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新拍案惊奇系列——姐弟夫妻】

新拍案惊奇系列——姐弟夫妻
作者:不详
1、
这是一个花园洋楼,有200多平米,从石面铺成的花圃小道进入客厅,要 上几步台阶。室内有上下两层,底层是厨房、储藏室、保姆用房、客卫、杂物间 、饭厅;进大门左侧一个铁花圆弧楼梯上二楼,铁花栏杆贯通二楼形成过道,二 楼是主卧、客卧和书房,还有阳光水吧生活阳台、活动室。这花园洋楼客厅很大 ,空间高为两层,一盏琉璃水晶大吊灯挂在客厅中央,四周的各种各样的灯具群 星捧月,把洋楼内每个角落都照的熠熠生辉。
这时已经是晚上8点过了,客厅的三件套乳白色真皮沙发上坐着一男三女四 个人。
坐在一人座沙发上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周月星,年纪大约 36、7岁,一头卷发蓬松的披在肩旁上,瘦屑的脸上闪烁着一双狐媚而狡猾的 眼睛。她这会儿双手交叉在胸前,左手掌托着右手肘,右手捻着兰花指,食指和 中指夹着一支mildseven女士香烟,一边慢慢的抽着,一边不停的转 睛看着正座上的男人和对面的两个女人。正面长沙发上的男人叫王大发,年约4 8岁,是个胖子,已经秃顶,公司的手下们都称他「王总」,但背地里都叫他「 王胖子」。此刻,王胖子根本无暇欣赏老婆周月星因双手交叉胸前那被挤得高高 隆起的白嫩乳房,他的双眼正射出两道狼眼色色的绿光,像猎豹盯上猎物一样兴 奋的盯着对面的高华玉不住打量。
高华玉,是一个年仅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子,辍学在家已经一年了,因家 境贫寒,考上大学也没法去读书。她模样清秀,没有非主流美女的妖艳,但有几 分时尚美女的韵味,尤其是她此刻白洁光滑的肌肤与身旁母亲的肌肤形成了鲜明 对比,自然引来了对面公狼和母狼的目光。高华玉的母亲45岁上下,是一个没 有固定职业的寡妇,丈夫生前开有公司,但一年前突发心脏病去世,只给她留下 了不少的债务和一双儿女由她抚养。这时,母女俩紧挨着坐在二人座沙发上,忐 忑不安,默默无语,与趾高气扬的王胖子夫妇形成了鲜明对比——一边是主宰世 界的狼,一边是任狼吞噬的小绵羊!
「看清楚了吧?没什么意见,就签字吧……我们已经签了字,现在你们一签 ,就成了啊……」。
周月星说完话,就悠然自得的吸了口烟,接着就熟练的从樱桃小口吐出个烟 圈,然后小嘴唇一变型,又吹出一条烟线,穿进了烟圈里。烟圈和烟线在不住的 滚动飘逸着,她又把一叠百元大钞放到了茶几上面。高华玉母亲和女儿的面前茶 几上面放着一式两份《协议》,《协议》旁还有一只签字笔,周月星一边把钱推 到高华玉母亲身旁,一边说:「……只要在协议上签了字,这一万元就是定金… …以后你女儿只要为我老公生下一男半女,我就认她是亲妹子……至于生男生女 各多少万,这协议上都有的,白纸黑字的,你们放心……」。
高华玉母亲哪里有心情仔细看啊,她知道这字一签,就是把女儿卖了身推进 了火坑。女儿高华玉此刻也心乱如麻,她虽然也像所有女孩子那样渴望爱情幸福 ,但当她瞥到《协议》上那几个对她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的数字时,她脑海里立 刻叠映出了债主讨债、弟弟需要钱缴纳学费和母亲四处求借无门的情景……高华 玉是个孝顺的女孩子,只见她牙一咬,心一横,就在《协议》上签了名,她就把 一万元钞票和一份《协议》交给母亲,流着泪对母亲说:「妈,这钱和协议您收 好,家里需要这些钱的……今天,您就当女儿出嫁了吧……即便今后女儿再也嫁 不出去,我就伺候母亲一辈子……」,接着,母女俩抱头痛哭成了两个泪人。
「好呐,好呐……今天是华玉妹妹大好的日子,今后每周末,你女儿还要回 家住的嘛……」。
周月星说着拿了条粉红色吊带睡裙递给了高华玉:「妹子先去洗澡呗……这 是我穿过的,不知合不合身,明儿姐给你买新的……」。高华玉抽泣着,捧着浴 衣跟在周月星身后,边走边回头看了母亲几眼,极不情愿地进了客用卫生间里。
正座沙发上的王胖子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他那双色色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 高华玉那青春健美的身体,直到高华玉进了卫生间,他才转过头来,向高华玉的 母亲做了个「你可以走了」的示意,高华玉母亲收好钱和协议书,向王胖子唯唯 若若的点着头,两眼含泪的离开了花园洋楼。
2、
高华玉洗澡出来她母亲已经离开多时了,她在卫生间里洗了好久好久,她并 不是想洗多干净等待那告别处女之身时刻的到来,而是害怕走出卫生间就立刻会 受到摧残和屈辱。直到周月星来催好几次后,她才抹干身子,穿上那条粉红色吊 带睡裙,步履沉重的出了卫生间,跟着周月星进了保姆住房。
「你今后就住这里……从现在起,白天你就是我家的小保姆……弄弄饭、洗 洗衣、做做家务……晚上,我会让老公来你房里,跟你肏屄怀孩子……」。
女人周月星这会儿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嘴里说的脏话,让高华玉听着脸都烫 到了耳根。周月星这时招呼客厅里的老公说:「胖子……还磨蹭什么呀……在保 姆屋只许你呆一小时……完了,给我滚回二楼去睡……」
「老婆真好……老婆……万岁!」
门开处,王胖子猴急的跑了进来,他浑身赤裸的腰间只围着大浴巾。刚才有 老婆在场他没敢去逼高华玉洗「鸳鸯浴」,在二楼卫生间冲了冲,并吃了一粒壮 阳药丸「勃金」。
高华玉一见王胖子这副样子,吓得她一声尖叫,浑身惊悚的颤抖着,忙往周 月星身后躲。周月星转身把高华玉推到老公面前,王胖子伸手就去摸高华玉的乳 房,这时才看清楚高华玉的粉红色吊带睡裙里,乳房上还束着白色的乳罩,他就 狠狠的骂了一句:「他妈的!」
高华玉此刻被周月星和王胖子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周月星解开了她的乳罩扣 扣,王胖子就一把扯去了乳罩,她那两个圆圆的很有弹性的玉乳就活蹦乱跳起来 ……高华玉只得用双手掩住胸乳,周月星就将她的双手抱住,对王胖子说:「… …你别只顾摸咪咪……趁现在下面还没水,先检查她的小骚屄……还是不是原装 货……」。
王胖子连声说:「好……好!」,就去挎高华玉的内裤。
高华玉的双手被周月星从身后抱着,她怎么也挣脱不了,她双腿不住的弹, 腰肢不停的扭,可还是眼睁睁的看着王胖子把她的内裤挎了下来……接着,两口 子就把泣不成声的高华玉放倒在床上,他们一人扶着高华玉的一条白生生的腿儿 ,把那两条大腿分开来高高抬起……高华玉此刻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她的大 脑在内裤被挎去后就渐渐成了一片空白,她泪眼婆娑,犹如梨花带雨,她那从未 在人前裸露过的下体,此刻正被女人和男人一览无余的尽收眼底……
高华玉的腰肢很细,小蛮腰下小腹平坦,色泽油黑的耻毛软软的覆盖在肉邱 上,蚌唇白洁干净得使人垂怜;这会儿男人和女人的手指在她阴埠上拨弄着,还 不时把她隆突着的阴蚌的肉缝儿分开,但肉缝里尚未濡湿,肉色是那么的艳丽无 比,那蓓蕾晶莹剔透得令人心旌摇曳。
「……你没被其他男人睡过吧……要是不是处女了,老子一个子都不会给你 !」
「胖子……处女膜都看到了……很干净……」,周月星像检查卫生一样审视 了高华玉的阴部,对老公王胖子说,「现在,有这个小妮子,你再敢在外面鬼混 惹些病回来……我就饶不了你!」王胖子在老婆的脸上亲咂了一下:「不敢了 ……不敢了」,说完就扯去了腰间的大浴巾,操起像他一样粗胖粗胖的鸡巴,向 高华玉的小嫩屄插去。
操起像他一样粗胖粗胖的鸡巴,向高华玉的小嫩屄插去。
高华玉这会儿大脑几乎依然一片空白,她仅有的感觉是下体被一个硬东西撞 得好痛好痛的……「胖子,你猴急什么啊,小妮子还没什么水……」,「那…… 你帮着摸啊……舔她……」,那男人和女人的说话声,一会儿很远,一会儿很近 ,蓦然间,高华玉觉得有两只手把她的乳房捏弄得好痒,还有一张嘴在她乳头上 不住的的舔吮……她觉得自己的身子被折腾得好难受,从没有自摸过的她怎么禁 得住这又摸又舔的刺激啊,尽管她很无奈,很反感,但她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生 理反应,屄屄里居然开始流水了!而且水越来越多,王胖子叫着说:「呵呵,小 妮子动情真快,有水了!」,接着,高华玉就感到一阵剧痛从下体的仄小屄口传 来,那痛像刀戳似的,像在生生的割着她的嫩肉,她禁不住大声尖叫起来,紧接 着那难禁的痛感迅速从屄口深入到了她体内,并传遍了她的全身……
3、
「好爽……肏处女……真他妈的……爽啊!」
转眼间,王胖子就抑制不住兴奋,在高华玉的下体里泻出了激情,他的鸡巴 才滑出来,许多白浆带着桃红便从高华玉那初经开垦的仄小阴道潺潺流出,王胖 子直叫:「可惜……可惜……这是我的儿子啊!」周月星把一个枕头塞到高华 玉的屁股下,并叫高华玉就这么仰躺着多睡一会。
王胖子貌似意犹未尽,还想再肏高华玉一回,周月星指了指手表,说:「走 ,到时间了,回房去……看你肏小妮子那副德性,我都欲火如焚了……一会不把 我侍候舒服,我可不许你睡……」
「哦,这么快,就一小时了啊?」王胖子看了看高华玉那仰躺的宛若凝脂的 胴体,他心有不舍的跟着老婆从保姆房走了出去。
「啊,一个小时……我竟然……被这个恶心的男人……折腾了一个小时!」 高华玉这会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她屁股垫着枕头仰躺着,两行泪水潸然而下。 这是多么难捱的一个小时啊!这一个小时对王胖子这个淫棍来说,只不过是多 了一阵兽性的发泄,可对初经开垦的高华玉来说,却留下了无法抹去的刀刻斧剁 的伤心和悲愤!
随着王胖子刺入的那一阵刀割似的疼痛传遍全身,高华玉又羞又急、又悲又 愤,她尖声的惨叫了几声,竟一时昏厥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高华玉才渐渐的 苏醒过来,映入她眼帘的是王胖子那光光的秃顶……这会儿王胖子已经将她双腿 分搁在肩上,用着全力在她嫩屄里深插猛抵,在药力作用下,王胖子插得又快又 重,每次深插时高华玉的下体就会被双腿带动着收腹,她的屄屄就会不顾羞耻的 向上抬起去主动迎纳那根火烫的阳具……
王胖子已经将她双腿分搁在肩上,用着全力在她嫩屄里深插猛抵。
「啊嘢……啊嘢!」王胖子一面快速的深插猛抵,一面运气似的叫喊着, 貌似在哼打夯曲。高华玉哪里禁得住这般的猛肏啊,她「哎哟……哎哟嘢……痛 啊……」的惨叫着,这惨叫声不但唤不来王胖子的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反而使男 人越插越上劲。正当高华玉被男人的快肏重肏弄得脸色发白又几欲昏迷时,惊心 动魄的疾风暴雨突然停止了,那根火烫的鸡巴一动不动的在她下体里,把她仄小 的阴道胀得满满的……「怎么样,舒服吧……不说话?老子又要猛肏了啊……」 ,高华玉太禁不住王胖子的快肏重肏,就连忙说:「舒服……这胀……比痛…… 舒服些……」,可王胖子说她回答慢了,双肩把高华玉的双腿扛着向前一压,又 是一阵狂轰乱炸的重肏快肏,一边肏一边问:「舒服不?舒服不?」,高华玉好 害怕,说「舒服」男人也狂肏,说「不舒服」男人也狂肏……就这样,王胖子 重肏快肏一阵又突然停住休息一阵,他休息是为了自己缓缓劲,也是使高华玉对 破处的痛楚记忆更深。后来,高华玉下体不知道是有几分麻木,还是巨痛感渐渐 减轻,她只感到下体难禁的胀痛,浑身香汗淋漓,身子骨像散了架似的。
「嘿嘿……不痛了吧……老子破处有经验,一上来要猛搞……停一会又猛搞 ……直到搞得小妮子不痛,搞得小妮子舒服……」,这时的王胖子,那光光的 秃顶上已经大汗如雨。
「那你跟我做……叫你肏快点……你怎么快不起来啊……」一直在旁边看 的周月星醋劲大发,重重拧了王胖子一把,然后又给了老公一个甜头——她用舌 头去舔老公的肛门!
王胖子这会儿已经兴奋到了极限,他浑身一颤,僵硬了片刻,就宣告精关失 守,他那深插在高华玉下体里的火烫阳具狂泻起来,一股股的快意急促的射向了 高华玉的屄芯。
这令人难堪、令人惊悚、令人难忘的第一次终于结束了,高华玉泪眼婆娑的 看着王胖子离开自己一丝不挂身子时的满足得意样子,她忍不住伤心的哭起来, 在心里想:「这个男人……就因为有几个臭钱,我就要……可他的岁数比我爸爸 还大些……」她突然想到了爸爸,哎,要不是爸爸突发心脏病去世,家里经济 拮据,自己又何至于落到当人家二奶,替人家怀孕生孩子?
那一夜,高华玉在痛失处女身后想了好多的往事,她想到了幸福的童年,想 到了少女时的第一次月信,想到了高中毕业时那个喜欢自己的男同学,可那时她 家已遭不幸,她已经是个没有资格谈情说爱的女生……那夜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 不知道,只记得在梦里她都哭着惊醒了几次……
4、
转眼间,高华玉当秘密二奶已经半年。每周末她都会回家,她母亲对邻居说 女儿在住校,因此高华玉回家都是穿校服——白衬衫蓝短裙。每次回家她都会小 住一夜,王胖子说每周肏了她六次,周末就当是让高华玉恢复一下屄形。高华玉 每次回家都不开心,总会一个人躲在小阁楼的房间里吁声叹气,不用问,她母亲 就知道女儿至今还没怀孕。高华玉的母亲是过来人,她曾问了女儿房事的一些细 节,问得女儿的脸红红的,但再难堪,女儿还是仔细的告诉了母亲,当女儿把王 胖子变着花样插她小穴、女人周月星还在一旁助纣为虐时,她母亲就大骂那两口 子是「畜牲」。
骂归骂,可女儿高华玉的肚子不见动静怎么办啊?生不了孩子,就拿不到协 议上写的那些钱,那女儿不是白送那秃子睡了?不行不行……但如果就此不做秘 密二奶了,按协议要退还50%的定金,高华玉母亲哪里有钱退啊,那些钱,她 都还了债和缴了儿子高中的学费!
「妈,你说……怎么办啊?」
高华玉母亲此刻也心乱如麻,她在胡乱的猜测着女儿怀不上孩子的原因,她 记得王胖子老婆曾经说:「我年轻时不想生孩子,怀孕两次都去做了人流……可 是现在……我怎么也怀不上了」,高华玉母亲暗忖道:「现在华玉都半年了也怀 不上,是不是王秃子不中用了……还是出了毛病?」一想到「出了毛病」,高 华玉母亲就有了个主意,这孩子一定要怀上,那男人不行,就悄悄的……找人帮 忙……
高华玉听母亲说出的馊主意,粉嫩的脸蛋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她起初怎么也 不同意,可母亲流着泪说:「乖女儿,你在他们家受那么多苦,不就是想生个孩 子,挣到那些钱来帮衬家庭和供你弟弟今后上大学吗……现在是那男人不行,妈 可不想看着……你就这么被白白的折腾下去……」。
「那,悄悄的……找谁啊?」高华玉红着脸轻声的问,她首先想到了高中 时喜欢她的那个大学生。
「这事,要找个嘴巴牢的,外面的毛头小伙子靠不住,搞不好,以后会捏着 把柄要挟我们……你弟弟已经十六、七岁了,就由他来吧……他是自家人,嘴牢 ,我放心……就这么定了,我这会儿……给你弟弟说去……」。
高华玉这会儿呆在小阁楼自己房间里,心里像小鹿似的乱蹦乱跳,她的脸儿 又红又烫,一想到就要乱伦,与弟弟做爱怀孕生孩子,她就既难过,又紧张,还 隐隐约约有些莫名的兴奋。弟弟高华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姐弟俩感情很好, 她爱弟弟,有时胜过爱她自己。一晃弟弟就十六了,是个高中二年级的男生了, 「……他行吗……愿意吗……哎呀,我在胡想些什么啊……羞死人呐……」。
高华玉正胡思乱想着,突听到房间外木楼梯「叽嘎、叽嘎」的一阵轻响,不 一会,弟弟高华生就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耷拉着头站在了门口。高华玉虽说也 很紧张,可她毕竟是姐姐,要大两岁啊,就轻声的问弟弟:「妈……都给你…… 说了?」「……」,弟弟华生开不了口,只是面红耳赤的点了点头。「那…… 快进来,把门关上……」,高华玉边说就边去放下窗帘,然后坐到床沿上,看 着弟弟闩了门,她就开始脱衣裙。
「弟弟,你……快脱……快过来啊……我没多少时间……一会还要回去…… 」。
高华玉脱了衬衣、短裙和乳罩,两个白生生的玉兔在胸脯上蹦跳起来,她见 弟弟高华生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看着,陡觉有些不好意思,就背过身去脱了内裤 ,回头见弟弟还没动,就忍不住催促弟弟。
高华生此刻好激动啊,他既紧张,又兴奋,初入房间时的不安和羞涩,已被 姐姐赤裸裸的身体荡涤得一干二净。这是我亲爱的姐姐吗?我怎么以前没发现她 这么美啊!姐姐的肌肤竟是这么的洁白如玉,姐姐的身材太好了,玉乳高翘,蛮 腰细小,小蛮腰下连着的圆臀翘翘的,很结实的样子,姐姐这凸凹有致的身材, 就犹如一尊粉雕玉琢维纳斯……这时候,他终于看见姐姐在向他招着手了,他就 一面脱衣物,一面向姐姐走去。
高华玉一丝不挂的坐在床沿,招呼着弟弟快过来,别看她貌似很从容,其实 她也是蛮紧张和羞涩的,但她毕竟是个女人了,因此她强迫自己只把弟弟看着是 个男人,那样心里就会好受些。在她的帮助下,弟弟高华生终于也赤裸了,由于 弟弟很爱运动,才十六、七岁就有了1.77米的个子,身体很结实,不但有胸 肌,背阔肌、腹肌,耻毛也不少啊,黑黑的好茂密……这会儿,弟弟的阴茎已经 挺立起来,龟头嫩红,包皮黝黑,虽没有王秃子的粗胖,可硬的吓人……
姐弟俩这时候都没有言语,他们相互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小阁楼房间里只能 听见她俩「呼哧呼哧」的呼吸,接着,姐姐捧住了弟弟的脸,将润湿的嘴唇吻在 了弟弟的嘴唇上,弟弟马上回应起来……他们一面亲吻,一面相视的笑着,那笑 怪怪的,他们在用这怪怪的笑靥,在相互鼓励着对伦理道德的反叛——什么乱伦 啊,去他妈的……在弟弟眼里,此刻的姐姐就是个美妙绝伦需要爱怜的女人,在 姐姐眼里,弟弟就是个健美的男子,他们现在什么都不顾忌了,只有个一个念头 ,为了怀上孩子……肏屄!
他们现在什么都不顾忌了,只有个一个念头,为了怀上孩子……肏屄!
5、
「舒服吗?」
「嗯……」
「可惜,姐姐已经不是处女,要是……你会更舒服的……」。
高华玉横身仰躺在床沿上,她用一双洁白光滑的腿儿把弟弟高华生的腰夹住 ,弟弟那硬邦邦的鸡巴直挺挺的插在她下体里不住的抽顶。
刚才,她就是这样仰躺床沿张大双腿,叫弟弟站在床边来肏她的小屄的,她 告诉弟弟这样才肏得最深,最容易怀孕。弟弟高华生还是个「处」,第一次插穴 ,才插进去没动几下就射了精!射的时候还紧张得要命,是姐姐紧紧扣住他那结 实的屁股蛋,不让他退出来,他的精液才全部射在了姐姐的下体里。
「姐……我……好紧张……」
「……我也是……」
「姐……我还想……要……」
「嗯……你可以一面插……一面抚摸……我这里……」
人年轻就是有资本,弟弟高华生才射精不一会,鸡巴就又硬起来,这一次, 姐姐就没刚才那么害羞了,她一边教弟弟怎么用力,怎么时快时慢,一边把弟弟 的双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要弟弟抚摸她的乳房,揉捏乳房上的樱红乳头,说这 样上下配合着,她更舒服,动情更快,更容易怀上孩子,还告诉弟弟,这些都是 那两口子告诉她的「性知识」。弟弟有姐姐的言传身教,进步果然不小,没多久 他就学会了姐姐教的王秃子喜欢用的那些招——什么「九浅一深」、「左三右三 」、「水蛭登陆」、「鳝鱼搁浅」,他都一一试了一遍,虽然很不熟练,可也把 姐姐弄得「嗯嗯」的不停呻吟,红红的脸蛋上,柳眉轻扬,眉心频频的颤跳……
……
完事后,高华玉从小阁楼上下来,她母亲正坐在楼梯口掐菜,见母亲关切的 看着自己,高华玉脸儿一红,一溜烟就跑出了家门。自此以后,高华玉每个周末 回家小住,母亲都要叫弟弟高华生来与她睡一起,不久后高华玉就悄悄告诉母亲 ,她已经停了经……
**************** *****
知道自己可能怀上了孩子,高华玉既难过又高兴,难过,是这孩子是姐弟乱 伦得来的;高兴,是她在王胖子家受罪的日子不再会遥遥无期。因此,她脸上渐 渐有了些笑容,王胖子自然察觉了身边的小妮子由冰山雪莲变为盛开牡丹的无比 艳丽。
这天下午,王胖子回家早些,老婆打麻将还没回来,他听到高华玉在浴室洗 澡,并且还在「咿咿呀呀」的哼着歌。他就脱得精光条条的,用钥匙打开浴室门 跑了进去,抱住高华玉就洗起了鸳鸯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王胖子搂着洗鸳鸯 浴了,所以,高华玉虽然很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啊,她那满是沐浴露的娇艳身 子被王胖子一双大手无情的蹂躏着,不一会,就被摧残得发出了「嗯、嗯」的阵 阵呻吟。
王胖子听见高华玉的娇媚呻吟就像刚才听到的歌声一样的动听,他就要她把 左腿抬起搁在香皂架上,右手抚着她浑圆的乳房,左手就顺着臀沟抚到她的腿丫 处,两根手指就插进就她的小屄里,他一边抠捣着一边问怀里的高华玉:「快… …给我说说,最近心情……怎么这样好?」
手抚着她浑圆的乳房,左手两根手指就插进就她的小屄里。
高华玉此刻高兴的心情已经荡然无存,但她禁不住被上抚酥乳下戳嫩屄,「 嗯……嗯」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想,干脆就把可能怀孕的事告诉王胖子吧,要 他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不要再这么一个劲的折腾……
王胖子一听高华玉可能有孩子了,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他都快五十了,这 老来得子是人生的一大喜事,他连忙抱起高华玉就往房间跑,边跑边说,趁现在 孩子还小,要抓紧多插几回小妮子的嫩屄。
「不……不行啊,这样孩子会……会掉的……」,高华玉怎么也没想到,说 自己有了孩子,反倒引起了王胖子的无穷性欲!
王胖子是个老淫棍,他清楚女人生育前是小嫩屄,生育后就会变型,他虽然 想要孩子,可他更喜欢小嫩屄啊,他以前每天插小嫩屄一次,以后要插两次…… 可他也怕孩子掉,就改变了插小嫩屄的姿势,他要高华玉侧身躺着,然后捉住高 华玉的右腿儿,把她双脚分开,顺着股沟把鸡巴插进了高华玉的小嫩屄……这种 「反弹琵琶」的肏法,不压女人的小腹,鸡巴只顶到阴道前壁,插得没「跪拜观 音」的深,自然就伤及不到孩子……高华玉的腿儿被王胖子分得开开的,有时还 举的高高的,这姿势好羞人啊!她只得将红红的脸儿躲在手臂下面,紧紧的闭上 了眼睛……
高华玉的腿儿被王胖子分得开开的,这姿势好羞人啊……
6、
「什么,小妮子怀上了孩子?」当听老公说出这个消息时,正在陪老公品 着红酒的周月星吃了一惊,「怎么会呢,那次我们去检查,医生说你因为……精 虫过少,难使女人怀孕……」,周月星忍了下口,没说老公是因为吸毒导致精虫 过少的原因。
「少?少他妈个吊!老子使你都怀过几次孕,你都背着我……悄悄去打掉了 ……想起来……就他妈的伤心……」,王胖子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他有了几 分的醉意,眼圈红红的,但想到终于老来有个小妮子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又有几 分的高兴。
「我那时年轻不懂事,怕生孩子嘛……后来想要孩子了,医生说子宫壁刮薄 了,怀孕……会死人……」。周月星把杯中的红酒饮尽后,又给老公和自己斟上 ,她一会说要庆祝庆祝,一会又说最好带小妮子去检查检查,是不是真的怀了孕 。其实,她是怀疑小妮子不是怀的王胖子的孩子,可她收买得有人专门监视小妮 子的行踪啊,无论在自己家还是回家去,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没有其他男人 接近。
「检查个屁啊,女人检查都貌似要老公陪着去,她老公呢?我去……人家还 以为……我是她父亲!」
「那……以后孩子生下来,我们要做个……亲子鉴定!」
「怎么?你怀疑……孩子不是我的……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小妮子这么嫩, 未必她还敢偷人!」王胖子说完「哈哈」大笑,他从密柜里拿出注射器和两包 毒品,「来,老婆,试试这个,新货……一会我们再腾云驾雾的做做爱,包你欲 仙欲死……」
周月星也是个有毒瘾的女人,一听说有新货,就很高兴,两口子半醉半醒的 就忙乎起来,注射完毒品就忙着脱衣上床,一边激情的鏖战,一边等待着那天外 飞仙的幻觉到来……
这一天正是周末,高华玉照例回家里小住。可在半夜的时候,大门外突然有 人敲门:「开门!开门!我们是警察……」。母亲被惊醒了,她颤颤兢兢的开了 门,问:「有什么时啊」?这时候高华玉和高华生姐弟俩还以为是乱伦的事东 窗事发了呢,害怕得要命。
来人果然是公安,两男一女,一个公安问:「你们谁是高华玉?现在有事需 要协助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事啊?要带我女儿走?我女儿可是好人啊!」
那个女公安上前安慰着高华玉的母亲说:「大妈,只是要你女儿去协助调查 ,我们也没说她是坏人啊……你放心,只要没什么事,很快就会回来的。」
高华玉被带走的第二天,她母亲像热锅上的蚂蚁,正要托人去打听消息,女 儿高华玉就回来了,她告诉了母亲说,王胖子两口子死了,经公安鉴定是注射毒 品过量而死,死时高华玉不再王家,而且二楼两口子一直不许她擅自上去,因此 此事与她无关。
没想到又过了两天,高华玉又被公安「请」去了,因为公安在检查王胖子两 口子遗物中看到了「借腹怀孕生孩子」的《协议书》,还发现了王胖子的「日记 」,那个老淫棍把每次肏高华玉的细节都记在了那个所谓的「日记」里!后来, 公安排除了高华玉是「妓女」的可能性,并确认高华玉已经怀了孕,这「借腹怀 孕生孩子」的事就移送法院另案处理。
果然没过几天,法院就不公开的开庭审理并宣判了这桩「借腹怀孕」的民事 案,宣判结果是:借腹怀孕虽为法律和道德所不耻,但孩子是无辜的,因王胖子 夫妇无其他子女,所有财产均由高华玉腹中的遗腹子继承,高华玉虽不得继承王 家的财产,但作为遗腹子的母亲,有责任将王家的财产监管到遗腹子成人,然后 转交成人后的孩子继承。
听到这样的宣判结果,法庭里的各方代表听众都向高华玉投去了目光,有的 羡慕,有的嫉妒,有的伤心,有的高兴。高华玉的母亲激动的双手合十,望着法 官大人那神圣庄严的大沿帽说:「真是老天有眼,菩萨显灵啊!」
……
7、
没过多久,高华玉的母亲就带着儿女住进了花园洋楼,理由?当然有理由呐 ,她是女儿肚子里未来有钱人的外婆兼保姆,儿子是姐姐肚子里未来有钱人的舅 舅兼保安。高华玉的母亲把她一家三口遮风避雨的那个旧楼房出租了,收点租金 做生活费。后来一个有良知和道义的律师帮助他们向法院申请了「未来继承人赡 养费和生活费」,呵呵,高华玉怀儿子是有工资的,儿子在妈妈肚子里吸营养是 要付生活费的,这件事真他妈的闻所未闻!还申请了「未来继承人动产监督代理 权」,监督代理人就是高华玉和高华生,为此王胖子生前的私营大公司专门设立 了「监督总监室」,以保证「未来继承人」的知晓权和监督权,虽然那时候高华 玉姐弟俩还啥都不懂,可那「监督总监」的薪水很可观!
有花园洋楼住了,有薪水收入了,姐弟俩应该很开心啊,可他们怎么也开心 不起来。自从知道有了孩子后,姐弟俩就没有再在一起睡过了,其实,他们都很 想啊,谁见过偷过腥的猫咪有不想再偷腥的?可他们哪里有借口再缠绵在一起? 这一切高华玉母亲都看在眼里。
这天,高华玉母亲把儿女们叫到跟前,告诉了他们一个天大的秘密:女儿不 是她亲生的!那年她刚结婚不久,就和老公去一个地震灾区,在灾区孤儿棚里, 看到了许多的孤儿,其中一个孩子才一岁多,模样挺可爱,挺机灵,但又挺可怜 的,他们就收养了她,给她取名叫高华玉。说着,母亲拿出了一张已经发黄的「 孤儿收养证明书」,并告诉华玉说:「这事,我原本是不想告诉你们的,可天意 弄人啊,乖女儿,你为高家付出了这么多,并且又怀上了你弟弟……不……我儿 子的孩子……现在,我知道你们想在一起,我不是王母娘娘,不想撤散你们这对 ……小夫妻……」。
听着母亲娓娓道来,姐弟俩都哭成了泪人,听到最后旋而又转悲为喜。高华 玉脸儿红红的说:「妈,可我比弟弟……啊……比华生……大两岁啊……」,母 亲说:「大两岁算什么滴……要大三岁才更好呢——女大三,抱金砖……现在只 能抱银砖……」。接着,母亲问儿子,高华生连忙说:「愿意……愿意……妈, 今后我和姐姐……我觉得还是叫姐姐亲些啊……就住一起,好吗?」母亲看着 女儿和儿子都很期盼的样子,会心的一笑,对儿子说:「你们当然可以住一起… …不过,你姐姐现在怀有孩子,住一起要格外小心些……还有,这事千万要保密 !我要等你大学毕业了,才给你们办婚礼……」。
母亲的话还没说完呐,跟前已经不见了这对姐弟夫妻,母亲抬头一看,他们 俩已经上了二楼,搂抱着进了卧室。
一进卧室连门都没关,姐弟俩就忙着脱衣物,一边脱,一边卿卿我我的说着 话,卧室里充满着浪漫的甜蜜……
弟弟说:「姐,快啊,我都一个多月没与你睡一起来……」。
姐姐脱衣裙的动作不比弟弟慢,她一边脱短裙,一边纠正的说:「没一个多 月吧,只有四个多星期……」。
弟弟不一会就脱光了,见姐姐乳罩还没解,就去解姐姐的乳罩,一边解还一 边说:「姐姐的乳房真美啊,我就喜欢……」
「姐姐就只有乳房美吗?那……你一会儿别脱我的……小裤裤……」,姐姐 由弟弟解下乳罩,一边享受着弟弟的抚摸和吮吸,一边故意不脱内裤,挑逗着弟 弟的性欲。
弟弟的性欲哪里还用姐姐挑逗啊,他那又硬又烫的鸡巴直顶在姐姐下体上, 虽然姐姐还穿着小裤裤,可鸡巴就找准了「鸡窝」的位置,龟头顶在了内裤紧裹 着的肉缝里。弟弟一边捏玩姐姐的乳房,舔舐姐姐的奶头,一边用鸡巴顶撞着姐 姐内裤里的阴蚌,不一会,姐姐的内裤裆儿就被阴蚌里流出的淫液弄得一片泥泞 。
「你……姐姐我的小裤裤……还没脱呢……猴急!」
「我以为姐姐是要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故意留着小裤裤……让我『 学习进步』(布)的……」。
「哎呀……坏蛋……讨厌……你啥时……这么坏了啊?」姐姐这会儿已经 脱下小裤裤躺在了床上,她用手引导着弟弟的鸡巴插向她那渴望着插抵的下体。
「我坏……还不是……姐姐教的嘛……要说坏……这样……坏不坏?」弟 弟说着,故意不把鸡巴插进去。
「哎呀,你真的坏……再使坏……姐姐以后……不嫁给你……」
「那……姐姐……老婆……亲爱的……我可要……插进来了啊……」
弟弟在插入之前,显得很郑重其事的。姐姐红着脸看着弟弟,含情脉脉的点 了点头,轻声的说了一句:「别压着……我们的孩子。」
弟弟「嗯」了一声,腰部缓缓用力,屁股向前慢慢的送着鸡巴向姐姐的小嫩 屄肏了进去……
弟弟的腰部缓缓用力,慢慢的送着鸡巴向姐姐的小嫩屄肏了进去……随着鸡 巴的插入和频频抽送,姐弟夫妻相拥着发出了欢愉的笑声。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