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属于我的熟母

「扣扣扣」,不等我回应,父亲就推开门进来了,问道:「看见你妈没有?

  吃完早饭我就没看见她人。」

  虽然书桌足够宽大,而且由于摆放的位置使得到我房间来的人即使走到书桌跟前也无法看见我被书桌挡住的下半身,但我还是下意识地直了直身板,若无其事地回答:「没有啊,呃……是不是去楼下超市了?」不过说话的时候,我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屏幕,没敢直视父亲。

  父亲不疑有它,「哦」了一声就准备出去。

  我心中一动,一手悄悄伸向两腿之间按了按,同时叫住父亲:「那个,爸,你找我妈啥事啊?」感受着胯下阴茎上传来的温暖湿润和明白我用意的缓缓吞吐,我惬意地眯了眯眼,以至于大腿上被一双芊芊玉手拧了一下的小小疼痛完全就可以忽略了。不过我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这种「以下犯上」的行为,趁着父亲还没转过身来,狠狠地挺了两下腰。

  父亲转回身说:「没什么事,就想问问她今天给花浇过水了没有,没有的话我现在上去浇水去了。」感觉到胯间螓首上下点了点,我对父亲说:「哦,我记得妈今天已经去浇过了,她去楼顶上的时候我刚好碰见了,她说是上去浇水来着。」「哦」,父亲点点头,「那我就不上去了,我到老孙家打牌去了,回头看见你妈告诉她一声。你也别一放假天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玩电脑,出去活动活动也好啊。」我点头答应了,父亲也随即离开了书房。

  听到客厅大门关上的声音,我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拍了拍一直还在乖巧地吞吐着我肉棒的女人:「好了,你也听到了,爸出门去了,这下可以放心了,出来吧——妈!「是的,你没听错我也没写错,这个被我按在胯下驯服地为我口交的女人,是我母亲,那个在正常意义下最不可能和我有肉体关系的女人。

  母亲抬起头,水汪汪地眼睛里满是春情,嗔道:「你这熊孩子,就爱弄这些让人心惊肉跳的事,明明开始你爸都要出你房间了你还故意把他叫回来。这还不算,还非得让我动着,万一你爸发现了看你这坏东西怎么死!」一边说着一边屈指弹了弹我还直愣愣翘着的肉棒。

  我笑着伸手过去把玩着母亲丰满略坠的乳房,漫不经心地答道:「就我爸那马大哈的性子,他要发现早发现了。再说了,你不也挺喜欢刺激的吗,你看你腿上!」母亲一低头,只见肉灰色开档裤袜包裹着的两条修长大腿的内侧有着明显的水迹,不由得语塞。

  我哈哈一乐:「妈,咱们娘儿俩就别整那些虚的了,来,给我好好含一会儿,刚才怕弄出动静来也不敢玩深喉,这下爸不在了我可得爽一把!」说完我把宽大的电脑椅转了个向,一屁股坐下,两腿大张着冲母亲找了招手,青筋暴起的鸡巴斜指着天空,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母亲那温暖湿润的小嘴里。

  母亲笑道:「瞧你那副大爷的样子!」但母亲媚得快滴出水来的美眸里可是满溢着和我一样的欲情,直勾勾地盯着我这根耀武扬威的狰狞肉棒,没有丝毫的不满的情绪。

  她刚迈步,我急忙指指地上。

  母亲白了我一眼,终究还是乖乖的四肢着地,晃动着她圆润的丰臀向我爬了过来,那张即将被我蹂躏的红润小嘴还不停嘟囔着,我压根也没听,总之不外乎是小兔崽子就爱折腾老娘之类的,只是兴奋地看着母亲裹在肉灰色裤袜里的美臀摇摆出的诱人臀浪,本来就暴涨的鸡巴忍不住跳了两下。

  短短的几步路,我却感觉母亲像爬了几个小时,当她爬到我跟前刚抬起头刚说了个「我……」,就被我急不可耐地一把抓着她脑后的秀发往我胯下一按,硬得已经有些发痛的肉棒挤开母亲红润的双唇蛮不讲理地插了进去,连根没入母亲的樱桃小嘴,直接来了个深喉。

  感受着母亲因猛烈的异物侵入而绷紧的喉管紧紧箍住我滚烫的肉棒带来的舒爽感觉,我死死按住剧烈挣扎的母亲,好几秒钟之后才松开手让肉棒从母亲嘴里退出来。

  母亲立刻狠狠地咳嗽起来,貌似不仅是口水,连胃液都咳出来了。

  等了好一会儿母亲才平息下来,愤愤地给了我一巴掌:「小畜生,想弄死你妈啊!」我笑嘻嘻地受了这一下,把母亲抱到我腿上坐下,一边爱不释手地揉捏着母亲的丰臀美腿,裤袜细腻的丝滑质感和母亲的肉感搭配起来的手感绝对是的极致享受,一边嬉皮笑脸地解释:「谁让妈你太性感太诱人了,再说从昨天到现在我可一直没射过,憋都快憋死了,妈你再这么甩着奶子晃着屁股地爬过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这话母亲听了显然很受用,主动用丰盈的大腿蹭着我坚挺的肉棒,上半身凑过来送上一个香吻。

  我美美地品尝了一下母亲的红唇香舌,又让她跪到我面前给我口交。

  母亲灵活柔嫩的舌头围着粗壮的棒身打转,小嘴张成O型,努力吞吐着肉棒,时不时给我深喉一下,爽得我连连吸气。

  感觉差不多了,我示意母亲停下,背对着我跪趴在地上,包裹在肉灰色半透明开档裤袜内的丰臀高高翘起,还伴随着缓缓的扭动,半侧的娇美脸庞上满是春意,股间早就已经小溪潺潺,连精巧的褐色菊蕾都闪烁着水光。

  我满意地伸出食指探入母亲诱人的肛门抠挖了几下,母亲扭了扭屁股,低低地哼了两声,驯服地把丰满白皙的桃形蜜臀翘得更高了些以方便我肆虐的怪手。

  我扎着马步,双手抓住母亲的臀瓣往两边分开,硕大的紫色龟头顶在母亲小巧的肛门上,缓缓用力向内插入。

  虽然之前已经做好了润滑,母亲的肛门自从被我开发以后也用了快一年了,但每次被粗大的肉棒插入后庭还是会让母亲不由自主的紧张。

  本来母亲的肛门就比她前面的小穴紧,再这么不自觉的一用力,倒是每次都让我爽得不行,那又紧又热的感觉和插入母亲阴道相比别有风味,所以现在基本上每天我都要先在母亲直肠内射出一次,惹得母亲拿这调侃我是不是用同性恋倾向。

  「哼」,我要是同性恋,我爸的这顶绿帽子恐怕就不会是我给他戴上的了。

  毕竟也算是老马识途了,在母亲紧窄的菊肛顶不住压力吞下了我整颗龟头之后,后面的棒身再进去就轻松多了。我双手揉捏着母亲的丝臀,两腿也贴紧了母亲丰腴修长的丝袜美腿,一边享受肌肤上传来的柔腻丝袜质感,一边享受着母亲紧窄温润的菊肛紧箍肉棒的快感。

  在慢慢抽插了几十下母亲放松下来以后,我腰部开始发力,跨骑在母亲高高撅起的丰臀上,粗长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迅猛地奸淫着母亲的肛门。

  从衣柜镜子里可以看到这样一幅淫靡的景象:「丰乳肥臀、身上仅着吊带镂空雕花肉灰色半透明裤袜的中年美妇跪伏在地上,一只手伸到胯下刺激着自己勃起的阴蒂,像饥渴的雌兽一样贪婪地索求着年轻火热的肉棒,面容稚嫩的少年则跨骑在身下熟妇的肥臀上,用他几乎与成人无异的粗大肉棒酣畅淋漓地奸淫着熟妇的肛门,双手也不停地揉捏把玩着胯下被不断撞击的肥美丝臀。」而正进行着肉体最紧密接触的两人,同时还是世俗间关系最为亲密的两人:「母亲和儿子。」慢慢地,我一边操着母亲的屁眼,一边俯下身去,双手也从母亲的丝袜美腿丰臀移到了胸前的一对硕乳上,由于是跪伏的姿势,母亲丰满的乳房几乎要碰到地了,本就兴奋勃起的乳头更是时不时会因为我大力的冲撞而摩擦着地面。

  我把玩着母亲那对自我断奶后就本该无缘再见的美乳,虽然没有母亲修长的丝袜美腿那样让我沉迷,但手感也是相当不错,柔软硕大又有质感,像是熟透了的蜜桃,无怪乎母亲平时穿件稍微低胸一点的父亲就颇有微词,总觉得母亲胸露得太多——关键还是母亲的D罩杯在国内委实可以算巨乳了,稍微露一点就够吸引人的了。

  其实他还没见着他不在家时我为母亲规定的那些着装呢,老头子要见着了一准得闭过气去,和那些火辣暴露的衣服一比母亲平日的穿的只能叫保守,旁人见了最多小小的惊艳一下罢了,再说现在人什么没见识过,我妈这样的熟妇只有在床上才能真正体会出极品来。

  当然了,我爸是那种典型的50后,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传统古板,每每气温一升高,老头子出一次门就要感叹一番「世风日下」之类的。所以母亲平时穿出门去的比那些十八九岁、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严实多了——话说回来,真要露多了别说老头子要暴跳如雷,我也得吃醋了。

  呃,扯远了,还是把注意力回到我身下这具美肉上吧,当我俯下身子趴在母亲光洁的裸背上一边肆意抽插她紧凑的菊肛一边把玩手感极佳的丰乳,不时的把母亲的乳头拉得老长,让沉溺于儿子粗暴肛交带来的肉欲快感的母亲不时在呻吟中夹上一两声低低痛呼。

  黝黑粗长的肉棒在母亲两瓣光洁如玉的丰臀中来回抽插,这淫靡的一幕落在眼里让我很快就觉得快感一阵阵涌来,感觉再照这个频率动作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要射了,我「啵」的一声拔出肉棒。

  母亲原本紧闭的菊肛被撑得浑圆,一时无法立刻闭紧,可以看见鲜红的肉壁。

  我惬意地拍拍母亲丝袜包裹下的艳臀:「妈,今天第一发是射你屁眼里还是屄里!」母亲喘息着回答:「就射屁眼里吧,你爸今天估计会在家睡,万一他要……你射屄里怕老头子会发现。」我一撇嘴:「老头子昨天可刚飞回来,有这么好的兴致和体力?」说着顺手在母亲的浑圆丝臀上拍了个脆的。

  母亲「哎呦」了一声,不满地扭扭屁股:「小东西你轻点儿。虽说现在你爸基本上也不会提那方面要求了,可老头子有时候会用手又摸又抠的,被他摸到了就算想不到是他的好儿子给他戴的绿帽子你妈我可没的跑啊!」「哈,老头子倒是身体力行自己动手啊!」我乐了,看来老头子对母亲这身媚肉还是很迷恋的,可惜岁数不饶人,毕竟他快60的人了,母亲可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老头子向来不敢轻启战端,主要就是怕满足不了母亲。虽然母亲不会说什么,但男人嘛,没有比什么面对欲求不满的性感妻子自己却有心无力更觉得没面子的。所以自从母亲被我弄上手以后,我就示意母亲尽可能拒绝父亲偶尔的求欢,父亲在床上面对母亲可从来没什么一家之主的威风,被母亲拒绝了几次之后基本上也就断了这方面念头,没想到老头子还有这一手——呃,他确实是用手倒没错。

  「对了,我爸他要是摸着摸着兴奋了硬起来咋办?」我也子承父业地抠弄着母亲湿润温暖的蜜穴,随口问道。

  「咋办,毕竟是两口子,还能让你爸硬憋着啊。不过老头子现在一般弄个十几二十下也就射了,可没法和你比,而且你爸还得戴套。「母亲也伸出手缓缓套弄着我湿漉漉的肉棒,温暖而又稍带粗糙的指腹还时不时地刮蹭敏感的龟头。

  我休息了一阵,感觉射精的欲望退了一些,握着仍然坚挺的阴茎站了了起来「妈,这回用像那次看的漫画上的姿势试试吧,我当时看了就觉得挺刺激的,一直想试一下呢!「母亲乖巧地点点头,站起身来,两腿挺直分开,上半身向前倾倒直到双手触到地面,从这个动作再加上母亲丝脚下踩着的七厘米鞋跟的高跟鞋,母亲身体的柔韧性可见一斑,当然,也因为母亲身材一直保持得相当好,纤腰丰胸,长腿俏臀。

  裸露出所有的女性器官,只穿着包住浑圆丰臀和修长美腿的肉灰色半透明开档裤袜,配着黑色漆皮尖头系带高跟,四肢着地,高耸的两瓣丰臀间精巧的菊蕾和肉红色的阴唇都闪着水光,一头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布满潮红的脸庞,柔软饱满的丰乳随着呼吸微微颤动,挺耸的乳头暴露出女人已经完全兴奋了。这样一个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交媾气息的熟妇,摆出这种予取予求的姿势,无疑让身为儿子的我格外有雄性征服雌性的成功感与满足感。

  走到母亲身后,牢牢把住她的桃形艳臀,手指深深地陷入了丰腴的臀肉中,这次肉棒直指母亲的蜜穴。虽然没有母亲肛门被使用的次数多,但也算是熟门熟路,我几乎都没低头看,整根粗长的肉棒就轻易连根没入了母亲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虽然没有后庭那种紧箍肉棒的快感,但里面又湿又热,重门叠户,特别是母亲在肉棒插进去以后陡然拔高的媚声娇吟和完全占有母亲重返桃园圣地的满足感也总是让我沉迷不已。

  从前面干不需要再等母亲适应了,何况母亲的蜜穴都快泛滥成灾了,我上来就是大起大落的抽插,双腿也贴紧了母亲肉灰色裤袜包裹下的修长美腿,感受着抽插时与丝袜摩擦的快感。一时间,整个房间内就听见我和母亲肉体撞击的啪啪响声,肉棒进出爱液横溢的蜜穴时咕唧咕唧的水声,夹杂着母亲一浪高过一浪的娇吟、时不时迸出的 「啊,啊,再用点力」、我粗重的喘息和「妈妈、妈妈」的低吼,构成了一室背德逆伦的春情。

  这样一鼓作气的狠干了近百下,龟头上酥麻的感觉阵阵传来,母亲也知道我快要射了,勉力扭过头来对我说:「别忘了,不能射在前面。」我顾不上说话,点点头,大力地往母亲花心深处顶了几下。

  母亲腿一软差点瘫下去,得亏我已经改为搂着她的腰了。又抽插了几十下,我猛地拔出杀气腾腾的肉棒迅速插入了母亲柔腻的肛门里,猛力抽查了几下,伴着我一声低吼,肉棒死死顶入母亲屁眼深处,大股大股地精液射在了母亲直肠里。

  我一边眯着眼享受射精的快感,一边调侃母亲:「妈,自从我干过你屁眼以后,你大概就没有便秘过吧?」母亲用力收缩了一下菊肛,爽的我打了个寒颤,腻声嗔道:「还好意思说,第一次被你个小东西弄了屁眼之后妈连打个喷嚏都要去换条内裤,好几天都不敢坐实了,走路也不自在,你爸问我我只好告诉他是痔疮犯了。」我把还没完全软下来的肉棒又用力往母亲紧窄的肛门里顶了顶,继续把玩着母亲的丝臀美腿,直到阴茎完全软下来才任由它自己从母亲随之闭紧的肛门里滑出来。

  母亲无力的趴伏到地板上,疲惫而又满足。

  我活动了一下身子,打横抱起母亲,「地上还挺凉的,儿子现在服侍你一下,抱你去洗澡。」母亲虽然身材修长丰腴,但在我一米八多的个头前面还是显得很小巧玲珑,我抱着母亲倒也没觉得有多吃力。

  我们母子俩在浴室呆了半个多小时,洗去一身的汗水和交合后的气息,当然中间也少不了我对着母亲舔乳摸阴大肆揩油,不过因为刚射过阴茎暂时硬不起来没有真个提枪上马,但也弄得母亲娇喘吁吁,从浴室出来还眼眸迷离两腿发软。

  看看时间才刚过八点半,母亲一身慵懒地说要上床补个觉。

  我笑嘻嘻地在母亲丰臀上捏了一把,「被儿子干得浑身发软了吧?」母亲白了我一眼,径自进房间睡觉去了。

  我伸了个懒腰,感觉也有些发困。昨晚上刷副本刷到快凌晨一点,刚刚又在母亲身上发泄了一通,现在松弛下来还真觉得眼皮发粘,索性也跟在母亲屁股后面钻到主卧的大床上躺下了。

  母亲吃了一惊,「你怎么躺这儿来了?要睡回你自个儿屋睡去,不然回来让老头子看见了他可得唠叨半天了。」我和母亲感情一直很好,老头子只以为是母子情深,打死他也想不到两年前这份母子之情已经掺杂了男女欲情,所以母亲倒不担心父亲看到我和母亲躺在一张床上会想到乱伦这么劲爆的话题,但是父亲肯定会说母亲太娇惯我而我一个大小伙子老粘着妈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之类的,所以母亲还是要把我轰下床。

  我死缠烂打,抱住母亲柔软的腰肢不松手:「爸说他去孙叔家里打牌,多半中午又不会回来了,再说就算老头子突然杀回来我跑回自己房间也来得及啊巴拉巴拉巴拉……」母亲终究宠溺我惯了,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不过要求我把睡衣穿上,她自己也套了件睡裙。

  本来我还想要母亲穿上丝袜,母亲狠狠地攥住我腰上的嫩肉,一边用力一边恶狠狠地让我重复一遍,我很惭愧地没有发扬革命先烈的作风,稍一受刑我就缴械投降了。

  不过在我不屈不挠的坚持下,母亲睡裙下面没穿内衣。

  我搂着母亲温香软玉的身体,下身紧贴母亲修长丰满的大腿,把半软不硬的肉棒勉强挤入母亲温润的蜜穴,这才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

  12217字节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