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15

【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31章

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31章

  妈妈躺在我怀里,泪水占满我的胸膛,此时此刻我内心一片昏暗,看不到希望,也忘不见一丝光明。

  「你不是很喜欢被别人肏的么?别人肏你,你就像母狗一样趴开双腿媚笑着迎合,你儿子肏你,你就这么大反应,难道我不是男人么?」

  我嘴上不停地讽刺着妈妈,我把妈妈的臻首捧起来,让她看着我。

  妈妈满脸泪痕,伤心欲绝,秀发沾湿黏住俏脸。

  我帮妈妈,理了理脸上的发丝,我死死地盯着她,说道:「难道你儿子的肉棒不大?非要出去玩别的男人!」

  妈妈闭上美眸,嘴角颤抖,眼泪又开始泛滥起来。

  我摇了摇妈妈的臻首,怒吼道:「睁着眼看我!」

  「不睁开是么,那好…」

  妈妈依旧闭着,我心中十分恼怒,粗长的肉棒开始随着暴怒情绪,变长变硬。

  我撑开妈妈修长美腿,本来已经红肿不堪的白虎屄,已经承受不住我的征伐,可是妈妈忤逆我的意思。

  狰狞的巨大肉棒再次挺进生养我的温润如玉的地方,妈妈微微皱着柳眉,细微的闷哼了一声。

  「母狗,睁开眼!你不是很喜欢这种事么?你应该高兴!」

  我开始抱着她的细腰,紧紧地镶在我的胸膛中,开始缓慢抽插起来。

  妈妈再次留下一滴眼泪,滴在我脸上,滑到我的嘴里,咸苦的味道。

  她一定是在骗我,肯定又是利用她高超的演技,博得我的信任,我不能让她得逞!

  她以前就是这么做的,不知廉耻的女人!

  「给我动起来,你不是很喜欢么?把男人换成儿子就没有动力了?还是给我喝下一杯带有迷药的牛奶,你才露出你的淫荡本性?」

  我冷笑着,大力拍了几下妈妈那富有弹性的洁白无瑕大肥臀,几个红色手掌印出现在屁股上。

  妈妈听了我的话,臻首再次埋回我的胸膛,娇躯剧烈颤抖!我知道她的脸一定非常苍白!

  白虎蜜穴内,随着妈妈的颤抖紧张,壁肉瞬间收缩!把肉棒包裹得更加舒服。

  「啊…不愧是极品宝蛤,难怪蒋干对你恋恋不忘,这骚逼真是紧窄。」

  我抱着妈妈的肥臀,狠狠地抽插了几下,每一下都挺进花心深处,花心吸允着龟头,煞是舒服。

  这时妈妈抬头睁开美眸,平静的跟我对视着,俏脸虽然布满泪痕,可是美眸很是平静,就像一潭死水…

  妈妈平淡道:「想要妈妈动么,想要妈妈属于你一个人的么?想要妈妈给你更大的快乐么?」

  妈妈似乎被我打击得有些精神失常了,这不是她能够拥有的神态,起码此时此刻,她不可能会说出这些话…

  我一言不发,静静地开始抽插着,巨茎次次深深地挺进妈妈的花心深处。

  妈妈变得十分奇怪,眼神开始泛起丝丝痴迷,硕大的乳肉被我含在嘴里,她开始慢慢主动起来。

  「小宝,使劲肏妈妈…嗯…」

  妈妈那双纤手按在我的胸膛上,就像一个诱人的美女骑士,不停地上下浮动自己的身体。

  我就像打桩机一样,猛地插入妈妈白虎屄花心最深处,她面若红潮,那一对雪白娇嫩的硕大乳肉不停地晃动着。

  秀发飞舞,纤柔的娇躯被我紧握着,微微的来回摇摆,那淫荡的大屁股犹如磨盘一般,不停地磨成圆圈。

  「嗯…嗯…」妈妈美眸中充斥着情欲的烈火,红唇轻咬,散发出妩媚动人的魅音。

  我望着妈妈那妖艳绝美的古典鹅蛋脸庞,内心深处那股暴虐随之而起。

  虐待她,她是个骚货!你不虐她,她怎么会屈服与你?你看看蒋干,把她虐待得多爽,她都快离不开蒋干了…

  不能!她是我妈,我不能!心底另一个声音在疯狂咆哮,两种不同的声音在我脑海中残暴肆虐,压的我都快精神失常了。

  「啊……」我用尽全力大吼一声,我知道此时的我,眼神肯定像噬人的猛虎,面容扭曲!

  妈妈被我的愤怒一吼惊住了,眼神一呆,停住了抽动的娇躯,她看着我剧烈呼吸的胸膛,扭曲的面容,美眸中闪过一丝惊惧!

  「小宝…你怎么了?」妈妈有些焦急的询问道。

  「我要你成为我的性奴!我要你只属于我的性奴!你!只是!个!性奴!!」我眼球里布满血红的血丝,狰狞的面容让此时的我变得犹如恶鬼般可怕,我语气变得十分阴寒!

  「妈妈现在不想说这个,快点弄完,我们去医院……」妈妈闭着眼,鼻子一酸,美眸中泛起一丝泪迹。

  一想到老爸,我心中的暴怒忽然一降,暴动的情绪开始恢复正常。

  我的情欲也降低了很多,深吸一口气,下身快速上下抽动,妈妈原本红肿的白虎屄,越发红肿起来,那两瓣无暇如玉的阴唇,犹如熟透了的柿子。

  「妈妈,你那里都被我干得红肿了,你看到了么?」我眼中的冷嘲不曾散去,语气也是如此的冷笑。

  「嗯…小宝,快点射出来。」妈妈默默忍受着,阴唇壁肉内那酸麻之意,她已经承受到极限了,她还是主动的猛然一阵狂摇。

  我腰身也开始发麻,抓着她那硕大的丰乳,又拉又扯,巨大的肉茎狠狠地挺进妈妈的花心深处,花心紧紧地吸住我的龟头。

  我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迅速把妈妈拉进怀中,每次妈妈平躺在我胸膛之时,我感觉非常舒服,因为随着撞击肏屄的时候,那两颗硕大柔软丰乳挤压着我的胸膛。

  十分有肉感,我也能够抱着她那肥厚的翘臀,拍几拍,肉浪滚滚。

  「妈妈,我要射晕你!我要射进你的子宫内,我要你那里装满我的特仑苏!」我怒吼一句,紧紧抱着妈妈,似乎想要她镶进我的身体里。

  「啊…好烫…」一股滚烫炽热的精液从龟头出呼啸而出,装满了娇柔的花心,让妈妈一阵痉挛的颤抖。

  布满红潮的妈妈,一脸妩媚动人,高潮的余韵给她增添了无限的成熟妖媚的风情。

  妈妈无力的躺在我怀里,小腹不停地浮动,精美的小琼鼻内,呼出阵阵喘息声。

  「让我休息一会,我们立马去医院。」妈妈揽着我的脖子,臻首侧躺在我胸膛上,微微哽咽道。

  「嗯…」此时的我把那暴虐的阴暗面彻底爆发,刚刚的发泄,只是让我略微的平复下来。

  「小宝…以前的事…我们处理完现在的事,我们再说好吗?」妈妈轻柔的说出这话,可是她的泪就像喷涌的泉水一般,一滴滴流下来。

  妈妈现在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不相信了,在我心中那个完美的妈妈,已经不复存在……

  所以,我沉默了。

  这时项月心进来了。

  妈妈从我胸膛中起来,赤裸的全身暴露在项月心的美眸中,项月心只是略微点头,把那两碗面条放在桌面上。

  我站了起来,在两位绝色美熟女的面前穿起了衣裤。

  妈妈迈着莲步,走到衣柜中,拿出一套保守的长袖紫色连衣裙。

  项月心同是绝美的熟女,也不禁从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艳。

  「小翔,彤彤,先把面吃了吧,有什么事吃完再说。」项月心轻柔道。

  「嗯。」想到妈妈的淫荡与背叛,想到老爸被人杀害,我实在没什么胃口,可是我还是敷衍回答道。

  妈妈一点也没有要去吃的意思,一脸暗淡憔悴,眼神极其阴郁,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像美人雕像一般。

  「你吃不吃?」我问对着妈妈说了一声。

  「你吃吧,我不饿。」妈妈摇了摇头,继续出神,两眼呆滞。

  我不再理会,快速疾步向前,拿起那碗面,狼吞虎咽的吃着,吃相若一头凶残的饿狼!

  仿佛那些面条就是蒋干,蒋有心!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幼稚了!

  我眼眸中充斥着阴毒的光芒。

  「你慢点吃,小心噎着了。」项月心柔声细语的关心道。

  「你陪我把妈妈给拉回来,想必也饿了吧,快吃吧,你做的很好吃。」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轻轻道。

  「我不饿,你快吃吧。等会我跟你们去一趟医院……」项月心说道,她已经知道了。

  「嗯。」

  三两下吃光两碗面条后,心情依旧沉重悲哀,可是那憋着怒火的气息却舒畅了一些。

  「我们走吧。」我淡淡道。

  妈妈机械性的迈着步伐,跟在我身后。

  我发动引擎,一阵轰鸣声响起,我摆着刹车片,猛地踩着油门,车发出犹如野兽般的怒吼,正如我此刻的心情!

  我松开刹车片,把油门猛地一踩,飞快的冲出别墅区。

  寂静的夜,繁华的街道,依旧是如此的熟悉,可是此时的心境,确是如此的死寂,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

  我再次把速度提升,街道,绚丽多彩的虹灯,变成了一条条纤细的射线。

  我从来没有开过这么快的速度,已经接近爆表了。

  尽情宣泄着……

  妈妈像我一般的死寂沉沉,对于窗外的事情毫无察觉,就算察觉到了,也不会有多在乎,她……已经不是她了。

  项月心担忧的望着我,默默忍受着这眩晕的速度。

  街道上的车,飞快的倒退在我眼前。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江城市的人民医院到了。

  我心情此时是如此的焦急,如此的彷徨,手不停地在颤抖,脚就像灌了铅一般,沉重!

  妈妈空洞的眼神,终于泛起一丝惶恐之色,望着那大大的十字架的标志,俏脸上瞬间变得苍白无血!

  那原本红润的嘴唇,早已不复存在。白的无色。娇躯一阵颤动……

  我深吸一口冷气,瞥了一眼妈妈,淡淡道:「走吧,我们去看看老爸……」

  妈妈娇躯剧烈一颤,打开车门跟在我身后。项月心则是在后面,以防她跌倒。

  走进医院,一股刺鼻的药水味扑面而来……

  却让我的心情无比的沉重,当那女秘书在不远处焦急的来回走动,眼中的惊慌压抑不住散发出来。

  我快速跑过去,嘴唇颤抖道:「我…我父亲现在…在哪里?」

  我的手不停地在发颤!心脏剧烈跳动…

  女秘书十分悲痛道:「董事长在……停尸房…」

  轰隆!

  我脑中一片死寂,空白,我脚上有些虚浮,就好像快要跌倒一样,但是我不能跌倒!我不能!

  我恶狠狠地瞥了一眼脸色无色跌倒在地的妈妈,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项月心把她扶了起来,女秘书美眸中捕捉到我对妈妈那一丝恨意,霎时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我没有理会她们,我心中充斥着无比的怒火,要是蒋有心在这里,我一定要杀了他!

  「带我去停尸房!」我声音如冰一般寒冷,瞳孔就像噬人的野兽!

  女秘书全身顿时一颤,后背一股寒意升起。

  立马激灵的向前带路,我走到妈妈近前,扶着她,冷冷一笑极其讽刺道:「妈妈,待会看到老爸,你心里会是什么感觉,你能想象得到么?看着老爸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冷冻床上…你心里内疚吗?」

  妈妈泪水不要命的流下来,掩着嘴疯狂摇头,表情极其痛苦,小声呢喃道:「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

  她哽咽起来。

  来到停尸房,看着白布覆盖着一具尸体,静静地躺着。

  女秘书走过去与医生轻说了几句。

  在旁边的医生走到妈妈身旁道:「你爱人他,烧伤的程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五,我们已经尽力把他复原,可是依旧…」

  医生顿了顿,安慰道:「节哀顺变。」

  医生走了,女秘书也跟着离去。

  我眼中流出了眼泪,很多的眼泪,望着眼前被白布覆盖的男人,伤心欲绝的痛哭哽咽起来,泪水打湿了我的脸…

  我哭笑着,疯狂的哭笑着,停尸房内响起我那惊雷般哭笑声。

  「烧伤达到百分八十五!哈哈哈哈……百分之八十五!!百分之八十五啊!!」我抹了一把泪,眼瞳血红如血,血丝爆裂。

  望向跌在地上,泣不成声的妈妈,此时的她是这么的无助彷徨,美眸中的心碎愧疚,浮现在我脑海中…

  演戏!!又在演戏!!!李彤彤啊李彤彤!你到底要演戏演到多久!

  我过去一手把她提了起来,粗鲁的把她拉到老爸面前,把她绝美的臻首狠狠地压下去,我疯狂如魔般笑道:「哈哈…你看看吧,你揭开白布看看爸爸变成什么样,揭开啊!」

  妈妈的哭声尖锐,哽咽着一言不发,泪水滴落在白布上。

  「你还要演多少次戏才足够,你还要演戏演多久你才会说真话!」我大声吼道,讽刺无比,不留一丝情面!

  妈妈猛然把臻首一侧,她那绝美的侧脸横着,美眸瞥了我一眼。

  轻柔的嘴唇一颤道:「我来揭开。」

  我松开大手,妈妈把臻首抬起来,纤手抹了一把泪,样子就像在狂风暴雨中飘摇不定的小帆船,随时就可能被暴风雨打翻在汹涌澎湃的怒浪中。

  暴雨梨花般的俏脸却给我一种可怜无助的感觉,让我想要去呵护疼惜她。

  我在心里暗暗自嘲,真的可能么?也许在相信她,我的下场就是现在的父亲一样了吧,完整的一个家,瞬间支离破碎。

  真是讽刺以极…

  妈妈慢慢地掀开那块白布,我的手不自觉的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妈妈哽咽着深吸了一口气,毅然掀开那块白布,老爸的遗体出现在我面前。

  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地方是好的…烧伤的程度惨不忍睹,面目全非…就像烧焦的一块肉一般。

  可是脸上依旧能够看出,老爸那刚毅的脸型。

  妈妈看着如此恐怖的老爸,她捂住樱唇失声惨叫一声,受不住惊吓刺激,两眼一黑,晕倒了。身后的项月心,立马扶住了她,当项月心看到爸爸这般景象的时候,美眸中露出震惊,还带一丝害怕的感觉。

  几欲作呕!我能够想到。

  我看着老爸那全身溃烂的身体,那安详溃烂的脸,我笑了,我触摸着老爸的面庞,一切都是这么的安静……

  心里极度的平静,是的,此时的我,却是这种的平静……

  「老爸,那时候你一定很痛吧…我能够感觉到,烈火燃烧,我能够感觉到…」说着说着,眼泪再次狂涌而出。

  想到老爸那苍老的面庞,发白的头发,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关爱,偷偷地陪我打游戏,偷偷地支持我每一个计划,从小到大,老爸就是一个慈父。

  可是他现在却躺在这冷冰冰的停尸房内,我这一刻,伪装坚强,卸下伪装,我眼泪又止不住的流…

  我嚎啕大哭起来,尽情的发泄我心中的惶恐害怕,发泄情绪,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我只知道我想哭…

  我哭得像个小孩,卸下伪装,我其实就是一个孩子,刚刚成年的孩子…

  项月心看着嚎啕大哭的我,她美眸中充满了怜爱,还有一些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项月心望见妈妈已经悠悠转醒,她走到我身旁,带着香气温暖的娇躯抱着我,她柔软的躯体,靠在我身后,紧紧地贴着我。

  「小翔你的路还有很长,你要振作起来。蒋有心还在,你不能倒下…不然谁给你父亲报仇?」项月心绝美的臻首,侧躺在我的后背,轻柔道。

  「嗯…」我仰头闭眼,把这次伤痛再一次收进心底,眼中不知不觉的已经变得如此冷酷无情了。

  我抹了一把泪,鼻子通红,还带着哽咽。

  我静静地把白布拉了起来,再次把爸爸的遗体覆盖起来,我矗立在爸爸遗体边上,足足呆了十分钟。

  「火化…」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妈妈那绝美的鹅蛋脸上,憔悴不已,来的时候只是苍白,两眼还有一丝生气,现在只剩下一具毫无灵魂的躯壳…

  行尸走肉…

  我把妈妈扶起来,她还处在混沌状态还没有恢复过来,现在的妈妈却是我最后的亲人了…爷爷也年老了……

  我扶着妈妈,心里却没有感到一丝亲情,有的只是心寒,阴冷,在侵蚀我,不断的侵蚀我的理智。我的身躯…

  忽然间,发现最亲的人,却是如此的陌生。回想起以往她无微不至的关爱,现在想起来,却不是温暖,而是一股寒冷,害怕…

  她的关爱都是骗人的。

  我离开了冰冷的停尸房,离开了我在冰冷的停尸房内那一股微弱的温暖。

  我不得不离开,当我迈出停尸房那一刻,我全身都被寒冷侵蚀…

  冷就冷吧。

  我无助的望向项月心,发现她一直注视着我,美眸里却是爱怜与那慈爱。

  从那一刻起,我知道项月心是我最后一片净土,在怒浪涛涛的大海上,帆船已经沉没,只抓住了一块木板,使劲往前游去。

  在绝望中发现了一个小岛,那个小岛确实自己的最后一片净土…

  我对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对着她默默点头。

  我上了车,再一次的加满最高的速度,又是接近爆表……我尽情的宣泄着我心中那种无法驱散的痛!

  宣泄了不知多久,才毫无意识的回到家里,一头栽进沙发上,静静地死寂沉沉,诺大的客厅内,只听见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这时妈妈终于从混沌中清醒过来,默不作声的从冰箱内拿出九瓶酒,放在台面上。

  她从电视下的一个拖箱中取出一包烟。

  自顾自的点了起来,我把九瓶红酒开了,拿起一瓶就像喝白开水一样,猛地灌下去。

  在我眼中,妈妈此时抽烟的动作很优雅很好看,美眸充斥着忧伤的神色,食指跟中指夹住那根女士烟,眼神很忧郁,她深吸一口烟,表情开始有了一丝好转。

  吐出香烟,拿起一瓶红酒也灌了起来,项月心也拿起一瓶,慢慢的喝,到最后也灌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喝了多少瓶,台面上的酒瓶越来越多,冰箱内的酒被我全部搬出来。

  我视线模糊了,看着妈妈有了四个重影,脸上很红,泥丁大醉。

  大量的酒精涌上我的脑中,也使我的阴暗面再度浮出水面。

  我踉跄的走到妈妈身边,望着那绝美的容颜,曾几何时,我为这容颜而感到骄傲,现在……心中的女神……呵呵……

  我抚摸着她那娇嫩面庞,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开始意识不清,我开始吐真言了。

  我喝的酒是最多的,妈妈和项月心只是喝了两瓶而已。还不至于像我一样,她们都是经过练过的。

  「妈妈,你知道么,每次…每次你骗我,每次骗我,我都知道!每次都与蒋干偷情,你听他话,真的很听话啊……呵呵。」我情不自禁的讽刺了她一下。

  「像一条母狗一样,低廉卑贱的母狗…你已经找不回自己了,我一直都在!我一直都想要把你挽救回来,我怪我自己的自不量力,我怪自己!」

  「哈哈…到头来,原来不是我不努力,而是你!你知道么,是你把你自己推向地狱!你现在就是一头只知道交配的母猪…」

  「我无论做了多少努力,无论做什么还能够挽救你么,你自己都放弃了自己,我还能怎么办……呵呵。真讽刺啊……」

  我忽然疯狂嘲笑自己,妈妈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听到肯定没有醉,妈妈一定听到了我的话。

  「你还真会演戏…到现在流出来的眼泪,是假的吧,你为了你的性欲,居然欺骗家人,欺骗丈夫,导致家破人亡…呵呵。你真会演戏…」

  我眼泪也流了下来,这算是对自己的悲哀遭遇哭一场吧,然后我又开始说起来:「几时才能让我看清楚你?几时你才能够…才能够把你演戏女王的称号放下…你几时才能够不骗我,我才是…才是…才是你最亲的人!我才是…」

  「蒋干,蒋有心…呵呵,他们带给你什么?无尽的肉欲?还是偷情的快感?呵呵…我才是你的亲人…亲人…」

  我意识开始已经模糊不清了,身体摇摇欲坠,坚持不住倒在妈妈那温暖娇柔的娇躯上,脸上贴着妈妈硕大的乳肉。

  一次性发泄出来,现在我的脑袋很沉,很重……好晕。

  手中的酒瓶一下子掉到地上,我就这样沉沉的睡去…

  「你儿子很爱你,你知道么?」项月心突然说道,声音如银铃般好听。

  「我知道,我却一直在骗他…」妈妈灌了一口红酒,自嘲的摇摇头,惨笑道。

  「你在走我的老路,你还能回头么?」项月心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感慨道。

  「你有性瘾了吧?」

  「嗯…」

  「我的性瘾比你的还大,是小翔没有放弃我,是他把我从地狱里拉回来的。我很庆幸,他给我了第二次生命…」

  项月心摇头苦笑道:「人生的遭遇真是好巧啊…不是么?」

  「是啊…」

  「我们的丈夫都是被他害死了,我儿子也被他害死,你起码还有儿子,我只剩下自己。」

  「我还有小宝。是啊…可我伤害他很深,刚刚的话,我感到自己是这么的失败…呵呵。」妈妈嫩白的纤手抚着无暇的额头,自嘲的苦笑起来。

  「解铃还需系铃人,你才是他内心里最重要的人,他现在完全被仇恨覆盖住了。他看不到。你需要做给他看。」项月心抽出一根烟,点燃,动作优雅,吐出烟雾,十分迷离诱人。不输于妈妈那种优雅。

  「他现在还能听我的么…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那你就听他的。」项月心,若有所指的说道:「他比你的那个蒋干要强百倍,而且发展到现在,你觉得还会介意母子禁忌么?」

  「你与那个蒋干的所有视频我都看过,说实话他真不怎么样…」项月心一脸鄙夷道。

  「嗯…」妈妈点点臻首,似乎认命道:「没想到发展到这地步,蒋有心…你真毒啊。」

  「我要复仇!」

  「我也要!」

  她们美眸中射出毒辣的眼光,项月心女强人,心肠早已变得无所谓了,毒辣异常!

  她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你还是做回你以前吧,虽然有些无用,但是聊胜于无。他以后可能会说一些难听的话,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他不是铁心肠的男人。」

  妈妈闪过一丝坚定,说道:「我会的,哪怕在难听我都会坚持下去…」

  「嗯。」项月心淡淡道:「你的性瘾多大?」

  「有些大。」

  「有受虐倾向么?」

  「有…」

  「嗯,他一定会带你去那个地方的。」项月心又说道:「不要问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嗯…」

  「不要再欺骗他了,他已经承受不住了。」项月心叹了一口气道。

  妈妈表情一僵,随即苦笑道:「现在骗他,已经没有用了,就连我说的任何一句话他都认为是骗他的。」

  「尝试一下吧,聊胜于无。」项月心淡淡道。

  「事成后你会离开小宝么?」妈妈突然来了这句。

  项月心摸了摸熟睡中的我,绝美成熟的容颜中,绽放出她最纯的笑容。

  「不会,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了,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等于是他的。」说完抚了抚我的乱发。

  「嗯。」妈妈点点臻首,沉默寡言起来。

  …………

  一座别墅内。

  真皮沙发上坐着老木搂着一位绝美的熟女,身穿超短旗袍,长筒丝袜,红色高跟鞋,交相映衬,显得她美丽诱人,电眼四射。

  老木喝了一口烈酒,感叹道:「老李…你就这样走了,没想到啊…我千算万算最终还是没有算出蒋有心会剑走偏锋…」

  老木再次猛喝了一口烈酒,眼眸闪过一丝阴辣,喃喃道:「他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