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15

《班主任》改编+伪续 第四章 从地狱仰望阴道

            第四章 从地狱仰望阴道

  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娟姨看到贾易在玩游戏机。

  “你这游戏机从哪儿来的?”

  “小胖送我的。”

  “哦?他为什么会送你这个?”

  “他有更好的,就把这个送我了。”贾易随口扯了个谎。

  娟姨对这种东西不太懂,而且也知道小胖家很有钱,也不再追问了。

  哈哈哈哈————

  贾易忽然放声大笑,搞得娟姨莫名其妙:“你傻笑什么呢?”

  “明天就可以肏你了,我他妈高兴死了!”贾易兴奋地把手伸进娟姨的裙底
摸了一把。

  “啊!”娟姨差点没踩住油门,用拳头狠狠鎚了一下贾易的胳膊:“你要死
啊,整天就想着那些事儿。”说着,脸色有点发烫了。

  贾易忽然一声坏笑,跟娟姨说:“姨,我今天在网上学到了新花样。我们回
家慢慢试试吧?”

  “你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回到家里你就知道了。”贾易神秘地笑了笑,便不再说话了。

  进了家门,娟姨像往常一样要做饭,却被贾易按到了沙发上。

  “今天这顿饭我来做。”

  “哦?小易还会做饭?那我得品尝一下。”娟姨惊喜道。

  “嘿嘿,我就会简单的,法国土司。”

  法国土司既简单又营养,而且十分美味。娟姨听到贾易要做这个,便满心欢
喜地坐在餐桌前,欣赏做土司的过程。

  首先要把鸡蛋和鲜奶打匀,加入香草精、白砂糖和盐搅拌成鸡蛋液,然后在
热锅里放入橄榄油少许,取出一片面包放到蛋奶液中浸湿,使面包两面都挂上黄
色的蛋奶液,放入锅中,以小火慢煎几十秒,直至蛋奶液凝固。再翻面煎几十秒,
直至煎成黄色虎皮纹即可。稍微有点焦味会更加美味。

  贾易做土司的整个过程娴熟无比,好像以前经常做过似的。

  “你以前在家里做过法国土司吗?”娟姨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贾易忙碌的模样,
问道。

  “以前在面包店吃过几次,卖得太贵我就学着自己做了。”贾易一边忙着烤
面包片回答说。

  过了片刻,贾易终于烤好了三片。整个厨房里飘香四溢,不禁让娟姨食指大
动。

  “开动喽!”娟姨兴奋地大喊,像个小姑娘一样。

  “慢着!”贾易阻止了娟姨:“还有最重要的一步没有完成。”

  “哦?”娟姨奇怪地看了土司一眼,问道:“这不都做好了吗?”

  “我还有一种独家特制的果酱没有放上去。”贾易神秘地一笑。

  “哦,真的?”娟姨用十分期待的目光盯着贾易。

  “你等着。”贾易从厨柜里取出白色的瓷盘,然后开始解裤子。

  “你在做什么……哎呀,你这臭小鬼!”

  娟姨气极。原来贾易这小子居然开始对着瓷盘打手枪了。不用说,他所谓的
特制果酱就是自己的精液了。贾易一边打飞机,一边哼哼道:“呆会儿你就知道
了,这才是最正宗的法国宫廷料理。以前是专门给皇后吃的。哼————”

  随着一声闷哼,洁白的瓷盘上喷了一大滩像鼻涕一样浓稠的精液。贾易自己
瞅着都觉得恶心,皱着眉头将盘子放到餐桌上,然后用夹子将三块烤好的土司整
齐地码到瓷盘中央。

  “来,做好了。”贾易将特制果酱土司大餐推到了娟姨面前:“趁热吃吧,
果酱马上要凉了。”

  “你这死人!”娟姨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快点吃啊。我好不容易才做好的。”贾易见娟姨迟迟不动,便催促道。

  娟姨迟疑了一会儿,终于拿起餐刀和叉子切下一小片来,往嘴里送。“你等
等!”贾易指了盘子,说道:“沾上果酱再吃。”娟姨苦着一张脸道:“这不是
沾上了吗?”贾易不满道:“这点哪儿够。要满满地一大坨才可以。”娟姨无奈,
只好将土司块在精液团上面滚了一滚,然后慢慢放进了嘴里。

  “味道怎么样?”贾易一脸期待的模样。

  “难吃……”娟姨皱着眉头回答。

  “那也得吃光它!”贾易坐在对面,捏着鼻子笑道。精子的气味已经扑到了
贾易跟前,而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味道。不过为了近距离欣赏娟姨吃精液土司的
模样,只好捏着鼻子忍着。

  娟姨此刻还没换装,仍然穿着职业教师的套裙。只见她优雅地坐在餐桌前,
双手拿着餐具,慢条斯理地切下一块土司,再沾上特制果酱,轻轻放入嫩红的小
口中慢慢咀嚼。贾易看得是如痴如醉。

  “姨,你就连吃精液的模样都这么优雅。”贾易由衷赞叹道。

  娟姨白了他一眼。

  “对了,我给你拍个照吧。”贾易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

  “不可以!”娟姨赶忙阻止。

  “放心吧。除了我,谁知道你吃的是什么?”贾易满不在乎:“拍个照留个
纪念。”娟姨想想也有道理,说了句:“别给你的果酱拍特写。”便不再理他了。
任由他从各个角度拍个没完。

  等娟姨吃完了,贾易将她拉到沙发上一起欣赏照片。

  “你看,这张效果多好?拿它做桌面吧。”

  “哼!”娟姨别过脸不理他,又被他扭了回来,强迫她继续欣赏。

  这张照片是从侧面拍摄的。窗外的阳光穿过帘子照射在她的脸上,反射出圣
洁的光芒。娟姨的脸色白里透红。她的右手正好举着叉子,红润的小嘴微微开启,
那一小块金黄色的土司闪闪发亮。

  换好的手机桌面,贾易兴奋地抱紧了娟姨的脖子狠狠亲了一口脸蛋。她刚刚
吃过精液,所以嘴是不能亲的。要等到她刷过牙再说。

  “剩下的照片都删掉吧。”娟姨说。

  贾易虽然不舍,但还是听话地删掉了。

  “娟姨,我们再玩玩其它的吧?”贾易贼兮兮地说道。

  娟姨狠狠捏了一把贾易的脸蛋,恨声道:“你还有什么鬼主意,还想怎么糟
践我?”

  “啊呀,疼疼疼……”贾易捂着脸辩解道:“什么呀,我这是在爱你,怎么
说是糟践呢?”随即换成一副笑脸说道:“肛交。”

  “你……给我去死!”娟姨又羞又急,狠狠拧了一下贾易的胳膊:“就知道
糟践我,就知道我糟践我,我打死你!”

  贾易躲避着娟姨的粉拳,连忙讨饶道:“别打,别打……”

  娟姨脸羞得通红,娇喘吁吁道:“知道错了?”

  贾易见娟姨不打了,伸出一根手指笑道:“就一次好不好?”

  娟姨对眼前这个小无赖已经毫无办法了。

  贾易见娟姨不说话,就知道是默认了。兴奋地高声欢呼道:“耶!就知道姨
最疼我!”

  贾易将娟姨从沙发上拽起,推进了浴室,然后毛手毛脚地替娟姨脱衣服。衣
服一件件从娟姨身上脱落,渐渐露出了充满诱惑力的赤裸肉体。这回跟前几次不
同猥亵不同,贾易甚至连内裤也不放过。娟姨虽然试图阻止,但哪里是这小无赖
的对手?

  见到娟姨死死拉着内裤不放手,狡猾的贾易就开始攻击娟姨的乳房和屁股。
用嘴用力吸着娟姨的奶头,同时两只手使劲揉搓她那挺翘圆实的大屁股蛋。娟姨
被摸得浑身发软,但还是不肯放手。贾易心生一计,突然将手从内裤后面探进去,
以极快的速度找到肛门,将整个中指突然插了进去。

  “啊!!!”

  娟姨一声惨叫,直接瘫倒在贾易的身上。贾易缓缓将指头拨出,用鼻子闻了
闻,然后笑道:“叫你不听话,这叫火箭穿屁眼,无敌千年杀!”趁着娟姨不能
动弹的工夫,将整个内裤迅速脱下,扔到了浴室外面,顺手把门也关上了。这样
以来,娟姨的身体便完全赤裸,一件衣服都没有剩下了。

  贾易看到娟姨的裸体,感觉口干舌燥的,于是也脱光了衣服,挺着巨大的阴
茎坐到澡盆边缘,冲着娟姨命令道:“来,先给我舔一会鸡巴。”

  娟姨白了她一眼,用手摸着屁眼儿,想要站起来,却被贾易用脚死死踩在了
地上。

  “你不要起来。先趴着给我舔鸡巴。”

  娟姨气道:“我够不着,怎么给你舔?”

  “呃,好吧。”贾易只好让她先爬起来,让她在自己两腿间跪下。

  不用贾易多说,娟姨轻声叹息一声,非常自觉地用双手扶着阴茎,努力张开
嘴将龟头吞了进去。相对于娟姨的小嘴,贾易的阴茎实在是太大了。娟姨虽然很
努力,但最多只能吞下龟头部分再往一点点。好在贾易很容易满足,没有提出更
多的要求。

  对贾易来讲,能让身为班主任的娟姨跪在自己两腿间口交已经非常满意了。
娟姨在上课的时候非常恐怖。很多同学都怕她。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又敬又怕的
林老师竟然跪在学生身下进行口交,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一想到这个,贾易睡
觉的时候都会笑醒。

  “你在得意什么?”娟姨将龟头吐出,白了他一眼。

  “嘿嘿,没事。”贾易温柔地抚摸着娟姨的头发笑道:“差不多了。转过去
把屁股抬起来。”

  贾易已经发现了。娟姨虽然平时很严厉,但是玩性游戏的时候很温顺。至少
目前为止是这样。所以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给她下命令的时候也越来越自然。
果然,娟姨二话不说,在保持跪姿的状态下转过了身,然后将上半身伏了下去,
将雪白性感的大屁股高高抬起,对准了贾易。

  “轻点,不要太猛。”娟姨说。

  贾易跪到了娟姨身后,用龟头拨弄了几下娟姨的屁股缝,问道:“以前做过
肛交吗?”

  “嗯。跟老公做过几次。”

  贾易不满,扇了娟姨的屁股一巴掌,骂道:“找打!不许说他是老公。现在
我才是你的老公。”

  娟姨低头不坑声。

  贾易问道:“跟他做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娟姨回答:“很疼。他心疼我,就不做了。”

  贾易淫笑道:“我也很疼你的。我这就让你疼!”

  说着,贾易突然用力向前挺,将巨大的阴茎狠狠刺进了娟姨的屁眼儿中。这
下来得太突然。她连“啊”的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叫出来,声音就被堵在了嗓子里
出不来了。娟姨感觉整个世界好像静止了一样,巨大滚烫的阴茎瞬间撕裂了肛门
入口,刺进了直肠中,无法言语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就好像被人生生撕成两
半一样,全身肌肉紧绷,连眨个眼皮都做不到。

  她甚至连呼吸都不能了。因为极端的痛苦,肺部好像缩成了一团,失去了膨
胀的能力。整个脸和脖子变成了红色,又转为紫黑色,脖子上和额头上青筋暴起,
眼睛,鼻涕,口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了。她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得大大的,像个捞上
岸的金鱼一样,努力想要呼吸氧气,却怎么也做不到。

  大概过了两分钟,娟姨终于恢复了一点呼吸能力。她的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湿。
那汗水像稠密的浆液一样覆盖了她的全身。嘴也可以像金鱼一样一张一合了。而
后面的贾易却舒爽得说不出话来。娟姨的直肠是火热的。嫩肉紧紧地包裹了全部
阴茎,让他无比舒爽。

  出于人类最原始的本能,贾易的屁股非常自然前地开始做前后活塞式运动。
贾易低头看了看,发现每次阴茎从娟姨屁眼儿里出来的时候都会带上一点点鲜血
和黄黑色屎块。但贾易已经完全沉浸在抽插的快感中,并不觉得阴茎上面的屎有
多恶心。贾易忙于享受,完全不知道他身下的娟姨正在经历怎样的痛苦。

  随着贾易的抽插,娟姨刚刚缓解的疼痛更加剧烈了。而且像海浪一样,一波
接着一波,娟姨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死去。没错,娟姨甚至想到了死亡。世间竟然
有如此剧烈的疼痛,如果死亡可以避免这个疼痛,娟姨将毫不犹豫地自杀。

  可惜,她现在甚至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全凭贾易任意摆布。对于现在的
她来讲,甚至连死亡都是不可求的事情了。她现在什么都不想。甚至连痛恨贾易
的心思都没有。她现在唯一盼望的就是贾易快快达到高潮,然后结束这场痛苦就
可以了。

  很可惜,就连这点可怜的要求都成了奢望。贾易今天变得特别勇猛。说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插入女人的身体。虽然不是阴道,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阴
茎插入了女人的身体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贾易时而缓慢,时而疾速地抽插着。
他发现娟姨无力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腰伸得紧绷,全身大汗淋漓,于是认为她
也正在享受快感。

  能让自己的女人沉浸在快感中,这让贾易充满了成就感。贾易高兴地拍了拍
娟姨说道:“很爽吧?先别急,我这还有更爽的呢!”

  娟姨很想开口说话,但她已经做不到了。一听到贾易话就知道要糟。果然贾
易在她的身后加大了马力,开始了疯狂的冲刺。随着贾易每一次冲撞,娟姨的身
体就震动一下,像是一叶狂风中的小舟,随时被巨浪拍得粉身碎骨。贾易完全不
知道娟姨已经开始翻白眼了,嘴角开始冒出白泡。意识逐渐离她远去。或许对她
来讲这是好事。昏厥了就没有痛苦。

  然而娟姨很快就失望了。她虽然无比痛苦,但不管怎么努力,就是无法彻底
晕过去。只能一遍遍感受如地狱般的痛苦。

  求求你,结束吧,快点结束……

  娟姨的心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然而贾易的兴致越来越高,阴茎在极度的快
感下又变长少许,也变粗了少许,给了娟姨更大的痛苦。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贾易还在后面纵横驰骋,而娟姨的肌肉开始慢慢放松,
她整个人像死了一样瘫倒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不是痛苦没了,而是整个下半身都
失去了知觉。娟姨感觉自己已经没了下半身。至少,没有痛苦了……娟姨想着,
嘴角竟然浮现出笑容。

  贾易疯狂抽插了近二十分钟,终于将一股精液喷射了出来。娟姨软软地趴在
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她已经对贾易相当了解了。她知道今天还没结束。如果不
赶快制止的话,他很快就会重新勃起,开始又一轮的肛交。

  真实情况甚至比这更糟糕。因为贾易的阴茎根本没软下去。他只是稍作调整,
就要进行第二轮。

  “姨,刚才干得你很爽吧?我马上就让你再爽一遍!”

  说着,贾易的双手已经落在了髋部。娟姨知道再不说出来,今天她有可能会
死在这里。

  “前面!”费尽了全部力气,娟姨终于说出来了。

  “什么?”贾易刚准备再次插入,却听到了娟姨的声音。

  极度痛苦使她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调,像个公鸭嗓子一样。

  “前面!插我!”她希望贾易能听懂。因为说这两句话已经把她累个半死。

  是的。比起肛交带来的痛苦,经期不适宜做爱这种事根本就不是个事了。毕
竟贾易的阴茎再粗大,也不可能撑破阴道。因为阴道的功能本来就是为了容纳阴
茎。贾易插前面的话,再怎么痛苦也比现在强一百侠。娟姨知道这个时候正是贾
易兴致最高的时候,求他停止做爱是不可能的。因此只能献出她的阴道了。

  “你是说,让我插前面?是插阴道这个意思吗?”

  谢天谢地,娟姨感谢上苍,贾易听懂了。娟姨不争气地流下了庆幸的泪水,
拼着命点了一次头。贾易欣喜万分,不禁开始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果然是雄风无敌!娟姨居然求我干她了!”

  贾易得意万分。他以为娟姨是被自己肏爽了,勾起了她体内的欲火,这才主
动提出来跟他正式做爱的事。想到这里,贾易决定以退为进。因为他看过很多色
情小说里都是这样。女人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样子,一但被男人挑逗了,就会不
知廉耻地求着男人干她。

  原来,那些色情小说里描写的全是真的!女人一但被男人的巨棒征服了,就
会变成淫娃荡妇。贾易为自己强大的性能力自豪无比。

  “嘿嘿,想让我干你的骚屄,你求我呀!”

  这种台词在色情小说里经常能看见。通常这人时候女人都会像条发情的母狗
一样求着插她。果然,娟姨用沙哑的声音说:“求求你,干我,求求你了……”
同时心中不断乞求上苍,不要再逼她说话了。每说一句话都要把她累个半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

  贾易豪情万丈,得意地拍了拍娟姨的屁股说道:“放心吧,娟姨,我今天一
定把你肏爽到天上去!”

  “谢谢……”娟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这一句。

  娟姨居然在跟我说谢谢?我把她肏成这样,她居然跟谢谢?既然如此那还客
气什么?贾易将龟头调低一点点,从屁眼儿移到了阴道口。因为娟姨姿势的关系,
她的阴道口位置清晰可见,完全不会发生菜鸟找不到女性阴道的尴尬。

  贾易二话不说,用心全身力气,将阴茎狠狠插入了娟姨的阴道内。

  这个时候娟姨才发现自己错得厉害。因为她再一次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疼痛。
而且这种疼痛几乎与刚才的开肛没多大区别。是的,虽然娟姨与丈夫做过很多次,
但她没有考虑到的一点就是贾易那巨大的尺寸。她丈夫的阴茎涨得最大时也不过
十厘米多一点,而且更重要的是比贾易的细了很多。

  在此之前,娟姨的阴道从来没有完全撑开过。阴道表面的褶皱很多。虽然她
的丈夫进出过无数次,但很多地方他根本没有碰到过。那些地方还是没经过大棒
洗礼的嫩肉。说起来,以她丈夫的开发能力,当她面对贾易的巨棒时跟破处基本
没什么区别。

  当年的新婚夜,当她的丈夫破开处女膜第一次进入她的阴道时,她也曾感受
过痛苦。但跟这次比起来,那真的是什么都不是了。

  娟姨再次弓起了身子。仍然没有快感,仍然只有疼痛。继直肠后,她再次感
觉到了炽热的巨棒撕裂身体的感觉。

  疼,让人疯狂的疼!

  娟姨努力张大了嘴,想要喊出来,以此减少一点痛苦。但从嗓子里出来的全
是嘶哑的漏风声。她现在连个“啊”都发不出来了。

  贾易爽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娟姨的阴道已经撑到最大,紧紧地抓住了他
的阴茎。而且他能明显感觉到,阴道的弹性远比直肠强太多。

  “果然,做爱还得是前面啊!”

  贾易迫不急待地开始了疯狂的抽插运动。娟姨经历了几分钟如刀剐一搬的痛
苦后,终于如愿以偿地晕了过去。她感到无比庆幸。终于可以晕过去了。最好就
这样一直晕着,永远不要醒来。

  然而她并没有庆幸多久。贾易像打桩机一样的屁股一下下猛烈抽插,没过一
会儿就把娟姨给肏醒了。痛苦还在加剧,娟姨的眼泪已经流干。

  就在她在地狱中煎熬的时候,突然从子宫深处流出一道暖流。这股暖流来得
如此突然,如此迅猛,开始疯狂冲刷着她的阴道,也冲刷着她每一个细胞。疼痛
奇迹般地开始减轻。

  贾易突然感觉到娟姨的阴道变得湿滑了。一开始水量很少,但很快就像决了
堤的河水一样喷涌而出。滚烫的热水浇到龟头上,爽得他像死狗一样直哼哼。贾
易知道,娟姨的高潮来了。

  “娟姨,我把你干出水了!哈哈哈哈!!!”

  贾易从网上了解过,这种水叫潮吹。据说会潮吹的女人万中无一,能把女人
干出潮吹的男人更是凤毛麟角。而他,今天才第一次性交,就把娟姨干出潮吹。

  “哈哈哈哈哈……我太他妈太牛逼啦!!!”

  娟姨突然醍醐灌顶般,好像进入了全新的世界。是这,就是这个感觉。新婚
夜的丈夫就好像此刻的贾易一样,完全没有前戏,就这么莽撞地破开了处女膜,
完全不顾她撕裂般的疼痛,在略为干涩的阴道中纵横驰骋。她害怕这样的丈夫,
也喜欢这样的丈夫。那时候的丈夫看起来雄壮有力,不可忤逆。如同一座高山,
将她死死压在床上,给了痛苦,也给了快乐。

  就是这个感觉!

  所有的痛苦突然全部消失。如海水退潮般消失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全
身几万个毛孔的全部张开。身后小鬼的巨大阴茎就好像是根电源,一下下地给她
进行充电。电流化作一波波热流,洗刷着她每一根汗毛,每一个细胞。她感觉自
己的身体飘了起来,像在天空中飞翔!

  娟姨明白了,这就是高潮的感觉。这是真正的性高潮。她自娘胎里出来,从
未真正体验过的。她以为自己曾高潮过,而现在才明白过来什么才叫女人的性高
潮。以前的那种根本不是!

  !——————

  娟姨的嘴张得老大,下巴高高抬起,她想高声尖叫,却什么都叫不出来。她
的全身开始像触了电一样产生痉挛,同时阴道里喷涌而出大量液体,冲刷了阴道
和阴茎上沾附的月经残留物,喷湿了贾易的裆部。虽然她的阴道已经撑到最大,
被贾易的阴茎牢牢堵住了出口,但还是无法阻挡里面溢出的滚滚热流。

  死了……死了……

  娟姨在脑海中呢喃着,终于晕死过去了。这回是真正的晕死。她已经筋疲力
尽,浑身上下再也没有半点力气。

  娟姨晕死过去了,而贾易还在疯狂地抽插。他死抱着如尸体般沉重的娟姨用
尽全身力气抽插着。里面好湿好热好滑,口交,乳交,肛交什么的通通都不能比。
贾易爱死这具肉体了,也爱死娟姨了。这女人的一切都如此美好。肯定是上帝专
门为了她定做的。她天生应该就是属于我的!

  贾易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一下下消失在娟姨的阴道里,又一下下出现,心中
涌现出无限的成就感,终于在最后的冲刺中将精囊中所有精液喷射进了娟姨的子
宫里。

  射完了精液,贾易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从来没有哪次射精会像这一次劳累。
这是他第一次因射精感到浑身无力。但同时也从来没有哪次射精像这次爽快。太
爽了!他感觉之前的十五年白活了。活得毫无意义!这才是生活,是一个男人该
过的生活!

  贾易吃力地将瘫成烂泥的娟姨搬到了她的卧室,然后紧紧抱着她的身体,进
入了梦乡中。

  次日,贾易从睡梦中醒来,神清气爽。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因为憋尿
的关系阴茎高高抬起。贾易忍不住又想跟娟姨做一次。可惜看她那个状态实在可
怜。眼睛都红肿了。头发被泪水打湿,又沾在脸上干了,整个脸都看不清。虽然
还在睡觉,但一只手牢牢抓紧床单,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贾易觉得如今娟姨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要懂得爱护。很多小说里都有描写。
说是女人被干得太猛,第二天通常下不了床。这个时候应该让她充分休息。

  “算了。”

  贾易给了还在熟睡中的娟姨深情一吻,然后出去买早点去了。以前这种事情
都是娟姨做的。但今天她显然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小吃摊就在小区大门口。贾易跟往常一样买了两袋豆浆和六根油条。自己吃
了三根,把剩下的都放在了床头上。看了看表,再不上学就晚了。只好用娟姨的
手机给学校打电话,帮她请个假。

  “哦,得感冒了啊?很严重吗?”教导主任关心道。

  “医生来过了。说是要休息几天才行。都烧到38度了。”贾易胡扯道。

  “我知道了。她的课我会安排。你快来上学吧。对了,家里有人照顾吗?”

  “有保姆。呆会儿就过来了。我给她留个纸条就行。”贾易继续胡扯。

  挂完了电话,贾易准备给她写纸条,忽然心中跳出来邪恶的念头。

    ***   ***   ***   ***   ***

  到了学校,小胖在校门外一把拉住贾易的胳膊问道:“听说林老师病了对吗?
她得的什么病,严不严重?”贾易不悦道:“我说小胖,你一天到晚关心我媳妇
儿算是怎么一回事?”

  小胖怒道:“那她也是我的老师。学生关心一下老师不可以吗?”

  贾易一时语塞,只能摇了摇头,决定不再理他。但是小胖却没打算放过贾易:
“你说啊,老师到底得的什么病?老师都生病了,你还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你
他妈还是人吗?”

  贾易甩开胳膊想进校门,却被小胖拦住了:“把你钥匙给我!我去照顾林老
师。”

  贾易忍无可忍,提着小胖的衣领往胡同走去:“来来,我告诉你我媳妇得的
什么病。”

  小胖听到这话,乖乖地跟着来了。

  进了胡同后,贾易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后把小胖的脑袋拉到嘴边轻声说道:
“老师根本没病。”

  小胖以为贾易在撒谎,开始搜贾易的兜子,说道:“把你家钥匙给我。我自
己去看。”

  贾易真的怒了,一把推开小胖怒道:“你他妈还有完没完?实话告诉你,老
师根本没病。她是被我肏得不能动了你明不明白?”

  “你说什么?”小胖像是被雷击中了,目瞪口呆。

  “妈的,看在兄弟的面上,我本来不想打击你。我告诉你,昨天因为她的经
期刚过,老师说不能用,所以我想用肛门顶替一下。结果老师被我肏爽了,求我
干她。她被我干得高潮连连,屄里面喷出好多水晕过去了。到现在还没醒。她的
屁眼儿和屄都被肏肿了,今天根本不能走路。”

  “不!不可能!”小胖声嘶力竭,红着眼睛紧紧抓住了贾易的领子。贾易根
本不反抗,只是冷冷地盯着小胖的眼睛继续说道:“小胖,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朋
友。朋友妻,不可戏,你不会这么不上道吧?”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小胖像是没听到一样,没完没了地冲着贾易
怒吼。

  贾易烦了,用力推开了小胖,一个人走出了胡同。直到上课铃响了好久,小
胖才失魂落魄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被数学老师一顿狠批。好在小胖的学习成绩在
学校也算不错,老师也没过多为难他。

  第二堂课结束后,小胖拉着贾易到操场边没人的地方。

  “又想干什么?”贾易现在特烦小胖。

  “你早上说的,是真的吗?”小胖有气无力。

  “哼哼。”贾易冷哼两声,根本不理他。

  小胖流下了痛苦的眼泪,说道:“其实我心里知道,那是真的。只是心里面
一直不能接受罢了。”

  贾易看到他哭了,心里面的怒气也小了:“小胖,其实你真的不用这样。黄
婷婷其实一点都不比林老师差。你现在就是钻了牛角尖,所以看不出来。如果你
再这样,黄婷婷早晚要离开你。到时候你想哭都没地儿哭去。”

  小胖道:“这些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老师早就是你的人。朋友妻,不可戏,
这个道理我也懂。可是我真的忘不掉林老师啊。”

  贾易还想说什么被小胖打断了:“小易,你不用说了。这些日子是我不对。
我确实太不像话了。就像你说的,老是惦记朋友的媳妇……哎,我也得谢谢你。
早上听到那些话,说实话,刚开始我都想找把刀跟你拼命。但冷静下来想想,也
该感谢你。”

  贾易奇怪道:“谢我?”

  小胖道:“你的那些话让我彻底断了念想。是啊,林老师早就是你的女人了。
我是得重新振作起来了。你说得对,黄婷婷真的是非常好的女孩。这些天她看出
我不高兴,想尽一切办法哄我。谢了,兄弟,这几天真的对不住你了。”说着,
使劲拍了拍贾易的肩膀。

  贾易高兴道:“你能明白就好。我知道你要忘林老师需要时间。你自己也要
努力。老实说,黄婷婷那么优秀的女孩肯定有不少盯着的。你如果不抓紧,搞不
好被别人抢走了。”

  小胖道:“这个我也知道。前些日子我还揍了一个想吃天鹅肉的王八蛋。放
心吧,我会盯紧她的。”

    ***   ***   ***   ***   ***

  时针已指向十一点,娟姨才从沉睡中缓缓醒来。感觉身子黏黏的。稍微动了
一下身子,肛门就传来火烧般的疼痛。她有点担心自己的肛门是不是被肏坏了。
用手指摸了摸,感觉肛门紧闭,状态很正常。

  “能活着真好。”娟姨的内心竟然产生了这样的感慨。

  娟姨缩在温暖的被子里,现在脑子空空的,感觉很安逸。只想躺在床上发呆。
她自己都感觉很奇怪。为什么贾易给了她那么大的痛苦,今天却一点恨意都没有。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过了一会儿,娟姨感觉肚子饿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床头竟然还有油条和一杯
凉透了的豆浆。下面还压着纸条:

  “媳妇儿,我骗教导主任说你得了重感冒。请好假了。在家安心休息吧。如
果饿了就吃豆浆油条。为了给你补充营养,我特地在豆浆里面加了点特制果酱,
记得一定要吃。”

  娟姨扑哧一笑,再仔细看杯子,果然杯口挂了一点风干了的精斑。剩下精液
的应该都沉到豆浆里了吧?娟姨挣扎着伸手取过豆浆和油条,一口一口都吃掉了。
虽然豆浆是凉的,但她肚子现在饿得厉害,所以吃得特别香。

  吃完了饭,她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只好从温暖的床上爬起来,赤裸着身子
一步步走到了卫生间坐了下来。一想到排泄她就担心得要死。她本想忍一忍,但
因为喝了凉豆浆的关系,肚子闹得很厉害,所以没办法。再疼也得拉出来。

  “死色鬼害死我了!”娟姨气恼着。

  然而当她坐在马桶上拉出第一节,却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虽然直肠确
实有火辣辣的感觉,但这种程度的痛完全在她忍受范围之内。娟姨有点想不明白。
那么粗那么长的阴茎插进去来回折腾那么久,原来只是这种程度吗?

  “难不成我有特殊体质?”娟姨甚至产生了这样奇怪的想法:“可明明昨天
像是被撕裂一样,为什么这么快就没事了?”

  完事后娟姨觉得自己问题不大,于是缓步走进了浴室冲了个澡。昨天她被肏
晕后直接从浴室带到了卧室床上。身上脏得很。特别是阴唇和肛门,还有屁股蛋
周围都沾满了干枯的精斑。盖上被子后沾得到处都是。回头还得把整个床单和被
褥洗一遍才行。刚才拉肚子甚至还拉出了少许精液。

  浴室里还是昨天那个样子。没有收拾。娟姨没有擦身子,也没有打香皂沐浴
露,只是用热水冲了几分钟。洗完澡出来,娟姨走到换衣间,最后选择了一套可
爱系Hallokitty粉白色宽大睡衣睡裤,缓步回到了卧室。这套衣服是
刚结婚没多久买的。因为丈夫不喜欢,所以一直闲置着。她穿上这件睡衣看起来
像个小女生,而丈夫更喜欢性感一面的她。

  刚一进卧室门,正好看到墙上的那幅婚纱照。照片上的老公依旧英俊帅气,
而旁边的她仍然是一脸的幸福表情。

  娟姨忽然想起老公在病床上说的最后一句话:“娟,记得我们以前说过的话
吗?如果我们哪一个先死了,那么活着的那个一定要更加幸福。你,一定要幸福
地活着,明白吗?”

  “老公,我好像找到幸福了。”娟姨用温柔的目光看着照片说。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