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9, 2015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八章 巨大危机与一筹莫展的我)

距离爸爸回来已经过了几天了,这几天中虽然我还是不断的发短信给妈妈,
 但是,毫无例外,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我发短信的频率也从最初的问候,到后
 面想到就发一条,不过结果,都是一样,我感觉到无比的绝望,感觉到身边被黑
 暗包围。

   但是,却没有看到任何曙光,以及希望。所能感觉到的除了绝望,就是绝望。

   从陈洁那也没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由于妈妈突然说不要见面的打击,我也
 都没去找陈洁。我在等的是奇迹的发生,不过这次,上天好像没有再次眷顾我,
 也没有听到我的心声。

   「喂,你小子最近怎么老是那么无精打采了,遇到什么事了。」

   耳边传来的是死党的声音,看来我最近的异常,连那神经大条的家伙都发现
 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来我要重新振作起来了,为了那可能出现的机会。

   「瞎说什么呢,只是最近复习的比较累。」

   「靠,其实这点让我最觉得恐怖了,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滚你个犊子,你才吃错药了,怎么和你大哥说话的呢。」

   「哈哈,其实有好几个兄弟都认为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才会这样,
 不过看来,你貌似没什么事么。」

   「废话,你大哥好的很呢。」

   「哈哈,这我就放心了,对了,今晚我要不要去我那玩,我又搞到几部好片
 子。」

   「哦?真的?没骗我吧。」

   「哈哈,骗谁都不敢骗大哥你啊。」

   于是我便打电话给爸爸,说今晚在同学那过夜,为了迎接期末考,所以晚上
 就不回了。爸爸听我说是为了学习,当然立马就批准了,不过最大的原因还在于,
 我的成绩确实在明显的提高,不然这话一听就是谎话了。

   至于我不和妈妈说的原因,在于妈妈肯定不太好说话,想想也是,妈妈对我
 的偏见也不是刚刚才有,而是有了很长时间了,估计和我从小没做什么好事有关
 吧。

   一放学,我就和死党杀到他家,到他家后,我就猴急着问他要东西。

   「大哥,你今天怎么了,那么猴急,放心我爸妈今晚都不在家,我们可以安
 心看。」

   「哟,今天你到是长胆子了啊,敢教训起大哥我来了啊。」

   说着,作势我便扬起了拳头,那小子见情况不对就赶忙道歉。马上将他推荐
 的那部片子拿了出来。果然和那家伙说的一样,这片子果然很符合我的胃口,一
 口气我们就将一个多小时的片子给看完了。

   中途,由于受不了刺激,那家伙自己打起了手枪。还让我随便,我才不会这
 么浪费我的子弹呢,我这样想着。

   「妈的,精彩吧老大。」

   「靠,真别说,你这次推荐的,果然水准够高的。」

   「哈哈,我知道老大好熟女,这次的女优真靓呢。」

   「是啊,很有味道呢。」

   「说实话,我觉得老大你的妈妈也是大美女呢,老大你心动过么。」

   「你他妈再乱说,小心我废了你啊。」

   见我有点生气的样子,那小子果断不说话了。不过我心中却想着,我起止是
 心动呢,而且都开始行动了,只是不太顺利的样子。不过我的心里话可不会告诉
 他,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妈妈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绝对不会和别人分享。即使
 是照片也是一样,虽然我有很多妈妈淫荡的照片,包括视频。

   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的,聊着色色的话题,比如哪个老师长的不错,今天
 看到的哪个少妇很有味道之类的。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原来是他爸妈今晚会晚点回来,而不是不回,让
 他别把门锁了。

   「靠,你小子不是说你爸妈不回来了。」

   「老大,这是突发情况,我也不知道啊。」

   「那我先溜了,被你爸妈看到我们这么晚在一块不太好,你爸妈貌似对我也
 有点偏见。」

   「今晚真是对不起啊老大。」

   「没事,你小子今天也贡献了部好片子,哈哈。」

   说着我就告别了他,看着他那感动的样子,我不由的心中大笑,真是太有意
 思了。我积压几天的忧郁好像也就这样一扫而空了。

   来到家门口,我小心的开房门,因为由于我告诉他们今晚不回去,所以自然
 不想被他们发现了。不过刚进家门,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好像屋中隐隐传出了呻
 吟声。我悄悄来到爸妈的房门口,仔细听着屋内的动静,果然呻吟声是从屋内传
 来的,不会吧,难道爸妈现在在做爱?我一看时间也才8点多啊。我急忙回到自
 己的房间,打开了监视器,于是爸妈房间的情况出现在了我是视线当中。

   只见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衣服凌乱的丢了一地,黑色的内裤还挂在左
 脚上,头发散乱的披在床上,额头上隐隐的透着汗珠。这一幕昭示着刚才发生了
 多么激烈的肉搏,以及肉搏发生的是多么的突然。而骑在妈妈身上的人,确实是
 爸爸,那个3分钟的男人。

   怎么回事,爸爸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竟然将妈妈干的这样。虽然我还在疑
 问着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是视频上的一切,却容不得我半点分心,因为精
 彩的一切还在进行中。

   只听见随着爸爸的一下下的抽动,妈妈口中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虽然声音
 不大,不过还是给爸爸带来了莫大的鼓励。在这么多年的性爱当中,这估计是唯
 一一次听到自己老婆叫床吧,我是这么想的。虽然和被我干时充满房间的呻吟还
 无法比拟,不过对于爸爸来说还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揉了揉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狠狠的掐了自
 己一下,才终于意识到这一切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继续瞪大双
 眼,看着显示屏。

   「怎么样老婆,老公厉害吧。」

   「嗯、嗯,你今天怎么那么厉害啊。」

   「舒服吧,哈哈。」

   随着妈妈给予肯定的答案后,爸爸发出了哈哈哈的大笑声。抽插的也更加的
 卖力了。我仿佛听到床都在发出震动的声音。

   只见爸爸卖力的扭动着腰,一下下用力的插着妈妈的小穴,随着每一次的撞
 击,妈妈口中都会发出啊的一声。爸爸对妈妈的这种声音显得十分的着迷,所以
 干的也越来越有动力了。

   「老婆,舒服不,舒服就大声叫出来吧。」

   这样说着,爸爸下体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减速,不过妈妈却并没有按照爸爸的
 意愿,仍就是时不时的发出恩的声音。爸爸看到妈妈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那样
 大声呻吟,显得有些不快。

   「啪,啪,啪。」

   我耳边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仔细一看原来由于妈妈一直矜持的没有大声
 呻吟,爸爸开始用手拍打起妈妈的乳房,一次次的拍打,乳房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豆大的汗珠从妈妈的额头渗出,可见妈妈此刻有多疼。

   「啊,别打乳房了,疼,啊——」

   终于,由于疼痛的关系,妈妈开始开口求饶。不过此刻的爸爸早已被下体所
 支配,脑中也充满了要征服压在身下这个女人的想法。所以对妈妈的求饶声,没
 有丝毫的反应,仍旧一下下的拍打。就这样妈妈的求饶,不但没有让爸爸收手,
 反而激起了爸爸的兽欲。见到此情此景的妈妈,只能咬着牙,忍受着乳房上传来
 的火辣辣的刺痛。

   看到妈妈没有求饶,也没有其他反应的爸爸,在打了一会后感到有些无聊。

   便用手用力的抓着妈妈的乳房,看着乳房被爸爸捏在手里,不断的变换着造
 型,我看到妈妈的眉头更加的紧锁,可见乳房被爸爸这样玩弄的妈妈,疼痛的感
 觉比之刚才更加的强烈。不过,抓着两只乳房的爸爸,此刻显然没有顾忌妈妈到
 底有什么感受,相反的,对于抓着的这种触感显得十分的享受,竟然闭上了眼睛,
 边享受乳房上传来的那种丝滑感,边享受着下面小穴所带来的快感。

   过了许久,妈妈终于忍受不了那疼痛,想要再次开口求饶,不过每当要开口
 的时候,爸爸便用力的在妈妈小穴中狠狠插几下,使得刚要说出口的话一下子收
 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却是嘴里发出的那销魂的呻吟。看着床上的妈妈,我仿佛看
 到了爸爸那自豪的笑容。我感觉爸爸知道妈妈什么时候想抗议,才会故意在那时
 候加大动作的,爸爸什么时候学会这招的呢,我在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疑问。

   此刻的妈妈,下体的酥麻感和乳房传出的疼痛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得眉
 头一直就没松开会,脸上的表情时而舒服、时而痛苦。唯一暗示着体力消耗巨大
 的就是妈妈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妈妈的长发已经由于汗水
 的缘故而粘在了一起。

   看着由于痛苦导致扭曲的脸孔,我在心中暗暗想到,难道妈妈天生就有受虐
 的潜质还是什么,不然怎么会在这般疼痛的状态下,还能发出那么销魂的声音,
 此刻妈妈身上的疼痛我甚至认为可以将这个作为是妈妈的一种催情药剂。看来的
 确是我以前的动作太温柔了,妈妈,看来你身上可以开发的东西远比我想的多吧。

   不过我想爸爸此刻肯定没想到这些,此刻爸爸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按照自己
 的本能行事而已。这些变态的想法,估计也只有我这种渴望乱伦,渴望征服妈妈
 的人才会想到吧。

   床第上的爸爸,仿佛第一次找回了男人的尊严,丝毫没有要缴枪的感觉。妈
 妈也在起初想抗议的状态下,变的慢慢的接受了,任凭双乳在爸爸的手中玩弄,
 那两粒坚挺的乳头,暗示着此刻妈妈的性欲被完全的挑了起来。估计是由于害怕
 被老公发现是淫荡的人的关系,才没有大声呻吟,只是克制着自己。

   「老公,嗯——嗯——你今晚怎么那么厉害,怎么还不射。」

   妈妈终于忍不住发问了,同时这也是我心中的答案,我也期待着爸爸能够告
 诉我这其中的原因,不过还是让我失望了。

   「难道你不希望老公厉害呀。」

   「不——不是的,只是再不结束,太晚了,儿子回来看到就不好了。」

   「哈哈,放心吧,儿子说了,今晚不回来。」

   「嗯——嗯——你不是说儿子会晚点回来,才一到家就把我拖到房间,匆匆
 帮我衣服扯掉,嗯——嗯——」

   「哈哈,那是骗你的,今天本来想早点回来和你亲热的,没想到加班到7点
 多,你让我怎么忍的住。」

   「你——你好坏,竟然骗我。」

   「你就好好享受今晚的快乐时间,好好享受勇猛的老公吧。」说着,爸爸也
 不在理会妈妈的提问,专心着享受着身下这美肉。

   通过刚才他们的对话让我知道了,为什么衣服会凌乱的丢了一地,以及妈妈
 的内裤为什么会来不及脱下,而挂在脚上。不过刚才当听到说爸爸是一回来就和
 妈妈干上的时候,还真让我吓了一跳,因为那样的话他们岂不是干了好几个小时
 了,这也太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对爸爸而言。不过知道是7点多开始干的,那
 么也就几十分钟,配合着爸爸今晚异常的举动,也就能够说的通了。

   此刻的爸爸将手从妈妈的双乳上,移到了妈妈的大腿上,将妈妈的大腿使劲
 的往上压,好使自己能够干的更深吧,我这么猜想着。

   从镜头中发现,被爸爸抓过的那两个乳房,现在显得异常的红,可见爸爸刚
 才抓的有多么的用力。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我在嘴中咕哝的,是正常的做爱,又
 不是做sm调教,有必要使那么大的劲么。我估计妈妈的乳房要疼上几天了,不
 知道事后会不会向爸爸抱怨这事呢。

   由于事先我在爸妈的卧室中布置的摄像机最多,所以现在我所能看到的角度
 也就更多。我可以清晰的看到爸爸的肉棒在妈妈小穴中进出的样子,此刻的爸爸
 双眼也集中在那结合部位,欣赏着自己伟大的耕耘。妈妈乌黑浓密的阴毛,在灯
 光的反射下,露出了晶莹的颜色。

   不过即使爸爸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凶猛了起来,不过匮乏的性爱知识
 仍旧是内伤,毕竟从刚才到现在爸爸也就这么一个姿势而已,所不同的只有将妈
 妈的脚压住,使得小穴充分暴露而已。虽然我对爸爸这么玩弄着,我认为是自己
 的女人,心里更的痒痒的,不过还是对爸爸那单调无味的姿势感到叹息。如果爸
 爸知道更多性爱技巧的话,估计妈妈会被玩的更加兴奋,至少大声的淫叫是无法
 再克制的事情了。

   「老婆,告诉老公,今晚高潮了几次啊。」

   「听着自己男人这么问,妈妈只好回答已经好几次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爸爸显得更加的得意,下体的动作也不由的加快了不少。不
 过从妈妈的话语中,我感觉到妈妈再说谎,因为在说的过程中妈妈的头脑貌似很
 清醒,不像由于多次高潮过后那种浑浑噩噩的样子。

   「老婆,让我们最后一起高潮吧,好不好?」

   「恩恩,老公好厉害,老婆又要高潮了。」

   面对妈妈这么明显的假话,爸爸竟然也没听出来,只是显得格外高兴的样子。

   我顿时有些无语了,我想大概是由于爸爸并未将女人干过高潮,所以不知道
 高潮的女人是怎么样的缘故吧。

   在爸爸不断冲刺一阵后,发出一声巨大的喊叫声,总算将自己的精液射到了
 妈妈的小穴里。射精后的爸爸,鸡巴很快就软了下来,从妈妈的小穴中滑了出来。

   小穴中随之流出了爸爸刚射进去的精液,白白浓稠的精液,混杂着妈妈的淫
 水,一起流在了床单上。

   射精后的爸爸显然没有了刚才的雄风,坐在床上不断的喘着粗气。而此刻的
 妈妈也瘫倒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胸口也此起彼伏的,
 不断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许久过后,妈妈用双手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双乳,可见,现在那疼痛又回来了,
 不过妈妈却没抱怨爸爸什么,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出轨所带来的错误。只是双眼
 中留下了两行晶莹的泪珠,不知道是对自己出轨的后悔,还是对自己丈夫不爱惜
 自己的懊恼,亦或是其他的什么。

   看到异样的爸爸,赶忙坐到妈妈身边,向妈妈道歉,说自己刚才太兴奋了,
 一不小心就将妈妈弄疼了。妈妈只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爸爸以为妈妈还在生气,就一直不断的拼命道歉。这番情景持续了好久,才
 终于在妈妈的一句话下打破了。

   「对了,今晚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只见爸爸笑眯眯的走下床,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点药片,妈妈拿过药后,
 我从妈妈的口中得知了,这是伟哥的一种,当然和市面上随便买的那种是完全不
 一样的,这是爸爸特意从国外带回来了。

   不过我也得知这种药的副作用还是很大的,至少会透支不少体力,相应的几
 天硬不起来,还听说这种药的依赖性也挺强的,食用过多后会导致不吃这个药就
 无法勃起的后果,不过我也不知道这是真是假。

   不过听到这个时候,我脑海中出现的唯一两个字就是完蛋了。这样爸爸不是
 就可以将妈妈定期喂饱了,这样妈妈就更不会积累性欲,那样我不是更难有机会
 了,我呆呆的盯着显示器,感觉额头不断的有汗渗出。

   真是好事没有坏事成双啊,这是爸爸回来后带给我的第二个惊喜,一个让我
 崩溃的惊喜,那就是爸爸竟然可以自己将妈妈给喂饱了。

   看着视频中在爸爸怀中小鸟依人的妈妈,脸上流入出了满足的表情。第一次
 找到男子自信的爸爸,用他那大手,不断抚摸着妈妈的身体,尤其是两只洁白的
 乳房更是重点照顾的对象。妈妈时不时的靠近爸爸的耳朵小声的说着什么,这景
 象让我实在是无法在看下去了。

   我感觉我的心在滴血,就像是女朋友被人夺走的那种感觉,顿时感觉胸口闷
 的发慌。我万万没有想到,今天意外的回家,让我竟然看到了这么一幕,而且是
 第一时间让我看到,说实话,我多么希望今天发生的一切是都梦啊。不过现实显
 得是如此的残酷,两个缠在一起的肉体,告诉我今天这一切都是现实,不是梦。

   我偷偷的溜出了家门,因为我已经告诉爸爸今晚不回去,所以自然不希望让
 他们发现我其实有回的事实,更不希望让他们知道,我看到了他们那疯狂做爱的
 那一幕。

   初夏的晚上,漫步在大街上,完全应该早以暖和的天气,不知道为何,此时
 的我却感到丝丝的凉意。而额头上粒粒的汗珠,清晰的告诉我,此刻我的身体感
 受到的应该是炎热。而那丝凉意,只是我的心凉了而已。

   无处可去的我,只能在网吧中发泄了一晚,累了困了,就在网吧的椅子上睡
 上一小会。我已好久没来网吧了,自从开始对妈妈实行攻略以来,不过之前的我
 倒是这里的常客。难道今晚的事,其实是在暗示我,一切都将回到那时,回到一
 个月前那样。不,我不甘心,我在心中不断呐喊,是的,我不能放弃,而且没到
 要放弃的时候。我将心中那放弃的念头赶了出去,顿时觉得心情舒畅不少。

   第二天,我很早就来到了学校,早上给妈妈的问候短信,妈妈果然和往常一
 样没回,我其实已经在问自己,妈妈到底有没有看我的短信了,是不是看都不看
 就删了,说不准都已经将我的号码加入到黑名单了吧。我自嘲的这么想着。

   「大哥,昨天真的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他们竟然突然杀回来。」

   「你小子说什么傻话呢,昨晚你都给我欣赏了那么精彩的影片了。」

   「那意思你没生气?」

   「靠,你小子什么时候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一样了啊,你大哥我怎么可能
 为了这么点小事生气啊。」

   「哈哈,还是大哥气量大,这样小弟我就放心了。」

   「好小子,你刚才是不是在调侃我。」

   「哪敢哪敢。」

   于是乎我们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扯了,此时我发现有个好兄弟还真是不错,
 至少有个人说说话,虽然不是什么都能告诉他。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和他打闹后
 心情也慢慢的变好了,所以说么,狐朋狗友还是有点作用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观察着爸妈晚上的活动,不过却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我
 想大概真是由于这药的副作用太强的缘故吧。从那晚接着的视频内容,我得知,
 爸爸为了找回自信,当天其实是服用了超过规定计量的药。妈妈还直担心爸爸会
 不会有事,告诉爸爸以后别在做这种傻事了,这个快慢又没什么关系,身体最重
 要。

   听到妈妈这种关心的话语,爸爸笑着说没事,偶尔也要让你满足满足吧,不
 过从爸爸的表情中可以看出,爸爸对妈妈的这种关心感到十分的感动。

   直到一个礼拜后,我才发现爸爸和妈妈的再次做爱。不过这次显然没有吃药,
 爸爸在妈妈的小穴里插了没几下就射了。我看到爸爸露出了满脸的歉意,不过妈
 妈显然对这些不在乎,安慰爸爸没事的,还提醒爸爸那药没事就别吃。上次吃了
 那药后,爸爸几天没精神,爸爸的工作可都是十分危险的,如果注意力不集中往
 往会出大事。爸爸自然十分清楚这些,所以对妈妈的话也是十分重视的。

   我知道了,这药的副作用竟然真的如此之大后,顿时安心了不少,至少爸爸
 不会每次都变的那么厉害。不过让爸爸完全不吃那药显然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爸
 爸是一个自尊心十分强的人,以前没有这种药的时候,对自己性能力自然没有办
 法,现在不同了,即使会有风险,会有后遗症,爸爸肯定还会去用,只是使用间
 隔的长短而已,对于这点我是十分肯定的。

   这样看来,妈妈也会定期被喂饱,那样的话我能趁虚而入的机会就显得很小
 了,看来要使用其他方法。

   看到爸爸睡去后,我突然想到已经好久没给妈妈打电话了,准备去试试妈妈
 的口风,就立马给妈妈打过去。果然还是没有任何声响,不过手机屏幕的突然亮
 起,还是让妈妈很快的发现了。当我满心期待妈妈接起电话的时候,听筒中却突
 然传出,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正忙。

   我感觉我的脑海中顿时哄的一下,这是妈妈第一次不接我的电话,而且是在
 那么短的时间内将我的电话给挂断了,没有一丝的犹豫。我的心再一次跌进了冰
 洞,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妈妈真的已经对我不在依恋?难道说我对妈妈的征
 服历程真的要在这里划上一个句号?

   我不死心的再次打了过去,这次听到的却是,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呵呵,对着屏幕我傻笑着,看来这次真的完蛋了。没想到妈妈怕我再打过去
 竟然直接关机,再看妈妈,现在已经靠着爸爸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妈妈没有任何异样的为我们准备早餐,爸爸也在一旁为我即将
 到来的期末考加油鼓劲,还告诉我,这次如果考得好的话就带我出去旅游。我们
 一家三口以前很少出去旅游过,去的话也只是爸妈一块,把我一个人丢在屋子里。

   所以这次这个诱惑可以说是十分诱人的,如果在以前,我听到这个消息肯定
 会欣喜若狂,不过这次,我却没有任何的感觉。满脑子只是妈妈挂我电话那事,
 我仿佛进入到了一个迷宫一样,无论怎么在里面行走,就是找不到正确的路,找
 不到那正确的出口。

   这几天从陈洁口中得知妈妈在医院也没什么异常举动,不过我明显的从电话
 中听出了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难不成陈洁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我这么想着。

   不过回想爸爸回来的两个多礼拜,我和妈妈的关系急转直下,到最近甚至连
 电话都被妈妈直接挂断。我有些担心,我们两的关系会不会就一直这样,越来越
 疏远,最后当妈妈完全适应了我不在的日子,从而变成路人呢。

   我这样想着,越想也越害怕,看来我要找人商量商量了,看看到底今后该如
 何办,当然最适合的对象,自然是让我觉得对我有所保留的陈洁。

   和陈洁商讨后,到底会不会让我的处境得到些许的改变,亦或是让我认清前
 行的道路,这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