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无力抗拒的母亲】【完】

苏雪觉得自己非常羞恼和尴尬,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陷入这样的窘境。

  苏雪神智很清醒,所处的环境也是自己所熟悉的卧室,但是她只觉得自己全身就像是一根在开水中煮了三个钟头的面条一样,软的入手就化。偏偏身上的感觉却无比敏锐。她感受着柔顺的丝绸睡衣与肌肤互相摩擦,轻软的天鹅绒空调被在身上上的轻轻的滑过,空调吹出的凉风静静在她的手臂上吹过……苏雪轻轻的咬紧牙关,任由一只不大的小手掌伸入到自己的胸前,苏雪甚至能感觉到那只手轻轻的颤抖着抚过自己的乳房,轻轻的拎着尖尖的乳头,细细的搓揉着。

  苏雪完全失去了主意,她只能假装自己还在香甜的睡梦中,任由自己儿子玩弄着自己的乳房。

  她心中悄悄的安慰着自己: 他不过是个发育期的小孩,对成熟女性好奇而已,没事的…… 小手如同带着魔力,苏雪尴尬的发现,自己的乳头不知什么时间,已经静静的硬立起来。

  借着微弱的夜灯和窗外明亮的月光,子楚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就像刚刚跑过马拉松,他握紧手中那团滑腻柔软的软肉,用掌心感受着上面那颗小小的硬粒。

  苏雪紧闭着双眼,她感觉到儿子子楚轻轻的解开了自己睡衣的带子,软滑的丝绸睡衣一失去束缚,就轻易的从她的肩头滑了下来,苏雪知道自己的整个上半身就完全的赤裸在儿子的面前,那一对曾经哺育过他的乳房就象一对小白兔一样轻轻的跃动在儿子眼前。

  苏雪听到儿子喉间发出无法抑制的轻微的 咯咯 声,羞恼中却有着一丝自豪,自己虽然年已三十四,但仍拥着完美的身材,那一对丰乳挺翘丰满,就算是一个小男孩,也被它们迷的无法自主。

  子楚呆呆的看着眼自己梦寐以求的场面,妈妈在银色的月光下恬静的睡着,白嫩的肌肤就象象牙一样细致,润泽。一对硕大,挺翘的乳房还在轻轻的颤动,两颗红红的乳头就像两只兔子眼一样对着自己一眨一眨的。

  苏雪听见儿子轻轻的,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自己的左乳头就被他含进了嘴里,然后,右乳房也落入他的魔手中。苏雪恍惚中好象回到当年自己给儿子哺乳的时间。儿子一边贪婪的吮吸着一只乳房,另一只小胖手还牢牢的握住另一只乳房。一阵柔软的母性就象潮水一样涌到苏雪的心间。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甜蜜笑容,忍不住轻轻的翻了一个身,好方便儿子更好的吮吸把玩自己的乳房。

  子楚被妈妈的翻身吓的全身麻木,他僵在那里,手还在无意识的把玩着妈妈的乳房。直到看到妈妈只是翻了一个身,还继续睡着后,他才回过神了,看着仰睡的妈妈,心中大喜,这下两只乳房全无遮挡在自己手心中了。

  苏雪沉浸在温柔的母爱中,她微睁一丝眼,看着儿子细软的黑发紧紧的贴在额头,他神情迷醉,爱不释手的轮流吮吸着两只乳房。乳头上伸来的丝丝麻酥酥的感觉在苏雪的心间不停的聚集着,聚集着。

  当苏雪感觉到儿子的一只手带着惊人的魔力和热度悄悄的从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慢慢的下滑时,她极其羞耻的发现,自己的下体竟然已经微微的湿润了。

  只是稍微一犹豫,苏雪就感觉到睡衣已经完全的被儿子拉开了,自己身上只剩下下体的一件紧身白色蕾丝三角内裤了。

   他应该适可而止了,这已经越过了危险线了,我得赶紧阻止他! 理智这样告诉苏雪。

  但一种已经久违到陌生的萌动早已经在苏雪的心底深处静悄悄的发芽,生长着,它使苏雪不愿意阻止儿子的下一步举动: 小男孩子青春发育期对成熟女性身体的好奇而已,这没什么,让他看看摸摸又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当儿子费力的想要脱下苏雪那条紧身的内裤时,苏雪甚至微微的抬起臀部,让儿子顺利的将自己身上最后一件遮羞物扒了下来。

  子楚迷醉的盯着母亲的下体,纤细的腰肢下,成熟女性骤然膨胀的臀部曲线完美的在白嫩的大腿上收束起来,圆润的大腿和光洁的小腹交接处,苏雪的性器高高的贲起,一条美妙的细沟深深的凹了进去。在她的女性最隐私处,唯有一层稀疏,细软的阴毛在坚守着最后的防线。

   这样行了吧,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快停止 苏雪的理智挣扎着发出警告。

   都到这样子了,不如让他一次看个够,摸个够 苏雪一边软弱的给自己找着借口。一边顺从的让儿子分开了自己的大腿。

   再继续下去,就是母子乱伦了…… 苏雪感觉着下体一片湿暖,一条滑滑的舌头在自己蜜穴上又舔又吸的,苏雪一边微微仰起头,睁开眼睛看着儿子俯下头在自己胯下轻轻的吻着自己的性器,一边提醒自己。

  子楚兴奋的伸出舌头,在妈妈光洁的下体又吻又舔,早已经忘记了轻手轻脚以免把妈妈惊醒的后果。他甚至把灯打开,好更好的观赏把玩妈妈的身子。

  他伸出舌头,沿着那条销魂的细沟向深处舔去。他无师自通的用舌头分开如同花瓣般的阴唇,把深藏在花房中的阴蒂轻轻的啮在两齿中,用舌尖轻轻的触动它。因为,他发现每次轻轻的一触它,妈妈就会轻轻的一抖,然后,一股津液就会从这颗肉珠下面的腔道里涌入到他口中。诱使他不时的轻触着齿间那颗小小的肉珠。然后将舌头深深的探入到肉珠下面的腔道里,贪婪的吸取更多的津液。

  苏雪曲起两腿分开,就象是在做妇科检查一样摆出最方便儿子把玩自己下体的姿势,每次儿子粗糙的舌头交替着在她敏感的阴蒂上舔过后再深深的插入到阴道时,她都忍不住轻轻的痉挛着下体,然后热流就不受控制的涌出。

   不行了……子楚……乖。不要……不 苏雪全身瘫软,双手软软的推在儿子在自己胯下动来动的脑袋上,终于忍不住开口想要阻止儿子继续下去。

  兴奋到极点的子楚完全无视了母亲虚弱的抵抗,他门牙中夹着妈妈的圆圆,小小的阴蒂,轻轻一啮,苏雪只觉得敏感的阴蒂象触电一样一样,一阵令人战栗的酥麻从下体扩散开来,苏雪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一双纤长的素手摊开来紧紧的攥住床单,雪白滑腻的身子象离开水的鱼一样扭动了一下。阴部一阵阵的发硬收紧,一股暖流喷射而出,正好流入张大了嘴巴把自己整个穴口都覆盖住的儿子嘴里。儿子还犹不满足的伸出舌头在自己蜜穴里搅了搅,抬起头,他嘴角上一丝银亮的丝线还一头连在自己的蜜穴处。

  苏雪说不上自己的心理是什么感觉,三分是女性在不是自己丈夫的男性面前本能的羞涩,一分是对儿子这种行为的愤怒,剩正的六分里竟然有五分是情欲的煎熬和一分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期待。

  子楚看着脸色绯红的妈妈鼻翼翕张,手脚软绵绵的摊在床上,星眸如水,用以前从未有过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是一种水汪汪,甜蜜蜜的眼神,子楚一下子读懂了妈妈的眼神,那是一种只有女性看着自己的情人才会有眼神,包括了期待,鼓励的意思,妈妈用这种眼神告诉自己,她已经被自己征服了,她已经放下所有的防御,温顺的跪在自己的脚下,自己可随心所欲,予取予求了。

  大喜之下的子楚抚扶着妈妈让她靠在床头半坐着,然后分开妈妈的大腿。跪坐在妈妈两腿之间。

  苏雪一下子羞的原本绯红的脸上有如火烧,知子莫如母,她当然明白儿子的意思,儿子是要尽情的羞辱她,让她看着自己被他插入全过程。但是现在苏雪一点都不想违逆儿子的意思,她顺从的微微低头,目光越过丰挺的乳房,平滑的小腹,看着自己饱满阴丘因为两腿分开而中间裂开的一道蛤缝,细细的阴毛被儿子的口水和自己分泌的爱液打湿了,紧紧的贴在肉肉的,涨鼓鼓的雪丘上。

  苏雪强忍着羞涩,看着儿子脱光衣服,一根硬中有软,韧中带钢的阳器从儿子的内裤子跳了出来,饶是她做好了心理准备,也忍不住低低的惊呼了一声,太大了,简直不象是一个孩子,矿泉水瓶子般长的阴茎如鸡卵,色泽赤红,一条条青紫色的静脉如虬龙一般盘曲在阴茎上,那颗如小苹果般大小的龟头紫红发亮,就象是涂了油一样油光发亮。

  苏雪畏惧的向后缩了缩,但旋即被儿子双手把着细腰拉了回去,看着儿子挺着他那根巨大的阳器慢慢的感情近,苏雪双手紧紧的捂住了小嘴。

  子楚完全是下意识的做把妈妈摆成可以看清自己插进她下体的姿势,在她面前炫耀自己的阳器,他甚至对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还不如母亲苏雪清楚,但他明白,自己这样做会得到更大的快感。

  事到临头,子楚到不像刚才那样猴急,他看着妈妈嘿嘿的笑着,慢条丝理的伸出手,把妈妈肥嫩膏腴的阴唇向两边分了一分,以便自己更好的插入。

  苏雪紧紧的咬着下唇,心脏怦怦直跳的看着儿子硕大的龟头顶在自己的蜜穴口上,娇嫩的阴唇如花瓣一样包裹着儿子的龟头,儿子的龟头就像一个炽热的肉球,前半部分陷入到蜜穴里,又烫又涨的,苏雪喉间无意识的轻轻的呻吟着,小腹一阵抽搐,苏雪就羞耻的发生,大量透明的粘液渗过自己和儿子阳器的结合部流了出来。

  巨大的阳器一寸一寸的慢慢顶进了温暖滑腻的腔室,苏雪看着儿子的阳器完全没入了自己的体内,才仰起头,丰满的胸乳急促的抖动着,尖尖的乳头晃出一朵小小的乳花,来欢迎着儿子的再次光临。

  慢慢的抽出阴茎,子楚深吸了一口气,然捂几乎是全力向前一顶。把整根的阴茎完全尽根的插了进去,他感觉到妈妈的身子向上弓起,一缕缕如泣似诉的呻吟从妈妈的喉间传来。

  苏雪呻吟着,用力的分开自己的大腿,已经久旷多年的腔道一阵阵的酸麻,她就觉得自己象被一根炽热的铁棒贯穿了,下体饱涨不堪,儿子的龟头直接捅开了子宫颈,插入到他出生前生活过的地方。

  子楚顺着自己男性的本能,开始抽插起了,每次都用阴茎顶开妈妈身体深处那个硬中带软的环,让龟头插到里面去。

  苏雪就像狂风中的树叶,她一次又一次拱起下体,迎合儿子的抽插。快感让她忘记了女性的矜持和母亲的尊严。她伸出白嫩的双臂,搂住儿子还有点单薄的身躯。任由儿子的舌头和阴茎同时伸入到她的嘴内和阴道索求着。

  年轻的男孩很快就感觉到了龟头上如麻如酥的快感,他尽全力疯狂的抽插着,然后把阴茎全部插入到妈妈的身体里,炽热的精液直接喷射到妈妈的子宫里去。

  苏雪痉挛着抽动身体,让高潮淹没了自己。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雪才渐渐清醒过来,小男孩还紧紧的搂着自己,阴茎还插在自己的性器内,并渐渐的硬了起来。

  苏雪忘记了这个晚上儿子到底和自己交欢了多少次,她只知道自己一从高潮后的恍惚中醒来,儿子就开始了新一轮性交。

  当天色渐明,苏雪再一次回过神来后,疲惫不堪的小男孩终于发出细微的鼾声。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苏雪扭开床头灯,撑起头看着熟睡中的儿子,明黄色的灯光洒在他俊秀的脸上,汗湿的黑发贴在宽阔的额头。苏雪痴痴的看着,突然一笑,自言自语道:

  这小子,跟一条牛似的,我都吃不太消他,以后我看那个小姑娘能满足他!

   苏雪披起睡衣,迎着清凉的晨风,走进卫生间,对着镜子解开衣服,审视着自己的裸体,她盯着自己昨知还平坦的小腹,现在那里却微微凸起,苏雪忍不住一笑:

  小屁孩儿,还真射了不少到我肚子里! 苏雪微微的皱着眉,无可奈何的从马桶上起来,儿子昨晚射入的精液看来完全是直接射到子宫里,虽然将肚子都涨的微微凸起,但却一滴也无法排出。

  明亮的晨光晒在子楚的脸上,妈妈温柔的呼唤着: 楚楚,起床了……妈……让我再睡一会儿……呃……! 突然想起自己昨晚做了什么的子楚,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他探头探脑的从门缝里伸出来,看着妈妈化着精致的淡妆,月白的小套裙装,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大腿下踩着银色的高根鞋。

  苏雪拎起包,对子楚说道: 乖乖的吃了饭,在家好好做暑假作业,妈妈下午回来带你去海洋馆玩! 下午当然没去成海洋馆,改成到卧室玩了,当身上的最后一件遮羞物离体而去时,苏雪的角色就从妈妈变成了情人,苏雪的肉体完全被儿子征服,当她趴在地毯上,扭过头娇滴滴的叫着子楚儿子老公时,子楚以超过昨晚两倍的激情让苏雪浪叫出声。

  晚饭根本没空去做,子楚充沛的精力,持久力加上回复力,苏雪整整一下午都呻吟不绝,到了晚上八点多,华灯璀璨,苏雪胡乱的套上一套套裙,连内衣都没穿就带着子楚下楼在肯德鸡解决了一餐。晚上自然是母子鸳鸯戏水后两具赤条条的身材纠缠在一起,直到晚上十二点才双双沉沉入睡。

  这个暑假,子楚只觉得如同人间天堂,娴雅美丽的妈妈被自己攻破了那层外壳后,由得自己任求任索,现在,他每天都盼着傍晚早点来临。吃一顿美味晚餐来补充能量,然后,就到到性福时间,气质高雅娴静的妈妈有着熟妇的身材,少女的娇羞。每次她都脸红红的按子楚的想法,或穿上超短裙,或赤裸着下体只穿着丝袜,柔顺的任由子楚玩弄着自己的身子。

  苏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白天还能有个妈妈的样子,一到了晚上,儿子一搂住了自己,自己就完全的失去了主张,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儿子面前摆出那么淫秽的姿势,在工作时,她有时想起自己昨晚象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跪在地上,高高的耸起臀部,对着儿子展示性器官时,总是会心慌脸红,员工们都很奇怪,平时冷静自若的老板,怎么这段时间突然娇艳如花,甚至经常会莫明其妙的突然脸红起来。大家都猜了,苏总一定是找到了一个男朋友谈恋爱了。

  特别是那天,苏雪拗不过儿子的纠缠,羞答答的同意让他给自己的后庭花开苞,为此,自己还特意早早上卫生间排空,又偷偷的用大号注射器和肥皂水给自己浣了几次肠,当自己趴在床沿,让儿子掰开自己丰满的臀肉,用他还有点纤细的手指沾满橄榄油轻轻的插到肛门里时,自己竟然就像新婚之夜那样,对接下来的事情期盼中带着恐惧。当后庭处撕裂般的疼痛传来时,自己不像一个曾经有过婚姻,生育过孩子的成熟女人,而象被强奸的小女孩一样,完全放弃了以前和儿子交欢时的从容,向着儿子苦苦的求饶。而那坏小子却充耳不听,只管自己快活,那根巨大的肉棒撑开了自己的肛门兴奋的抽插着。当最初的疼痛过去后,从后门传来异样的饱涨感让苏雪瘫软了下来。

  当那个坏小子痛痛快快的发泄了之后,他满足的用雄性占领的眼光巡视着苏雪赤裸的胴体,雪白,丰满的臀部呈完美的桃形,一缕鲜红的血迹从苏雪深深的股沟中划过,衬托着雪白的肌肤极其显眼。

  苏雪心理的震动不亚与自己破处之夜和那次第一次和儿子交媾之时,自己身上的三个肉洞,第一个肉洞是丈夫的,第二个洞是儿子的。自己生命中的最重要的二个男人,一个已经永远离自己而去,但却留下了血脉,他就象古时的蒙古人一样,继承了父亲的一切,包括父亲曾经使用的肉洞。现在,他不满足于此,他继续占领着新的领地。苏雪仰起头,看着叉着腰,用俯视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儿子,她知道,自己彻底的沦陷了,在性爱方面,自己再也无法与亲生儿子相抗衡,自己彻底成为他的性奴隶,只能唯他是命而从。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