我的手指感觉到了姐姐下体迅速的重新湿润滑腻了起来,好像有水不断的从那个小肉洞中流出来,肉洞口的嫩肉也在轻微的收缩着。我心中一动,手指从那小肉洞中探了进去,只感觉里面更是滑腻湿润,四周的嫩肉似乎在蠕动收缩。  姐姐被我的这一下弄得忍不住娇呼了一声,随后又忙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心头一动,忙继续按捺住浑身的冲动,抽出手指,双手分开姐姐双腿,然后自己又再一次跪坐在了她的双腿间,双手把她的双腿同时向她的上半身那里压去,这样一来,姐姐的臀部马上跟着被抬高了起来。  我突然把头一低,嘴巴就凑向了姐姐那已经淫水泛滥的阴部,亲在了她阴部那两片阴唇上,并伸出舌头一舔,将舌尖探向那阴唇中间的小肉洞。我只觉得舌头那里品尝到了一种有点轻微的咸和说不出来的特别味道,那气息让我着迷。这是多年以来梦里魂牵萦绕的地方,这种销魂的感觉让我着迷……  姐姐用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全身轻颤着。仿佛怕发出声音一样……  我继续用舌头舔着钻着,突然,姐姐再次把双手张开到身体两侧,揪住了床单。姐姐挺起胸部,把头向后仰着,咬着红唇,腰部微弓,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紧接着一声长长的喘息和呻吟叫了出来,,然后她双眼微张着一条缝隙,露出迷离的眼色。  我听到了姐姐那声勾魂般的呼唤后,再也压抑不住欲火了。我抬起头,下体向前跪行一步紧贴向她的下体,然后伸出一只手扶住暴怒挺拔的肉棒,将龟头对准她的蓬门花蕊,用力一挺下体,瞬间阳具龟头就从那两片阴唇中间的小肉洞中塞了进去,整根阳具也顺滑地跟着插入了肉洞里。  姐姐被我的强势侵入刺激得全身一抖,那如狂潮一般的快感瞬间淹没了她的心灵。她死命地忍着,但还是禁不住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  我刚才只是稍微用力,就感觉龟头钻进了一个湿滑温暖的地方,被层层褶叠的嫩肉给包裹着,那肉洞口的嫩肉,也紧紧的箍着阳具。我顺势再一用力,整根粗长的阳具就再一次顺滑的钻了进去,只留阴囊紧紧的贴着外面的两片肉唇。那龟头,更是深入到了一个更加窄紧的地方……姐姐的子宫里。  「啊!」姐姐被这一下给弄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大声的吟叫。她叫出声后忙下意识的想捂住嘴,结果双手被我按住,她无声的张大着嘴,竭力的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出来,头向后仰着,胸部微微挺起,神情似痛苦又似快乐。她的脸、颈部和酥胸上,已经是白中带着潮红。下体的充实、烫热和酥麻等种种消魂夺魄的感觉,让她的心都在颤抖。  我也是在强忍着想大声爽叫的冲动,开始抽动着阳具,缓慢的抽出,又用力的顶入,每次都直入到姐姐的子宫里。我不敢把动作做得太大太快,因为我想仔细品尝姐姐的肉体,不过这么个抽动法,别有一番美妙滋味。  我每一次把阳具顶入姐姐的下体肉洞深处,都会感觉到一股的激流从阳具中传遍全身,非常的舒爽非常的消魂。  不到片刻,姐姐下体的蓬门花穴已经被我那粗大的肉棒给蹂躏得淫水泛滥,花穴内的肉壁,一阵阵不由自主的收缩着。  姐姐用那最后的一丝理智死死的控制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这种抑制反倒加剧了那快感的强烈程度。  我已经趴低了上半身,嘴巴凑到了姐姐的面前,亲吻吸吮这她的脸、颈和乳房,双手放开了她的双臂,抓住了她的丰满乳房揉捏着。而下体仍是一下一下的有力顶刺着她的下体花穴肉洞。姐弟两人的两具肉体,叠压缠抱在一起,大床一阵阵的晃动。吱呀吱呀的呻吟着……  「太刺激了!太爽了,特别是在姐夫姐姐的婚床上弄姐姐。姐夫是感谢我还是要恨我啊」我在心底想着喊着。  而姐姐,此刻也被我操弄得快丢了魂,无尽的如潮水一般的快感,让她彻底体会到了做一个女人原来这么好,特别是和自己的亲弟弟,淫荡的在自己和丈夫的床上,猛烈被自己的亲弟弟奸淫。以前她和丈夫两人在床上行房,不但次数少,而且刺激和激烈程度远远无法和现在相比,她哪里得体会过如此的滋味。  「乱伦,我就是要乱伦,道德伦理统统去死吧,,」她此时此刻只知道迎合弟弟的抽插,享受性爱了。  我此时也变得疯狂了起来,快速的抽插着阳具,用粗长的阳具尽情的蹂躏着姐姐那下体娇嫩的花蕊肉洞,品尝着与她性器紧密交媾的无穷消魂滋味。我的双手,也没闲着,早已经攀上了她那丰满柔软的乳房,揉捏着,抚玩着。  一时间,房内无限的春光,无限的淫糜。  姐姐,此时已经全部放开了自己,娇喘声不断,双手乱摆,偶尔搂住我的背,偶尔放到两侧抓住床单,  过了许久,猛烈抽插的我那深插在姐姐体内的肉棒有点抽搐了。我知道我要射精了。  于是我更加加快了抽插速度,姐姐的呻吟也有了哭腔,显然承受不了我第一次就这么狠狠的干她,我一下一下有力的操弄,「恩…啊…小杰,别,别射里面……」  「噢……」  只见姐姐腰部再一次弓起,头向上扬起,花心处紧紧收缩,喷出的淫液洒在我的龟头上,我的肉棒在姐姐的小穴里跳动着…本来就快射精了,哪里还能禁得起姐姐花心的又一次喷洒…紧接着滚烫的精液射进姐姐深深的子宫里……我并没有立刻拔出肉棒,而是趴在姐姐身上,下体继续轻轻抽动…  过了一会,肉棒渐渐变软了,就从姐姐的阴户肉洞中滑出来,软倒在我大腿根部一侧。而姐姐的阴户肉洞里,随着我肉棒的抽出,大股乳白色的精液也跟着流出来。  再看姐姐,杏眼微闭,俏脸绯红,风雨过后的摸样惹人怜爱。  我忍不住的把姐姐拥在怀里,双手怀抱顺势抚摸着姐姐被我蹂躏的双乳,姐姐的手温柔的搭在我的手上,轻轻的抚摸着,我把脸埋进姐姐的秀发里面呼吸着清香又有些淫靡的气息问道:「姐姐你恨我吗?」  姐姐依旧微闭着双眼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我明白姐姐的心思,感激的泪水终忍不住的滚滚而下:「姐姐,我要让你幸福。」我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我不能再忽略对姐姐的牵挂,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搁浅了对姐姐无尽的思念和情感……双臂不禁加大了力度,双手也变得更加轻柔……  又过了许久,姐姐脸上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羞红的脸颊滚落。犹如一堵朦胧的纱窗被悄然捅破。  月光下,仍旧在那张大床上,  我和姐姐再一次依偎在一起,这次么有激烈的翻滚,只有无穷的轻柔抚摸表达彼此的爱意,接着我们又一次重合在一起。  许久……我半坐起来,点了一支烟,看着姐姐透露着甜意微笑而眠的脸上一颗晶莹的泪珠与梦中的泪珠终于融合在一起。滑落间不经意闪现着美丽梦  幻的颜色……不禁又想起了一首诗……  榕树上,凉满我们彼此含苞的目光。  抑或是星光闪烁了眉月的情怀,在以前很多个相知相伴的夜晚,洒落一地羞涩的呓语。浩淼的宇空,被搓捏成一个心愿,种在惟有懂你的梦园。  从此,那座写满守望的枫桥边又多了一个伤感的身影,在诉说孤单!  五月的虔诚这样郁葱深情,是因为牵挂滂沱了栀子花的思恋!  梅朵儿垂下楚怜的眼睑,任白雪在眸里滑过。一瓣瓣曼舞的雪啊,正如一幕幕相聚时你的笑脸,残忍了我的一天天。  如果你湿过三月的雨,一定读过一种美丽的心情!  如果你吻过三月的风,一定有过一种浪漫的遐想!  流水溪边,我用寂寞捧起一簇浪花,洗涤破碎的梦。用迷惘织成一张思绪的网,捞舀出你给我的每一次回忆,碾在岁月的轮下……  泉水叮咚,我心依旧。  不要问我海角有多远,纵然千山万水,我也可以跋涉到它的彼岸。真远的地方,是你内心深处的鲜艳着玫瑰花的礼堂。  不要问我天涯有多大,山大地大不如我的心大。不知为什么,却装不下对你一丝刻骨铭心的牵挂?  或许爱本身需要一段距离,一怀牵挂,才是真正的拥有!  又一个情人节到来!一棵挂满朦胧的梧桐树下,你把自己晶莹的泪珠播进脚下的泥土。这是一个让你芬芳的地方,许多年以后,这里要生长出一棵相思树,树上结满的是因为挂牵而变得动听的童话!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