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8, 2014

母親的背影 ~8完

聽到母親的話我驚呆了,父親知道了!知道了?!   
“怎麼知道的?怎麼可能?”   
“……”“上個月跟他商量你報哪個大學,我說S大好可以經常回家。他突 然發火,說我:回家回家,你就那麼想他回家!?”   
“然後呢?”   
“然後沒說什麼了,不過從他的態度我能感覺到,他應該知道了。”   
“不會,就他那個脾氣,知道了肯定發火的,嘿嘿。”邊說我邊摸了一下母 親的屁股。   
提到父親總能讓我格外興奮,我拉過母親的手按在了我勃起的陰莖上。 “別鬧,大白天的。”   
“想死我了,媽……”   
“別鬧了,你爸都知道了,你就饒了我吧。”   
“知道了就更沒啥可怕的了,嗬嗬。”   
“你怎麼這麼混啊!”   
我把手伸進她的內褲後,母親就閉上了雙眼和喋喋不休的嘴。   
“好濕啊!憋壞了吧?媽……”   
我耐心的玩弄著母親濕濕的陰戶。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太喜歡看母親咬 著嘴唇忍受我我侵犯的樣子了。   
拉著母親進了自己的房間,略帶粗暴的剝下褲子和內褲,把嘴了上去。沒有 洗澡的陰戶散發著淡淡的腥臊味,太喜歡這個味道了。   
舔弄了很久,母親顫抖的忍耐著。   
“怎麼不罵人?”   
“罵什麼人?”   
“我最喜歡聽你舒服時罵我艸你媽呀了。”   
“別鬧了,快點把,你爸回來就完了!”   
母親心裏想著父親,無法集中精力,很難達到高潮。   
那天我用盡了所有方法,超長發揮在母親的兩個洞裏耕耘了一個多小時也沒 有聽到那醉人的“艸你媽呀”   
在她的肛門裏發射之後那種厭惡感再次襲來,開始認真思考如何麵對父親。   
他是怎麼發現的呢?我們應該沒有任何漏洞啊!   
擔憂也是沒有用的,晚上父親回來感覺他明顯瘦了。但是言語中看不出異樣, 整晚的話題都是考試的發揮估分和誌願學校專業。   
我算是正常發揮,應該可以報一個二流的重點院校,回來之前已經跟老師溝 通過。就是等成績了。父親建議去北方的G大,他的朋友在那個學校當領導,可 以照顧。據說分數下來就可以知道能否進去。我當時沒有太多的想法,想起母親 下午的話,試探性的說了句“S大也不錯。老師推薦來著”   
父親的臉色有些變化,他應該猜到了母親跟我說了什麼。   
“大男人的不要那麼戀家。”   
說完後,他站起來回房睡覺去了。留下我和母親麵麵相覷,我也覺得他不太 正常,但是又不像是很生氣的樣子。   
看看父親沒什麼反應我也很快就忘了煩惱,第二天開始跟同學歡度暑假。估 分很理想,G大也好,S大也罷都隨便吧。   
幾天過去沒見發生什麼,母親的戰戰兢兢也漸漸過去了。跟以往的假期一樣, 騷動的我又開始在早上父親走後把母親拉進我的房間。   
就這樣過了幾天,一天早上父親走後我照例挺著晨勃的陰莖嬉皮笑臉的走向 母親。母親白了我一眼,“去去,今天開始不行了!”   
“怎麼了?”   
“那個來了!”   
“啊?!”母親那討厭的親戚不識相的來了,暈!   
雖然那個來了還有後門可以頂替,但是每次剛來的時候由於量特別大,母親 總是堅決抵抗,可以用一下後門也要等到後麵幾天流量少了之後。  “你看我硬成這樣!”   
“行了,你也休息兩天吧。每天想著這事兒,我看你上了大學怎麼辦!”  沒辦法隻好忍著,好不容易熬了兩天,第三天晚上我就開始纏著母親要搞她 的屁眼兒,母親應付我說明天早上看看。   
記得那天是星期五,通常父親會很早就走,可是這天他一點也不著急。說是 要晚一點。   
我賴在床上像熱鍋上的螞蟻,終於母親呆不住了,說了聲先走,就去上班了。   
從前一天晚上就開始想著如何在母親屁眼兒內發射的我失望至極,在床上賴 了一會,被尿憋起來去衛生間。   
父親坐在沙發上開著書,一點也不像要去上班的樣子。   
“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從廁所裏出來想回房間的我被父親叫住了。  完了,看來還是有情況,我的頭皮一下子麻了起來。   
“坐下。”父親平靜的說。   
“高中畢業了,你也就該離家了,咱倆該好好談談了。”   
我抬頭看了一眼父親,他並沒有盯著我,而是看著眼前的煙灰缸,拿著香煙 的手有些發抖。   
“很久沒有跟你單獨在一起了,還記得你剛會走的時候,我帶你去公園,你 穿著開襠褲搖搖晃晃的樣子……像昨天一樣。”   
“平時我的工作忙,很少跟你在一起。你可能感受不到爸對你的期望!這個 世界上我最親的人有兩個,一個是你,一個就是你媽。這麼多年我的寄托都在你 身上了。”   
父親開始回憶跟我的點滴,說著說著,眼眶開始發紅,我第一次看到父親哭 了。   
“你平常總說你已經長大了,但實際上你還年輕,還不懂事兒,你說是嗎?”   
“嗯……”父親的眼淚帶著我也開始跟著哭。   
“你知道被自己最親的人傷害有多痛苦嗎……”   
望著淚流滿麵的父親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他早就知道了……   
他流的是委屈的淚水,可以想象他有多憤怒,有多絕望。被他最愛的兩個人 傷害,他肯定想發作,以他當過兵的脾氣他甚至可能想到殺死我們。他選擇了沉 默,選擇了忍耐。   
他不想失去這個家,不想失去母親,不想失去我。跟母親做愛時提到父親總 能讓我非常興奮,曾無數次幻想過今天的場景,父親會怎麼對待我?但是從沒想 到會是這樣一個平靜的談話,會麵對一個委屈的淚流滿麵的父親。   
“爸,對不起,我錯了……”我大哭著說。   
那天父親說了很多,從小到大我犯過很多不可原諒的錯誤,這次也是一樣父 親可以把它當作一個孩子的錯誤,因為他不想失去我們。   
最終兩個男人達成了兩個約定:今天的談話對母親保密和我選擇報考G大。   
對我來講那天是灰暗的,從頭至尾我不知道父親是怎麼發現我們的,不知道 父親為什麼強調不要讓母親知道我們的談話,甚至為了防止母親起疑他還暗示我 用不著突然改變什麼,反正要離開家了。   
當晚母親果然狐疑的問我父親早上幹什麼賴在家裏不走。我已經決心遵守男 人的約定,在這個夏天,為這荒唐的關係作一個了斷。第二天早上父親上班後母 親主動來到我的房間用手幫我發射了一次。我也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又開始在 每天父親上班後耕耘母親。   
高考成績出來後,返校按照父親的意願我報考了G大,母親並沒有提出反對。 接下來的暑假,我去親戚家很長時間,跟母親在一起的時間很短。   我前往學校報到前的一天,父親說要去單位值班(應該是故意躲開的)。母 親破天荒的在我的房間跟我纏綿了一個晚上,隻記得被我折成一個“2”字瘋狂 抽插的時候,母親嘴裏漏出了一句:“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了,弄死我吧!”   
第二天我離開了家,到了大學我像是變了一個人,開始變得內向,一直到大 三的寒假,兩個春節我都沒有回家。每每跟母親通電話,她都會在電話那頭哭泣, 質問我是不是為了躲她不回家。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躲母親或是躲父親還是躲我心 中的魔鬼。
  大三的寒假,我終於回家了,從父親嘴裏得知了一個令我震驚的消息。母親 的子宮上生出腫瘤,已經做了子宮和卵巢的切除。
  “這是報應,應該受的懲罰。”母親說。
  我的心都快碎了,為了我這個混蛋兒子,父母承受了這麼多的痛苦,我該如 何報答你們!?我發誓我要永遠對你們好。                (全文完)

Sunday, March 9, 2014

「家庭乱伦篇」我与妈妈的秘密

 小时候我住在一个大院里。大院里有一个大男孩,我们小孩都叫他强哥,那时也就十六七岁。他的老爸在深圳,就他和他妈妈一起住。
在我的记忆中他妈妈也颇有几分姿色,看起来也要比同龄妇女年轻些。他们母子都很和善,只是不大喜欢和邻居往来--在那时也算得上是怪人了。母子俩很亲密,经常可以看到他们俩手挽手的出门。旁人看着也不觉得有什么。有一天晚上,大家都睡下后,强哥家忽然吵了起来。大家起来后,就看到强哥他爸拿着菜刀追着强哥出门,而强哥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大家忙将父子俩分开。众人劝说了一会儿,云姨才哭着出来,她的头发有些乱,身上的衣服看得出来也是匆忙间穿上的。大家一边劝说着他们一家一边也试着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可强哥只是低头不语,云姨只是哭,强哥他爸只不住地骂着畜牲,要砍死强哥,一家人谁都不肯到底说出了什么事。没多久居委会的来了,后来派出所的也来了,人们也就慢慢散了去。过了没几天,就有人从居委会主任的口中掏出实情来,并慢慢传开了:原来强哥和他妈妈有奸情,那天强哥他爸坐顺风车回家,刚好给逮住了。
这事对强哥母子打击很大,云姨仿佛老了许多,总是低着头走路,强哥也总躲着人,神经兮兮的,仿佛别人会上去揍他一样。强哥他爸后来象是原谅他们母子俩了,那事过了大概一年就把他们母子俩迁去了深圳。后来我们家也搬离了那个大院。如有和我同住那大院的想来也应记得那事,只是肯定猜不出我是谁。   
 强哥的事在大院里哄动一时,大家在茶余饭后都爱谈论“葡萄棚那一家”(因强哥家有种葡萄,而整个大院就他们家有,故名)。
那时候我还小,对男女之事半懂不懂的,而大人们也总是故作神秘,在议论那事时老轰我走。为此我很讨厌。后来我见人们议论多了,不觉很有些反感,认为人们太多事,颇为同情强哥母子。
有一次我在房里睡午觉,妈妈和几个妇女在客厅闲聊。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葡萄棚那一家”,也不知怎么几个较为年轻的开始互相取笑“小心你儿子长大后也爬上你床!”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一个大婶撘话了,她笑对我妈说:“你长得那么俊,你儿子长大不爬上你床才怪哩!”其他女的马上附和,顿时一片哄笑。那个大婶的一句玩笑话竟象刻在了我脑子里,让我终身难忘。
在我进入青春期后,我就常幻想着和妈妈做爱,可一直都没有机会--因为各方面条件都没有。我长大后才慢慢收起了对妈妈不轨之心,可对母子乱伦的事却一直很感兴趣。在大学我曾听说过两宗母子乱伦:有一个派出所所长无意中发现他的老婆偷偷去做了人流,他是结扎过的人,当然就知道那孩子不是自己的。在他严刑拷打下,他老婆先是说在外头被人强奸了,可又怎能瞒过办案多年的丈夫。

最后迫于无奈说出了真相--她被儿子乘丈夫不在时强奸了几次。这个所长怒气冲冲地找到儿子,一枪把自己的儿子毙了。后来他也就坐了牢。    
还有一个儿子和自己妈妈通奸,被做父亲的知道后狠狠地揍了一顿,母子俩也就不敢了。后来儿子讨了老婆,做父亲越想越不甘心,竟要儿子让老婆出来给他睡睡,他儿子竟然也答应了,可他儿子怎么也说不通自己老婆。后来他竟协助父亲把自己老婆给强奸了。    

我想,世上母子乱伦的不少,只不过鲜有为人所知罢了。特别是那些短暂的母子情就更不为人所知了。

在我长大后,在我不再对妈妈有非份之想后,没曾想竟又和妈妈有了一段朝露般短暂的经历。那是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事。有一天妈妈突然请了公休假来看望我。

对妈妈的到来我感到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和爸爸呕了气才来的。那时我还住单身宿舍,是每人一个房间的那种。
妈妈来到我只好把床让给她睡,自己睡地上。刚开始两天还没什么,可慢慢的又被妈妈吸引住了。

妈妈那时四十出头,还不显老,身材也保持得不错。我那时已有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特想女人,和妈妈朝夕相对,越看越觉得妈妈好看,越看越是冲动。而妈妈在我面前穿着也很随便,有时候换衣服出去也只是让我转过身去,待我也很亲切。这本来没什么,可因为我心中有鬼,所以总觉得妈妈象是在勾引我。这天晚上10点来钟我就睡下了。不久妈妈冲过凉后进了房。当时她穿着一套短袖白底带花睡衣,刚洗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显得妩媚又秀气,而那雪白修长的双腿更使我怦然心跳。妈妈进房后就坐在床边吹她的头发,还将她的脚适意地搁在我身上。昏了头的我又觉得妈妈象是在挑逗我,犹豫再三后就试探着伸手把妈妈的脚握住。妈妈也没挣脱的意思,只顾着吹头发,由着我抚玩着她柔软的双脚。这时我更相信妈妈是在挑逗我了。我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不禁偷偷吻了吻妈妈可爱的素足。    

妈妈吹完头发,也没理我就睡下了。我大失所望,心想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我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后来妈妈起来了,问我为什么睡不着。我嘟囔着自己也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妈妈就说既然睡不着就聊聊吧,说着就躺到我身边,还将我的左手放到她的腮边轻轻地握着。我怔怔地看着妈妈,觉得她的目光好温柔,好妩媚。我顿时重燃希望,重又兴奋起来。    
我和妈妈先是聊她和爸爸吵架的事,听她诉说爸爸的不是,后来就把话题扯到我身上,这几乎和我预想的一样!妈妈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妈妈听了就调皮地模仿一首歌里的一句“你没有女朋友?当然不信了。”说完开心地笑了。    

我这时不知怎么就认定了妈妈确实在挑逗我了,我决心把它挑明。想了想,我就有办法了。我先把话题转到我小时候的一些琐事上,然后再和妈妈聊起我小时候大院里的邻居。最后,我鼓起最大的勇气,颤抖着问妈妈:“你还记得‘葡萄棚那一家’吗?那家真有意思。”妈妈听了惊讶地望着我,她从我的神态中明白了一切,她好象不认识我似的盯了好一会儿,然后似怒非怒地摇摇头,低声道:“夜了,早点睡。”说着就要起来。    

我明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心中是又羞又愧又恼,想也没想就一下压在妈妈身上。压到妈妈身上后我就有些害怕了,可我随即发现妈妈并不十分生气,对我的鲁莽她只是感到又可气又好笑--尽管她装出很生气的样子。而妈妈温软的身体和身上的体香又使我欲火大盛,我紧抱住她不住地求她答应我。刚开始妈妈很坚决地要我放开她,可在我死死纠缠下语气慢慢软了下来,目光也充满了怜爱。在一阵长时间的犹豫不决后,妈妈终于低声答应我“就这一次。”    

妈妈并没让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光,我们也没缠绵的爱抚,更没有激情的拥吻;匆匆的前奏后,我和妈妈各自将裤子脱下了,我很是兴奋,可妈妈却显得很平静,闭上眼躺着由着我…当我将肉棒缓缓插入妈妈温润的小穴时,我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头脑昏乎乎,说不出的兴奋与紧张,我不顾一切地抽送着,忘情地享受每一丝的快感…    很快我就到了高潮,当我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小弟弟很快就缩作一点,稍稍一动就从妈妈小穴里脱离了出来。我坐了起来,心中很些不安,也有点不知所措。而妈妈看起来要镇定些,她起来穿好衣服就去了卫生间。等她回来后,我们也没再交谈,默默地各自睡下了。我躺着很久也未能睡着,心中有时象吃了蜜一般甜,有时又觉得很对不起妈妈,心里很内疚。我脑中不时浮现那个大婶的话“你长得那么俊,你儿子长大不爬上你床才怪哩!”我不禁苦笑,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一语成谶?在胡思乱想中,过了良久我才沉沉睡去。那天晚上,我想妈妈也是一晚没睡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上班了。那一天我象梦游一般地混过去了。当晚上我回到宿舍时,我原以为妈妈已走了,可没想到妈妈还在!她正与一个和我同住的同事聊得高兴,还盛情邀请他一道吃饭。    

吃饭时妈妈仍与那个家伙聊得起劲,可也没冷落我,不时也会和我说说话。妈妈穿着蓝碎花的白色短袖睡衣,长发随意地扎在脑后,处处透着成熟女性的味道。我的同事好象也被妈妈吸引了,我发现他不时偷偷打量妈妈雪白修长的腿,这使我很不高兴。但是也多亏有他在场,不然我们母子单独相对不知有多尴尬了。不过在吃饭时我慢慢发现,妈妈其实对昨晚的事好象也不怎么在意,她让那个家伙和我们一起吃饭主要是为了我--怕我尴尬,而且看我的目光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我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内疚感一扫而空,心中竟生出有如初恋般的甜甜的喜悦。    

吃过饭,我少有地和妈妈一起做家务。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话语,可那感觉很温馨,就象新婚燕尔一般。    

这天晚上,我们很自然地做了爱。妈妈仍不肯让我帮她脱衣服,不大愿意和我接吻,更不让我吻她的私处。不过我仍获得极大的满足。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妈妈天天做爱。妈妈也渐渐放开了,在我可以忘情地亲吻她身子的每一处--当然包括私处--的时候,我们很快就水乳交融了。    在妈妈离开的那天,我们都很不舍,可也没说什么。看着妈妈平静地收集好东西,平静地离开。我感觉就象又失恋了一次。    

2楼楼主说:过了一个多月,我请了探亲假回到家里。爸爸他们很奇怪我怎会在那时而不是在春节回去,可也没多问。使我感到惊讶的是,妈妈无论有人没人,对我跟从前一般,我们之间象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后来我忍不住了,有一次趁客厅就我两人的时候我一把抱住妈妈。妈妈急忙把我推开,并迅速离开了。此后,妈妈就不会再和我单独相处了。我感到很失望,可仍不死心。    

这天晚上,妈妈独自去喝同事的喜洒。我感到机会来了。吃过饭,我就守候在回家路上一处较僻静的地方。到了7点来钟,妈妈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当时四下无人,我不顾妈妈的反对硬把她拖到路边难以发现的角落里。妈妈低声责骂着我,我紧搂着她不住地求她原谅。后来妈妈没再责备我了,身子也软了下来。我就抱着她狂吻了起来。此时我是那么的激动,竟想脱下妈妈的裤子就在路边和她做爱。妈妈被我吓坏了,她激烈地反抗着,说什么也不答应。后来没办法了,我就提出到外头开房。妈妈还是不答应,她既怕公安局的查房,更怕遇上认识的人。我怎么劝她也没用。    

我们俩就这样耗着,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感到自己全身发热,体内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欲火。当时我甚至觉得:如果那晚不能和妈妈做爱,自己就会被欲火烧死。    

我急促地想着一个又一个的办法,可又沮丧地发现没一个可行。就在我快绝望时,我灵光一闪地忽然想到了妈妈的单位。那是个小单位,晚上没人上班,也没人值班,周围也不会人来人往的,的确是个好地方。    

我高兴地跟妈妈说了后,开始妈妈还是不肯答应,后来在我的不住哀求下才勉强答应了。    

我跟妈妈回到单位,偷偷地进了去,就象做贼一般。妈妈也不开灯,我们摸索着进入她的办公室。因为有路灯的灯光照进来,办公室要比外边的走廊亮些。办公室有两张桌子,一张是妈妈的,一张是另一个女的。进了办公室,妈妈就下意识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由于紧张和感到别扭吧,妈妈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此刻我也不管那么多,先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然后上前将妈妈抱上桌面就动手帮她脱身上的衣服。妈妈犹豫着不想脱衣服,我就跟她说不脱衣服会把衣服弄得很皱的,她想了想就由着我帮她把衣服脱光了。    我迅速地将妈妈身子亲个遍,为了讨好她,连她脚也亲了,并将脚趾含在嘴里。妈妈轻笑着挣脱了,这时候她才没那么紧张了,并示意我快些进入。我知道她是急着想离开,于是再草草亲了亲她的下身后,就靠上前去,将肉棒缓缓插入。    

我感觉到妈妈里面很干,妈妈也轻声地呻吟了起来,我就停住了。妈妈见状忙说不要紧,并让我继续。我也已欲火焚身,也顾不得了,就抱紧妈妈慢慢抽送起来。    

过了一会儿,妈妈里面没那么干了,我就加快了抽送。可我的动作一大,那桌子就开始响了起来。妈妈忙让我轻些,这时我又怎能控制自己?我想也没想,就将妈妈整个抱起放到地下,继续疯狂地抽送着,直至到高潮。    
完事后,我直感到整个人都象给掏空了,全身无力,可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我躺着动也不想动了。妈妈却很快地起了来,匆匆忙忙地清理着身子及地板,见到妈妈这样我也只好起来和她一道清理干净,并很快就离开了。和妈妈的这次“幽会”我是获得了极大满足,可心里总感到过意不去,感到对不起妈妈。第二天下午,我就离开家回去了。   
 
直到这一年的春节,我才再次回到家里。春节期间有两天晚上老爸去了地方,那两晚在夜半时分我偷偷摸进妈妈房间和妈妈做了爱,两次妈妈都不愿意,怕被家里人发现,特别是第二个晚上,开始妈妈是很坚决的,后在我苦苦纠緾下才半推半就地迎合我。这两个晚上,我觉得有些无趣,虽然也很亢奋也到了高潮,可总找不到以前在宿舍和妈妈在一起的感觉。春节过后没多久,我就认识了现在的老婆,我对她几乎是一见钟情。我花了好些心思才让她成了我的女友,继而成了老婆。有了她后,我对妈妈的情欲才淡了下来,当然这也与跟妈妈最后两晚给我的感觉有关,何况我和妈妈的确是难得有机会的。    

我交女友后,我和妈妈就恢复了从前的母子关系,就象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从不提起。我一度认为,我和妈妈之间再不会发生什么的了。    

我和女友在一起大约两年,就张罗着准备结婚。我原想回家摆酒的,可女友家人不大乐意,而我也已有了房子,再者家里人也不反对,于是就在当地摆酒了。    

在我结婚前差不多一个星期,老爸和妈妈就来帮我准备婚礼,并和我同住在新居。也不知为什么,那几天妈妈看起来好象特别的美,而我们又常常单独相处,这就使我又有些动心了。可我不想再勉强妈妈了,同时因为有爸爸在,也真的没什么机会,因此也不敢做出什么举动来。 
   
到我结婚前一天,家里人都来了,爷爷也来了。吃过晚饭,爸爸就送爷爷回酒店休息。新居里就剩我和妈妈。我知道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可我也担心爸爸说不上什么时候会回来,再说妈妈可能也不会答应的。
    
我和妈妈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妈妈对电视节目似乎饶有兴趣,而我却着迷于妈妈。妈妈又是穿着一套短袖的白睡衣,端庄秀丽的脸庞仍不显老,全身上下透着迷人的成熟女人味,特别是那修长白晳的腿仍是那么诱人。    
我被妈妈弄得欲火高升,可又迟疑着不敢靠向妈妈。在我犹疑着的时候,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9点钟的时候,我已彻底失望了。我不禁暗暗盼望爸爸早些回来,好让我快些解脱。    
大约9点半的时候,爸爸忽然打了个电话回来,说今晚要陪着爷爷在酒店住,不回来了。我一听真是心花怒放,我也不知和爸爸说了些什么了,我真是好感激好感激他,直到现在想起我仍对爸爸充满感激之情。    我放下电话时,妈妈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我就告诉她今晚爸爸要留在酒店陪爷爷不回来了。接着我又补充:“妈妈,今晚就我们两人了。”妈妈马上就看穿我心中所想了,红着脸转过头去。    
这时我已没有丝毫的犹豫了,我马上上前将妈妈拥在怀里。妈妈企图推开我,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明天你就要结婚了,这样太对不起人家了。”我不管那么多,只不住地求妈妈答应我。后来妈妈经不住我的纠缠,终于答应我了。    这晚我本想在新房过的,可妈妈死活不答应,最后在客房过了。这晚妈妈好温柔,也很配合--尽管不是很主动。当我的肉棒重又进入妈妈的身子,听着妈妈轻声地呻吟着,我的快乐是难以言喻的了。我们緾绵而忘情地享受着性爱,直到双方都到了高潮,才双拥而眠,沉沉睡去。    第二天6点多我就醒了。醒来发现妈妈已起来梳洗了,我也就起了床。起来后我就到卫生间小便,也不顾妈妈正在卫生间里梳头。妈妈见状就啐我说我不害羞。    
妈妈梳头时显得很是妩媚,我看着看着欲火又上来了,就从面后抱住了妈妈。妈妈忙让我放开她,说爸爸他们要回来了,叫我不要胡闹。我说爸爸他们没这么早回来的。然后就把妈妈抱了起来,并不顾她的反对硬把她抱进新房一起睡在新床上。在我把妈妈身上的衣服脱光后,妈妈只好无可奈何地和我又做了一次爱。可能是昨晚做过吧,这次花了好长时间我才到了高潮。完事后,妈妈一边清理身子一边骂我胡闹。我就笑着对妈妈说:“妈妈,我们可是洞过房的,以后你可是我妻子了。”妈妈听了羞得脸都红了。    
当爸爸他们回来后,大家就忙开了。在那一天里,我也再没机会亲近妈妈了。可我还是拉着妈妈合照了好几张相。有些我是搂着妈妈照的,妈妈被我弄得很有些紧张不安,可那是多虑的,旁人只不过以为我们是母子情深罢了,又怎会想到别的呢?现在那些相片我还常常偷偷拿出来看,回味着和妈妈在一起的美妙时刻。    
在我结婚后,因为有妻子在,我更难得有机会亲近妈妈了。我和妈妈之间也就再没发生过什么。现在妈妈显老了,我也年纪不小了,我已不会再有和妈妈做爱的冲动。可我仍很怀念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也相信,我和妈妈的秘密,是永不会为人所知的。