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我们两家真实的故事

我和张青是初中时的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因为他的名字和水浒中的菜园子张青同名,我就说你老婆将来一定是孙二娘,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无话不说,他发育比我早,在他长了阴毛时他得意地给我看,还带我逃学看过黄色录相,教会我手淫,所以我们可以说是好的和一个人差不多。

一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成了中年人,各自成了家,他老婆是一家化工厂的检验员,个不高,但丰满白晰,我老婆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会计,是我在念大学时校队认识的,有着运动员的体型,虽不太白,但气质很好,我们两家一直有着亲密的来往。后来孩子大了都在外寄读,所以各家都空落的很。

中年男人都有这种感觉,和老婆做爱基本没有激情,就是尽义务,可能就是太熟悉了吧,老婆为此也越来越觉得不满足,我有时开玩笑说,让张青来,我们两个一齐和你做,她也不示弱地说,有种你叫呀,还拿起电话说,现在就叫呀,我怕啥呀。

我时时和张青谈论这些事,他说他也有同感,我说你老婆我看真性感,你应该满意的,他说都一样,不都是别人家的老婆好,自己家的孩子好嘛,我看你老婆浑身充满朝气,不象你嫂子那么文静,张青比我大几个月,所以我叫他老婆嫂子。

那天我到她家喝酒,嫂子做了几个菜,我们喝到兴头上,我夸奖说嫂子人好手艺也好,她开心地笑了,当时她穿着齐肩紧身衣,白晰的玉臂和丰满的胸让我有些想入非非,我讨好地敬她酒,不好酒力的她一会儿脸就红了,坐在张青怀里,有些失态的醉意,更让人心似猿马,后来我说嫂子我亲你一口,她装嗔地说去你的,张青也说亲一下能怎地呀,我就亲了她一口,她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哥俩慢慢喝吧,我要先睡了,有些站不住了。

张青就帮着她务被洗漱,好半天才回来陪我接着喝,过了一会儿,张青有些神秘地对我悄声说,我老婆形正吗,我说我也没看过我哪知道,他说你想看吗,我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但看他一点不象开玩笑的样子,就说你没喝多吧,他说你还不了解我吗,什么时候失态过,我忙说,这合适吗,他笑了说,我们哥们这么铁的感情这算什么呀?你想看今天是好时候,我刚才让她裸身睡的,她一喝酒就任人摆布,我每次这时和她做爱就多少有种刺激,可能有点迷奸的感觉吧。

这我也有同感,老婆那次也是喝多了人事不醒,打着鼾声,我去推她,可她烂醉如泥,我当时就玩她奶子,还抠她的穴,她一点也不知道,一下子我来了好奇和新鲜感,那次我脱光了她,我在和她做爱时她都没醒,我当时用手机录了下来,第二天给她看,她说我变态,不过从她眼里看出她也觉得很新奇,这段录影我也给张青看过,他还夸我老婆身材好。

这次是他老婆喝多了,我就对他说,嫂子知道了生气了怎么办,他说你放心吧,绝对不会,我们又喝了两杯,他说差不多了,于是就拉着我进了卧室。

我看见嫂子半侧着身躺着,盖着一床薄羽绒被,两条白晰的胳膊和两支小脚露在外面,柔若无骨,中年熟女的魅力在她身上真是很明显,张青把我推到床边,先轻轻把嫂子身体放开关,挪开压着被的胳膊,然后把被轻轻掀开,就着床头的阴暗小灯,我看到了嫂子两只奶子,很诱人,平躺的身体看不出奶子下垂,张青把被慢慢全揭开,嫂子丰满白晰的胴体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两条白晰的大腿像海豚一样丰满,曲线优美,阴毛浓密,两片小阴唇露在外面,两旁的阴肉把穴挤成了一条缝,张青让我近些看,说你大胆看吧,没事,她不会醒的,说着就更分开些嫂子的腿,用两指分开她的阴唇,我看不到嫂子的阴蒂,这和我老婆的大不一样,我老婆阴蒂很明显地在外,怪不得俗话说男人都一样,女人一个人一个样,这也许就是男人对其它女人的神秘感吧。

张青很从容,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天,他问我你现在行吗,想做就上,我当时已经JJ硬了,不过还是有些迟疑,他说没事的,我也想看我老婆和别人做的感觉,能刺激我,说着他就自己脱光了,把嫂子的腿分的大开,用手轻摸了老婆的穴,沾了些口水,然后两手支着床,慢慢插了进去,他可能故意抽插的挺重,这样嫂子就有了知觉,但也处于半迷糊中,只是偶尔身体动几下,我急忙蹲下,怕她老婆看见,张青就把灯关了,打手势示意我摸嫂子的奶子,我这时也不能拒绝了,就悄悄跪在嫂子旁边,试着用手摸奶,只一摸就觉得手感极好,皮肤很滑,奶头也已经硬了,我用五指挨个从奶头上掠过,再掠回来,然后吸裹着,可能嫂子以为是张青,所以很舒服地偶尔呻吟一下。

看着嫂子在张青的抽插下身体一浪一浪的,两个奶子也有节奏地晃着,我也欲火焚身,张青示意我脱了,上来接替他,这时我也顾不得了,就脱了,张青就下来,但怕她老婆一下醒了就吻她的嘴挡住她的视线,不时两手像我那样玩她的两只奶子。

我不敢身体接触她老婆的身体,只是两手支着,把已挺起的肉棒从张青刚拿出JJ的肉穴中插了进去,张青在旁看着,示意我压下去,我就先轻后重地全趴在嫂子身上,迷糊的嫂子自然地两手搂着我的屁股,不时随机动了几个,张青拿起手机在录,我当时已经在兴头上,也没有害怕的心里,只有刺激,拍的时候怕屋里太暗,张青就打着了灯,我可能是喝了些酒,射感来的很慢,嫂子这时已经进入了性爱的渐渐清醒阶段,开始有意识的呻吟和配合,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睁眼发现了我,当时她一惊,本能地向外推我,眼神里流露出惊恐和不相信的样子,说强子(我的小名)你干什么,我当时吓的僵在那,不知道怎么办,嫂子发现张青就在旁边还在拍录,说三青子(小名,排行三)你缺心眼呀,你老婆就这么不值钱,说着我这时已经下地,她拉起被裹在身上,起身就打张青,张青一把搂住她,忙说,我不以前对你说过嘛,我们哥俩满足你,你不是当时也答应了吗,怎么来真招就变挂了,这也许是他们私下说过的,嫂子一下子很难为情的样子,回避着我的眼睛,嘴里绞辩着说,你胡说些什么呀,张青说木已成舟了,你刚才多兴奋,你不知道吗,女人只有性满足才能健康还年轻,强子也不是外人,他家娟子(我老婆的小名)也一样,嫂子一下子有了醋意,说你和娟子怎么了,张青一副好像有过那事的样子说,这都迟早的事,咱们两家这关系,用不着大惊小怪的,也不会有别人知道。说着就把嫂子摁倒在床上,嫂子可能有些被说开了,可能她心里早就幻想过,但真来了也要有个女人的贞洁态度,再有就是可能以为张青和我老婆有过,她有了可比的同伴了,就半推半就地躺在床上。

张青就吻她的耳垂和乳房,还伸手进去抚弄她的小穴,嫂子佯装生气被人强制的样子闭上眼,不一会就忍不住呻吟起来,我不断抚摸她的腿,她刚开始还装样拒绝躲闪,后来就任凭我抚弄,张青看已经到时候了,就示意我上,把被也掀开了,嫂子的淫水已经再次涌了出来,我不失时机地再次插入,她闭着眼,侧着脸躲开我,带着接受但又难为情的讪笑。

张青关了灯,屋里很暗,嫂子在这种环境下开始渐渐放开了,也小幅度地配合我,张青把她的两只胳膊放在我背上,她难为情地落下来,又让张青放了上去,这次她就不再落下,我一直温柔地插抽着,不时用结实的胸肌刮蹭着她的双乳,她因为另个男人的刺激开始亢奋起来,也渐渐由被动变成了主动,身体蛹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象久违性事的婚后小别骚妇。(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