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不甘寂寞的妈妈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家庭的情况,我有一个姐姐,爸爸,妈妈和我。虽然我家是农村的,但是因为家里有一个小卖部,妈妈天天在小卖部中,不用出门做农活的原因,显得年轻了不少。

  妈妈今年43岁,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大大的丹凤眼清澈如水,睫毛修长黑亮,柳眉黝亮细长,鼻梁挺直秀气,朱唇娇艳丰润。那张如鹅蛋般圆润的俏脸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皮肤也细腻白皙,体态丰满而匀称,没有丝毫赘肉;特别是她那对高耸的乳房还依旧圆硕坚挺,双腿也仍然修长丰盈。

  一直妈妈对我都要求严格,我是村里为数不多的高zhong生,是妈妈的骄傲。

  我以为有这样的妈妈而感到自豪,一直到有一天……在高zhong我开始接触电脑,开始接触到不少的乱伦小说和影片。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刺激。从此经常上网看黄片和黄色小说,看完后跑到网吧的厕所想着妈妈打手枪感觉也是一件乐事。高中三年就在这种混乱的日子中度过,最后不出所料我高考失利,就在那个炎热的夏季,我发现了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事情。

  那是一个炎热的晚上,电风扇无力的吹着热气般的风。 我想到我以后的人生,总是难以入眠,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大门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在想这么晚了还有谁要买东西啊。「等了一下!」妈妈喊了一声就起来了去前面的商店,我也顺着灯光去上了个厕所上个大号。

  等了好长时间时候妈妈还没有回来,看了一下墙上的表已经凌晨2点了,我想不会遇到小偷了吧。虽然农村没什么小偷,但是妈妈一个人在家还是去看看好。

  我就去了前面的小卖部,一看妈妈不在。我正纳闷呢!商店门响了,我想不会是小偷吧,我赶紧躲在了柜台里面。妈妈和一个小个子男人走进来了,妈妈现在穿着T袖和及膝的裙子。

  「骚货!刚才爽吧,好久都没有搞你了,你的小屄还是那么多水」一个男人说。 「你都出去打工一个多月了,我好长时间都没做过了,还是年轻人好,搞的人家好舒服」妈妈说。 一下子我脑子蒙了,好像血液全部都涌到了脑袋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哎!你回来了,俺家小刚他爸呢?」妈妈问。

  那个男的嘿嘿笑着说,「你家那口子,还在火车站呢。闲打的太贵,想等明天做汽车回来。」这下我知道了那个小个子男人是狗蛋儿,因为爸爸是和狗蛋儿一起出去干建筑队的。我们这里离火车站很远的,如果晚上回来的话,一般都会熬到天亮的时候做长途汽车回家。这个狗蛋儿和我是同学,因为学习差,小学还没毕业就到外边打工了。因为个子太低家里太穷,始终都说不下媳妇。 我刚回过神来,看到妈妈害羞的说,「你那么着急回来干什么,多花那么多钱。 」狗蛋儿手不安分的隔着T袖抓住了妈妈的肥乳揉捏着说,「干什么,干你呗。

  丽丽,赶紧裙子掀起来,我又想干你了,骚货!」妈妈着急的说,「我儿子还在家呢,我们还是到机井房那里吧?」,机井房就是农村地灌溉设施的房子,我们村里的机井房在村里后面的坡上。

  狗蛋儿说,「不去了,你声音小一点就行了,这次搞完我就回去睡觉了!」说着把妈妈按在了买冰激凌的柜子上,妈妈半推半就的爬在了冰柜上。

  狗蛋掀起妈妈的裙子,就把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骚屄里。 「啊……」妈妈长叹了一下。

  狗儿就开始操弄起来了,啪啪的撞击声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显得那么淫荡。原来妈妈这么淫荡,连内裤都没穿,我躲在柜台里面搁着窗户看,情不自禁的掏出自己的已经套弄起来了。

  狗蛋儿正从背后紧贴着我妈,我妈上半身也已经赤裸,白色的衬衫和胸罩散落在地上。云鬓纷乱的她则双手扶在冰柜上上,他右手环着我妈的胸部,握弄着我妈的丰乳,另一只手则在妈妈诱人的翘臀上摸着。他用鼻子闻着我妈的发香,伸出舌头在她的脖子上轻舔着,同时下体也不听的运动着。

  房间内充斥着「扑哧扑哧」的抽插声。

  半个小时后他把头埋在了我妈的胸口,摸乳拍臀,极尽欲求。

  这时我听见我妈边喘气边对他说,「嗯——嗯——你轻声点儿啊!」他也不答话,咬牙埋头苦干着。又过了三四分钟的时间后他变得更加狂放起来,冰柜连同我妈的身体被压得摇摇晃晃。

  她知道狗蛋儿要来了,这是高潮的前奏,她自己下体承受的力道越发猛烈,节奏越发紧凑。只听见狗蛋儿激动地问着我妈,「骚货!我要射了!

  「哦,哦!都给我,都给我吧,我喜欢你的,喜欢——嗯——嗯。」她用淫荡地声音回应着。

  「我操,我操!」狗蛋儿瞬间就爆发出了激情。

  「啊——老公——我要疯了啊——你大啊——大啊——真大啊——啊——啊——你弄死我吧——我是你的女人——我是你的——啊!」我妈则死死搂住他的腰,呼喊呻吟,浪声迭起。

  狗蛋儿又狂抽猛插了几十下后,一阵快感直袭他的脑门,紧紧抱住我妈的身体,用力的将阴茎往她的身体里捅,然后阴茎爆发出了一股一股的精液,直奔我妈的子宫。 当他的最后一滴精液射完后,两人都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然后保持着交合的姿势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任由空调的冷风吹在他俩身上。过了一会儿两人才从快感中恢复过来,我也在这个时候射在了地板上。

  狗蛋儿很悠闲的掏出烟点了一根说,「骚货帮我清理一下!」妈妈幽怨的说,「就会折磨人家!」,然后跪在地上把狗蛋儿的鸡巴放进嘴巴里面。

  我知道我得赶紧走了,过了一会儿,商店门响了一下,我知道狗蛋儿走了。

  妈妈走到我屋门口,我赶紧装着睡觉,妈妈看见我睡的正熟呢,就回去睡觉。 妈妈怎么和狗蛋儿在一起的呢,想着妈妈被狗蛋骑在身上操弄的淫荡情景,我又一次射了。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背着行李回来了,同时还有村里的其他几个壮劳力。以前天天在学校不经常回家,即使回家爸爸也大多数在外地当民工,现在见到爸爸突然觉得苍老了不少。

  当爸爸看到我显得十分高兴问道,「小刚,高考怎么样?」我惭愧的地下头说,「没考好,我不想上学了。」爸爸楞了一下,随即叹了一口气,没说一句话,我心里感觉十分难受。

  晚上我吃了很少饭就睡觉,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妈妈和狗蛋儿做爱的淫荡表情,爸爸失望的眼神,我心里像打饭了五味瓶,很是难受。听着风扇「嗯嗯嗯嗯」的转动声,我终於熬不住了,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梦中我梦到狗蛋儿将那鸡巴插进妈妈的骚穴里,不听的抽插还大力的拍打妈妈的屁股,妈妈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一片红色的印记。

  突然狗蛋儿回头看到我,哈哈笑着对我说,「小刚!你妈真是骚,看我在操你妈妈」说着操弄的更狠了。

  「啊……啊,用力,操死我了,哦哦……用力啊,狗蛋儿,操死我吧!啊……」妈妈的叫声更大了,突然一阵尿急我又射在了床上。

  我又睡不着了,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恩……啊,老公用力!」什么声音?,不会又是狗蛋儿吧?

  我光着脚爬着妈妈的门前往里看,爸爸正将妈妈的玉腿架在肩膀上,屁股不停的像前耸动着。原来是爸爸,我都忘记爸爸回来了已经,待我再往里看的时候,爸爸又搞了几下就交货了。

  妈妈说,「这次比上次好多了」。

  爸爸说,「你就安慰我了,看来我是不行了,早知道不去工地干活了,也不会像现在满足不了你了。」「你要不去干活,咱们靠小卖部也活不下去啊?」妈妈无奈的说。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我也退回去了,爸爸到底怎么了呢?带着这个疑问我睡着了。说话了,我也退回去了,爸爸到底怎么了呢?带着这个疑问我睡着了。

  第二天,我和爸爸一大早起去地里割麦子,爸爸一路无话,跟我说,「刚啊!

  不想上学就不上吧,以后跟我一起去打工吧?」,我没有说话的点了点头。 我以后告别学校了,那时的我心里没有一点失望而且十分高兴,终於可以摆脱学校的束缚了。六月的天,太阳是那样的毒辣,炙热的烘烤着大地。

  我们带去的水一会儿就喝完了,爸爸说,「刚!你先回去带点水过来,就剩下这点麦子了,今天把它割完再回去吃饭吧。」我应了一声就回去了。

  跟妈妈说了要割完以后再吃饭,回来带点水。

  妈妈心疼的说,「你就不要去了,你爸也是,不知道心疼孩子!」「不用了,我非要去,以后我不上学了就得干活了。」我倔强的说,我知道我以后就是这样的日子了,晚适应不如早适应。

  装好水我就去了,走出门看到了狗蛋儿。他跟他爹也一起往地里面赶呢。

  狗蛋儿看见我笑着说,「哎!大学生,啥时候回来了?」我爱理不理的说,「回来一段时间了。」我在前边走,他在后边跟。真是越烦什么,越来什么,凑过来跟我谈东谈西,还说以后发财了不要忘记他。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和他好好说,现在想起他跟妈妈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样子,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说:,「我已经不上学了,你别鸡巴烦我了。」,我第一次说粗话,感觉嫩别扭。

  「为什么啊,你学习不是很好嘛?」现在听这话像是讥讽一样,我一怒之下说,「你鸡巴真烦人」然后一脚把他踢倒在地滚了很远。 他那么瘦小的身材我根本不放在眼里,好得我也是校篮球队的。

  一旁的他爸愤怒的说,「你为什么打俺狗蛋儿?」「我就想打他,再说连你也一起打,你们两个人也不是我对手。」我一时恼火,这个时候什么也不管了,愤怒的说。 确实他爸也是那种个子瘦小的人,也是个老实人,现在说老实其实就是没本事的人。这个时候倒在地上的狗蛋儿起身拿起地上的石头往我这边扔来。还好我灵活躲过了那个石头,要不然可不得了了。

  这个时候狗蛋儿的爹,拉着他不让他打了。

  狗蛋儿也知道打不过我,往后退着骂着,「我操你妈,你给我等着,我今天就操你妈!,日你妈。」我以前听这话肯定会打死他,但现在除了愤怒还有一点点激动。但是我也跑上前去打算再教训他一顿,他倒跑的快。我没有追上去,因为爸爸还在割麦,等着水呢。我往地里走着,越想越不对劲。「我今天就要操你妈。」想着狗蛋儿刚刚说的话,我心里有点颤动。

  要在以前我不会有任何的想法,但现在我怀疑狗蛋儿会不会趁着我和爸爸在割麦去我家搞我妈呢?,想到那天晚上妈妈被狗蛋儿操的情景我赶紧转身往家跑去了。

  到了家门口正好看到狗蛋儿刚从我家的小卖部走出来,看到我赶紧跑了。我走到小卖部,妈妈正在往货架子上摆东西。

  妈妈现在穿着紧身的白色长裤和紧身的短袖,从后面看妈妈的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真想把鸡巴插进去。妈妈赶紧到有人进来了,问道,「要买点什么东西?」我赶紧回过神来说,「妈妈,是我!」「怎么这么快就割完了吗?」妈妈问。

  「没有,刚才狗蛋儿来干什么啊?」我问道。

  妈妈楞了一下,红着脸说,「哦,他是来买烟的,是来买烟的。」,妈妈重复着,然后问「有什么事吗?」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赶紧说,「没事,我突然想吃一个冰激凌,就回来了。」赶紧拿了冰激凌,没有跟妈妈说就赶紧往地里赶去了。

  在地里又惹得爸爸的一顿好说,不过我都没听进去,我在想狗蛋儿到底跟妈妈说什么了还是做什么了?

  晚上我们吃完饭,爸爸说很累就很早休息了。我和妈妈在店里卖东西,到了9点要关门了。妈妈催着我先去睡吧,我正在那儿看电视呢,就说,「妈妈你先去睡吧,我等一会关门。 」妈妈见我不睡觉,显得很着急又不好意思说我。妈妈的动作我看在眼里,心里怀疑妈妈是不是有什么事,但是也没多想。

  「我先去你姨家有点事,可能很晚才回来,你早点睡啊!」过了一会儿妈妈说。 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看着电视。

  妈妈刚走一会儿,村后的李大叔就来买烟。因为我不吸烟,我也不经常在家,李大叔买的烟我还不知道多少钱。 我说我还不知道,李大叔说,「你赶紧问问你妈吧,我刚才见她往村后面去了,现在还能叫应她。」我说不用了,我爸爸在家呢,然后问了问爸爸烟的价格。爸爸还催着我赶紧睡,我不敢再看了,老爸的命令不听,容易受罪啊。关掉电视机然后去关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李大叔说我妈往村后走了,我姨妈家在村东啊?
  我越想越不对劲,想着妈妈刚刚的表情,想到村后有机井房,想到白天狗蛋儿。我赶紧关上门,朝着村后的机井房走去。

  夏天的夜晚,繁星点点,镶嵌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村庄的夏夜,那么静,只有小虫在低吟,从而更加显得夜色的宁静。 机井房是农业灌溉打的深井,我们这里是村后是土坡,只有把机井打在坡上才能灌溉更多的田地。但是有的地方不一定打出水,比方我们村的机井就打在了半山坡。现在是首个季节机井一般都没有用,只有在播种的时候才会使用的上。

  我一路上在想会不会是我多想了呢,冤枉妈妈了。但是想到妈妈被狗蛋的鸡巴插的欲仙欲死的样子我鸡巴很快支起了一个大帐篷。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看看,要不然我都不能睡好觉。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机井房边,看到机井房里面好像有一丝灯光,我脑子有一下子充血了。我飞快的跑到机井房旁,机井房不知道被谁家调皮的孩子抽掉了一块砖,可能是为了上房顶玩耍吧。反正是公家的东西没人管,正好我可以从那里往里看。

  我小心翼翼的,蹑手蹑脚的走到那块残缺的墙边。往里面一看顿时一阵心跳,里面狗蛋儿正坐在一个用砖头直起来的的木板的简易床上抽烟。那张床是为了灌溉的人浇地的时候用的,里面的灯管原来是蜡烛,所以灯管不是很亮。房顶的灯泡不知道是被哪家调皮的孩子打碎了,一般时间机井房里面都是没电的,只有在灌溉季节,村里面的电工才会把电接通。

  「唔——唔——嗯」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声音。

  我把脚下垫了一个砖才看到了,狗蛋儿的胯下正跪着一个打扮十分性感的少妇在他胯间来回的移动。

  那个穿着天蓝色窄裙肤色丝袜与蓝色高跟鞋的少妇因为背对着我所以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那个女的妈妈的身材很像但是妈妈出门的时候穿的不是这衣服,并且妈妈也没有这样的衣服,所以应该不是妈妈。我不得不佩服狗蛋儿能搞到这么好的女人而我只能靠手解决。 在蜡烛的照耀下我能清楚的看到狗蛋儿的鸡巴有十八厘米长,青筋暴露还那么粗,真的很难想像那么瘦小狗蛋儿的鸡巴竟然这么粗大。这个时候狗蛋儿边抽着烟,边用手从前面伸进少妇的胸前揉捏着。因为只能看到少妇的背,所以不知道少妇的胸有多大。但是看那丰满的屁股,咪咪肯定小不了。

  「骚货!我给你买的衣服怎么样啊?」狗蛋儿坏笑着说。 「就你会作弄人,咱农村人穿这个不让人笑话。」少妇说。 怎么听起来那么像妈妈的声音,这是我才注意到少妇旁边的衣服,是妈妈出来时候穿的衣服,这个原来是妈妈。很难想像一向和蔼可亲,老实的妈妈正穿着蓝色窄裙肤色丝袜与蓝色高跟鞋给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人舔鸡巴。

  「要是小刚现在看到我在搞你该多好,我日他妈,今天竟然敢打我。」,狗蛋儿愤愤的说道,同时手上用力按着妈妈的头做着操屄的动作。

  「呜呜——恩恩——吱吱——」,响起来了这样的声音。

  妈妈突然抬起头??,咳嗽了起来啊,生气的说道,「你要搞死我,那么用力干嘛?」「想起你儿子我就生气,今天敢打我,要不是看你面子,我打死他小兔崽子!」狗蛋儿说道。

  妈妈笑着说,「你不是已经把他妈操了吗,就别生气了。」我都怀疑我自己的耳朵,妈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狗蛋儿呵呵笑道,「说的也是,今天我说要操你,他还不信呢。老骚货!起来爬在木板上,看我怎么操他妈。」「就你花样多,折磨死人了」,妈妈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是还是爬在了木板床上,翘着丰满的肥臀。

  狗蛋儿来到妈妈的后面,抱着妈妈的屁股。在妈妈的面前狗蛋儿显得更加瘦小了,妈妈丰满的身材比的上两个狗蛋儿,个子也比狗蛋儿高半个头。 「骚货,身子放低一点。 老子都操不了你了。」,狗蛋儿可能因为个子太低插不进去而骂道。

  妈妈动了动放平身子,「啪啪……」,狗蛋儿用力的拍打妈妈的大屁股,然后爬在妈妈背上双手往下面抓住妈妈的肥乳,同时鸡巴在妈妈的双腿间耸动。

  「先别急,这个是连体袜,先把袜子脱掉吧,要不然插不进去。」妈妈突然说道。

  「骚货,谁要搞你的骚屄了,我就想隔着丝袜,隔着衣服体验一下感觉。 这么大的人了,一点都不正经!」狗蛋儿半笑半生气的说道。然后狗蛋儿就这样爬在妈妈背上屁股不停的耸动着,同时手也在妈妈的胸前隔着衬衣揉捏着。

  「嗯……啊……你真会玩,都快把我玩死了……哦哦……」妈妈的淫荡的说道。

  「贱逼!今天回去教训教训我儿子,别让他老跟老爸作对,否则老爸就操他妈了,哈哈哈」,狗蛋儿说道。

  「唔——唔——唔——啊……老公,我会回去教训儿子吧,你现在操我吧,恩……恩……哦,我好要啊现在」,妈妈喘着气说道。

  「老骚货,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啊,想要什么说出来让老公听听。」,狗蛋儿得意的说道。

  「明明知道人家要什么,还非要人家说。 」,妈妈害羞的说道。

  「啪啪……说出来……要不然不给你啊……快点!」,狗蛋儿用力的拍打妈妈的肥臀。

  「人家想要狗蛋儿的大鸡吧」,妈妈妩媚的说道。

  「啪啪……啪啪……嗯嗯……」,狗蛋儿更用力隔着短裙拍打妈妈的屁股,「不要叫我狗蛋儿,要叫老公,说要鸡巴干什么,骚屄!」「人家要老公的大鸡巴插我的小骚屄!」,妈妈也动情的说道。

  这个时候,狗蛋儿让妈妈躺在了木板床上。这样我终於可以看清妈妈的脸了,现在红彤彤的,表情是那样的勾魂和淫荡。狗蛋儿三两下就解开妈妈的上衣,衬衣里面的奶子鼓鼓的,狗蛋儿隔着衬衣揉了几下就解开了妈妈的衬衣。

  丰满的奶子一下子就弹出来了,在灯光的照耀下是那样的白,狗蛋儿一下子就抓住妈妈的乳房揉捏起来了。狗蛋儿的手也很小并且很黑,可能是经常干活的原因显得有些硬。

  「嗯嗯……啊啊……」,妈妈双眼微闭,香唇轻启发出撩人的呻吟。

  於此同时狗儿已经摸到了妈妈的小穴,用手撕了一下,丝袜就破了个洞。估计狗蛋儿也受不了了,直接抄起青筋暴起的大阴茎就插了进去。

  「啊……」,妈妈发出了一声长叹。 「啊……啊……哦」狗蛋儿狠狠的一下一下操着妈妈,每一次好像都要把阴茎全部塞进去一样,没撞击一次,顺带着就响起妈妈的叫声,「嗯……哦……老公搞死我了,对就是那里!用力……好爽啊,我的大鸡吧老公。嗯……」妈妈忘我的叫着。

  「我搞死你,你这个骚货!」,狗蛋儿更用力的抽插着,「??啪啪……哦……嗯……啊……」,此起彼伏的叫声弥漫在这个只有十几平米的简陋小屋里。 而此时的我正躲在墙洞的外面,掏出自己早已坚硬的鸡巴套弄起来。为什么呢,我在外面打手枪,而那个又瘦又小的狗蛋儿正抱着我妈的玉腿正一下一下将自己的鸡巴插进妈妈的肥穴中,同时揉着妈妈那丰满的乳房,看着乳房在手下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过来!骚话,我要从后面操你!」,狗蛋儿说着把妈妈拉了起来。

  妈妈顺势打算趴在木板床上,狗蛋儿把妈妈拉了起来说,「爬在那边的墙上,我喜欢那样操你!」「好,都听老公的行吧!」,妈妈娇媚的说道。

  原来是要爬到我这边的墙上,我赶紧往旁边躲了一下,生怕被发现。 当我打算再往里看的时候,「啊……」,又是妈妈的长叹,声音很大,好像在我耳边叫的一样。

  砖口的光线已经被挡住了,可见他们现在正对着砖口呢,幸好我没有往里看。

  我把耳朵贴近砖口旁边,「嗯……啊……」,声音比刚才大多了,并且连妈妈的喘息声我能听的到,妈妈的嘴一定是在砖口这一块。 「啪啪……啪啪」,撞击的声音不同的传来,同时「嗯嗯……啊……啊哦……狗蛋儿搞我啊,我快痒死了……哦……」,妈妈的浪叫声也不听的传来。

  一边听着妈妈的浪叫,一边听着蛐蛐的鸣叫,是这么冲突,但是又是这么刺激。

  「啊……骚货!我要射了……啪啪」,撞击声越来越大了。

  「射在里面吧,我也快来了……嗯……给我吧!老公……」,妈妈也嘶喊到。

  「嗯,我操死你,操死你,我操你妈,小刚!我要死你妈小刚!」,狗蛋儿喊道。

  突然叫声戛然而止,剩下的只是两个人粗粗的喘气声。

  「来,骚货!给我舔舔鸡巴!」,狗蛋儿喘着气说。 然后就是「滋滋滋……」的声音。

  我知道我该走了,我小心翼翼的退出了这个地方。妈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被狗蛋儿勾搭上呢?我心里很是迷惑。

  这些天是收麦子的季节,虽然很忙,但是妈妈依旧待在商店里面卖东西,因为现在这个季节村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在家,商店也可以多卖东西,所以就没舍得关门。 我这几天也累得够呛,天天都是我和爸爸去地里面割麦,然后把麦子装在驴车上拉回去。虽然没有见到妈妈和狗蛋儿在一起,但是我肯定他们肯定在我和爸爸去地里干活的时候在一起。

  因为我发现自打爸爸回来后,妈妈的气色好多了,性格也开朗了许多并且也更爱打扮了。爸爸还以为是自己的功劳呢,只有我知道是因为狗蛋儿的原因。虽然我很想看他们在一起做爱的事情,但是这些天一直都没有机会并且我也得考虑我也要出去打工了。

  麦子已经割完了,这天我和爸爸在地里种玉米。

  爸爸问我:「刚!你真的不打算上学吗?我前几天虽然说是让你和我一起出去打工,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去上学,咱不像那些有钱人啊,只有上学才是你走出这个山沟沟的唯一希望。我也不逼你,你再想想吧?」其实我也知道爸爸说的是对的,但是我真是学不下去了,现在看见书都疼。

  尤其是见到妈妈和狗蛋儿那事后,我更觉得上学是一种受罪。所以我坚决的说:「爸爸!你别说了。我已经想了很长时间了,我不想上了,即使强迫我上学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爸爸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接着锄坑,然后我丢玉米种子。

  看到爸爸头上的白发丝我都想哭了,赶紧跟爸爸说:「我来锄吧,你丢玉米种。 」爸爸苦笑着说:「在家里还是我来吧,以后出去了就没人照顾了,这两天地里面就收拾完了,我带着你去张叔家跟他说说你跟着去打工的事。」。然后我没有说话,只是随着丢玉米种。 今天农活终於结束了,我也轻松了下来。

  晚上我们很早就吃完饭,从家里带了几瓶好酒还有前几天从县城买的水果,我和爸爸去张叔家说我跟着去打工的事。那个时候干建筑队不像现在到处都是,你想跟谁就跟谁,工资低了还不一定去。那时能出去赚钱都是很有能耐的,不是想跟着人家干活,人家就会让你去的。

  妈妈送我和爸爸走出大门,然后摸着我的脑袋说:「刚啊!见了张叔懂事一点,学那嘴甜一点,勤快一点啊,这么小就出去干活难为你了。」今天闻着妈妈身上好像更香了,加上妈妈今天穿的白色低胸T袖,衣服被那雪白的奶子挤的都快裂开了,那深深的白色乳沟显得那么诱人,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休闲的裤子,把丰满的臀部显得更翘了还穿上了前几天到县城买的高跟鞋。

  整个人显得是那样年轻,那样诱人。

  听见妈妈的话,我楞了一下,赶紧回到道:「我都这么大了,还小啊。跟你比比个子」,说着我站的和妈妈并排,「我都和你一般高了,还说我小,要不是你穿高跟鞋,我比你还要高yi点呢。」「呵呵,刚啊,现在是个大孩子了。」,妈妈笑道。

  说实话妈妈的身高在村里比一般的女人都要高,是人们常说的名副其实的高头大洋马,但是想到这样的高头大洋马被狗蛋儿那个又瘦又小的混子骑在身下,我的jj忍不住支起了个帐篷。

  「不说了,我们去了,现在不早了,别一会儿,人家都关门睡下了」,爸爸不耐烦的说。 我和爸爸就赶紧走了,刚走100米,妈妈喊着说:「刚!注意礼貌一点啊!」我不耐烦的喊了一句:「我知道了。」妈妈还是那样的关心我,跟我在机井房看到的妈妈有点像两个人。不管怎么说,妈妈是爱我的,不管妈妈做错什么我都不应该怪妈妈,我心里这样默默的想,一下子这几天压抑的心情好了不少。

  张叔家住在张庄跟我们村隔两个村,因为我们要走路过去,所以我们很早就吃了晚饭,现在其实只有3点多。我和爸爸一路上默默的走着,显得很尴尬。这是一辆拖拉机开了过来,我和爸爸都抬头去看,因为我们村很偏僻很少有车,所以本能的吧。

  「老李!这是去哪儿啊?」爸爸一个原来认识的说。 「我和我儿子打算去你大哥家一圈。」「哎,正好,我今天来给我媳妇家种玉米,现在要回去,坐上来吧」「谢谢啊,小张!」,说着我和爸爸做上去了。

  原来这个是张叔的弟弟,今天是来给媳妇家种玉米的,他媳妇是俺们村的。

  「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爸爸看到车上的播种机问道。

  小张笑着说:「这个是专门种玉米的播种机,是今年刚流行的,要不是这个东西,今天还不会这么快就种完呢。」以前种麦子的话是使用播种机的,但是玉米一般都是挖个坑,玉米种丢进去再盖上,像这样的播种机确实没见过,不得不高看小张。

  坐车很快就到了张庄,小张家和张叔家住隔壁,到了张叔家,小张把我们放下,就开车进家了。看看表现在还不到4点,现在去张叔家,天有点亮不太好,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别处转一会儿再去,因为白天送礼不好看。

  这个时候张叔家的门开了,「哎!明天就要去干活了,你不陪老婆在这儿怎么在这儿?」,张叔问道。

  爸爸笑着说:「张老板啊,今天找你有点事,所以…嘿嘿…」「哦,我说呢,刚才听见俺弟的车声,你趁车来的吧?,赶紧进来吧。」「赶紧叫叔叔!」,爸爸对我说。 我赶紧叫到「张叔,我是李小刚,我是来想跟你去干活的。」「呵呵,进来再说,进来再说。 」,张叔很热情的说。 我和爸爸随着张叔一起进到家里,老板就是老板家里也是镶着瓷砖,地板砖。这个现在在农村可能很平常,可那个时候可以很少见的,尤其是我们这个穷乡僻壤。

  「老婆,去买点肉,好好炒几个菜,我要和老李好好喝几杯!」,张叔叔很高兴的喊道。

  这个时候,「哎,我这就去」,说着一个女的进来了,这个女的很白,胸部也很大,脸蛋儿张的也好看,只不过就是脸上已经多了几道皱纹。 「哎,老李这个是谁啊?」,这个女人问道。

  「赶紧叫婶儿?」,爸爸说。 「婶儿,我叫李小刚,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当婶儿的人,这么年轻」,我赶紧说道。

  「呵呵,这孩子真会说话,我这就去啊」,说着这个婶子出去了。

  「哎,小刚不是在上高中吗,怎么想起来去打工呢?」,婶子刚走,张叔就问了起来。

  爸爸要回答,我抢着道:「我不想上学了,我爸爸都大了,家里条件也不好,与其上大学还不如早点出来打工,到时候和张叔一样当个老板多好,也给家里减轻了负担。」「呵呵,这孩子很有志气啊,老李你有个好孩子啊!」,张叔叔感叹道:

  「这样,就让小刚来工地给我记账吧,前一段时间请的会计要工资高不说,我后来算算工钱好像也不太对,小刚是咱们自己人,看谁说咱没文化,谁敢欺骗咱!」「赶紧谢谢你张叔!」,爸爸说道。

  「谢谢张叔,我一定尽心尽力为你管账,绝对一个子儿都不会差」,我赶紧表忠心。

  「呵呵,行,我看好你,这样,小刚你今天也别走了,在儿我们喝个痛快」,张叔只管跟我说话了把爸爸放在一边了。

  「我不会喝,你和我爸爸哥俩儿一起喝吧,我得回去收拾一下行李顺便复习一下知识。 」,我推辞道。

  听到我要回去学习,张叔还是很支持的说:「行,你先回去复习吧,明天把你爸爸的行李一起带来,我们一道儿走,我今天和你爸哥儿俩就一醉方休了,哈哈哈」,张叔显得很高兴。 爸爸刚要说什么,张叔赶忙说道:「咱哥俩儿好久没一起喝过了,你就别推辞了」爸爸也不好拒绝,只好说:「那我送送小刚」到了门口,爸爸纳闷的说:「从来没见过张叔这么客气,你以后要好好跟着你张叔干啊!」,然后交代了一下要收拾的东西,就听到张叔的叫应,就赶紧进去了。

  呵呵,什么客气,这个用到了我了。我可知道那不会算账,被人骗是啥滋味,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吐不出。看来今天的运气还不错啊,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我哼着小曲高兴的往家走去。

  天刚黑,我就到了村口,想着回去跟妈妈得吹嘘一下,看来那句话还是很对啊,「没有学问真可怕!」,我心里笑呵呵的。很远我就看到我家了,怎么没有灯光啊,这个时候商店不应该关门啊,难道很晚了,妈妈睡了?

  到了家门口一看,商店们确实是关着的,拍了几下门,没人回答,难道妈妈又和狗蛋儿在一起,想到妈妈被狗蛋儿操弄,我忍不住又硬了起来。

  这个时候路过的大爷说:「我刚才来买烟,你妈说要去你大姨家,你去那儿找你妈吧」。看来是错怪妈妈了,我心里不由得鄙视自己。

  不知不觉我又走了大姨家门口,一看大姨家一片黑,大门也已经锁上了。

  我叫了一声,大姨说:「谁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估计是姨夫明天也要去干活了,两个人正在嘿咻呢。

  我笑着走了回来,但是想到妈妈,妈妈会在哪儿呢。

  机井房,我赶紧跑去,还好是学校篮球队的,我很快就跑到了机井房那里,但是那里一片黑,什么也没有。我感觉十分纳闷,然后往家走看看现在在不在家。

  当到村后的时候,我想到,会不会在狗蛋儿家呢?狗蛋儿家也在村后,离村离其他的房子都远很多,因为那个地势比较低洼,以前村里房子都在那儿,后来人都有钱了,都搬出去了,只剩下狗蛋儿家了。

  我赶紧往狗蛋儿家走,通往狗蛋儿家的路是一条只能走一个人的野路,因为经常没人往这里来,路两边都长忙了灌木和野草。这条路走起来还比较害怕啊,我走的很快,三两分钟就到了狗蛋儿家门口。

  刚到门口看到有个人做在地上,吓我一跳,上前一看原来是狗蛋儿他娘。狗蛋儿他娘是哑巴并且脑子还有点不清楚,就是我们说的流浪人员。 那年到我们村的时候,被没有结婚的狗蛋儿他爹领回家,从此这个女的就很少出门,并且比更神经病了。

  他看见我就用手比划着想跟我说什么东西,但是我也不懂,就没理他继续往他家走。因为我和狗蛋儿是同学,小时候也经常来他家玩,所以我径直走到了狗蛋儿的房间。 已经好多年过去了,从初中到现在我都没再来过这里了,但是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房子是毛坯房,路还是土路,坑洼不平的。旁边的土质围墙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坍塌了,现在只是在坍塌的很厉害的地方摆上几个大石头,其实摆和不摆一样,即使摆了石头都还没有我肩膀高。

  狗蛋儿的屋子里面灯光是亮着的,我顺着围墙悄悄来到窗户下面。以前的房子都是木制窗户窗户上糊上纸,狗蛋儿窗户上的纸被风雨吹透了好几个洞,可能是因为夏天所以也没有换新窗纸。我悄悄抬起身子往里看,顿时一阵心跳,妈妈果然在里面。

  狗蛋儿正躺在床上靠着毛坯墙,床周边的墙上都贴满了旧报纸,而床的旁边放着一张老旧的木质桌子。因为屋子里面的地面也是土地不平整,老旧的木制床和桌子都还是用硬皮纸箱子的纸直起来了。此刻,狗蛋儿正拿着桌子上的啤酒喝着,而妈妈呢,坐在床沿上弯着腰,伏在狗蛋儿的胯下耸动着。

  「骚货!几天不见,嘴越来越灵活了,吹的老子错点射出来!」,狗蛋儿放下啤酒瓶又拿起桌子上的凤爪咬了起来。

  因为妈妈背对着我和狗蛋儿,所以我还以为妈妈在干吗,原来在给狗蛋儿口交。此时桌上的啤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看来他们已经在一起时间不短了。

  「听你说你爸爸不在家,所以我天刚黑,我就赶紧拿点东西来给你吃,你还老那样说我」,妈妈没有回头说完后继续在狗蛋儿胯下耸动着头部。

  「呵呵,你送来的东西就是好吃啊,尤其还是不要钱的东西。」,狗蛋儿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把啤酒瓶放在桌子上,然后说:「来,骚货!来让老公摸摸你的奶子」妈妈扭头白了狗蛋儿一眼,然后坐在了狗蛋儿旁边,靠在了狗蛋儿正张开的胳膊上。妈妈刚做下,狗蛋儿就隔着短袖抓住妈妈的奶子揉捏着。「啊!」,对狗蛋儿的突然袭击,妈妈肯定没做好准备,「你就不会轻点,看你猴急的!」,妈妈撒娇似的说。 「不用力,你不爽啊,是谁天天让老公用力的!呵呵」,狗蛋儿笑着说,然后把手从领子口伸进去,抓住妈妈的奶子揉动。

  「哼!都怨你」,妈妈轻轻的在狗蛋儿身上打了一下,然后靠在狗蛋儿身上靠的更紧了。

  狗蛋儿笑了笑,然后手继续在妈妈衣服里面揉动,衣服因为多了只手显得更紧了,只能看到胸部外面有几个明显的手指印在不听的揉动,偶尔手会挺停下来,用指头在拨弄着奶头,这个时候,妈妈就会轻轻的呻吟。

  「来,转过来让老公香一个!」,听到狗蛋儿这样说,妈妈转过头和狗蛋儿面对面吻起来了。狗蛋儿一直手仍在妈妈的衣服里面,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妈妈的头发往自己脸上推,而妈妈此刻也的手也放在狗蛋儿的粗长的黑鸡巴上套弄着。

  「嗯…嗯…」妈妈发出了动人的呻吟声。

  「来,骚货爬在床上我要从后面操你!」,经过长吻后,狗蛋儿喘气说道。

  妈妈站起来准备脱裤子,「你妈不会突然回来吧?」,妈妈突然问道。

  「不会的,我让她在门口呆着,他就不敢进来,即使进来我也要操你!」,狗蛋儿已经性急了。

  「看你急的!」,妈妈笑着赶紧脱掉了裤子,然后双手撑在了床沿上,翘起屁股等待狗蛋儿的插入。

  「啪!身子低一点!」,狗蛋儿用力的打在妈妈雪白丰满的屁股上说到。

  妈妈笑了一下,赶紧放低了身子。

  狗蛋儿听到妈妈笑声,对准骚穴十分用力的一插到底,然后就是「啪啪…啪啪…」,一下比一下更用力。

  「笑什么!是不是笑我个子低!」,狗蛋儿一边用力操弄着,大声的问道。

  「啊…哦…没有,啊…嗯嗯…我…怎么…怎么会笑我的老公!啊…老公操死我了!嗯…」,妈妈呻吟着讨好狗蛋儿。

  「你就是个骚屄!我操死你!你个贱逼!」,狗蛋还不解气,用力操弄着,辱骂着妈妈。「嗯…啊…啊…」,随着狗蛋儿没有暂停的激烈抽插,妈妈大声的呻吟着。

  站在窗口的我忍不住掏出了鸡巴套弄着,假如以前听到狗蛋儿这样骂妈妈,我一定会打死他。但是现在看着狗蛋儿当着妈妈的面辱骂妈妈,尤其是妈妈还讨好狗蛋儿,我有一种说不出快感,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

  不久前妈妈还关心我出去干活的事情,让我感觉到家庭的温暖和母爱的伟大,不久前我看见深深雪白的乳沟和肥臀心情久久不能平息,让我感到女性的魅力。

  而此刻妈妈的肥乳被我眼前这个黝黑的瘦小子抓在手里揉捏撑不同的形状,丰满的肥臀则被我这个小学同学从后面插入,剧烈的抽插着,真是感叹世事无常啊!

  我刚清醒过来,往窗户里面望去,狗蛋儿已经停止了剧烈的抽插,趴在妈妈的背上,而妈妈也喘着粗气,身体颤抖着。狗蛋儿的鸡巴还插在妈妈的屄里,趴在妈妈的背上,手伸在前面隔着短袖揉着妈妈的乳房。从这儿看,就像个小孩子爬着妈妈身上一下,因为狗蛋儿和妈妈的身高,胖瘦相差有点悬殊了。

  「骚货这么快就高潮了,这么大的人了,这么禁不住操,来给我吹吹鸡巴!」,可能是因为妈妈笑他的原因,狗蛋儿轻佻的说,并拉着妈妈的胳膊转过来,狗蛋儿的鸡巴掉了出来,上面湿淋淋的,那应该都是妈妈的淫液。

  妈妈转过身,蹲在地上娇羞的说:「那还不是因为老公的鸡巴太大了,操的太用力了」狗蛋儿这才消了气,双手抓住妈妈的头就往鸡巴上按。

  妈妈刚说完话,就被狗蛋儿把鸡巴插进嘴里了。「滋滋滋…滋滋滋」,妈妈用嘴巴在狗蛋儿的鸡巴上套弄着,时不时还停下来把狗蛋儿的蛋皮撸上来舔几下。

  狗蛋儿被妈妈舔弄的舒服的叫了起来,然后抓着妈妈的头部更用力,更快的操弄着,同时屁股也耸动着像操屄一样操弄着妈妈的嘴。

  「嗯…嗯…」,妈妈鼻子发出这样的声音,并且嘴上的唾液也随着狗蛋儿的操弄滴在了妈妈的短袖上。狗蛋儿速度越来越快,一声长叹后,停止了操弄。

  狗蛋儿慢慢的将鸡巴从妈妈的嘴里抽了出来,上面亮闪闪的还呆着几丝液体。 「骚屄!吃掉,不准吐出来!」,狗蛋儿说道。

  妈妈把精液吞了下去,但是因为狗蛋儿射的太多还有一些流到了短袖上。

  「骚货来床上」,狗蛋儿躺在床上靠着墙说。 妈妈慢慢吞吞来到床边坐了下来。

  狗蛋儿明显感觉到妈妈生气,想了一下,从背后抱住妈妈说:「俺家丽丽今天打扮的真漂亮啊!来把短袖脱掉,操了一晚上,还没看到妹妹的奶子呢」,说着脱掉了妈妈的短袖,里面的胸罩早被狗蛋儿推到了奶子的上面,所以很快就被拖的光光的。

  「咿呀!丽丽的奶子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挺了!」,狗蛋儿很夸张的说道。

  「又不是没见过,干吗这么大惊小怪的」,妈妈板着脸说道。

  狗蛋儿一看妈妈说话,「是不是老公的功劳啊!你看老公天天揉,才成今天这种规模的啊!是不是得补偿补偿老公啊?」,狗蛋儿揉着妈妈的奶子,趴在妈妈耳朵边轻声说道。

  「呵呵。谁让你这么糟践人家,人家就不给你补偿」,妈妈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赶紧板着脸说道。

  「那还不是想让你更舒服,老公也是一片好心,你就原谅老公吧」,狗蛋儿往妈妈耳朵吹着热气,轻声说道:「适当的粗暴才会给你更多的刺激,你看刚才你不是那么快就高潮了,另外,精液当中都是蛋白质,吃了会增白美容的…」狗蛋不停在妈妈耳朵边解释着。

  「好…好…好!我不生你气了,我以后都听你的,行不行啊,老公?」,妈妈娇笑着说道。

  看到妈妈不生气了,狗蛋儿高兴的说道:「来!骚货,靠在老公的胳膊上」妈妈听到后白了狗蛋儿一眼,笑着躺在了床上,靠在了狗蛋儿的肩膀上。

  在窗口看的我不得不佩服狗蛋儿,几句话就把妈妈说的不生气了,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子把三四十岁的熟女就这样轻松的哄住了。

  「哎呀!明天就要去出去干活了,真不爽,真想把你栓在裤腰带上,想你的时候就操几下」,狗蛋儿一手搂着妈妈,一手揉着妈妈的肥乳叹气道。

  「你把我当什么了!」,趴在狗蛋儿怀里的妈妈,轻轻的拍了一下狗蛋儿。

  两个人都不说话,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哎!我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即使在我走以后,你也不会孤单了」,狗蛋儿突然说道。

  「吓我一跳,是什么啊?」,妈妈急切的问道。

  「想不想听?想听的话,要叫老公哦」,狗蛋儿卖关子的说道。

  妈妈无奈的娇滴滴的说:「老公啊!告诉人家嘛?」听着妈妈的撒娇躲在窗户外边的我骨头的酥了,而狗蛋儿只是笑,看来妈妈对他说这样的话已经很多了,他都免疫了,真羡慕这小子。

  狗蛋儿趴在妈妈耳朵边轻声的说着。

  「这怎么行!」,妈妈果断的回绝着。

  「怎么不行,我爸年纪大了不用出去干活,天天在家,你什么时候想挨操的时候,就来我家找我爸。前几天我看到我爸的鸡巴也很大的,我爸爸人也老实不会出去说并且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在我家做爱,不用避着谁,岂不是很好?」,狗蛋儿在诱导着妈妈。

  原本立场坚定的妈妈,听了狗蛋儿的话,陷入了思考。

  看到妈妈在思考,狗蛋儿笑着把头靠在墙上。

  「这个不行,我再考虑一下吧」,想了一会儿的妈妈说道。

  看到妈妈的思想有动摇,狗蛋儿高兴的说道:「嗯,这个也没人强迫你,其实我还不想把你让给别人呢,主要是怕你一个人在家寂寞」。

  妈妈感激的点点头说道:「谢谢你啊!老公」「小骚货,你要怎么谢老公呢?来,让老公再操一下你的骚屄」,狗蛋儿说着一只手已经慢慢摸到了妈妈的骚穴。

  听到狗蛋儿这样说,妈妈赶紧拿起桌子上的闹钟看了一下,「哎呀,已经八点了,我老公回来看到我没在家就完了」,妈妈急切的说道,就赶紧穿衣服。

  看到妈妈急切的样子,狗蛋儿知道今天没办法在搞了,就说到:「哎,别穿胸罩和内裤了,让我拿走吧,什么时候想你的时候就看看」妈妈白了狗蛋儿一眼,还是没有穿胸罩和内裤,赶紧往门外走。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从前门走,如果再碰到狗蛋儿他妈那个神经病又要唠叨半天了,所以我赶紧从围墙那儿跳了出去。躲在围墙外的我不敢先走因为怕碰到妈妈。

  「丽丽!」,这个时候听见狗蛋儿叫了妈妈一声,然后跑了出去。

  妈妈已经不让他搞了,他叫妈妈又有什么事?我带着怀疑也往村子方向走。

  因为害怕再遇见妈妈,我只有从杂草中往通往村里的大路上走。快到大路上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人在狗蛋儿家的小路上说着什么,我想应该是狗蛋儿追上妈妈了。

  我赶紧往他们旁边走,但是杂草发出的声音,让我无法往前走,怕被他们发现。 无奈之下,我只好找了个大灌木旁边,那里杂草长的十分茂盛,即使有人在旁边也不会发现我。

  但是现在只能看到妈妈和狗蛋儿,但是听不到他们在嘀咕着说什么。 只见狗蛋儿抓着妈妈的手往自己的鸡巴上放,还不知道在说什么,妈妈看了看周围,拉着狗蛋儿往我这里走来。

  「哎!真拿那你没办法,不过得抓紧时间,那里有地方隐蔽些」,渐渐听到了妈妈熟悉的声音。

  「即使在大路上搞也没事,现在这么晚谁还往这里来啊。」,狗蛋儿虽然这样说,但是已经被妈妈拉到了灌木旁边。这颗灌木在小路旁边,这个地方也正好拐了一个弯,站在我旁边的小路上正好可以挡住大路的视线。

  我日,妈妈也看上了这个隐蔽的风水宝地,这可害苦了我,我只有不断的所在灌木下面的杂草中,还好杂草比较茂盛,站在我旁边的妈妈和狗蛋儿没有发现我。

  到了灌木旁,狗蛋儿赶紧帮妈妈脱裤子,很长时间都没有脱掉。

  「呵呵…我来吧,笨死你了,你管好自己吧。」,妈妈笑着说道。

  听到妈妈的话,狗蛋儿瞬间就把大裤头退到了脚跟,露出了坚挺的大鸡吧,而此时妈妈也把裤子脱掉了,裤子挂在另一条腿上的脚跟上,同时叉开了双腿,翘起来大屁股等着狗蛋儿的插入。

  狗蛋儿看到好不犹豫的搂着妈妈的腰就一下子全根插入了。

  「啊…」,妈妈头往后仰着,长叹了一声。

  「啪!我靠!这么湿,我还以为会不好插入呢。」,狗蛋儿刚操进去拍打了着妈妈的屁股说道。

  妈妈没有说话,只是往后迎接着狗蛋儿的撞击。

  「啪啪…嗯…哦…」,妈妈的呻吟声和屁股的撞击声是这么的动听。

  妈妈此刻和我的距离不过一米,现在感觉就像是电影一样,可惜的是这个电影是黑白电影。

  「骚货!双手背过来」,狗蛋儿命令道。

  妈妈双手往后,狗蛋儿一手揽住妈妈的两只胳膊,屁股在下面不听的做着剧烈的活塞运动,另一只手则把妈妈的短袖推到乳房上面,揉弄起来。妈妈此刻胸部前倾,随着狗蛋儿的撞击,不停的晃动,躲在杂草中的我抬头就可以看到妈妈的奶子,更可以听见奶子因为晃动与身体轻微的拍打声。

  「啊…哦…嗯…」妈妈的呻吟声虽然比在屋子里压抑了很多,但是我还是清晰的听到。

  「骚货,屄里为什么那么湿,是不是想到要被我爸操了呀?」,狗蛋儿边操边问。

  「嗯…哦…是啊…想到…要被你爸…哦…操…嗯…我就…啊。快死了,啊…我就受不了了…哦…」,不知道是想让狗蛋儿早点射还是什么,妈妈这样喊道,很明显妈妈这次声音比刚才大了不少。

  「啪啪…真是个骚货!真是欠操」,狗蛋儿又用力在妈妈的屁股上拍打着笑道。

  因为没有什么可以依靠,妈妈几次差点跌倒,只好用手拉着灌木的几根比较粗的树干,随着妈妈身体的晃动,我身边的杂草也在我身上晃来晃去的,从杂草的缝隙间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妈妈的美腿和丰满的屁股在迎接着狗蛋儿的撞击,这个时候穿在脚上的高跟鞋显得是那样性感。

  「我要射了,我射死你!」,狗蛋儿喊道,估计是到了最后关头。 「啊…嗯…不要射进去」,妈妈着急喊道。

  狗蛋儿听到赶紧把妈妈拉过来,把妈妈身子往下按。妈妈好像明白狗蛋儿的意思,用嘴含住狗蛋儿的鸡巴,「滋滋滋…」,用嘴快速套弄起来。而狗蛋儿抱着妈妈的头,并且屁股用力的操弄着。操弄了十几下之后,狗蛋儿和妈妈都停止了动作,剩下的只是妈妈和狗蛋儿的厚重的喘息声。这下妈妈没等狗蛋儿说,把精液都吞进了肚子。

  「骚货,学聪明了啊!」,狗蛋儿问到,「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射进去啊?」妈妈一边穿裤子,一边说:「你们明天就要去干活了,我怕今天晚上回去刚他爸跟我做的时候发现」「小刚他爸不是鸡巴伤了吗?」,狗蛋儿好奇的问道。

  「即使不行,也要摸摸,试试,每次都不行,我也挺烦的,但是那是孩子他爸,我能不让他做吗,不说了我先走了啊。」,妈妈穿上裤子后说道,然后急忙往家走。

  看着妈妈的背影狗蛋儿也提起了自己的大裤头,轻声说道:「真是个骚货!」,然后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回家了。

  等他们都走远了,我才从草丛中爬出来。我十分纳闷,狗蛋儿怎么知道爸爸鸡巴受伤呢,连我这个亲儿子也是看到爸爸和妈妈做爱,才知道爸爸性能力不行。

  狗蛋儿和妈妈之间还有多少秘密,这个我一定要搞清楚。

  当我走到家的时候,商店们已经开了,我走进商店看到妈妈正在摆东西,妈妈已经换了一件衣服并且也哼着小曲。妈妈很少有这么高兴的时候,看来性的作用还是不小的。

  妈妈扭头看到我笑着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情况怎么样?你爸在哪儿?」我跟妈妈说已经定下来跟着去干活了,并且爸爸不回来了,本来要说我当会计的事情,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兴趣了,只是提醒妈妈收拾行李就回到屋里睡觉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