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0, 2015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六章 护士陈洁)

第六章护士陈洁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窗户,我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一看时间已经到了
早上7点了,离上课时间还有段时间呢,于是我也不急着马上打理。

  这点妈妈肯定还没回来,不过我想她应该起来了吧,毕竟昨天那么大的战场
等着她收拾呢。那么爱面子的妈妈肯定会做到不留痕迹的,毕竟如果被别人发现
可就不好了。

  接着我便发了条暧昧的消息给妈妈,果然很快就收到回信了,大概意思就是
说昨晚做的太过火了,害她收拾的好累,还没收拾完呢。我一番甜言蜜语后,妈
妈的心情果然好了很多,也不在抱怨了,而是告诉我昨晚的我实在太厉害了,这
种感觉她从来没感受过。

  看到这一股自豪的感觉不由的从心中涌现,这就是我要达到的效果呢,让妈
妈从肉体上认可我,看计划执行的还不错。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再不
收拾估计又要迟到了。

  「老婆,我要去上学了,你回家后记得好好休息睡觉哦,我永远爱你。」

  这消息发出去后,不知怎么的突然感到心跳加速,很期待妈妈会怎么回呢。

  「恩,我会的,你自己路上也要小心,我也永远爱你。」

  看到妈妈这么回我,我差点没高兴的蹦起来,虽然妈妈没叫我老公,不过她
并没有反对我这么叫,虽然我不是第一次这么叫她老婆,不过按妈妈的个性,是
不可能马上接受这称呼的,所以我要抓住机会就给妈妈灌输这个,看来现在也已
经初见成效了。尤其是妈妈最后说的永远爱你,更让我感到暗爽不已。

  到学校后,我依然是偷偷的笑。以至于我的同桌说我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没事一个人就在那傻笑,我当然把他的嘲笑给直接无视了。虽然一想明天爸爸就
要回来了,对我的计划会产生影响,有些担忧,不过我更相信,通过这一个多月
的培养感情,妈妈对我已经没那么容易割舍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处理,那就是陈洁
那事。我不禁想抽自己,竟然由于早上妈妈那些短信,导致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对陈洁还是先去个短信探探口风好了,反正改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因
为值过夜班后的第二天,一般都是休息的。

  「你好,昨天的事相信你看到了,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我就这样直截了当的发了过去,因为我想昨天既然她没马上揭发我们,她自
己肯定有什么想法的,与其拐弯抹角的说一大堆,还不如直截了当的好。

  过了很久也没见短信回过来,我有点泄气了,看来对方准备无视我了,这也
没办法,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可能我想的和她有点出入吧,看来我要考虑其他方
法了。

  就这样开始了下午的课程,正当我认真听课的时候,发现手机震动了。

  「好的。」陈洁终于回短信了,虽然只是区区的两个字,但却让我看到了无
限的希望。

  「你什么时候方便呢,在哪碰面呢。」

  「你来我住的地方吧,地址是XXXX,我今天一天都有空了,你到了给我
个电话就行。」

  看着这条消息,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仅答应了和我见面,而且还
直接告诉了她家的地址。这让我很是意外,由于这么直接,反倒让我开始犹豫要
不要去了,我感觉到有股浓浓的阴谋的味道,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下。

  怕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哪有那么多的阴谋,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把握,我
肯定会后悔死的,下定决心后,我便回了个消息。

  「那我估计晚点过去拜访。」

  「好的,我等你。」

  这次倒是很快的就回了短信,这事就这样告一个段落。明天爸爸就要回来了,
今晚我肯定还要和妈妈联系下,安抚下妈妈的心情,让妈妈继续对我有依恋,同
时还要去赴陈洁的约。所以两件事的时间如何处理好,也显得尤其的关键,因为
这两件事情,对于此时的我来说,都是十分的重要。

  在接下来的上课时间,我便在脑海中仔细的计划开,把每种可能性都想清楚
了,从而使事情能够进行的顺利。

  当然去见陈洁自然不能是以我的真实身份了,因为现在的身份还是要绝对保
密的,所以自然还是以另一个身份去赴约。我在想这样下去,我是不是会分裂出
另一个人格呢,想到这我就感觉到一丝寒意。赶紧将这奇怪的想法给赶出脑袋,
顾忌越多成功的概率也就越低呢,险中求富贵,这是我奉行的一贯作风。

  晚上,回到家后,看到妈妈正在做菜,打了个招呼后,我便美其名曰要好好
复习就进房间了,还让妈妈别来打扰我。妈妈听到我说要去复习,自然没什么意
见,还说好好复习,妈妈不会打扰你的。

  这里我主要为了,晚上偷溜出去做准备,如果在我溜出去时候,妈妈突然到
我房间,那就糟糕了。其实这也存在很多赌运气的成分,事后我仔细想想后还是
一阵的后怕。如果晚上妈妈进了我房间,发现我不在就糟了,不过好在当时的我
并没有想那么多,所以还是按照计划在执行,不然思前想后的,估计也就没有后
面的故事了。

  到了晚饭的时间,妈妈叫了我吃饭,在吃饭的时候,我们扯了不少没营养的
东西,我当然也故意避开了爸爸要回来的话题。我可不想让妈妈此刻心情有什么
不好,因为接着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晚饭就在这死气沉沉的情况下结束了,妈
妈也没反应出特别的高兴或是不高兴。

  吃过晚饭我就进屋了,告诉妈妈要复习了,妈妈只是答应了下,也没再多说
什么。在房间内,我将自己装扮好,准备随时出门,而在妈妈差不多都打扫完,
开始休息的时候。我看了看时间点才6点多。不过我还是给妈妈主动打了电话。

  看到是我打去的电话,妈妈怕被我发现,赶紧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峰,今天怎么那么早就打了啊。」

  「我想燕儿就打了呀,难道你有什么不方便么?」

  「哪有,只是有点好奇而已,有什么事么?」

  「就想你了呀,难道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呀。」

  「看你嘴甜的,又吃蜂蜜了吧。」

  「燕儿,明天你老公就要回来了,以后我们估计没现在这么方便联系了。」

  「是啊,不过没关系的,我们还是一样能联系的,他肯定只想着外面的野女
人,估计想不到我。」

  「又说什么气话了哦,那你明天也要好好做顿好的呀,毕竟你老公出去好久
了。」

  「谁管那个死家伙,他爱怎么就怎么。」

  「别闹脾气啦,乖,如果让他发现你有异常就不好了,再说说不准你想的那
些都是误会呢?」

  「知道了,听你的就是了,明天我会好好准备的,不会让他发现有什么异常
的。」

  「这才是我们家好燕儿么。」

  「又贫嘴,我什么时候变成你家的了。」

  「哈哈,来给你新老公亲口。」

  「讨厌,你什么时候成我老公了。」

  就这样,我和妈妈互相绣着恩爱,而我也趁这期间偷偷的溜出了家。在闲扯
了好一阵又我告诉妈妈要复习了,才挂断了电话。

  挂上电话后,我直接叫了辆出租车,直奔陈洁的住所。站在公寓楼下,我平
复了下心情,走上楼,按响了陈洁家的门铃。

  「哪位?」

  「是我,白天说好要拜访的。」

  「哦,你稍等一下。」

  经过片刻的等待后,门打开了。湿湿的头发、以及尚未散去热气的身体,都
暗示着她刚刚洗过澡。迎面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有可能是体香,有可能是
香水,总之很好闻就是了。一套简单的家居服包裹着身体,比起穿护士装的时候,
别有一番风味。眼前的一番美景让我显得有点失态。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请进吧。」

  一声甜美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我也察觉到了刚才失态。报以歉意后便进
入了屋子。

  「这我一个人住,你就随便坐吧。」

  我打量着屋子,虽然不大,但却充满了女人的气息,很难想象这是一位离异
的少妇的住所,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少女的住所。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陈洁,向我露出笑容,我倒感觉有点不自在了。这种主动
权不在自己手中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知道我今天来的理由吧。」我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只见陈洁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实话面对这种从容的态度,
我还真的很是不爽,心中暗想,一定要把你这种面容撕破,让你露出本性。

  「那你有什么想说的?」我接着问道。

  「我只是很好奇,王护士为什么会和你这小屁孩搞在一起。」

  第一次的开口说话,就让我觉得火冒三丈,不过我必须忍,如果这时候沉不
住气的话,那就正中她的下怀了,我也就再也没有拿回主动的可能了。赶紧深呼
吸,让清新的空气进入大脑,终于从快爆发的状态回来了。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哦?是么,那我倒是很期待哦。」

  「对了,说说你那时为什么没有出来揭穿吧。」

  「嘿嘿,果然被你发现了,我还以为你那时精虫上头什么都不知道呢。」

  「切,怎么可能的事。倒是你非但没有什么过激反应,而且竟然还在门口就
开始自慰起来。」

  听我这么一说,我明显感觉到陈洁的脸色变了一下,显然她没预料到,自己
的自慰行为竟然也被我发现了。

  「你还真厉害,这都被你看到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当然是一开始就发现了。」

  「是么?」

  对我所说的,陈洁明显感觉不信,语气中充满了怀疑的味道。

  「当然了,你难道那时没觉得,我的很多行为是做给你看的么,尤其是发现
你开始自慰后,你不会那么迟钝都没发现吧。」

  听到我这么一说,陈洁果然陷入了沉思,半天没说话。我呢也终于扳回了一
成。事情的发展过程也开始渐渐的偏离了陈洁原先计划的轨迹。

  「你这小家伙到真有意思,思维和年纪貌似很不符合哦。」

  「多谢夸奖了,说实话我也感觉我比同年孩子要成熟一点,呵呵。」

  「好了,咱们扯那么久了,你不会就是为了和我聊这些才来找我的吧。」陈
洁微笑的看着我,笑容中透露出别样的含义。

  「其实啊,来找你主要是为了了解下,为什么当初你没冲进来揭穿。其次是
了解下,为什么明明应该对王护士怀有恨意的你,会还是能和她和睦相处。」

  我最后一句话明显的戳到了陈洁的痛楚,原本还是微笑的脸孔顷刻间沉了下
来,睫毛微微的跳动着,双手紧握成的拳头一阵阵的颤抖着。看着眼前的陈洁,
我知道,她一定在忍着什么,而且现在的情形明明是很生气,确刻意克制的样子。

  看来她和妈妈间的关系,远没妈妈想的那么简单,至少在陈洁这是如此。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陈洁紧闭双眼什么都没说,只是身体的颤抖再慢
慢的平复。这种情况下,我自然也不好开口说什么,不然就是自找没趣了。此时
的我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陈洁来揭开这谜底,或者是被她用其他话题转移过去。

  不过此刻陈洁的举动,已经深深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我会尽全力揭开
这谜底。

  轻轻的吐了口气,慢慢睁开眼睛的陈洁,看了我一眼,缓缓的说道「你还真
是厉害,我和王护士的事情,应该是你听王护士说的吧,不过连王护士都没说什
么不正常,你却来说不正常,有点不对哦,再说了我和王护士一直关系很不错。」

  看着陈洁笑着和我这么说道,不过陈洁的眼神还是没逃过我的眼睛,因为眼
神中没有任何的笑意,有的只是那强烈的恨意。显然,她和妈妈之间的关系还不
想让我真正的知晓。我在心中盘算着是不是要继续将陈洁想要隐瞒的挖出来,稍
加思索我便有了答案。

  「如果真是这样,陈护士真是厉害啊,如果是我估计不会和把自己第一次毁
的人关系这么好,不成为仇人就不错了。」

  「看来你小子知道的很多啊,没想到王护士竟然将这些都告诉给了你这么一
个小屁孩。」紧接着陈洁就发出了阵阵的冷笑。

  「那你准备如何,看来你是担心我会对你喜爱的王护士不利,今天才来找我
的吧。」

  「哈哈,你怎么会那么想呢,其实我今天来找你,主要是看你很漂亮呀,我
可没你想的那么多哦,虽然我喜欢王护士,不过也没到操心到这样吧。」

  我这话显然让陈洁愣住了,显然我的油腔滑调让陈洁大感意外,而且我的回
答更让她完全没料到。陈洁的表情的变化,我一直看在眼里。其实刚才那么说,
我也是在赌,赌陈洁为了报复妈妈,才答应我到她家来,因为在印象中我是妈妈
心爱的男人,我估计她也想让妈妈尝到那种心爱男人被背叛的感觉吧。

  「哈哈,你这小家伙真是太有趣了。」突然陈洁大笑道。

  「那你和王护士好上了,也是由于王护士漂亮的缘故?」这么说着,眼神中
也充满了笑意。

  「真聪明,一猜就对了。」

  「哈哈,你小子这人很有趣呢,说的能这么直白,不怕我告诉你喜欢的王护
士吧。」

  「嘻嘻,我才不怕呢,而且我也相信你不会说的。」

  「哦?竟然那么自信啊。」

  「必须的呀。」

  「哈哈,那你今天找我的目的,也不会是想和我做爱吧。」

  陈洁半开玩笑的说着,不过我没料到陈洁竟然会那么开放,会直接这么说出
口。不过我想也许是失去太多的关系,所以对有些事情不那么在意了。我突然想
到,陈洁不会离婚后不洁身自好,开始滥交了吧,那到时我被传上一身病岂不吃
亏,不过我马上就将这顾虑抛到了脑后。毕竟美人当前,错过这绝佳的机会,那
我不成傻子了。

  「你猜呢?」

  说着我就坐到了陈洁旁边,手放着她的大腿上,开始抚摸起来,微笑的看着
陈洁。丝袜那柔滑的触感,果然是男人最有效的春药,我感觉我的小弟弟已经开
始抬起了头。

  我抚摸的动作不断的加大,陈洁什么也没说,也没出手阻止,只是微笑的看
着我,我也就这样看着陈洁,不过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她的表现已经告诉了
我,她已经默许了我的行为,这么说,我今天拿下陈洁的机会就变的很大了。我
心中暗爽,手也渐渐的从大腿上移到了她的股间,不断的侵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嗯——」

  突然从陈洁的口中传来了一阵呻吟声,看来在我的手的抚摸下,陈洁也渐渐
的开始有了感觉。只见她的身体已经靠到了沙发上,原本微笑看着我的双眼,也
已经紧闭了起来,雪白的脸蛋上,浮现出了一抹抹的红晕。

  看着眼前可人的佳人,我差点忍不住直接上了,不过我还是忍了下来,这次
陈洁肯这么配合,我猜想和为了报复妈妈有关,毕竟在她心目中,我可是妈妈的
情人,和我上床就等于是让妈妈心爱的男人背叛了她。

  不过的我的目的确是为了让她真正的被我征服,所以我要让她体验到不曾有
的舒服感,以及不曾有的被温柔对待的感觉。接着如何做,那就随机应变了。

  看着眼前紧闭的小嘴,我慢慢的轻吻了上去,也许是感受到了嘴唇接触到了
什么软软的东西,原本紧闭的双眼睁开了,不过紧接着就闭上了,什么也没说,
什么也没阻止。

  我的舌头轻轻的撬开了她的双唇,一下子就进入到了她的小嘴里。整个过程
没有遇到一点的阻碍,可见此刻的她是十分的配合的。我贪婪的吮吸着陈洁的唾
液,两条舌头不断的交织在了一起,我明显感受到陈洁的鼻音开始渐渐的变重了,
看来接吻让她的性欲渐渐的又苏醒了。

  突然我感觉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进了我的嘴唇,原来渐渐有感觉的她开始变得
越来越主动了。感受着她的香舌在嘴里搅动,我能做的只是不断的吮吸着眼前这
美味的东西。

  双唇分开的瞬间,只看到一条晶莹细长的线,出现在了空中,连接着我和陈
洁。看着胸口还未平复的陈洁,我丝毫没有准备让她休息、喘息的机会。

  本来停下的手,伸进了她的小裤裤里。我惊讶的发现,此刻的她下体已经湿
的一沓糊涂了。看着我惊讶的表情,陈洁只是报以害羞的微笑。不过这情况对我
来说是好事,应该至少说明了我的一切行动是有效果的。

  手指在她的下体不断的玩弄,感受着淫水的不断增加,陈洁由于舒服而扭动
的身体,幅度也是越来越大。我乘机褪去了她身上的衣物,一具雪白的酮体展现
在了眼前。

  陈洁和妈妈都是属于美女,不过两者的美可是截然不同的,妈妈身上散发着
的是成熟妇女那种独特的气息,而陈洁身上的则是少女没有完全转变为少妇的那
种气息。

  虽然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不过手指玩弄下体的动作都没停,雪白肉体上隐
隐的浮现出一抹抹的嫣红。陈洁的乳房属于是细致娇小型,不像妈妈那么大,不
过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抓着陈洁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感受着手中的柔软物,一股股的刺激不断
的冲击着大脑。小弟弟也变的越来越硬,我觉得我快忍耐到极限了。

  俯身靠近陈洁耳边,轻轻对她说「我要进去了哦。」

  陈洁轻轻的点了点头,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扶着自己的老二,对着她的小穴,慢慢的将我的巨物插进了洞里。进入的
一瞬间就感觉一股温暖包裹着整个老二。比起妈妈的小穴来说,陈洁的小穴显得
紧了很多,也许是由于陈洁没生过孩子,性交的不多的关系吧。毕竟妈妈生了我,
才会变的不那么紧了。

  就是由于那紧紧的感觉,害我刚插进去就差点把持不住。我赶忙平复了下心
情,让那么强烈的性冲动有所减退,老二也开始渐渐的适应了这不同紧度的小穴。

  一开始那强烈的射精感也有所减退,我开始慢慢的抽动了。

  我感到身下的陈洁,在我进入的一瞬间发出了一声呻吟,在我抽动的过程中
也只传出小声的呻吟。和妈妈那强烈的呻吟有明显的对比。我想这是由于陈洁本
来就很保守的关系,还有一个原因,我想也是最为关键的原因,就是陈洁还没把
身心都交给我,对我还是有很大的保留,所以才会尽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性欲,使
自己不会大声的呻吟。

  不过我知道,征服、调教这种事是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完成的,我今天要种
下和陈洁以后能继续有这关系的种子而已。等到这种子慢慢的长大后,总有一天
陈洁会完全变成我的东西,我的工具。

  随着射精感有所减退,我抽插的速度也慢慢的不断加快,老二能明显感到洞
里的水越来越多,每次随着老二的进出,都能看到有淫水流出。只见陈洁双眼紧
闭,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为了让自己不发出声音,看着这可爱的摸样,我抽插
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突然感觉到一大股水流冲击着老二,我知道陈洁高潮了,她紧绷的身体也放
松了,嘴里也明显感觉吐了一口舒服的气出来。

  不过我可还没达到高潮,所以我就继续我的活塞运动,而不给陈洁有一丝喘
息的机会。刚经历过高潮的她,现在的身体可以说是最为敏感的了,随着我的不
断的抽插,终于忍不住快感的陈洁,嘴里开始若有若无的吐出了呻吟声,虽然不
大,但也是对我辛苦耕耘的回报,我自然是越干越卖力。

  终于在她第3个高潮的时候,我将自己的精液一股脑的射进了陈洁的身体里,
至于会不会导致陈洁的怀孕我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拔出鸡巴的瞬间,就看到混合着我精液的淫水一股脑的流了出来,紧接着顺
着沙发,一点点的滴到了地上。

  此刻的陈洁只是躺在沙发上,不断的喘着粗气。

  「如何呀,陈姐。」

  我对她的称呼开始改变了,为了看看她的反应。不过等了很长时间,都没等
来她的回复,看来这次真的让她尝到了欲仙欲死的感觉了。等了好长时间,总算
看到躺着的她缓缓的坐了起来,也没管自己还是没有任何遮蔽物的情形。

  「真看不出啊,你竟然这么厉害。」虽然她开口了,不过还是能明显的感觉
出她尚未真正的平复。

  「那是当然了。」说着我故意扬了扬早已恢复精神的老二。

  「嘻嘻,看来王护士就是被你这玩样给征服的吧。」说着,就看着我的老二,
一脸的微笑。

  「各种原因哦,这只是其中一个,王护士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搞定的哦。」

  「哟,看来你挺有本事么,我也想,这么保守严肃的王护士,怎么就会被你
这么容易就拿下哦。」

  我明显的感觉到,现在的陈洁和我刚进门的时候有了明显的不同,估计是刚
才的性交,拉进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虽说最初只是为了报复妈妈才这么做的,不
过女人真可以说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不管最初的理由如何,一旦真的发生关系后,
都会对那男人有所依赖,我不知道陈洁现在是什么状态,不过我希望是对我有依
赖就是了。

  「嘻嘻,那你可以告诉我,对王护士的真正态度了吧。现在你和我发生关系
了,所以你也是我的女人了,所以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你。」

  说着,我就坐到她身边,轻轻的抱着她。在我抱她的瞬间,我可以明显的感
觉到她的身体抖了下。一股股身体的幽香铺面传来,我贪婪的深吸了有气,暗爽
不已。我突然感到怀里的肉体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紧接着就听到。

  「你对女孩子是不是都用这招啊。」

  「什么招呀,我不知道。」我故意装傻。

  「就是甜言蜜语啊。」

  「这个啊,我就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才会这样哦。」

  「哦?这么说你喜欢我罗。」

  「那是当然。」

  「你就油嘴滑舌吧,看来王护士就是被你这甜言蜜语给骗去的。」

  「哪有哦,我说的是实话哦。」

  「那你喜欢王护士不。」

  「当然喜欢啦。」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你就别打听我的事了,不然到时估计你就恨死我,哈哈。」说着陈洁就
大笑着,不过我可以感受的出,这笑容中充满着寂寥。

  我想,刚才的温柔,外加上刚发生了关系的原因,陈洁对我也产生了丝丝的
好感,虽然不至于很多,不过对于上次失败婚姻中的种种,这种温柔也是极为难
得的。接着估计她对妈妈的感情,和妈妈告诉我的截然不同,估计对妈妈她还是
充满了恨意。不过陈洁不知道的是,我对这个完全不在意,我要把妈妈变的更加
的放荡,而不是为了她,去和恨她的人做什么。

  不过我的想法陈洁显然不知道,她所知道的估计就是我很爱王护士而已,只
是普通的那种男女间的爱,只是对我来说征服才是最终的目的,爱只是为了征服
而所要使用的工具而已。

  「别这么说,告诉我吧,不管事实是怎么样的,我还是会喜欢你哦。」说完
我就在陈洁嘴上亲了一口,并且将她搂的更紧了,就像是在保护一只受伤的小鹿
一般。

  女人这种生物,很少奇怪,在我这甜言蜜语,和温柔的攻势下。陈洁的态度
已经和我刚来时变的很是不同,我想我马上就能知道她的秘密了,并且能够进入
她的内心世界。说不定她能成为我征服妈妈的新的帮手呢。

  只见陈洁思考了下,开始缓缓说出对妈妈的真实感情。

  「王护士把我的第一次婚姻搞的这样,我怎么会不恨她呢。不过光恨有什么
用,和她形同陌路,对她来说不会有任何损失,我要让她迟早体会到和我一样的
痛苦。」说出这话后,只见她深呼了口气,静静的看着我,看我到底有什么反应。

  「那昨晚你为什么不直接进来指出呢,这样当场揭穿不是会对王护士造成很
大伤害?」

  我的回答显然再一次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本以为我听了她的话应该会立刻反
击,并且恨她。所以导致她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也没说话,直到我再次提醒,才
让她缓过神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了,不过我觉得就这样太便宜了王护士,我要让他付出更
多。」

  听到这我才认识到女人的可怕,尤其是被伤过的女人更是如此。

  「呵呵,原来是这样呀。」我说着,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而她则是满脸
疑惑的望向我。

  「你难道不恨我?」

  「我为什么要恨你呢?」

  「因为我要对你深爱的王护士做这种事呀。」

  「小傻瓜,其实啊——」

  我将和妈妈第一次的情景告诉了她,只见她听的满脸的震惊,而且是越听越
震惊,到最后都用手捂着自己的小嘴。

  「这么说你是看上了王护士的美貌呀?」

  「是啊,很意外?」

  「是你第一次的手段很意外,不过这样说的话你算是帮我出了口气了。」

  「哦,这是怎么说呢?」

  「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找不到报复的机会呢,如果不是昨晚的发现我都
要放弃了,所以你用这种手段得到王护士,不是帮了我个忙么。」

  「这么说也有道理呢,不过我还没能彻底征服王护士哦。」

  「你是想让我帮你?」

  「那你的意见呢?」

  「哈哈,当然是非常的乐意啦。」

  「不过今晚的一切是我们两之间的秘密哦,你不准泄漏出去哦。」

  「这你放心,这么好的报复机会,我怎么可能会浪费呢。」

  「那我给你那么好的机会了,你是不是要报答一下我呢。」

  说着我便露出了淫笑。

  「讨厌,不过你要温柔对我呢,我对这方面的经验不多。」

  这话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兴趣,打听一下才知道,她原来的老公这方面的能力
很是不足,所以做的次数不多,而且是属于三分钟完事的。我想空有这宝库而不
能采的滋味肯定是很难受的,所以才导致他的脾气越来越差,最终导致这结果吧。

  「对了陈姐,我们以后单独的时候你可以把我当你老公哦。」

  只见她一脸疑惑的望着我。

  「因为我们不仅目标相同,而且在今后,我会帮你弥补第一次婚姻中的不幸,
让你的生活幸福以来。」

  说着我也不等陈洁有什么反应,快速的亲吻了上去,不过这次我马上的到了
最为热烈的回应,扑哧扑哧的亲吻声充斥着房间,我们两都忘情的亲吻着,互相
吮吸彼此的唾液,仿佛那就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一样。我知道此刻的陈洁,心门
已经渐渐向我打开,在她那空虚的内心中,已经存在我这么一个影子了。

  看着压在身下的陈洁,脸红红的,有丝丝少女的羞涩,也有丝丝少妇的妩媚,
真是有说不出的滋味。

  「我要进去了。」望着她我缓缓的说着。

  「嗯。」轻轻的回应我后,就把脸转到了一边。

  由于是今天的二进宫了,所以我的老二很顺利的进入到了这温暖的地方。进
入的一霎那我听到了陈洁那轻轻的呻吟声。我知道我需要慢慢给她引导,让她慢
慢成为我的东西。

  「舒服么?」

  只见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随着我的抽插的速度不断加快,断断续续也传来了呻吟声,虽然她不在刻意
的克制了,不过我还是能感受到那股含蓄。

  「想叫就叫出来吧。」

  面对我突然的声音,她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手放在嘴边,脸贴着沙发,小声
的说「那多不好意思呀。」

  「怎么会呢,那样只会让你更舒服,发出声音。」看着她仍旧一点疑惑的看
着我。

  「你想想昨晚你看到的,想想昨晚王护士叫的。」

  说到这,我明显感觉到陈洁的脸变的更加的通红,小手握的紧紧的,可见她
现在还在进行心理斗争。现在需要我再加把力了,我这样想着,于是便开始一下
下有节奏的用力抽插,同时插的也比以前更深。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听到一阵阵响
亮的啪啪啪声。果然面对我的突然攻势,陈洁一下子叫了出来,虽然声音没我妈
妈的大,不过和刚才相比也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啊——啊——好舒服——」

  看着陈洁终于叫了出来,我心中的成就感也更加的强烈了,这就是征服女人
的乐趣所在。

  「怎么样,我没骗的吧,叫出来是更舒服了吧。」

  「嗯嗯——是啊,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以后的时间还很长,老婆你可以慢慢享受。」

  我这时故意用刚才约定的,两个人的时候夫妻称呼。看着陈洁,过了一小会,
总算说出了我想听到的话。

  「嗯嗯——谢谢老公。」

  仅仅这两个字,今晚我的战果就相当出色了。不过说实话,今晚能进行的这
样顺利,是一开始我所没料到的,也许和陈洁一开始的目的有关,也许还有其他
原因。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从今往后,我又多了一位可以做爱的漂亮女人,
并且还为征服妈妈打下了更深的基础。

  因为从今以后妈妈在单位的行动,再也逃不出我的眼睛了,陈洁她肯定会忠
实的记录下来告诉我,这样24小时在我监视下的妈妈,征服之路更往前迈进了
一步。

  在陈洁3次高潮后,我终于也感觉到要坚持不住了。

  「我可以射里面不?」

  「现在才问啊,第一次怎么没见你问,死老公,放心吧,我今天可是吃了药
的,你就安心射吧。」

  看来陈洁还是十分渴望幸福的婚姻的,不然也不会老公叫的那么顺口,我想
现在的她开始慢慢将我看成自己老公了,哪怕是享受片刻的幸福,我想也许比起
妈妈来,这个女人我会更快的征服吧。

  「那我们就一起高潮吧,我要来了。啊——」

  「快给我老公,啊——啊——好舒服——啊——」

  一阵阵淫荡的声音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我们两也同时达到了高潮,我躺
在陈洁身边,将她瘦小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她安静的依偎在我的怀里,享受着
属于她的片刻的温暖。

  就这样,我们依偎在一起,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静静的享受着这时光。突
然我感觉胸口湿湿的凉凉的,仔细一看,原来是被陈洁的泪水打湿的。我抱起陈
洁,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低头亲吻着她额头。

  「傻丫头,哭什么呢?」

  「你知道么,以前这种被人疼的场面我只在梦里出现过,所以就忍不住,不
好意思。」

  「哪有的事,放心吧,不要想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以后的日子更长,我会让
你一直开心的。」

  「你啊,是不是就这样把王护士迷住的呀。」

  「哪有的事呢,那只是手段,不过征服王护士的路上,你要帮我忙哦。」

  「放心吧,我答应过你了,不过你能答应我,一直疼我么?」

  看着一脸紧张的陈洁,我亲吻了下。

  「放心吧,傻丫头,交给我就行了。」

  「嗯。」

  说着陈洁就安心的将脑袋靠在我胸口。

  走在大街上,这天气还真是不舒服,我抱怨了句。不过想想我离开时那不舍
的表情,以及我告诉她我名字时的那种开心表情,我就暗自窃喜。

  在今天我见陈洁前,我绝对不会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不仅将陈洁
顺利的拿下,而且会今后征服妈妈更铺了一条道路。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事事难料
吧。

  回到家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来到爸妈的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有节奏的喘
息声,看来妈妈也早已经睡熟了,我偷溜出去一事应该没被发现。

  回到自己房间,我久久不能入睡,虽然今天战果丰富,不过明天爸爸就要回
来了,伴随爸爸的回来,一系列的问题都将浮出水面,看来我对妈妈的征服路还
是很漫长啊。

  这一夜变的相当的漫长,我也在这漫长的一夜中开始迎接明天的到来。

  ***************************************************************************

  PS:人物陈洁介绍:陈洁自幼家教很严,父母对其期望都很高。由于其性
格腼腆内向,所以直到护士学院毕业为止,都没有交男朋友。虽然由于其面容姣
好,也有男孩子追求,不过从小灌输的不要早恋,认真学习的思想,使她多次拒
绝了她人的追求。对于性知识更是缺乏。

  在毕业工作后,经由王燕护士的介绍,认识了前任老公,其老公十分优秀,
也受过很好的教育,所以陈洁对其也十分喜爱,两人快速坠入爱河,并且结婚。

  但婚后由于男方工作等各方面不顺,对陈洁经常实施家暴,虽然在家人的努
力下,陈洁一次次的忍了下来,不过终于在一次后,忍无可忍的陈洁提出了离婚。

  在其父母的劝说无果后,两人最终离婚,结束了仅仅维持了半年的婚姻。不
过离婚后的陈洁性格大变,不再是腼腆内向,而变得十分开朗。不过对介绍人王
燕产生了极强的恨意,不过表面上却显得毫不在意,和王燕还是关系融洽。王燕
为弥补自己的过错,也多次向陈洁介绍新男友,但都被陈洁一一婉拒。

  离婚后的陈洁离父母也渐渐疏远,没人知道开朗外表下的她在想什么,直到
遇到了他,不变的人生开始发生了变化,也变成了帮助他征服王燕的助手之一。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