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15

【给予母亲的疼痛】【1-3】【完】

一刺椅篇

  一个房间里,一名少妇赤裸地坐在床上,她波浪长发,五官精致,加上娇嫩欲滴的皮肤,硕大的乳房垂坠在胸前,十分挺拔。

  美人呼吸紧张,因为一名少年推门而进,笑盈盈地看着女子。

  「贱货,准备好了吗。」少年询问道,走进床头,一个巴掌猛地扇过去,美人闷哼一声,左脸颊立即肿胀起来,火辣辣地疼痛蔓延着,嘴角渗出血丝。

  「主人,贱货已经准备好了……」关晴回答道。

  「妈妈,我会让你好好享受的。」少年微微一笑,原来美人是少年的母亲。

  「晨,贱货会高兴地接受你为妈妈带来的一切苦难与疼痛。」关晴轻轻地说道。

  「贱货,来看看我为你准备的刑椅吧。」少年拍拍手,两名男子把椅子搬到房间里来,目不斜视地退了出去。

  「噢,这个一看就是个可怕到极致的东西。」关晴走上前去,这个刑椅像木椅一样的造型,但是是由黑色的金属制成的,上面布满了长达十厘米的尖刺,平均每5厘米的面积就会有一根底部一厘米粗的尖刺。在坐椅上更恐怖的是有一根底部粗十厘米,长竟然二十多厘米的尖刺。

  「噢,妈妈,你坐上这个椅子以后,伸手按一下手部的这个开关。」晨为关晴演示,打开了开关,尖刺上竟然又伸展出无数细小的长达两厘米的倒刺。

  「晨,你越来越有创意了。」关晴咽了咽口水,无奈地说道。

  「妈妈,这个椅子会让你痛不欲生的。」晨搂住关晴的腰,轻吻了她的嘴唇。

  「噢,晨,你的想法就是妈妈的一切,哪怕是真正的死亡。」关晴回吻,轻轻地诉说着。「晨,你想看妈妈被这个该死的椅子折磨么?」「妈妈,非常想。」晨渴望地看着关晴。

  「那你就看妈妈痛苦的表演吧。」关晴婀娜地走到了椅子旁,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小穴,然后对着尖刺坐了下去。

  原先很轻松地坐了下去,但是越到底部就越粗,关晴靠自己的体重,让黑色的硕大尖刺慢慢地进入自己的小穴。

  「晨,现在到了子宫口了……恩…现在进入我的子宫了……到子宫顶了。」关晴呻吟着。

  「妈妈,继续。」

  「噢,老天……啊啊……现在已经刺破了我的子宫了……进入了我的胸腔……」关晴全身都是细腻的汗珠,她潮红着脸,细微地呻吟着。她努力地往下坐,现在她的臀部到达了十厘米尖刺的底部,阻力更大了。

  「啊……晨……好痛……我已经没力气了……」关晴现在上也不行,下也不行,已经没力气往下进行了。

  「妈妈,你可以用你的双手抓住椅子的扶手,借助双手的力气。」晨亲吻妈妈的嘴唇,把她的双手放在充满五厘米长的尖刺上面。

  「啊……晨,你这个小坏蛋……上面全是刺……」关晴抱怨一声,媚眼娇俏地瞪了晨一眼,但是依旧遵循晨的建议,抓紧扶手,将自己送入地狱。

  「啊啊啊啊……啊……恩……痛……啊啊……」关晴的臀部依旧陷入了尖刺当中,现在已经是骨头了,关晴的双手已经鲜血淋淋了,她无法再用力了。

  「晨……帮帮妈妈……啊……」关晴无奈地哀求道。

  「贱货,求我。」晨看着地面已经流淌了母亲的鲜血,从椅子上,慢慢的流淌到了地面上。

  「主人,贱货的骚穴已经被刺破了……疼死贱货了……现在贱货无法完全坐入主人赐的椅子上……求主人帮帮贱货,让贱货早一点沉沦在地狱里……感受无与伦比地疼痛……」晨微微笑道,「妈妈,晨这就来帮你。」

  「谢谢主人。」关晴虚弱地笑道。

  晨转身,坐在关晴的身上,将关晴慢慢地钉在了椅子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关晴痛苦地尖叫起来,阴部中的尖刺一下子顶入了自己的胃当中!下身的尖刺已经深深地刺入了她的大腿骨头和臀部骨头当中!

  「啊啊……要死了……」晨背靠在关晴柔软硕大的乳房上,将自己的母亲的娇躯紧紧地钉在了背后的尖刺上。

  「妈妈,你现在不会死的。你心脏的位置我特意没有安尖刺,就是为了让妈妈你不会死得这么快……」现在的关晴双眼已经无意识地不断滴落泪水,疼痛让她的喉咙发出咯咯的声响,已经没有力气再尖叫了。

  「妈妈,很刺激吧。」看着被钉在刑椅上的母亲,他下身肿胀到疼痛,他拉下拉链,将自己的硕大顶入无法动弹的关晴的喉咙当中。

  穿插了许久,关晴全身都在煎熬当中,恨不得马上死去死去,失去知觉才好。 但是关晴知道,游戏才刚刚开始。她慢慢地缓过神来,为了让晨更快乐,她动起舌头,让晨更舒服,晨插入时,她将舌头收在下面,让晨更深入自己的喉咙,长期的训练让关晴能克制住自己喉咙收到刺激的时候干呕的症状。在晨抽出时,舌头跟着舔舐龟头,让晨更具快感。

  晨感到自己的母亲已经克制住了全是穿刺的疼痛,他释放了下身,让母亲一滴不剩地吞咽下去。

  关晴单单是简单地吞咽动作,就牵扯了全身,痛得直抽泣。

  「晨,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请你尽情地让我痛苦,成就你的快乐。」关晴催眠似呢喃着。

  「妈妈,现在开那个开关吧。」晨眯起明亮的双眸,邪恶一笑。

  「噢。天啦。」关晴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然后伸手按了开关……「嗯……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关晴的浑身在抽搐……「妈妈,我真不敢想象全身都被刺穿的感觉有多疼……但是你现在确实很美……」晨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自己的母亲。

  「噢噢……晨,我愿你一辈子也别尝试这样子的疼痛……」「妈妈,我想看看那根最大的尖刺在你身体里的样子。」晨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对着关晴雪白的肚子。

  「天哪……晨,按你所想的做吧。」关晴鼓励道。

  晨知道关晴不会拒绝自己的任何要求,他就是要提出来,让关晴自己去同意,去感受。匕首猛地插入关晴的双乳之间,关晴闷哼一声,感觉胸膛一凉,匕首已经划下来,将关晴开膛破肚了。

  「妈妈……你的身体里面很美……」

  但是关晴已经听不清了,神智轻飘飘地,带着她去了远方。

  晚上,晨让下人把关晴的尸体从椅子中解脱出来,然后将药水喂给关晴,关晴身上的伤口就全部慢慢闭合,然后痊愈。关晴也幽幽转醒了。

  「妈妈,你发明的药水可以让你尝试千万次的极致死亡,你后悔吗?」晨抱着关晴,温柔地问道。

  「傻孩子,当初你提出这个要求,如果妈妈会后悔,就不会将药水发明出来交给你。你从小就没有爸爸,经历了不快乐的童年,妈妈只要你快乐。只要你想要,妈妈就会给你。」关晴微微一笑,抱着晨。「而且,妈妈也慢慢开始享受各种死亡的过程……很刺激……」

二弓箭篇

  近日晨都在为学校的弓箭考试做准备。中国古时候狩猎的弓箭文化是贵族学校的授课之一,而且晨的老师十分严格,不允许有丝毫的偏差。

  这几日关晴看着儿子日益苦练,却没有大的进展而着急,于是她放下实验室的工作,准备了一场表演,想让儿子放松心情。

  「晨,妈妈为你准备了一场表演。」关晴穿着透明的纯白色睡衣,款款地引领儿子走向表演室。

  当红色的帘幕拉开时,他看到了他可爱的妈妈画着淡妆,站在高台上,一个绞绳垂在她的面前,关晴微微一笑,将自己的头塞进绞绳,然后猛地被拉起,悬挂在高台上!

  关晴脸上本来毫无血色,现在变红了。这种红既不是正常的血色,也不是害羞时的潮红,倒似乎带一点紫色。只见关晴前后左右地扭动着身体,而这种扭动很快转变为一种左右摆动。她现在已经很难吸进空气,乳峰的起伏仅仅是在徒劳地挣扎而已 .

  然后出来了两个日本兵打扮的人。

  「哟西!花姑娘!」日本兵从舞台上拿起一根鳄鱼皮的长鞭,猛地一下抽在了关晴的乳房上。

  关晴徒劳地抖动几下,颈项上的绳索紧紧勒住她的气管,即使疼痛也不能喊叫。细密的鞭子像阵雨一样打在了关晴雪白的娇躯上,让她全身都是紫红鞭印子。

  这时关晴的脸已经变成了一种可怕的紫红色。眼睛睁的很大,血红的嘴唇用力地一张一合,似乎这样就可以得到氧气一样。绞索紊乱的摆动昭示着受刑人已经神智昏迷,现在指挥她行动的仅仅是动物最原始的本能而已。

  然后一个日本兵把关晴的大腿抱起来,让她喘两口气。关晴呛咳一声,缓过气来。大笑道:「狗日的日本人,用水浸过的细小的蛇皮鞭打着人才是最要命的。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我今天就给你瞧瞧厉害!」日本兵怒道!

  然后身后的日本兵放开了她,让她又被绞刑。两个人都拿着用水浸过的细小的蛇皮鞭打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的挣扎幅度越来越小,终于只剩下类似于抽搐的颤动。这时,她那紫胀的脸庞与白皙的锁骨简直难以令人相信属于曾经美丽的同一个女人。关晴口中伸出了粉红色的舌尖,从两片红唇之间伸出来,就像一朵刚刚绽放的玫瑰。

  她的躯体的蠕动越来越微弱,最终停了下来。

  舞台的帷幕被拉上,晨微微一笑,妈妈不喜欢别人碰她的身体,连看也不允许。这次妈妈为了让他高兴,也是克服了自己的心理啊。

  过了几分钟,舞台的帷幕又被拉开,这次的关晴赤裸着身体,站在舞台中间,一道光柱打在她的身上,身上的鞭痕清晰可见。

  「妈妈,你可是死过一次了?」晨问道。

  「是的,晨,妈妈已经被绞刑死过了。」关晴回答道。

  「贱货,你可记得,我说过除了我能掌握你的生死,连你自己可不允许。」「主人,贱货知错了。贱货只是想让主人高兴。」关晴扑通一声跪在舞台上,磕头道歉。「主人放心,贱货已经想好惩罚自己的办法了。」「噢,是吗。」晨看不出喜怒地说道。

  关晴招手,刚刚的日本兵提了桶清水上来。「主人,贱货将把这桶水喝下去。」人喝水是种本能,但一次喝一桶水,这就难以置信了。

  关晴也不多说,将头埋进去专心地喝起来。她的速度很快,一看就是经过了练习的。慢慢地,一桶水去了一半,她的肚子慢慢鼓了起来,她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关晴的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大了起来。终于一桶清水被她凭着意志力和这几天的练习喝了下去。

  等她喝完了,日本兵又抬上来一个大转盘,并把关晴绑在转盘上。

  「主人,请上台来。」关晴挺着大肚子艰难地被绑在转盘上,微微笑道。

  晨慢慢走上去,日本兵递给他一副弓箭。

  「主人,左手持弓,右手勾弦,头部自然转向靶面,眼睛平视前方,两臂举起,高度一般以使拉弓臂在眼睛的水平面上为宜,弓与地面垂直,箭要成水平并同拉弓臂的前臂连成一条直线,两肩自然下沈,调整呼吸,准星对准黄心或黄心垂直线上方的某一个固定位置。把贱货的肚子当成靶子,射贱货的肚脐眼吧。」「妈妈,原来是因为我的学业而担心了呢。」晨微微一笑,内心涌起暖意。

  「主人,妈妈就是你的靶子,用心来伤害妈妈吧。」关晴鼓励道。

  「妈妈,不会让你失望的。」晨拉弓,瞄准目标,屏气射出。

  箭飞射而出!正中关晴的肚脐!穿过了关晴的身体,射在转盘上,发出咚的声音。

  「如果考试像现在这样射的话,那一定可以拿优的。谢谢妈妈。」晨高兴地说道。

  「恩……」关晴闷哼一声,为能帮助到儿子的成绩而高兴。「晨,不如多练习几遍?」晨点头答应,箭箭都射到精准的位置。

  「啊啊啊……晨好厉害……」关晴一遍痛苦得呻吟,一遍鼓励儿子。她早已习惯自己的痛苦给儿子带来快乐。

  「妈妈,看好了。」晨拉弓,瞄准,一箭射中了关晴的右乳头,粉红硕大的敏感乳头被贯穿,关晴更是在转盘上抽搐着身子。

  又是几箭,箭箭都射在右乳房上。

  「妈妈,张开你的嘴,把舌头顶在上颚上。」

  关晴呻吟一声,颤抖地照做。一支箭射来,成功地串起舌头,将关晴的头钉在了转盘上。这剧痛犹如割舌之痛啊,关晴的泪水和血水合着唾液一齐流淌下来。

  晨走过去细瞧,果然是成功了。

  「妈妈的眼睛真迷人,如果是射穿了你的眼睛呢……」关晴终于露出惊恐之色,想摇头,却不能动。

  「妈妈别怕,很快的。」晨亲吻她的眼睛,然后一箭,射穿了她的左心房。

  「我怎么忍心看着妈妈美丽的眼睛被毁灭呢 .」晨看着失去呼吸的关晴,轻声呢喃道。

  三 烧烤篇

  下午,晨和关晴在家中庭院自助烧烤,徐徐的凉风吹来,让人十分惬意。晨一边吃着竹签穿起来的烤肉,一边享受关晴的服务。晨坐在椅子上,关晴穿着黑色抹胸连衣裙,坐在儿子的大腿上,小穴吞吐着晨的硕大,一边细细地呻吟,一边看着儿子吃烤肉。任何一个母亲看着儿子吃自己亲手做的食物都会充满幸福感。

  「晨……好吃吗?」关晴问道。

  「味道很美味,但是妈妈,这肉质太老了。」晨皱着眉,嘟着嘴咽下烤肉。

  「啊……那待会儿妈妈选一块嫩的……恩恩……重新给你烤……」关晴拿下晨手中剩余的烤肉,自己咬一口,确实有点老。但是烤肉不可避免地肉质会被烤老一些,不像做菜油炸的嫩。

  「那我来选。」晨眯眯眼,咧嘴一笑。抱着妈妈冲刺起来。

  「啊啊……好……恩恩……晨……」关晴紧紧贴着儿子,放肆地呻吟起来。

  等结束了这场性爱,晨命令手下拿来干桂圆和烈酒。关晴皱眉,「晨,可不许多喝酒。酒很伤胃的。」「放心吧,是给你这个贱货喝的,而且还是这个嘴。」晨坏笑着,手扣进了还肿胀濡润的小穴。关晴一下子就感觉脸发烫起来。

  「我们历史课上讲到惩罚通奸淫妇的刑罚,里面有个创意挺不错的,我当时就在想,回来一定要在你这个贱人身上试验一番,看是否有那个效果。」晨说着,手下已经拿来了。

  「你拿一根长棍,把这贱人的双脚绑在棍子上。」晨吩咐手下强子。强子忠心于晨,是关晴雇佣强子的时候告诉他的,强子记得当时女主人对他说:「只有晨是你的主人,你不可以反对晨的任何命令。」从刚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强子觉得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非同常人了。

  之前的日本兵就是他和另一个一起的同伴扮演的。

  关晴顺从地躺在草坪上,让强子把她的腿拉到了极限,接近180度地绑在棍子上面。没有穿内裤的小穴呈现在阳光的照射下面,上面还泛着水光,粉嫩诱人。

  感觉到强子的目光,关晴屈辱地闭上眼睛。毕竟平时都是由一个慈母的面貌示人,在每一次的这种极限游戏中,只要有他人在场,关晴都觉得十分难堪。

  「母狗,将这些桂圆干都塞进你的子宫当中。能塞多少塞多少。」晨将袋子提到关晴的身旁。

  「好的,主人。」关晴点头,强子完成任务后就站在旁边了,她拿起桂圆干,一粒一粒地塞到自己的小穴当中。不久,小穴就已经塞不动了,关晴深呼吸一下,用手指往里面堵。

  「啊啊……啊……恩……主人……有一些桂圆干已经穿过子宫项……进入了贱货的子宫了……啊……」关晴呻吟着说。

  「不错,继续。」

  「啊……啊啊……」关晴不断地塞进去,忍受子宫项穿过异物的疼痛感,又过了一会儿,关晴已经无法往里面塞了。「晨……主人……已经进不去了……子宫……子宫已经满了……啊啊……」「乖,主人找个东西来帮你。」晨拿来一个木棒,放到关晴的手中。

  关晴认命地闭上眼,她从来不会违背晨的意愿,颤抖着手,将木棒放在小穴的外面,双手用力,将木棍往里面挤压!一瞬间,整个庭院都充斥着关晴痛苦的尖叫和呐喊声。

  「啊啊啊啊……子宫……子宫已经要被塞爆了……子宫项都被撑大了……啊啊啊……主人……」关晴再怎么用力,桂圆干都已经塞不进去了。

  「好了……可以了……估计古时候的淫妇也没有被这么狠地虐待吧……母狗辛苦了……」晨将关晴的手拿开,看见母亲的小穴颜色娇艳地快要滴出血来。

  「妈妈,当初我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呢。小腹都凸起来了……妈妈真用功……那就奖励妈妈当初分娩我的时候都没有享受过的疼痛吧……」晨将烈酒一点一点地灌入关晴的小穴当中,「当桂圆干遇到烈酒,会膨胀到晒干后的体积的两倍不止……你的子宫会慢慢地被到极限,然后被撑破,就像生孩子的大血崩一样。然后你会慢慢地流干血……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关晴无奈地呻吟:「这样的死亡比瞬间死亡疼痛难受百倍……」「骚货,我就是喜欢看你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充满了美感……」晨灌完了烈酒,然后松开关晴的脚。

  「妈妈,给我烤一个真正美味的烤肉吧。」晨要求到。

  「好的,母狗起来给主人烤。」关晴挣扎地站起来,桂圆干在子宫当中摩擦,那感觉疼痛酥麻,让她站都站不直。

  「我要挑这两块最嫩的肉。」他揉捏着母亲雪白而硕大的乳房,两个手指用力一掐关晴逐渐肿胀起来的乳头,关晴呻吟着站不稳,倒在儿子的怀里,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背却不由自主地挺起来,让儿子的手指好好爱怜她的乳头。

  她的乳头因为为晨哺乳变得硕大,被晨一捏,乳头肉被压扁,想要被掐下来一样的力道,关晴明白儿子想要烤她的乳房。「你小的时候,妈妈为你喝奶,现在你长大了,妈妈的乳房给你当烤肉吃。晨,妈妈的身体都是你的,妈妈会为烤出最美味的烤肉。」只要晨想要,她就会给他最好的。这就是关晴的想法。在儿子面前各种姿态都展现出过,基本的羞耻心里早已经被磨灭了。她乐于自己的身体能为儿子带来快乐。

  「晨,等妈妈一下,妈妈去拿些工具。」关晴微微一笑,然后步伐蹒跚地离开。

  晨坐在椅子上等妈妈,这个游戏不仅仅是他主导,每当妈妈自己有什么想法,要求晨给予她无与伦比的疼痛的时候,晨总是兴奋无比。而关晴也知道,所以她自己也会让游戏变得更加刺激,哪怕是让她痛不欲生的代价。她已经离不开这个游戏了,每当接近死亡的时候,她总是战栗着性奋起来。

  当关晴回来的时候,她的小腹已经像三四月的孕妇一样鼓了出来。关晴跪在晨面前,拿出一个手掌型的木板。「晨,还记得这个是什么吗?」「这是小时候我不听话的时候,你这个贱货妈妈拿来打我屁股的木板。」晨接过来,拿在手上。

  「那疼吗?」关晴微笑着看着晨,但是她可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桂圆已经膨胀起来,将她的子宫撑变了形,现在她一动,就像有木棍绞她的子宫一般疼痛。

  「非常疼,妈妈。」晨瘪嘴,撒娇地回答。

  「那现在百倍地奉还给妈妈的乳房吧。帮妈妈松弛一下肉质吧,乳肉在烤之前,要击打成紫红色才肉质鲜嫩。」关晴看着晨,说道。

  晨点头,一挥手,木板狠狠地击打在关晴硕大的乳房上。关晴闷哼一声,乳房已经青紫了一片。

  关晴将乳房挺起来,双手死死地攥在身后,让晨更好地施力。

  晨不断地击打,乳房在他的不断努力下,渐渐地遍布了紫红色的痕迹。当第一次的伤痕上再次受到伤害时,疼痛会加倍。

  「好了,贱货的乳房已经被松弛了。现在用这个铁签刺穿贱货的乳房,让烤肉更入味吧。」关晴制止道,递给晨一盒烧烤铁签 .

  「但是贱货,我现在想用木板打你的耳光。来报复我小时候的疼痛。」晨将关晴的秀发顺道耳后,温柔地抚摸她的脸颊。

  「贱货的一切都是你的。」关晴颤抖地顺服道 .

  「让儿子打你的耳光,你还真是个贱货。」晨羞辱道。

  「是的,我是个贱货。」关晴闭上眼,重复道。

  木板呼啸着打在关晴脸上,关晴被打趴在草地上,然后又马上挣扎着跪直。

  右脸颊已经遍布火辣辣地感觉,嘴里咸咸的,关晴知道已经流血了。但是巨大的羞辱感比起疼痛更让关晴全身颤抖。

  接下来又啪啪的几个耳光,把关晴打得头晕目眩。

  晨总算打算暂时放过母亲,拿起铁签,对着母亲的乳房穿刺而过。

  「啊啊啊……啊……」她小声地尖叫起来。

  当铁签贯穿后,又被拔出来,如此反复地刺穿,如此乳房已经伤痕累累了,晨又将铁签对准右乳头,顺着乳腺刺进了关晴的身体里。

  「啊啊……啊……」关晴无法忍受地摇晃着头,「实在是太疼了……」「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了。」晨安慰道,然后用力将铁签刺穿了关晴的肋骨,铁钎的另一头居然从背后穿透出来。

  「呃呃呃嗯嗯……啊……要死了……」她无神地呢喃……「这样子才像是烤肉嘛……」晨满意地道:「左边是心脏就算了……我还想看贱货妈妈被古代刑罚虐死的效果呢……」关晴无奈地忍痛准备站起来,但是如今肚子已经被涨到五六月孕妇般大的样子了,子宫一直都是绞痛着,她只有先趴在草地上,然后再曲起双腿慢慢站起来:

  「小坏蛋……恩恩……都不来帮帮妈妈。」

  「妈妈痛苦挣扎的样子,是我看起来最性感的样子……晨最爱看,所以晨不会帮妈妈的……」关晴被儿子这样子夸赞,即羞耻又觉得甜蜜,她微微一笑,又让脸颊生疼。

  她走到烧烤架前面,发现烧烤架正好在她乳房下面一点的位置,当下就知道儿子是早有预谋的。无奈地摇头,她深吸一口气,将乳房俯身放在烧烤架上:「晨,你看好了……」烧烤架上瞬间发出脂肪被烤的吱吱声,同时响起的是关晴痛苦的呻吟:「啊啊啊……天哪……」这样子过了一会儿,关晴发现上面的乳肉无法被烤到,于是她将乳头放在中间,将整个乳房平放在烧烤架上,整个人都扑在烧烤架上了。

  刚开始的剧痛,过了一会儿关晴便发现烤死了的肉已经不会再疼了。乳房被烤出了焦黄的色泽,并发出诱人的烤肉香味。

  关晴镇了镇神,将调料均匀地刷在了乳肉上。这时候,关晴觉得都头晕目眩了。

  「主人,请享受美味的烤肉。」关晴强撑着走到儿子面前,她的肚子已经如十月怀胎的孕妇一样了。晨发现她的小穴已经开始淌血了。「贱货的子宫已经被撑坏了……」晨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乳头,一口将乳头咬了下来。平时被肆虐无数遍的乳头就被咬了下来,「乳头有嚼劲,乳肉很嫩。入味了恰到好处。谢谢你,妈妈。」「你喜欢就好。」她脸色已经很苍白了,但是因为晨的满意而很高兴。晨咬下一块乳肉给她,她吃了也觉得很不错。

  等晨把两个硕大有料的乳房吃完,她的妈妈已经没有乳房了。她的肚子因此显得更大。

  吃饱后,晨拿出平板电脑看电影,关晴躺在草坪上,渐渐地失血。

  当晨看完了一个两个小时的电影时,关晴躺在草坪上已经一动不动,细微地呻吟和不断地轻微抽搐让晨知道关晴还没有死。他走过去,双手挤压关晴的腹部。

  「啊……疼……晨……」关晴用尽全力挣扎,但是全身都使不出力气来。

  如此一会儿,关晴终于失去了意识,因为失血过多而停止了心跳,也停止了无尽的疼痛。

  晨看了看表,到关晴死亡,已经有了4个小时了。晨觉得这样的死法无比有趣。

  从此一段时间,关晴在做饭前,工作前,干家务前,晨都用用桂圆干和烈酒来增添乐趣。当然,他也学着控制分量,桂圆干越少,母亲就死得越慢。比如上班前,就少量。在家里干家务就大量,让她随时在子宫撑裂的痛苦中沉浮。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